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97 Views

「別著急,證據當然有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夜冰依冷笑一聲,然後走到那些花的跟前,用手點著花莖,說道:「你們看看這花。

Written by
banner

它表面上看上去跟帝女花一樣,但其實,它比帝女花的顏色要更深一些,這是有毒的。

此花名為絕普糜,跟帝女花長得顏色很像,不過一般很少出現在這裡,所以也不怪大家都忽略了。」

聞言,那些懂得草藥的人紛紛上前觀看,他們自然也對藥材非常的了解,一看,還果真如此! 紫櫻花拍賣行大樓的信息處理中心裏,一根散發出熾白刺眼光芒的粗大電光圓柱,依舊散發出陣陣讓人聽了頭皮發麻的“嗤嗤”聲。

“還有一分鐘!”非裔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液晶屏幕悶聲叫了一句。

額頭掛滿了一圈細汗的亞裔男,臉上帶着護目鏡,一動不動的望着電光柱幾乎是氣都不喘一口。

一旁,渾身大汗淋漓的大江錦川解開領口的鈕釦,舔了舔乾枯的嘴脣啞聲說道:“口好渴,你們誰有水?”

金髮女走到大江錦川的面前,仔細檢查了一下他的身體情況後,輕聲說道:“大江先生,我建議你還是到房間外面去待一會兒。如果你再在這裏待下去的話,有可能會因爲身體脫水而導致暈厥,甚至危害到你的生命。”

“有這麼嚴重?”大江錦川聞言嚇了一跳。在逐一掃了三人組一眼後,他又一臉狐疑的問道:“你們怎麼一點事情都沒有?我爲什麼會出現脫水的情況?”

“是因爲那個。”亞裔男沒回頭,只是伸手指向了房間中央的電光柱,“超強電力在電離空氣的時候,會釋放出大量的熱能,而我們所處的樓層,又已經被完全封閉,空氣不流通,包括我們人體在內的水分,會在很短的時間裏就被迅速蒸發。至於我們……”

他扭頭看了大江錦川一眼:“不管怎麼說我們三個好歹也是經歷過嚴格訓練的,控制身體排汗這樣的基本生存技能,還算是小有心得。”

大江錦川聞言,臉上閃過幾許的陰翳。

聽他話裏那意思,似乎自己與之相比,竟是成了一個孱弱的普通人?哼,若不是自己年輕時對武道一途不是很感興趣的話,現在又怎麼會被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僱傭兵給小瞧了!

不行,過了今晚,天一亮就去總部找父親要幾個般若來保護自己。憑什麼渡邊信義那個紈絝都能有兩個般若貼身保護,而自己這個每年爲總部攫取了大量資金的拍賣行執事卻要花錢去僱外人來保護!

正當大江錦川在那暗自忿恨不已的時候,電光柱內,陡地傳出了一道攝人心魄的悽然厲吼。

“怎麼啦!什麼聲音?”被嚇了一大跳的他,瞳孔猛縮顫聲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臉上浮現出幾分欣喜之色的亞裔男,語氣振奮的說道:“一定是他扛不住電漿武器的威力,在發出臨死之前的哀嚎!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一臉激動的大江錦川,站在門口眯眼望着房間中央的電光柱,咬牙切齒的恨聲問道:“那個該死的傢伙終於是要死了嗎?”

眼裏劃過一抹精光的亞裔男頷首應道:“應該是要死了!畢竟他還是血肉之軀,況且哪怕是鋼鐵鑄造的鐵人在裏面待了那麼就,恐怕也會被融爲一灘鐵水吧!”

