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1, 2020
120 Views

「唰——」

Written by
banner

耳邊是急速而行的風聲,帝玄胤帶著夜冰依,直接一頭扎進了茂密的叢林當中。

眼前是一頭身體龐大,足有一架飛機大小,全身長著黑色的羽毛,一雙宛若鴿子血寶石般的眼睛,長著一張巨大尖尖嘴巴的黑鳥。

「嘎嘎嘎——」

黑幻魔鳥張著巨大的嘴巴,朝著兩人咆哮一聲,巨大威壓感磅礴而出,夜冰依被帝玄胤緊緊的護在懷中,也能感受到它的兇狠威壓。

這隻黑幻魔鳥的修為在天靈境界,比夜冰依都要高。

夜冰依面色微微一變,不過想到有帝玄胤在身邊,一顆心微微安定了下來。

只是,夜冰依看著放在自己腰間的大手,額頭劃下一道黑線,無語道,「你抱著我,不嫌麻煩么……」

她的話還未說完,帝玄胤便低頭,在她的唇上輕啄了一下,眼眸深情的望著她,「怎麼會?我一刻也不想和你分開。」

夜冰依:「……」

「嘎——」

黑幻魔鳥好像受到過什麼驚嚇似的,失控的沖著兩人嘶吼,寬大的翅膀拍打,狠狠的相撞。

猛然颳起了一陣強烈的罡風。

狂風朝著兩人狠狠的颳了過來,差點將兩人給掀翻。

帝玄胤的反應更快,在那股蠻橫罡風刮過來之時,他便已經抱著夜冰依,高大的身姿旋身一轉,迅速的離開了原地。

即便是多帶了一個人,帝玄胤的動作,也依舊行雲流水,沒有一絲獃滯。

兩人的身形幾乎擦到黑幻魔鳥那對寬大的翅膀,然後帝玄胤硬生生的來到了黑幻魔鳥的頭顱上方,冷喝一聲,「畜生。」

「噼里啪啦——」

帝玄胤手中揮出一道紫金色光芒,凝聚成一團火球,狠狠的朝著黑幻魔鳥拋了過來。

但是這還沒完,接著,帝玄胤的手中,閃過一道藍電光芒,雷球,火團,風,雨,紛紛的朝著黑幻魔鳥飛了過去。

看得夜冰依一陣目瞪口呆,卧槽,這是什麼操作?

夜冰依一絲危險的氣息都感覺不到,都被帝玄胤擋在外面。

夜冰依之前還有些擔憂,自己會被殃及,她儘管相信帝玄胤,把自己交給他,但渾身還是充滿了警惕,如今看來,卻是多此一舉了。

「嘎嘎嘎——!」 黑幻魔鳥口中發出了一道怪叫聲音,它儘管速度不慢,躲避的也很快,但還是也耐不住帝玄胤手中的風火雷球。

刷刷刷——

一個接一個,不斷的朝著它拋過來,一個躲閃不及,黑幻魔鳥便被擊中了一隻眼睛。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黑幻魔鳥凄慘的叫了一聲之後,好像更加瘋癲了,它寬大的黑色羽翼狠狠的拍打了一下!

掀起了一陣狂風——

參天古樹,都為之顫抖,直接被連根拔起,朝著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攻擊過來。

遠處,東南方向,各有一幫人馬,正在朝著此地緊追而來。

從東邊過來的是一男一女。

「師伯,在那邊!」

「我們追了它一天一夜,絕對不能讓它給跑了。」

「歌兒,慢點,小心摔著,用不用師伯帶著你?」

「謝謝師伯,不用了。」

從南邊過來的,卻不止兩個人。

他們是一個小分隊,為首的一名長相妖.媚的女子,還有一名男子一馬當先。

男子的聲音興奮道,「太好了,我們居然遇到了黑幻魔鳥,雖然它實力很強悍,但我們有家族的防身寶貝在,一定可以將它,手到擒來。」

「墨修,真的么?呵呵……那還等什麼?我們趕緊追,這隻黑幻魔鳥是受傷了的,小心別被人搶先,聽說,黑幻魔鳥晶核,可是很寶貝,很漂亮呢!」雪千黛眼中閃過一抹火熱亮光。

「呵呵,黛兒放心,我司墨修看中的東西,從來沒有得不到的,你若是喜歡它的晶核,等會兒我取來送給你便是。」

……

這邊。

「嘎——」

瞬息之間,黑幻魔鳥便在帝玄胤的攻擊下,體力不支。

最終拜在了帝玄胤的手下。

「嘎嘎嘎——」

「去。」帝玄胤紅唇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瀲灧的紫眸璀璨奪目,宛若絢麗的星辰,伴隨著一道輕喝聲,他的手中,出現了片片的紫色花瓣。

