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50 Views

這狐狸到底是想做什麼啊?

Written by
banner

劉易這個時候淡淡的說道:“確定了,就是狐狸,只有狐狸喜歡這些死雞死魚,其次還有黃皮子,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是那狐狸。”說完以後劉易順手打開了房間裏的燈。

只見燈被打開以後,房間裏的死雞死魚看的更加清楚了,我跟着準備轉身出去吐的時候,卻發現,身後站着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王濤,王濤此時一臉狐狸的樣子,看起來煞是詭異,而王濤明顯是早就在房間裏等着我們了。

而劉易這個時候還沒有注意到王濤就站在我倆的身後,我趕忙轉過身,推了劉易一把,只見那王濤順勢便把身後的四條尾巴全部亮了出來,看着那尾巴的影子搖搖晃晃的,心裏不禁有些恐懼。

劉易回過頭以後也是一臉驚訝的樣子,而王濤這個時候臉上出現了一抹狡黠的笑容“我等了你們很久了。”說到這的時候王濤淡淡的說道:“我就知道你們一定會來的。”

我看了一眼劉易,劉易跟着開口說道:“王濤,你爲什麼會是四尾狐狸?”說到這的時候劉易一臉淡定的樣子坐在了沙發上。 116 莫名的力量

王濤看見劉易如此從容淡定的樣子,跟着掃視了一眼劉易,笑了笑說道:“這個事情與你無關,總之只要你們兩個人死了,就再也沒有人能查出來張小愛的死因了。”

說完以後王濤笑了起來,這笑聲異常的詭異,穿透了我的耳朵,而劉易則是在一旁悄悄的將自己手裏的符紙拿了出來,我也跟着將手背到後面,順勢將自己手裏的符紙也準備了出來,不管待會怎麼樣,只要王濤一旦動手,我就將符紙拿出來,起碼能保護好我自己。

而這個時候王濤看了一眼劉易,順勢那四條尾巴,變得非常的長,衝着我和劉易就飛了過來,劉易動作明顯比我快了很多,一把將我推開以後,那尾巴順勢打在了劉易的後背,我看着劉易替我擋了一下子以後,心裏一下子就急了!

我跟着嘴裏罵了一句“王濤,我跟你拼了!”說完以後我將自己手裏的符紙祭了出去,衝着王濤就打了過去。

王濤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說道:“沒有階品的符紙也能傷到我嗎?”說完以後王濤側着身子搖晃了一下自己的尾巴,那尾巴直接將我的符紙無情的打開了,符紙頓時被他的尾巴打成了碎末。

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我的符紙居然對他無效,而劉易這個時候很艱難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我看到劉易輕輕的咳嗽了一下,心裏忍不住有些埋怨自己,如果我早點學會道法的會也不至於劉易今天被人傷成這個樣子,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不禁有些責怪我自己。

劉易站起來之後拍了拍我的肩膀,臉色有些蒼白的樣子,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這點小傷還沒什麼事情呢!”

而這個時候劉易看着眼前的王濤,蒼白的笑了一下,跟着雙手合十開始捏着手訣,嘴裏默唸着一些我聽不懂的口訣,而這個時候只見從劉易的身後飛出了三道符紙,那三道符紙飛出去以後,直接就將王濤圍在了中間,王濤看着這飛在他身邊的符紙,眼神之中有些畏懼的色彩,看着劉易說道:“你以爲你這三道三階的符紙就能傷的了我是嗎?”

