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8, 2020
48 Views

只不過,她還是勉強的笑著:"葉小姐,你真的誤會了,我並不是那個意思,我也沒有把你們分手這件事,跟我牽扯在一起,我只是沒想到,你們分手了,時間還這麼尷尬,就在照片發出來之後,因為照片上的人是我,我才覺得,我有必要跟你解釋一下,我跟路總沒什麼,我們去參加酒會,路總送我回酒店,都是出於紳士風度,我必須為他解釋一下,我不想讓葉小姐誤會路總而已,葉小姐這樣生氣,倒是真的讓我惶恐呢!"

Written by
banner

葉一朵的眸子眯了眯,她很不客氣的說:"柳清清是吧,你來找我,路彥琛知道嗎?"

柳清清不大懂葉一朵的意思,她搖了搖頭:"他不知道,我之前也去找他道歉了,我只是覺得,這件事情給他造成了麻煩,解釋和道歉,都是必要的!"

葉一朵諷刺的笑了笑:"說實話,柳清清,之前我並不覺得你是小三,但是,這種找上門來,主動要求著要當小三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只不過,你既然都送上門來了,那我要是太客氣,豈不是對不起你這趟來,你說對不對?"

柳清清徹底維持不下去臉上的表情了,她難以置信的看著葉一朵:"葉小姐,我只是來跟你解釋的,你這般侮辱人,是想幹什麼?"

葉一朵冷笑著看向她:"你口口聲聲自己跟路彥琛沒關係,卻指明照片上的人是你,你必須道歉,我就問你道的哪門子歉,誰需要你的解釋,你這分明就是在說,我就在照片上,我跟路總的關係,我說是朋友,沒關係,你們信么?我告訴你,我本來還真相信,但是,現在被你這樣一說,我一點都不相信了,送上門來讓我打臉的,我這人向來是不會太客氣的,我也不會憐香惜玉,最後,柳清清,我希望你能記住這次的教訓,以後別主動上門當小三!"

葉一朵說完,毫不客氣的把手裡的奶茶對著柳清清的臉潑過去。

潑完她還覺得不解氣,直接把桌子推翻。

她用的力氣很大,柳清清連人帶著椅子,全都被推翻的桌子,壓在地上。

奶茶店裡,瞬間變得亂七八糟。

柳清清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她被葉一朵就弄成這副模樣。

說實話,她真的很想殺人,她是從暗夜組織出來的。

她的身手很好,這些年,除了在任務重受傷,她還從來沒有忍受過這樣的屈辱。

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本來是解釋的,要是傷了葉一朵,路彥琛也不會放過她。

所以,柳清清忍了。

她此刻,只能裝出一副無辜弱者的模樣。 許衛被費亦行強行帶走後,抱著胳膊在路燈下站到腿麻,實在是站不住了,就在他要過去時,他就望見,紀總滿面紅光,嘴角都是藏不住的笑,摟著太太緩緩走向這邊。

打了一個哈欠的費亦行,遞了眼那邊摟著木兮,走路低頭看路,不時提醒一兩句的紀澌鈞。

「我說,許衛啊,別怪費哥我不提醒你幾句,以後,你看到太太把紀總拉走,越是沒人的角落,你越不要跟過去,否則,你只會添亂的。」不止添亂,最重要的還是,會惹事,連累所有人。

「為什麼?」這是什麼原理?