每一片花瓣上,都有散發著瑩瑩的紫色光芒,帶著一抹閃電,飛速,宛若利刃,朝著黑幻魔鳥飛射而去。

片片的花瓣,宛若花瓣箭雨一般,咻咻咻——

黑幻魔鳥就算再有能耐,但是在這無數的劍花雨之中,也不可倖免的,被花瓣狠狠的被沒入它寬大的翅膀當中。

「嘎嘎嘎——」

又是一道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電流傳進了它的身體中,噼里啪啦——

黑幻魔鳥整個翅膀好像被電擊中了一樣,立即燒成了一團焦黑之色,羽毛撲簌簌的往下掉落,一片血肉模糊,很快,就變成了一隻拔了毛的雞似的。

雷電迅速的蔓延了它四肢百駭,寬大的臂膀瞬間失去了力氣,折了翼,一頭從空中栽倒下來。

「轟——」

由於它的體型太過龐大,掉下來的時候,宛若一座小山似的,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霎時間——

無數的碎石,草木飛屑,全部都被直接平地撅起,掀起了一股滔天駭浪。

發出一道激烈的爆炸響聲——

狼煙四起,塵土飛揚,地面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坑。

而此時的黑幻魔鳥,好像被拔了毛的鳳凰變成了一隻落魄的沒毛雞,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進氣少,出氣多。 另外一個大怪物看陳志凡這一刀出去,舊力已盡,新力未生的空檔,一爪向着陳志凡的腦袋抓來,陳志凡只好猛地低頭躲過這一下,但這一躲正好中了這怪物的計謀,怪物一個膝撞將陳志凡踢得趔趄,同時欺身上前,躲過陳志凡側劈的一刀,伸手握住了陳志凡的手腕,就要把刀奪過來,陳志凡哪裏能讓這怪物得逞,黑光在手腕上浮現,防止被這怪物控制住關節,同時身體也是猛地站起來,硬生生的扛住了這怪物的有一個膝撞,這怪物沒能拿到武士刀,但也不捨得放棄,就和陳志凡拼起來了力氣,這一下可讓陳志凡有喘息的機會了,要說刀法的話,自己確實爛,但你這拼力氣的話,恐怕自己還真看不上你。

陳志凡全身的肌肉鼓起,黑光在血管中若隱若現,而怪物那邊的渾身更是誇張,那如同爆炸起來的肌肉已經變成了一大塊一大塊的了,肌肉下面的青筋更是全都爆了出來。但是,即使是這樣,這怪物也在陳志凡那戲虐的眼神下,逐漸地被陳志凡佔了上風,這怪物一看自己要撐不住了,這就抽身要逃,但陳志凡哪能讓他這麼輕易地就離開,伸手便握住了這傢伙的手腕,怪物抽身不及,被陳志凡抓住之後一個大力拉了回來,朝着身旁的那些小怪物就砸去,“哐,”地一聲,躲閃不及的幾個被大怪物壓在身子底下,而陳志凡則是狠狠地踹了幾腳,這就要舉刀把這幾個怪物刺穿的時候,一聲大喝響起。

“住手,”陳志凡扭頭一看,居然是剛纔那個消失了的大怪物說的,沒想到他們居然還能說話,從剛纔開始這些怪物就一直在用吼聲交流,陳志凡還以爲他們不會說話了呢。不過,此時陳志凡手中的武士刀確實怎麼也不能落下了,因爲那個大怪物此時已經挾持了晴子,那尖尖的指甲已經在晴子的脖子上留下了幾道淡淡的血跡,而此時的晴子滿臉的淚花,“夫君,不要管我,這就是晴子的命運,不過能在這之前不會拖累夫君,這是晴子的願望啊。”

“願望個屁,”陳志凡把武士刀狠狠地插在了旁邊,距離一個怪物的腦袋就差那麼幾釐米的距離,把這個怪物驚出一額頭的冷汗。“我說要你沒事,你就必須沒事,”陳志凡衝着還在流淚的晴子說道。

“你們要什麼,我的命是嗎?”陳志凡向着那個大怪物喊道,“你們是來找武田先生麻煩的,我們作爲武田先生的手下,自然會盡全力保護武田先生。”

