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92 Views

但此刻沈嘉怡的話,像尖刀一般刺進了他心中最脆弱、敏感的地方!在這個他一直假裝紳士想得到,想上的女人面前,他再一次完敗給了秦侯。

Written by
banner

“賤人,我不殺你!”

“我要你親眼看着秦侯是怎麼像條狗一樣跪在我腳下求饒,我要當着他的面玩死你!”

洪文彬近乎瘋子般的一把將沈嘉怡摟在懷裏,埋在她的發間,濃烈呼吸間,咬牙切齒道。

“好啊,祝你美夢成真!”沈嘉怡很平靜的笑道。

“桀桀!”

洪文彬像瘋子一樣,在她的發間來回的磨蹭,眼中淚光閃爍,發出怪異的恨然低吼。

當秦羿捧他坐洪幫幫主那一刻,並要求把洪幫的標誌改爲雙龍標,強行加上秦幫印記時,洪文彬就暗暗發誓,總有一天,他會找回所有失去的自尊。

今晚是時候了,而這個愚蠢的女人居然還敢挑釁他。

一想到秦侯趴在她雪白的身子上肆意縱橫,而他洪文彬連一根頭髮絲都得不到,他就已經決定瘋狂到底了。

他在笑,沈嘉怡仰着雪白的脖子,任由他埋在發間,也在發出嘲諷的嬌笑。

她突然覺的這位高高在上的洪大少,其實就是活在秦侯陰影下的一隻可憐蟲罷了!

PS:一直以來很多書友都在向我吐槽主角幾近和尚,在情場缺乏“殺傷力”,好吧,從現在起,會陸續給主角解禁,情場得意,開始收美女們的果子了。今晚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賤人,給我好好坐着!”

洪文彬揪着沈嘉怡的頭髮,扔到了沙發上,然後雙手叉腰,看着天花板長長舒了一口氣,怒吼道:“今天誰也別想走,都給我留下來!”

大廳內,衆人震怖,有膽子大的試着往外闖,但卻被黑衣怪人給攔了回來。

“陳督,您是壽星,今兒大家都是衝着你的面子來的,這一來就殺人,還不讓走,您總得說句話吧。”

有德高望重的人,起身向陳國康進言。

“文彬,我是島督,這是我的晚會,你與秦侯的個人恩怨我不管,這局我也給你設了,但我絕不允許你傷害任何一個人。”

“我留下,你放了他們。”

陳國康板着臉,呵斥道。

“陳叔,對不住了,今兒這臉還真不能給你。”

“好好坐下來,哪也別去,等待着喪鐘響起吧。”

洪文彬嘿嘿一笑,撥開了陳國康,走到沙發上,摟着沈嘉怡的減半坐了下來,從懷裏摸出一根雪茄點了,雙目通紅,死死的盯着大門口。

“你……”陳國康第一反應是洪文彬瘋了!

這個瘋子到底想幹嘛?難道是要這裏所有的人給他陪葬嗎?

音樂輕揚,衆人卻是心涼如水,原本來這坐觀秦侯與洪文彬的大戰,不過是爲了湊個熱鬧,但現在洪文彬殺了人,又封住了所有的出口,連陳督說話都不好使了,這情況怎麼都覺的邪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洪文彬就這麼盯着門口,嘴角抽搐着猙獰的微笑!

五十個拜火教殺手,盤腿一字型在他的面前排坐着,陡然間,其中剛剛殺人的黑衣大漢,猛地站起了身來!

“霍山,怎麼了?”洪文彬渾身一激靈,冷冷問道。

“噓!”霍山比了個手勢。

大廳內死一般的寂靜。

但聽到一陣悶沉的鐘聲,從遠及近,傳了過來。

起初鐘聲低沉,若隱若現,待到後來,一浪高過一浪,愈發的激昂,震的衆人耳膜生疼!

那聲音並不刺耳,但一入耳,就有悲沉寒意直往心底滲,令人如覺死亡加身,心生絕望!

“他來了!”霍山雙耳一動,冷冷道。

話音剛落,但聽到砰的一聲,五十四層的天花板碎裂,現出了一個大窟窿!

一口黑色的大銅鐘,仿若九天而來,夾雜着嗡嗡轟鳴聲,泰山壓頂往洪文彬頭上扣去!

“瑪德,槓他!”洪文彬膽又驚又喜,張臂狂笑道。

“砰!”

霍山右拳赤色火焰大作,一拳砸在了大鐘上。

大鐘紋絲不動,反倒是霍山右臂發麻,這讓他驚詫不已,要知道他這一拳可是有十幾萬斤的氣力。

只是這麼一遲疑,大鐘已然壓了下來。

霍山作爲拜火教的頂級殺手,敢來誅殺秦侯,自然是有兩把刷子的,當即雙臂一彎,雙拳弓形自頭頂衝出,發出古老的波斯咒語!

