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16 Views

小男孩立即醒悟趕緊死死捂住嘴巴,大大的圓眼睛亮晶晶的,乖巧萌人。都怪看見姐姐太興奮了,以後除了跟姐姐誰都不說話。對,就這麼辦!嗯……看見漂亮好人不算數。

Written by
banner

地上的女子看着兩個人奇怪的動作,迷惑,還沒等她再看一眼,對面的女煞星幽涼的眼眸就掃了過來。

“我走!我這就走!”女子非常識趣立即起身溜了。

“恩人!”

“君儀!”

這時候大家紛紛從排查室出來,朝這裏匯聚。

想起方纔親眼見證的又一個進化失敗者,陳君儀心頭沉重。異能者果然不容易出現,不知道遠方的弟弟是否能進化出異能,是否還安康?

------題外話------

預告即將出場的人物:

【絕千情】創造的人物【蘭瀟】

【迷人de月兒】創造的人物【楊月】

啦啦啦啦,撒花歡迎~! 變異豹和變異貓一樣要接受排查,因爲現在不僅僅人類成喪屍,動物也能成喪屍。大豹子懶洋洋舔舔爪子,抖動着長長的鬍鬚高傲睨這衆人。波斯貓則利落地跳進明夕懷抱。

兩隻生物招來了不少視線,特別是變異豹子。這麼大個頭光站着就是一種恐怖威懾!

“這小孩兒是誰?”賀梅瞪大眼盯着陳君儀懷裏的小傢伙,黑乎乎的看不出張相,奇怪的是她身上倒不像別人那麼臭烘烘。

看見呼啦啦來了這麼多人還有豹子有貓,小傢伙嚇得趕緊朝陳君儀懷裏鑽,溼漉漉的大眼驚慌。

陳君儀頗爲無語,這是誰家教出來的熊孩子,膽子太小了吧。哎,這麼點點兒,比她的混球弟弟還小一歲。若是末世沒有爆發小傢伙應該還正上初中,在父母的呵護下天真成長吧。

想到這裏,她心頭不禁泛起母愛。

拍拍小傢伙的背安慰他,陳君儀向衆人解釋:“他是我剛剛認識的,名字叫……呃。”她噎住了,小傢伙還沒有告訴她叫什麼名字!她現在才恍悟自己對他的身世一點也不瞭解,介紹也沒法介紹。

老臉尷尬,陳君儀乾咳幾聲:“具體的我也不怎麼了解,等他自己說吧——哦,他是個啞巴不會說話。”既然他想要掩蓋,她不妨幫幫他。

陳君儀對着喬康譯眨眨眼睛。

喬康譯對這個小兔崽子實在是一點好感都沒有。好好的一個大老爺們兒非得扮演成女的不說,還敢趁機吃豆腐。依他的經驗,一眼就看出小兔崽子是外來的人,也不知道怎麼混進來的。對面心儀的女孩兒偷偷朝他使眼色他不是沒看見,但是心裏就是不爽。

不過……

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她帥氣瀟灑,然而方纔可愛的眨眼又靈動俏皮,可不正戳中他的萌點!喜歡的姑娘果然怎麼看怎麼可愛,怎麼看怎麼好看。喬隊長心頭甜蜜蜜,傻呵呵笑得歡快,一點點小事也就不和小兔崽子計較。

別人沒有看見陳君儀的小動作,卻絕對逃不過有個人的眼睛。

明夕美和尚看着兩個人的互動,再看看朝她懷裏鑽的小朋友,完美精緻的眉頭皺起,師父,爲什麼徒兒現在想砍人?阿彌陀佛,罪過罪過。他趕緊默唸清心咒,然而心頭怪異陌生的感覺依舊揮之不去。

明夕絕美的臉皺巴成包子,自己莫非遇上了師父口中的心魔?阿彌陀佛。師父沒有教過他遇上這種情況該怎麼辦,看來他只能自己摸索。下定決心,美和尚在心中默默給自己制定小計劃。

檢查完畢過了電網,他們這纔算是真正進入小河村基地。

陳君儀他們對小河村基地一點都不熟悉,原本喬康譯是要留下來給他們介紹一番的,但是他帶領的第二大隊此次損失慘重,如此嚴重的情況他必須立即向上面彙報。

“你帶我們進來已經非常感謝了,去忙吧,剩下的我們自己能應付。”

“好。”喬康譯點點頭,還是不放心的囑咐:“記得來找我,我就在東區,只要說出我的名字就會有人帶你們去。”

比劃出ok的手勢,陳君儀等人目送他們離開。

……

喬康譯他們剛剛離開,早就虎視眈眈盯着一行人的人們頓時圍上來。

“美麗的小姐,只要一包餅乾我就能帶你們熟悉整個基地,只要一包餅乾!”

