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3, 2020
100 Views

這麼一部電視劇,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不火都沒有天理。

Written by
banner

陸十三知道自己負責的這部電視劇不會差到哪裡去。

但播出之後獲得的火爆討論度,卻是她沒有預料到的。

這樣的結果,陸十三當然非常高興。

當天,她就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陳墨報喜。

誰讓他是幕後老闆呢!

陳墨當然是鼓勵了她一番,然後讓她好好乾。

多餘的話,陳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反正他的要求放得很低,只要這部劇回本,不虧錢就行。

八千萬的投資,只要能收回來,那就是賺的。

不賺錢,也能賺點製作影視劇的經驗。

這東西才是最重要的。

他就不信,砸錢還不能讓陸十三吃點經驗升升級了。

掛斷了電話,陸十三整個人還處於興奮當中。

這第二部電視劇,是她完全掌握的一個項目。

所有的細節,都是她一手操辦。

無論是攝影團隊,還是劇本,亦或者是特效製作,演員選擇,等等等等這些大小事宜,她都有參與。

所以現在這部劇熱度高了,陸十三也很有成就感。

終於做成了一件事,不容易啊!

陸十三坐在老闆椅上,看著玻璃窗外的風景,不由得有些感慨。

她從小就在幫派里長大,母親早逝,父親又忙於應酬,根本就沒管過她。

她的人生,倒也順風順水,沒有太大的波折。

父親去世之後,她就順利坐上了蛇幫大姐頭的位置。

其實也沒用多少手段,幫派一直維持著原來的模樣,就足夠讓她逍遙自在了。

直到碰到了陳墨。

陸十三的生活徹底發生了改變。

原本,她只是一個每天瀟洒自在,橫行霸道的流氓太妹。

沒有夢想,沒有目標,過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什麼都用不著考慮。

雖然生活無憂,但其實真說起來,跟鹹魚沒什麼區別。

而且還隨時要拿著砍刀,跟其他幫派火拚,做好被人砍死的心理準備。

甚至還要提防被抓。

但是現在,陸十三已經告別了那種頹廢的生活。

現在的她,有理想有目標,事業蒸蒸日上,手底下的小弟都有飯吃,還不用跟別人火拚,不需要時不時的受傷進醫院,更不用擔心會被人抓進去吃免費三餐,生活簡直不要太好。

所以對於陳墨,陸十三還是挺感激的。

沒有陳墨,也就沒有現在的陸十三。

能把三墨集團給做好,不僅能夠證明自己的能力,也算是對陳墨的一種報答。

這是陸十三現在的想法,也是她的動力。

讓陳墨認可自己,讓手底下的小弟們都過上比以前更好的生活,這就是陸十三現在最大的追求了。

而這個追求,已經有實現的趨勢了。

這部電視劇的熱度,足以說明一些東西。

開局就有這樣的成績,後面不崩的話,這部劇的成績絕對會比「我的男友」要強。

陸十三現在信心滿滿,充滿了鬥志。

……

陳墨的變身玩具正式生產了。

衛安靜雖然嘴上說現在做玩具不掙錢,但陳墨既然要求了,她還是盡全力去做。

當天就找人做了設計圖,開了模具。

短短一周,就正式開始生產了。

衛安靜拿了樣品,約了陳墨碰面。

「喏,這個就是成品,你看看。」咖啡館里,衛安靜將包裝精緻的變身器遞給了陳墨。

「質量不錯啊!」陳墨查看了一下,發現這玩具質量還挺高,比他用來拍戲的那些,都要好得多,非常精緻。

「走精品路線的,當然要把質量做好。」衛安靜道。

「精品路線?」陳墨疑惑道。

「嗯。咱們不做那些小市場,要做就做中高端,質量做好點,價格也賣貴點,盈利也會多一點。」

衛安靜對陳墨說道。

「那小朋友們豈不是買不起了?」陳墨道。

「不不不。」衛安靜晃了晃手指,解釋道:「我們做中高端市場,但不代表放棄了低端市場。我們可以把「生肖騎士」的玩具形象,授權給其他廠家,讓他們去發展下級市場,做一些物美價廉的變身玩具。」 陳墨聽明白了衛安靜的意思。

也就是說,以後自己這邊,就生產中高端的玩具,下級市場就交給別人去做。

「為什麼不全都做呢?這樣不會有中間商賺差價。」陳墨問道。

「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一個公司的精力,也同樣是有限的。」衛安靜搖頭道:「你什麼都想做,什麼都不想讓別人賺錢,那是行不通的。大家一起發財,才能夠把生意給做下去。」

「行吧,這事你決定。」陳墨也不想當甩手掌柜,但衛安靜分析得也挺有道理,所以就這麼做吧。

「嗯。」衛安靜頓了頓,又道:「你也可以在視頻的評論區說說玩具上市的事,讓觀眾去買。」

「行,回頭我就讓人去弄。」陳墨點頭。

之前評論區,可是有很多人說要買生肖騎士的變身玩具。

現在玩具做出來了,那還不買爆!