言辭鑿鑿的亞裔男如果看到電光柱裏情況的話,恐怕就不會以一種那麼肯定的口吻說出他的判斷了。

此時的陳志凡,不僅沒有被電壓、電流摧毀,反而是如同經歷了一番雷電熔鍊般,通體肌膚透逸出幾許淡淡的寶光來。

另一個變化就是,在丹田虛空裏接連滅掉了好幾條長有千米的銀白色巨蛇後,不光神念所化的巨人已達千米高,其身上肌肉更是如同山上岩石般堅硬、棱角分明。

最後一個變化就是,一團通體閃耀着淡淡電芒光澤的雷雲,表面時不時迸濺出絲絲電光地緩緩漂浮在了虛空某處。

時間退回到半分鐘之前,當大江錦川要水喝的時候,電光柱內,又有一絲電芒侵入丹田虛空,然後一晃就化作了一條千米長的銀白色巨蛇。

對此早已見怪不怪了的神念巨人,輕車熟路一把從虛空裏抽出一根尖銳長矛,手臂一揮就將長矛深深射入到巨蛇的體內。

然後他雙腳一跺玄雲,虛空振盪,巨大的身形就唰的一下好似瞬移般來到了巨蛇面前。

先是一拳打在巨蛇的猙獰頭顱上,打得它是眼冒電光後,雙手叉開緊緊握住其粗壯的身軀,

渾身肌肉一鼓,腰軀猛然一挺,雙臂用力往外一分,“噌”的一下就生生將巨蛇扯成了兩截!

遭此重創,長有千米的銀白色巨蛇不甘的仰天發出一聲嘶吼後,“嘭”的一下就炸爲了漫天的火樹銀花。

再次滅掉了一條巨蛇的神念巨人,腳踩玄雲還來不及做出慶祝的動作,就被虛空深處驟然響起的一波顫動給震得仰天摔倒在了玄雲上。

現實裏,身軀猛然一顫的陳志凡,微閉的雙眼裏,倏地逸出了幾許銀白色的電芒。一股突如其來的劇痛,彷彿起自神海最深處,痛得他是忍不住張嘴就悽慘的喊叫了一聲。

丹田虛空深處,一絲極其微小的熾白光線躍然而出。在吸收了散逸在虛空裏的大量電芒後,這根熾白光線迅速變大,幾個彈指的時間裏,就變得幾有神念巨人腳下的玄雲大小。

原本屹立在虛空深處的鬼門,在熾白光線出現的剎那,就好似見了天敵般“咚”的一下就迅速合上了門。門後邊,鬼撲滿在探頭往外瞄了一眼後,小臉驚恐的嗖一下又不見了身影。

現實裏,某青年緩緩睜開了雙眼,一對眼瞳裏竟散發出了幾絲淡淡的銀白色光芒來。他眨了眨眼,銀白色光芒消失,灰芒再次佔據了整個眼瞳。

張嘴吐出一口細細的濃煙後,陳志凡活動了一下四肢。身上長袍所化的那層黑色焦狀物,隨着他的動作,紛紛揚揚飄在半空,然後又被無數電漿憑空炸成點點飛灰在空中乍浮乍沉。

“尼瑪又沒衣服了!”嘴裏輕聲嘟囔着,他透過厚厚一層的熾白色電芒,望了房間裏的四人一眼,“要死了?哼,你們的三代玄孫死了我都不會死。”

輕閉雙眼,靜靜體會着無數電子流宛如山間溪水般潺潺流入自己的體內,陳志凡脣角漸漸浮現出一抹意外的驚喜來。

神海虛空內,紫金卷軸悄然浮現,其內無數散發出紫金光芒的小字,好似一隻只小蝌蚪般,慢慢脫離卷軸遊離到了虛空裏。

雙瞳瞬間紫金光芒閃耀的某青年,眉心神光閃爍,渾身氣勢大盛,臉上邪邪一笑的輕聲咕噥:“或許,我是開天闢地以來,第一個體內擁有雷電屬性的殭屍?莫非是因爲我乃上古傳說裏天地氣運所終的至尊聖人?哎呀呀,這麼粗的金手指,齁不住啊!” 「還有,其實大家要是細心一點,就不會犯這樣的錯誤了,不過嘛,也並非是大家不小心,就是有人故意為之,有人故意引導大家犯錯誤。