“好心的姐姐哥哥們,我對基地每一處位置和每一條制度都爛熟於心!只需要一塊麪包我就能做嚮導給你們講解!”

“要我吧!我從小就在小河村長大,這裏的東西我最熟悉!”

“要我要我!只要半個饅頭!只要半個饅頭就好了!”

一羣人有大有小,大的有二十多歲的青年,小的不過六七歲。無一例外全都是穿的破破爛爛,全身上下骯髒噁心,還散發着沖天臭味。他們努力爭搶的不過是個導遊的位置,爲的就是填飽肚子的一點點饅頭餅乾。

雖然基地明文禁止不允許外來者進入,但是還是有不少人偷渡。更何況基地的條例中並不包括強悍的異能者。

末世混久了,這些人眼尖着呢,一眼就看出一羣人是外來的,這纔有瞭如今一幕。末世後所有的工廠停止生產,莊稼沒有人種植就沒有收成。糧食來源成了一大困難。想從外面和上百萬喪屍搶糧食,除非異能者誰敢去?

更何況就連異能者都不一定吃得飽,低賤的普通人生存就更加艱難了。沒有工作,青年壯力又如何。一行人幾乎個個衣服完好無損甚至乾淨,還有強大的變異動物保護,一看就是強者。

他們在“乞丐”們眼中就是金餑餑,隨便刮都能刮下油水的金主!

這些人在末世之前或是公司精英,或是家中的小皇帝小公主,可如今,他們都是黑暗統治下卑微掙扎的螻蟻。

“阿彌陀佛……”明夕默唸經法,憐憫的望着他們。

------題外話------

宣佈一個好消息,《悍女》入v時間已經確定,2月9號,求首訂支持!當天首訂者會挑選幸運讀者發放獎勵,麼麼噠~【今天下午二更3000,補前幾天【蝶殤】榮升【舉人】時加更的3000!】

——

推薦好友文文,新書還望大家前去多多收藏支持~美男多多,歡迎跳坑~性質請看書名

《極品女帝之美男來襲》

冰冷的臉龐下掩蓋以往的腹黑和狠辣,鎮定平凡的外殼下埋藏曾經的囂張和狂妄。

——我只想平靜安穩的度過這一生,可爲何事不如願?

潛龍出淵嘯九天,覆手翻雲亂江山! 幾個人瘋狂爭搶死命朝陳君儀她們這邊湊,年幼的爭不過年長的,被青年人一腳踹翻在地上,頭顱“砰!”地撞上結實的地面。

兇猛的變異獸他們不是沒有看見,但是爲了搶奪食物根本顧不上。人們一個個急紅了眼,瘋狂的模樣駭人之極。一隻只乾瘦骷髏一樣的手掌拼命朝他們伸,瘦骨嶙峋的身體上頂着一個大大的腦袋,看上去就瘮人發麻。

偷渡進來的顯然不止陳君儀他們一夥兒,遇見這樣情況的也不止她們。不遠處被包圍的一隊人顯然也和她們一樣沒有見過這麼瘋狂的場面,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滾開!賤民!”女子尖厲的罵聲傳來,緊接着是鞭子猛烈的呼嘯,“啪!”狠狠抽打在一個五六歲小孩的臉上,巨大的力道將他整個瘦弱的身體掀到半空中,再重重落下。

