banner
10 月 25, 2020
115 Views

到了入口,宗秀玉問道,“你們都到過裏面?”

Written by
banner

沈淑賢道,“是,當時我們在裏面把她打暈了,我們其實並不想殺她,是她說要在散學典禮上告狀,要拿八千大洋的。”

宗秀玉點點頭,面色嚴峻。

從西邊的小門繞到小河邊,屍體已經不見,天慢慢的黑下來,雪已經停了,腳趾凍得已經沒了知覺。三人沿着河邊的路往下走,這條小河並不長,到前面就是下游了。

看來沈淑賢這個學生有着天生的勇敢和正義,而祕密已經被她知道了,可以考慮她加入。宗秀玉看了她一眼。

不知走了多久,河水被幾塊大青石欄住,上面結了一層薄冰,一個人形模樣的東西橫着躺在青石板上。

新年快樂,我的朋友。

2008年第一個回覆就放在這裏了。

感謝你們的支持!看到2008,忽然覺得好感慨一樣。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羣二【4993-3972將滿】資源有限,請勿多加! x|y s h u 8 .com????????????????(十)

那天窗外下大雪,羅小菀第一個發現,晨光中,鉛筆灰的天空,那些小絮團兒飄灑着落地,真讓人心頭一熱。

趕緊叫其他二人醒了。康渺渺激動極了,裹着被子在牀上打滾,太好了下雪了。

“又不是下面粉,高興成這樣。”沈淑賢白了她一眼。

三個人穿好棉襖,隔着窗,倒上三杯熱的茉莉花茶,搓着凍紅的雙手各自拿出瓜子、小糕點,象模象樣的吃了起來,這麼早,食堂的早餐肯定是熱氣騰騰,外面實在太冷,自己在宿舍生爐子做也是不錯。火鉗上放了兩隻餅,撒了芝麻的玉米餅,冒着香氣,慢慢的鬆軟,是沈淑賢的母親做的。

康渺渺穿的很多,象個糉子。照鏡子的時候自己對着自己傻笑,沈淑賢只是穿着件普通的棉衣,是去年的,今年沒有新添置,棉鞋也是老款。

考試已經結束了,在成績下來之前,有幾天的好日子歇息,雖然一般不準外出,但可以在學校自由活動。

吃飽了,覺得渾身上下有勁,細細的汗珠象小蟲子一樣咬着後背,康渺渺肩胛骨發癢,但因爲穿的很厚,手又伸不進去,急的直鬧,幫忙嘛你們兩個。

羅小菀把手剛一接觸她的後背,康渺渺尖叫,要死啦,這麼冷。

沈淑賢建議她去蹭桌子角,這下是個好辦法,康渺渺跟頭牛似的在書桌角那蹭得歡快,一邊舒服的哼哼一邊說道,“謝謝你啊淑賢,今天我請你上街玩好嗎,羅小菀也去。”

羅小菀瞅了瞅她們二位,搖搖頭,“不好意思哦,我今天約了人學習。”

“學習?”沈淑賢一邊穿鞋子一邊擡起頭,“考試都考完了,學什麼習?

羅小菀道,“是周慧娟,最近在印詩歌,散學會上給我們用的,她說覺得我在詩歌方面有些天分,讓我幫忙跟她一起選。”

沈淑賢皺眉,提到周慧娟就想起她看自己那盛氣凌人的樣子,羅小菀怎麼跟她搞到一塊了,八成又是要巴結小菀了。

說到羅小菀,也算是名門之後。爺爺羅振玉是《農學報》的創辦人,在次年又創辦東文學社。對於甲骨文的收集研究和銅器銘文的編纂印行、簡牘碑刻等古文字資料的蒐羅與刊佈等方面頗有成就。

只是爲人低調,許多人並不瞭解她顯赫的家世,她的性格也算是四平八穩,跟外表一樣。但凡在學校,同一個宿舍的,大多結爲金蘭好友。

“你跟她在一起小心點說話。”康渺渺扁了扁嘴。

舍監張曉平果然在學校大門口守着,馬上放假了,所以不希望學生出發生什麼事情,但知道年輕人愛玩,在校園子裏怎麼瘋都行,但別出去鬧事,遊行集會抗議的事情一般是不參加的,非但不能解決問題,反而給校方造成困擾,有好幾家學校就是因爲學生遊行直接就關門大吉了。

三三兩兩幾個出去倒是無妨,只要別太晚出去太晚回來。

康渺渺跟沈淑賢一向是秤不離跎,張曉平也見怪不怪,一邊織毛衣一邊擡頭問道,“哪去啊?”

