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9, 2020
42 Views

吱呀……

Written by
banner

輪胎滑過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

司機似乎在試圖控制住車輛,但最後車還是不可避免的撞上了路邊的圍欄。

最後只剩下了後面的一輛車,在跟蹤他們。

坐在駕駛座的男人,沉聲說了句:「漫楓,你坐穩了。」

話音落,他一腳踩在了油門上,迅速的將車速飆到了最高。幾乎在瞬間的時間,與後面的車輛,拉開了很長一段距離。

槍聲漸漸的遠去,車廂里的人鬆了口氣。

副駕駛座的男人,拿出手機,想跟慕洛琛彙報,他們遇襲的情況。

但沒等他撥通,十字路口,從左右邊忽然湧出來十幾輛車,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駕駛座的男人,急打方向盤,想要掉頭逃走。

但對方似乎里料到了他這一舉動,用揚聲器喊,「何漫楓,佟鐵翎,你們再敢跑,我就用攜帶型的炮彈,將你們炸的屍骨無存。」

其中一輛車上,架出了迫擊炮,以證明這句話所說非虛。

駕駛座的男人,也就是佟鐵翎,緊緊地握住方向盤,掙扎了兩秒,最終一腳踩在了剎車上。

重生煉寶女王 車子在吱呀一聲里,靜靜的停在了路上。

後面的車隊逐漸的靠了上來。

佟鐵翎回頭,看著臉色蒼白的何漫楓,低聲說:「漫楓,等下他找到你,你就把所有事情都推到我身上。看在你跟他的舊情上,他或許會放過你。」

「不,哥哥,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我不能再連累你了。 重生異世尋夫 這件事是我欠他的,就讓我來還給他吧。」何漫楓哀求佟鐵翎。

佟鐵翎直直的盯著她幾秒鐘,忽然笑了笑:「那好吧。」

說著,他回到了後排的座位,輕輕的解開了何漫楓身上的安全帶,但就在何漫楓準備下車的時候,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一顆藥丸,塞到了她的嘴裡。

「哥哥,你給我吃的……」什麼。

何漫楓話說到一半,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了,瞬間明白了,佟鐵翎要做什麼!

他根本不答應她剛才說的話,給她吃的是消聲丸!

知道他要一個人扛下所有的事情,何漫楓瘋狂的掉眼淚,抓住佟鐵翎的胳膊,不放他下去。

佟鐵翎擦去她眼角的淚水,說:「漫楓,別怕。他不會把我怎樣的,慕先生就在附近,他一定能趕得過來救你的,你要好好的活著,去見自己的孩子,知道嗎?」

何漫楓搖頭,手指甲死死地扣住他的衣服。

佟鐵翎看向坐在副駕駛座的人,說:「麻煩你照顧漫楓,她的腿腳不怎麼好。等下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請你攔住她,別讓她下去。」

「佟先生,你可以再等等,兩分鐘之後,慕先生就會帶人趕過來。」

「只是兩分鐘時間,我能扛得住。」佟鐵翎笑著,絲毫不在意說完,開始往下扯和漫楓的手。

一根,兩根……

很快,他就把她拉開,然後在蕭雁南的人到達車跟前之前,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何漫楓也要跟著下去。

但警衛迅速的把車門反鎖了。

她捶打著窗戶,哀求的看著警衛,希望他能放自己下去,但警衛搖了搖頭,說:「對不起,何小姐,慕先生說了,務必要保證你的人身安全。」 林崇覺得自己應該是個有本事的人,觸及到她的眼神的時候,心底微微受了刺激,陡然升起一種不服輸的衝動,俯身咬在了玉傾歡嬌嫩的唇瓣上。

玉傾歡著實驚訝了一下,因為這還是林崇第一次主動。以前他受再多刺激都沒有這樣過,看來今天的事情對他刺激過了頭。

林崇在這方面顯然是個新手,咬住了她之後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正當他想退出的時候,玉傾歡圈住了他的脖子。

——————————————

「怎麼著?明明是你佔了我的便宜,怎麼現在你反而像是被調戲了的良家婦女?」玉傾歡眼底盛滿了戲謔。

林崇第一次主動,心緒本來就非常激動,等到他徹底回過神來,遲來的羞赫又侵佔了他的心靈。

沒什麼殺傷力地瞪了玉傾歡一眼:「你就不能少說兩句嗎?」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姑娘家。

「不能,嘴長在我的臉上,不就是讓我用來說話的嗎?」

玉傾歡他們家的房子已經蓋的差不多了,相信用不了半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完工了。

