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90 Views

“陌兒,沒受傷吧?”司徒若嫣一臉關心的走了過來。

Written by
banner

蘇紫陌掩下眼中的情緒,看着司徒若嫣。

“孃親,陌兒沒事,是陌兒不好,耽誤了回黎夏國的日子,不過現在陌兒回來了,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

蘇紫陌想,早去早回的好,畢竟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陌兒,回去的事情不急,等你休息好了在走。”

司徒若嫣不忍女兒太累,會黎夏國,早一天,晚一天也沒事的。

“不用,孃親,女兒年紀輕輕的,睡一覺就沒事了。”

蘇紫陌含笑的說道,對着慕容邵峯點了點頭,一臉的歉意,也還得邵峯擔心了一個晚上。

眼眸移了移,看到一臉憂傷的默娘。

蘇紫陌抱着蘇櫟走了過去。

大家都知道默娘是易了容的,看到默孃的真容,大家還是被驚訝到了,默娘想易容回以前的樣子,但是都被大家阻止了,其中強烈反對的就是少羽和天痕,他們天天跟在默孃的身邊,居然不知道默娘是易過容的。

“默娘……。”

“陌陌,都是默娘不好!害的你差點出事了,你是怎麼擺脫那些黑飛鷹魔獸的?”

“默娘,你也知道陌陌的運氣一向好得什麼都抵擋不住,陌陌這不是安全的回來了嗎?”

蘇紫陌會心的笑了笑。

默娘也開心的笑了起來,“不錯,我們陌陌的運氣一向都非常的好!”

“陌兒,既然決定了,那我們明早就啓程回黎夏國吧!”

納蘭文昊有些擔心,畢竟他哥哥繼位半年,有很多前朝皇帝的黨羽還在暗中蠢蠢欲動,他怕夜長夢多。

“好啊!爹爹,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蘇紫陌抱着蘇櫟往明月軒走。

大家也散了去,各自去忙。

三王府中,沉浸在悲痛中,君臨天換上了孝服,跪在靈堂裏整整一夜。

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跪着。

雅芙默默的陪在一邊,偶爾吩咐丫鬟做事。

君臨天看着靈柩,回憶着和母妃之間的點點滴滴,在想起皓月皇的無情,他心底的恨意一點一點的吞噬了他的全身。

一天過得很快,入夜之前,蘇紫陌對赫雲霆交代好了一切以後,便早早的回了明月軒休息。

剛剛洗漱好,發現沐雲軒已經躺倒牀榻上去了。

蘇紫陌擦了一點自制的爽膚水,也躺倒了牀榻上。

今天一天,雲軒都不太說話,一直靜靜的陪在她的身邊,蘇紫陌的心裏有些疑惑,她不知道那抹藍光會對雲軒有什麼影響,但是她知道,夢魘是絕對不會傷害她的。

剛剛拉過被子,同時一隻有力的手臂也飛快的把她攬入懷裏。

那懷裏很溫暖,讓蘇紫陌舒服的嚶嚀了一聲。

“刺啦——”刺耳的裂錦聲讓蘇紫陌僵直了身子,同時也瞪大了眼睛,心底一股怒氣衝了出來,雲軒從來沒有這樣過,他知道她自己做睡衣有多費勁嗎?他既然敢給她扯壞了。

“雲軒!”蘇紫陌生氣的轉身,怒視着沐雲軒。

哪知沐雲軒輕輕一動,“唔……。!” 頃刻間,沐雲軒的俊臉貼着她細滑的臉蛋,微涼的薄脣覆上了她柔軟的紅脣,今晚的他,顯得格外的柔情,更有一種害怕的氣息在裏邊。

蘇紫陌只是掙扎了一會,便沉浸在他深情的吻裏。

沐雲軒呼吸着她鼻息間那淡淡的呼吸,空氣中頓時縈繞出一絲的曖昧氣息。

“陌兒。”直到兩人都喘不過氣來,沐雲軒才放開彼此,可是沐雲軒的臉依然貼着蘇紫陌。

蘇紫陌微微眯起眸子,一雙柔軟的小手環住沐雲軒的脖頸,嗓音有些沙啞的說道:“雲軒,你扯壞了我的睡衣,你要怎麼賠我。”

沐雲軒一聽,有些哭笑不得,這個時候她還有心思擔心她的睡衣,她該擔心的不是接下來的事情嗎?

