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32 Views

要真是一百年後或是一千年前,那老子豈不是再也不能見到咪姐和小老婆了!?還有阿祁、白咖啡……

Written by
banner

不行!老子一定要趕在玄空之門關閉之前,離開這裏。

肖遙剛下定決心,忽然傳來一陣“嗡嗡”的聲響,與此同時,廣場方向迸發出耀眼的藍色光芒。

這尼瑪什麼情況?

肖遙立刻運用乘風御氣技能,飛身而起,飛到了旁邊一座建築物的屋頂之上,轉頭朝幽泉廣場方向一瞧,原來光亮是來自於那根巨型圓柱上方的幽藍球體。

原本球體散發出來的是幽藍光芒,而這會兒光亮變得十分耀眼。

肖遙正感到納悶,

獨眼忽然閃現在了他的面前,

“上仙,快走!只怕是惡煞鬼龍要現身了。”

肖遙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獨眼所說的惡煞鬼龍,應該就是惡煞鬼王,也就是他們剛進入幽冥之境時碰到的那條鬼龍,也就是玄陰鬼王所說的已經被幽冥鬼王所控制的惡煞鬼王!

瑪了個蛋!

惡煞鬼王可不好對付,恐怕只有辰月或是玄陰鬼王才能與之一較高下,而現在他倆都不在,老子還是趕緊離開爲妙!

想到這,肖遙立刻對獨眼說:“獨眼大哥,我們走!”

兩人跳下屋頂,蕭飄然與歐陽羋屠立刻聚攏過來。蕭飄然問道:“是怎麼回事?”

“獨眼大哥說,可能是惡煞鬼王要現身了。”

“就是那條鬼龍?”

肖遙點了點頭,“我們得趕快離開這兒,先跟辰月他們回合再說。”

他說到這,轉頭對獨眼說:“獨眼大哥,我們走吧。”

“幾位請隨我來。”

獨眼在前面帶路,朝着狹巷深處快步走去,肖遙三人忙跟在了後面。 一行人很快走到了狹巷的盡頭,肖遙卻發現,這竟是一條死衚衕,根本無路可走。

他立刻轉頭問獨眼:“獨眼大哥,這什麼情況啊?怎麼沒路了呢?”

“彆着急,這是一條密道。一般人發現不了。”

獨眼說着,上前一步,走到狹巷盡頭的牆壁前,伸出一隻手,放在了那面牆壁之上。

片刻過後,牆壁上竟然憑空出現了一個黑洞。

黑洞逐漸擴大,獨眼轉頭對肖遙三人說道:“三位,快跟我……”

誰知他話還沒有說完,忽然從那黑洞之中飛出一道黑色霧箭,他未加防範,被那團黑霧擊中,當即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倒在了地上。

肖遙急忙上前,還沒來得及將他扶起來,黑洞之中又飛出了數道黑色霧箭,朝着三人直襲而來。

狹巷很窄,根本無法躲閃。

就在這緊要關頭,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快使用金鐘罩技能。”

瑪了個蛋!

老子都忘了還有這項技能。

肖遙顧不得那麼多,立刻使用了金鐘罩技能。並上前一步,用他的身體擋住那幾道黑色霧箭。

他被霧箭擊中,只覺得魂體猛地一震,而與此同時,魂體散發出了耀眼的金光,而那幾道霧箭則迅速消散。

他再低頭一瞧,自己並沒有被傷到哪兒,應該說毫髮無損。

金鐘罩技能具有很強的防護性,能夠抵消掉差不多90%的攻擊力量,只是每次使用,得消耗陽氣值800點。

也正是因爲消耗的陽氣值太多,所以肖遙從未使用過這項超強的防護技能,幾乎都快忘了。

剛纔要不是系統提醒,他完全沒想起來。

如今800點陽氣值對他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也是好在有這項逆天防護神技,再加上身上所穿的魄甲又能抵消掉大部分的攻擊傷害。

所以,雖然被數道霧箭擊中,但對他幾乎沒產生什麼影響。

他再擡頭望向那個黑洞,這才發現,黑洞之中有數道鬼影。

瑪了個蛋!

看樣子,這尼瑪是個陷阱。

很快幾道鬼影從黑洞之中飄了出來,爲首的,是一白髮蒼蒼的老鬼,老鬼身穿白色長袍,手中拿着一根用白骨製作而成的手掌,臉色也是無比蒼白,而且那雙眼睛之中,竟然只見眼白,不見眼珠。

簡直就是從頭白到尾。

肖遙立刻想到了黑白無常裏的白無常,白無常也喜歡穿白袍。

獨眼見到對方,掙扎地爬起身來,衝對方怒道:“狂嘯!你想作甚!?”

肖遙一聽狂嘯,先是一怔,隨即想起來,霧隱曾經說過,遊魂會的老大就叫狂嘯,而且,這傢伙已經投奔了幽冥鬼王。

瑪了個蛋!