康渺渺道,“今天沒課,我們兩個去買些零食回來吃,先生要不要烤紅薯的?”

張曉平笑了笑,“兩隻饞貓,去吧,別太晚,外邊亂。”

兩人像得到特赦令似的,趕緊朝門外跑去,空氣果然不是一般的新鮮,開始還撐着傘,後來索性將油紙傘收了,在雪地奔跑,嘴裏哈着白氣,兩人互相追逐,康渺渺從地上抓起一把雪攥緊了朝沈淑扔過去,打了個正着,脖子頓時冰涼。沈淑賢也追過來扔雪團,一路小跑着,身上又熱了起來。

跑到街上,沈淑賢問道,“你說先生真有那麼準時麼?”

“那當然,他是最聽我的話的。”康渺渺得意的仰起俏皮的鼻子,“我在紙條上寫,今年冬天的第一場雪下來的日子,請到鴻瑞興麪館與我們共進午餐。”

麪館的人很多,天氣冷的緣故。果然見角落的一個位置,寧興國耐心的在等着,見沈淑賢也跟着來了,有點怪怪的感覺。

三人一起點東西吃,除了面,還叫了小籠包子,皮薄薄的,剛到嘴裏有點熱,到了胃裏,說不出的舒服妥帖。

寧興國夾了一筷子給康渺渺,沈淑賢只顧低頭吃,瞥見自己粗的黑色燈芯絨面子的棉鞋,說不出來的窘,爲什麼自己這麼寒酸,爲什麼這麼難看,爲什麼對着寧興自己欲言又止,誰先到,座位就是誰的。

這頓飯吃的十分沉默,寧興國也考慮有沈淑賢在,有些話還是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和康渺渺只是眼神交會。

沈淑賢只是又氣又無辦法,腦子一下子劇痛起來,身體也昏昏沉沉,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睡覺沒有蓋好被子,只得放棄跟寧興國相處的機會,咬着牙忍耐道,“你們兩位慢慢吃,我先回學校了,大概頭痛病犯了。”

康渺渺還道是她在裝,心想,沈淑賢不愧是我的好朋友,真的好懂事哦。以後結婚了要請她坐上席,生了孩子也要認她當乾媽。

想得還真遠。

寧興國關切問道,“我陪你到隔壁藥店抓點中藥回去?”

沈淑賢搖搖頭,“不礙事,我自己回去就是,傘你們拿着,我回去了。今天讓康渺渺請客,早上我給了她一個方子治了她的病。”

寧興國一臉疑惑,康渺渺撲哧笑了,“是,多虧了你,不然這會我那病犯了,這桌子得遭殃了。”

沈淑賢努力擠出一個笑容,起來把凳子又放回原處,自顧消失在風雪中。

寧興國看見那個消瘦的影子,心裏忽然有點什麼被牽了一下,自言自語道,“她不要緊吧。”

康渺渺哧溜哧溜撈着碗裏的麪條,“沒事,她經常頭痛,睡覺也睡不好,聽她自己說她原是早產兒,沒有足月就從她媽肚子裏拱出來了。營養不夠,所以現在經常犯病呢。”

紅塵如斯 “哦。”寧興國這才放下心來,可憐的孩子。

“先生,你真的還是準備去打仗嗎?能不能過年明年以後再走啊,我有事要同你商量的。”康渺渺的臉忽然紅的通透。

寧興國笑道,“爲什麼呢?”

“因爲我明年就畢業啊,可以跟着你呢。”康渺渺擡頭看寧興國,結實的肩膀,真想靠上去打個盹,想必很溫暖罷。

“不行,時不待我。”

“可是救國救民也不差這點時候啊。”

寧興國忽然明白了她這話的意思,她想同自己結婚。

在一起的這些日子,寧興國也是考慮過康渺渺的問題,她的吻是纏綿甜美,她的身體是春意盎然,但最後的底線,寧興國始終把握的很緊,畢竟人家是學生,但自己是個軍人,怎能被這些兒女私情束縛住手腳。看她那張期盼的臉,又實在不忍拒絕,也罷也罷,反正一切聽天由命。

