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0, 2020
80 Views

「這位道友,不知道你來女皇峰有何事?在下,女皇峰錢文佳。」老者向疾風獵豹行了一禮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在百萬山盟中,妖族與人族一直以來都和睦共處,而且妖獸一般達到先天境就可以化形,所以錢文佳與疾風獵豹道友相稱也不為過。

疾風獵豹看也沒有看錢文佳,嘴巴一張,一道風刃向城門的五人射去。

所有修士與普通人頓時驚呼起來,風刃的速度非常快,很多人還沒有喊完就人頭落地,逃出來的四個修士,就有三個隕落,其中一個趴在地上趴得快,才得以活下來。

可是巨大的城門被疾風獵豹給一個風刃給撕裂,甚至在數十米后的城牆上留下一道醒目的裂口,只穿整座城牆。

錢文佳臉色一變,準備出手時,疾風獵豹已經出現在他的背後。

「別惹我,我殺了那個人就走,要不然我家主人生氣,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疾風獵豹威風凜凜的站在錢文佳旁邊,身上強大疾風領域張開,直接將周圍的先天境強者給吹翻在地。

錢文佳額頭頓時冒出冷汗,剛剛根本就察覺不到疾風獵豹的動作,就出現在他背後,如果疾風獵豹要殺他,他毫無反抗之力。

他實力不過是生死境初期,根本就沒有一絲可能夠打敗生死境後期的疾風獵豹。

這時候他知道出大事情了,這頭疾風獵豹就夠他們頭疼了,對於他背後的主人更加忌憚。

他們女皇峰什麼時候得罪這號人物。 疾風獵豹大搖大擺的在錢文佳面前擊殺最後一個修士,當然因為用力過猛,甚至將仙女城的城門都給砸爛了。

疾風獵豹甩了甩屁股,大搖大擺的離開。

錢文佳這才鬆了口氣,連忙拿出手玉,將仙女城的事情發回女皇峰,他萬萬沒有想到他隨便出來辦個事情,就遇到這麼一尊大人物。

疾風獵豹很快就回到,對於仙女城所發生的事情,蒯瑜自然不會去關注。

因為蒯瑜只要知道這幾名修士是死了就好了。

第二天,蒯瑜起床后,看著赤果果躺在懷中的羅韻,頓時食指大動,低頭咬住羅韻的絕世兇器前的小櫻桃,羅韻微微睜開雙眼,嫵媚白了蒯瑜一眼,將蒯瑜推翻在地,主動坐到蒯瑜身上。

房間內的木床很快吱拉吱拉的響起來。

又是一場活色春香開始。

早間運動過後,蒯瑜便在村裡閑逛起來,羅韻被折騰得不輕,要好好休息,而翁水玲這個丫頭,從來就沒有早起的習慣,不知道是不是屍姬的原因,她是個十足的夜貓子。

「大人,早!」

「大人……」

「大人……」

早上的山村到處充滿著生機,看到蒯瑜出來,村民都恭敬的對著蒯瑜打起了招呼。

一晚上的時間,幾乎整個村子的人都知道蒯瑜是一個高人,所有都對蒯瑜十分客氣。

畢竟趙大勇他們怕村裡人不小心得罪蒯瑜,因此,幾乎把蒯瑜的存在都告訴了村民。讓他們無論如何不能得罪蒯瑜。

先天境強者!

萬一得罪了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一晚上的時間,村裡所有人幾乎都已經明白。

雖然村裡沒有人達到過先天境,甚至大多數人都沒有走出過村落,但是這個世界就是一個修真世界,就算是沒出去過,也知道,這仙女城最強的高手也不過是先天境。

這樣的人物住在他們村裡,自然一個個都小心不已。

蒯瑜走在興緻勃勃的在村裡走了一圈后,看到這些村民一個個對他恭敬不已,這讓他沒有了繼續逛下去的興緻。

隨即蒯瑜準備向著村外走去,經過教場的時候,蒯瑜看了一眼,東郊村的少年在修真一道上一點天賦都沒有,武道天賦到還算是不錯,應該是這裡的風土人情造成。

特別是領頭的那個少年如果有資源,和修鍊功法好好修鍊,具體能達到什麼程度沒有人可以確定,但是達到玄妙境還是沒什麼問題的,他的武道天賦非常不錯,比起李俊基來說,也僅僅只是差一籌而已。

