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0, 2020
30 Views

「少爺!」兩個紫衣強者一見,急忙飛掠而至,將他給扶了住。

Written by
banner

「皇甫薰,還有你徐耀庭,本公子算是記住你們了!」衛少卿擦了一把嘴角兒的血跡,指著萬東和皇甫薰,一字一頓的說道。那衝天的恨意,直令人覺得陣陣心悸。

「嘿嘿……不殺之人,你確實應該記住。看你還算乖巧的份兒上,送你一句忠告,記住嘍,不作就不會死!」

「我們走!」

衛少卿算是領教了,深知再繼續呆下去,非被萬東給活活氣死不可,咬牙發出一聲怒喝,頭也不回的率先飛身掠去。

「耀庭,就這麼放他們走了嗎?衛少卿是血骷髏的血童子,一定知道血骷髏的陰謀計劃,為何不將他抓住,狠狠的逼供一番?」眼見衛少卿落荒而逃,皇甫晴還有些意猶未盡,張口說道。

萬東呵呵一笑,道「皇甫大小姐,你真的以為那兩個紫衣強者是紙糊的啊?如果我們要強行將還衛少卿留下,只怕林家今天將片瓦無存!更何況,就算我們抓住了衛少卿,只怕也招架不住血骷髏的怒火!小不忍則亂大謀,現在還不是時機!」

皇甫薰十分贊同的點了點頭,對皇甫晴道「晴妹,耀庭兄弟說的對,一切要以大局為重,切不可呈一時之快!」

「咯咯……耀庭兄弟?大哥,你這態度變化的夠快的啊,剛才還恨不得要活吞了人家呢,這麼快就跟人家稱兄道弟啦?」皇甫晴忍不住掩嘴笑道。

皇甫薰也沒覺得不好意思,哈哈一笑,走到萬東面前,長長一揖,道「耀庭兄弟,之前是我皇甫薰有眼無珠,多有冒犯,還請你不要見諒!」

皇甫薰的胸懷確實坦蕩,令萬東大生好感,笑了笑,道「你這樣說,倒顯得我小氣了,不是嗎?」

「啊?哈哈哈……那是我考慮不周了!今日你不光救了我,更也救了我妹妹,如此厚恩,我皇甫薰沒齒難忘!從今以後,兄弟你只要差遣,皇甫薰萬死不辭!」

「咯咯……這才對嘛!」這樣的結果,絕對是皇甫晴夢寐以求的,笑的那叫一個燦爛。

萬東頓了頓,道「說起來,耀庭還真有一事,想要求薰少爺。」

「什麼求不求的,耀庭兄弟你這樣說,那就是沒瞧得起我皇甫薰!」

萬東嗯了一聲,道「是這樣,天下芳草千千萬,還希望薰少爺你能高抬貴手,不要為難段姑娘。」

「段姑娘……段冷嫣?」皇甫薰先是一愣,隨即便放聲大笑了起來,道「耀庭兄弟,你終究還是不了解我的為人吶!我皇甫薰雖然好欣賞美色,卻從來也不會強人所難。我對段姑娘,的確是神往已久,可是卻不存半分weixie之心。不過耀庭兄弟既然提出來了,那我在此當眾發誓,日後絕不糾纏段姑娘。」

萬東此時也相信皇甫薰是個心地光明,舉止磊落的漢子,心中疑慮盡消,笑著點了點頭。

「嘿嘿……不過耀庭兄弟,你這樣在意段姑娘,莫非段姑娘是你的……」

見萬東神情有些尷尬,皇甫薰只以為萬東是害羞,大笑著道「耀庭兄弟,人品俊秀,才賦絕頂,與段姑娘確實十分相配。如果耀庭兄弟不嫌棄的話,我願意居間做媒,成全兩位的美事……哎呦!」

