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05 Views

“什麼?!”

Written by
banner

黎曉曉和林直一驚愕的看着她。

林直一反應過來她說的什麼意思後,瞬間激動了,“你說井月光還活着?!”

黎曉曉皺起眉頭,“林直一,這貨就是個謊話精!”

“我知道。”林直一搖搖頭,盯着寶寶,“說仔細點,最好能有證據證明井月光還活着,不然……我會很生氣,而我生氣的話,你可能會死的很不痛快。”

“我說真的……”寶寶耷拉着腦袋,“人家那麼聰明,怎麼會沒想到出來之後被你發現我不是井月光的後果……”

“我的確給井月光下了毒,不過她的靈魂十分強大,根本不可能被普通的毒素給毒死的,這一點你應該明白。”說着寶寶偷偷看了一眼面色不善的黎曉曉,“對不起啊叔叔,我又騙你了……”

“別喊我叔叔!” 名門賊夫人:萌妻要逃婚 黎曉曉沒好氣的說道。

寶寶說的很有道理,以她在領域內的籌謀看來,她可能是井月光所有人格里面最聰明的一個,她不可能想不到被林直一發現的後果,所以留個後手自然很有可能。

“那井月光現在怎麼樣了?爲什麼是你佔據了她的身體?”林直一質問。

寶寶咬了咬嘴脣,小聲說,“我說了你們不要打我啊……”

“少廢話!”林直一和黎曉曉同時大吼!

他們真是被這個可惡的蘿莉給氣到了!

“那麼兇……”寶寶嘀咕一聲,老老實實的交待,“雖然她沒有被毒死,但也很虛弱了,被我禁錮在精神世界深處的‘牢房’裏,只有我有‘鑰匙’,如果我不願意,她這輩子都別想出來。”

“立刻!馬上!把她放出來!”林直一大喝道。

“不可能!”寶寶這次語氣很堅定,“這是我最後的防線,我不可能放棄,一旦我把她放出來,被禁錮永遠不能出來的人就是我了!”

林直一暴怒:“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

“你不會殺我,我有辦法證明井月光還活着!”寶寶有恃無恐的瞪着林直一。

林直一怒極而笑,“好啊,那你證明給我看!”

“遊戲。”寶寶正色道,“你們的那個遊戲,我偷偷的研究過,登陸信息應該是綁定了玩家的靈魂,我們所有的人格,只有井月光能進遊戲,等到下次你要進遊戲的時候,我會用井月光的賬號和你組隊進入遊戲,到時候你在遊戲裏看到井月光的靈魂,自然就能證明我說的都是真的。”

林直一立刻冷靜了下來。

是啊,還有遊戲!

寶寶看林直一的臉色緩和,繼續說道,“你可能會覺得我會故意不進遊戲,等遊戲的懲罰降下,井月光自然魂飛魄散……但我不會那麼做,活着的井月光是我的護身符,死了的井月光對我沒有任何用處,還會給我招致殺身之禍,所以,在我有辦法對付你之前,井月光都是安全的,我會每週讓她進遊戲。”

林直一陰着臉不語,而黎曉曉不由得讚歎了一下寶寶的心思。

這個蘿莉還真特麼的能搞事情,竟然搞的林直一一點脾氣都沒有,根本沒辦法奈何她!

厲害!

在心裏感嘆了一下之後,黎曉曉提出告辭,“看來事情已經有了定論,那我就回家了,一會還要去上班。”

說完黎曉曉就溜了,把頭痛的事情扔給了林直一。

反正,井月光又不是他的誰,他何必管這個閒事?還是先操心好自己的事情吧!

唉,從今天起,他就要開始習慣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了……聽說助理還得無條件加班,還沒有加班費……想想就苦逼啊……

黎曉曉唉聲嘆氣的跑回家,剛好趕上吃早飯。

吃完早飯他就跟着穆大小姐去上班了。

而林直一這邊,在憤怒的砸了打了寶寶一頓屁股之後,也暫時緩了下來。

他對寶寶無可奈何。

這個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井月光的哪一部分人格分裂出來的,簡直太妖孽了!把他吃的死死的,一點兒能鑽的空子都沒留下。

煩躁了一陣子後,天也不早了。

林直一早上約了言千殤談基地的事情,他可不放心把寶寶一個人留在15號別墅,萬一她畏罪潛逃找不到了咋辦?

如果寶寶脫離了他的控制,那井月光就真的完蛋了!

