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1, 2020
143 Views

葉知秋隨遇而安,留宿在齊家。

Written by
banner

第二天一早,葉知秋洗漱以後,首先給柳煙打電話,問道:“昨晚沒事吧柳煙?”

“沒事。凱歌傢俱廠的款項到帳了,你的五萬我扣下了,還欠二十五萬。”柳煙說道。

“喂,別這樣公事公辦好不好?能不能聊點別的?”葉知秋頭大。

“聊完了。”柳煙又掛了電話。

葉知秋搖搖頭,通知賈居凱來接自己。

齊修平也起了牀,邀請葉知秋喝早茶吃點心,聊些閒話。

“葉老弟找到柳正良,聊得還開心嗎?”齊修平問。

“還行吧。”葉知秋也含含糊糊地點頭。

齊修平是聰明人,知道葉知秋不想多說,便不再多問,又聊起了齊素玉的病情。

“齊素玉的身體素質很好,再有一次治療就可以完全康復。但是連續治療效果不太好,等個七八天以後,我再給她看病吧!”葉知秋說道。

“那就辛苦葉老弟了。”齊修平道謝,又說道:“剩下的五萬塊尾款,我現在就可以給你,葉老弟把銀行卡號給我,我給你轉過去吧。”

“我還沒有辦卡,等我辦好了卡,短信通知你。”葉知秋說道。

一個小時之後,賈居凱親自開車來接。

齊素玉也想去,但是開學在即,學校裏有活動,只好放棄了。

葉知秋上了賈居凱的車,離開齊家別墅。

開車上了路,賈居凱說道:“葉大師,你平時……捉鬼作法就穿着這樣普通的衣服嗎?”

“是啊,這衣服不行嗎?”葉知秋反問。

賈居凱嘿嘿一笑,吞吞吐吐地說道:“不是不行,而是……沒有什麼氣勢,所以我想,請葉大師穿上一套道服,像電視上的高人那樣。這樣的話,我傢俱廠裏的工人們纔會放心。要不,他們還以爲……我從路邊找了個農民工,過來作法忽悠他們。”

“原來我長得像農民工啊?”葉知秋鬱悶,懶洋洋地說道:“我不知道港州市哪裏有賣道服的,你要是找得到,幫我買一套也行,我沒意見。”

賈居凱知道葉知秋不高興,急忙賠笑:“那就算了,葉大師是有真本事的人,穿什麼衣服都一樣,都一樣……”

回到賈居凱的傢俱廠,是上午十點多。

賈居凱安排了所有員工中午在一起聚餐,午飯以後,才讓葉知秋當着全體工人的面,開壇作法,祛除傢俱廠裏面的邪氣。

聖武稱尊 葉知秋也無所謂,只管胡吃海喝,大快朵頤。

飯後,傢俱廠裏所有的工人們,都集中在廠子中間的空地上,看葉知秋做法。

除了凱歌傢俱廠裏的工人,還有附近一些看熱鬧的閒客,四周黑壓壓的一片,總有上百人。

因爲賈居凱要製造聲勢,讓大家相信開壇作法有效果,宣傳傢俱廠裏鬧鬼事件結束,所以來者不拒。

賈居凱搬來一張條桌,葉知秋上面放了一個香爐三碗清水,法壇就算佈置完成了。

葉知秋又讓賈居凱找來一塊紅布,把三碗清水蓋起來,然後拿出鈴鐺,繞着桌子行走,口中喃喃唸咒。

半個小時以後,葉知秋唸咒結束。

揭開桌上那塊紅布,衆人看到三碗清水都變成了漆黑的墨汁,腥臭難聞,不由得各自驚悚。

絕世神皇 但是也有幾個年輕人在議論紛紛,低聲私語,認爲葉知秋是江湖騙子,用障眼法染黑了三碗清水。

“行了,法事結束,以後百無禁忌。”葉知秋收起鈴鐺,宣佈完成。

就在葉知秋收拾法壇的時候,兩個年輕人嬉皮笑臉地走上來,說道:“這位大師等一下。”

“找本大師有何貴幹?家裏鬧鬼了嗎?”葉知秋知道這兩個傢伙不懷好意,便故意問道。

“我家裏纔沒鬧鬼,不過我想看看你的真本事,別用這些街頭魔術的手段,來騙人家賈老闆的錢!”那兩個年輕人惡狠狠地說道。

這兩個傢伙,可不是傢俱廠裏面的員工,而是這一帶遊手好閒的混混。他們認定葉知秋是騙子,所以‘見義勇爲’,打算當面拆穿葉知秋,讓大家看一場笑話。

“街頭魔術?爲什麼這麼說啊?”葉知秋風輕雲淡地問道。

兩個混混冷笑,說道:“你把三碗水變黑了,就算開壇結束,驅邪成功,然後等着收錢?”