說完以後王濤四條尾巴一下子就全動了起來,這尾巴直接打在了符紙上,明顯王濤的尾巴觸碰到了這符紙的時候如同碰到了火焰一般,直接彈了回來。

而這個時候王濤彷彿已經惱怒了,看着我和劉易咬着牙,一臉狐狸的樣子,咯吱咯吱的咬牙聲,王濤突然間變了,變成了一整隻狐狸,白色的狐狸,搖晃着四條尾巴,跟着他伸出自己的爪子衝着符紙抓扯了上去,那符紙頓時被他撕裂了。

劉易緊跟着開口說道:“不好!”說完以後劉易拉着我往後退了一步。

顯然這符紙被他撕裂以後,劉易已經意識到了情況不好,只見那狐狸兩條尾巴,跟着便又將另外圍繞在他周身的符紙一下子就打掉了。

符紙掉落在地上以後頓時黯然失色了,我和劉易對視了一眼,劉易看着我說道:“小道,你要小心點了!”

我聽完以後緊跟着點點頭說道:“我明白!”

這個時候那四條尾巴的狐狸,衝着我和劉易怪叫了一聲,一下子就跳了起來,跳的非常的高,直接衝着我和劉易就撲了上來。

我知道自己手裏符紙沒有什麼用了,只能一個的勁的往後退,而那狐狸彷彿是知道我要退出多遠一樣,一下子就撲到了我的身上,我整個人把這狐狸撲上去以後,感覺渾身一陣痠疼。

而這個時候狐狸見自己將我撲到了以後,順勢亮出來了自己的爪子,衝着我的脖頸處準備抓上去的時候,劉易看了一眼那狐狸,默唸了一句口訣“破!”

跟着不知道狐狸後背什麼時候被劉易貼上去的符紙,“嘭”的一下子就炸開了,那狐狸顯得異常的狼狽,而我也在這個時候得到了解放,剛剛那一幕真的把我嚇壞了,我甚至在想如果狐狸的爪子真的抓到了我的脖頸處,恐怕我今天就一命嗚呼了!

想到這以後我趕忙站了起來,搖了搖頭,長長的出了幾口氣,而這個時候劉易看着那四尾狐狸說道:“你還不知道錯是嗎?”

“我們狐族從來沒有惹過人類,何錯之有?”說完以後那狐狸撐起來自己的四條尾巴,搖搖晃晃的樣子。

而劉易這個時候嘆了口氣說道:“既然你不肯知錯就改,那我今天就讓你連野仙都做不成了!”

“哈哈哈哈,我早就已經不是野仙了,這一切也都是你們人類造成的!”那狐狸說完以後囂張的笑了起來。

只是劉易聽完這句話的時候臉色有些疑惑,而我並不明白這狐狸的話是什麼意思,劉易緊跟着捏了一個手訣以後,頓時從房門外走進來一對童子,童子的樣子就如同真人一樣。

我有些詫異的看着劉易,這個該不會就是劉易口中的糊的紙人吧?我草,怎麼都跟活了的一樣呢?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都驚呆了,而我的表情彷彿早就是劉易預料之中的事情一樣。

那四尾狐狸看見了金童玉女以後,眼神頓時有些詫異,他回過頭看着劉易說道:“你,真的要將我趕盡殺絕是嗎?”

劉易臉上有些悲痛的樣子,緊跟着點點頭說道:“對!如果今天不將你趕盡殺絕,你日後還是會禍害別人,所以爲了別人的安全,我要將你除掉!”

劉易這句話說完以後,那狐狸笑了起來,笑的異常的猖狂“本就是你們人類將我們狐族趕盡殺絕了,如今還大言不慚的說着什麼狐族禍害人,哈哈哈,你們不覺得很可笑麼?”

我聽見這四尾狐狸的話以後頓時感覺有些疑惑,因爲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我看了一眼劉易,劉易也是一臉似懂非懂的樣子,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童子拿着手裏的玉瓶看着眼前的狐狸,聲音有些稚嫩的說道:“大膽妖孽,居然敢爲禍人間,你可知錯?”

“錯?”那狐狸笑了起來,笑的有些猖狂“我何錯之有?”

“既然你不知悔改,那麼休怪我們二人將你灰飛煙滅了!”童子說完以後頓時冒出一陣強光,那兩位童子衝着那狐狸就開始上手了。

而那狐狸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們做墊背!”