當然,也得有資源,只有天賦沒有資源,一樣成就有限。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否則也不會有人拚命想進入學院或者宗門了。

蒯瑜只看了教場一眼,便向著村外走去。

蒯瑜要出村,自然沒有任何人會過問。

趙大勇看著遠去的蒯瑜,微微嘆了一口氣,如果蒯瑜只是一個普通的後天境修士的話,他可以請求蒯瑜指導一下村裡的少年。

但是當知道蒯瑜是一個先天境強者后,反而沒有了這樣的心思。

一個先天境強者豈是他們請得動的?最讓他失望的是,今天全村的少年都在教場修鍊,為的是希望能夠有蒯瑜看得上,就算不收為弟子,成為書童僕人也好。

可恨的是他那個混蛋兒子,居然放棄這麼打好機會,居然偷偷出去玩了,早上聽到這個消息,趙大勇不知道砸了多少個杯子。

出了村子,蒯瑜在四周閑逛了起來。

此時的蒯瑜心裡十分平靜,他很久沒有如此平靜的閑逛過了,可能是回家的感覺,來到百萬山盟后,蒯瑜感覺自己的心境,十分的放鬆。

心境的放鬆,居然讓蒯瑜隱隱約約要突破解脫境,好在關鍵時刻被蒯瑜給穩下來,蒯瑜自認他現在還有繼續融合領域的空間,所以不想那麼快突破解脫境,除非積攢到臨界點,最後迫不得以的情況下才會選擇突破。

不知不覺中,蒯瑜來到東郊村的後山田地,這裡地處一塊盆地之中,四周一片空曠,種滿了各種農作物,這是東郊村每年最大的食物來源。

儘管一大早,蒯瑜就看到很多人在田裡幹活,幹活的大多數都是沒有任何修鍊天賦的人,就連武道天賦都沒有,只能一輩子做普通人。

蒯瑜緩步向著田野走過去,他沒有動用神識,一切就是順其自然,一個不小心,居然踩到別人的腳,蒯瑜低頭一看,被嚇了一跳,居然是一對野鴛鴦在高粱地里打起野戰。

那個趴在女人身上的男人猛地一回頭,原本氣勢洶洶,可是看到蒯瑜之後,頓時軟了,甚至一泄如注,連正視蒯瑜的勇氣都沒有。

「對不起,不小心擋住大人的路了,我們馬上滾!」那男人連忙拉起地上的女人,飛快將衣服包住,警惕的盯著蒯瑜,然後兩人一瘸一拐的跑了,讓蒯瑜看得目瞪口呆。

連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都沒有,他真的是不小心踩到他,他不會以為他有什麼特殊癖好,專門來這裡偷窺,甚至還看上他老婆吧!

隨後蒯瑜走到這片田地間,顯得小心得多,免得有碰到野鴛鴦。

「嗯?」

當蒯瑜來到邊角上最後一塊田地時,突然愣了一下,這一片田地有古怪,一股濃郁的浩然正氣從中間散發出來。

當蒯瑜走進去時,發現在田地中間有著一個十三四少年正在修鍊。

只見少年身坐在田地中,剛好堵住浩然正氣的出口,安靜的使用吐納法吸收周圍的浩然正氣。

「吐納修鍊嗎?」當他看到少年的修鍊方式后,不由得楞了一下。

隨即蒯瑜明白,這個少年正在煉體,藉助吐納修鍊,吸收浩然正氣進入體內,改造他的身體,他的肉體已經十分強壯,已經達到了造化境大圓滿,只是他的體內卻還沒有誕生一絲武氣。

武氣跟修士的真氣差不多,只不過在沒有達到先天境前,武氣根本無法運用來戰鬥,只能在體內增加武者的防禦力。

基本上達到造化境的武者,體內就會覺醒武氣,這也是武者為什麼肉體比修士強那麼多的關鍵所在了。

達到造化境大圓滿,卻沒有領悟武氣。

「難道?」蒯瑜猛然想起一個可能。

伏魔正氣訣!