“那你覺得,要怎麼樣纔算結束,才能夠收錢?”葉知秋冷冷地問道。

一個混混摸着下巴,說道:“好辦啊,我再拿三碗水出來,放在我的面前,你有本事把三碗水變黑了,我就算你有真本事!”

“或者,你抓一個鬼出來給我們看看也行啊!”另一個混混大笑,又看着四周的人羣,說道:“大家說對不對,要不要再看看這個大師的表演?” “好,讓大師再表演一下!”人人都愛看熱鬧,兩個混混這麼一起鬨,四周立刻呼應聲不斷,一起叫好!

甚至,還有些稀稀拉拉的掌聲。

就連賈居凱,也故意不說話,苦笑着看向葉知秋,表示無力控制局面。

其實,賈居凱也想看熱鬧,更想葉知秋展示一下神奇道法,震懾這兩個混混,讓現場所有的人,都知道葉知秋有真正的法術!

這樣的話,賈居凱今天的宣傳,效果更好,那些工人們,以後會更加安心地在這裏上班工作。

看到大家這麼捧場,兩個混混更是得意,揮手說道:“這是免費的魔術,不看白不看!來,大家的掌聲再熱烈一點,歡迎這位大師展示神奇的茅山法術!”

嘩嘩……四周掌聲如雷。

葉知秋面不改色,等待掌聲退潮以後,纔看着那兩個混混,說道:“首先跟你們說清楚,茅山法術不是魔術。”

“法術也好,魔術也好,只要你露一手就行。”兩個混混吃定了葉知秋,一臉不屑的笑。

“好,既然你們這麼熱情,我就表演一下好了。不過,法術和魔術不一樣,表演起來,有危險,你們兩個敢不敢配合我?”葉知秋問道。

兩個混混一起站出來,嬉皮笑臉:“敢!只要你敢下手,表演大卸活人,我都敢配合你!”

“不會大卸活人的,放心。”葉知秋指着法壇上的三碗黑水,說道:“這三碗水裏,聚集了很多陰寒鬼氣,我就用這三碗水,來一個表演。”

“行啊,你要我怎麼配合,請說。”兩個混混斜着眼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衝着賈居凱說道:“賈老闆,拿一個塑料桶和一隻溼拖把過來!”

賈居凱巴不得葉知秋現場表演,立刻取來了一個塑料桶和一隻拖把。

葉知秋將三碗黑水倒進桶裏,又把拖把放進去攪動着,對那兩個混混說道:“你們認爲我是騙子,一定要來拆臺。現在我們醜話說在前面,如果我的法術讓你們心服口服,你們怎麼辦?”

“如果你的法術不靈,你該怎麼辦?”兩個混混也很狡猾,反問葉知秋。

葉知秋看着場上的所有人,大聲說道:“如果我的法術不靈,我給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磕三個頭,然後把賈老闆的錢全部退回去,不收一分錢,自己爬出凱歌傢俱廠。”

“好!”葉知秋的話剛剛落地,四周人羣中立刻傳來叫好之聲!

兩個混混哈哈大笑,說道:“好,如果你的法術讓我們心服口服,我們就跪下來,給你磕三個頭,叫你三聲大爺。”

其實呢,兩個混混在這裏耍了一個小心眼,要求葉知秋讓他們心服口服。

心服口服,這個標準怎麼界定?主動權完全掌握在兩個混混的手裏。

就算葉知秋作法術,把十殿閻王全部請上來,兩個混混說我不服,那麼,還是算葉知秋輸了。

兩個混混的小把戲,葉知秋自然也能看穿。

但他卻不點破,提着塑料桶和拖把來到了場地中央。

在場地中間站定,葉知秋看着那兩個混混,說道:“我現在用拖把蘸水,在地上畫一道符咒。只要你們進我的符咒中來,我就會讓你們心服口服。”

那兩個混混呵呵一笑:“我不相信,難道你畫的符咒,還能把我困住?強力膠水,把我們粘在地上?”

別說這兩個混混不相信,在場的所有人都不大相信。

鈔能力班主任 唯有賈居凱夫婦面露喜色,他們覺得,葉知秋不是信口開河之輩,一定可以說到做到。因爲昨天晚上,賈氏夫婦親眼看到了葉知秋的手段。

葉知秋點點頭,用拖把當作毛筆,就在傢俱廠中間的空地上畫符。

“一畫成江,二畫成海,三畫黃河水逆流,四畫驅邪入井囚。天獄雷神,地獄雷神,水獄雷神,火獄雷神,三清有勅,酆都令行!”

