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86 Views

“謝謝你了林大哥”柳涵挽着我的胳膊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你說這話就客氣了,今天到你家白吃白喝的,我得謝謝你”我客氣的說道。

“你這說的是哪裏話啊,就是家常便飯而已”柳涵紅着臉說道。

“我爸媽和我爺爺怎麼樣”柳涵望着我問道。

“我看得出來你們這一家人都很好,而且很樸實很熱情”我對柳涵誇獎道,柳涵聽我這麼一說樂的嘴都合不上了。

“其實我爸媽還真不錯,就是我爺爺的性格有點怪,他這個人說話直要是有什麼地方說的不對你別放在心上”

“我今天跟你爺爺聊的很好,很合得來”我笑着說道,柳涵此時的臉都笑開了花。

當我回到茅山堂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柳涵打算晚上要請我吃飯最後被我謝絕了,這丫頭一個月也賺不了幾個錢,今天給我買衣服還有回家買東西花了不少錢,我哪好意思讓人家再請我吃飯。

我這屁股還沒做熱乎呢,王思琪就開着車來到了茅山堂。

“你來了”我望着王思琪說道,而王思琪卻沒有答覆我的話,她走到我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我從上到下被王思琪打量個遍。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的嗎?”我被王思琪看的有些發懵。

“沒事,就是感覺你平時那麼邋遢,今天忽然收拾這麼立正我有點不得勁”王思琪冷笑的對我說道,她說話的語氣讓我感到有些冷,然而我聽了王思琪的這番話居然無言以對。

“你跟我的祕書柳涵好像在處對象吧”王思琪翹着二郎腿冷冷的向我問道。

“胡說八道什麼,我們倆就是朋友關係”聽了王思琪的這句話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我可沒有胡說八道,你自己看吧”王思琪把她的手機遞給我說道,我接過王思琪的手機看到了我與柳涵頭碰頭的照片。

“咦,你怎麼會有這張照片”我看着王思琪手裏的相片好奇的問道。

“柳涵把這張相片發到了微信朋友圈裏,現在我們全公司的人都看見了,你說我怎麼會有”王思琪拉着個臉子沒好氣的對我說道。

“其實這也沒什麼啊,你能不能把這張相片弄到我的手機裏”我看着王思琪手機上我跟柳涵照的相片照的還挺好的。

“你自己跟柳涵要去”王思琪將她的手機從我的手裏搶了過去沒好氣的說道。

“王思琪,你今天好像有些不對啊,誰招惹你了”我不明白的問道。

“你行啊,林不凡,今天早上我看見柳涵從公司宿舍出來的時候也穿了你這一身衣服,你們倆這明顯穿的是情侶裝,你還說你們倆是朋友關係,我怎麼就這麼不相信啊”王思琪說這話時候有點酸酸的味道。

“這衣服是她給我買的”我指着身上穿的衣服說道。

“那我更能確定你們倆是處對象了,人家小姑娘一個月才賺三千,給你買套衣服就花一千,你說你們倆要是沒關係的話,人家小姑娘爲什麼會捨得花掉三分之一的工資給你買衣服”王思琪不依不饒的說道。

“這身衣服那麼貴”我向王思琪問道。

“對一個月薪三千的小姑娘來說,確實不便宜”

這個王思琪要是不說的話我還真不知道呢,我以爲這一身衣服頂多就三百二百的,沒想到這身衣服居然花了柳涵一千多。

“王思琪,你把這一千塊錢幫我轉交給柳涵吧”我從抽屜裏點了一千塊錢扔到了王思琪的面前。

在遺忘的時光裏重逢 “怎麼了,心疼你女朋友啦,想給你自己去給,我纔不幫你轉交呢”王思琪看都不看那桌子上的一千塊錢。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算了,還是我自己給她吧”我將王思琪面前的那一千塊錢又收了起來。

