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0, 2020
71 Views

「祝丁山他們,走得這麼快么…」葉飛面露疑惑之色,前行了這麼久,他連半個人影也沒看到。

Written by
banner

就在他疑惑之時,在他的頭頂上方,忽然出現一團烈焰,極其突然的向他襲來。

緊接著,四周的沙地,也是在這一刻開始流動起來,巨大的吸徹之力,將葉飛的身形牢牢限制在原地。

「還真是陰魂不散,朱時水,出來見我!」葉飛目光一寒,指尖的儲物戒指閃過一道靈光,一把赤色長劍落入了他的掌中。

他在說話的同時,體內的真氣猛然遠轉,將手中的赤劍祭出,擋住了頭頂的那一團烈焰。

如此同時,葉飛的身形直接踏空而去,使得地面之上的流沙無法拉扯他的身形。

「呵呵,葉飛,我們又見面了。」不遠處的半空,出現了一道紅袍身影,那正是朱時水無疑。

看其樣子,這朱時水應該是早在他們之前,就已經進入了此地,同濟會果然名不虛傳。

「你來找死,葉某今天就成全你。」葉飛聲音冰冷,身上散發出肅殺之意。

這朱時水,一次次從他的手中逃走,讓葉飛有些煩躁不已,此人明明扛不住他的一擊之力,還能活到現在著實有些不可思議。

「別著急嘛,我這次來,可不是想與你動手的,你可想找到寶泉?」朱時水面帶笑容,正如他所說並沒有再次出手攻擊。

葉飛眉頭微皺,看了此人一眼后,隨即收起了赤色長劍。

只是他身上的氣勢,卻是半點的沒有收斂,靈識已經籠罩著此人,一旦有異動葉飛會毫不猶豫地出手。

「給你一句的話機會。」葉飛眼中殺意依舊,掃了前方之人一眼冷聲開口道。

看如今的情形,同濟會對於此地的情況,似乎很是了解,或許真有他所需要的信心也說不定。

朱時水臉上的笑容不變,似乎絲毫沒有畏懼之意,只見移動身形,再次靠近了葉飛幾分。

「這裡實際上並非真正的北山,以你的見識應該看得出來,此地不可能有寶泉的存在吧。」朱時水看了葉飛一眼,輕聲開口回應道。

葉飛目光微閃,沉吟少許之後,他身上的氣勢也隨即收斂。

這裡的情況太過詭異,顯然這朱時水,比他要了解的多,此人的性命可以先留著。

「這樣才對嘛,我們也是老相識了,大家的目的都是寶泉,要相互合作才行。」朱時水眨了眨眼睛,臉上的笑容更盛了幾分。

葉飛掃了此人一眼,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

「別廢話,葉某殺你,不用十秒。」葉飛收回目光,沉聲開口說道。

他實在有些受不了,朱時水這種性格,對於此人為何要背叛朱家,葉飛心中也猜到了一些,怕是那朱家家主朱清,也定是受不了此人。

「咯咯,你呀,做事太過衝動了,跟我來吧,先帶你去見見你的那位朋友。」朱時水咯咯一笑,隨即轉過身去,向著前方踏入而去。

葉飛一臉的無奈之色,忍不住輕輕搖頭,隨即迅速跟了上去。 北山地區沙地深處,祝丁山一行人的步伐,此時已然停住。

豪門遊戲ⅲ:boss,請自重 在人群前方不遠處,黃沙瀰漫在空氣中呼嘯,一道龐大的沙暴擋住了他們的去路,此地四周一片荒蕪,唯有眼前這道沙暴顯得很是奇異。

「寧小姐,眼前這沙暴,可是此地陣法的一部分?」祝丁山眉頭緊鎖,向其走了一步開口問道。

在他的身邊,寧千雪一臉的低沉之色,看了一眼前方的沙暴,忍不住輕輕搖了搖了頭。

她對於此地的了解,也僅限如此,前方這道沙暴非人力所能敵。

「我不知道,這裡就是此地的盡頭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寶泉的存在。」寧千雪轉身看了身邊之人一眼,低聲開口回應道。