人羣中有一瞬間的死寂,過道兩旁的人直勾勾盯着這裏。

小孩兒在地上翻滾嚎叫,瘦小的身軀像一隻瀕死的老鼠。長期飢餓風寒的摧殘使他早就脆弱的身軀枯瘦不成人樣子,一鞭子下來直接沒了氣息。

死人了。

女子露出厭惡的神色,高傲鄙夷地睨一眼衣着骯髒的衆人。包圍她在四周請求當嚮導的人們趕緊退避三舍敬畏又恐懼地看着她。

異能者。

她使用的不是鞭子,而是手掌上瞬間生成的枝條。這位大人是木系異能者。

沒有一個人敢吭聲。末世人命最低賤,死了就是死了,還節省了糧食和空間,上頭只怕巴不得多死幾個人。

這就是小河村基地的現實狀況。過了電網,入目全是一間間破布搭成的爛帳篷,密密麻麻望不到邊。帳篷沒有分界線,一件挨着一間。只不過中間留出了一條條空曠的路。

和最破爛污穢的貧民窟一樣,這麼多的帳篷裏擠了基地80%人口,剩下的20%要不就是強大的異能者,要不就是領導階層。

他們會住在這種豬狗不如的地方?笑話。

帳篷旁邊還有很多地毯,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東西,面黃肌瘦的地攤主對着來來往往的人吆喝着幾塊麪包換取什麼,一瓶礦泉水換取什麼之類的話。

此時,本該熱熱鬧鬧的街上因爲女子一個而變的寂靜無聲。

女子得意冷哼一聲,冷冷掃一眼地上的屍體,隨手指着一個較爲乾淨的男人:“就你了,帶我們去拿回武器,到異能註冊處去。”

男人抖了一下,趕緊點頭哈腰連連答應。

來到基地的異能者都要去異能者工會註冊,那裏的工作人員會按照異能類型和等級分發徽章和象徵基地人身份的身份卡。

看似巨大的動靜其實只發生短短兩分鐘。

等陳君儀她們注意到的時候女子一隊人正準備走。

“她居然隨意殺人?”賀梅張大嘴巴,雖說末世人命不值錢,可都是喪屍殺人。人殺人她實在難以接受!

“這種現象很常見,等會兒會有人收拾掉屍體。在基地條例規定中,異能者殺死平民不犯法。”冷淡的聲音傳來,是溫若筠。她靜靜看着地上的小孩兒,表情麻木。

“可是那是人命!”

“嗤,最不值錢的就是人命。”

小傢伙緊緊揪住陳君儀的衣襬,大大的眼睛害怕的盯着女子。人羣中最詫異的莫過於陳君儀了,因爲那個女人,她認識。

“程璐菲。”

當初同宿舍,捱了她一巴掌,後來在莊稼地那裏遇見過。沒想到她也在那次喪屍潮圍攻中活下來了,更沒有想到兩個人還會再見面。

真是孽緣。

這個女人,她陳君儀橫看豎看都看不順眼!

這時候,程璐菲也發現了她。她當即驚訝,瞪大眼睛,隨後濃濃的恨意流露,尖細的嗓子一如既往的刺耳:“喲,冤家路窄。我當時誰呢,原來是你啊。”

大街上靜的掉下一根針都能聽的清清楚楚,程璐菲嗓門又高,她這一聲可謂響徹整條大街。所有人立即把目光轉移到陳君儀身上。

眼尖地見兩個人不對盤,包圍在陳君儀她們身邊的“導遊”立即呼啦啦散開。殃及池魚的道理他們可都懂。那個女子下手如此狠辣,一會兒要是連累賠小命可就慘了。

至尊狂妻:全能馴獸師 正苦惱怎麼打發這幫人,沒想到程璐菲一來就退散了,倒是省了她的事。

“大姐,這醜不垃圾的三八是誰啊。”賀梅滿臉痞氣嫌棄不已。

溫若筠白了她一眼,溫聲細語柔柔到:“你怎麼能這麼說一個姑娘家,長的醜又不是人家的錯,大不了不要臉就行了。”

陳君儀懶洋洋掏掏耳朵,聽着兩個活寶黑臉白臉坑她。

“賤人!你說誰醜不垃圾!也不看看自己的化糞池臉,都好意思擺到大街上!”程璐菲沒開口,她身後一個女人倒是先氣勢沖沖大叫。

“嘖嘖嘖。”賀梅撇嘴:“看你激動的,以前只怕沒少被人這麼罵吧。我這個人有素質,罵不出什麼難聽的話,那些人都是怎麼形容你的?潑婦?婊子?*?”也不睜大眼睛看看姑奶奶是誰!跟姑奶奶吵架,黑死你!

