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76 Views

如果她要是知道石偉睡夢中的人是她跟周小雨的話,她一定不會管石偉,會讓石偉自生自滅。 “我也很怕蛇的,我怎麼救你呀!”周小雨有些不屑的對石偉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姑娘我很有錢,你要是幫我殺了這兩條畜生,你要多少我轉給你多少。”石偉覺得錢可以解決一切,就連他自己的夢中他都在使用這個方法。

“我不缺錢,他們對我沒有惡意,我肯定不會傷害他們的。”周小雨笑着對石偉說。

慕容雪菡給周小雨傳話,“周小雨你怎麼還不出來?我這邊已經整好了。”

周小雨立馬從石偉的夢中退了出來,周小雨瞬間出來的時候,石偉的腦電波運轉的非常快。

本來他見到了周小雨,還想着周小雨能夠救他呢,沒想到周小雨又跑了,他肯定害怕啊,一個大男人在夢中這麼懦弱,這還是她第一次遇到。

“怎麼樣?還好你出來了,不然我擔心死了。”慕容雪菡對周小雨說,周小雨在夢中的時候她一直盯着,好在周小雨平安的出來了。

她看到隨時都有可能醒來的石偉,心裏非常的着急。

周小雨知道此時石偉最害怕的就是蛇了,她立馬變出來了兩條蛇扔在了石偉的牀上。

“我們走吧,今天這個石偉肯定特別的害怕,你在外面有什麼收穫嗎?”周小雨笑着說。

我已經給石偉弄了一點小的事故,這有一份合同是石偉的,我想一定很重要。

“撕了啊!你難道還想留給他嗎?”周小雨見慕容雪菡沒有撕了,還以爲是慕容雪菡於心不忍呢。

“我不是怕撕的聲音大,影響你出不來嗎?”

“我錯怪你了雪菡,對不起啊!”慕容雪菡處處想着自己,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們趕緊走吧!”慕容雪菡邊說邊撕。

兩人走後石偉立馬醒了過來,不過就算她們不走,石偉也看不到兩人。

石偉迷迷糊糊中睜開了眼睛,看到自己的牀上有兩條蛇,立馬三魂嚇跑了兩魂,“救命啊,救命啊!”

他這麼一喊所有人都醒了,快速的來到了石偉的房間。

“老闆,只是兩條普通的蛇而已,我這就把它們抓起來。”說完最先衝進來的下人對石偉說道。

沒有想到石偉居然怕蛇,這是他想不到的,平時看石偉板着臉習慣了,突然間石偉變得這麼膽小,要不是他長着跟石偉一模一樣的臉,,說話的聲音也像石偉外,他都有些懷疑這個石偉是不是真的了。

石偉在睡夢中被蛇追着咬,睡醒了立馬看到了兩條蛇,肯定非常的害怕。

“你怎麼了?大驚小怪的,怎麼喊救命了?”石偉的老婆還以爲出什麼事情了呢,趕緊穿睡衣立馬跑了進來。

“夫人,只是兩條蛇而已,我現在就拿出去。”說完下人就走了。

“你都多大的人了,怎麼還會害怕那兩個小東西呢?”石偉老婆有些不解了。

“我做夢夢裏都是蛇,醒了就又看到蛇了,奇怪了,怎麼會有蛇出現呢?”

此時石偉的老婆已經看到了垃圾桶內的合同殘渣,每天晚上保姆都會給石偉收拾房間的,垃圾桶內不可能有紙的。

“石偉,你查看下你重要的文件有沒有遺失的。”雖然石偉不知道他老婆讓他查看重要文件是什麼意思,但是這個夢太蹊蹺了,他立馬起身走到了自己的包包旁邊,他沒有看到自己重要的合同,一個沒有站穩,他坐在了地上。

“你怎麼了?是不是丟什麼東西了?”石偉老婆已經從石偉的行動中知道他肯定是丟什麼東西了。

“一份很重要的文件丟了,一定是進來小偷了,我要報警。”石偉立馬清醒了過來,肯定是有人故意在整他。

“我們家裏防盜系統這麼發達,怎麼會有小偷呢?你看看這個是不是你的合同。”