皇甫薰說的正興起,不料皇甫晴突然探手在他的腰間狠狠的擰了一把,皇甫薰措不及防,直痛的呻吟起來。回頭一看,只見皇甫晴正瞪著一雙杏目,滿是幽怨的看著她。

皇甫薰心中不由得一驚,暗忖「莫非晴妹對耀庭兄弟也有意思?」

「那個那個,大哥,銀星槍斷了,這可如何是好?你以後只怕是再也找不到這般趁手的兵器了。」眼見所有人都帶著幾分疑惑的看向自己,皇甫晴大為窘迫,低頭看到一斷為二的銀星槍,忙轉移話題的說道。

皇甫晴這招兒還真好使,至少對皇甫薰是好使。不等皇甫晴的話音落地,皇甫薰的臉上便滿布了一層愁苦之色。

俯身將兩柄斷槍撿了起來,皇甫薰直疼的心中滴血!

這銀星槍乃是皇甫薰的父親,拜託道門第一鑄劍大師親手鑄就,在他十歲生日的時候,親手贈送於他。從那一刻開始,皇甫薰便再也沒有與銀星槍分開過,迄今已有十幾年之久。

這麼長的時間下來,自然不可能沒有感情,銀星槍斷,簡直就等於是斷了皇甫薰的一條胳膊。而且更要命的是,長久下來,皇甫薰已然習慣了銀星槍的分量和手感,銀星槍一毀,必然直接影響到他戰力的發揮。而且這種影響還很是不小,絕不是短時間內能夠消除的。

「衛少卿這狗東西,等下次見到,我非宰了他不可!」手握斷槍,皇甫薰心頭不禁又對衛少卿升起了一股股恨意,咬牙說道。

「大哥,要不然把斷槍帶回去,讓大伯再找那位大師接續一下?」皇甫晴不忍見皇甫薰這般難過,出謀劃策道。

皇甫薰苦笑了一聲,道「那位大師向來神龍難見首尾,且不說我爹能不能找到他,就算是找到了,將銀星槍重新接續起來,也絕不可能如之前一模一樣。」

皇甫薰說的是大實話,皇甫晴心知肚明。斷槍再續,品階一定會降低,自然不會與先前一樣。

「這銀星槍確實是不錯,如果就這麼埋沒了,的確可惜!」萬東皺了皺眉頭,沉吟著將斷槍從皇甫薰的手裡接了過來,掂量了掂量。

皇甫薰強顏笑道「沒關係,雖然是可惜,可相比起衛少卿的損失,就不值一提了!斷天鋼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就這樣毀了,估計他的腸子都要痛的斷了。」

「斷天鋼?」萬東心中一動,目光落在了地上的兩片斷扇。

沉吟了片刻,萬東突然一笑,抬頭看向皇甫薰道「薰少爺,你這柄銀星槍,重一百七十二斤八兩五錢對吧?」

皇甫薰聞言,立時吃了一驚,銀星槍的重量,隨便掂量掂量,誰都能估計個七七八八,可是如萬東這樣估量的一錢不差,未免就有些驚人了。

「耀庭兄弟,這個你是怎麼知道的?」

萬東笑了笑,道「作為一個鑄劍師,如果連一把兵器的準確重量都掂量不出,那未免也太遜了。」

「什麼!?你……你的意思是說,你是個鑄劍師?」

這次不光皇甫薰吃驚,皇甫晴也是一臉的訝異。

萬東又笑道「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沒事的時候,學來打發時間的。嗯,如果你能信得過我的話,我可以試著幫你重鑄這銀星槍!」

「哦,那……那你有幾分把握?」

萬東輕輕的在銀星槍上觸摸了一番,道:「十成把握不敢說,七八成總是有的。」

「也罷!反正這銀星槍本就已經毀了,就死馬權當活馬醫吧!」

「薰少爺,你這意思分明就是不相信我啊。」萬東摸了摸鼻子,忍俊不禁的道。

「不不不,我沒那個意思……嗨!一切就都仰仗耀庭兄弟了!」皇甫薰沖萬東躬了躬身子道。

萬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薰少爺,我徐耀庭平生最不願意做的事,就是讓人失望,尤其是讓自己的朋友失望。」

皇甫薰重重的點了點頭,道「那……耀庭兄弟準備在哪裡重鑄銀星槍?」

「就這裡吧!」萬東轉頭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人群,揚聲說道。

血骷髏步步緊逼,時間已經格外的緊迫,萬東沒有時間再慢慢來了,他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脫穎而出,只有這樣,他說的話才會有人聽,才會有分量!