所以林直一隻好拎着她一起去見言千殤了…… 黎曉曉穿上西裝,繫好領帶,翻出來不知道啥時候買的幾百年都沒用過的過期髮蠟,將自己的頭髮拾掇好,照着鏡子左右看看,挺了挺胸膛。

嘿!還別說,伊甸湖副本里買的減肥藥效果真不錯,最近一段時間廋了不少,加上夜叉血脈進階,身體進一步改造,身上的肌肉明顯增加,這一打扮,倒是人模狗樣兒的。

黎曉曉看着鏡子裏精神抖擻的小帥哥滿意的笑了,“果然人靠衣裝佛靠金裝,誠不欺我,這身材真棒!”

說着黎曉曉又臭美巴拉的舉了舉手臂擺出個健美先生的姿勢,“不錯不錯。”

臭美夠了,黎曉曉纔拿上嶄新的萬寶龍手包,美滋滋的出門坐上穆大小姐的車。

一路暢通,很快到了公司大樓。

樓面上,‘穆王集團’四個字有棱有角的合金大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着實霸氣。

這也是黎曉曉的外公被稱爲“穆大王”的因由。

不過這棟樓只是穆王集團在華國的分部而已,很多國家都有穆王集團的分部,集團涉及的跨國業務非常多,比如石油、鐵路、礦業、建築、環保、新能源……而華國分部的業務主要是環保和新能源。

“我們對應研究的兩個實驗室都是國內規模最大的,擁有一百多項專利,我們的工廠主要是做標準,以及配合實驗室進行大規模的樣品實驗,所以我們賺錢不是靠賣產品,而是靠賣標準,就是專利授權。”

“而科技的領先讓我們時時都保持着最高標準的壟斷地位,不斷的做研究推動科技進步,纔是我們穆家長盛不衰的祕訣。”

穆大小姐一邊走一邊給黎曉曉粗略的介紹了一下公司的主要業務,主要是國內的,國外的那些業務都是隨便提了一下,反正那些都是穆大王在親自負責,穆大小姐都還沒有接手,也沒必要說的太多。

聽起來好牛逼的樣子……

黎曉曉有點懵,他一直以爲穆家有錢是因爲在全世界做房地產,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啊……房地產好像只是捎帶做的……

坐專用電梯到了穆大小姐的專用樓層,她就把黎曉曉交給了第一助理雪莉,自己則拿着筆記本去了會議室開每週一的高管例會。

專用會議室也在這一層,牆壁是透明的玻璃牆,黎曉曉跟着雪莉路過的時候瞟了一眼,瞬間有一種“女王在上早朝”的感覺……

心裏立刻就有些不得勁,有點惶惶的趕腳。

“怎麼?緊張了?”雪莉笑着問。

雪莉全名王雪莉,是穆大小姐的第一助理,身材高挑相貌端莊,打扮的一副幹練模樣。

聽到雪莉的問話,黎曉曉不好意思的笑笑,“不是,就是忽然感覺老媽她和平時在家完全不一樣,像個鐵血女王似的……”

雪莉噗嗤笑出聲,“什麼像啊?本來就是好嗎?你不知道你媽媽工作時間有多可怕,那些平時在外面威風凜凜的高管一見到她個個都跟鵪鶉似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你媽媽不是這樣的話,又怎麼能鎮得住這麼大的場子?”

黎曉曉放鬆了,也笑起來,“說的也是……對了雪莉姐,我的工作是要做什麼呢?”

“我已經給你安排好了。”雪莉從手裏的檔案夾裏抽出一張紙遞給黎曉曉,“這些就是你今天的工作,我先帶你去你的工位看看,你熟悉一下就可以開始工作了。”

黎曉曉接過紙仔細的看了看。

上面各項工作羅列的很詳細,有些是早就打印出來的,有些是後面手寫臨時加上去的,但卻不顯凌亂,井井有條、一目瞭然。

窺斑見豹,從這點小事就能看出這個第一助理工作能力真的是很強。

至少甩現在的黎曉曉七八十條街……

作爲第一助理,雪莉是有自己辦公室的,但第二助理就沒有這待遇了,工位被放置在大廳旁邊的公共區域,緊挨着雪莉的辦公室,黎曉曉也是一樣,被安置在第二助理的旁邊。

“小田,這是新來的第三助理曉曉,你照看下。”

正埋首在一堆文件中的男青年聽到雪莉的聲音趕緊站起來打招呼,然後打量了一下黎曉曉,笑道,“放心吧雪莉姐,我會照看好他的。”

雪莉並未點明黎曉曉的身份,交待黎曉曉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田熙珉,然後就走人了,她也是很忙的。

看那位第二助理很忙的樣子,黎曉曉打了個招呼也沒有多嗶嗶,就兀自熟悉了一下自己的工位,打開電腦把辦公需要的軟件都看了一遍,心裏有數之後,纔拿出雪莉給他的工作安排開始幹活……

第一天上班,雪莉給黎曉曉安排的事情並不多,也都很簡單,黎曉曉輕鬆上手,一上午就完成了一半的工作。

快到中午的時候,旁邊的第二助理田熙珉在接到一個電話後,忽然走到黎曉曉的工位旁,笑着請求道,“曉曉,能不能麻煩你幫我個忙?”

