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8, 2020
55 Views

「她不想嫁,沒人能強迫她。」葉飛緩緩開口,聲音平淡,但其內卻是透著毋容置疑之意。

Written by
banner

陸謹風見此情景,此時神情變化,方才一戰之下,他已然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若是再次出手,估計也難以勝之,此時已然有了離去之意。

只是稍有思索,陸謹風隨即露出冷笑。

「此事,可不是你說了算。」

「老夫告辭,古家只會給老夫一個交代。」陸謹風也是老謀深算之輩,這件事情發生在古家地界,古域內強者不少,自然不可能對此時坐視不理。

他根本無需親自出手,古家自有強者出面,鎮壓前方之人。 林城,此時半空之中,那陸謹風已然是去意已決,以他的身份,如今身處古族之內,確實沒有必要與前方之人硬拼。

「封。」

葉飛目光如炬,臉上露出冷漠之色。

既已出手,並非切磋,那便必分生死,方才若不是他出手,此刻古靈月的一身修為,多半已經被直接廢去,此事豈能輕易罷手。

古城上空,空間凝固,前方之人的退路,此時被瞬間封死。

「葉飛,你敢!」陸謹風低喝一聲,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他在陸家身份不低,若是利用家族玉符逃亡,怕是會被族人恥笑,畢竟方才陸不忘,已經先他一步逃回了家族,若非是迫不得已,陸謹風絕不會如此。

「雷念劍。」

前方半空,葉飛眼中閃過寒芒。

可見其周身,雷霆之力閃動,上方有雷幕凝聚,下一刻已然化作雷劍,帶著破空之聲,此刻直指前方之人而去。

真意之劍下,帝境之下一劍斬。

「呼,呼嘯!」

劍芒破空,幾乎是瞬間臨近。

哪怕是此刻,那陸謹風使用家族玉符,此時也已然有了晚了。

「你……該死的。」

「仙寶凝!」 重生之發家致富嫁土豪 陸謹風不愧是界主巔峰強者,在瞬間反應過來之後,他已然來不及多想,抬手之下一把綠色匕首陡現,再其周身形成防禦屏障。

如此同時,此人體內的靈力,同樣遠轉到了極致,掌中迅速掐訣,再其身前再度凝聚防禦。

下一刻,雷劍襲來。

「砰,轟隆。」

震耳的爆響傳開,恐怖的反震之力橫掃。

目光所致,那把綠色的仙寶,僅僅只是擋住了半息,便是隨之被瞬間彈開,雷劍之威只是稍有減弱,但還是穿透了此人的第二層防禦。

古城上空,陸謹風面色劇變,此刻不禁瞳孔微縮,他能夠感應到,前方雷劍內蘊藏的恐怖之力,那絕不是他所能抵擋的。

「遠古有術,御。」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後方遠處的半空,忽然有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來。

話音未落,隨之白茫忽閃,在那陸謹風的身前,形成一道視線可見的白色屏障,前方閃動的雷念劍,穩穩地落在屏障之上。

「砰,咔。」

「轟隆!」

雷芒落下,白色屏障碎裂,但幾乎是在同時,將前方的那道雷劍之威散去,唯有恐怖的反震之力襲卷,將陸謹風的身形,一連震退了數步不止。

再其穩住身形之後,不禁嘴角溢出鮮血,周身氣息略顯混亂。

下一刻,遠處半空,可見有流光臨近,一位身穿長袍,短須,長發,面相剛毅的中年男子,此刻身形臨近,周身散發出界主巔峰的氣息。

在這中年男子的身後,則跟隨這一位綠衣青年,身形略顯微胖,小眼,圓臉。

這綠衣青年,此刻在看到葉飛之後,臉上忍不住露出笑容,連忙閃身上前,隨即抬手禮貌抱拳。

「葉兄,好久不見。」青年眯眼一笑,似乎顯得十分開心。

古城半空,葉飛抬頭望去,此時也是不禁面色一怔。

「唐胖子?」他下意識地開口,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遠古仙界,北地唐家,這綠衣青年,正是之前帝墓一行時,他遇到的那位唐家大少爺唐青乙無疑,只是此人出現在古族地界,著實是有些古怪。