“哦,是嘛,通過挾持一個沒有反抗能力的女孩子,”陳志凡譏諷道。

“你不必這麼激我們,”這怪物臉上連表情都沒變,或許說,變成怪物之後,這幫傢伙連表情都沒有了吧,“原本我們只是想堂堂正正地和你戰鬥並擊敗你,但無奈我們的實力是在不足以做到整個程度,所以我們只能做出這麼無恥的行爲,雖然這違背了我們作爲武士的原則,但是這一切都是爲了武藤先生,都是爲了我們所效力的主人,所以我們並沒有做錯。”這怪物吼出聲來,試圖通過這樣來來説服自己。

“哈哈,你們的武士準則還真是好突破啊,依據爲了效力的主人就可以,恐怕你們的那務實的準則不過是拿來安慰小孩子的吧。”

“不要和他多說,”另一個怪物從地上爬起來,“我們都是武田先生的武士,只需要知道這一點就足夠了,爲了武田先生,我們的命是隨時準備好了獻出去的,”聽聞這話,那個怪物原本迷茫的眼神也堅定了下來,陳志凡看到這不禁暗罵,原來自己是想通過話語來刺激這個怪物,看看有沒有機會把晴子奪回來,沒想到這另外一個傢伙一句話就點醒了他,自己的計劃算是泡湯了,不僅如此,恐怕之後會更加危險。

這個挾持着晴子的傢伙手中的指甲在晴子脖子上輕輕一用力,晴子那皮膚便是出現了鮮血,“你們想幹什麼,有什麼要求說出來,”陳志凡大喊,這姑娘剛纔自己已經對不起她了,如果還因爲自己而死在了這裏,恐怕自己這一輩子內心都不會過去這道坎。

“我們沒有其他的要求,”旁邊的怪物說道,接着拔起來了插在地上的武士刀,“就請你用這把刀自盡吧。”“不行,”晴子在那邊聽到這話,掙扎了起來,那怪物的指甲造成的傷口不斷地有血出來,“夫君,你不能這麼做,讓晴子去死吧,晴子死了之後夫君就不用再受到任何的威脅了,到時候夫君殺了這些人爲晴子報仇吧。”挾持着晴子的怪物不禁皺起了眉頭,這女的不斷掙扎,剛纔還差點撞倒自己的指甲上,這要是一不小心真的讓她死了,自己這些人恐怕還真的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於是,這個怪物手中一用力,對着晴子的腦後就拍去了,晴子悶哼一聲身體就軟了下去,“我只是把她打暈了,至於怎麼選擇在於你,如果你自盡的話,我可以保證不會對這女孩有任何傷害。”

陳志凡看向拿着武士刀的這個怪物,這怪物也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陳志凡一咬牙,接過了武士刀,放到脖子上就要自刎,“請等一下,”旁邊的怪物說道,“我們並不確定這樣是否真的能讓你死亡,所以還請你用剖腹的方式自盡。”

“什麼,”陳志凡真的是怒了,雖然剛纔確實是覺得自己本質上是殭屍,就算是自刎也不會有大問題,只要這幫人放了晴子,那自己就立馬反擊的想法,被識破的還無所謂,但這幫傢伙居然要求自己用剖腹的方式,這對於陳志凡來說,很難接受。

“事到如今,你沒有拒絕的權利,”這怪物看了一眼被挾持着的晴子,示意那個怪物動手,那怪物手中的指甲一下子就對着肩膀紮了進去,鮮血順着流了下來,晴子因爲吃痛,剛要醒過來,被這怪物又是一掌打昏了過去。

“混蛋,”陳志凡氣得要衝上去,但被那怪物放在晴子脖子上的手威脅得忍在了當地,“如果不想那位小姐繼續受苦的話,還請快一些,不然那恐怕那位小姐並不能受多少次這種痛苦。” 尊貴,優雅,宛若天神一般的紫色身影,帶著女子,從天而降,淡淡的金色陽光,披灑在男子的身上,宛若神明,美的讓人移不開眼來。

帝玄胤和夜冰依落在了奄奄一息的黑幻魔鳥身旁。

帝玄胤沒有先著急的對黑幻魔鳥動手,而是看向夜冰依,邀功似的道,「依依,你的男人,表現如何?」

夜冰依腳下頓時狠狠一個趔趄。

「依依,我是不是很拉風,你有沒有覺得我很帥,更喜歡我一點呢,嗯?」帝玄胤喋喋不休。

「噗……」夜冰依嘴角狠狠一抽,忍不住噴笑出聲,無語的看著眼前自戀的男人。

但不得不承認,他剛才的表現,確實很棒棒!

可是,看著他這無比自戀的模樣,她就是不想誇他,怎麼辦?

