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9, 2020
45 Views

「一體雙魂?!」

Written by
banner

夏可可皺眉愣住,「那不是孫一歌么,子晨哥哥不是啊。」

「好,那我跟你們講啊。」

花間柔大笑著拍了下手。

無上殺神 「你們是沒看到,葉子晨剛才跟人說,他自己是一體雙魂!然後,他裝自己不是本人是弟弟,用著一臉無辜的模樣跟人說話,艾瑪,那可乖巧了。」

言語間,花間柔繪聲繪色的就把當時的情景完美重現。

就她單唱雙簧的本事,白語都有點驚嘆。

完美複製!

就跟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似得。

「我有那麼噁心么?」聽到一半的葉子晨自己都有點聽不下去嚷道。

「小白……」

花間柔瞥了一眼,白語就用力的點頭。

一模一樣!

「……」

葉子晨忍不住撓了撓頭,心中不由自主的感覺有些反胃。

他當時竟然那麼噁心?!

「我跟你講,之後……他還被那個徐言給捏臉了,可真是笑死我了,捏了好幾回。」花間柔在客廳中捧腹大笑。

夢蘿一臉驚訝的看著葉子晨……

「大神,你被捏臉了?!」

「能別說了么,我想死。」葉子晨捂著臉,都已經沒臉見人了。

賣萌裝可愛這些他都能忍。

捏臉……

這事兒估計得是他的一個陰影。

「為什麼會出這種事兒啊。」倒是蘇煙在聽到這些的時候,反而沒有注意葉子晨滑稽的一面,有些在意這其中的內情。

她是了解葉子晨的……

如果不是碰到了某些不能處理的狀況,他不可能會這樣做。

「啊……」

「碰到點麻煩。」

葉子晨很清楚,以蘇煙對他的了解,如果說什麼事情都沒有,她反而不會相信。索性,他就直接這樣開場,她還更能接受一下。

「啊,什麼麻煩?」

頓時,旅館中的人都露出驚容。

「說個不幸的消息,我現在已經在外負債十一萬億積分了。」葉子晨苦笑道。

「多少!」

夢蘿驚訝的瞪著大眼睛。

「十一萬億!」

其他人也都是驚恐的神色,夏可可更是湊了上來摸了下葉子晨的頭。

「子晨哥,不要鬧啊。」

「十一萬億,不是十一萬?不是十一億?」

「真是十一萬億。」葉子晨一臉無奈道,「其實這積分也不是我欠的,是……」

旋即,葉子晨就將九面霸主、銀河之主跟徐言的關係說了出來。

得知這種結果后,眾人都露出無語的神色。

這……

應該算的上是無妄之災吧。

「你說我能有什麼辦法,這麼多積分我肯定不想背著啊,所以我就想裝一下……可惜,人家根本就不吃我這套,到最後我還是把這債給背上了才放我回來。」葉子晨攤手。

「也就是說,你現在是窮鬼了。」

就在這時,旅館中傳出一道很突兀的詢問。

藍荷仙子!

在這種時候能夠問出如此現實問題的,估計也就只有她了。

「啥意思?」

「我沒有積分了,你想幹嘛?」

葉子晨挑眉看了她一眼。

「問問嘛。」藍荷仙子聳肩,「你不是答應給我一天三萬來著,我得問一下啊。」

「那我現在確實是窮鬼了怎麼辦。」葉子晨攤手。

「真沒了?」

「沒了!」

「一點都沒有了?」

「嗯,一會夢蘿她們的積分也要收回來,到時候去拿給人家抵賬。」

頓時,藍荷仙子的臉色就僵住。

沒積分了。

這報應來的這麼快嘛?