沐雲軒覆在她耳畔,氣息香甜的道:“陌兒擔心的應該是你自己。”

蘇紫陌美眉微蹙,推了推沐雲軒。

沐雲軒卻抓住她的小手,輕柔的掰起一個指頭,放在口中輕輕咬了咬。

蘇紫陌身子瞬間顫慄,全身一股酥麻的感覺,這樣強烈的反應讓蘇紫陌瞬間羞紅了臉。

“陌兒,你越來越敏感了。

”沐雲軒邪笑的看着他,眼眸裏升起一抹淡淡的藍光,蘇紫陌看了,卻沒有絲毫的排斥,反而覺得非常的迷人。

“雲軒,你怎麼不問你的眼眸爲什麼會變成藍色的?”

一聽,沐雲軒微微詫異。

將自己的身子貼近了蘇紫陌幾分,那玲瓏的身姿,細嫩的肌膚觸感,讓他差點失控。

“你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沐雲軒笑了笑,蜻蜓點水般在他的脣上啄了一下。

“陌兒,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們沐家和黑暗魔獸之間有着直接的血液關係,這可是要追溯到好幾輩的祖先去了,每一代的長子的眼眸裏都會有藍光,但是每一代的長子都死了,世人鮮少知道這一點。”沐雲軒把玩着她的柔荑,淡淡的解釋道,他很慶幸,她能讓他重生,現在還能將她擁在懷中,盡情的纏綿。

蘇紫陌心裏愕然,會有這樣巧的事情,難道雲軒眼眸裏的藍光,不是因爲去魔獸大陸纔有的。

正在蘇紫陌冥想之際,沐雲軒猛的一個翻身,欺身而上,蘇紫陌猛的回過神來,發現已經來不及了阻止了。

一夜幾乎無眠,沐雲軒一夜瘋狂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當早晨的陽光透進木窗時,斑斑點點的眼光有些刺眼。

沐雲軒醒來的時候,身邊的女人還沒醒,沐雲軒脣角微微上揚,笑容明媚仔細看懷中的女人,近看,陌兒真的很美,她有着精緻的五官,水嫩如凝脂般的肌膚。當然,她的美不僅在精緻的五官上,而是她那獨一無二的氣質,睡夢中的她,看似慵懶,卻有着一種讓人招架不住的嫵媚,肩頭那散亂的秀髮,更是將她那蝴蝶鎖骨忖的性感無比。再仔細看,她的性感嫵媚中,卻又不失甜美,無聲無息中有一種誘人的氣息在發酵。她睡的很香,似乎在做美夢,脣角還含着一點笑,腮邊淺淺的笑很迷人。

沐雲軒突然發現有一種失控的衝動又被點燃了,可是想到她昨晚累了一夜,他又硬生生的隱忍下來。

一想到她要離開自己一個月,他的心裏就無比的失落。

哪知,蘇紫陌半夢半醒,身子不由自主的往溫暖的地方挪,挪也就算了,一雙柔軟的小手卻環上了沐雲軒精壯又毫無贅肉的腰。

沐雲軒剛剛熄滅的火瞬間騰起,眼眸越來越炙熱,呼吸也越來越緊促。

“陌兒,這個是你自找的。”

“嗯!”半夢半醒的蘇紫陌不明所以的嗯了一聲。

接下來,滿室的春色瀰漫,更是是異常的美好,晨間衝動之後導致了一場空前絕後的運動,使沐雲軒酣暢淋漓之後依然精神百倍。

蘇紫陌無言到了極點,想繼續睡了一會,只是看了看時辰,她知道自己有起晚了,瞪了一眼罪魁禍首,蘇紫陌就撐着有些痠痛的身子起來身。

“陌兒,我捨不得你走。”沐雲軒橫雙臂擁着她的纖腰,指腹輕輕摩挲着那細滑的肌膚。

蘇紫陌垂眸,看了一眼他不捨又深邃的五官,脣角含笑的伸手拉開他的手臂。

“雲軒,我會盡量在一個月之內回來,我走了以後,這明月山莊還得仗着你的雲城的勢力呢?”