原來是獨眼的老大來了,難怪他是從這黑洞裏鑽出來。

狂嘯用極其沙啞的聲音說道:“獨眼,你竟敢背叛本座,私藏罪犯,今日本座就要清理門戶。”

“狂嘯!分明是你先背棄了遊魂會!你……你勾結幽冥鬼王,殘害自家兄弟,你纔是遊魂會的罪人。”

獨眼說着,一揚手,手裏多了一柄長矛狀的兵器。

他顯得十分憤怒,不過肖遙感覺得出來,他魂體比較虛弱,想必是因爲剛纔受到了那道霧箭攻擊的緣故。

肖遙對獨眼說道:“獨眼大哥,你到後面去,讓我來對付他。”

狂嘯將肖遙打量了一番,問道:“你不是我遊魂會的人,你究竟是何人?”

肖遙淡淡一笑,道:“專門取你性命的人。”

狂嘯一聽,勃然大怒,立刻將手一揮,喝道:

“把他們統統給本座拿下!”

話音一落,從他身後的黑洞之中立刻涌出七八名鬼將級別的鬼靈武士,朝着肖遙等人直撲而來。

肖遙立刻催動辟邪寶劍劍氣,數道金光飛射而出。

在這狹巷之中狹路相逢有個好處,那就是根本沒法躲,而且辟邪劍氣是鬼邪的剋星,輕易便能穿透鬼靈的魂體。

受到辟邪劍氣的攻擊,七八名鬼靈武士發出陣陣淒厲的慘叫,甚至還沒來得及靠近肖遙,便化作一縷黑霧,魂飛魄散。

狂嘯見狀,大吃一驚,

他立刻一揚手,數道霧箭朝着肖遙飛射而來。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肖遙非但沒有躲閃,反而迎着那幾道霧箭朝他走來。

霧箭射在肖遙身上,立刻消散開來,而肖遙卻是毫髮無傷。

肖遙嘴角露出一絲陰冷的笑容,狂嘯大駭,正欲逃走,肖遙已經催動辟邪劍氣,一道十分凌厲的金光劍氣朝他直射而來。

狂嘯急忙舉起手中那根白骨手杖,大聲唸叨了一句什麼,一股強勁的氣場從白骨手杖之中迸發出來,竟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個半球狀的柔光靈氣罩。

金光劍氣射在那靈氣罩上,竟然未能穿透,狂嘯的魂體猛地一震,只是打了個趔趄,但看起來似乎並沒有受傷。

肖遙有些驚訝,

“咦,不錯嘛!居然能夠擋住辟邪寶劍的劍氣。”

身後獨眼說道:“上仙,他手裏拿的是我遊魂會的鎮會之寶——白骨聖杖,乃是用我遊魂會創世人骨大師的聖骨製作而成。算是一件法寶,上仙萬要小心。”

獨眼話音剛落,狂嘯忽然將手裏的白骨聖杖朝肖遙一指,一道白光朝肖遙射來。

肖遙猝不及防,被那道白光擊中了胸口,雖說他有金鐘罩以及魄甲護體,但還是感到胸口一陣劇痛,一時之間站立不穩,魂體往後飛出數米之遠,要不是歐陽羋屠與蕭飄然迅速上前將他抱住,他非摔倒在地。

臥槽!

這玩意兒迸發出來的力量居然這麼強!

肖遙心頭大驚。

狂嘯仰頭大笑道:“哈哈哈哈,想擊敗本座,癡人說夢!”

肖遙穩住魂體,冷冷地說:“急什麼,還沒分出勝負呢。”

見肖遙竟然沒什麼大礙,狂嘯也吃了一驚,

“怎麼會?你受到白骨聖杖的攻擊,居然沒事!?”

“白骨聖杖算什麼,現在,我就讓你嚐嚐老子的厲害。”

豪門閃婚:賀少寵妻上癮 肖遙說完,立刻催動辟邪劍氣,數道金光劍氣射向狂嘯,狂嘯不敢怠慢,忙舉起白骨聖杖,在他面前再次形成了一個柔光靈氣罩。 雖然靈氣罩暫時抵擋住了金光劍氣的攻擊,但讓狂嘯沒有想到的是,這回肖遙採取了持續攻擊的策略,居然是無數金光劍氣如劍雨一般源源不斷的朝他襲來。

每一道金光劍氣擊中護在狂嘯面前的靈氣罩,狂嘯的魂體都會隨之猛地一震。

受到這樣持續不斷的攻擊,他的魂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一時之間,他是隻能招架,完全無法對肖遙發起反擊。

不過,其實肖遙這樣持續催動辟邪寶劍的劍氣並不輕鬆,因爲陽氣值會快速消耗,每一秒,差不多會消耗30-50點的陽氣值,好在他現在陽氣值夠多,倒是經得起耗。

狂嘯十分驚恐,他想要掉頭逃入身後的黑洞,但在無數道劍氣的持續猛攻之下,他根本無法抽身。

寵婚襲人,老公暖暖愛 而肖遙在運用辟邪寶劍劍氣攻擊狂嘯的同時,在心裏默問系統:“我TM怎麼才能穿透他那個破防護罩?”

