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00 Views

“以我之命,創造萬物……”

Written by
banner

秦羿按照愛麗絲教的神咒,默默的念動着,啓動了火種。

果然,靈珠綻放出璀璨的金光,光芒萬丈籠罩了整個方寸山,待牢牢鎖定方寸山的靈場後,原本屬於方寸山的靈氣,一點點的被創世能量所覆蓋。

當最後一絲金光收回珠子的時候,神珠變的愈發的光華奪目,璀璨無比。

而於此同時,所有的方寸山弟子與奴僕全都跑到了廣場上,剛剛有那麼一瞬間,靈氣被覆蓋的真空期,每個人都差點停止了呼吸,還以爲要出什麼大事。

不過當創世火種再一次綻放出更爲純淨的光明能量,無損的供起了整個靈場後,他們心裏也徹底放心了。

尤其是對於東方洛來說,這無疑是一件大好喜事。

他是七星派的,以目前這種強大的靈場,七師兄覺醒無疑會進一步加快。

按照修爲來排,上洞七子,七師兄修爲最高,覺醒無疑是最先的一個,這年頭,誰先復甦,先霸佔資源,尤其是七星觀即將成形,誰能執掌這個最高道場,無疑會擁有話語權。

至於秦帝,在東方洛看來,一年也來不了幾回,也就是神壇上的菩薩,只需要供着罷了。

到時候重建的方寸山,還不是他們七星派的?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東方洛打的如意算盤是挺精,但他並不知道火種靈珠可以直接受秦羿支配,還沉浸在洋洋得意之中。

殊不知到時候,他那強大無比的七師兄,大師兄,生死存亡不過是秦羿的一念之間罷了。

搞定了方寸山的危機,秦羿神識一收回到了地獄。

他給了東方洛七天的時間,在此期間,多想無疑。趁着這機會,秦羿悄悄去了一趟冥河以北。

廣王大軍在冥河北岸以幾座大城爲依據,紮起了密密麻麻的連營,於此同時,在冥河以北的渡口,龐大的戰船林立,裝備的全都是最新、最強的晶石大炮。

畢竟北方有四海地獄,婁文采被廣王限制住了,那邊的大船基本上全都調了過來。

這是秦羿當初沒料到的,但如今多想也無益了,婁文采自身難保,他必然是拗不過廣王的。

單從裝備上和硬實力來看,北方軍要比秦羿的南方聯軍強大的多,這注定是一場苦戰!

不過,唯一讓秦羿感到欣慰的是,北軍似乎很悠閒,大部分的士兵聚在一起,三三兩兩的不是喝酒,就是玩牌。

甚至一些高級將領的營房中,還專門配備有舞姬,以供娛樂。

想來,廣王統一北方,也只是倉促之間,再加上他不出王城,是以這些北方聯軍大多數都是比較懶散的。

而且,這些士兵是在秦羿組建聯軍之前就屯兵於此,在他們看來,南方的地獄多半窮苦,鬼王們自私自利,秦羿根本難以成氣候,是以絲毫沒有大戰前夕的緊迫感。

秦羿去了七層地獄,決定去找一個老熟人,楊忠國。

楊忠國是廣王閉關時的重要大臣,有很大的實權,由於楊忠國是典型的利祿小人,再加上楊家在地獄裏是大族,廣王需要這樣的一條鷹犬,爲他打壓那些不滿自己的傢伙。

哪怕是當初楊忠國與秦羿在酆都王城走的極近,廣王依然是留下了他。

相反,楊忠國不但沒有被處罰,反而繼續升職了,更成爲了這次大戰的軍需官。

當然這與楊忠國在官場的油滑也是有關的,此人利用家族和地位,私底下與各個地獄的權臣都暗中有交往,很多廣王明面上辦不了的事,楊忠國卻可以很簡單的解決。

豬惑天下:邪皇的傾城懶後 例如,調動糧草,廣王除了自己國庫裏的調動,要想從征服的其他北六獄鬼王口中摳出糧草,那是千難萬難,這些傢伙名義上奉詔,願意臣服,但涉及到動底子的事,總能有千百種藉口。