說完以後,那狐狸不知道哪兒來的力量一下子就將我抓了過去,我還沒有到狐狸面前的時候就感覺到胸口一陣劇烈的疼痛,而我低頭一看,我胸口已經開始流血了,那狐狸顯然是想將我的心臟掏出來,而這個時候劉易意識到了這一幕,緊跟着開口說道:“我兄弟都成這樣了,我跟你沒完!”劉易最後一句幾乎是扯着嗓子喊出來的。

我聽見劉易的這句話的時候,心裏一陣感動,我此時感覺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微弱了,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想到這以後我不禁苦笑了一下,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看見了劉易,用着拼命的架勢在和那狐狸廝打在一起,身邊還有連個童子。

而那狐狸的顯然已經處於落了下風,我的意識也有些模糊了起來,我感覺自己要死了,劉易這個時候看了我一眼,也不在和那狐狸廝打在一起了,劉易一把將我扶了起來,另一隻手捂着我的胸口,看着我說道:“小道,小道,小道你沒事吧?”

我這一刻感覺不到疼痛了,就是呼吸有些困難了,難道這就是要死了嗎?想到這以後我突然感覺到喉嚨一陣發甜,我跟着“噗”的一下子吐出來一口膿血。

劉易的眼淚流了出來“小道,小道,你別說話了,你別說話了,我送你去醫院,我這就送你去醫院。”

我衝着劉易搖了搖頭說道:“老易,我是不是要死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笑了一下,我能感覺到我此時的笑容都顯得那麼的蒼白無助了。

劉易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小道,你不會死的, 你會長命百歲的,你一定不會死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狐狸和王濤的身體已經分開了,劉易只是回頭看了一眼那兩個人,一個白色的狐狸靠在王濤的身邊,而我這個時候也意識到,看來那童子已經將王濤和那狐狸解決掉了。

而這個時候那狐狸有些虛弱的樣子,倒在了地上,劉易看着受傷的我,將我輕輕的放在了地上,看着我說道:“小道,兄弟給你報仇去!”

說完以後劉易順勢從自己口袋裏摸出來一張符紙,站了起來,衝着那狐狸緩緩的走了過去,只見這個時候兩個童子站在那狐狸的身邊,放佛是等着劉易做決定一樣。

劉易看着那狐狸,咬了咬牙說道:“本來就沒有想過要你的命,你卻想要了我兄弟的命,今天你不死也得死了!”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劉易順手拿着自己的符紙衝着那狐狸的面門上就貼了上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一股力量,將那符紙攔截了下來。 117 黑媽媽的請求

只見那符紙被股力量瞬間撕成了碎末,劉易看見這一幕的時候愣住了,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穿着黑袍的老太太。

那黑袍的老太太看了一眼邊上的兩個童子以後,順手便將這童子收在了自己的袖口之中,那老太太打量了我一眼,緊跟着那老太太看着劉易說道:“先生,放過這小狐狸一命,可好?”

劉易看着眼前的老太太,緩緩的開口問道:“請問閣下是?”

“野仙家的黑媽媽。”說到這的時候老太太看了一眼地上的我。

我被這老太太慈祥的目光盯住以後,感覺全身有些發暖,老太太拿着大煙袋衝着我緩緩的走了過來,我此時還受着傷呢。

老太太走到我身邊以後蹲下來之後看着我說道:“小夥子,你的命數不簡單。”說完以後黑袍老太太沖着我神祕的笑了一下。

而這個時候那黑袍老太太順勢把自己菸袋子裏面的菸絲拿了出來,輕輕的敷在了我的傷口處,只見此時我的傷口以肉眼所見的速度在癒合,我感覺自己傷口突然暖暖的感覺,一股熱流走遍了我的全身,只見那黑媽媽給我癒合傷勢以後,看着我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此時身體也已經恢復了好多,劉易看到眼前這驚異的一幕以後,有些感激的看着黑媽媽說道:“黑媽媽,多謝你出手相救,救下了我這兄弟。”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頓了一下“黑媽媽,你剛剛說我這兄弟的命數不簡單,是什麼意思?”

