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06 Views

“那銀鎧邪煞跟雨臺鎮的寶劍,是你的?怎麼被封印了?是誰?人皇?”我下次還想來天洞啊,這我得問問,到時候拿着雞毛當令箭,扯虎皮做大旗什麼的,也得弄點天幣再次來天洞,畢竟好友不少在這裏面啊,他們又出不去。

Written by
banner

“是我的,唐小雷封印的,人皇沒那麼無聊。”

“不應該啊……你們兩皇都牛上天了,他唐小雷就算是九境開天中期接近後期也不能是你們的對手吧?”我傻眼了,唐小雷還凌駕於兩皇之上了不成!

“哦,他那時候才九境開天初期,至於真相,問人皇吧。”玉衡淡淡一笑,眼中閃過小女生一樣的狡黠。

我翻了翻白眼,除了推給人皇你還能夠推給誰?你倒是推給唐小雷試試?

“告訴你一個壞消息,黑美玉死了。”玉衡神來一筆,讓我楞住老半天沒反應過來。

黑美玉,死了?

媽蛋!

怎麼死的!

雖然我離開的時候就發現,黑美玉身上的死氣越來越嚴重了,時日無多了,這個不是生命要走向盡頭了,而是她的心,逼着自己生命不斷走向盡頭,心已經死了。

我知道這些,但是束手無策啊,她喜歡的是唐小雷又不是我,我想幫忙也不知道該從而下手啊,我可不保證在她生命走到盡頭之前讓她愛上我,重新恢復活力,而且真那樣做了,我後院不得炸窩了啊,喬沐沐,周青稚,韶識君她們能放過我纔有鬼啊!

“她,她自殺了?”按照她的狀況,也不應該這塊啊,怎麼會這麼快?

“呵,她不死,雨臺鎮就覆滅了!”玉衡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我神經猛的一陣疼痛,雨臺鎮!黑美玉死!

擦!

這一聯繫起來,我瞬間就明白了,唐小雷肯定是知道了我將所有人轉移到了雨臺鎮,如今我進入天洞,還是那唐小雷給踹進來的。

在我不在的時候去雨臺鎮,將我的那些親人兄弟給一鍋端了?好他媽個計謀啊!

“我知道了,唐小雷來襲雨臺鎮,然後黑美玉以死相逼,最後失手死在了唐小雷的面前,然後唐小雷內心觸動,走了?”我有些不太確定的問玉衡,雖然我還是比較關心紅伊以及其他人的情況,但是畢竟死者爲大,何況她也算是我的朋友。

玉衡聽了我的話,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起來,笑了老半天,在我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半天才無奈的說道:“沒有你想的那麼狗血,唐小雷襲擊雨臺鎮,白骨和邪煞出來阻擋了一會,被弄翻之後,黑美玉出來,死在了唐小雷的劍下,然後唐小雷二話不說帶着黑美玉的屍體就走了。”

“這還不是狗血嘛……生前沒能讓唐小雷愛上她,死後讓唐小雷記着她一輩子,也算是個結果了,其他人怎麼樣?”我嘆息一聲,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結果,只能夠自己去承受了,沒有人能夠幫得了。

“除了白骨和邪煞受傷之外,其他人沒事,不過唐小雷這次的目標是你女兒紅伊,這次,他是要毀掉紅伊,你在這裏的時間要抓緊了。”玉衡蹙着眉頭,認真的看着我。

毀掉紅伊?他們不是都覬覦紅伊的潛力?怎麼要毀掉紅伊?這不應該啊。

不過唐小雷這次行動,確實應該是針對紅伊的,可是爲什麼?

不是得到紅伊,而是毀掉紅伊!?

“對了,麒麟王魏強是不是傻逼了?剛纔遇到他的時候說要娶我女兒,幾個意思啊他?”

玉衡一聽,頓時古怪的看着我,看我了老半天,又是哈哈大笑起來,這次笑得完全是不顧形象了,搞得我又是一陣莫名其妙,這搞什麼玩意?矜持矜持,笑不露?啊親!

“這傢伙居然想了個這麼損的招,虧他想得出來,想知道真相啊,去問人皇去吧。哈哈。”玉衡說完一邊笑着一邊送我離開,我真心氣到死了,又特麼是找人皇,得,老子去找人皇去!蛋的!

金光,刺目的金光,瞬間可以亮瞎鈦金狗眼的存在!

無邊無際,漫山遍野全是金色的光芒,一條條沖天而起的方條金色柱子,如同一條條接連天地之間的金條一樣,又是金子啊?

也對。

第八龍魂,金龍。不知道這次會不會遇到熟人呢?

“哈嘍,寧一,看來你的速度不慢啊,這麼快到這裏來了。”

我擡頭一看,直接懵逼……

陳雨瀧讓我很意外,但是還能夠接受,魏強也是理所當然,但是莫言劍讓我十分驚訝,甚至連玉衡也是。

可是,當我看到他,我瞬間懵逼了,完全無法接受!