黎曉曉一愣,心想難道這就要進入欺負新人的環節了?

那要不要了無痕跡的裝個逼呢?

不動聲色的,黎曉曉問,“什麼事?我看我能不能幫得上。”

“一定能一定能!”田熙珉笑嘻嘻的,“這邊有個穆總的客戶剛剛和穆總談完事情,下午還要去工廠參觀,所以從現在到下午上班前都要呆在公司了,但是穆總有其他事不能陪同,所以雪莉姐希望我們倆中抽出一個人去陪客戶,但是中午我女朋友要來找我一起吃飯,你看……”

田熙珉皺着臉懇求道,“你知道推掉女朋友的約飯可是很可怕的事情,我年紀輕輕的還想多活幾年,所以……”

黎曉曉:……

你特麼給我這單身狗面前撒狗糧還想讓我幫你幹活?!

黎曉曉下意識想義正言辭的拒絕,但轉念又一想,這貨也是老媽的助理,擡頭不見低頭見的,也算是自己人了,這樣子不通人情有些不好。

所以他面無表情的點點頭,“看在你這麼誠懇的面上,我就勉爲其難的答應吧!”

“謝謝!這是那位客戶的資料,你看看!”田熙珉麻溜的將一張紙扔在黎曉曉面前,轉身溜了,留下一句話,“下次請你吃飯~” 黎曉曉很快在貴賓休息室找到了那位客戶。

那是一位阿姨,嗯……如果不是黎曉曉在客戶資料上看到了她的年齡,恐怕會以爲這是一位姐姐。

保養的真好,雖然不是特別漂亮,但皮膚氣色都很好,氣質上佳。

然後黎曉曉就厚着臉皮笑呵呵的問,“姐姐,請問你是齊總嗎?”

那位齊總立刻眉開眼笑……

……

黎曉曉陪着齊阿姨吹牛聊天的時候,這邊林直一和言千殤的討論也告一段落。

林直一合上筆記本,“你們大致的需求我都瞭解了,不過還有一項不太明白。”

遲疑了一下,林直一問,“這個‘基地防護陣放置點’的房間,好像挺奇怪的啊……呵呵,如果是機密的話就不用告訴我了,我就按照你的要求設計就是了。”

言千殤笑着搖搖頭,“用人不疑,既然請了你設計,還是告訴你吧,不然做出來有問題可就麻煩大了,你知道四維立方體嗎?”

林直一點點頭,面色疑惑,“知道是知道……”

言千殤直言,“我們擁有建造四維立方體空間的技術,這個房間就是四維立方體的奇點位。”

“……”

林直一震驚萬分,長大了嘴巴不知道說什麼好。

四維立方體的製造技術?!那不是科幻片裏纔會有的東西麼……你們掌握了這種黑科技?!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哇!四維立方體?!我以爲這是科幻片裏纔會有的東西呢!”寶寶也瞪大眼,把林直一心裏想的給說出來了。

精靈寶寶:媽咪回家吧 言千殤也林直一都看向她。

寶寶自顧自的說着,“你說你們掌握了製造四維立方體的技術?這不太現實吧!我們所處的世界可是一個三維世界,就好像一個二維生物想在二維空間建造立方體一樣不現實啊!”

林直一怒視寶寶,“這有你說話的份?!”

寶寶撇撇嘴,不說話。

言千殤卻笑着擺擺手,“不礙事的,這位女士說得對,一個二維生物想在二維空間建造一個立方體的確不現實,因爲立方體在二維空間只會投影出一個平面。不過你聽錯了一點,我們不是要建造一個‘四維立方體’,而是要建造一個‘四維立方體空間’。”

從荒野求生到全球巨星 “啊?!”

寶寶驚呼一聲,捂住了小嘴,滿臉的不可思議,“你的意思是……你們可以製造出一個‘平行空間’?!”

“差不多吧!”

言千殤隨意說着,雖然建造四維立方體空間的事情可以告訴他們也無妨,但涉及到核心技術,自然是不會透露半分的。

寶寶顯然也明白這一點,便沒有再追問,只是眨巴着眼睛渴望的看着言千殤,“其實我對量子物理學也有些研究,你們還招研究員嗎?我想加入你們!”

啪!