在這黑石鎮上,她已經呆了很久了,要是真的有寶泉,她也不會等到現在。

前方這道沙暴,不知如何形成,其內的撕扯之力極強,哪怕是築基強者也無法抗太久。

「不可能!老夫的消息,絕不可能有假。」

「寧小姐,還得麻煩你,帶我等進去裡面查探一番。」祝丁山面色變得凝重了幾分,語氣中帶著不容拒絕之意。

時間拖得越久,這黑石鎮的事情,一旦徹底傳開,怕是到時候會有不少強者蜂擁而至。

祝丁山面露果斷之色,這次他既然佔得先機,怎麼可能這般輕易錯過。

「不行,光是外圍的沙暴,化境之下都抗不了多久,而且裡面很容易迷失方向。」寧千雪綉眉微皺,直接開口拒絕。

「哦,聽寧小姐話中的意思,你以前是進過這沙暴之內嗎?」祝丁山反應極快,頓時開口問道。

他這話一出,周圍的眾人,也是把目光都落在了寧千雪身上。

他們這些人,都是為了寶泉而來,自然不肯這般輕易放棄,可能穿過了這道沙暴,就能夠找到寶泉也尚未可知。

「我…我沒進去過。」寧千雪眼神有些閃躲,似乎想到了什麼,忍不住身形一顫。

前方的祝丁山,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只見他抬手之下,體內真氣一出,限制了寧千雪的身形。

面對一位實力,有著築基後期的強者,寧千雪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帶老夫進去,等找到寶泉,老夫保證護平安離開這裡。」祝丁山低哼一聲,臉上的神情閃過一絲陰沉。