廣王詔令搞不定,楊忠國卻只需要一個招呼,便可說服那些鬼王手下的權臣,達到目的。

是以,廣王對楊忠國是恨而不殺,厭而用之。

楊忠國也深知,他能活着不過是有這麼多年打下來的人際關係罷了,這場戰爭的勝負與他的生命倒計時,是絕對掛鉤的。

這一次,楊忠國南下是以監軍的身份,監軍雖然沒有實際的決策權,但卻有着直通廣王遞密奏的權利,同時督運糧草,以防統帥將軍謀反。

北方通南城,監軍府內。

鶯歌燕舞之餘透露着一股肅穆的殺氣。

坐在左側上首的是一位中年將軍,但見他身材魁梧高大,一身黑色鎧甲不離身,留着一寸長的黑色硬髯,輪廓堅毅,雙目炯炯有神,在上首一座,如同泰山一般威嚴,堅不可摧。

再看他手下的將領,也一個個面如寒霜,沒一個善類,那些妖嬈舞動的歌姬,在他們眼中彷彿就像是死物一般無趣。

“郭將軍,楊某奉廣王之令,前來監軍,將軍是三十萬大軍統帥,日後還望你我精誠合作,力爭一舉擊潰南軍,爲上主平憂纔好。”楊忠國舉起酒杯,像那將軍敬道。

“合作不敢當,只希望楊大人能不在背後給我下絆子就不錯了,這場大戰,是勝是負,楊大人可是重要的決策者,你若心誠,我必敗賊軍,你要是把朝堂上那一套耍到我頭上,這仗能不能贏,還真就成未知數了。”

“楊大人,你說是吧。”

郭子靖虎目一揚,冷冷的盯着楊忠國,警告他。

誰都知道楊忠國是最喜歡搞權謀、詭計的奸賊,但凡忠義之士無不是想拔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偏偏這個小人又深受廣王的器重,誰也奈何不了他。

郭子靖自認他親自打造的王城鐵血之師,以及他帶兵的策略,以及兵力、裝備上的優勢,是能夠擊敗南方的烏合之衆的。

但現在上面派來這麼個玩意,令他不由得有些擔心了。

郭子靖甚至懷疑,廣王是不是老了,這麼重要的決戰,居然派了個小人來噁心自己,也真是夠了。

“郭將軍說的哪裏話,你我都是爲廣王效命,忠國自當是以將軍馬首是瞻,力爭擊敗秦賊,一統天下。”

楊忠國心中很是不爽,知道郭子靖看不起他,但面子上依然是一副奉承姿態。

“那就好,我跟你也沒什麼好談的了,只要王令一下,我便揮師過江。”

“告辭。”

郭子靖一秒都不想多跟楊忠國多呆,站起身而去。

“嗨,這麼好的酒,還有女人,將軍難道就不……”楊忠國站起身,仍是想極力挽留。

郭子靖連鳥都沒鳥他,領着人大步而去。

“什麼玩意,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想當初秦子建也不敢對大人這麼放肆,這個姓郭的不過是秦子建的一個副將罷了,囂張個什麼……”

楊忠國身邊的一個僕從,不爽的替主子抱起了不平。

楊忠國笑了笑,自顧坐了下來,端起酒杯道:“當兵的,總以爲自己是救世主清高的很,遲早他們就知道爺的重要性了,到時候還得親自來求我。”

“權且給他們點臉罷了,來,喝酒。”

楊忠國舉起酒杯道。

“大人,我偷偷問一句,這場戰爭到底誰贏了,咱們才能撈到好處?”