…… 「就這裡?」皇甫薰愣了一愣,旋即一點頭,道「那好,林老,請借府上的鑄兵爐一用!」

林鷹揚略微有些為難,道「這銀星槍材質非凡,相較起來,我林家的鑄兵爐就甚為普通了,只怕難堪大用啊。」

皇甫薰一聽,眉頭也是皺了起來,工欲善其事,比先利其器!沒有上乘的鑄兵爐,根本就不可能鑄造出上乘的神兵利器。

不過就在皇甫薰為難的時候,萬東卻是朗聲一笑,道「用不著鑄兵爐,你們不必費心了。」

「不用鑄兵爐?」萬東這一說,皇甫薰和林鷹揚皆是吃了一驚。

萬東也不解釋,心念一動,兩截兒斷槍,便已從萬東的手中徐徐飄浮至了半空。這讓一兩件東西,浮而不墜,對皇甫薰和林鷹揚來說,也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真正讓他們吃驚的卻是突然升騰而起,並迅速將兩截兒斷槍包裹起來的火焰。

這天底下,火焰也有許多種,品質也各自不同。無論是煉丹還是鑄兵,越是高端上乘的火焰,就越是受歡迎。因為火焰的層階越高,那靈性也就越足,而煉製出來的丹藥,或者是鍛造出來的兵器,品質便會越高。

正因為火焰有這麼多的妙用,所有道門大世界的修士,對各種火焰,極為敏感。皇甫薰和林鷹揚,一個年紀雖輕,卻是出身頂尖豪門兒,一個修為高深,閱歷老辣,皆是目光獨到之輩,那兩團火焰一起,便讓兩人不由自主的吃了一驚。

如此之高的溫度,如此濃郁跳躍的靈性,無不遠遠的超出了他們所見識過的任何一種火焰。

兩人不約而同的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眸子里看出了對方的心驚。萬東這般層出不窮的手段,直有些將他們嚇到了。

「咯咯……真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會鑄兵!」

眼看著萬東再一次技驚四座,皇甫晴的臉上寫滿了欣賞與驕傲。

皇甫薰緩緩的搖了搖頭,神情充滿難掩的凝重,喃喃的道「他何止是會鑄兵,簡直堪稱鑄兵宗師!」

「宗師?」皇甫薰喃喃自語,倒是讓皇甫晴大吃了一驚,轉頭向他看去,吶吶的道「不會吧?難不成耀庭的鑄劍術,比天工爺爺還要厲害?他老人家現在不也只是個鑄劍大師,好像還沒晉級到宗師級呢!」

皇甫晴所說的天工爺爺,便是當初為皇甫薰鑄造銀星槍的那位大師,也幾乎是迄今為止,在整個道門大世界,鑄劍術境界最高之人,故而皇甫晴才會有如此一問。

皇甫薰皺起眉頭,道「對鑄劍一道,我所知不多,可即便是天工前輩所操控的鑄兵神火,品級也比不上耀庭此時所用的火焰。銀星槍乃是用天地之寶無塵鐵打造而成,想當年,天工前輩足足用鑄兵神火將無塵鐵煅燒了半個時辰,無塵鐵才開始徐徐熔化。可是你仔細看看,這無塵鐵在耀庭的手中,不到片刻的工夫,便已開始熔化。」