「對了,陸十三做的新劇出來了,觀眾的反響很好,討論度和點擊量也特別高,看樣子你是要大賺一筆了。」衛安靜笑著說道。

「什麼大賺,都時候賺了錢,肯定要拍第三部,第四部,第五部電視劇。錢賺了都投進電視劇項目里了,我是不指望拿錢的,只要賺的錢足夠維持三墨集團的運營就行。」陳墨對陸十三的要求,是真的不高。

能自力更生就行。

當然,他投進三墨集團的本錢也不少,能快點回本就更好了。

「等後面穩定了,會盈利的。」衛安靜笑了笑,說道:「賺不到錢也沒關係,以後我養你唄!」

「那我下半生的幸福就靠你了。」陳墨笑哈哈道。

衛安靜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俏臉一紅,滿臉羞赧。

陳墨知道她是誤會了。誰讓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呢!

不過他也沒去解釋。

這種事情,你不解釋還好,你解釋了,反而有些說不清楚。

又跟衛安靜聊了一會兒售賣玩具的事情,然後陳墨便離開了。

他現在是真的忙。

有很多事情,都需要他去關注。

陸十三的電視劇,項採薇的藥材種植,還有生肖騎士的視頻,以及後面特攝電視劇的籌備,他都要分注精力。

甚至有的時候,他還得去安全部門,執行任務。

就像這次抓捕全照。

幸虧夜娜足夠給力,把全照給擊斃了。

要是夜娜被打敗,那全照肯定不會放過他。

現在好了。全照死了,陳墨也不用成天擔心被人復仇。

化勁武者對現在的他來說,就是無法戰勝的敵人。

如果全照不死,真的殺上門來,那根本沒人擋得住。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突破到化勁。

全照雖然死了,危機暫時已經解除。

但是,天殘門是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的。

還有五毒門。

這兩個宗門,都是極其強大的存在。

雖然化勁武者也不是大白菜,但如果五毒門和天殘門真的要徹底剷除他,再派一個化勁武者出來,那就真的是腥風血雨了。

不過這個,陳墨暫時是不用擔心。

化勁武者可沒有多少。

即便是強如天殘門和五毒門,也沒幾個化勁武者。

全照的死亡,對天殘門絕對是巨大且慘重的損失。

短時間內,天殘門應該不會再派人過來臨江市了。

連化勁武者都被幹掉,還敢派人過來送人頭?

當然,這也只能消停一會兒。

時間長了,等天殘門緩過氣了,肯定還會捲土重來。

他們有那麼安分的話,也不會被安全部門通緝了。

還是要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啊。

陳墨想到這裡,就聯繫了林星娜。

「有空嗎?出來吃個飯?」

「好。」

林星娜很爽快的答應了。

當她開車過來的時候,陳墨很是意外的道:「林星娜,你今天吃錯藥了?怎麼穿起了裙子,還化這麼濃的妝?」

林星娜穿著一幅粉紅色的連衣裙,裙口只到大腿,腳底下踩著一雙同樣是粉紅色的高跟鞋,頭髮披散在肩頭,臉上倒是一如既往的皮膚白皙,就是做了黑色的眼影,戴了長長的假睫毛,口紅還是那種大紅色。

看起來,充滿了妖異氣息。

不過有一說一,確實還挺好看。

只是陳墨一時間有些不習慣罷了。

以往的林星娜,穿的都是運動便裝,頭髮也是乾淨利落的紮成馬尾。

妝嘛,有時候會化妝,但假睫毛,眼影,口紅這些,她是不弄的。

按照林星娜的話說,化那種妝容,像是個警務人員嗎?」

沒想到今天,林星娜就「真香」了?

「你才吃錯藥,這條裙子八千塊錢呢!還有我這妝發,做了一個多小時,你嘴巴能不能別這麼毒!」林星娜雙手叉腰,美眸瞪著陳墨,怒視著他,一副母夜叉的模樣。

這感覺對了。

陳墨看著林星娜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去參加朋友婚宴了?還是家裡來了親戚?」

「沒參加婚宴,家裡也沒來親戚,就是想換換風格。」 萌愛勳章,帝少的隱秘會長 林星娜撇撇嘴,鄙夷的看著陳墨,啐道:「早知道你沒這個眼力,我就不這麼精心打扮了。」

「原來你是專門打扮給我看的啊!」

這下陳墨心裡舒服了。

他還以為林星娜吃錯藥了,敢情這是「女為悅己者容」啊!

「切!」林星娜沒有否認,當然也沒承認。

「不過你這裙子,真要八千塊?」陳墨摸了摸林星娜的裙擺。材質很一般啊!

跟路邊攤上那些幾十塊錢的裙子,有什麼區別嗎?

「這還是打了折扣,才能這個價拿下。」林星娜拍開陳墨的手,說道:「算了算了,跟你說了你也不懂。我們去哪吃飯?」

「你想吃什麼?」

「當然是大排檔了。」

「別別別,你穿成這樣去吃大排檔,顯得我多寒磣啊!去西餐廳吃牛排怎麼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