沐雲軒修長的身軀也坐了起來,眸光柔和的看着蘇紫陌。

眉峯微微的擰着,微微上揚的嘴角彰顯着一抹邪魅,眉宇間更是透着淡淡的桀驁不羈。

“明月山莊的事情陌兒且寬心,一個月,你讓我一個人怎麼熬過去,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個月,可沒有你在身邊,我會覺得每天都很難熬的。”

蘇紫陌一聽,笑了笑,說道:“你啊!就像小孩子一樣。”

蘇紫陌知道不能在磨下去了,爹孃應該已經等急了。

蘇紫陌下了牀榻,隨便找了一身衣服穿着去沐浴。

沐雲軒柔和的眸光,定定的看着蘇紫陌的背影,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想到他昨晚跟她做着世間最親密的事情,脣邊的笑意越發的放大。

蘇紫陌沐浴出來,發現沐雲軒已經不在牀榻上了。

蘇紫陌換來青蓮,在青蓮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青蓮眼眸怔了怔,轉身出去。

蘇紫陌簡單的收拾了一些東西放入空間指環戒裏,轉身出門去看自己的兩個兒子收拾好了沒有。

進了兒子的房間一看,兒子的牀榻疊得很整齊。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又轉身離開。

青蓮很快煎好要回來,剛好碰到外出回來的沐雲軒。

看到青蓮手中端着一碗湯藥,他皺了皺眉頭,是陌陌生病了嗎?

他走進幾步,青蓮的臉上閃過一抹極爲不自然的表情。

沐雲軒看清碗中的湯藥時,眼眸怔了怔,心底一股怒氣突然冒出,臉色刷的陰沉了下來。

他以前看到孃親喝過這種要,他以前還以爲孃親得了什麼病,打聽之下才知道,孃親和這種湯藥是爲了避免在次懷孕。

“這是給陌兒喝的?”沐雲軒陰沉冷冽的問道,一雙黑沉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那碗黑呼呼的湯藥。

正在青蓮不知所措的時候。

身後傳來了腳步聲,沐雲軒回頭看去。正是蘇紫陌,只見剛剛沐浴過的蘇紫陌,柔軟又未乾的秀髮在陽光的照耀下閃出明亮的色澤。

她今天依然是一身紫色的衣裙,襯得她的肌膚更加的白嫩,絕美的嘴脣微微的揚起,好看的眼眸掃過青蓮,在掃過滿臉陰沉的沐雲軒,蘇紫陌心裏一怔,知道了是怎麼回事?

“青蓮,你先下去準備,等一會和我一同去黎夏國。”

蘇紫陌吩咐道。

青蓮帶着忐忑不安的心離開,還一步三回頭的看,生怕沐雲軒出手打她們的莊主。

“你不願意再懷本座的孩子。”

森冷的語氣讓蘇紫陌皺了皺眉頭。

“雲軒,你聽我解釋。”

“你不用解釋,本座都親眼看到了,還有什麼好解釋的,你根本就不是本座,你要是愛本座,又怎麼會去喝那噁心的湯藥,你們女人果然是虛情假意的,你和本座在一起,無非就是因爲本座是雲城的聖主,可以庇佑你明月山莊的工具?”

沐雲軒憤怒的吼完,撇開臉,俊逸的臉上一臉的怒容。

而他手上的月陽玉上,發着一圈淡淡的黑光,隨着他的怒氣,光圈越來越強烈。

蘇紫陌擡眸看着他,心裏劃過一抹心痛,她心痛的不是沐雲軒生氣,而是他那淡漠的語氣。

感覺到蘇紫陌投過來的眸光,沐雲軒只顧生氣,卻不爲所動,仍然陰沉的看着同一個方向。

“既然你不願意聽,那我便不在解釋,我走了。”

蘇紫陌心情失落的轉身,迎着陽光,她邁着沉重的步子,淚流滿面往大門口走去,她擡眸看着刺眼的眼光,幸福總是來得太快,也去得太快,他連一句解釋都不願意聽嗎?在他的心裏,她就是那樣的女人嗎?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也不是天各一方,而是就站在彼此的眼前,卻不瞭解彼此的心,這樣的愛,只會讓分離不斷的重複,而這樣的愛,也正好不是她需要的。

沐雲軒看着她那決然離開的背影,憤怒的緊握着雙拳,他不想聽,她就不解釋嗎?他只是在氣頭上,爲什麼她不解釋,不狡辯,她這樣沉默的離開,讓他的心也一點點的失去了溫度。

巫族的禁地裏,看着黑色水晶球裏的一切,帶着黑色斗笠的老嫗笑了笑。

回頭說道:“族長,月陽玉起作用了,沒想到一碗湯藥會讓沐雲軒對蘇紫陌說出這麼殘忍的話來。”

“月陽玉是專門爲沐雲軒準備的,要不是蘇紫陌的出現,沐雲軒根本就不可能活過來,只要離間了他們之間的感情,沐雲軒就會是我們巫族的人,有了沐雲軒,我們巫族將會不斷的強大起來。”

女子臉上笑意絕絕,癡迷的看着黑色水晶球裏那抹高大的身影,天生帶着貴氣的沐雲軒,脣角的笑意越發的燦爛。

沐雲軒的心一點點的失落,目光依然定格在蘇紫陌離開的方向,擡眸,陽光有些刺眼,沐雲軒擡手想遮住陽光,卻瞥見月陽玉上有一圈黑光,在有些發白的陽光下,顯得特別的明顯。

沐雲軒眼眸怔了怔,月陽玉怎麼會發出黑光來?