石偉接過他老婆遞過來的紙屑看了一眼,他立馬連滾帶爬的走到了垃圾桶邊,拿起裏面的紙屑看了起來。

“是誰這麼缺德?我一定要把這個人找出來。”

石偉立馬報了警,慕容雪菡跟周小雨爲了看熱鬧一直在別墅區內溜達,看到警車後她們有些錯愕。

“怎麼會有警察來呢?看來我們惹了大麻煩了。”周小雨說。

周小雨現在最害怕的就是影響到她,警察雖然沒有法術,但是她們是不能隨意傷害人的,傷害的代價非常大,是要遭天譴的。

“沒事,別擔心,我猜測石偉以爲家中進了小偷了,所以才報警的,他們是看不到我們的。”慕容雪菡安慰周小雨說道。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門衛老李拿着手電筒走了過來,當他看到慕容雪菡跟周小雨的時候,立馬就知道石偉身邊發生的一切是誰做的了,就算警察來了也根本查不出什麼的。

老李臉上立馬露出了害怕之色,“我什麼都看不見,你們不要害我。”老李顫顫巍巍的說。

“你能看到我們?”周小雨跟慕容雪菡實在是想不通,這個老李不過就是個門衛,如果能看到她們,早就給別人看香算卦賺大錢了,不會做這個看門的工作。

她們兩個也很驚訝,他爲什麼可以看見她們。

“你放心,只要你不亂說,我們保證你的安全,否則不要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豪門盛寵:總裁的蜜制新妻 周小雨帶着威脅的口氣說。

“我不會說出去的,兩位姑娘放心,我先走了,我還要巡視別墅區呢!”老李趕緊找藉口先走。

她們兩個不主動讓他走,他只好自己說了。

“你走吧,記得自己的嘴巴嚴實點。”她們不想這個老李把她們泄露出去,畢竟人類世界的科技非常的發達,已經有一類羣體在研究她們了,他們兩人要是曝光了,一定會有人對付她們的。

“我什麼都看不見,姑娘請放心。”說完老李就走了。

“難道真的就讓他走了嗎?”周小雨還是有些擔心,她們曝光了,證明秦巖肯定也曝光了,這個老李肯定是知道的。

“他肯定在我們來的當晚就已經發現了我們,他既然沒有說出去,證明對我們還是有所忌憚的,我們先回去吧。”慕容雪菡提議道。 “好的,真是太謝謝你們了。”石偉此時一點睡意都沒有了,他一定要看看是誰在背後搞鬼。

警察走後,石偉的老婆拿出了石偉包裏的避孕套。

“你怎麼跟我解釋。”石偉老婆冷冷的說。

“你管我這麼多做什麼?我又沒有把女人領回家氣着你。”石偉身邊很多公然跟小三一起生活的,無論他在外做什麼,至少是天天回家的。

“你真是無恥至極。”石偉的老婆氣的想發瘋,此時的她見什麼扔什麼。

“你是不是瘋了,再發瘋你就給我滾蛋,我讓你吃好的喝好的,你就是這麼發瘋。”合同被撕,重新簽訂很麻煩的,石偉本來就夠煩惱了,沒想到他這個媳婦居然火上澆油。

家庭中賺錢的肯定要比不賺錢的有底氣,石偉老婆見到石偉對她的態度後,特別的傷心。

兩人的吵架聲把他們的兒子吵了過來,“你們兩個多大的年紀了有什麼好吵的,睡覺。”