“那還是我幫你轉交給她吧”王思琪眼睛轉了一下將我手裏的那一千塊錢又要了過去。

“我怎麼發現你這個人今天很奇怪”我望着王思琪說道。

“我怎麼奇怪了”王思琪莫名其妙的問道。

“你今天說話的語氣有些尖酸刻薄,你王思琪平時也不這樣啊”王思琪聽我這麼說臉瞬間紅了起來,她心裏也默認了自己剛剛說話有些尖酸刻薄。

“晚上賞個臉,一起出去吃個飯吧”王思琪對我說道。

“不吃了,今天在柳涵家裏吃的太飽了,到現在都沒消化完”我摸着肚子說道。

“你去人家柳涵家幹嘛?”王思琪皺着眉頭看着我詢問道,她說這話的語氣依然帶着酸酸的味道,我也不明白這王思琪幹嘛對我的事這麼感興趣。

“柳涵家裏人逼柳涵回去相親,然後柳涵就讓我假裝她的男朋友陪她回家見父母,所以我就幫了她這個忙,今天陪她回家了,我這剛回來沒一會你就來了”我坦然的說道,因爲我覺得這不算是個什麼大事情。

“噢,原來是這樣的”王思琪此時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笑容,我不明白她笑個什麼。

“王思琪,我有件事一直想跟你說”我看着王思琪用她的頭髮擋着那半邊臉我就不舒服。

“什麼事,你說吧”

“就是關於你臉的問題”我沉聲的說道。

“我的臉是不是很醜,讓你看得有些噁心”王思琪直勾勾的看着我問道。

“神經病吧你,我林不凡看人從不看臉,我看心,即使這個人再醜她有一顆善良的心我就覺得她是美的,即使這個人再漂亮她有一副蛇蠍心腸,那麼這個人永遠都是醜的”我認真的對王思琪說道,王思琪聽了我的這句話感到很滿意。

“好了,你繼續說我臉的問題”

“之前我跟你說過我有個方子能洗去你臉上的青色印記,但是我不敢保證就能成功,也不能保證就能失敗,所以這件事還要看你的,如果你想試一下的話,我可以幫你”我望着王思琪的臉慎重的說道,我覺得這件事最主要的還要取決王思琪。

“你把你上次說的方子再跟我說一遍”王思琪冷靜的看着問道。

“我的方子用無根水加上鬼眼淚可以清洗掉你臉上的印記”我再一次對王思琪說道。

“什麼是鬼眼淚,什麼又是無根水”王思琪不解的問道。

“這鬼眼淚就是鬼流的眼淚,鬼眼淚是很稀少很稀少的東西,需要它的人花多錢都買不到,因爲鬼是不會流眼淚,正好我這裏有一顆鬼眼淚”我解釋道。

“既然鬼是不會流眼淚的,那你怎麼會有呢”王思琪還是不明白。

“我也是偶爾機遇下得到這顆鬼眼淚,你要是非讓我跟你解釋的話,我也解釋不明白”

“哦,那好吧,那什麼又是無根水呢”

“無根水泛指,雨水,露水….不接觸地面的水都被稱爲無根水,江,河,湖,海的水不屬於無根水”我又解釋道。

“哦”王思琪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能告訴我,你心裏怎麼想的嗎?”

“這件事還是容我再想想吧”王思琪沉聲的說道。

有哪個女人不愛美,王思琪做夢都想讓自己的臉恢復到正常人那樣,可是她現在有些猶豫,她怕如果失敗了讓她另一邊的臉也變成了青色的話,那她死的心都有了,所以她有些慎重。

“這件事你好好想想吧,等你想好了再來找我”我嘆了一口氣說道。

“王工長跟我說了,你這房子刮完大白再晾幾天就可以入住了,樓上的裝修風格你喜歡嗎?”王思琪岔開話題向我問道。

“其實你完全不用浪費那錢裝修,我這個人只要有個地方睡就行,我沒那麼挑剔”我如實的說道。

“我觀察了一下,以前的房東根本就沒有給樓上裝地熱,這天也快涼了,沒地熱根本就不行,再就是樓上的裝修風格我也不喜歡,所以我就把樓上重新裝一下,把地熱也給你按上,這樣冬天就不冷了”聽了王思琪的話我這心裏有些感動。

“王思琪,我還有件事不明白”

“你說吧,什麼事你不明白”