於是很違心的道,「那你很棒棒哦。」

帝玄胤也不在意,笑容妖孽魅惑,摟著她的腰肢說道:「是么?依依,那麼你的男人如此棒,可有獎勵?」

夜冰依嘴角一抽,眼眸盯著他妖孽的俊臉,情不自禁道:「你想要什麼獎勵?」

帝玄胤笑了笑,沒有說話,直接將他的一張俊臉,湊了上來,不言而喻。

夜冰依:「……」

這真是……

「嗯?」帝玄胤見夜冰依一臉的嫌棄,頓時用幽怨的眼神盯著她!

夜冰依眼角一抽,頗為不忍直視,然後踮起腳尖,在他的臉上吧唧一下!

「滿意了吧!」

「哈哈哈!」帝玄胤頓時笑逐顏開,修長的玉指勾起夜冰依的下巴,在她的唇上狠狠地落下一吻,發出一聲惹人遐想的曖~-昧聲,「真乖。」

低頭看向奄奄一息的黑幻魔鳥,帝玄胤淡淡的勾唇,掌中再次揮出一縷紫金色的光芒,一股電流飛旋而出,就要朝著黑幻魔鳥的腦門而去。

「等一下!」伴隨著一道男子的聲音落下,旁邊的陰萌小道,走出來一行二十多餘人。

「那是我們的,你們不能對它動手。」男人身邊的一名白衣女子緊追其後,人未到,聲先到。

刷刷刷——

二十幾道身影,瞬息之間,來到了夜冰依和帝玄胤身旁。

夜冰依看向這些人,淡淡挑眉,勾唇道,「憑什麼?」什麼叫做,黑幻魔鳥是他們的東西?

這明明是帝玄胤打下來的好吧。

還有他們叫她不能動手,難道她就不動手了?那她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我是月影靈山的司大少,司墨修。」男子走到帝玄胤兩人的身邊,看到地上還有氣息,奄奄一息的黑幻魔鳥,微微鬆了口氣。

還好,沒有被他們給契約。

要知道,這隻天玄的黑幻魔鳥,對他的幫助,可是很大呢,父親大人,也一定會誇獎他的。

「嗯,然後?」夜冰依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依靠在帝玄胤的懷裡,不咸不淡的道。

心中卻是微微疑惑,月影靈山,好熟悉啊,她怎麼好像在哪裡聽說過一樣,但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

夜冰依只是淡淡的應了一句,就沒了下文。

帝玄胤就更不會搭理這些人了,他的眼睛,從未從夜冰依的身上離開過,眼中彷彿只能看到她一人似的。 「呃……」男人狠狠的錯愕了,他蹙眉盯著眼前的兩人,怎麼也沒想到,這兩個人會是這種反應。

他們聽到自己的身份,就是這種態度?該有的反應,一點都沒有。

司墨修有些不滿。

他的身份,是月影靈山的大公子,誰見了,都得畢恭畢敬的,他從來都被人捧著走。

眼前這兩人看到他,遇到這樣的好機會,難道不應該對他畢恭畢敬?

他們就算沒見過他,不認識他,但也不可能沒聽說過月影靈山吧?

可這兩人,明顯的有眼不識泰山,有眼無珠。

司墨修身邊的白衣女子,早在看到夜冰依身邊帝玄胤,就再也移不開了視線,眼中早已經露出貪婪目光。

她從未見過如此完美的人!

一雙眼睛肆無忌憚的在帝玄胤的身上打量著,女子絲毫沒注意到夜冰依瞥向她的凌厲眼神。

司墨修見夜冰依兩人如此不上道,臉色發黑,眸底閃過一抹狠厲的光芒,冷聲道,「這隻黑幻魔鳥,是我們的,你們休想霸佔!」

「你的?」夜冰依涼颼颼的看向他,好笑道:「閣下睜眼說瞎話的本事,真是令人佩服。」

「你……」司墨修眼中閃過惡毒的光芒,惡狠狠的握緊拳頭,瞪著夜冰依,這個女人,她居然敢罵他?誰給她的膽子。

「女人,你是真的不知好歹,還是故意找死?你難道不知道本公子是誰?」司墨修語氣陰冷的說道。

尤其是看到自己身邊的女人盯著眼前的男人,他更是忍不住怒意爆發,恨不得一掌拍死眼前這兩個人。

「人呀,難道你不是人?莫非還是王八不成?」夜冰依眨了眨眼,認真無害的盯著司墨修,一臉天真道。

帝玄胤眼角抑制不住的輕抽了一下,瀲灧的紫眸緊緊凝視著眼前的小女人,他的依依,就是這麼的可愛,他真是愛慘了她了!

