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7, 2020
31 Views

……

Written by
banner

一#夜,轉瞬即逝。

伴隨著第二天的到來,晨光掃向大地,各大宗人的天驕弟子均是隨之走出各自的府邸。

「咚咚咚!」

魔仙堡,中心的主峰之聲,此刻忽然傳來一陣有節奏古鐘聲。

「各大宗人弟子,主峰之巔齊聚。」

一道低沉的聲音,伴隨著鐘聲,此刻忽然在眾人的耳邊響起,那聲音不大,卻是極為清晰,彷彿與古鐘聲完美地融合,沒有一點雜亂之感。

話音落下,鐘聲戛然而止。

魔仙堡,第二峰內,隨之有數道流光,在同一時間衝天而起,逍遙門的眾人,此刻也是向著葉飛府邸處,投來了目光。

「葉師弟,師叔祖他們,已經進入主峰,我等還是儘快前往吧。」

半空之中,喻素青的聲音,此刻緩緩傳來。

下方,府邸門前,葉飛聞言微微點頭,他的身形隨之踏空而去。

前方半空,逍遙門的大師兄紫風,一直保持著往常的沉默,在向著葉飛微微點頭之後,他的身形隨之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試煉么。」

「這魔仙堡又有著什麼樣的目的?」

半空之中,葉飛目光微閃,閃身前往主峰的同時,他的內心不禁暗道。

任何事情,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魔仙堡三百年一次試煉,除去魔元池之外,至尊術與極品古器,那都是白白的拿出,要說沒有所圖,葉飛絕不會相信。

不多時,半空之中的宗門天驕弟子,此刻已然臨近主峰。

前方,主峰防禦屏障,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打開,而就在這時,葉飛忽然感受到一道銳利的目光,此刻正向著他掃來。

「血劍一……」

葉飛淡笑一聲,瞬間就感應到了目光的來源。

可見,那位魔劍宗的強者,已然是徹底盯上他了。

半空之中,葉飛並未理會此人,他的身形閃動,便是很快踏入主峰之巔,山頂平台之上,此時半空之中,各大宗門天驕弟子,隨之陸續前來。 魔仙堡,第一峰峰頂。

葉飛身形落下,此刻抬頭望向前方,他得到雙目微閃,臉上的神情沉靜,此刻目光所致,前方那是一處極為寬廣的山頂平地。

各大宗門天驕弟子,已然聚集平地邊緣。

而南宮邪,徐清鳳,以及外域魔地,其他各大宗門帶隊的師叔祖,均是深處前方平台的對面,那裡有著一處石階看台。

看台的中心,三位身穿白袍,面容蒼老,雙目緊閉的老者,此刻正盤膝而坐。

「那三人……」

平台邊緣,葉飛雙目一閃,此刻目光落在那三位白袍老者身上。

他的目光掃去,就算是南宮邪等人,憑藉葉飛如今的實力,也能感受到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威勢,而那三位白袍老者,給他的感覺卻是大為不同。

幾乎沒有任何力量的波動,更是連氣息都若有若無,若非是親眼所見,單憑感應無法察覺。

「小飛子,小心那三個老東西!」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他的識海之內,隨之傳出一道聲音。

