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7, 2020
46 Views

布思雯跟著司徒容清上了一輛通體黑色的越野車,兩人坐定。

Written by
banner

畫面停止,系統屏幕出現,這次不是選項,而是任務卡。

任務卡上顯示,蒼龍疑團

請玩家到達千冢基地,從蒼龍殘骸之中找到疑團線索作為開啟劇情的鑰匙,友情提示,此任務不通過者無法進行後面的遊戲,為保證您的遊戲進度請做好存檔準備。

布思雯召喚出存檔系統,將蒼龍疑團存到一張時間卡后,便關閉子系統。

系統屏幕消失,布思雯陷入沉思,待會她就要學習福爾摩斯尋找案件線索了,不知道這個線索好不好找啊!

半晚時分,布思雯跟司徒容清來到千冢基地。

下車后,布思雯就被眼前偌大的基地正門驚艷到。

司徒榮清走到布思雯旁邊,見布思雯一臉的驚訝,便疑惑問道,「博士,您又不是第一次來這裡,有什麼好驚訝的?」

「咳咳。」布思雯咳了兩聲,繼而換上嚴肅認真的表情,「我這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好幾天沒來這裡了,心裡有點激動。」

司徒容清半信半疑地點頭。

布思雯躲開司徒容清審視的目光,抬步朝正門口走去。

門口站崗的士兵看到布思雯,連忙下了崗位,朝布思雯走來。

布思雯停下腳步跟走來的士兵對視,那士兵對布思雯行了個軍禮后,才開口,「博士,您不是在總部醫院嗎?」

布思雯負手,輕咳一聲,「很簡單啊,我出院了。」

士兵咧嘴憨笑,知道自己問了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故而不好意思地撓了下頭。

「我要去看蒼龍。」布思雯說明來意。

士兵站直身子,抬頭挺胸,「是!博士跟我來。」

布思雯點頭,跟著士兵走在司徒容清的前頭,司徒容清儒雅的臉龐陰沉下去,清澈的眸子逐漸被黑雲積壓。

布思雯來到倉庫后,入眼便看到一對殘骸零件,她不由得加快腳步,撩起安全線走到殘骸前方蹲下。

負責研究蒼龍號殘骸的工作人員在看到布思雯后紛紛圍到布思雯身後。

其中一個穿著白色藍邊工作服的男人走到布思雯身旁,對她說,「博士,關於蒼龍號殘骸的數據分析我們已經記錄在卡爾文中,您要看看嗎?」

「我會看,不過不是現在。」布思雯轉身看向身邊頭髮斑白的男人,對他禮貌性地點頭問好。

這個男人大約五十多歲左右,是來自俄羅斯的光學博士,莫喬西,蒼龍號的動力系統就是他跟宮清秋一起發明的。

布思雯繞著這對殘骸緩慢地走了一圈,目光一寸一寸地掃視著地上的零件。 線索鑰匙到底在哪裡?

布斯雯仔細地看著每一片碎片,回憶中,她跟長野奈子是在一團白霧中被斯坦爾星人抓去的,那麼這些碎片上應該會留下外星人的痕迹。

布斯雯轉身看向跟在她身後的莫喬西,「請問,你們分析碎片時有沒有發現什麼物質成分?比如說…可以致人暈厥的物質?」

喬莫西想了一下,斑白的眉頭挑了一下,「我想起來了,物質中心的迪科主任昨天發來分析報告,說蒼龍號碎片表面覆蓋了一層薄薄的乙醚。」

布斯雯扶著下巴,乙醚是可以致人暈厥的化學物質,白霧中應該混進了乙醚,她跟奈子聞了之後才暈倒的。

外星人也知道乙醚這種東西?

難道這個遊戲世界里的外星人跟人類有相同的科學文明?

布斯雯眉頭輕蹙,「斯坦爾星人也會用人類的化學物質?」

莫喬西並不知道答案,只是低頭沉默陷入沉思。

司徒容清走到布斯雯身旁,從地上撿起一塊碎片指尖輕輕摩挲了一下后,就把這碎片擱到陽光下看了起來。

布斯雯順著司徒容清的目光看去,眉頭越皺越緊,兩人看了許久,布斯雯才注意到那完美無瑕的碎片上居然生出了一個點!