「是,是我。」

「嘿嘿,沒想到在這裡遇到葉兄,你也是來提親的?」唐青乙嘿嘿一下,此時直言開口道。

而此時,不等葉飛開口回應,只見前方的那位中年男子,隨之上前一步,他的目光深邃,周身氣勢不凡,此時緩緩抬頭。

此人葉飛並不陌生,帝墓內有過一面之緣

隨著這中年男子的出現,下方古靈月姐妹三人,連忙上前一步,臉上露出恭謹之色。

「父親。」古靈月低聲開口。

再其一旁,古靈雪域古花花二人,同樣上前彎身見過。

來者身份,此刻不言而喻,這位中年男子,正是古族這一任家族,擁有著界主巔峰修為的古川無疑。

「這裡,是我古族地界。」古川目光閃動,此時望向葉飛沉聲道。

方才那擋住雷念劍的防禦之術,顯然是來自眼前之人。

而此時,後方遠處半空,陸謹風也是隨之反應過來,他臉上的緊張之意,此刻頓時煙消雲散,隨之穩定了一下#體內氣息。

「古川。」

「還不拿下此子,此事我陸家不會善罷甘休!」陸謹風大喝一聲,此時忍不住開口。

他踏入古族地界,便是其貴客,如今生命遭到威脅,古族之人必須給他一個交代。

前方半空,葉飛聞言,此時眼中泛起殺機。

而就在這時,古家家主古川,忽然轉過頭來,他的眼中有微茫閃過,體內的界主之力爆發,目光凝聚在了那陸謹風身上。

「這裡是古族地界,還輪不到你在此發號施令,滾!」古川目光一凝,周身氣勢攀升,彷彿前方之人再有廢話,他便會直接出手。

「你……」

「很好,老夫記下。」

陸謹風面色鐵青,他能夠感應到,四周空氣中緊張的氣氛,也深知古家家主的性格,此刻在不離去,那古川怕是真有可能出手。

說罷,陸謹風身上的氣勢收斂,身形向著後方退去,不多時其身影已然消失。

前方半空,葉飛並未出手阻難,此刻他的目光,隨之落在了眼前的古川身上。

古城上,二人對視一眼,古川身上的氣勢,同時慢慢收斂。

「月兒的事情,我應該謝謝你。」古川目光平靜,此刻低聲開口。

無論是幫古靈月重塑身形,還是斬殺帝族擎天為其復仇,這兩點都不是他古川可以做到的,同樣也非古族能力所及。

而眼前之人,則是完成的很好。

「言重了。」

「此事,本就因葉某而起。」葉飛目光沉靜,此刻直言開口道。

前方古川聞言,此時眼中不免閃過一絲欣賞之色,若是換做他人,此刻開口所要好處,他也定會滿足其所有要求,眼前之人的性子,倒是與自己有些相似。

古城上空,隨著二人的開口,氣氛也逐漸變得緩和下來。

古川身形落下,他的目光落在了前方兩個大女兒身上,臉上的神情也是柔和了許多,只是當期看到二女身上長袍之後,面色不免微變。

「月兒,你帶兩個妹妹先回古域,為父有話與他說。」古川目光閃動,此刻低聲開口道。

他的話語中,透著一股難掩的威嚴,讓人聞之不敢反駁。

「父親。」古靈月此時上前,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

只是不等他開口,古川便是再次開口道:「你與他之事為父同意,古族那邊為父會親自處理,去見見你二叔,祖爺爺他們吧。」

此言一出,這位古家家主,已然表明了態度。

古靈月聞言,頓時面色微紅,此刻也不再多言,禮貌彎身之後,便是轉頭向著身旁的兩位妹妹微微點頭,隨之與古家護衛一起,向著古城內走去。

「唐家的小子,你先入古域,提親的事情,等本族回來之後再談。」古川目光淡然,此刻轉頭掃向一旁的唐青乙。

唐青乙聞言,此時也是愣在了原地。

「這。」

「等一下,葉兄,唐某把你當兄弟,你……你可不能坑我啊。」唐青乙此時也是反應過來,古家二女身上的穿著,自然也是沒有逃過他的眼睛。

前方半空,葉飛聞言,臉上不禁露出無奈之色。

只是不能等他開口,再其一旁的古川,目光隨之一凝。

「嗯?還要讓本族請你不成。」古川顯然也是個暴脾氣,此時聲音低沉了幾分。

前方唐青乙,頓時身形一顫,額頭不免冒起了冷汗。