“等下想去哪裏玩?”寧興國岔開話題。

康渺渺拿筷子的一端撐着下巴,冥思苦想,忽然一拍桌子,“我知道了,有個好地方。”

更’多‘小’說,‘盡’在‘星’月‘書’吧‘! (二十三)

學生放假,少了平日裏的閒言碎語,沈淑賢在校門口到宿舍的路上象只小麻雀,完全不似個生病的人,一會踩着寧興國的腳印,一會抓起雪在手裏玩。寧興國只得在後面象個大人一樣叮囑着,“別亂跑,地滑,摔跤了怎麼辦。”

話音剛落,沈淑賢腳下一滑,身體順着臺階往前撲,額頭滲出血,手掌也擦破皮。這下樂極生悲,在地上哭着不肯起來。

寧興國趕緊過去扶着,又帶她回自己宿舍躺下。因爲沈淑賢宿舍連個爐子都沒有,更別說煎藥的東西了。

藥在罐子裏冒着奇異的香氣,火爐把屋子裏的溫度燒得暖洋洋。寧興國又架了個鼎鍋,燒了開水,撒了一把小米進去,放了些綠豆、玉米和幾塊切成丁的地瓜。這些東西都是宗秀玉特別囑咐學校食堂的人定期送過來的。

沈淑賢半躺着,額頭上敷着一塊冷水浸泡過的毛巾,一來鎮痛,二來消熱,剛纔那下還好沒把門牙摔出來。

手裏拿着本在書桌上的《警示鐘》,作者署名陳天華。一邊不自覺的翻開讀道:

長夢千年何日醒,睡鄉誰遣警鐘鳴?

腥風血雨難爲我,好個江山忍送人!

萬丈風潮大逼人,腥羶滿地血如糜。

一腔無限同舟痛,獻與同胞側耳聽。

正在忙乎的寧興國聽到這熟悉的句子,走過來問道,“你也喜歡天華的著作?”

沈淑賢點頭,“我以前是略知一二,並未有多少機會細讀,今日在你這裏纔看見他的完整著作,真是很榮幸。陳天華先生真是讓人敬佩,讀着他的詩句,我竟覺得心裏熱血沸騰。”

寧興國讚許道,“難得你小小年級有如此愛國熱忱,讀,繼續讀,我愛聽的。”

沈淑賢終於知道一個道理,接近自己喜歡的人,關鍵的是要投其所好。於是繼續讀道,噯呀!噯呀!來了!來了!甚麼來了?洋人來了!洋人來了!不好了!不好了!大家都不好了!老的、少的、男的、女的、貴的、賤的、富的、貧的、做官的、讀書的、做買賣的、做手藝的各項人等,從今以後,都是那洋人畜圈裏的牛羊,鍋子裏的魚肉,由他要殺就殺,要煮就煮,不能走動半分。唉!這是我們大家的死日到了!

苦呀!苦呀!苦呀!我們同胞辛苦所積的銀錢產業,一齊要被洋人奪去;我們同胞恩愛的妻兒老小,活活要被洋人拆散;男男女女們,父子兄弟們,夫妻兒女們,都要受那洋人的斬殺姦淫。 超級武神 我們同胞的生路,將從此停止;我們同胞的後代,將永遠斷絕。槍林炮雨,是我們同胞的送終場;黑牢暗獄,是我們同胞的安身所。大好江山,變做了犬羊的世界;神明貴種,淪落爲最下的奴才。唉!好不傷心呀!

沈淑賢在讀噯呀!噯呀!的時候分外好聽,充滿了驚恐的語調,寧興國一邊聽一邊讚許的點頭。

後來沈淑賢道,“噯呀!再不把鼎鍋的蓋子揭開粥就要把火熄滅了呀。”

“呵呵!你這丫頭。”寧興國笑了,趕緊去弄那鍋雜粥,放了一小杯涼水進去,又恢復平靜,等待下一次沸騰。

黑暗的夜空颳着清冷的風,屋內的世界溫暖如春。有情飲水飽,何況有粥。

下了牀,坐在桌旁,聽寧興國說陳天華的事情,聽進去多少不知道,只是看着他認真說話的樣子,眉頭緊鎖的樣子,還有激憤的樣子,癡癡的看着,永遠也看不夠。康渺渺也是這樣看着他的麼,倘若他一點都不喜歡我,爲什麼帶我來這裏。