我此時心裏大概明白黑媽媽的意思,所以心裏也大概明白,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個黑媽媽顯然看出來我的是無根水命了,想到這的時候我沒有說話,黑媽媽倒是也知趣,看見劉易這麼一問,只是微微一笑的說道:“這些事情我就不說出來了,有違天理。”說到這的時候黑媽媽看着劉易,臉上有些尊重的樣子看着劉易說道:“不知道,小先生,能不能放過我這小孫女。”

劉易聽完以後一臉堅定的樣子搖了搖頭說道:“不可,黑媽媽,這畜生明顯是要害人,而且她到現在都沒有知錯就改,反而有些不知悔改,所以我想黑媽媽還是不要阻攔這件事情了。”

而黑媽媽聽見劉易說到畜生兩個字的時候,臉色明顯也有些難看,而這個時候我緊跟着說道:“黑媽媽也別計較,我這兄弟也是因爲我剛剛受的傷太重了,所以有些生氣。”

黑媽媽聽完以後點點頭說道:“明白,你放心吧。”說到這的時候黑媽媽看着劉易說道:“小先生,你知道爲什麼我這孫女如此的善妒嗎?”

我和劉易聽完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的搖了搖頭,其實我和劉易也不知道爲什麼這個狐狸會和王濤張小愛他們扯上關係,而且明顯張小愛是被王濤害死的,而王濤和這狐狸又是什麼關係呢?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黑媽媽問道:“黑媽媽,您若是知道的,請您告訴我們吧。”

黑媽媽聽完以後,點點頭,拿着自己的大煙袋子深深的吸了一口,緩緩的說道:“我這小孫女,本來馬上就要渡劫成仙的,後來卻是因爲看上這王濤,而王濤便是我這孫女前世的救命恩人,那天王濤和他的女朋友也就是你瓶子裏的那個女鬼,他們在一處山坡遊玩,一道驚雷劈了下來,險些要了他們小兩口的命,好在當時我這孫女爲他們扛下了這一道驚雷,但是兩個人卻並未發覺此事,我這孫女扛下這驚雷以後,幾乎已經要魂飛魄散了,你要知道,我們這些野仙家雖然渡劫都要扛驚雷的,但是我這孫女明顯是馬上要渡劫的時候替他們捱了一道驚雷,好在他們兩個人也都沒什麼事情,後來這王濤發現了我這小孫女,便把我這小孫女抱走了,小孫女也是爲了報恩,自然也就沒有說什麼,就讓王濤帶走了,後來這王濤發現我這小孫女居然是野仙,當時也是嚇壞了,但是我這小孫女給他道出整個事情的原委之後,這王濤便動了心思,他發現我這小孫女的容貌倒是也不錯,自然想着拋棄張小愛,奈何這張小愛家大業大,他也貪圖這張小愛的家產,於是便生出了一計,那就是將這張小愛殺死,然後順理成章和我這孫女在一起,我也說過人妖殊途,我孫女喜歡這些死雞死魚,所以自然就要吃這些東西,難免會被你們發現,沒想到還真的是被你們發現。”

我聽完這句話的時候突然愣住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爲王濤的貪心?我和劉易對視了一眼,劉易的眼神中也是滿滿的不可思議,隨後劉易從口袋裏摸出來一張照片遞給了我。

我接過照片以後,卻看到了照片上的人是王濤,拿着黑色的手提包,遞給了4S店裏的一個人,這一切的一切也都對的上號了,如果我沒想錯的話,那麼4S店裏的這個人就是在張小愛車子上動手腳的人,而這個狐狸明顯是爲了報恩,但是她爲什麼會說人類呢?

她何嘗不是爲了和王濤在一起便同意和他一起苟且這些事情呢?想到這以後我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那白色的狐狸,我緊跟着開口說道:“黑媽媽,你這小孫女倒是也會說話,責任全部都推給了人類,就可以不用負責了嗎?”