「因為……」要不是,因為許衛是老薑的人,他犯得著那麼用心去教許衛?費亦行沖著許衛勾了勾手指讓許衛過來。

許衛剛過去,耳朵就被費亦行扯住。

「因為……」

原來是這樣,被口水嗆到的許衛一頓咳嗽,看來,是他人生見識太淺薄,難怪,費哥是費哥,這聲哥,不是白叫的。

摟著木兮的紀澌鈞,詢問木兮時,那語氣里都有壓制不住的愉悅和滿足,「老婆,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

靠在紀澌鈞懷裡的木兮,指尖輕輕在男人心房打轉,「在這裡吃嗎?不要了吧,萬一,你誤會人家跟誰呢。」

跟之前那個滿嘴醋意,罵費亦行是電燈泡的態度截然相反,握住木兮落在他心房的手,拉著她的手,貼回她肚子上,「老婆,我可不是紀優陽那種,年輕不懂事,動不動就亂吃醋的男人。」

經過這次,紀澌鈞就知道一件事,以後他家兮兮,要是主動來跟他解釋化解誤會,至少不能是那種地方,蚊蟲多,又隔牆有耳,還是回家,關上卧室門,慢慢談。

眨了眨眼,示意紀澌鈞過來。

等他湊過來以後,木兮的手從他掌心掙脫,手指輕輕挑了挑他的下顎,「鈞哥,我跟他說了,我這輩子,只會愛你一個。」

「那這一次,算他走運,下一回,再敢占我老婆便宜,殺無赦。」敢抱他老婆,碎屍萬段都不算輕,不過,看在他家兮兮,如此,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份上,這一次,就不跟梁帥計較了。

「嗯嗯。」他家鈞哥,就像一頭暴怒獅子,當然,要是哄定了,收了爪子,那是絕對溫柔的。「鈞哥,那咱們現在回家吃午飯吧。」

「回去遇上堵車,就過了飯點了,還是在這裡吃吧。」說著,紀澌鈞湊到木兮耳邊小聲接了句,「丫頭,剛剛時間太短,咱們還有些誤會沒解釋清楚,你看,等菜上齊之前,你是不是可以跟我再深入細講一些會讓我吃醋和誤會的真相?」

這可是她的殺手鐧,要是早早使完了,以後可就拿不住紀澌鈞了,快走到費亦行和許衛跟前的木兮,故意沖著附近嗅了嗅,「嗯,這味道,怎麼那麼酸?」

聽懂的費亦行,馬上附和一句,「太太,肯定是附近換上了一些味道令人不適的植物,我馬上讓人去換掉。」

「換?」費亦行怎麼說的那麼爽快,她知道費亦行有錢,該不會是,這座山海湖也是費亦行的吧?「費助理,這也是你的地方?」

「目前還不是。」

抬起頭的紀澌鈞又一次放慢走路的步伐配合木兮的速度,「丫頭,你要喜歡,我就讓費亦行把這裡買下來,這裡空氣不錯,待產最適合了。」

連山海湖都能買?

是紀澌鈞太自信,還是費亦行太闊氣?她家紀先生嘴裡總是蹦出一兩句,跟以前一樣霸道作風,不管看到什麼,她喜歡就一個字,買。

手上揪著紀澌鈞領帶的木兮,故意問了句對面的費亦行,「費助理,你什麼時候把沈氏也給買下來記得告訴我一聲。」

他家太太,這是借他說紀總呢。

費亦行一臉不好意思,因為,這實在是他能力範圍外的事情,「以目前的財力來看,沈氏,我還買不起。」

就在木兮故作可惜嘆氣時,耳邊湊上一道溫柔又低沉的嗓音,「我買給你。」

以為紀澌鈞只是哄哄自己的木兮,雙手合掌看著紀澌鈞,「老公,你真厲害。」

「丫頭,以後你看見喜歡的東西,就加進購物車,買單的事情,就交給我。」

是哦,都加進購物車,買單的事情就交給我,這個「我」,指的是紀總,還是他?

不用想,一定指的是他了。

他就算是砸鍋賣鐵,總資產再翻幾倍,也買不起沈氏啊。

為他家紀總的話,感到壓力山大的費亦行,用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費哥,你還好嗎?」怎麼看起來身體一下差了那麼多?