“我是敬佩天華的,但可惜他後來自盡,可惜,可惜。” 二嫁冷血總裁 寧興國哀嘆道,“可惜啊可惜,臨死也要殺它幾個賣國賊才死方算夠本。”

沈淑賢託着腮,看着那碗烏黑的中藥,心想會不會很苦啊,但又順着話題讓寧興國說下去,便問道,“後來呢?爲什麼呢?他這樣剛烈的人爲什麼要自殺呢,果然如先生所說是非常可惜的。”

對於想繼續話題又不知道該怎樣找話題的傾聽者來說,最好的接詞無非是,“我想知道後來怎樣?”、“爲什麼這樣呢?”、“然後呢”、“哦,這樣啊,然後呢”……

寧興國站起來到櫥櫃裏找冰塊糖,冰糖性平偏涼,具有補中益氣、養陰潤肺、止咳化痰的功效。所以加在中藥中用來引出藥效是最好的。這些常識,寧興國都有。“天華幼年喪母,哥哥是個生活不能自理的殘疾人,而相依爲命的父親家境貧寒,沒有什麼親戚來往,鄰居四舍又不大看得起,而陳天華自己又長的不夠英俊,臉很大,麻子又很多。這樣的家境和生理缺陷,從而使陳天華有一種強烈的自卑感。”

“哦,他如果長的跟先生你一樣大概就不會討厭照鏡子了。”沈淑賢若有所思。

寧興國搖搖頭,“天華在《絕命辭》說道,無在不是悲觀,未見有樂觀者存";,而這種強烈的自卑感,又使他養成了多愁善感,情緒極不穩定的心態:自幼生就了一種癡情,好替古人擔優,講到興亡之上,便有數日的不舒快,……每每痛苦而返.’,.甚至";涕泅橫流,投書起舞,作憤慨狀";而清末的黑暗和亡國奴的危機,又使具有強烈愛國者心的陳天華的這種負面情結雪上加霜。”寧興國把大塊的冰糖放在桌上,用紙包好,拿起手電筒的另外一端輕輕敲打着。“在一次留日湖南速成師範生畢業歸國餞行儀式上,天華忽大唉一聲,仰倒在地哭。”

“嘖嘖,比我還愛哭的男子。”沈淑賢皺眉,端起藥碗準備喝,被寧興國制止了,用手撮了些冰糖放在裏面。

“你慢點喝,苦的。他啊,因國事常";優憤益大過量,時時相與過從,談天下事,,口沫交流,一座大驚,相與痛未嘗不硬嚥垂泣";因此,後來太過於憔悴憂傷,其實以這樣的心態投人革命,自然革命一遇挫折,便心灰意冷。最終落得個自殺身亡的下場了。”寧興國嘆息一聲。

“我覺得啊,幹什麼,幹什麼都好,談戀愛也好,教書也罷,談戀愛也是,或者革命,都要個好心態罷。”沈淑賢若有所思,看着寧興國。

“你是個好孩子,勇敢極了,那件事情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不要害怕噩夢,有我在的,不要怕,你是對的。”寧興國定定的看着她。

“老師,我想麻煩你一件事情好不好?”沈淑賢道。

“你說,你說出來的事情我努力一定做到。”寧興國鼓勵的點頭。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羣二【4993-3972將滿】資源有限,請勿多加! 糖果的作品感情的發生大都是比較特殊的,總在意料之外的.

不知這次會是什麼樣的

這次走的是愛國路線的。

(二十四)

“老師,我想麻煩你一件事情好不好?”沈淑賢道。

“你說,你說出來的事情我努力一定做到。”寧興國鼓勵的點頭。

沈淑賢把額頭綁着的冰毛巾拿下來放到一邊,“先生你幫我捏着鼻子,以前我生病喝藥的時候我父親就是這樣做的,否則我就喝不下去。”

寧興國笑了笑,兩隻手指捏住她小巧的鼻子,看她一口氣將藥喝了下去,咕嘟咕嘟,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伸出舌頭,“苦,苦,苦,什麼藥,這麼苦。”

趕緊到桌上找了一塊大塊的冰糖給她嚼了,這纔不叫苦了,餘下的冰糖放入粥中,兩個小碗一人一半。又從櫥櫃裏拿出一小碟鹹菜疙瘩絲,“你應該吃點東西了。”