黑媽媽聽完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小先生,這事情你還是不明白,這劫難本是她該有的一難,但是卻是因你們人類的慾望而引起的,我這小孫女性子烈,自然也不會同意這些事情,但是沒辦法,這是她命中的劫難,她躲不掉的,所以我希望兩位可以高擡貴手了。”

我和劉易對視了一眼,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之前聽劉易講過,這黑媽媽的道法肯定是在我和劉易之上,而且我基本上屬於是個半吊子,沒什麼真本事,如果真的和這黑媽媽動起來手,恐怕我和劉易都討不到好的,想到這以後我看了一眼劉易。

而這個時候我卻感覺到了我口袋裏那瓶子一陣劇烈的晃動,難道是張小愛?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從袋子裏摸出來那瓶子,順勢將這瓶口打開了。

只見一縷白煙緩緩的從裏面飛了出來,很快,這白煙便幻化成了一個飄渺虛無的人形,這不是別人,正是張小愛。

張小愛看着我點點頭,看了一眼眼前的黑媽媽說道:“老太太,這些事情就像您說的都是命,既然我已經死了,那麼您把您的孫女帶走就是了,畢竟她只是帶着一個赤誠之心來報恩的,所以這些事情如果怨起來,也怨不到她,怪就怪我瞎了眼,沒有看清楚王濤的薄情寡義。”說到這的時候張小愛看了我一眼說道:“謝謝你了,趙小道。”

黑媽媽見我和劉易不說話,便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兩位小先生,我也知道你們都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所以我自然也不會讓你們爲難,我會將這小丫頭送去超度,給她投身一個好人家,當然,我只希望可以把我的小孫女帶走,她的劫難已經渡化完了,我希望兩位就不要在爲難我這孫女了。”

我看了一眼劉易,劉易跟着點點頭說道:“既然黑媽媽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兩個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只是希望黑媽媽說到做到。”說完以後劉易看了一眼邊上的張小愛。

畢竟我和劉易收的錢也都是爲了替張小愛辦事,所以只要張小愛不追究什麼了,我和劉易回去便也可以給張先生交代了,而張小愛這個丫頭彷彿看的很開一樣,衝着我調皮的笑了笑說道:“趙小道,你是一個好人,這次的事情謝謝你了,我會讓我爸爸好好感謝你們的。”

我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

“當然用啊。”劉易跟着又說了一句“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而這個時候黑媽媽看着我們兩個人說道:“好了,那這件事情咱們就結束了,至於這王濤,等他醒來,你們自行解決吧,與我們野仙家就沒什麼關係了。”說完以後黑媽媽揮了會袖口便直接把這張小愛的魂魄收進了袖口裏面。

這個時候劉易在一旁跟着點點頭說道:“恭送黑媽媽!”

黑媽媽慈祥的笑了笑,回過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小夥子,咱們兩個還會在相見的!”說完以後黑媽媽便帶着狐狸和張小愛的魂魄消失在了王濤的家裏。

而我和劉易看着這些人消失了以後,又看了一眼地上的王濤之後,劉易看着我說道:“小道,咱們也該走了,明天咱們還得去見一下張先生,把剩下的事情跟張先生交代一下。”說完以後劉易長長的嘆了口氣。

我心裏倒是有些好奇,這黑媽媽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爲什麼說還會在相見呢? 豪門盜情:她來自古代 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呢? 118 張小愛的吻

“走啊,愣着幹什麼呢?”劉易看了我一眼。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知道了。”說完以後我和劉易一起走出了王濤的家裏。

我心裏還是有些好奇,劉易到底是怎麼打算的,王濤的事情他準備怎麼跟張先生交代呢?想到這以後我按了一下電梯的門,很快電梯的門打開了,走進電梯以後我看着劉易問道:“王濤的事情你打算怎麼跟張先生交代呢?”