四周的眾人,更是面露不善之色,氣息直接鎖定寧千雪的身形。

這一路走來,此地奇異的陣法,讓他們可謂記憶頗深,此女絕不能輕易離開他們的視線。

「祝老說的對,小女娃,只要你帶我們找到寶泉,我等自然不會難為你。」

「是啊,到時候最多分你一份…」

「…」

人群之中,另外那兩位築基強者,此時也是緩步走上前來,目光落在了寧千雪身上。

一旁的眾人也是紛紛開口,前方的那道沙暴,若是沒有人帶領的話,這些人也不敢輕易踏入。

寧千雪輕咬著銀牙,此時她體內的真氣,又被那老者封住,想要反抗已經沒有了機會。

沉默半響之後,寧千雪只能微微點頭,隨即轉過身來,抬頭望向前方的沙暴。

「沒有罡氣護體,根本無法走進裡面。」寧千雪看了一眼沙暴后,便是掃了一旁的祝丁山一眼。

祝丁山面色平靜,大袖一揮身上的氣勢乍現,一道極強的罡氣,頓時將寧千雪的身形籠罩。

「帶路吧,只要老夫不死,這道罡氣就能護你周全。」祝丁山收回手臂后,緩緩開口說道。

他說完之後,便是看了轉眼掃了周圍的眾人一眼。

這些人中也有不少內勁武者,按照寧千雪方才的話語,應該是無法踏入沙暴內了。

「諸位,化境宗師之下,就請留在此地,若是裡面真有寶泉,老夫定會將其帶出來。」祝丁山的聲音不大,但卻是清晰地傳入了每個人的耳邊。

崑山寶泉的事情,在武道界知道的人並不是太多,能夠來到此地的,儘管有些實力不濟,但其背後定有大實力撐腰。

這些人中,還有些他也不好得罪,整個華東武道界,比起實力強勁之人也有著不少。

「那就有勞祝前輩了,若前輩真能帶出寶泉,我劉家必有重謝。」

「有勞前輩,我等會守候在此,不讓他人輕易踏入…」

後方的人群中,幾乎一半的人,都是向著祝丁山抬手,隨即向後退了兩步。

這些人全都是內勁巔峰的強者,沒有踏入化境,無法凝聚出罡氣護體,只能選擇守候在此。

「諸位客氣!」祝丁山面露笑容,一臉正色地抬手回應。

他說完之後,便是示意寧千雪可以出發了。

這次只要能夠找到寶泉,他就有可能踏入先天,到時候這些人祝丁山自然不會放在眼中,這等天材地寶豈能分給他人。

前方的寧千雪見狀,也是微微點頭,隨即帶頭踏入了沙暴之內。

她的身影消失之後,祝丁山等人也是連忙跟上,除了他之外,此次踏入沙暴的差不多有十幾人。

很快這些人的身影,也是被沙暴吞噬,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此時沙地的半空之中,還隱藏的兩人,一直目送著那些人的進入,直到他們都踏入了沙暴,這二人才顯出了身形。

「呵呵,葉飛,你為什麼不阻止那個老頭,在這大陣之內,以你的戰力難不成是怕了此人不成?」朱時水面露輕笑,轉眼望向身旁之人開口道。

他可是知曉,那寧千雪似乎與葉飛的關係匪淺,如若不然上一次此子也不可能放棄追殺他。

「我之前阻止過…」葉飛面露苦笑,低聲開口回應道。

無論是在黑石鎮的莊園,還是之前荒地的邊緣,他都是差點與那祝丁山動起手來。

而這一次,葉飛卻是選擇了不再現身,畢竟他也是為了寶泉而來,若是方才出手阻止,以寧千雪的性子,怕是不會進入這沙暴之內。

葉飛猜出,此地與寧千雪,應該有著不小的關係,或許找到寶泉的關鍵,就在她的身上。

「此事與你無關,告訴我沙暴裡面有什麼?」葉飛深吸一口氣,隨即轉頭望向身邊朱時水。

這北山荒地,此人似乎極為了解,若不是有他引路,一時半會葉飛還真無法找到寧千雪等人。

「你看不出來嗎,這是一道子陣法,應該是攻擊之用。」

「裡面很有可能就是寶泉,你我二人合作,破開這道子陣只是時間問題。」朱時水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隨即緩緩開口說道。

這也是他找到葉飛的原因,在陣法之道上,朱時水想不到第二人個人。

根據他的觀察,憑藉他一人之力,是無法破開這道沙暴子陣的,唯有與葉飛聯手才行。

「子陣…」葉飛低喃一聲,轉眼掃向前方的沙暴。

這所謂的子陣,根據葉飛記憶中的了解,相當於陣法內的殺陣,此陣若是有人把持,那麼這道沙暴不會存在,而是隱匿於空氣之中。

如今的情況,顯然是此地的陣法,已經遺留數年,因為沒人控制,其內的殺陣自行遠轉起來。

「破開子陣之後,這道沙暴就會變成普通的沙塵,找到寶泉還不是易如反掌。」 這個寵妃有點閒 朱時水卡呢了葉飛一眼,笑著點頭回應道。

葉飛目光微閃,心中不免生出一絲猜忌,這朱時水難道不怕破陣之後,自己直接出手殺了他?