“你爲什麼要買這個破門市”我不解的問道。

“昂,我在你這住的那幾天覺得這門市還不錯,我就買下來了”王思琪無所謂的說道,這話也只有她能說出來,畢竟人家有的是錢。

“真是有錢任性”其實我還想說只有傻子纔買這個門市呢,最終我還是沒敢說。

“我餓了,你陪我去吃飯吧”王思琪微笑的對我說道。

“那好吧”我點頭答應,本來我以爲這個王思琪能請我吃頓大餐呢,可沒想到她居然帶着我去吃了一頓麻辣燙。

等晚上王思琪給我送到家的時候,我就開始忙着畫起了符咒,因爲明天是星期天,也是農曆八月十五,明天晚上開壇做法的陣符我都沒準備好呢,聽暮婉卿那話的意思就是我們四個要擺四個壇同時爲劉梅他們四個怨靈超度。

我心裏也在想着明天趁這個機會也把小陰靈給超度了,我也有一點好奇那就是小陰靈的身上根本就沒有怨氣,他也不是無本魂,爲什麼會兜留在人間,按理說他早就該被鬼差勾入地府投胎轉世了。我自己也做了一個打算,那就是等農曆十月初一的時候把小陰靈一併送入地府讓他跟着劉梅他們一起投胎轉世。

自從陰靈小宇來到了茅山堂他給劉梅還有劉倩帶來了很多歡樂,反而是二彪跟峯哥卻感到越來越鬱悶了,地主鬥不了,麻將也打不成。

“不行,我得想辦法給這個小兔崽子給弄走”峯哥是越看小宇越不順眼。

“峯哥,還是算了吧,這小傢伙可是林道長帶回來的,拋卻這個不說,你要敢給這個小傢伙弄走的話,劉梅姐能殺了你”峯哥聽二彪這麼一說,身子不由的打了個激靈,提起劉梅,峯哥還是非常忌憚的。

“忍忍吧,再有一個半月我們就投胎了,下輩子爭取投個好人家”二彪感嘆的說道。

“咱哥倆認識多少年了”峯哥要是感嘆的說道。

“從我死了到現在,已經將近二十年了”二彪說道。

“是啊,喝了孟婆湯以後,我們來世即使見面也不會再認識了”峯哥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傷感,二彪沒有說話只是哽咽的點了點頭。

雖然這個峯哥沒事老愛欺負二彪,但是二彪也知道如果別的陰靈敢欺負他的話,這峯哥肯定會奮不顧身的第一個衝上去。

“我希望下輩子,咱們倆還做兄弟”二彪望着峯哥說道。

“靠,下輩子我纔不跟你這個胖子做兄弟呢,你可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峯哥說完這話就把頭轉了過去,他不敢看二彪,因爲他怕自己會哭出來。 我乃大後期 二彪沒有因爲峯哥這麼說而生氣,畢竟他們倆認識將近二十年了,峯哥心裏是怎麼想的他最清楚,有些話不一定非要說出來。

現在桃木劍還有最後一道工序沒有完成,那就是刻劍柄,這最後一道工序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如果刻成普通桃木劍的劍柄那就沒有意義了,所以這幾天我一直在想這個劍柄該怎麼刻。想了一會我還是沒有頭緒,我覺得這個問題還是應該向暮婉卿請教一下,畢竟暮婉卿懂的比我多。

中秋節是中國傳統的節日,又被稱爲團圓節,在中國來說,這個節日僅次於春節,以前中秋都是我跟師傅一起過,自從師傅走了這二十多年一直都是我自己一個人過,每次過春節還有中秋看到別人闔家團圓我這心裏就有些傷感,當然我也習慣了。

早上三哥打了個電話給我讓我晚上去他媽家過節,最後被我婉言拒絕了,今天是個闔家團圓的日子,即使我跟三哥的關係再好,我也是個外人,我不想麻煩人家三哥。再一個就是看着人家闔家團圓,我這心裏也不舒服,還不如我自己一個人在家過呢。今天茅山堂格外的冷清,不僅僅是茅山堂,就連路邊都沒有幾個行人,估計大家都窩在家裏過節。