布斯雯奪下司徒容清手上的碎片,順手把喬莫西手上的放大鏡拿到手上,將碎片上的黑點放大。

「容清,你覺得這是什麼?」布斯雯詢問司徒容清,她看得很清楚,那個黑點本來是沒有的,後來在陽光的照射下才慢慢顯出來的,真是太詭異了。

司徒容清、莫喬西兩人圍上來看著布斯雯手上的碎片,莫喬西驚嘆地指著那個黑點,「分析碎片的時侯都沒發現碎片還能生出小黑點。」

司徒容清拿過碎片,看著碎片上的黑點還在不斷擴大,心中生出不好的預感。

忽然,司徒容清將碎片扔向殘骸之中,大聲叫喊,「全體撤退,全體撤退!」

聲音一落,整個倉庫的人紛紛有序地朝著大門口撤退,司徒容清攬過布斯雯的肩膀跟上撤退大軍。

不行,她還沒有找到線索鑰匙!布斯雯掙開司徒容清的手,朝著殘骸跑去。

司徒容清抬手吶喊,「清秋,不要過去!殘骸要爆炸了!」

布斯雯瞪大眼睛停在殘骸前一步之遠,親眼看著殘骸中央升起光圈,整個倉庫開始劇烈震動。

「啊!」布斯雯身子不穩跌坐在地上,她眼神一凝,反正都走到這一步了,不帶點什麼東西回去那她還找個屁線索!

思及至此,布斯雯快速爬向殘骸,伸手抓過一小片碎片,就在這一刻…

轟隆隆!嘣!

眼前的碎片被炸開,布斯雯整個人被震飛好遠,蒼龍號殘骸碎片帶著火焰四處亂飛。

布斯雯僅僅捏著手中的碎片,全身動彈不得,大腦一陣空白,閉眼暈了過去。

哐當!哐當!

快穿任務之系統你有毒 碎片撞到倉庫中的儀器,將整個倉庫瞬間點燃,火海之中只剩下布斯雯一個人。

逃出倉庫的人圍在一處仰頭看著陷入火海的倉庫,臉上儘是恐慌擔憂。

司徒容清在原地走了好幾步,終於按捺不住心中的焦急,朝著火海衝過去,他不能讓宮清秋死!

莫喬西見此,連忙跑過去攔住司徒容清,「司徒博士,不能進去,太危險了!」

司徒容清使勁掙扎著,「清秋還在裡面,我要去救她!別攔我!」

莫喬西壓不住司徒容清,便朝幾個年輕的工作人員使了個眼色,那幾個工作人員立馬上前架住司徒容清。

「放開我!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放開我!」司徒容清雙目眥裂,滿臉怒色。

就在眾人陷入絕望之際,三艘戰鬥機凌空飛來,其中一隻戰鬥機降落在寬闊的廣場上,另外兩隻戰鬥機往下撒著白色的粉末,聯合地下的滅火人員一起治理著火海。

嘣!

一塊巨大的碎片從倉庫爆出,司徒容清奮力大喊一聲,「清秋!」

剛下戰鬥機的男人聽到聲音,俊美無暇的臉上一下子被恐懼籠罩,他來不及取下安全帽就朝著火海奔去。

「長野指揮!」眾人對著那個沖向火海的人齊齊喊了一聲。

倉庫中,布斯雯依舊躺屍在地上,周圍的火舌正慢慢朝著她侵襲而來。

嘭!哐!一個鐵塊朝著布斯雯飛來,剛跑進倉庫的男人見此,連忙縱身一跳,抱過布斯雯翻身一滾,躲開了鐵塊。

「清秋!堅持住!」

長野奇打橫抱起布斯雯就朝倉庫外奔去,眼看就要出了倉庫,身後一根鐵棍朝著長野奇狠狠射來。

長野奇聽到身後的聲音,咬牙往前沖,他只能往前沖,停下來兩個人都得死!

噗嗤!

哪根鐵棍直直插進長野奇的右肩,長野奇嘶吼一聲,帶著哪根棍子跑出了倉庫,最後同昏迷不醒的布斯雯一起昏倒在地上。

莫喬西連忙帶著四個人過去將長野奇、布斯雯抬起來送往醫院。

昏睡之時,布斯雯潛意識裡只知道要好好抓住手裡的碎片,其他的都可以拋之腦後。

………………………………

「怎麼回事?宮清秋怎麼會出現在千冢基地?」

一個身穿淡藍色軍服的中年男人站在布斯雯的病房外壓低聲音質問著真田由紀。

真田由紀低著頭,唯唯諾諾道,「疾剛總監,我我不知道啊,宮博士醒來后我讓她好好休息后就去找威廉主任報告博士的身體狀況了,後來的事我都不知道。」

疾剛信嘆了一口氣,走到門前隔著玻璃看向裡面昏睡的布斯雯。

真田由紀小心翼翼地看了疾剛信那綳得極為嚴肅瘮人的臉,抖著手將手中的碎片遞到疾剛信的面前,「疾剛總監,這是宮博士手裡攥著的東西。」

疾剛信鬆開緊皺的眉頭,拾起碎片,拿到眼前仔細看了一下,既然是宮清秋冒著生命危險守護的東西,那一定很重要。

「你好好照顧宮博士,我先回空中基地。」疾剛信下了命令后,錯開真田由紀的肩膀大步沿著走廊離開。

真田由紀鬆了口氣,靠在牆邊拍拍胸口,疾剛總監還真是如傳聞那般,是個十分凶的大叔!