沈淑賢這才細細看那碗雜粥,清淡的粥散發濃郁香氣,嚐了一口,芬芳撲鼻,忽然聽見咕嚕咕嚕的聲音,原來是二人皆餓了,相視一笑,狼吞虎嚥起來,鹹菜絲又恰到好處化解了甜膩之氣,少頃,一鼎鍋的粥吃了個底朝天。

“怎麼,還沒出汗?”寧興國摸了摸她額頭,“這個很麻煩啊。”

沈淑賢象觸電一般,眼睛也變得水汪汪,“先生,我,我……”

“你怎麼了,不舒服就躺下。別說太多的。”寧興國扶着她上牀,自言自語道,“我看我到校長那去領個巡邏證,晚上巡學校去罷。”

啪的一聲,屋內漆黑一片。

宿舍統一停電時間到了。

沈淑賢坐在牀沿,寧興國鬆開她的手,有些緊張,“我去找手電,我去拿蠟燭。”

“先生,不要離開我。”

沈淑賢不知哪裏來的力量,黑暗中找到寧興國的手,用力一拉,寧興國萬萬沒有想到他就這樣摔在了她身上。

她的呼吸有冰糖的味道,她的吻卻是中藥的味道,她的乳是粥的味道。殘雪壓枝猶有橘,凍雪驚筍欲抽芽。康渺渺的笑臉似乎漸漸遠去,只有眼前的這個,這個爲了自己不惜做任何事情的勇敢的女子,纖弱的腰肢,年輕的肌膚,滾燙火爐一樣的熱情,融化着有意無意的自己的心。誘惑來的時候,幾人能抵擋,乾柴烈火要用冷水澆熄,它們必然也是要畢剝畢剝燃燒個痛快後才能停止。

這一切在她進來自己房間的時候寧興國是有預感的,或許自己早就已經默許自己這樣的放縱。這個晚上,在上牀之前,跟她談了那麼多,從來沒有跟一個女子談的如此痛快過,一來無人說,二來無人聽。

吻的間隙想這些,忽然之間,發現彼此身上的衣服顯得那麼多餘,彼此幫對方除了,這樣纔沒有任何距離。

寧興國從一個人變成一頭雄性動物,體毛豐盛,氣喘吁吁。沈淑賢是一個乖巧溫順又主動的雌性動物,思想已經成熟,身體還在成長,這樣的迷人,從身上散發出來的清新的皂莢的味道刺激着寧興國的每個毛孔,恨不得吞了她,佔有她,然後靜靜的欣賞。

沈淑賢的腦子裏忽然響起一個這樣的念頭,嗯,即時是冬天還是要天天洗澡的,因爲你無法預測什麼時候跟自己喜歡的人造愛。

她默默的說,“喜歡先生身上男人的味道。”

他卻是溫柔的一點點的探索着他最想去的,她是欲拒還迎的等待這一時刻的到來。喜歡一個人,誰先喜歡不重要,他先喜歡誰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誰先得到他的身體。沈淑賢在那一刻劇痛來臨之前絕望的想,對不起了康渺渺,猶如你沒有跟我商量你就愛上了寧興國一樣,我也沒有跟你打招呼就把他的身體得到了,這是老天的安排。

寧興國輕吻着她的耳垂,“你會不會痛的?”

沈淑賢夾着雙腿,血彎彎曲曲的象紅色的蚯蚓,只是點點頭,“有點。”

寧興國抱得更緊了,“對不起。”

其實沈淑賢也沒怎麼覺得太痛,大概今天摔得那一跤更痛一些。這樣說也許只是順應情節需要,不痛還有什麼意思,不痛,他怎會憐惜。

休息了五分鐘,寧興國的弟弟還是不肯罷休,腦子裏一片空白,又爬上沈淑賢的身體上來。因爲有了經驗,沈淑賢非常的滑,象塗抹了蜂蜜般腥臭甜美。

嗯,原來放在裏面是如此舒服。

嗯,原來被放在裏面是如此舒服。

纏綿的吻和激烈的進攻,冬夜室內的寒冷和室內的春意漸濃,一次又一次的對抗又一次次的妥協,寧興國的最開始的有規律變成了最後的無法控制的加速度。

沈淑賢的嗓子終於發出一陣低低的呻吟,面孔漸漸快樂的扭曲,不可控制的巔峯來臨。

在這肉慾滿足的頂點,恐怕用任何文字來形容都是短暫的。伴隨寧興國的一聲低吼,拔出來的動作乾淨利落,沈淑賢的肚皮一陣冰涼,頓時兩人癱成爛泥一堆。

神的孩子_kid:孩子,是大沙發,而且是牀戲的大沙發。

你說後來寧興國到底選擇誰呢?