“哈,你懂的這麼多,說的這麼溜,是不是被人罵多了?”

“是啊,全是瘋狗亂咬人,我學不會你這樣叫喚,好歹也得會一點別的。”

兩個人旁若無人當街對罵,陳露菲不但不制止還十分享受。這女人看來挺衷心,值得一用,口才不錯,陳君儀賤人那邊的人一點便宜都沒有佔到。

程璐菲現在身份不一樣了,她可是尊貴的異能者!巴結她、恨不得給她舔鞋的人排隊都能排的老遠,她當然不會當街罵罵咧咧。

這種小事以後就交給這女人辦了。她可是尊貴的異能者,哪能隨隨便便就出手,先讓人殺殺她們的威風,等會兒看她怎麼教訓陳君儀這該死的賤人!

她以前害怕她,現在可不怕!也該她程璐菲走運,進化出異能不說,還第一時間撿到了許多喪屍晶核並且全部吸收,現在的她可是一級強者!

捏死陳君儀這種普通人跟捏死螞蟻一樣。

她可不捨得一次就殺掉她,她要留着她好好折磨,就像……陰毒得意的目光轉移,身後被她盯住的瘦弱男人恐懼地劇烈顫抖起來。

陳君儀頗爲無奈,她不喜歡吵架,太浪費口水了。現在水源這麼珍貴,和這種人吵架豈不是很不划算?相比之下,她更喜歡打架!

“賀梅,少跟她廢話。吵這麼久夠揍好幾拳了!”目中無人的語氣聽得街道上的人臉龐抽搐。這纔是真狠,一句話殺傷力如此之強!

程璐菲知道陳君儀向來不要臉,沒想到一個月不見更加不要臉了。囂張?好啊,待會兒就讓她囂張不起來!

“陳君儀,我等着你向我求饒。”程璐菲高傲地揚起修長的脖頸,優美的像一隻白天鵝。

陳君儀真的很無語,就算她自己是個渣,可還有明夕豹子波斯貓呢,你當他們是擺設!變異豹可是真正的二級,相當於人類二級強者。目前人類最高等級也不過二級,它基本上是無敵狀態。

你說你這時候挑釁不是純屬找虐麼。

她握拳,指骨“咔吧”炸響,烈焰紅脣冷冷勾起:“以前我能當着所有人扇你一巴掌,現在我還能。”

飄柔,就是這麼自信。

“好啊,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骨頭硬還是我的鞭子硬!”陳露菲臉色驟然陰沉,掌心一甩三顆種子朝陳君儀砸去,落地瞬間抽枝發芽張成三米多高的細細藤蔓,上面一根根尖銳的倒刺看的人心驚膽顫。

吸血藤。殺傷力極強。

三根藤蔓同時操縱包圍陳君儀的所有退路。她的武器被繳,如今赤手空拳。程璐菲得意譏笑,她倒要看看這位曾經不可一世的囂張分子能堅持多久!

“放心,我不會殺你,我會讓可愛的藤蔓纏住你的每一寸肌膚,吸乾你的每一滴鮮血哈哈哈。”說着一條藤蔓帶着風聲朝她的脊背抽下來,陰涼的腥風撲面而來,也不知道這些藤蔓倒地吸了多少人血。

“神經病,又忘記吃藥了吧。”陳君儀懶散吆喝,360°飛速旋轉避開閃電般抽來的枝條。“啪!”枝條抽打在地面上,竟然崩碎了結實的水泥路面。第二、第三條藤蔓在同一時刻觸手一樣纏繞上她的兩隻胳膊。

藤蔓由程璐菲操縱,速度快得驚人。巨大的力道撲面甚至能清晰感受到猛烈的風刺激皮膚火辣的疼。

沒想到這個花瓶變得這麼厲害!陳君儀心中暗暗吃驚,當即也不跟她浪費時間,使出渾身招數應對。

“唰——”空氣中的風立即凝結出七八把無形的小刀,風刃陀螺一樣高速旋轉帶動強勁絞殺力朝着藤蔓划過去。另陳君儀驚訝的是自己鋒利的風刃居然沒有直接割斷藤蔓,看似只有一指頭寬粗細的藤蔓結實的不得了。

程璐菲和藤蔓心意相通,藤蔓收到的攻擊她當即感受到了。

“你、你居然也是異能者!”程璐菲不可置信地尖叫!怎麼可能?爲什麼會這樣!憑什麼!而且更加讓她無法忍受的是陳君儀也是強大的一級異能者!