一旁的朱時水,臉上的表情始終如一帶著微笑,他說完之後便是直接向其踏步而去。

「沙暴子陣的陣眼,你的那位朋友知道具體位置,我們必須跟上她才行。」朱時水話語落下,身形比那時出現在了沙暴之前。

「哦,她還知道陣眼所在地…」葉飛目光一閃,嘴角泛起一絲淡笑。

看來他的猜測沒錯,跟著她就能找到寶泉。

朱時水的出現,頓時引起了留在此地之人注意,沙暴前眾人的臉上都是露出警惕之色。

半空之中的葉飛,此時也是不在遲疑,身形一晃也是落入了眾人的眼中。

「是你…淮江的那個小輩,你竟然跟了上來。」人群之中有人一眼就認出了葉飛,便是忍住大聲開口道。

葉飛掃了眾人一眼,這些內勁實力的武者,他此時懶得多做理會。

收回目光之後,便是向著朱時水點了點頭,二人一同向著沙暴內走去。

「慢著,祝前輩已經進去了,你們二人還是在此地等待為好!」人群之中一位半步化境的強者,此時面露不善之色,緩步走了出來。

寶泉誰也沒見過,指不定其實並沒有多少,這小子與那個女娃關係匪淺,將此人擒獲說不定能夠換到一份寶泉。

後方的眾人,此時也是紛紛站起身來,身上的真氣運轉,瞬間鎖定了葉飛的身形,顯然他們的想法也都差不多。

「找死。」葉飛聲音冰冷,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這些人他本就沒什麼好感,若非是寧千雪的原因,他怕是黑石鎮內就直接出手了。

那最先站出的那人,在聽到葉飛的話語后,臉上頓時露出憤怒之色,他好歹也是半步化境的強者,豈能被一個二十齣頭的毛孩斥喝。 沙暴邊緣外圍,隨著葉飛話音剛落,那為首之人便是直接出手。

「小子,之前是祝前輩為人和善,不與一般見識,在我等面前也敢這般狂妄!」此人開口的同時,更是身形閃動,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著葉飛衝來。

後方的眾人,均是面露冷笑,看樣子也是隨時準備出手。

葉飛臉上露出冷漠之色,他剛想遠轉體內的真氣,卻見身前的朱時水,忽然閃身擋在了他的面前。

「葉飛,以前的恩怨,我們先放一放,為表誠意這些人就交給我吧。」朱時水嘴角輕抿,向著葉飛點頭開口道。

他說完之後,全身的紅袍無風自動,如似瞬間膨脹了一般,周圍的空氣中的溫度提高了幾分。

緊接著,只見朱時水手中掐訣,跟前凝聚出數道朱雀焰,在他的抬手之下融入空氣之中。

「燕京朱家…」沙暴前的眾人,在看了朱雀焰后,也是很快反應過來。

只是沒等他們做出防禦,身體的周圍,不知何時已經被朱雀焰包裹,炙熱的烈焰瞬間封鎖了眾人的身形。

方才那位衝上前來的男子,同樣被一團火焰,限制了身形使得他不得不用全力抵抗。

前的葉飛此時身上的氣息收斂,轉眼掃了一眼朱時水,在這片荒地之地,此人的戰力似乎大有提升。

「他應該是對這片荒地的,道遺陣極為了解。」 家有萌狐要逆天 葉飛內心暗道,同時他的心中,不由地浮現出一道身影。

若說對此地陣法的了解,當屬那呂良莫屬。

這個老頭有些古怪,讓葉飛難以看透,搞不好此人與同濟會,也有著什麼關聯。

「前輩是朱家強者,這般對我等出手,是不是有失身份?」後方那位半步化境的男子,此時額頭冒出冷汗,面對朱雀焰他根本無從抵抗。

他在說話的同時,更是狠瞪了遠處的葉飛一眼,難怪這小子這麼囂張,原來身邊有著這樣一位強者。

「朱前輩,此人若是你朱家之人,我等無話可說,但據我等所知他叫葉飛。」

「是啊,前輩進去我們不敢阻難,只是這小子必須留下…」

「…」

沙暴前的眾人,此時也是紛紛開口,這個葉飛有很大的可能性,換到一份寶泉,這些人自然不會輕易讓他離開。

前方的朱時水,忍不住捂嘴一笑,隨即轉頭看了葉飛一眼。

他出手還算是輕的,若是方才葉飛直接出手,這說話之人怕是早已經涼了。

「葉飛,要不這些人交給你。」朱時水面露古怪之色,向著葉飛眨眼開口道。

如此同時,他身上的真氣內斂,前方的空氣中的朱雀焰,很快消失不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