他們的兒子在石偉喊救命的時候沒有出來,警察來的時候沒有出來,兩人吵架聲煩到他了,他卻出來了。

“你個小兔崽子沒良心,你爸在外有女人了,以後有人跟你爭奪家產的時候,我看你到時候後悔不後悔。”說完石偉的老婆回到了房間。

“爸,外面有沒有跟我爭奪家產的人呢?”石偉的兒子還是覺得問一下石偉比較好,省的自己沒有心裏準備。

“別聽你媽瞎說,外面什麼都沒有。”說完石偉回到了房間。

石偉在牀上怎麼也睡不着,他感覺今天怪怪的,但是哪裏怪他又說不上來。

“我們進去後要不要把門衛能看到我們的事情告訴主人呢?”慕容雪菡徵求周小雨的意見,她覺得還是不要隱瞞的好。

“當然要說了,省得那個門衛說出去什麼。”周小雨這次不敢擅作主張了,哪怕秦巖知道他們去找那個石偉了,也不能隱瞞有人可以看到她們的事實。

兩人回到別墅的時候,秦巖還在大廳內等着她們兩個,其他的人都睡覺去了,偌大的房間內只開着一盞閱讀燈。

“主人,你怎麼還沒有去休息呢?”周小雨見秦巖手裏拿着手機,覺得他現在就是個有網隱的主人。

“你們兩個說都沒有說一聲就出去了,我哪裏還睡得着呢?”秦巖看着兩人說道。

雖然她們兩人法術高強,對付普通的人是沒有問題的,現在有很多的人類有特異功能,他怕周小雨她們兩個吃虧。

“主人,我們有事情要跟你說,我們今天發現別墅大門口的門衛居然能夠看到我跟雪菡,這對我們會不會有影響?”周小雨覺得這不是什麼好的事情。

“能看到你們的人太多了,這很正常!”秦巖一點都沒有着急,語氣特別的平緩。

“人類不是不能見到我們嗎?我們也沒有故意讓他們看到。”只有兩人使用法術讓別人看到她們的時候,人類才能看到他們。

她們沒有使用法術就能看到她們的人,基本可以斷定那個人不是普通的人類。

“能看到你們的人有兩種人,一種是天生自帶天眼投胎的人,一類就是家裏有事情,精神極度緊張崩潰的人,我想那個門衛家裏一定有什麼事情,導致了他能看到你們,這樣的人不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困擾的,他自己就算能看得見你們兩個,他也不會說出去的,他不可能給自己惹事情。”

“既然是這樣,我們就放心了,我還想着跟你商量一下,我們早點回大世界呢。”慕容雪菡笑着對秦巖說道,這裏並不是秦巖統治的地方,這裏雖然好,但是不方便她們生存。

畢竟她們不是鬼就是殭屍,在這裏就是異類,也不適合他們生存,一不留神沒準就會被有特異功能的人盯上。

秦巖走到周小雨的身邊,離周小雨特別的近,周小雨不知道秦巖要做什麼。

“主人你想做什麼?”周小雨有些緊張的問。

“你都要離開我了,我這不是有些捨不得嗎?”秦巖看着周小雨,畢竟兩人認識這麼久,在一起了這麼久,周小雨突然間想留在這裏了,他想反駁都沒有話語權。

“我離開只是暫時的,以後我們還會在一起的。”周小雨明顯感覺到,大家的情緒瞬間有些悲傷了起來。

秦巖說:“我先去休息了,我已經找好關係了,你明天就可以走了。”

秦巖聲音有一些變了,秦巖已經跟周小雨找好了家庭,是知識分子,女的是音樂老師,男的是大學教授。

他本想給周小雨找一家非常有條件的開發商,但是這類家庭父母平時很忙,他怕周小雨從小得不到太多的溫暖。

父母都是老師的話,對她的教育等等都會特別的用心,以後對她也很好。

“主人,這麼快你就做好了?”周小雨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快就要跟大家分別了。

很多人她都沒有告別,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投胎了,以後就算是在其他的世界跟這些人相遇,他們都有可能不認識她了。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了,一切聽從秦巖的安排了。

“你的願望我怎麼敢怠慢呢?以後我會經常來看你的。”秦巖笑着看着周小雨。

慕容雪菡說:“我也會經常來看你的,我會替你向其他世界的人告別的。”