僕從謹慎問道。

楊忠國放下酒杯,看了一眼這個跟隨多年的部下,心知他說的好處,另一個含義是,活下來。

“這麼說吧,這場站最好永遠打下去,廣王用得上我,我才能不死。你知道老六嗎?廣王已經把我一半的差事分給他了,老六知道的東西太多了,我能搭上線的,他也同樣能搭上線。”

“廣王這是要卸磨殺驢了啊。”

“一旦北軍大勝,我預料着,他就得跟我秋後算賬了。”

楊忠國還是很有自知之明,深深擔憂道。 老六是楊忠國最得力的心腹,楊忠國有很多祕密勾當都是老六私下去辦的,如今廣王分化他的內部,啓動了老六,無疑就是想取代楊忠國。

“那,那秦侯贏了呢?”老僕問道。

楊忠國搖了搖頭道:“不好說啊,我跟秦侯是有些交情,但這人我看不穿,他跟我也就是利益關係,我在他的一座西府城內有一定的分紅,但他不過是利用我罷了,一旦勝利了,我就是一個沒用的棋子。而且他父母之死,我也是負有一定責任的,到時候怕也容不得我啊。”

“那這麼說,咱們兩邊都不討好了,那,那咋辦啊。”

老僕有些慌了。

“怕什麼,走一步看一步,路還不都是人走出來的。”楊忠國一口悶幹酒,朗聲道。

喝到了很晚,楊忠國剛回房睡覺,就看到了門口站着一道人影。

他也算是高手之流,哪裏想有人闖入了護衛重重的監軍府,登時嚇的酒意全消,眯着眼大喝道:“是誰?”

“楊大人,別來無恙。”秦羿淡淡笑道。

“秦侯?”

楊忠國倒抽了一口涼氣,他並不想在這時候見到秦羿。

畢竟屬於敵我雙方,他又身兼着監軍一職,無論秦羿提出什麼要求,對他都是不利的。

“老朋友,你似乎不太歡迎我?”秦羿皺眉問道。

“怎,怎麼可能,咱們可是老朋友了,這麼晚了,來找我,有什麼吩咐。”

楊忠國乾澀笑道。

“這是二獄的一座島,島上有一方靈泉供應,有着最純淨的空氣,最美的風景,還有一座佔地千頃的宮殿。”

秦羿拿出一張影符點燃,浮現出一幅海天美景,“這原本是婁文采爲了報答我,送給我的休養福地,但你知道我這人是閒不住的,留着這東西沒有用。”

“侯爺,這,這是什麼意思?”楊忠國微微動容,驚訝道。

“我知道你是個會玩,也懂的享受的人,所以想請你幫我代爲保管,契約我都給你拿來了。”

秦羿笑了笑,把契約遞給了楊忠國。

楊忠國愣了愣道:“侯爺,你,你這是什麼意思,這麼貴重的寶島,我,怎敢受呢。”

“再說無功不受祿,您說是吧。”楊忠國吞了口唾沫,縮回了手。

他確實是個挺喜歡享受的人,一想到能在這麼風光旖旎的島上,左擁右抱坐看潮起潮落,無疑是人生一大樂事。

但秦侯的東西,豈敢白要,搞不好那可是要人命的啊。

“我也就直說了,老朋友,我需要你的幫助。”

“如今南北對峙,籌集軍糧之事,已經成爲另一條戰線,一旦開戰,你就是主宰戰局的人物。”

“我想到時候,你能在暗中使點小動作,當然,眼下我希望老兄能把下一步的運糧路線告訴我。”

“至少告訴我你們的糧餉儲存之地吧。”

秦羿知道楊忠國是好利之人,直言道。

“糧草有三個月的,存在百里開外的,廣南城。”

“那邊看守糧草的,都是廣王派來的親衛軍,一旦開戰,糧草全部從那邊調撥,另外還有就是水路上,上游的渡口也能分擔一部分。”

“如果你是想從糧草入手,我想是大可不必了,這一次的糧草準備十分充分,能源源不斷補給,持續打上至少三年。”

“你若有意開戰,還是速戰速決的好。”

楊忠國道。

“沒錯,我就是有意決戰,所以,想請楊大人搞點事情。”

“我聽說這裏的統帥郭子靖,曾是琴婉亡父秦子建昔日的部將,極善統兵,楊大人可知,一旦郭子靖立功之日,就是廣王清算之時。”

“這其中的道理,我想你應該明白,不需要我多說吧。”

秦羿道。

“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楊忠國嘆了口氣道。

“既然如此,楊大人何不再與我合作呢,你知道的,我與你是朋友,一旦我統一了地獄,就算你不願意再做官,至少你餘生可以做個逍遙快活的富豪。”