系統答道:“靈氣罩存在着薄弱區域,只要你找到靈氣罩的薄弱區域,然後運用辟邪劍氣猛攻,就能穿透。”

肖遙心頭一怔,立刻運用第三隻眼技能仔細查探,沒一會兒工夫,他便發現,那個靈氣罩上方有一塊巴掌大小的圓形區域,的確似乎較周圍要薄弱些許。

肖遙立刻運用辟邪劍氣對那塊區域發起猛攻。

也就持續了數秒,靈氣罩便被凌厲的金光劍氣穿透,靈氣罩迅速消散,狂嘯的魂體被無數金光劍氣洞穿,他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魂體便被迅速撕裂,很快化作黑霧消散。

而與此同時,他身後牆壁上的黑洞亦迅速消失。

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殺死5級鬼將,

獲得經驗值300000點,

法力值+210,

陽氣值+5000。

獲得物品:白骨聖杖。”

咦?白骨聖杖!

肖遙對這玩意兒挺感興趣,立刻查看系統物品欄,只見物品欄中多了一根用白骨製作而成的法杖。

寵愛成癮:萌妻不好惹 他將白骨聖杖從物品欄中取出來,仔細端詳了一番,

這才注意到,在這根法杖上面,竟然刻制着伏羲古文!

他立刻轉頭,衝獨眼問道:“你們那位創世人骨大師到底是什麼來頭?”

獨眼搖了搖頭,說:“這個我也不清楚,聽說原本是一位神仙。”

瑪了個蛋!

神仙的仙魂怎麼會在這鬼地方?

肖遙心裏正犯嘀咕,一陣震耳欲聾的吟叫聲傳來。

獨眼驚道:“不好,是惡煞鬼龍來了,上仙,我們快走!”

他說完,快步走到狹巷盡頭的牆壁前,伸出一隻手,輕輕覆在了牆壁之上。

然而等待了片刻,牆壁上並未出現黑洞,獨眼似乎明白了些什麼,喃喃說道:“完了完了,狂嘯毀壞了密道,我們走不了了,走不了了……”

也就在這時,巷口方向傳來一陣聲響,肖遙扭頭往巷口方向望去,只見大批幽冥武士蜂擁而至,不僅如此,頭頂上方還傳來隱隱的低吟。

肖遙擡頭,只見上空已經被濃濃的黑霧所籠罩,濃霧之中,似乎隱藏着一條龐然巨龍。

這下麻煩了,難道老子今兒個要交代在這鬼地方了?

瑪了個蛋!

大不了跟他們拼了!

肖遙大喊一聲:“走!我們殺出去!”

話音一落,迎着蜂擁而至的幽冥軍團走去,蕭飄然和歐陽羋屠立刻跟上,獨眼愣住了,他幾乎都快絕望了,卻沒想到肖遙仨居然還這麼勇猛。

他愣了片刻回過神來,握緊長矛,大吼一聲,也衝了上去。

肖遙運用御劍術催動辟邪寶劍,無數凌厲的金光劍氣飛射而出,最前面的幽冥武士成片成片的被劍氣擊中,霎時間便魂飛湮滅。

肖遙耳畔不時傳出系統提示,經驗值、法力值、陽氣值持續增加,但他已經完全顧不上這些。

眼下這狀況,脫身的希望可謂相當渺茫,除了盡情的殺戮之外,已經顧不得想其它的了。

他正殺得起勁,頭頂上方忽然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吟叫。

幽冥軍團立刻如潮水般退卻。

肖遙擡頭一看,只見一顆無比猙獰的碩大龍頭從滾滾濃霧之中探了出來。

瑪了個蛋!

看來這條鬼龍是要親自發起攻擊了。

先下手爲強!

肖遙立刻催動辟邪劍氣,射向那顆碩大的龍頭。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龍頭四周彷彿存在着一個無形的防護罩,劍氣尚未接觸到龍頭,便迅速消散,根本不能傷其分毫。

見此情形,肖遙大吃一驚。

臥槽!

這尼瑪也太強了吧,居然完全無視辟邪劍氣的攻擊。

浪漫總裁策劃愛 那顆碩大的龍頭張開了血盆大口,其嘴中有一團幽藍的光芒,似乎隨時會噴射而出。

就在這緊要關頭,一條白色巨龍忽然從地面騰空而起,撲向了濃霧之中的鬼龍。

肖遙一眼便認出來,是玄陰鬼王!

愛你的橋,通往毀滅的牢 玄陰鬼王與隱藏在濃霧之中的惡煞鬼王戰成了一團。

濃霧急劇流轉着,陣陣震耳的吟叫聲從霧中傳出。

雖然沒人看的清楚它倆惡鬥的場景,但所有人都被震住了,幽泉廣場上,無論是幽冥軍團還是普通的鬼靈全都擡頭望着半空之中的濃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幽冥之境,龍是至高無上的象徵。

而除了惡煞鬼龍之外,已經上千年沒有出現過第二條龍了,可以說絕大部分鬼靈都沒見過其他鬼龍,沒想到現在不但忽然出現了一條體型巨大的白色鬼龍,而且這條鬼龍竟然和惡煞鬼龍打作了一團。

衆鬼靈完全震住了,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整個幽泉廣場,雖然聚滿了鬼靈,卻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肖遙忽然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徹底擊敗幽冥鬼王的機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