她辛辛苦苦得來的,憑什麼這個賤女人隨隨便便就能拿到?

她不甘心!

------題外話------

推薦基友新文《異世逆天五小姐》

美男多多,性質和我滴一樣~歡迎跳坑收藏~

簡介:

她二十一世紀至尊殺手魅,因爲親姐妹的背叛而一朝魂穿至風辰大陸的夜家廢材五小姐的身上

你說你是二系天才,很了不起嗎?我可是全系外加靈武雙修

你說你會煉丹,不好意思,本小姐煉丹煉器都會,而且這些還只是我會的一小部分呢!

你說你背後勢力很不得了嗎?本小姐身後還有無數魔獸大軍做後盾呢!

男主一:他是魔獸至尊,卻只爲她一人而生

男主二他是器靈,卻只爲她一人而存在

男主三……

男主四……簡介無能 程璐菲癲瘋地尖叫,陳君儀才懶的跟她廢話,在她看來程璐菲還真是病的不輕!沒有能源絞刃她最拿手的《霹靂斬》就無法使出,等於說削掉了她一大段的實際力量。

而對面的程璐菲不同,她可是實打實用的全力!

陳君儀那張臉她只要一看見就忍不住嫉妒的發瘋,就是這個壞心腸的賤女人,要不是她自己當初就不會被迫轉宿舍,不會被女生們暗地裏嘲笑!

她是如此的冰清高潔,所有的人都圍着她轉,她是男生心中最完美的女神——可是這一切通通被陳君儀破壞了!就是因爲她的出現分走了原本屬於仰望她的目光!這樣惡毒又噁心的人根本就不配存活在世界上!骯髒的毒瘤去死吧!

尖銳呼嘯的藤蔓抽打,速度快到了極限,一秒鐘一下一秒鐘一下絲毫不給陳君儀休息的時間。看着她猴子似的上竄下跳好不滑稽程璐菲心中爽快到極點。就讓所有人好好看看她噁心的醜態。

“媽的,這女人瘋了!”陳君儀狠狠吐一口口水,不就是扇了她一巴掌嗎,有必要窮追不捨非得要她性命!再說當初扇她也是她活該,嘴巴犯賤不扇她扇誰。老虎不發威還真當老子慈善小維尼!

棕黑色的眸中兇光乍現,像一柄驚世鋒利的劍,光芒灼人。

精神力控制空中於藤蔓周旋的小風刃中消散,與此同時但聽得“轟隆”巨響狂肆系卷的龍捲風嘶吼着席地爆發,高高捲起的風力產生巨大的吸引力,彷彿咆哮的巨龍沖天之上。

四周的沙子灰塵悉數被席捲進來,頃刻之間原本一米多高直徑半米的龍捲風生生暴漲了一倍不止!龐然大物驚悚出現,四周的人嚇得尖叫不止。

攤位上的也被無情捲入其中,手錶、鋼刀、項鍊、手機、案板……在強勁的風力扭轉下瞬間化成齏粉。

距離最近的藤蔓自然首當其衝被捲進來,任是它們再堅韌也經不住風力高速旋轉的恐怖絞殺!龍捲風裏無數旋轉的東西此時變成了一個個利器,不斷切割着三根藤蔓。很快其中一根“啪”地段成兩截,另兩根奄奄一息。

“我的藤蔓!”程璐菲大叫一聲,恨恨盯着她:“你這個惡毒的賤女人,竟然弄斷我的藤蔓!我要你不得好死!”

這話說的陳君儀差點笑出來。感情我就該死,你用藤蔓抽我我就得受着,我反攻你那就是惡毒犯賤?

傻逼吧你!

想要老子死的人現在都已經下地獄了!多你一個不多!

操控龍捲風朝着程璐菲飛速移動過去,猛烈的風撲面,吹的程璐菲打理精緻的長頭髮瘋子般凌亂飛翔。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