劉易看了我一眼,掏出來自己的手機,看了我一眼說道:“我這有一段錄音,你可以聽聽。”

我跟着點點頭,接過了劉易的手機,只聽見,手機裏傳來一陣對話聲音“說吧,你是怎麼害死張小愛的。”

“大哥,這些事情都不關我的事情啊,是那個叫王濤的,他給了我一萬塊錢,然後把車子開過來以後說,想在這個車子的剎車上動下手腳,我當時還問他呢,我說,這麼好的車子,你是害人啊?可是他說,那是他的車子,說是不想用了,想換車,但是家裏不同意,所以他纔出此下策,而且他還像我保證了說,絕對不會害人的,而且還說,換了車以後會再給我一萬塊的,我家窮,一萬塊確實不是個小數目了,所以我纔會聽了他的話的,大哥,你相信我啊!”

很快,手機傳來了劉易的聲音“好了,這件事情我已經弄清楚了,你可能會去吃官司了。再見。”

緊跟着這段錄音就已經結束了,而這個時候我明白,原來劉易那天拍的照片是王濤給那人錢的照片,想到這以後我把手機遞給了劉易,看着劉易說道:“按照你現在這麼說,咱們現在已經可以將王濤告上法庭了吧?”

劉易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起訴的事情不歸咱們負責了就,咱們只需要把這些證據交到張先生的手裏就是了,這張先生如果知道了是王濤搞的這些事情,估計得氣壞了。”說到這的時候劉易長長的嘆了口氣“王濤也算是罪有應得了。”

說完話以後我和劉易一起走出了電梯,按照之前來的路回去了,到了車裏以後,我心裏不禁鬆了口氣,這件事情也算是結束了,但是張小愛卻爲此付出了生命,也不知道是造化弄人呢還是人心不足。

跟着劉易便發動了車子,我倆當天晚上就回家了。

第二天的時候,我和劉易一起去了張先生那裏,劉易把照片和錄音放在了張先生面前的時候,張先生了解完這件事情以後,差點氣暈過去,嘴裏卻一直嚷嚷着要把王濤繩之以法。

而我和劉易則是從張先生那裏又得到了一萬塊,用張先生的話說這一萬塊我們兩個無論如何都要給他收下,畢竟我們讓她女兒死的瞑目了,所以他覺得這錢是一定要給我們兩個的。

我和劉易也都沒有客氣,收下錢以後,我倆一人分了五千塊,便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三天以後,王濤被法院判刑了,故意殺人罪被起訴了,死緩。

想必張先生此時應該還沉浸在悲痛之中,不過好在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王濤也算是罪有應得,即使得不到死刑,這一輩子他是永遠都無法從監獄中出來了,何況張先生家大業大,自然也會給他施加壓力的。

而王濤進了監獄的第二天,整個人就瘋了,嘴裏一直唸叨着什麼四條尾巴的狐狸,四條尾巴的狐狸,他是狐狸的救命恩人,什麼什麼的,可是顯然,監獄裏的人才不會相信他,也就都把他當成了神經病了。

這件事情結束了以後,劉易便早早的離開了,說是放個假去找他師傅去了,而我則還留在家裏,我也打算這兩天動身去陳浩偉那裏,看看他現在發展的怎麼樣了。

當天晚上我正躺在chuang上準備睡覺的時候,突然一陣陰風吹了過來,這陰風吹的我整個人冒出了一身的涼意,因爲我見識過太多太多的鬼怪了,所以現在都比較敏感。

我被這陰風吹過以後,嚇得整個人都從chuang上坐了起來,只見我牀前站着一個女人,披頭散髮的樣子,看起來煞是詭異,我嚇得有些哆嗦的問道:“你,你是誰?”