媽的!

法克!

日了!

怎麼會是他? “張……”

“你大爺的!你不是死了嗎?”我一想,好像又不對,連忙補充了一句:“你特麼不是失蹤了嗎?怎麼跑這裏來了?”

“寧一老大哇,好久不見,我可想死你了!”張德卿嘿嘿一笑。盤腿坐在黃金雕刻的龍椅上,那叫一個逼格高,金光閃閃的,亮瞎無數鈦金狗眼啊。

“滾!別學張梓健那樣子說話,怪嚇人的,不是,你怎麼忽然在茅山附近消失了?不對啊,三大人王我都見過了,你是五方鬼帝之一?”我要瘋了,張德卿才二鏡巔峯,三鏡都不知道到了沒有,特麼的居然比玉衡還牛,玉衡都只是隱龍,這貨直接金龍魂……

張德卿聽我這麼一說。頓時板起臉,一絲不苟的嚴肅,跟當初在茅山當大掌櫃的樣子差不多:“你好啊,紅伊先生,啊呸,寧一先生,重新介紹一下。我就是人皇,本命雲飛翔,張德卿是我的分身,在茅山附近被霍夢武這個人才給滅了。”

我日!我震驚了,張德卿人皇!

更讓我震驚的是。霍夢武這是要逆天了!連人皇的分身都砍了,可是這傢伙怪得了誰?特麼鬼帝分身都起碼弄個五境以上的,這個傢伙倒好,低調得沒邊了,弄個三鏡不到的分身,被滅純屬活該。

“臥槽啊!人皇啊,哈哈!雲飛翔兄弟,好久不見啊。”我衝上去就是哈哈大笑的跟雲飛翔來了個熊抱,兩人均是哈哈大笑起來。

張德卿是真心高興,我卻是傻逼呵呵的傻笑,媽的。我居然跟人皇抱在一起了,華夏最牛逼的兩人之一啊,更牛逼的是,這傢伙的分身曾經還是老子的小弟。媽蛋,說出去都有面子啊!

“你們兩個大男人噁心不噁心?抱一起還笑得那麼猥瑣。”冷冷的聲音突兀的出現,玉衡一身白衣緩緩出現在滿是金光的世界當中。

“不是,玉衡大人,這可是傳奇人物啊,再說了,我想抱你我也不敢啊。”我訕笑一聲,就她那冷冰冰的樣子,這麼一抱鬼知道會不會直接炸毛。

我看了一眼張德卿,兩人會心一笑,異口同聲的說道:“要不,你覺得不舒服,我們一起抱一下?”

“滾!”玉衡身上冰冷的氣息轟然覆蓋,雲飛翔倒是沒有什麼,倒是我渾身一陣冷顫,尼瑪,太彪了。

“那啥,玉衡大人,隱龍之魂你還沒給我呢。”剛纔被玉衡甩得太快,連隱龍之魂都沒來得及管她要。

“哦,剛纔忘記讓你那個熟人跟你見一面了。”玉衡臉色略微有些古怪,直接撇開了這個話題。

我日,這玉衡不是不打算給我了吧?要知道,木有隱龍之魂,我怎麼凝聚第七條金龍啊!說好的九龍破空呢?

嗯?

當看到這個熟悉的人影,我的注意力瞬間從隱龍之魂上轉移掉了,臥槽!一路熟人,一路大能,特麼我身邊到底臥虎藏龍到神馬程度了啊?

忽然是她!

“寧一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是,又特麼見面了……”我心情複雜啊,日了狗了啊,這不是被許刈給奪取一半魂魄的劉小芳嗎?

怎麼到了冥皇身邊去了?難道說是冥皇的侍女?也對,當初就感覺這個劉小芳女鬼不簡單,不過就算是冥皇侍女,也不用混得慘到這個地步吧?

“重新介紹一下,我,鎮西冥府鬼帝劉小芳,跟東幽冥府的馮赤天關係還不錯。”劉小芳淡淡一笑,久別重逢,劉小芳臉上還是露出了淡淡的欣喜。

類個日!

鬼帝?

還是鎮西冥府鬼帝!