葉知秋一邊唸咒,一邊畫符,首先畫了一個巨大的“井”字,然後又在“井”字中間畫符,書了一個“獄”字。

這便是茅山井獄咒,作壓制、囚禁、封印之用。整個符咒的面積,有半間屋子那麼大。

畫符完畢,葉知秋丟了拖把,走出符咒之外,於法壇前燒了兩道黃符,繼續唸咒:“爲吾收攝九醜羣兇,六天外道妖魔,並本壇挑罡弄訣,不正生死邪巫,四方爲禍一切妖邪鬼祟,盡皆塞入井獄之中,永遠囚禁不許動作攝……”

這遍咒語念罷,葉知秋這纔看着那兩個混混,說道:“你們可以進去了,站在井字中間。一炷香之內,你們不認輸,我就認輸磕頭。”

“好!”兩個混混對視一眼,一起走進了符咒之中。

光天化日,衆人圍觀之下,兩個混混不相信葉知秋能有什麼神奇手段!

等到兩個混混站好,葉知秋點頭一笑,掐指點向地面上的符咒,繼續唸咒:

“四縱五橫,六甲六丁,禹王治道,蚩尤罷兵,吾今斷後,不許復生!天道斷,地道斷,人道斷,鬼道斷,九道皆斷,急急如律令!”

嗚嗚……

葉知秋的咒語聲剛剛結束,平地裏忽然捲起陰風!

地面的黑色符咒上,每一個筆畫,都開始騰起黑霧,悠悠打轉,將兩個混混包圍起來!

圍觀者無不變色,口中各自“哦哦”低呼,紛紛向後退了幾步。

那兩個混混身陷井獄咒中,更是覺得被與世隔絕,眼前不見人羣,不見天光,只看見滿眼黑霧在眼前飄動,竟似掉落在地獄之中!

他們想要拔腿逃出,奈何兩腿似有千鈞之重,根本就提不起來!

“臥槽,這是……怎麼回事!?”兩個混混在井獄咒中驚恐地大叫。

葉知秋趁機上前,一揮手,將譚思梅放進井獄咒中。

因爲這時候是白天,陽氣太重,不適合作法。這個陣法,只能維持兩三分鐘。

所以葉知秋要速戰速決,利用譚思梅來助攻。

譚思梅知道葉知秋的意思,一進陣中,立刻變化出鬼臉,首先抽了兩個混混幾記耳光,然後張開血盆大嘴,向着兩個混混咬去!

“媽媽呀……有鬼!”兩個混混看見譚思梅,不由得魂飛天外,一起大叫。 譚思梅更是得意,在黑霧之中發出一連串桀桀怪笑,盡情地撕扯兩個混混。

圍觀衆人看不到井獄咒中的情況,但是聽見兩個混混的慘叫和譚思梅的鬼笑之聲,無不駭然變色,腿肚子打顫。

幸好這是白天,如果是夜晚,這些圍觀者會嚇得尿褲子。

但是葉知秋並不就此罷手,又取出收着貓鬼的符咒,在井獄邊緣抖了抖,將貓鬼放了進去!

“喵嗚——!”貓鬼瘮人的叫聲,立刻傳了出來。

井獄咒的面積就那麼大,裏面有了譚思梅和貓鬼,兩個混混更是魂飛魄散,一聲聲慘叫,就像殺豬一樣。

葉知秋看看時機差不多了,這才一聲大喝:“你們還不跪下認輸,難道真的要死在裏面嗎?!”

兩個混混應聲跪倒在地,高聲大叫:“大爺,我們認輸了,求你收了神通吧!”

葉知秋把握機會,拿着紙符在井獄中一揮,收了貓鬼和譚思梅。

隨後,葉知秋又要了一碗清水,指着清水唸了一個破煞咒,將一碗水潑向井獄之中。

嘩啦一聲水響,井獄之中雲開霧散,只有兩個混混跪在當地,滿臉血痕,還在不住地磕頭,口中連叫大爺饒命……

葉知秋哈哈一笑,緩步上前,摸着兩個混混的腦袋:“乖,大爺今天就繞了你們,以後都給我小心點,沒事別叫人表演魔術,好奇會害死你們自己的。”

“是是是,以後再也不敢了……”兩個混混急忙點頭,站起身,狼狽而去。

“好厲害,真是茅山弟子啊!”

“茅山法術名不虛傳,今天真是大開眼界!”

“臥槽,這比電視上的道士還厲害啊,過癮,過癮!”

四周的人羣裏,立刻傳來一片驚歎之聲。

大家都看着葉知秋,目光之中有敬佩,更有畏懼。

賈居凱更是心花怒放,衝着圍觀人羣連連抱拳示意:“大家這回親眼所見,都相信了吧?葉大師可是當世高人,我特意前往茅山,三顧茅廬,才把葉大師請過來的!”