皇甫晴之前只是看的熱鬧,卻並不懂其中門道,此時被皇甫薰提醒,這才注意到,那兩截兒斷槍,果然已經開始熔化,心中對萬東是越發的佩服。

皇甫薰又接著道「而且,耀庭鑄劍,竟然不用鑄兵爐,完全靠自己的意念控制,使熔液懸浮不墜地,這種手段,似乎也在天工前輩之上。」

皇甫晴本來並不相信萬東的鑄劍術會在天工之上,可此時聽了皇甫薰的話,不由得便信了。

「神乎其技,簡直就是神乎其技啊!」皇甫晴此時不知道的是,哪怕是將她與皇甫薰的吃驚加在一起,也及不上林鷹揚於萬一。

得虧林鷹揚身體倍兒棒,沒有心臟病,負責此時早已心臟病發,一命嗚呼了。

萬東豪氣干雲,痛敗衛少卿,固然是讓林鷹揚驚喜不已,可相比起此時他所展現出的神級鑄劍術,打敗衛少卿,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了。

好的煉丹師,好的鑄劍師,這都屬於一個家族軟實力的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一個好的鑄劍師的加盟,意味著家族勢力的整體提升。其重大意義,遠要比家族裡出現了一個絕世高手,來的更大!

而更難得的是,萬東的身上還懷有真風步這樣的絕品武技,當真算的上是文武兼修,就算不是天下第一,至少也是同齡人中的領頭羊!林家有了這樣的弟子,何愁不能壯大,何愁未來不輝煌?這一刻在林鷹揚的心目中,萬東的價值,甚至已經超過了林承旭。

林承旭應該覺得慶幸,慶幸萬東不姓林,否則他這個一線弟子,立即就得讓賢!

萬東並沒有用多久,兩截兒斷槍,便重新化作兩灘熔液,在萬東的意念下,徐徐的融為一體。眼看銀星槍重鑄有望,皇甫薰心中不可避免的一陣激動。可還沒等這一波激動,在他的內心中平息,讓他更激動的事情便發生了。

當兩灘熔液融為一體之時,只聽砰的一聲,一小團呈現出黑色的火苗,突然在熔液中升騰起來,而這就好像是拉開了一場精彩大戲的序幕,越來越多的黑色火苗,紛紛砰砰騰起。

而在越來越多的黑色火苗的燃燒下,銀星槍所化的熔液,明顯在不斷的減少。

皇甫晴不明所以,直驚呼了起來「大哥不好,你的銀星槍,要生生的被耀庭給煉沒了。」

皇甫晴喊了半晌,卻一直都沒得到皇甫薰的回應,不禁轉頭望去,只見皇甫薰整個人就好像觸電了似的,渾身上下都在不停的顫抖。

皇甫晴心中一驚,趕忙攀住了皇甫晴的肩膀,安慰起來「大哥,沒關係的,你不都說了,死馬權當活馬醫!你相信我,就算耀庭最後失敗了,我也一定會為你重新搜集無塵鐵,再打造一柄和原來一模一樣的銀星槍,你千萬別太著急,別忘了你還帶著傷呢!」

聽了皇甫晴的話,皇甫薰直忍不住笑了起來,輕颳了一下皇甫晴的瓊鼻,道「傻丫頭,你知道什麼?我這不是著急,我這是高興的。我本以為,當年天工前輩,在為我鑄造銀星槍的時候,已經將無塵鐵中的雜質盡數煉化了,沒想到根本就不是這樣。看來,耀庭所掌控的火焰,不光比天工前輩的鑄兵神火高明,而且還高明了不止一個層次。」

「啊!?你的意思是說,那些黑色火苗兒,實際上是無塵鐵中的雜質被燃燒煉化,方才出現的?」

「哈哈哈……正是!晴妹,你也知道,這鑄劍材質中的雜質祛除的越乾淨,所鑄造出來的神兵,威力便越強。我突然有個強烈的感覺,經過耀庭重鑄的銀星槍,必定比之前更加犀利!」