“怎麼做,我想你應該清楚吧。”

秦羿笑道。

楊忠國咬了咬牙,猛地一把接過了地契,“好,我答應你,郭子靖休想過上好日子,希望你到時候說話算數。”

“當然。”

秦羿拍了拍楊忠國的肩膀,滿意而笑,走出了房門。

……

秦羿在準備大戰的同時,廣王卻並不急着開戰。

他更傾向於私底下解決秦羿,畢竟南軍在他看來不堪一擊,只要這個罪魁禍首給處決了,剩下的便是一擊而破。

“大王,燕老魔來了。”

高公公小聲道。

“嗯。”廣王點了點頭,起身到了東冥山行宮,見到了燕老魔。

“燕老弟,十二神衛已經撤銷,我聽說你的人已經上了島,而且一上就是三千弟子,好大的陣仗,不知道的還以爲你別有所圖。”

廣王看到一身血衣的燕老魔,傲然笑道。

燕老魔鬚眉皆猩紅如血,根根而立,如同一頭憤怒的雄獅般,殺氣凜冽,令人膽寒。

此時,他心情極好,爽聲笑道:“廣王言而有信,燕某今日是來感謝你的。”

“感謝就免了,老朋友了,喝杯茶,閒聊幾句倒是可以。”廣王親自斟了茶水,“如今天下間,能說幾句真心話的人越來越少了,燕老弟,人生在世,活了我們這麼長,有時候想想也是挺累的啊。”

“廣王,我聽人說,秦侯在離開酆都城之時,曾跟你在東冥山決戰,打了個昏天黑地,此後便去了西方地獄。”

“能否告訴我,那一戰到底戰果如何?”

燕老魔問道。

他並不是一個魯莽的人,雖然答應了廣王要殺掉秦羿,但並不敢貿然出手,畢竟曾經一帝四高中的天罡宗歐陽雄就是死在秦羿之手。

燕老魔雖然不在常規排序裏,也不把歐陽雄放在眼裏,但不得不慎重。

“你真想知道?”

廣王心中暗罵了一句老狐狸,神色卻是無比的嚴肅。

“當然,還請告知,這對我殺秦賊至關重要。”燕老魔正然道。

“好,那我告訴你,若非我有不死印法,我就死在了秦侯手上。”

“他的修爲已經在我之上!”

廣王道。

“什麼?”燕老魔大驚。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燕老魔深知廣王有多麼可怕,秦羿在兩年前打敗歐陽雄後,衆人也頂天不過把他位列四高末流而已,誰曾想到那場驚天大戰,廣王竟然還落了下風。

“你以爲我在騙你?不,這年輕人有天意庇佑,不僅僅崛起迅速,而且他還得到了二獄的那條神龍,有許許多多很厲害的法器,那些法器的出處,很可能是來自先天期的。”

廣王並沒有誇大事實,他永遠不會忘記秦羿的五雷符,差點將他炸了個魂飛魄散。

那一次,若非有不死印法,他真的就被秦羿給掛掉了。

“當初神,原本可以借鳳凰之舞殺掉他,但那個娘們卻選擇愛上她,寧可自己死了。”

“所以說,這個人不僅僅厲害,而且命好,否則他也不可能在地獄裏一呼百應,與我平分秋色了。”

廣王接着道。

燕老魔面色微變,“既然如此,當初爲何不在東冥山除掉他?”

“你以爲我不想,我說過他命很好,那一場大戰,我也受了重傷。偏偏我手下還出了陸判這個叛徒,他要走,我如何能攔得住?”

廣王不談傳授秦羿不死印法的事,把這一切全都栽到了已經被處決的陸判頭上。

“說了這麼多,就是要告訴你,這個人不簡單,如今過了兩年,他在西方攪天滅地的事你也應該聽說了。我勸你你最好是全力以赴,血魔神功別省着,否則,這一去怕是很難回來。”

廣王嚴正交代道。

說了這麼多,也就是想逼出燕老魔的全部實力,打個兩敗俱傷,爲地煞宮宮主宇文傷做準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