「不,不敢,晚輩這就退去。」唐青乙連忙抬手,隨即抱拳道別,在轉頭看了一眼葉飛之後,便是不再多遠,轉身離去。

此時,古城長街,已然只剩下葉飛與古川二人,氣氛頓時變得有些緊張。

長街前,葉飛此時也是不知為何,心跳稍有加速,按理說一個界主巔峰武修,是絕對不可能,讓他產生這種感覺的。

眾人走後,二人均是沒有開口,場面顯得有些僵硬。

「小子,陪我走走吧。」古川臉上露出善意的笑容,隨之抬頭望向前方。

葉飛聞言,微微點頭。

說罷,二人身形,均是踏空而起,前方古川身形閃動,可見古城上空,有白茫忽閃而過,那速度之快,可謂不輸縮地成寸。

葉飛目光一凝,嘴角泛起淡笑,隨之體內的靈力凝聚,瞬間緊隨其後。

霎時間,二人已然離開了古城,前方城外,有山脈,平原,岩山凸立,在二人身下掠過,那速度之快,轉眼已是千里之外。

古川此時,幾乎是爆發出了全速,但再其身後,葉飛隨之跟隨。

「界主初期,居然擁有這樣的速度。」古川內心暗道,隨即閃身之下,體內的界主巔峰之力再度攀升了幾分,其速度更快。

時過半刻,後方葉飛,仍舊緊隨。

「呼,呼嘯!」

「……」

古族地界,一處山脈之巔,前方古川的身形終於停下,他緩緩轉頭,目光所致前方位置,葉飛的身形也是剛好出現。 神醫毒后:邪王獨寵狂妃 「不錯。」

「方才那一劍之力,可媲美半步帝境,這樣的戰力,確實配的上我的女兒。」古川臉上的笑容平和,眼中露出滿意之色。

葉飛聞言,此時禮貌抬手。

山脈之巔,此刻有寒風拂過,帶起陣陣呼嘯之聲。

古川轉過頭來,隨即再次開口道:「戰力不凡,但你畢竟是下界之修,想要得到我族的認可,單憑這點實力,還遠遠不夠。」

「小子,你也看到了,北地唐族,西南陸族,如今都聚集我古族地界,古域之內更是有西北周族的提親隊伍。」

關於如今古族的情況,古川此時也是直言不諱。

他身為一族之長,膝下只有三女,每一個對於古族而言,那都是至關重要,一旦聯姻成功,遠古仙界之內,古族傳承,將會屹立萬載。

山頂之上,葉飛聞言,眼中有微光忽閃。

「雷念劍。」

「冰融,魔骨!」

此刻多說無益,他體內的氣勢隨之爆發,三把真意之劍衝天而起。

「嘶!三把。」古川目光一震,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就算是他,修為達到界主巔峰,真意之劍也僅僅凝聚了一把,此刻三把意劍,足矣證明眼前之人,有大帝之資。

古川的目光微閃,此時神情稍有思索。

「這些還不夠,月兒與雪兒,你只能選一個,我古族雖然沒有帝境強者,但唐,周,陸三家,整體實力要遠遠超過帝境。」

「就算古某同意,古族祖爺怕也不會贊同此事。」

山巔之上,古川神情複雜,此刻直言開口道。

說到底,眼前之人再強,那也僅僅只是一人,相比起遠古仙界的古族世家而言,整體實力確實沒有可比性,在家族利益面前,古家之人不會這般輕易妥協。

前方不遠處,葉飛此刻並未多言。

「水浸,九彩符劍,金罡,木臨……」

下一刻,他體內的力量,隨之遠轉到了極致。

山頂天際,可見九道流光衝天,九把真意之劍陡現,此時衝天而起,恐怖的凌厲之勢,隨之橫掃天地,使得四周的空間都為之凝固。

「九,九把?」前方山頂,古川頓時瞪大了雙眼,一時間愣在了原地。

哪怕是仙界古族,盡萬年的傳承之下也不曾聽聞,一位界主初期武修,居然凝聚出九把真意之間,古籍沒有記載,若非親眼所言,讓人難以置信。

「葉某可夠資格?」前方葉飛目光沉靜,此刻低語道。

古川聞言,隨即微微點頭。

「此事,我會親自與祖爺商談,這段時間內,你且留在林國王都,月兒與雪兒那邊,交給本族便可。」古川此時,臉上露出果斷之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