“納命來!”那女鬼幽幽的說道。

我整個人渾身開始冒冷汗了,隨即從自己枕頭邊將符紙拿了出來,我看着牀頭那白衣女鬼,哆哆嗦嗦的說道:“我勸你早點離開這裏,別來招惹我,否則我會讓你魂飛魄散的!”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心裏也沒底氣了,我的符紙對付一般的小鬼還行,太厲害的鬼怪怕是不好使。

而這個時候那女鬼突然“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如同銀鈴一般清脆,聽着這笑聲我感覺有些耳熟,總感覺這個聲音在哪兒裏聽過。

我剛剛準備開口問她是誰的時候,突然見房間裏的燈都亮了,我這個時候纔看清那個站在我牀頭的女鬼,她不是別人,正是張小愛。

高鐵首席專家 只見張小愛看見我此時狼狽的樣子以後忍不住咯咯咯的笑着,我看見是她以後,沒好氣的說道:“大姐,你能不能不要嚇我?好歹也是我在劉易的手裏將你救下的,你就這麼對待你的救命恩人啊?”

張小愛衝着嘿嘿的笑了笑,說道:“我不就是逗你玩玩呢麼?至於這麼生氣麼?”

我瞅了一眼張小愛,無奈的說道:“當然至於了,你說我要是被你嚇死了怎麼辦?”說到這以後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張小愛,緊跟着問道:“話說,黑媽媽沒有送你去投胎嗎?”

張小愛衝着我點點頭說道:“要去了,明天我就要走了,所以我今天來這裏看看你。”說到這的時候張小愛看着我笑了一下,笑的有些開心的樣子。

想必張小愛此時也已經開看了很多事情了吧?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點點頭說道:“下輩子投個好胎,看人準一點,不要在傻乎乎的那麼輕易的相信別人了。”

張小愛也明白我什麼意思,緊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知道,尤其是不能相信男人。”

張小愛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把我整的語塞了,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張小愛見我不說話,突然笑了起來:“當然還是可以相信小道哥哥的。”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忍不住有些害羞了,我緊跟着撓了撓頭說道:“總之,你一路走好就是了。”

“嗯,我知道。”張小愛說完以後看了一下四周,又看着我說道:“小道哥哥,你可還記得你吻了我兩次的事情?”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心裏一陣無奈,我緊跟着擡起頭看着張小愛說道:“大哥,咱們能不提這檔子事情不?”

張小愛搖了搖頭說道:“我可告訴你了,那可是我的初吻,你把我的初吻都奪走了!”張小愛有些蠻橫的說了一句。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無奈的攤開手,說道:“你以爲我願意親啊?再說了,誰願意沒事去跟個死人接吻呢,如果不是怕你魂飛魄散,我怎麼可能這麼做呢?”

張小愛嘿嘿的笑了一下,衝着我走了過來,看着我說道:“小道哥哥,你的身體裏藏着一個東西對嗎?”

我聽見張小愛這麼一問以後,頓時愣住了,我有些驚詫的看着張小愛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張小愛笑了笑說道:“你的事情黑媽媽都跟我講了一下,還跟我講了一下你未來的命格,還有你將來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但是黑媽媽說這些事情不讓你知道,所以我就不跟你說了,總之你身體裏藏着的東西以後對你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想到我身體裏的小離,估計小離又沉睡了吧?如果小離不沉睡,我估計此時又該和我鬥嘴了,這丫頭藏在我身體裏確實是幫了我不少,想到這以後我點點頭說道:“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

張小愛看了我一眼,笑着走到了我的面前,壞笑着說道:“小道哥哥,你吻了我兩下,我要吻你一下,這才能算是回本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張小愛沒等我說話呢,衝着我的脖頸處就吻了上去,頓時感覺我的脖子上好像有些發燙的感覺,當我準備推開張小愛的時候發現自己根本觸碰不到她。

而這個時候張小愛卻自己離開了,我忍不住撫摸了一下張小愛親吻過的地方,發現那個地方有些紅腫的感覺,我緊跟着問道:“大姐,你該不會對我做了什麼邪術吧?”