不知為何,藍荷仙子竟然莫名的想笑。

「以後你就是窮光蛋了對吧。」藍荷仙子笑出了聲。

「對。」

「那你去給我倒杯水喝。」

藍荷仙子突然挺直了腰,朝著葉子晨努嘴。

「哈?!」

「快點去給我倒水。」藍荷仙子杏眸一瞪,「給我倒水我可以替你們交一天房錢,我腿也有點酸,如果你給我捶腿的話,我可以把你們的伙食費也包了。」

「你不走?」葉子晨有些驚訝。

「為什麼要走?」藍荷仙子聳肩,「你們這裡我還挺喜歡的,我幹嘛要走。你到底倒不倒水啊,房費啊!」

「就你這麼揮霍,你那積分能用多久?」

妾上無妻:王爺別貪歡 「千金散去還復來。」

藍荷仙子咧嘴很不淑女的笑了出來,「快活一日是一日,你想那麼多幹嘛。小葉子,去給姐姐倒杯水,姐姐給你買零食吃。」

「你這傻女人。」

葉子晨忍不住抬手掐了下她的臉頰,被掐了一下的藍荷仙子瞬間瞪大了眼睛,臉頰有些紅暈。

她長這麼大,從來沒被人掐過臉頰。

「你放肆!」

「你別住在這了,這裡沒有你住的地方。」

「美女,現在這房子還是我的吧。」葉子晨苦笑,藍荷仙子挑眉瞥了他一眼,「行,那你明天別住了。」

「明天再說明天的。」

葉子晨渾然不在意的笑著,就在這時,房間的門突然被人敲響。

「葉先生。」

「外面有位先生說想要見您。」 「找我?!」

站在房門前的葉子晨微微一愣。

徐言?!

崔柯?!

不管是他們倆誰找上門,對他而言都算不得是什麼好事情。

崔柯是鐵了心要取他的命。

徐言,雖說他最後是放了葉子晨走了,可是這傢伙是個笑面虎,相對崔柯而言,他其實更忌憚徐言這個人。

可轉念一想……

如果真是萬億級別的人來,旅館的工作人員敢怠慢么?

應該不會。

而且,以萬億大佬的個性,他們也不可能在外面等候,早就直接殺進來了。

如此……

葉子晨的內心就跟著安穩了不少。

「來的人長什麼樣?!」

「中等身材,劍眉朗目,留著很長的鞭子的男人,看上去挺和氣的。」旅館服務生回答。

沒印象啊。

葉子晨在腦海中找了許久,也沒有能夠跟這個描述吻合的。

不說其他,就這個留著長辮子的男人。

一點……

就沒有印象。

「帶我過去。」

葉子晨輕聲開口,愛藍默不作聲的跟了上來,看了他一眼葉子晨也沒有說什麼。

其實……

來祖龍族之後,侍衛反而不重要了。

如果沒有積分,就算愛藍在人族宇宙是個公爵,可是在這裡跟普通人也沒什麼區別。

幾分鐘后。

旅館的休息區。

一位留著很長辮子的男人坐在窗邊的位置,眼眸一直看著外面的形形色色,從葉子晨這裡看去,他就好似跟這個世界都融為一體的感覺。

「高手。」

寡言少語的愛藍突兀的冒出兩個字。

能夠讓他這種一個星期都說不出一個字的人,突然說出倆字,可見這個留著長辮子的人到底多恐怖。

至於愛藍指的這個高手……

到底是祖龍族擁有高積分的人,還是人族的高手,這點葉子晨就不從得知了。

「你好。」

幾步來到留著辮子男人的面前,葉子晨直接坐在他對面的位置。

「你找我?!」

「恕我冒犯,我好像從來沒有見過您。」

誅仙Ⅱ 「你是銀河領主。」留著長辮子的人搖頭一笑,「真想不到,我要找的人竟然是你。」

這莫名其妙的開局,聽到葉子晨滿頭漿糊。

聽他的意思……

他好像來之前還不知道葉子晨就是銀河領主,或者說他在找之前不知道就是葉子晨。

「你好。」

「我來自人族,苦行者。你可以稱呼我玄青,沒有星域,被邀請到這裡做客。」

留著長辮子的男人溫和的笑了笑。

「你好。」葉子晨微微點頭回禮,「您是人族的尊者?」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玄青微微聳肩,「其實也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實力,可是外面的人說我是霸主級,但我自己沒有感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