後來又怎樣呢。

等我小宇宙爆發寫下集吧。

在這肉慾滿足的頂點,恐怕用任何文字來形容都是短暫的。伴隨寧興國的一聲低吼,拔出來的動作乾淨利落,沈淑賢的肚皮一陣冰涼,頓時兩人癱成爛泥一堆。

俺,俺,俺覺着,剛s出來的jy應該是溫暖的啊,爲啥肚皮是冰涼的來?糖果也沒有寫錯啊?

糖果臉紅的回覆道:你可以試一下,五秒鐘後就冰涼了,因爲是冬天的緣故,所以更容易冰涼。

本站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羣二【4993-3972將滿】資源有限,請勿多加! (十九)

“開門,開門。”寧興國用力的拍門,他聽到沈淑賢在喊救命。本來送康渺渺坐車回家,臨別時跟他在黃包車裏偷偷親了下嘴,康渺渺說沈淑賢可能感冒了在睡覺,讓他買點薑湯的去探望下,後來因爲宗秀玉約了自己中午談事情,忘記了。下午纔想起沈淑賢要去探望一下。

沈淑賢清醒過來卻聽見門口真的有敲門的聲音,嚇得縮在牀角,頭埋在兩個膝蓋之間,“不要進來……”

寧興國從窗戶外面看見了,喊道,“不要害怕,是老師我。”

聽到寧興國的聲音,沈淑賢飛快的開門,寧興國穿的是白色襯衣,上面套着灰色絨線背心,其實是宗秀玉從自己丈夫那拿過來的。他的頭髮上還沾着幾點雪花,頃刻融化。關切的眼神和寬厚的肩膀,又是在噩夢之後見到的人,沈淑賢在這一瞬間充滿了對人生的期望和對這個男人的信任依賴,身體已經迫不及待迎接上去,眼淚卻撲撲掉下來,“先生,你來了。”

寧興國看着懷裏的女生,蒼白的額頭,纖細的身體,還有楚楚動人的聲音,不好意思把她推開,只得用手背探了探她額頭,滾燙,趕緊扶她到牀上,關好門。

打量下四周,牀都是空蕩蕩的,冷颼颼的氣氛,兩個同室都已經回家,學校放假,大部分人都走了,只有少數幾個家鄉在打仗的學生留在學校,回去也是送死,而且只通軍用火車,女生一個人回去也是危險,因此早早申請着在學校過年,反正食堂也提前準備了飯菜。

“你不回家嗎,怎麼頭這麼燙?”寧興國看見牆角的小煤爐子,早就熄了火,一爐黃色死灰。宗秀玉昨日晚上跟幾個老師和自己都談過,這些大洋除了做點樣子添置些桌椅設備等,其它都要用來作爲軍備,大年三十這天要運些武備出城,然後再要購買新的儲備着,前方戰事吃緊。在過年之前,就要呆在學校做些聯絡和準備工作。

沈淑賢的手細細的,握着手裏軟綿綿的跟小孩的手一樣,康渺渺的手比較肉,肉上有四個可愛小坑,是很明顯的區別。女人和女人關燈了並不就是一樣的,手有胖瘦、胸有大小、洞洞有鬆緊。男人關了燈也不會一樣,弟弟有長有短,屁屁有白有黑,以及有狐臭和沒狐臭感覺永遠都不會一樣。

寧興國有點尷尬,把手鬆開道,“你躺着,我到食堂給你弄點喝的。”

沈淑賢紅着眼睛,手忽的又把寧興國的手抓得緊緊的,“不要走,先生,先生我現在很害怕,請不要離開我,求你。”

寧興國坐在牀沿,抓了被子蓋在她身上笑道,“又做噩夢了,怎麼如此可憐的,告訴先生,你夢見了什麼?”

一陣風忽然吹進來,大約窗戶插銷沒有關好的緣故,砰的一聲響,窗戶被吹開了。 一個人的江湖 房間裏的紙屑頓時飛起,書本嘩啦啦的飛快被翻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