你們看,之前你們吃的這些花,為什麼偏偏慕容家的人沒有中毒呢,而你們跟藍家的人卻中毒。」夜冰依漫不經心地說道。

韓家人立即出聲道,「沒錯!我也記得第一個發現帝女花的人,就是他們慕容家的人喊的,可見他們慕容家的人也有機會能吃不少,但是,為什麼我們都中毒了,就他們沒事,果然有陰謀!」

孫家主痛心疾首地看著張家主,「原來如此,虧我還跟你們聯手,沒想到你卻連我都要害!」

張家主卻沒有搭理他,而是轉頭看著夜冰依,心虛道:「那你們煉獄的人也同樣沒有中毒,你怎麼不說是你們的陰謀,何況誰不知道你和藍家不和,這要下毒的話,恐怕也是你的嫌疑最大吧!」

「呵呵,藍家的毒,就是我下的不錯。」夜冰依大方承認。

「他們想要對我下毒手,我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但是你們和慕容家投靠在妖王的手下,也是不可置否的事實,休要狡辯!」

「你這個狗東西,你可終於承認了吧?還不趕緊將解藥要拿過來!」藍老夫人雙目赤紅的看著夜冰依怒喝道。

「老妖婆閉上你的狗嘴,老子沒空搭理你,待會再跟你算賬!」夜冰依也抬眸狠瞪了她一眼,然後又轉過頭,繼續看向慕容家主。

藍老夫人也只好先壓下心中的怒火。

夜冰依繼續道,「其實自從我們聽到消息來到輪迴幻夢九重仙林時,就已經中了別人的套路和姦計。

他們故意放出消息,說這裡有可以登到九重天的隧道,還有很多寶貝將會出現在這裡,且不論這事是真是假,但有一點,他們確實做到了。

那就是他成功的讓我們這些江湖之人都聚集在這裡。

而這些人當中,都是傳說中手裡有精魄的人。

那麼他的意圖就很明顯了,他的目的就是想要得到精魄,然後將我們一網打盡,大家自己說一下,如果將我們這些人一網打盡的話,對誰來說最有利呢?」

眾人聞言,心中大驚,背後好像被捅了一刀,對誰最有利?當然是妖王了!

大家心中都忍不住一陣陣后怕,面色變得煞白。原來如此。

夜冰依為了讓人更加的明白這些事,又說道,「之前我們來的時候,前面就有個樹林陣。

當時林家主提出要帶我們過去,結果,就受到了慕容家主的挑撥。

但最後我們還是順利通過。

所以後來他們又準備了這些有毒的花兒。

然後也是慕容家主喊出來的,他們想要大家中毒,這樣就可以把大家的實力給消弱不少。

可是他們卻算漏了一點,我們煉獄的人卻沒有一個人去碰那些花兒,所以慕容家主他們就開始著急了。

他們從開始忽悠大家,一起來對付我們煉獄的人,後來的話,就不用我多說了吧。」 後來帝玄胤就回來了,而且他還帶了一群神龍回來。

慕容家主和張家主才真的走投無路,所以著急了,不惜爆出真實的身份,想要做保命的籌碼。

夜冰依笑了笑,「可是你們以為這樣,我們就會怕了你?任由你吩咐嗎?做夢去吧!

你看看你們的人有的都已經投入到我們煉獄當中了,我隨便找個人問一問,難道還怕不知道你們曾經做了什麼?那些人質在什麼地方嗎?」

隨著夜冰依的話落,慕容家主的臉色一變再變,眼睛眯起,想不到這一切,都被這個女子了如指掌,和她猜測的絲毫不差。

這女人還真有兩把刷子。

「不,我們真的沒有騙你,這裡也確實有寶貝,而且還是我親眼所見的,大家要是想要寶貝的話,那就請跟我走吧,我願意帶著你們去找寶貝,這些,除了我其他人都不知道。」

眼看事情敗露,慕容家主和張家主對視一眼,也顧不了多少了,只想能讓這個消息來作為他活命的籌碼。

然而看到大家都怒視著他,慕容家主的臉色一白,咽了咽口水,說道:「就算寶貝你們不稀罕,那有神器的話,你們應該感興趣吧?