「你還是叫我,費助理吧。」這聲哥,他現在受不起了。

他還是頭一回瞧見費亦行如此緊張。

並未把買沈氏當真的許衛笑了笑繼續跟著前面的人走。

想起一件事的木兮,好奇問了句紀澌鈞,「老公,我剛剛接到赫總的電話,他說什麼,你幸福,他們全家幸福,還讓我讓你幸福,這是什麼意思?」

「他這個人很幽默,跟你開玩笑呢。」赫戰洺還真是閑的沒事幹,跑來關心他的幸福。

「是嗎,我還以為你跟他是親戚呢。」

「不是。」

提到親戚,木兮又想到了醫院的事情,也想到了小寶,想著小寶之前對紀澌鈞說過的話,一些根本沒有牽連的事情,逐漸串聯起來。

木兮抬頭看了眼紀澌鈞。

「怎麼了?」

「老公,你說過,阿陽他男女皆可談,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喜歡過誰,你知道?」當時她還開玩笑,說只要紀優陽幸福,她會祝福紀優陽。

小寶也不可能無端端就說讓費亦行嫁給紀優陽這種話,肯定是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兮兮,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樣,會把底線交到你手上。」紀優陽那傢伙,是絕對不可能的,他大哥,也不可能,梁帥,他不清楚,至於那個什麼祁任興,已經是過去式他不想再提。

紀澌鈞總是喜歡,一語雙關,「那你知道,他喜歡誰?」

「他私生活混亂,來往過的人,一百份表格都記錄不完。」低頭看了眼木兮的肚子,「女兒,這種健康報告都不可信的男人,可千萬別交往,長大以後,你要找一個跟爹地一樣可靠又優秀的男人。」

後面的費亦行聽到實在是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就紀總那脾氣,恐怕找個跟紀總一樣硬核的女婿只會火山撞火山,世界大爆發滅亡。

他看,只有找個軟柿子的女婿,任紀總和寶少爺捏,這場婚姻才會和諧。

不管將來,他家紀總的女婿是個怎麼樣的人,總之,他以後要是有兒子,絕對是不可能娶紀總女兒的,有這種脾氣的岳父和親家,他擔心,自己未來可憂。

就在紀澌鈞給女兒灌輸「正確觀念」時,木兮忍不住開始皺眉。

阿陽喜歡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阿陽出事了,那這個人應該會出現在醫院吧。

看來,她得找個機會給方秦打電話,問問紀優陽的心上人到底是誰,早一點知道這個人是誰,如果有需要的話,她也能幫忙照顧一下。

……

午宴開席時,簡語之沒有出場,簡言之雖然跟傅存坐在一塊,但是簡言之臉上的笑容相比起之前,更像是應付式。

剛開始不到十分鐘,簡言之就要離席。

「梁先生,不好意思,公司有事,我先離席了。」

「嗯。」

這飯剛吃了沒幾口,簡言之就要走?

以為簡言之是達到目的后,不想再留在這裡,以免他再找上簡言之,南老爺子端起桌上的酒杯一口悶干。

開席時,座位有變動,原本是跟梁帥一桌的南老爺子,被分到了次桌,臉色已經夠難看了,現在又看到簡言之走了在喝悶酒,南豐璇低聲說道,「爸,看來,你這盤棋下錯了。」

「你給我閉嘴!」本以為,今天這場宴席,他多少能得點好處,結果是,連主桌都沒資格坐,還被人冷落和嘲笑,都是簡言之這個忘恩負義,過河抽橋的傢伙害的他淪落到如此地步。

南豐璇看了眼離桌的簡言之,這宴席才剛開始沒多久,按理說,簡言之不該離開的,還有簡語之,怎麼也沒有出現,這太不符合常理了,這裡面,一定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簡言之退席的時候,幾乎跟傅存沒有任何的眼神交流,簡言之走後,梁帥也隨即放下筷子。

「你隱瞞了什麼事沒告訴我?」

開席前,他跟簡言之已經談的很清楚,按照赫戰洺給他寫的備註,把意思很明確告訴過簡言之,「南氏出現了財務危機,如果跟簡氏合作,必定會受牽連,所以,開席前,我已經跟另外一家公司簽訂了合作。」