前世,蒯瑜看到一套神奇的煉體功法,那個時候一個修士占著伏魔正氣訣將武道修鍊的散仙境,肉體強度修鍊到真仙境,配合上浩然正氣戰鬥,在散仙境中無敵。

雖然蒯瑜後來得到這一套伏魔正氣訣,可是總是不入其門,現在看來這才是關鍵所在。 所以眼前這個少年給蒯瑜開了一扇武修的窗戶,可惜他現在擁有更加霸道的龍神功,更加看不上伏魔正氣訣,可是不帶伏魔正氣訣就沒用。

這個少年根本沒有任何修鍊的功法,只是這麼盲目的吸收天地間瀰漫的浩然正氣。

蒯瑜沒有走,而是找了一塊大石頭,躺在大石頭上看了起來,心中已經在琢磨要不要將這個少年收入門下。

蒯瑜的修為,如果他不故意出聲,是不會有人發現他的,越看越是驚訝,這個年輕人的超乎了他的想象。

他在這裡看了一上午的時間,而這個少年也一直都保持這樣狀態,要知道這個少年可是沒有任何修鍊功法,根本沒法入定,能夠堅持到現在,完全依靠毅力,這不能不讓蒯瑜驚訝。

修鍊的時候入定,就像進入睡覺狀態,修鍊到自然醒,而向少年這樣一直重複著坐著吐納動作,根本沒有移動過一下,這需要不是一般的毅力。

要知道,這才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

沒有任何功法的境況下,摸索到這種境界也算是奇葩了。

甚至蒯瑜看他擁有造化境後期的修為,在這個年紀足以讓他自傲了。

如果修鍊了伏魔正氣訣,可能修為比現在更加強大。

中午少年就從懷中掏出乾糧,那應該是他們東郊村自產的高粱做成的煎餅,儘管做得非常的粗糙,可是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清香。

等這個少年將高粱餅放在地上,掏出一個水袋,準備開吃的時候,蒯瑜緩步走了過去。

「小兄弟,我路過這裡有點餓了,你的高粱餅可否給我一塊呢?」

來到田地旁邊的時候,蒯瑜一臉笑意的對著這個少年說一句。

誰?

明顯這個少年沒有感覺到有人來,當他聽到蒯瑜的說話后,不由得驚呼一聲。

當他看到蒯瑜的時候,不由得長出了一口氣。

蒯瑜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少年看到他反而露出了一絲輕鬆的神色。

「給!」

少年長出一口氣后,將布袋內取出一塊高粱餅扔給了蒯瑜,眼中的不舍之色一閃而過。

東郊村的糧食產量並不多,而且他的食量又大,別看袋中足足還有三塊高粱餅,實際上只夠他吃個五分飽。

看著這個眉清目秀的少年,蒯瑜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的笑意。

面對一個不認識的人,能夠在僅有的口糧分出去給別人,特別是在他本身還吃不飽的情況下,這種品德已經非常難得了。

蒯瑜並沒有客氣,接過少年的高粱餅后,就這麼坐了下來。

「小兄弟,叫什麼名字呢?」

蒯瑜手持漆黑的高粱餅,並沒有因為賣相太差而嫌棄,一邊吃一邊問道。

其實蒯瑜看到這個少年的時候動了一點惻隱之心。

這個村莊的少年最終只有一個命運,不管多麼天才,最終只會淪落會廢物,更別說他們根本沒有出現資質絕佳的天才,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被其他村落吞併。