實不相瞞,我本來是想對付那些把門的朱雀神獸,但是它們太厲害了,我還沒有過去,他們就先把我身上給啄的不像樣子,差點把我的眼給啄瞎了。」

慕容家主一邊憤然說著,一邊解開衣服,露出背後背被啄傷的傷口。

突然一隻手捂住了夜冰依的眼睛,帝玄胤冷冷的喝道,「穿好你的衣服!」

等夜冰依伸手撥開那隻大手,那個人已經穿好了衣服,她撅了撅小嘴,也忍不住一笑。

「不管你們有什麼目的,本尊都無所畏懼,你現在就開始帶路,我留你一條性命,但如果還敢再耍什麼花招,就休怪本尊無情。」

帝玄胤冷冷地說道,旋即重重的拍出了一掌。

樹林中瞬間鴉雀無聲——

然後傳來一陣轟隆的炸響聲音!

從方圓百里,千里,土丘炸裂,大樹一個勁一片的倒,這樣巨大的殺傷力,不知道人還以為怎麼了。

突然有人驚呼道:「靠!天啊,他,他他他,他竟然是幻夢境界,天啊,這是我連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這簡直就是神人了啊!」

「幻夢境界,豈不是可以在大陸橫著走?是我們的主宰嗎?」

眾人的眼中有驚詫,錯愕,還有崇拜。

緊緊的盯著帝玄胤,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

他們居然見到了傳說中幻夢境界的人了,簡直太了不起了!

沒有什麼比這更震驚的了!

夜冰依聽著眾人的驚呼和倒抽氣聲音,也望向帝玄胤,心中自然也跟著自豪。

同時也想要更儘快的修鍊,要儘快地追上他的腳步。

慕容家主和張家主心中更是打鼓,對視一眼,看到了雙方眼中的錯愕和震驚。

知道了帝玄胤的實力是這樣的,他們哪敢還真生出什麼念頭?

何況如今他們兩個已經成為大家公眾的敵人,更是別想生出什麼雜念了! 紫櫻花拍賣行大樓周圍的幾條繁華道路上,忽地急速駛來了無數輛的大小汽車。

各種型號的都有,高檔的有一輛好似移動裝甲車般的純黑suv,中低檔裏邊最多的,則是一些七座、八座的各色麪包車。

伴隨着一連串刺耳的剎車聲,這些汽車不管檔次高低,都迅速停靠在路邊,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將大樓周邊的道路給堵了一大截。然後車門打開,從裏面絡繹不絕的鑽出了好多身上遍佈紋身的中青年大漢。

這些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的大漢們,手上拿着的不是純鋼棒球棍,就是刀刃雪白的武士長刀。甚至其中幾個體型尤爲壯碩的大漢,手上倒提着頂端佈滿尖銳鋼釘的狼牙棒,矮身從一輛嶄新的麪包車裏鑽了出來。

得虧駕駛他們那輛麪包車的司機是有多年開車經驗的老司機,剛纔停車的技術那是極其的嫺熟穩重,否則的話,隨便一個急剎,大漢們都是團滅的下場。

車流原本往來不息的繁華各大路口上,隨着這些來勢洶洶的大漢們紛紛簇擁着聚在了一起,無數小車見狀紛紛調頭,屁股冒着濃煙地像是被狗攆的兔子似的,轉眼就不見了蹤影。

不一會兒的功夫,寬敞的道路上,除了那些停靠在路邊的各種汽車外,竟是一輛能動的小車也沒有了。

烏泱泱的一大羣人,帶着渾身的煞氣,氣勢洶洶的圍在了拍賣行的大樓底下。

早在第一輛車停靠在路邊時,就停止了疑似內訌打鬥的秋山原和藤田直樹兩人,環顧了一番周圍密密麻麻的人頭,綠光頻頻從眼睛深處冒了出來。

其他的106僵,則是在大鄉武夫的心念指揮下,迅速擺出了天罡地煞大陣的陣型來。

作爲大陣兩個重要節點的秋山原和藤田直樹,再次望了周圍形形色色的人臉一眼後,臉上漸漸浮現出幾分森然獰笑來,身形一晃,各自站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上。