「咯咯……那是當然!你沒聽耀庭說嘛,他這個人最不願意做的事情,就是讓人失望,尤其是讓自己的朋友失望。」

皇甫晴鬆了一口氣,放下心來,拍著皇甫薰的肩膀,嬌笑連連的說道。

皇甫薰點了點頭,面含欽佩的道「之前我還以為這傢伙只是臭屁,現在看來,他是有真本事。」

皇甫晴又笑了幾聲,隨後笑容突然一斂,道「大哥,耀庭將無塵鐵中的雜質給煉乾淨了,那銀星槍的分量,甚至粗細長短,都將跟著發生變化,這可怎麼辦?」

皇甫薰嗯了一聲,嘆道「這個我已經想到了,可是任何事情,都難能十全十美。日後我會重新適應新的銀星槍的!」

皇甫晴想了想,也只能如此,鼓勵道「嗯,以大哥你的聰明才智,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不……不會吧!?」

皇甫兄妹這邊兒正說著,另外一邊兒,陡然響起了林鷹揚的驚呼聲。兄妹倆兒像是觸電的齊齊扭頭望去,只見萬東一手穩住銀星槍熔液,另外一隻手輕輕一招,卻是將衛少卿丟下的兩片兒斷扇給攝到了半空中。

不等林鷹揚的驚呼聲消散,萬東口中便陡然發出了一聲清喝,一團火焰立時從他的掌心噴薄而出,轉瞬便將兩片斷扇給裹了住。

「難道……難道他是想……」皇甫薰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整個人直激動的屛住了呼吸不說,一張俊臉,更是漲的一片通紅。那種激動,幾乎到了讓皇甫薰難以自持的地步。

「咯咯……你說事情難能十全十美,可是耀庭卻好像偏偏不信這個邪啊。」

皇甫晴冰雪聰明,自然沒有理由不明白萬東的意思,忍不住發出陣陣脆笑的說道。

「噓!」皇甫晴話還沒說完,皇甫薰便忙不迭的沖他做出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生怕皇甫晴的聲音,會打擾到萬東,從而讓一切前功盡棄。

皇甫兄妹猜的一點兒也不錯,萬東從一開始就在打衛少卿鋼骨鐵扇的主意。

鋼骨鐵扇雖然被他一斬兩段,可是其材質依然可用。更重要的是,鋼骨鐵扇中含有部分斷天鋼,這要是熔煉到銀星槍中,既能補足銀星槍因為祛除了雜質而減少的分量,更還能將銀星槍的品質,大大的提升一個檔次。

只是有一點萬東沒有料到,這斷天鋼乃是天生地育,歷經萬年風霜方才能夠成型的金屬,想要將其熔化,絕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容易…… 實際上,當由萬東道氣所化的火焰,接觸到斷天鋼的時候,萬東便知道,自己是有些託大了。那斷天鋼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永遠也填不滿的黑洞,直將萬東體內的道氣,好像流水般的吸了過去。

萬東措手不及,以至於心神都出現了些許恍惚,另外一隻手控制著的銀星槍熔液,差一點兒便失去控制,落在了地上。

萬東立時意識到,這次麻煩大了。就憑他現在的修為,根本就不可能煉化斷天鋼,將其融入銀星槍之中。只是現在才意識到這一點,明顯是晚了。他不光熔化不了斷天鋼,甚至都沒有辦法將自己的道氣之火收回。

就這一眨眼的工夫,萬東體內的道氣,便至少流逝了三成,以這樣的速度,不需一時半刻,他便會被斷天鋼活活吸盡道氣。

「老爺子,你得助我一臂之力!」萬東心念電轉,倏的轉頭看向林鷹揚,高聲喊道。

「我?我如何助你一臂之力?」林鷹揚不禁一愣。

萬東急聲道「我的修為不夠,不足以煉化這斷天鋼,必須要藉助你的道氣。」

「你是要我將道氣注入你體內,支撐你來繼續煉化斷天鋼?」林鷹揚略一尋思,便明白了過來,問道。

「正是!」萬東趕忙點頭。

「可我與你的道氣能夠兼容嗎?一旦我的道氣進入你的體內,很可能會對你自身的道氣形成衝擊,到時候,我不光幫不了你,反而還會害了你!」

「老爺子無需多慮,我自有計較!」萬東顧不得解釋許多,只是連聲催促道。

見萬東確實也是到了緊急關頭,林鷹揚不再多問,心一橫,手掌直抵在了萬東的后心。隨即元府洞開,道氣猶如滾盪的洪流,透過林鷹揚的掌心,直達萬東體內。擔心一次注入過多道氣,會對萬東形成衝擊,林鷹揚還是克制了一些。不過他終究是神道巔峰境的強者,道氣無比雄渾,這一注入萬東體內,還是讓萬東的身軀不禁連顫了幾顫,面色浮現出一抹痛苦。