要不是怕夜冰依在這麼多人的面前會害羞,他真的好想抱著她,使勁地親熱一番。

「你……」司墨修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該死的女人——

深呼了口氣,司墨修硬生生的把這口氣給咽了下去,眼中閃過一抹陰毒,冷哼道,「黑幻魔鳥,確實是我們先看上的,只不過中途被它給逃了,卻沒想到,被你們先下手一步,這樣吧,不如我給你們一萬紫晶幣,你們將黑幻魔鳥讓給我!」

他作為司家大少,接觸的都是上等人士,自然能看得出來,眼前這兩個人非凡。

但是一萬紫晶幣,就是放在大家族之中,也已經不少了。

眼中帶著藐視,看著夜冰依兩人,宛若俯視螻蟻一般,呵呵!他怎麼能為了他們這種人,而失了身份呢?

白衣女子眼睛終於捨得從帝玄胤的身上移開,看向夜冰依,輕笑一聲道:「這位姑娘,一萬紫晶幣,可價值不菲哦,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

雪千黛得意的勾唇。

說的好像一萬紫晶幣,有多麼珍貴似的。

「是么?」夜冰依表情淡淡,眼中並沒有多稀奇。

見夜冰依的表情不以為然,雪千黛頓時很是不滿了,暗罵,裝什麼清高!

今晚有三更 陳志凡怒視這個旁邊的怪物,眼睛如果能殺人的話,這傢伙恐怕已經被碎屍萬段千萬次了,但眼神終歸是眼神,這怪物還是好好地在那裏,而陳志凡卻要在自己和晴子之間選擇一個了,“也罷,”陳志凡心想,“自己對不起這姑娘,不能再讓這姑娘爲自己而死了。”陳志凡輕輕擡起了武士刀,刀尖衝着自己的腹部,“噗嗤,”一聲紮了進去。

這武士刀果然鋒利無比,以陳志凡的身體素質都是毫無阻礙,這武士一下子便扎進去了自己的腹部,而旁邊的怪物眼中明顯閃過興奮,還沒等陳志凡反應,這怪物便是已經握住了武士刀的刀把,用力地一旋轉,武士刀在陳志凡地體內攪動開來,“啊,”鋒利的刀刃將陳志凡的腹部切割成了一個個的小碎塊,而這怪物又用力將刀身橫向切割開去,腹部頓時就被破開了一個大洞口,那些小碎塊隨着血液流了一地,而陳志凡原本在體內流動的黑光此時也是沒有了光彩,強大的癒合能力在這之下,沒有任何的作用。

怪物看到陳志凡還沒有倒下,猛然把刀身向上,將武士刀擡了起來,這一下就將陳志凡的前胸都削了開來,整個身體前部分被來了一個大開膛,怪物拿着武士刀在陳志凡體內不斷攪動,所有的臟腑都被切割成一個又一個的小碎塊,流了出來。而此時的陳志凡眼中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光澤,在陳志凡眼中完全陷入黑暗之前,陳志凡看到了晴子被那怪物放回了臺子上,嘴角扯出了一絲微笑,

或許,自己也該結束了吧。回顧自己這段時間經歷的風風雨雨,哪一件不是建立在別人的死亡之上呢,而自己今天得到這個結局,或許就是命中註定的吧,作爲一個殭屍達到自己現在的狀態本來就是逆天而行,今天,大概就是自己的終結了。

“嘭,”陳志凡的身體重重地倒在地上,倒在了那一地的血泊之中。

殺死了陳志凡的怪物揚天長嘯,這一聲也引得其他的怪物跟着長嘯起來,這一聲是對終於獲得勝利的歡呼,也是對於死去的同班的祭奠。等平復下來之後,那個怪物便露出了自己的獠牙,朝着晴子走去,而另外一個怪物則連忙止住了他。

“山田君,你這是在做什麼,你難道想要保護敵人嗎?”這個露出了獠牙的怪物大聲質問道,“幸野君,我們答應過這個人的,只要他自盡,我們便要放過這個女孩子。”

“山田君,你是糊塗了嗎?”這個怪物的聲音更急了,“這個女孩和那個男人是一夥的,無論我們答應了他們什麼,那都是虛無的,都是不存在的,對待敵人就應該徹底冷酷。”

“幸野君,我不能答應,”這個怪物連忙用身體擋住他,“我們武士的第一準則就是說過的事情必須完完全全地做到,決不能有任何的紕漏,幸野君,你這是在違揹你作爲一個武士的榮譽。”

“榮譽,既然你這麼在乎榮譽的話,你怎麼還會答應挾持這個女孩,你這麼在乎準則,難道你的武士準則沒有交給你不能對不能單抗的婦孺下手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