嗡!

一道氣暈激盪開來!

大鐘被頂開了半尺有餘,藉着這機會,霍山一腳踢在沙發上,震開了洪文彬與沈嘉怡。

不過這並不是完全阻止喪鐘的攻勢!

鐘身一旋,如螺旋漿一般,高速旋轉,霎時平地生出一股旋風,卷的杯盞緊碎,不少女嘉賓的裙子都被帶飛了,一時間場面雜亂不堪,如末世來臨般,好不惶恐。

“助我!”

霍山大喝一聲!

同時,四十個九個拜火教弟子動了,同時爆喝四十九道火行氣勁匯聚成一道怪異的火符,覆蓋了大半個大廳!

這是拜火教的古武祕法,以修成火法,可滅蒼生!、

轟隆!

火符捲住大鐘,猛地爆裂開來,若非有這五十個拜火教殺手撐着,只怕碎片都能秒殺這滿室嘉賓。

鍾碎!

一道冷峻的身形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大門邊。

沒有人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進來的!他就像是來自地獄的死神,渾身散發着冰寒的殺氣,尤其是那雙沒有絲毫情感的眸子,彷彿滿堂生靈,在他眼中盡是枯木,隨手可折。

他只是往那一站,洪文彬與之相比,便自覺如跳樑小醜,不禁心生慚穢。

洪文彬不明白,爲什麼他準備如此充分了,曾幻想過無數次秦侯跪下來求他的畫面,但真到了對決的時候,仍會心生恐懼。

他不甘,也絕不會就這麼認輸!

今天這局,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世上再無秦侯。

“侯爺,咱們又見面了!”

洪文彬鬆開搭在沈嘉怡肩上的手,站起身來,強作鎮定的揚起下巴道。

“何必呢?“三字出口,秦羿負手緩行。

他每走一步,大廳的空氣就被抽空了一分,待他走到洪文彬近前時,衆人心頭就像是壓了一塊千斤巨石,連氣都喘不過來了。

“呵呵!”

“你殺我父親,亂我江山,上我喜歡的女人,你問我何必?”

“世人都敬你如神,好啊,我今日偏要把你這尊僞神拉下神壇!”

“咱們打個賭吧!”

洪文彬揹着手,隔着霍山等人,傲然道。

“賭什麼?”秦羿笑問。

“賭咱們誰能活着離開香島,賭注就是你我的命。”洪文彬道。

“洪少爺,我能否說一句話。”霍山開口道。

“嗯?”洪文彬皺眉出聲。

“這一局,你沒有勝算,現在認輸還來得及。”霍山清冷道。

從秦羿一出手,霍山就知道這位少年,修爲深不可測,除了拜火教教主,他從未見過如此可怕之人。

此前蒐集的資料上顯示的是秦羿血殺風雲榜上的絕世高手玄空、米國光明工會的基蘭等,拜火教結合諸多資料推測,秦羿的修爲大致爲巔峯大宗師,或者神煉初期,有一山半,極限爆發一百萬斤的氣力左右!

然而,此刻面對面過了一招,作爲世界頂級殺手組織,從不失手的霍山,認爲這根本是個錯誤,這位南方第一高手的實力只怕已經達到近驚人的兩百萬斤,至少也得是神煉中期武尊了。

霍山這話一出,四十九名拜火教弟子同時往他看了過來,但沒有一人出言反對,因爲他們對自己的頭領有着絕對的信任,沒有人會懷疑他的判斷。 “霍山,我花了一百個億的美金,不是請你到這來危言聳聽的。”洪文彬咆哮道。

“洪先生,不要用你有限的眼光去評判一位武尊,這是愚蠢的!”

“一百個億,我回去後,會如數返還,對不住了,我必須得對手下的弟兄負責,這一單我們不能接。”

霍山肅穆道。

他這次來,帶來了拜火教最精銳的殺手,歷來殺手組織的原則是,傷亡必須控制在百分之十以內。若秦羿是大宗師,他有把握不損一個弟兄,輕鬆武陣斬殺,便是初期神煉武尊,也可冒險一戰。

但用來對付一箇中期武尊,是遠遠超出預期的,這種蠢事,他不會幹!

“洪少,看起來你請來的這些神也不好使嘛!”沈嘉怡搖了搖頭,一臉的輕慢。

“就是,洪文彬就你這點本事,也敢與侯爺鬥,我看你是吃屎吃多了,迷糊了吧?”向少華等原本還站在洪文彬一派的人,紛紛話鋒一轉,衝洪文彬怒噴了起來。

一時間,嘲笑、責罵聲不絕於耳,這讓原本還得意洋洋的洪文彬,氣的面紅耳赤,雙拳緊握,指節都捏的發白了。

“霍山,你以爲認慫他就會放過你嗎?”