「你為什麼事先不告訴我這件事?」他不反對這些,可,他在意的是,態度的問題。

「我也是臨時接到通知,我已經給了簡氏一些緩和時間,今天晚上十二點之前,至少這個項目的消息不會傳出去。」

「新簽約的公司是哪家?」從以前,他就不喜歡跟這些商人打交道,總以為,當自己位高權重那一刻,沒有什麼事情是他不能做的,可他卻忽略了一件事,不管是任何人,都需要遵守每個階層的規則,誰不遵守,都會出局。

「赫氏。」

「赫氏?」

「嗯。」

「簡言之的事情,你要處理好,我不想他影響到我。」

「我會看著的。」

以前,喜怒哀樂,都能表現在臉上的梁帥,此刻,坐在權利巔峰之上的他,卻連被人隱瞞在鼓裡,想生氣都不能表現出來。

不管任何時候,他都必須面帶笑容。

以為擁有權利是擁有自由,卻不知,權利也是一把枷鎖,將他限制其中。 雙流鄉,一時間炸開了鍋,當關悅周穎等人快速趕到之際,衛生院內有著一眾慘叫聲,亂鬨哄。

四女速度極快,都是大修士之境的高手,幾人趕到之際,派出所等人都還不曾趕到。

雖然還無法御空而行,但卻也擁有極速。

「人呢?」關悅沉聲,臉色難看,徐曉雯是她閨蜜,更是姐妹。

「朝那邊飛走了,他們太厲害了,根本攔不住!」一名醫護人員開口,臉色煞白。

哪怕是而今大量修士高手誕生,但對於普通人而言,依舊很遙遠。

親眼看到飛天遁地的廝殺,讓這些普通人心中駭然。

「追!」

一語畢,四道身影各自打出一個遁符,一個急速,直接追了出去。

看到四人的身影,衛生院眾人再度一震驚愕。

「關鄉長她們這麼強?」

十幾分鐘后,幾女足足追擊了數十里遠,最終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臉色沉了下來。

「追不上了,快告訴林楠,曉雯出事了!」周穎沉聲,突然間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讓人始料未及。

那三人畢竟是宗師境,她們幾人不過是大修士之境,追不上。

…………

與此同時,西南異境口,林楠一直在這裡坐鎮,防止再出現什麼變故,無戰事之際,林楠便盤坐在小別墅內修鍊,快速提升實力。

以前,林楠對於實力並不是太著急,但眼下他急了。

一連幾天,藉助一些珍貴靈丹,在外加一枚上品初果,總算是順利突破,達到尊者境!

宗師境到尊者境,看似相差一階,但實力卻相差極大,以前的林楠唯獨藉助小鍾,上品靈寶才能和四階妖獸廝殺。

但是而今,尊者境的林楠,實力暴漲,哪怕是沒有神秘小鍾,也能以長刀輕易斬殺四階異獸。

舒展了一番筋骨,林楠骨骼咔咔直響,體內真氣洶湧澎湃,更有陣陣腥臭味傳出。

大境界突破,使得林楠渾身再度淬鍊了一遍,肉身也在一眾靈丹妙藥下再度強上了一大籌。

「不錯,現在再進異境,估計那些畜生就沒那麼大好運氣了。」林楠自語。

強大的感覺,不錯!

自己強上一籌,異境的威脅也就更小上一些。

關鍵時刻,虛影守護無用,還是要靠自身。

自己強大,方才能更強大!

「正好,去一趟雷山。」

雷石的用處,眼下極大。

異境燈光,一些特殊現代化科技的運用,尤其是武器的運用,半自動化的巨型弓弩,威力巨大的雷石炸彈,這些都需要消耗雷石。

之前雖然去收穫了很多,但還不夠,消耗驚人,眼下三座異境之中,唯獨這西南異境發現雷山,其他之地暫未發現。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響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