兩人歸位,大陣陣勢頓起。絲絲常人看之不到的嫋嫋輕煙,飄飄蕩蕩着從108僵身上逸出,蜿蜒盤旋着散入到陣勢籠罩的範圍之內。

剎那間,陣陣陰冷入體的寒風,嗚嗚呼嘯着,刮向了四面八方。縷縷輕煙,宛如晨間的霧氣般,緩緩擴散向了周圍。

大鄉武夫站在陣勢邊緣,周身上下迅速被一層淡淡的霧氣包圍。感受着整個身體慢慢被一團陰冷,但又令自己感覺十分舒服的氣息所徹底籠罩,他的嘴角,一抹微笑,悄然浮現。

少頃,看着渡邊雄身後聚集了大批的人手,大鄉武夫臉上露出十二分真心誠意的讚歎道:“黑龍會不愧是黑龍會,短短几分鐘的時間裏,就能聚集起如此多的人馬來。嘖嘖,恐怕得有兩千多人吧!”

臉上面無表情的渡邊雄,自從己方大批人馬趕來後,就一直緊緊凝視着大鄉武夫的眼睛。但是讓他有點失望的是,對方雖然臉上是一副驚歎的模樣,但是眼睛深處卻是一點情緒波動也沒有。

沉默片刻後,渡邊雄頷首沉聲說道:“不得不說,我還是有點低估你了。哦,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嗯,好像是叫大鄉武夫對吧。”

冷幽幽一笑的他,嘴角浮現出一抹輕視意味的淡笑繼續說道:“大鄉武夫,你就別在我面前演戲了。這些人只是我黑龍會附近的底層人員而已,面對你的手下,他們最多隻能算是一個個拳腳無力的稚童。真正能抗衡你手下的,是他們!”

看着渡邊信手指的方向,人羣自動閃開,然後一行人傲然走了出來。

“區區十個人,你以爲就能對付得了我的手下?”眼裏閃過一抹幽光的大鄉武夫淺笑着搖了搖頭,“渡邊雄,你也別裝作一副不認識我的樣子,渡邊野是你大哥吧?以前武田藤身邊的那兩個般若,也是你們黑龍會安排的吧?更不用說他在你們黑龍會的指點下,建造的那些實驗室了。”

“哦,看來你知道的還是蠻多的嘛。”渡邊雄不甚在意的攤手說道,“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像武田藤那樣的棋子,我黑龍會還有很多。只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你小小一個幼龍社,竟然隱藏的如此之深,我那大哥,死的不冤。”

眼瞳深處,一點橙光驟然爆閃而出的大鄉武夫,渾身氣勢升騰而出的凝聲說道:“幼龍社於你們而言,只是一個小小的會社,動輒就可毀滅。然而,它現在已經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我破繭重生的赤龍會!”

“哼,簡直是不知所謂!”從人羣裏走出來的十人當中領頭之人,站在渡邊雄身旁渾身煞氣滾滾的冷聲說道,“是誰給你的膽子,竟然敢取赤紅會這麼個名字!在扶桑島陸,只有我黑龍會才能以龍爲名號,我不管你是誰,給我立刻、馬上把會社名字給改了!”

大鄉武夫看着那個傢伙,臉上滿是淡然表情的說道:“要是我說不呢?”氣勢比之渡邊雄還要強上少許的那人獰聲低吼:“那就死!”