這聲音,源自他手中的紅仙竹笛,顯然是牧童開口提醒,這樣的話語也是第一次從這隻魔靈的口中說出。

夏日晚晴天 「他們在探查我。」牧童的話語再次傳來。

而此言一出,葉飛頓時目光一凝。

牧童的感知,顯然不會有錯,但在此之前,他卻是不曾有任何感應。

「你的意思是,那三人越過了紅仙竹笛的屏蔽,直接探查到了你?」葉飛稍有沉吟,隨之定了定神,便是連忙傳音問道。

我能提取熟練度 要知道,紅仙竹笛本身就是仙寶,屏蔽的力量不言而喻。

想要不引起葉飛的差距,對於其內的牧童展開探查,這樣的實力著實讓葉飛位置心驚。

「是的。」

「小爺不能出來了,不然定會被抓去。」

牧童的聲音中,透著幾分難掩的驚恐,說完之後他似乎陷入了某種沉睡狀態,連葉飛對其的感知,都隨之變得微乎其微。

而就在這時,前方看台之內,隨之一位長須老者,此刻緩緩站起身來。

此人一聲灰袍,神情略顯嚴肅,周身氣勢不凡,在魔仙堡內,顯然不是什麼無名之輩,此刻上前一步,目光掃向前方的各大宗門天驕眾人。

「你等小輩,還不上台!」

一聲低喝,透著不容拒絕之意。

話語落下,四周空氣一凝,彷彿有一股無形之力,在推出著葉飛等人上前。

平台邊緣,各大宗人天驕強者,此刻沒有過多的猶豫,隨之移步上前,紛紛踏入山頂平台之內,待最後一人踏入,平台四周隨之升起了一道金色屏障。

「轟,轟隆。」

下一刻,整個山頂平台,隨之陡然一顫。

磅礴的魔煞之力,隨之開始襲卷,眾人的腳下,原本空空如也的檯面上,忽然出現了數道複雜古樸的符文印訣,將眾人被包裹在了其內。

因為有各大宗門的師叔祖在此坐鎮,平台上的眾人倒也並沒有慌張。

而此刻的葉飛,在看到這些古符文之後,眼中頓時有精光閃過。

「陣法。」

「遠古分魂陣……」

此陣,他的傳承記憶中,本身有所記載,只是符印並不完全。

伴隨著大陣的開啟,不等其內眾人開口,只見平台前方的那位老者,隨之再度上前一步,他周身氣勢一凝,此刻壓制全場。

「老夫,魔仙堡護堡首座李如風。」

「爾等腳下大陣,名曰分魂古陣,踏入這會被分出一縷分靈,進入魔仙堡的試煉之地,這一縷分靈在大陣的加持之下,與你等的本體戰力無異。」

「分靈滅,則淘汰出局。」

前方的老者,根本不給眾人開口的機會,隨之連連開口道。

他說完之後,便是隨之抬手一揮,一股幽光從掌中爆發,向著半空之中襲卷而去。

「呼,呼嘯。」

「嗡……」

上方半空,此刻一聲悶響傳來。

下一刻,隨之出現一道虛影,翻滾扭曲之下,化作一層天幕,其內出現了下方眾人的名字,這些名字似乎有刻意的排序。

而為首之名,正是葉飛無疑。

排名第二的,則是那位血劍一,接下變得紫風,雲不語幾人,前十的幾位年輕一輩的天驕,葉飛多少都與之有些熟悉。

「此為,功勛榜,你等進入試煉之地也能隨意查看。」

「最終,排名前六者,能夠脫穎而出,成為我魔仙堡這一代的魔將,受魔元池洗禮,獎古術,魔器。」

前方,老者的聲音,隨之再次緩緩傳來。

那聲音不大,卻是不斷的回蕩在眾人的耳邊。

這個排名一出,葉飛此刻心中暗道不好,四周眾人的目光,此刻多半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其中多數帶著銳利之色。

「這排名,不知有何依據?」

葉飛低喃一聲,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這些事情,他暫時無法猜測,但有一點他心知肚明,這道功勛榜一出,他無疑是落入眼前這些天驕的視線之中。