“姓秦的心狠手辣,從不留情,你要戰還有條生路,你想認輸,那就是一個死!”

洪文彬搖了搖頭,冷然笑道。

“侯爺,我拜火教無意冒犯您,更無意與您爲敵!”

“走!”

霍山一擺手,招呼手下的弟兄就走。

“慢着!”

“他說的對,當你們決定接受這個任務的時候,就應該知道,來了就再無退路。”

秦羿擡手攔住霍山,冷冷道。

“姓秦的,當真要廝殺?”霍山寒眸殺氣凜冽,肅然問道。

“廢話!”

秦羿動了,只見他身形一晃!

數道分身透體而出,不多不少正好五十道,迎向了每一個拜火教殺手。

“大陣!”

霍山大叫道。

每一個殺手都擁有宗師之力,一旦聚集神力無窮,然而秦羿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分身雖然不是殺手的對手,但卻能打亂他們的節奏,延緩成陣的速度!

而他的真身則藏於其中,如魔鬼般漂浮不定,所到之處無一擊之敵!

嗖嗖!

一時間大廳內人影漂浮,慘叫聲不絕,血流成溪,數十個宗師拼殺的威力,何其龐大,不少圍觀的人,當場被震的吐血而亡!

“瑪德,一百個億請了你們這羣廢物!”

“還好老子有最後一張王牌!”

“還愣着幹嘛,走啊!”

洪文彬暗罵了一句,一把拉住陳國康,在胳膊上一按,一隻機械手突了出來,一拳砸碎了牆壁,闖入了隔壁的房間。

他早已經在房間內安排好了逃生路線,待再一拳砸碎落地窗後,不多時一輛直升機飛了過來。

“陳叔,快走吧?”

“跟着我混,丟不了命的。”

洪文彬上了直升機,嘿嘿笑道。

待上了直升機,洪文彬拿出筆記本,打開快速的輸送着指令,然後瀟灑的一敲鍵盤,吐了口氣道:“成了!”

“什麼成了?”陳國康已經完全摸不清洪文彬的套路了。

“你真當我傻啊,憑這五十個白癡就敢挑戰秦侯?”

“我真正的底牌是這個!”

洪文彬把筆記本推了過來,那是一幅酒店的三體圖形,上面密密麻麻的佈滿了紅點。

“你,你這是……?”陳國康驚的雙眼瞪圓,不敢相信的大叫道。

“沒錯,整個維多利亞酒店都被我佈滿了炸彈,只要我一摁鍵!Bing!”

“什麼秦侯,什麼賤人,統統都得去見閻王爺了。”

洪文彬左右晃着腦袋,如神經質一般怪笑道。

“文彬,你瘋了,那裏面可是無數條人命啊,他們可都是奔着我去的,幾乎佔據了咱們香島三分之一的權貴!”

“爲了一個秦侯,你要製造驚天血案,值得嗎?”

陳國康此時後悔的腸子都青了,洪文彬根本就是個瘋子,而他很快就會成爲這個瘋子的犧牲品,成爲香島的恥辱,遺臭萬年。

“值得啊!”

“只要幹掉了秦侯,我洪文彬就全世界揚名了,至於那些什麼權貴,不就是人嗎?他們死了,家族自然會有人繼承的。”

“到時候我發動洪幫之力,保管助你打造一個更強盛的香島!”

洪文彬嘿嘿笑道。

沒錯,他爲了等這一天,早就憋瘋了。

一百億買這五十個呆瓜來當炮灰,雖然效果差了點,但也不算虧本。

春風十里有嬌蘭 唯一讓他稍覺遺憾的是,看不到秦侯跪在腳下求饒,沒法當着他的面,玩弄沈嘉怡那小賤貨了。

大廳激戰,那些警員帶着廳中的來客,奪門而逃。

然而,讓他們詫異的是,整棟大樓的電梯全部出現了故障!

從五十四樓走到一樓,人都得走廢了,今夜這裏註定要成爲他們的墳場。

大廳內,只有沈嘉怡、謝財神還站在牆角。

只要秦羿在,她就不會害怕,反倒像是欣賞風景一般,優雅的杵着下巴,看着那個神一般的男人,收拾了亂局。

大戰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伏屍遍地,瀰漫着濃郁的血腥味,從霍山決意不戰,未手結陣,就註定了拜火教殺手再也沒有了任何勝算。

“你不該來這的!”

“任何一個挑釁我的人,至今如此,無一例外,全都成爲了我的踏腳石!”

秦羿走到霍山面前,凝視他惶恐的瞳孔,森然冷笑道。

霍山乾嚥了一口唾沫,作爲世界頂級殺手,從來都是他取別人的命,但從未有現在這刻一般不安、恐懼!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