後退一步踏進陣勢之內,淡淡霧氣瀰漫中,傳來了大鄉武夫的漠然聲音:“我等着你。”

“混蛋!”怒然暴喝一聲後,那人渾身煞氣呼嘯而出,雙手在腰間一抹,無數暗影就嗤嗤嗤劃破空氣徑直沒入到暗淡霧氣裏。

“動手,殺了他們,一個不留!”扭頭看着渡邊雄厲吼了一聲後,他身形一晃,裹挾着勁風好似一隻大鳥般凌空就撲進了細霧當中。

剩下的九個人在嘴裏發出一聲懾人的怪叫聲後,眼睛裏充滿了瘋狂殺意的手持各種利刃,義無反顧的紛紛緊跟其後。

“罷了,區區一個幼龍社而已,難道還能翻天不成!”

完全拋開心中顧慮的渡邊雄嘴裏嘀咕了一聲後,信手一揮,朝着諸多躍躍欲試的手下們揚聲厲喝:“殺了他們,一個不留!”

“哇呀呀!”

“哦耶耶!”

隨着他的話音落下,場地上空響起了一陣陣的鬼哭狼嚎。兩千多個人,兩千多個手持暴力武器、身形健壯的成年人,好似潮水般朝着被淡淡霧氣籠罩的場地中央涌了過去。

天罡地煞大陣之內,大鄉武夫隨手揮去了幾十枚射到自己面前的細小暗器,腳步往右一邁,整個人就瞬間出現在了大陣的核心處。

“來吧來吧!我赤龍會的威名,將用爾等的鮮血來澆灌!”渾身逸出絲絲屍氣融入到陣勢當中的他,內心不無激動的輕聲低語。 於是思量了一番,慕容家主點點頭,「好,我願意給大家帶路,只要你答應放我一條活路。」

帝玄胤面無表情,沉聲說道,「現在立即帶我們去找,那些人被關在哪裡。」

「好的,他們就關在前方不遠處。」

眾人準備再次出發的時候,藍老夫人突然大聲說道,「先等一下,你這個妖女,趕緊把解藥給我交出來。」

夜冰依停住腳步,嘴角勾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大步上前,走到藍老夫人的身邊,細細的打量了她一眼。

藍老夫人被夜冰依這種眼神盯得有些發慌,眼睛閃躲。

夜冰依幽幽的說道,「你怎麼還有臉向我要解藥呢?你先說說,你自己是誰吧?為何要假冒藍老夫人?」

話音一落,眾人再次震驚了。

假冒的藍老夫人?!

這又是怎麼回事?

「依依,你說什麼?你懷疑……」

藍天雲瞪大眼睛,眼中滿是驚駭,被夜冰依這麼一說,心中驚起了一片漣漪。

其實別說是藍天雲了,就連藍家上下的人,平時都能夠感覺到藍老夫人的不對勁,但是誰也不曾往這上面想過。

他們總是覺得藍老夫人年紀大了,脾氣不好什麼的,絕對不會往這上面想。

更不會想她是假冒的。

藍天雲陷入了沉思當中。

「你這個小混賬,休要胡說八道,趕緊把解藥給我交出來!」藍老夫人信誓旦旦說道,但她的眼中卻閃過一抹心虛。

不過依舊振振有詞,痛心疾首的看著夜冰依,彷彿被自己被侮辱了一樣。

「你要真的是藍老夫人的話,那你還真的賤到可以,不配做一個母親,更不配當一家之主。

對自己一手養大的女兒都如此殘忍,還說話如此噁心,堂堂一個家主,有你這樣的教養,你們藍家也早該滅絕了。」夜冰依淡淡的說道。

「呸!分明是你們母女兩人不檢點,不正經!上樑不正下樑歪,你還有臉來指責我?我是你的長輩,我做什麼都是對的!何況你只個小孽種,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胡說八道?!」

帝玄胤臉色陰沉下來,冷冷的瞪著藍老夫人,將夜冰扯進自己的懷中,譏諷一笑道,「藍老夫人嗎?我曾經見過她,聽說,她長了六根手指,她一直很自卑,說自己異於常人,於是經常把手遮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