能夠來到此地之人,無一不是內心高傲之輩,排在第一位絕不是什麼好事。

「哼,他憑什麼排第一。」平台之內,那位手持血劍的黑衣男子,此時抬頭望向半空,忍不住冷聲輕語一句,眼中帶著寒芒。

但也僅僅只是如此,更多像是在自語一般。

魔仙堡前,此刻又有宗門師叔祖坐鎮,就算是如血劍一這等天驕,也不敢太過放肆。

……

山頂半空,隨著功勛榜的出現,前方遠處的那位老者,似乎陷入了一段時間的沉默,彷彿是在等待這什麼一般。

而至始至終,遠處魔仙堡的那三位白袍老者,已經各大宗門的師叔祖,都是不曾有半句言語,只是默默地觀望著眼前的一切。

平台之內,各大宗門的天驕之輩,此刻一些相熟之人,已然有了結盟之勢。

「葉師兄,一#夜過去,不知你考慮得如何?」一旁不遠處,此刻一道輕喝的聲音傳來。

那聲音十分熟悉,開口之人正是妙音魔谷的雲不語無疑。

葉飛聞言,隨之緩緩轉頭,他臉上的神情平靜如水。

「抱歉,葉某還是喜歡單獨行事。」

沒有過多的猶豫,葉飛直言開口拒絕。

那魔仙堡所謂的試煉之地,他此刻還一無所知,前方的那位老者,似乎沒有打算詳解的意思,而眼前的雲不語,他並不能完全信任。

就算聯手,葉飛也會選擇逍遙門的弟子,而不是其他宗人之人。

「可惜了。」

「那便只能祝師兄好運了。」

雲不語臉上的表情,沒有過多的變化,她在說完之後,便是很快收回目光,似乎對於葉飛的回應,並沒有太多的在意。

如此同時,一旁不遠處,逍遙門的紫風,隨之緩步走上前來。

「葉飛,那試煉之地,應該是一處須彌幻境,掌門師尊告知,進入之後逍遙門的弟子,應當儘快匯合,否則單憑一人支撐不了多久。」

紫風對於魔仙堡,似乎有過一些了解,隨之低聲開口道。

「哦,那地方,十分兇險?」葉飛目光一閃,下意識地開口道。

紫風聞言,稍有沉默之後,便是輕輕搖了搖頭。

「兇險談不上。」

「你應該知道,最為兇險的,無疑是我們身旁的這些人。」紫風面色沉靜,掃了一眼四周,隨之收回了目光,低聲回應道。

這試煉考驗,最終只選六人。

而此刻,這平台之上,聚集的年輕一輩天驕,則是有四五十人之多,其中的每一位,都不是泛泛之輩,都有著一爭之力。

拋開試煉不談,想要保證自己不出局留到最後,最好的辦法無疑是出手將對手淘汰。

「多謝提醒。」

葉飛淡笑一聲,低聲回應。

就在二人交談之時,前方平台遠處,那位灰衣老者,隨之忽然目光一凝,抬眼向著前方的眾人掃了,他周身的磅礴之勢,隨之更盛了幾分。

「殺戮戰場,開啟。」

「老夫在魔元池,等待你們中的六人歸來。」

那老者低聲開口,隨之抬手掐訣,話音未落之時,隨之抬手向著前方一指點去。

這一點之下,整個平台為之一顫,四周的金光屏障,同時變得閃動不定,一股極強的吸徹之力,從平台下方猛然傳來。

那就如同是一隻巨手,猛然抓住了眾人腳踝一般。

不等前方宗門天驕反應,只感覺身形一陣懸空,眼前的視線,開始變得模糊,周圍的眾人消失不見,整個人彷彿被黑暗吞噬一般。

葉飛定了定神,此刻只感覺體內的力量,完全無法遠轉,腳下的古陣之力,遠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大許多。

恢復身形之時,他已然出現在了一處陌生的地方。

「這裡是……」

四周,早已空無一人,而此刻顯然不是魔仙堡。

天空,略顯昏暗,腳下的大地,視線可見有著無數乾裂的痕迹,空氣中魔煞之力稀薄,四處瀰漫著一股難以形容人的壓抑之感。

他此刻,深處一處亂石之地。

後方,那是一片原始叢#林,前方平原一眼望不到邊。

「單單憑藉這道古陣,那布置之人在陣法之道上,遠遠要超過我。」葉飛打量了四周一眼,他甚至無法分辨,此刻自己到底是不是本體。 又或者,此地是幻境,還是真實存在的?

就在他思索之時,忽然間,四周空氣一凝,一股磅礴的威壓之勢,隨之向著他橫掃而來。

先婚後愛之寵妻成癮 「呼!」

「鳴……」

破開的呼嘯聲傳到耳邊,隨之而來的是一聲劍鳴。

前方,此刻半空之中,一道血芒閃過,那是一道極為凌厲的劍芒,威勢驚人,此刻直指葉飛的身形,如似要將其一擊斬殺一般。

「九玄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