張小愛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小道哥哥,你放心吧,我是不會害你的。”說完以後張小愛看了一眼我房間的掛鐘以後,回過神看着我說道:“小道哥哥,我要走了,你要好自爲之了,如果有緣我們還會見面的,因爲我在你的脖子上已經留下了印記!”

我被張小愛這丫頭整的一陣無奈,隨即還是擺了擺手說道:“你下輩子能投個好胎就行了,來生好好的做人就是了,我可不着急去見你。” 119 又見陳浩偉

“噗嗤”張小愛聽完這句話以後忍不住笑了起來“好了,我要走了,不跟你貧了!”說完以後張小愛便轉身離開了房間裏。

而張小愛離開了我的房間以後,我房間裏的燈光此時也一下子都黑暗了下來,我躺在chuang上,看着窗外的夜色,心裏不禁有些茫然,張小愛是個好姑娘,可惜她死的太早了,也許註定了好人就不能長命吧?也許劉易說的是對的,這一切都是命中註定。

而我命中註定的又是什麼?爲什麼南老仙和黑媽媽看見我以後,都說了一句還會再見的,我和他們兩個人又有什麼淵源呢?這一切的一切我想不通,不過也懶得去想了,早早的睡覺,準備準備,這兩天動身去看看陳浩偉去。

當即我便閉上了眼睛,強迫自己睡覺去了。

當我睡醒的時候都已經是上午十一點多了,起牀以後,家裏一個人都沒有,劉易也去尋找他師傅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呢,所以現在這家裏就只剩下我一個人,緊跟着我打開了音響放了一首特別嗨皮的歌曲,自己一個人光着身子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以後,看着晴朗的午後,心裏異常的舒服,隨後我颳了刮鬍子,又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看着鏡子裏的自己,總感覺這頭髮有點長了,快有點殺馬特的樣子了。

隨後我到了理髮店以後,剪了剪頭髮,然後在外面吃了頓午飯,到了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我就回家了,到了劉易家裏的時候,家裏依舊是就我一個人。

我躺在chuang上把玩着手機,心裏盤算着明天去找陳浩偉玩幾天的事情,畢竟哥現在也算是個有錢人了,兜裏還是有一筆不少的錢呢,想到這以後我找到了陳浩偉的號碼撥了過去,很快,陳浩偉那邊就接聽了電話。

我跟着笑了笑對着電話說道:“浩偉,你在哪呢?”

“我還在家上班呢,怎麼了?小道?”陳浩偉笑着說道。

我樂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我明天去找你玩幾天去,我這邊放假了,暫時沒什麼事情,你看看你明天能不能請假,我過去找你,咱們好好玩幾天去。”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最好多請幾天假哈。”

電話裏的陳浩偉一聽見我要過來,頓時就笑了起來“行啊,你明天過來我來安排你,我待會下班了就去請假去,咱們兄弟倆好長時間沒見面了,必須得好好的喝一頓。”

“妥妥的,那我明天下了火車以後給你打電話吧,到時候咱們在聯繫。”我對着電話說道。

“妥了,明天到了我開車去接你去。”陳浩偉說道。

我一聽陳浩偉開車來接我,那更好,緊跟着開口說道:“歐了,明天聯繫。”

說完以後我便掛斷了電話,和陳浩偉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算算日子,現在已經四月份了,還有四個月我就該去學校拿畢業證了,不過眼前我連個實習證明都開不出來,畢業證着實有些費事了就,不過想想還又四個月,我也沒必要太着急,愛咋咋地吧。

當下的事情就是先把車票訂了,把明天去陳浩偉那裏的車票訂下來,不過在去陳浩偉那裏之前我覺得還有一個地方我要去看看,那就是去看看林軒,算起來已經有半年的時間沒有去看過林軒了。

想到這以後,我把車票訂好了以後,便匆匆忙忙的下了樓,到了樓下以後,我買了些熟食,又買了一瓶金六福,打了一輛車便衝着林軒所在的墓地去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