三天後,布斯雯終於醒了,她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手中的碎片。

嗯?碎片呢?布斯雯掀開被子,四處尋找著碎片。

簌簌…白光一閃,系統屏幕出現。

屏幕上僅現出一行字,「恭喜玩家已經尋找到線索鑰匙。」

線索鑰匙,難道就是那個碎片!

布斯雯心中一喜,連忙打開銀之戒存了一次檔。

系統屏幕僅出現半分鐘,隨後便消失… 不過…她手中的碎片去哪了?

布斯雯左右顧望了一下,還是找不到那個碎片。

不會是掉到床底了吧?布斯雯想著便掀開被子想要下床,這時真田由紀正好從外面進來,見布斯雯想要下床,連忙跑過來阻止她,「宮博士,你身上的傷還沒好不能下床。」

布斯雯縮回病床,有些愧疚地看著真田由紀,不知道她逃跑的事有沒有給這個可愛的小妹子惹來麻煩。

「那個…由紀,我趁你不在擅自逃出醫院,真不好意思。」布斯雯有禮地向真田由紀道歉。

不要覺得布斯雯變淑女了,這完全是因為她不想給自己樹立一個敵人才撇下她尊貴無匹的臉面去跟人家道歉。

真田由紀微微一愣后,才對布斯雯天天一笑,「沒事的博士,只要博士沒出事就好。」

嘶……布斯雯默默鄙視了一下自己,這好像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對了,你們有沒有看到我手裡攥著的碎片?」布斯雯問。

真田由紀「啊」了一聲后,才說,「疾剛總監把它帶回空中基地了。」

疾剛總監?疾剛信?布斯雯腦海中自動浮現出一個面色嚴峻五官稜角分明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

疾剛信,日本人,是個嚴明盡職的上司,官職跟宮清秋一樣大,只不過一個是防衛軍核心軍團WGS的總監,一個是防衛軍科技研發中心的總監。

「那就好。」布斯雯放下心來,憑她的感覺,這個疾剛信是個可以信賴的人。

真田由紀替布斯雯捏了一下被角后,溫柔地對她說,「宮博士,您就在這裡好好休息,我去跟威廉主任報告去了。」

說完,真田由紀正要走,布斯雯出聲叫住,「對了,這次爆炸給千冢基地造成的損失大嗎?」

真田由紀想了一下,然後道,「千冢基地的智能工作機器人、控制主機、以及正在改造的白雪號跟卧龍潛艇等等都被炸毀了。」

「這麼慘重?」布斯雯抬起一隻拳頭輕輕咬住。

真田由紀嘆了一口氣,「可不是嗎?」

布斯雯垂下眼帘,仔細回憶著爆炸之前的事。

她記得司徒容清撿起一塊有黑點的碎片,那碎片置於陽光之下后裡面的黑點才擴大,之後司徒容清就將它扔到碎片堆里,大喊著「爆炸,快跑。」

布斯雯眯起杏眸,這個司徒容清怎麼會剛好看到碎片之中的玄機…

「宮博士不用擔心,只需要七天時間,總部就能把千冢基地還原完畢。」真田由紀以為布斯雯很傷心,便出聲安撫。

布斯雯柳眉微挑,想到一個東西,「對了,卡爾文有沒有受到影響?」

她記得卡爾文主機是千冢基地的核心計算機裝置,裡面存儲了基地所有的資料數據以及操控系統。

真田由紀微微搖頭,「爆炸發生后,WGS的三名隊員就趕來參與救火了,火勢並沒有蔓延到卡爾文主機那邊。真是上帝保佑!」

「那就好。」布斯雯鬆了一口氣,卡爾文主機中還存著碎片分析數據,是不能出事的。

真田由紀見布斯雯沒話問了,在囑咐她一句讓她千萬別再逃出醫院后就離開了病房。

布斯雯躺在病床上,合上眼睛,她被斯坦爾星人綁架一事看起來貌似沒那麼簡單…

從她被斯坦爾星人發現到被抓,也僅僅隔了十幾分鐘而已。他們不可能那麼快就從遙遠的斯坦爾星球趕到她跟奈子試驗的地點將她們抓起來吧?

碎片上的乙烯成分……

司徒容清……

睡夢中……布斯雯做了一個噩夢,是來自於系統君的噩夢…

系統君:下面進入七日養成系統,養成標準…

蝦米養成?布斯雯用意念跟系統君溝通著,七日那不正好是千冢基地修繕完畢的日子?

系統君:男主攻略最新標準已為您輸入個人屬性子系統,玩家可以隨時查看。

好感度:99點

美貌:20點

智慧:50點

布斯雯哀嚎一聲,光是第一點就夠蛋疼的了,還加了後面兩點。

她這個遊戲女主明明就已經很好看了,還要增加什麼美貌值?還有,女主設定就是個超級無敵學霸,還要增加智慧?

系統君,你丫不會是在故意整我吧?

布斯雯獨自盤坐在黑暗中,一束白光投射在她身上,一本泛著黑色氣息的如同《牛津字典》那麼厚的書緩緩落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