而這個時候的京城也是非常熱鬧,本來三皇子李玓就要在這是他的那些大臣的擁護下登基為皇了,只是遲了一天的時間而已,太子李瑛就帶著梁山大軍攻入了京城,在朝廷上支持李玓的人雖然很多,但是他手裡卻沒有軍權。

李瑛帶著大軍攻入京城,很快就打入了皇宮。

經歷了一番苦戰之後,還是太子李瑛取得了最終的勝利,李玓成為了階下囚。

一時間整個京城風聲鶴唳,人人自危。

李瑛在爭奪皇位的時候再也沒有了往日溫和的樣子,他殺伐果斷,該剷除的人一個都沒留,如此過了數十日之後,他終於在朝城那的擁護下登上了皇位。

李瑛登基為皇的消息傳遍了全國,玉傾歡他們準備當然也收到了消息。

這可是舉國歡騰的消息,李瑛在民間的名聲一向很不錯,他能登上皇位也是眾望所歸的事情。

舉行了登基大典之後,玉峰作為幫助新皇爭奪皇位的大功臣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玉峰並沒有繼續在朝為官的打算,所以在一切塵埃落定之後,他向新皇請辭了。

李瑛當然不會就這麼放他走了,玉峰再替他爭奪皇位的時候出謀劃策,並且幾次三番的保護了他,怎麼可能沒有封賞?

奈何玉峰已經去意已決,李瑛就算是想攔著他,最終還是沒有成功。

於是他只能給了玉峰一大筆錢財,讓他去養老了,並且揚言,以後他若是想要回來,京城的大門隨時都為他敞開。

玉峰既然已經決定離去了,就沒有再想著回來,他心裡想的是,到了林家村以後,就給自己的女兒主持婚事,到時候他們就在林家村落戶了。

等再過兩年,說不定他還可以抱上孫子,沒事逗逗孫子的樂和生活想想都讓人嚮往不已。

京城的繁華已經留不住他了,太沒意思。

玉峰在出發的前兩天就給玉傾歡送去了消息,並讓他們做些準備。 現在的情況對他們不利,放佟鐵翎下去,也是希望能多拖延一些時間。

只要等到慕洛琛趕到,他們所有人都會得救的。

……

車窗外,蕭雁南打開車門,從越野車上跳下來,看到佟鐵翎,冷笑了聲說:「沒想到這麼多年來,是你在照顧他,萬年備胎的滋味,你是沒做夠吧?」

霸蠻至寵:吃定調皮小萌妻 「是沒做夠,不止這輩子做不夠,下輩子我還想繼續做。只要能陪在他身邊,我就很開心了。」佟鐵翎笑了笑,淡定從容掃了一眼蕭雁南那張充滿怒氣的臉,嘲諷道,「倒是你,這幾年似乎老了不少,是不是看不到漫楓,總覺得備受煎熬?」

一番話,讓蕭雁南臉色一變再變。

他垂在身側的手,握的咯咯作響,忍到了極點,他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佟鐵翎,你在找死。」

「你除了打打殺殺,還會別的嗎?十年如一日的嗜血,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令人厭惡。」

佟鐵翎毫不掩飾自己對蕭雁南的惡意。

蕭雁南聽言,驀地暴跳了起來,一拳朝著佟鐵翎重擊了過去。

佟鐵翎險險的避開,但緊接著蕭雁南又橫腿一掃,朝著他的胸口踹了過去。

這下佟鐵翎沒能躲開,結結實實的挨了他一踢。

胸口的氣血翻湧,佟鐵翎咬著牙,笑著說:「不疼,看來你真的是老了,當初你配不上漫楓,如今就更配不上了。」

蕭雁南沒有說話,手段很辣的再次朝著佟鐵翎打過去,每一招都命中要害。

十幾招之後。

佟鐵翎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口血,身體搖搖欲墜。

蕭雁南抬腿,將他踢翻在地,狠狠地碾壓著他的後背,陰沉著臉色,說:「佟鐵翎,你不就是想逞英雄嗎?我偏要你成為狗熊。看看你匍匐在我跟前的模樣,連狗不如,你憑什麼跟我爭?」

「呵呵……」

滿嘴的血腥味,讓佟鐵翎說不出話來,可他依舊在笑。

像是在嘲笑蕭雁南一樣。

蕭雁南惱怒到了極點,想要再毆打他,身旁的人卻在這時走到他跟前,提醒他附近出現了別的人。

蕭雁南硬生生的壓住心頭繼續施暴的戾氣,拖著佟鐵翎,一步步的走到何漫楓所在的車跟前。

車窗上的玻璃,不止防彈,還防止從外面窺探。

此刻,蕭雁南看不到裡面坐著的人。

但他知道,自己恨之入骨的何漫楓就在裡面!