「大叔,我叫趙天涯!」少年聞言,也吃著高粱餅對著蒯瑜說了一句。

「呃……」

「大叔?」

蒯瑜聞言后,頓時愣在了那裡。

他沒有想到少年會有這樣的一個稱呼。

他雖然真正神魂的年齡非常大,他心態一直以來都是非常年輕,現在居然被人叫大叔!要知道,他重生這個身體,現在也不過二十三歲。

「哦!趙天涯,你怎麼自己在這裡,這裡是你家的天地嗎?」

不過,很快,蒯瑜便不再理會這個,而是對著少年問起來。

「呵呵,大叔,這正是我們家的田地,我每天都要來這裡照顧這一片高粱田……」少年笑著說道。

「剛剛你在這裡幹什麼,修鍊?」

蒯瑜點了點頭,臉上故意露出了一個好奇的神色問道。

「沒有……」

聽到蒯瑜的話,少年的臉上露出一個黯然的神色說道。

「呵呵,這個世界修真為尊,武道為輔,大多數都人都可以修鍊,為什麼不修鍊,而在這裡荒廢光陰呢?」

雖然知道少年在修鍊,可是蒯瑜還是故意問道。

「大叔,我天生不能修鍊!」

「啊,為什麼?」

蒯瑜聞言,微微非常意外的看著趙天涯,以他的天賦,已經進入武者造化境,為什麼不能修鍊,難道是不能誕生那一絲武氣。

不過,少年看到蒯瑜意外后,反而一臉笑意,道:「沒事,大叔,我還可以修鍊肉體,我聽村長爺爺說,有一種強大的修士,他們不修鍊真氣和武氣,專門修鍊肉體,如果修鍊成功的話,並不比修鍊武氣的修士差,甚至能夠跟修士一戰呢!」

「對了,大叔,你能來著里,應該也是修士吧!你見過修鍊肉體強大的人嗎?」

突然,少年想起了什麼,對著蒯瑜問道。

「見過!」蒯瑜聞言點了點頭,他本身就是,只是他是依靠真元錘鍊肉體,修士突破後天境后,同樣要依靠武氣錘鍊肉體,而趙天涯沒有武氣,顯然無法錘鍊。

武者必須在達到先天境后才能得到升華,要不然永遠都要比修士低上不止一等。

說完,沉吟了一下,繼續開口道:「當初我就看到一個這樣的人,在同階之中無敵,就算是我也不是他對手!」

蒯瑜想起當初在仙界見到的伏魔真君,差點打得他罵娘。

「話是這麼說,可是這條路卻十分艱辛啊!」

看著這個並沒有因為不能修鍊,而留下任何陰影的少年,蒯瑜再次感慨的說了一句。

兩人邊吃高粱餅,邊隨意的聊著,幾乎都是趙天涯在問,蒯瑜在答。

趙天涯沒有走出過東郊村,對外邊的一切除了聽村裡的長輩講,就是聽來村裡歇息的那些修士講,只是一個平凡的少年,又是個山民,那些外來的修士豈會理他呢?

因此,他只是只言半語的聽說過一些,武道就是他聽一些修士和村裡的老人說的,而村裡的武道修鍊主要是拳法,也就是外功,而他筋骨太弱了,根本沒法修鍊,所以現在這些都是他自己瞎琢磨,胡亂鍛煉,不過,現在來看效果還算是可以。

當蒯瑜知道這些后,眉頭不由得微微一挑。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個少年的資質超乎了他的預料,最起碼在伏魔正氣訣方面或者說悟性方面都還算不錯。

要知道,自己琢磨,武道能達到這一步,已經算是很厲害了。

隨後,蒯瑜給這個少年檢查了一下身體。當他知道少年身體的情況后,心中大為驚喜,只是表面上一副淡然模樣人,讓趙天涯越發緊張。

趙天涯的丹田之所以沒有誕生一絲武氣,而是因為那都被浩然正氣給佔據,而這些浩然正氣一旦轉換成伏魔正氣,足以讓趙天涯突破一個大境界。

伏魔正氣也算真氣,只是真氣中的一種變異,威力跟真氣差不多,可是卻在誅邪魔的時候,威力倍增。

十三歲的後天境後期修士,就算在意溪峰,也屬於絕頂天才之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