“林哥”“柏兄弟”就在我一個人坐在茅山堂鬱悶的時候,柏皓騰,王鶴瞳還有暮婉卿他們三個回來了。

“你們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我還以爲你們晚上纔來我這呢”我驚訝的問道。

“我們昨天晚上就趕回來了,柏師兄說今天是八月十五,我們四個一起過中秋節”王鶴瞳高興的說道,聽了王鶴瞳的話我這心裏很是感動。

“大師姐提議,中午咱們包餃子吃,怎麼樣”柏皓騰笑着說道。

“咱們幾個還是出去吃吧,我這裏什麼都沒有”樓上的廚房早就被裝修隊給砸了,新廚房的廚具也都沒買。

“沒事,東西一早我們就買好了,就連鍋和電磁爐我們都買了”柏皓騰拎起手裏的東西給我看。

重生之腹黑嫡女不想嫁 “這頓餃子的費用還真不少啊”我望着柏皓騰左手裏的電磁爐說道。

“你懂什麼,自己包的餃子吃起來才溫馨,這纔有家的感覺”柏皓騰笑道,柏皓騰的這番話我們大家都很認同。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可惜的是我不會包餃子”我尷尬的說道。

“沒事,我大師姐會,誰要是娶了我大師姐的話,那他這輩子就偷着樂吧”王鶴瞳口無遮攔的說道。

“鶴瞳,你別在那胡說八道,快過來幫忙包餃子”暮婉卿沒好氣的對王鶴瞳說道。

“大師姐,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會包餃子”王鶴瞳一臉爲難的說道。

“不會你可以學,趕緊過來”王鶴瞳拉着個臉子走到暮婉卿面前坐了下來開始學包餃子。

柏皓騰買的餃子皮還有餡子都是現成的,暮婉卿還有王鶴瞳他們倆包就行了,我跟柏皓騰則是坐在一起喝着茶閒聊着,王鶴瞳一臉嫉妒的看着我跟柏皓騰不用包餃子。

“暮道友,我有個問題想請教你”我走到暮婉卿的身邊說道。

“說吧,什麼事”暮婉卿說這話的時候也不看我,就在那忙着包餃子。

“我刻了一把桃木劍,劍刃早就刻好了,現在只有劍柄還沒有刻完,你能不能給我出出主意怎麼刻這劍柄?”

“該怎麼刻,你就怎麼刻唄,不過是把桃木劍而已”暮婉卿根本就沒當回事。

“大師姐你還是應該看一看林兄弟的那根桃木”柏皓騰在旁邊插了一句說道。

“有什麼不同嗎?”暮婉卿一聽柏皓騰這麼說,她有點感興趣。

“我拿給你看看吧”我從茶機下面把我的那把沒刻完的桃木劍拿出來遞到了暮婉卿的面前。暮婉卿抓了一塊毛巾將自己的手擦乾淨然後接過我手裏的桃木劍打量了起來。

“這桃木你是在哪弄來的”暮婉卿盯着手裏的桃木劍向我問道。

“這是一個老漢一千塊錢賣給我的”我如實的說道。

“這截桃木乃是整顆桃樹的精華之木,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顆桃叔已經成精了,只可惜它最終還是沒有逃過天劫”暮婉卿惋惜的說道。

“確實是這樣的”我點着頭說道。

“你這截桃木很不一般,它不但含有桃木自身的靈性,這裏面還蘊含着強大的天劫能量,這可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好木頭,如果這把桃木劍被刻成,它完全可以削鐵如泥,報個價錢吧,多錢你能賣”暮婉卿對這截桃木有些愛不釋手,畢竟這是難得一見的寶物。

“不好意思,我不賣”我搖着頭說道。

“聽柏皓騰說,你開這個茅山堂是爲了賺錢吃飯,這樣吧,你這個未完成的桃木劍轉給我,我給你五百萬,現在就可以轉給你”暮婉卿這一張嘴就是五百萬,我沒想到這道教協會的人還真是有錢。