他扯著佟鐵翎的衣領,把他壓制在車窗上,對著車裡的人嘶吼:「何漫楓,你給我出來!你再不出來,我就要了他的命!」

車裡,何漫楓看到佟鐵翎嘴角吐出的血,拚命的去打開車。

但無論她怎麼摳,車門都無法打開。

痛苦到了極點,她趴在車窗上無聲的哭泣。

佟鐵翎像是感覺到了,她在看著自己,朝著車裡做了口型……別出來,漫楓。

她不能落在蕭雁南的手裡,他那麼恨她。

一旦他抓到了她,一定用世上最殘忍的法子來折磨她。

……

蕭雁南等了十秒鐘,見車子依舊沒有打開的一絲,獰笑了聲:「看來你是不在乎佟鐵翎的命,好,既然你不在乎,那我就當著你的面,活活的打死他!」

他說著,把佟鐵翎拖到了離車一米遠的地方,然後狠狠地踹向佟鐵翎。

佟鐵翎想爬起來,但蕭雁南拿出槍支,朝著他的膝蓋,嘭嘭打了踉蹌。

佟鐵翎再次重重倒了下去。

身體因為疼痛,而不斷的抽搐。

蕭雁南卻是眼睛不眨,手腳宛若暴雨般,不停地落在他的身上。

隨著毆打的時間越長,蕭雁南的臉上的青筋凸起的越來越明顯,下手也越來越狠。

佟鐵翎只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在他的提打下,都移了位置,就在他漸漸陷入昏迷的時候,遠處一束強光燈,忽然打了過來。

蕭雁南的動作頓了下,抬眸朝著那個方向看過去。

這一抬頭之下,才發現,自己竟然已經陷入了包圍圈。

周圍緩緩駛來的權勢黑壓壓的車輛。

蕭雁南眯了眯眼睛,死死地盯著最中央的那輛車。

沈正君!

那個賤人!

她敢出現,自己一定要讓她不得好死!

蕭雁南把佟鐵翎丟給了旁邊的人,渾身戾氣的衝到了人群跟前。

等著沈正君的出現。

……

慕洛琛等著車子,開到了何漫楓所在的車的旁邊,打開車門,從車上跳了下來。

看到蕭雁南的那一刻,唇角扯起一抹淡笑,「好久不見,蕭先生。」

蕭雁南面上露出明顯的驚愕,「是你!」

竟然是慕洛琛!

他不是因為葉簡汐的事情,備受打擊,一蹶不振了嗎?

為什麼他會在這?

「是我,怎麼,蕭先生這麼吃驚?是不是覺得我應該在家裡吃致幻蘑菇,醉生夢死?可惜,讓蕭先生失望了,我今天來是來救我的朋友的。」慕洛琛把話說完,親自走到何漫楓坐的車跟前,敲了敲門,對裡面說:「何女士,別怕,現在可以下來了。有我在,沒人敢拿你怎樣。」

蕭雁南聞言,目光死死地盯著那扇門。

彷彿要把車門灼開似的。

咔嗒……

一聲輕微的開門聲,只見車裡露出一張熟悉的面孔,除了此刻臉上蒼白的膚色,她的眉毛,眼睛,鼻子……每一處都和四年之前,沒有任何不同。

時間優待她,根本沒在這張臉上留下任何痕迹。

蕭雁南有剎那的失神,但很快恨意滔天的席捲而來,淹沒了他對往昔所有的眷戀:「何漫楓,你個賤人,終於肯出現了!你不是想要你生的那個野種嗎?現在過來我這邊,我帶你去見他!」

暴戾之氣隨著他開口,充斥了空氣。

蕭雁南放開佟鐵翎,就要撲向何漫楓,然而沒等他靠近,慕洛琛身旁的警衛,一致拿槍對準了他。

蕭雁南手底下的人見狀,也高度了警惕了起來。

雙方瞬間形成了對峙的局面,緊張的氣氛一觸即發。

慕洛琛卻好像看不到別人是如何反應的,在何漫楓露臉時,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攙扶著她下了車。身後緊跟著下來的人,走到後備箱跟前,拿出了輪椅。

在兩人的照顧下,何漫楓坐上了輪椅。 玉峰到達林家村的時候,已經是盛夏了。

因為是要到林家村安家落戶的,他並沒有帶很多人過來,只帶了三個僕從而已,東西倒是帶的很多,滿滿一大馬車。

而這個時候玉傾歡他們家的房子也已經完全蓋好了,青磚瓦房大院子,看著就讓人非常舒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