“別再吹了,趕緊給錢吧。”葉知秋收拾法壇,一邊說道。

三顧茅廬,明明就是一個電話好不好?

“有錢,有錢。”賈居凱滿臉堆笑,說道:“我已經給葉大師安排了晚宴,今天晚上,我要陪葉大師好好地喝幾杯,算是我的心意!”

賈大嫂也走上來,熱情地挽留:“是啊葉大師,晚飯以後,我們立刻把尾款給你,你就給個面子,留下來吃個晚飯吧。”

“好吧,那就晚飯以後再說了。”葉知秋點點頭。811

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葉知秋在賈居凱的辦公室裏稍事休息,等待晚飯以後收錢。

賈大嫂鬼鬼祟祟地走進來,偷偷摸摸地塞給葉知秋一萬塊,低聲說道:“葉大師,真的太謝謝你了!死鬼老賈,從昨天晚上開始,似乎就對我好了許多……”

葉知秋壞笑:“怎麼個好法?”

賈大嫂臉色一紅,扭捏道:“還不就是夫妻倆之間……的那種好法,他都半年沒有碰過我了,昨天晚上卻破天荒地……算了,不說了,一把年紀,說這事太丟人。”

葉知秋哈哈一笑:“夫妻之歡,魚水之樂,有什麼好丟人的?陰陽調和,有利身心健康嘛。”

賈大嫂走後,老賈又走了進來,把今天開壇作法的兩萬塊感謝費,雙手奉上。

“賈老闆,昨天晚上,賈大嫂是不是賢惠了許多呀。”葉知秋收了錢,主動問道。

賈居凱嘿嘿一笑,說道:“這婆娘的脾氣倒是好了一點,葉大師的符咒……果然管用。”

“那是肯定的呀,雖然那道符咒,你還沒有放到賈大嫂的枕頭裏面,但是已經開始發揮部分作用了。昨天晚上,我說貓鬼要克一個人,你老婆就就很賢惠,願意犧牲自己保全你。如果不是我的符咒發揮作用,如果是在以前,賈大嫂肯定巴不得你早點死,對不對?”葉知秋說道。

“對對,葉大師說的太對了。”賈居凱連連點頭,又低聲說道:“葉大師放心,那道符咒,我已經偷偷藏在她的枕頭裏了。”

“幹得漂亮!”葉知秋伸出大拇指。

超凡大衛 賈居凱不知道自己已經掉入葉知秋的陷阱之中,還以爲葉知秋真的在幫自己,連聲道謝。

其實,葉知秋的確幫助了賈居凱夫婦,挽救了他們倆的婚姻,也算是功德無量。只不過這一點,直到晚年以後,賈居凱才反應過來。

晚飯安排在附近的一個星級酒店裏,賈居凱把自己的狐朋狗友,那些所謂的成功人士,全部叫來,擠了滿滿的一個大包廂。

葉知秋今天的手段,已經傳揚開來,所以,賈居凱的朋友們都對葉知秋非常恭敬,輪番敬酒巴結。

酒酣耳熱之際,大家更是問東問西,打聽一些靈異事件,或者提出自己的一些疑惑,希望葉知秋能夠答疑解難。

葉知秋卻哈哈一笑,說道:“我不是開靈異知識研討班的,如果誰家鬧鬼,或者需要做法事看風水,各位可以聯繫我,價格從優。”

說罷,葉知秋一抹嘴,轉身而去。

跟這些俗人在一起吃飯,了無意趣,所以葉知秋吃飽以後立即開溜。

賈居凱急忙追了出來,安排司機,送葉知秋回盤馬鎮。

到了鎮上,葉知秋便下了車,打發那個司機回去,自己徒步前往柳家。

因爲葉知秋知道柳家的神祕,所以不願意把賈居凱的司機,帶到雙樓裏村,免得引起老丈人和柳煙的不快。

這時候,是晚上八點,天色已黑。

因爲雙樓裏是一個孤村,只有柳正良一家,所以一片漆黑,格外安靜。

葉知秋緩緩行走,一邊注意打量四周。

柳家的大門已經關了起來,不見燈光,看起來和其他人家一樣。

雖然剛剛天黑,但是又有了三五個遊魂,在村子裏晃盪。

葉知秋沒有急着敲門,也沒給柳煙打電話,而是退開幾步,將譚思梅放了出來。

“思梅姐,你也是鬼,你覺得,柳家的氣場,是不是有吸引你的地方?”葉知秋問道。

水滸英豪傳 “我要去感受一下才知道……”譚思梅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