“對不起暮道友,我覺得它跟我有緣,所以我不賣”我仍然是搖着頭說道

“那好吧,看來它與我無緣”暮婉卿依依不捨的將那截桃木又遞給了我。

“我建議你,將劍柄的兩側刻上聚靈陣,讓這把桃木劍自己吸收靈氣,沒準將來會成爲一把靈器呢”暮婉卿說完這話後又開始包起了餃子。

“暮道友,對於陣法我沒多少研究,也不懂你說的那個聚靈陣,這個劍柄你來幫我刻吧”我不好意思的對暮婉卿說道。

“這個倒是沒問題,但是我怕把這桃木劍給你刻壞了”暮婉卿擔憂的說道。

“沒事,刻壞了也跟你無關”

“那成,下午的時候我試試吧”暮婉卿點頭答應。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白刻的,這顆桃木還剩一小截木頭,你要喜歡的話就給你了”我將一截一尺半長的桃木拿出來放在茶機上。

“這個真的可以給我?”暮婉卿望着茶機上的那半截桃木向我問道。

“恩,你要喜歡的話,你就拿去”我點點頭說道,本來我想用這截桃木刻幾個令牌來着,我最後想想還是算了,暮婉卿幫我刻劍柄,我把這半截桃木給她就算兩清互不相欠了。

“謝謝了”暮婉卿沒想到我這個人居然這麼大方,她確實也很想要那半截桃木。

“林不凡,我來請你吃飯了”就在我們煮餃子的時候王思琪推開門走了進來,當她看見屋子裏這麼多人的時候她愣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沒想這裏這麼多人,你們繼續,我就不打擾了”王思琪落寞的說道。

“別走啊,在這一起吃吧”我站起來招呼着王思琪。

“這怎麼好意思呢,你們吃吧,我自己找個地方吃點就行”王思琪說完這話就要往外走。

“反正你也是自己,就在這一起吃吧,這都不是外人”我拉住王思琪的胳膊說道。

“來到這就是緣分,一起吃餃子吧”柏皓騰也一同招呼着王思琪。

“大師姐,這個女人就是林哥的小相好”王鶴瞳低聲的對暮婉卿說道,她說的這句話也只有她們兩個能聽見。

“別胡說八道亂嚼舌頭”暮婉卿嘴上是這麼說,但是她的眼睛不由的多瞄了王思琪幾眼。

“那好吧,那我就留在這裏吃飯吧,我先出去打個電話”王思琪說完這話就走了出去,過了五分鐘左右王思琪從外面走了進來。

由於電磁爐比較小,所以煮五個人的餃子還是很費時間的,但是這些都不需要我跟柏皓騰,全部都由王鶴瞳還有暮婉卿搞定,這家裏過日子還得靠女人。

“需要我幫忙嗎?”王思琪也不好意思就在沙發上坐着,她走到暮婉卿的身邊問道。

“不用,我跟鶴瞳就可以了,你們在那坐着等着吃就行”暮婉卿客氣的對王思琪說道。

當王思琪看到暮婉卿那張臉的時候她徹底驚呆了,暮婉卿在她的眼睛裏就如同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她沒想到一個女人可以美到這個程度。

“你好漂亮”王思琪情不自禁的對暮婉卿說道。

“謝謝你的誇獎”暮婉卿一臉微笑的對王思琪說道,看到暮婉卿的微笑我跟柏皓騰都愣住了,別說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暮婉卿的笑,這也是柏皓騰第一次看到暮婉卿的笑。

“好了,已經完事了,咱們可以吃餃子了”王鶴瞳拍着手高興的說道。

“再等五分鐘吧,我讓人送了點東西過來”王思琪看了一下手錶對我們說道。

“我都餓了”王鶴瞳看着茶几上冒着熱氣的餃子流着口水說道。

“那就再等五分鐘吧”我點着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王思琪想要幹嘛!

過了五分鐘左右外面來了一輛麪包車,車上下來了六個人,每個人的手裏都端着兩個盤子,當十二道菜放到我們面前的時候,我們大家都是眼前一亮。

“好了,可以吃飯了”王思琪說完就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原來剛剛王思琪出去打電話是給我們叫餐。

“太棒了”王鶴瞳看着滿桌的山猛海鮮眼珠子都快飛出來。

王思琪這樣做我一點也沒覺得驚訝,因爲她這個人就是這樣的,她寧可別人負她,她也不會去負別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