沐雲軒快速的解下月陽玉,心裏的怒氣突然消失。

沐雲軒皺了皺眉頭,眼眸裏閃過一絲奇怪,腦海裏突然劃過自己剛剛說過的話,沐雲軒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怎麼可能,他剛剛怎麼可能會會對陌兒說出那些話來呢?

沐雲軒再次看了看手中的月陽玉,不敢在帶回手上。

快速的朝着明月山莊大門口飛奔而去。

縱然他速度在快,明月山莊大門口,已經空無一人。

“陌兒……。”沐雲軒失魂落魄的喊道,那些話不是他說的,那不是他的本意,他剛纔爲什麼要這麼衝動,陌兒的心被他傷得有多深,沐雲軒不敢想象。

剛剛進大門的赫雲霆看到沐雲軒的表情,微微蹙眉,擡眸看着他,很不客氣的說道:“聖主,陌陌不在明月山莊了,莊主還是雲城去吧!”

沐雲軒聽了赫雲霆的話也不生氣,反倒是靜靜的問道,“以後有什麼事情要幫忙,去告訴雲寒就好,他會幫你的。”

說完,沐雲軒飛身往外追去,可惜,他還是和蘇紫陌他們錯過了,沐雲軒一直想着蘇紫陌他們會直接出出城,可是蘇紫陌臨時又是,又繞往西城而去,沐雲軒心裏縱然猜到,可是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族長,看來我們高興得太早了,沐雲軒已經發現端倪了。”老嫗回頭,有些不可置信的說道。

聞言,紅衣女子眼眸裏閃過一絲詫異,“怎麼可能,月陽玉中,我已經種下了巫術,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失敗了。”

女子有些不可置信的怒吼道。她的嗓音很大,卻動聽,就算是怒吼,就像是輕羽毛在耳畔浮動。

那雙明眸裏面點綴着盈盈閃閃的亮光,忖的她整張臉都越發的精緻了,只是此刻,正噬着無邊無際的怒氣。

“族長,要是晚上,一定能成功的,差一點,就只差一點。”

紅衣女子恍神了一下,冷聲說道:“就算只差一點,但還是失敗了,既然蘇紫陌去了黎夏國,又沒有沐雲軒陪在身邊,那就讓蘇紫陌永遠不要回到沐雲軒的身邊”

老嫗斗笠下眼眸閃過一絲亮光,“這倒是一個好辦法。”

“如果這次在不成功,我便親自出馬。”

紅衣女子眼眸裏閃過一絲決然。

“族長,這次不如就讓屬下親自出馬吧!”

老嫗轉身,自動請命。

紅衣女子一聽,開心的笑了,她等的就是她這句話。

“由毓秀巫師親自出手,媱兒相信,一定能成功的。”庚桑媱輕笑的看着毓秀巫師。

“族長,這是屬下應該做的。”

“那瑤兒就靜候毓秀巫師的好消息了。”

庚桑媱轉身,邁着輕盈的步子,愉快的離開。

在一個陰暗潮溼的地方,有一個身影快速的消失。

看身形,隱隱約約是一個男子的身影,男子一身黑衣,出來黑暗的地方,指尖幻化出一隻紫色的蝴蝶,小蝴蝶朝着森林裏飛去。

沐雲軒沒有找到蘇紫陌,沒有蘇紫陌的明月山莊,沒有任何的生氣,沐雲軒不想回去。

他心情失落的往三清山飛去,那裏還有女兒在,看到女兒,他的心情可能會好一些。

三清山裏,鳥兒們歡快的歡唱着,自由自在的生活,讓它們的歡唱聲非常的動聽。

秦滿天,白蘞,黎子夫,正在院中陪着馨兒修煉。

看到突然來的沐雲軒,幾人眼中閃過一抹驚訝!

沐雲軒落在院中,看着被太陽曬得小臉通紅的蘇馨。

心疼的走到她身邊,將正在修煉的蘇馨抱在懷中,臉上一片柔情。

蘇馨猛的睜開亮眸,看到是自己的爹爹,水亮的大眼中一片狂喜。

“爹爹是來看馨兒的嗎?”

馨兒驚喜的問道!

“嗯!馨兒有沒有想爹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