慕容雪菡知道周小雨肯定會因爲不能跟大家告別留有遺憾的,她要幫她完成這個心願。

“謝謝你了雪菡!”周小雨走到慕容雪菡的身邊說。

“祝你一切順利,希望你以後能夠過得幸福。”慕容雪菡現在由衷的爲周小雨高興,她做了她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她怕自己法力盡失成爲普通人,以後面對的是疾病跟生老病死。

現在的她活的很自由,根本無需爲生老病死困擾。

“你們姐妹兩個好好的告別吧,我先回房間了。”秦巖最不喜歡的就是跟自己身邊的人告別,周小雨投胎後離長大還有好多年的時間,他暫時不用管她的。

“嗯,主人你去忙吧,我們也沒事情了,一會也回房間。”周小雨看着秦巖的背影,心裏有些捨不得了。 但是這個時候了,她只好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了,就算捨不得也要有個完美的人生。

周小雨可是秦巖的本命守護神,周小雨的離開勢必會影響秦巖的運勢,如果周小雨知道肯定就不會走了,現在的他們都沒有往這方面想。

石偉被周小雨跟慕容雪菡搞的一晚沒有睡着,他的老婆因爲發現了不該發現的東西,也在跟他生氣。

本來他早晨是想去秦巖的別墅找花王跟花精兩人的,但是由於重要的合同被毀了了,自己什麼心情都沒有了,只好等着以後再去找她們兩位了,反正她們兩人是住在這裏的。

石偉自己也在家裏查看了下監控,根本沒有發現什麼情況。

警察也很快給了石偉消息,說沒有什麼可疑的人員進入,他們懷疑是不是石偉自己夢遊撕毀了合同。

因爲沒有人進入石偉的房間,只有他自己在裏面,現在他自己的嫌疑最大,要不是石偉是有身份的人,警方肯定會對他批評教育一番了。

石偉自己最瞭解自己了,他根本沒有夢遊的習慣,但是他又不得不相信,沒有人進入他的房間,合同沒有了,避孕套被放在他老婆房間的事實。

現在的他都有種預感了是不是他自己做的這些事情,石偉的老婆知道後覺得不可思議,她感覺自己的家裏進了不該進的東西了。

不過很快就又被她自己否定了,她的家裏可是有風水佈局的,鬼類根本進不來的。

她想不到是因爲給她佈置風水的人不是高手,他的局根本擋不住周小雨跟慕容雪菡。

石偉一早就見自己的老婆擺着個黑臉在吃飯,石偉的兒子,跟兒子的女朋友也在。

昨天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石偉兒子的女朋友都被嚇到了,她覺得這個房子內有不乾淨的東西,但是又不敢說出來。

“爸,你怎麼不來吃飯呢?你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媽的事情?你看看我媽這麼不開心。”石偉兒子問道。

“小孩子懂什麼?吃了飯趕緊回學校上課。”石偉有些不耐煩的說。

“你怎麼說兒子呢?你憑什麼用這種語氣跟我兒子說話?”石偉的老婆見石偉這麼不耐煩的跟兒子說話,就覺得石偉肯定變心了。

兒子可是他最喜歡的孩子,他從來沒有跟兒子說過一句重話,現在可好了,竟敢這麼對兒子說話,可見現在兒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真麻煩,真是見了鬼了。”石偉這個人最討厭女人在他面前大呼小叫了,石偉的老婆越是嚷嚷,他就越煩,石偉直接生氣的走了,早飯都沒有吃。

“媽,你這麼說我爸不對,你越是這麼兇,他越是喜歡外面,外面的女人溫柔。”石偉的兒子現在想好好的開導一下他的媽媽。

“你這個小兔崽子你幫着誰?你爸在外找女人了,你不幫着我竟然幫着他說話?”石偉老婆生氣的說。

“他外面有了人,難道要跟他離婚嗎?以後我爸再娶一個,再生兩個孩子,你就滿意了對嗎?”