就在林鷹揚想要再收回幾分道氣的時候,不料從萬東的元府中,突然奔湧出一股道氣,在萬東的經脈中,化作了一道漩渦,擋在了林鷹揚的道氣之前。林鷹揚還沒搞清楚,萬東如此做的目的是什麼,便駭然的發現,自己的道氣,一旦經過這漩渦,立時便被轉化成萬東自身的道氣,快速的補充入他的元府之中。而隨著萬東的元府重新變得充盈,剛剛有些要暗淡下去的道氣之火,立即便重新旺盛起來。

「這小子!」以林鷹揚神道巔峰境的修為,卻是完全搞不懂萬東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心中滿是震驚與迷惑。

不過見萬東又這樣的手段,林鷹揚也徹底放下心來,再無一絲顧忌,體內道氣,不間斷的瘋狂湧入萬東體內。有了林鷹揚的全力支持,萬東的心神終於是重新安定下來,剩下的便只要看這斷天鋼能挺多久了。

如此足足過了半個時辰之後,被火焰包裹住的兩片斷扇,突然爆發出一道道七彩色的華光,絢麗奪目。而在這華光之中,兩片斷扇終於開始熔化。一滴滴閃爍著七彩光華,充斥著夢幻氣息的熔液,徐徐匯聚於萬東身前。

「成功了!」正屛住呼吸的皇甫晴,見此情形,終於是長出了一口氣,滿臉的歡呼雀躍。

皇甫薰甚至比皇甫晴還更要緊張,此時的手心裡早已滿是汗水,急急的將皇甫晴給按了住,低聲道「這才只是開始,離成功還遠的很吶!」

皇甫晴當然了解皇甫薰的心情,見他一臉緊張兮兮的神情,咯咯的笑個不停。

斷天鋼雖然厲害,可是在林鷹揚這位神道巔峰境的強者面前,也沒有不低頭的道理,再加上萬東所用的乃是傳自玄天大明神的上古鑄劍術,斷天鋼就更是不可能不乖乖熔化了。

約莫又是半個時辰,兩片斷扇,終於完全化作了一灘七彩色的熔液,懸浮在萬東的身前。

「嘿嘿……老爺子,再加把勁兒!」有了林鷹揚這強力後盾,萬東可是輕鬆了許多,一回頭沖林鷹揚眨了眨眼說道。

林鷹揚忍不住笑了起來,道「好!今天我林鷹揚就好好兒給你小子打個下手兒。」

笑罷,林鷹揚面色陡然一凝,體內道氣再次如決堤洪流般的灌入萬東體內。

萬東也不客氣,將玄天大明神的鑄劍術直施展到了極致,道氣之火頓時比之前旺盛了一倍不止。在如此猛烈的火焰灼燒之下,那一灘七彩熔液中,也開始升騰起一團團黑色火苗兒。

等黑色火苗兒逐漸的熄滅,直至絕跡,萬東這才沖林鷹揚笑道「老爺子,辛苦您了,您可以去歇著了!」

別說,林鷹揚此時還真是有些不輕鬆,額頭上都見了汗珠。聽萬東這樣一說,立即便將手掌從萬東的后心撤了回來。

熔煉一完成,剩下的便簡單了。萬東定了定心神,右手一揮,鋼骨鐵扇所熔化的七彩液體,便被分成了一大一小兩部分。大的那一部分,直接與銀星槍的熔液混在了一起,而小的那部分,則懸空獨立。

兩灘熔液,分別在萬東的意念控制下,徐徐的流轉凝形。沒用多久,一柄長槍,一把短劍的形狀,便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