林直一一巴掌拍在寶寶的腦袋上,沒好氣道,“別忘了你的身份!你以爲你想去哪裏就去哪裏?!給我老實點!”

“呃……”言千殤看看滿臉憤怒的林直一又看看捂着腦袋一臉委屈的寶寶,滿腦門子的問號。

一開始他以爲這倆人都是慕夏的人,是一對搭檔,後來這個女的一直沒說過話,他就以爲其實倆人是情侶,再然後……

“嗯,林先生,我冒昧的問一下……”言千殤咳了一聲,不好意思的問,“這位女士,是你的奴僕?!”

實力強大的玩家收取別的玩家做奴僕並不少見,所以言千殤纔有此一問。

“不是!”

“是!”

倆人同時回答,不過答案卻迥然不同。

“……”言千殤又無語了。

頓了一下,言千殤委婉的開口,“林先生,我覺得吧,強迫一位女士成爲自己的奴僕是很不道德的事情,你認爲呢?”

林直一狠狠瞪了寶寶一眼,擺擺手,“你不明白其中的事情!”

他指着寶寶憤憤說道,“這傢伙搶走了我朋友的身體,我朋友的靈魂被她禁錮在精神世界深處,所以我才把她禁在身邊,這事兒黎曉曉也知道,他也被這傢伙給騙了!”

“哦……”言千殤便不再說話。

寶寶很委屈,“我又不是要逃跑,我只是覺得生命有限,荒廢時光是很浪費的行爲,我想在有限的生命裏做點有意義的事情不行麼?每天跟着你發呆是在浪費我的價值,我很聰明的,如果讓我參與你們的項目,我一定能做的很好!大不了你給我上個鎖鏈啥的,我實力那麼差,怎麼可能從你們眼皮子底下逃走啊?!”

林直一不屑的嗤笑一聲,不爲所動。

言千殤倒是有點動心,因爲玩家的年齡普遍偏年輕,所以想要找到一個對量子物理有研究的人很難,現在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就這麼放走是不是太可惜了?畢竟兩個人幹活總比一個人幹活效率高很多是不是?

“其實,你可以考慮一下啊!”言千殤笑看着林直一,“我自認以我的實力,控制住她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你把她交給我禁着,你也可以輕鬆一些,我也有個幫手幫我幹活,豈不兩全其美?”

林直一皺皺眉,下意識想拒絕,但又有點心動。

就像言千殤說的一樣,他走到哪裏都帶着這個傢伙也是個累贅,一個不留神被她跑了他就傻眼了。

但言千殤這裏不一樣,他是黎曉曉團隊的人,而黎曉曉團隊里人數不少,也有王瀟南言千殤這樣的高手,看住一個寶寶是綽綽有餘。

“你說的有道理。”林直一點點頭。

寶寶一喜!

“不過……”林直一瞪了她一眼,看向言千殤,“我覺得你最好徵求一下黎曉曉的意見,他對這個傢伙可沒什麼好感。”

言千殤點頭,“那是自然,我現在就問問他。”

入骨相思知不知 聽到這話,寶寶吃驚的瞪大眼,“什麼?!你是那個黎曉曉的手下?!這個項目是黎曉曉的?!”

“呃……”言千殤滿腦門子黑線,糾正道,“我不是他的手下!我是他的合作伙伴!不過這個項目的確是他的。”

“哦……”寶寶眼睛珠子轉了轉,笑嘻嘻道,“那你快問吧!我這麼聰明可愛,他一定會很歡迎我加入他的團隊的!” “Hide my head I want to drown my sorrow,No tomorrow no tomorrow……”

黎曉曉電話響了。

霸武聖主 黎曉曉原本打算直接掛掉,看到是言千殤,便衝齊總道了個歉,“不好意思,工作電話,我得接一下。”

齊總端着咖啡優雅的抿着,擺手示意黎曉曉隨意。

黎曉曉立刻接聽了電話,“什麼事?”

“是這樣的……”言千殤把那邊的事情說了一下,“我覺得有個助手能提高咱們的基地建設效率,況且她實力低微,也沒什麼威脅,你覺得呢?”

井月光的身體其實已經被她鍛鍊的很強悍了,但因爲寶寶的靈魂比起井月光來的確是弱雞一個,根本駕馭不了井月光身體的強大力量,所以在其他玩家看來就很弱。

黎曉曉沉吟片刻,也沒有詳細說,“可以,但你要注意她的精神狀態。”

“我知道。”言千殤是個聰明人,立刻聽出了黎曉曉的意思,就讓寶寶的靈魂保持現在的弱小,不要給她增強靈魂的機會。

言千殤又簡略的說了一下關於基地方面他和林直一討論的結果,黎曉曉認真聽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