兒子的話說的石偉老婆無言以對了,他兒子真是長大了,她離婚也得不到多少錢的,她不離婚以後所有的產業是自己兒子跟孫子的。

她要是離婚了,便宜的都是外面的女人,石偉老婆笑着說:“你真是長大了。”

“我早就長大了,你也想開點,別有事沒事的跟我爸吵架,我吃好了,我們兩先走了。”

說完石偉兒子帶着女朋友回房間拿包出門了,只留下了石偉老婆一人在偌大的別墅內。

石偉出門去辦合同的事情,石偉的老婆正在看電視的時候,接到了自己的一位師兄打來的電話,“瑞麗,華峯山普陀寺的方舟老法師來我們保市了,你有沒有什麼事情去找老法師算一卦呢?”

方舟是國內非常有名的風水大師,據說能降妖伏魔非常厲害!

“真的嗎,不瞞你說,我們家裏昨晚發生了一件怪事!太奇怪了!剛好我請老法師幫我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啊?居然這麼巧啊,看來老法師來的真是時候!”

“我去接老法師來我家裏看一下,有事可以請老法師幫忙破一下,如果沒有事情那就放心了!”

“那我帶着老法師直接去你家吧!”

“這怎麼好意思呢,我還是派司機去接你們吧!”

“你說這話可就見外了,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一會我帶着老法師過去,你在家裏等着吧,不用派人來接!”

“那先謝謝師兄了,家裏沒有事情了,我一定好好的感謝你!”

“都說好了別客氣,你還總說這話,以後還想不想處了?”

“哈哈,那我不說了,我在家裏等着你們!”

石偉的老婆沒有往這方面想,家裏出現的事情確實是太詭異了,恰好她認識這方面的資源。

老法師來了以後在別墅外就開始皺起了眉頭,“這座別墅陰氣好重啊。”

此時石偉的老婆恰好出來迎接他們,“法師您好,我們家裏昨天晚上遇到了點事情,希望法師能夠幫忙看看。”

老法師沒有回覆石偉老婆的話,直接向別墅內走去,石偉老婆有些尷尬。

“別擔心,法師就是這個性格,他不習慣跟女人交往,但是你放心,他是很有本事的。”

石偉老婆只好尷尬的笑了,“擁有大智慧的老法師都是這樣的,我理解,師兄趕緊進家裏面吧,我給你準備了上好的白茶。”

石偉老婆知道他的師兄喜歡喝茶,所以特意把家裏珍藏很久的一小盒高檔白茶拿出來給他喝。

“我都說了你不要客氣,你看看你這麼客氣,以後我都不敢來你家了。”

“這不是客氣,我總不能只給你們喝白開水吧。”石偉老婆邊走邊說。

兩人走進別墅後,“師傅,別墅內可有異樣?”

“風兄,這個房間內來了兩位鬼王,現在陰氣非常的重,如果陰氣不除,會吸引很多的厲鬼前來的,如果這個房間內經常有鬼道的鬼出現,那麼這個家很快就要滅亡了。”老法師對石偉老婆的師兄說道。 聽了老法師的話,石偉的老婆腿一軟立馬坐在了沙發上。

章風見狀後趕緊的走到石偉老婆的身邊,“你怎麼樣了?有老法師在,一定會能給你解決的。”章風是保市的慈善名人,經常帶領大家放生,認識的人也很多,這個老法師就是他的朋友之一,他經常給老法師所在的寺院募捐物資,久而久之兩人成了好朋友。

石偉老婆經常的放生,所以就認識了章風。

石偉老婆沒有想到她們家裏會來鬼王,而且一來就是兩位,“法師,是家裏人有人得罪鬼王了嗎?”

她對這方面多少是有些經驗的,如果不是他們家人得罪了鬼王,鬼王怎麼會來到他們家中呢?

“家裏是不是有監控?我能否看一下?”鬼王見客廳走廊都有監控,普通人看不到鬼,但是他可以看到。

“有,我這就帶法師去看。”法師雖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但是絲毫不影響她現在對法師的信任,對她師兄的信任。

石偉的老婆把昨晚的視頻調取了出來,這段她自己看不出任何問題的視頻,老法師一看緊張了起來。

“你老公不但招惹了鬼王,並且還跟妖精在一起。”老法師看到了周小雨跟慕容雪菡,並且看到了石偉身上的妖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