果然不簡單,我就說嘛,這處處透露着神奇,而且那時候知道那麼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能是個簡單的鬼魂纔怪,不過我不得不說一句,那時候,她這個鬼帝,混得真特麼慘。

“對了,你當初忽然離開,不是被許刈給吞掉了部分魂魄嗎?你現在沒事了?”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劉小芳,她現在可是真正的鬼魂了,被吞掉部分鬼魂,不是應該身體殘缺啥的,這看着好似啥問題都木有啊。

“恢復過來了,這次來,就是請寧一先生幫個忙,我要手刃許刈!”劉小芳身上霸道的冰冷氣息猛然爆發開來,八境傳說巔峯?虐許刈完全沒問題啊。

我想了想,點頭答應了,雖然我很想手刃許刈,不過既然劉小芳要動手,那就做個順水人情好了。

“好了,隱龍之魂的事情,玉衡大人,你不會想賴賬吧?”劉小芳的事情解決了,我再次似笑非笑的看着玉衡,剛纔明擺着就是不想給嘛。

“賴賬?有說過全部龍魂都一定要給你?誰規定的?”玉衡輕撫秀髮,十分好笑的看着我。

我噎住了,媽蛋,還真沒有,而且就算是有,她可是規矩制定者,媽了個叉,她完全可以隨時更改啊。

“這是我唯一一道能夠趁着天洞開啓出去行走的分身,才九境初期,若是給了你隱龍之魂,我這分身的實力將暴跌到八境傳說中期。”

“天洞不一直都關着嗎?”我傻眼了,這分身夠牛逼的。

“你來了之後,天洞還能關着?極其六條龍魂就可以輕鬆穿梭龍魂天洞之門了。”玉衡翻了翻白眼。

我不知道啊,這些知識又沒人給我科普不是?問人還這個推那個的,擺明不看我的數啊。

“沒事,你將隱龍之魂給我,我再去九幽重地將地洞給你開了,這樣直接讓你們的本尊行走於世間,這比分身爽多了。”我轉念一想,天洞之門都能夠開了,地洞應該也不是難事,大不了我去找點東西,製造點地幣也是可以的嘛。

這下不僅僅是玉衡跟劉小芳看傻子一樣看着我,連雲飛翔都一臉看傻逼一樣看着我。

幹啥玩意?我特麼說錯話了?

“你以爲天洞和地洞開啓,我們兩皇就能夠出去了?”玉衡古怪無比的看着我。

“難道不能?”

“這天地兩洞你認爲真能困住我們?”玉衡反問了一句。

我這次真愣住了,貌似……真不能啊!這些一個個分身在外牛叉閃閃的存在,雖然可能不敵唐小雷,畢竟唐小雷九境開天中期了,但是開啓天洞或者地洞完全可以的啊。

但是他們爲什麼不開?不是說被關閉了,他們兩皇在其中閉關無法出來,其實不是這樣?而是就算天地兩洞開啓,他們也無法離開了?

“如果我們能夠離開,還有你什麼事啊?”雲飛翔苦笑一聲,跟我說了一下前因後果,可把我給傻眼了。扔反共血。

天地兩洞,開與不開,他們都沒辦法離開了,只有讓分身活動和行走在人世間,並且,分身毀一道就少一道。

之前天地兩洞關閉,無非就是唐小雷順應兩皇計劃,讓我能夠順利進入天洞,並且順利的按照計劃的步驟獲得所該得到的龍魂。

因爲,不管是五方鬼帝,還是三大人王,亦或者是兩皇,都只能夠奪取一條龍魂,但是,我卻是個奇葩的例外,因爲我特麼是鬼父……

能夠集?所有的龍魂在體內,加上修煉九龍之力功法的輔助,簡直是將九大龍魂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

我腦袋有點亂,兩皇分身死一道少一道,而且還無法離開這天地兩洞,唐小雷肆無忌憚,這讓我感覺到一個非常不好的情況要發生了啊。

我用力的揉了揉太陽穴,臉色有些難看地看着玉衡跟雲飛翔,嘴角略微抽搐了一下:“不要告訴我,你們兩個……”

“咳咳……寧一,你有很多疑問要問我吧?你,還有紅伊,還有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那我現在就告訴你吧,這麼着,我們先從兩皇大戰開始講起。”雲飛翔咳嗽了一聲,扯開了話題。

玉衡翻了翻白眼,別過頭,懶得理會我,倒是劉小芳坐在一旁饒有興致的聽着。

兩皇大戰!

沒能親眼見到,我現在親耳聽到,而且還是當事人跟我講,忍不住一陣激動,兩皇大戰啊,華夏內部最巔峯的戰鬥啊! 我跟劉小芳就好像是認真的聽衆一樣,認真的等待,我看劉小芳這麼認真的樣子,讓我有些納悶:“小芳,啊不小芳鬼帝。你這麼感興趣?”

劉小芳認真的點點頭,沒有說話,聚精會神的看着人皇雲飛翔。

不對啊,這些鬼帝啊人王啊,不都是那個時期的強者嗎?難道這兩皇大戰的時候,他們還不在場不成?

算了,不糾結這個問題了,還是聽聽兩皇大戰到底是怎麼打的,於是我們兩都聚精會神的看着雲飛翔。

可特麼等了半天,愣是沒有開口。

“臥槽,你倒是講啊!”我終於忍不住了,這不是存心吊人胃口嗎?當導演當到他這份上也是登峯造極了。

撲哧……

聽了我的話玉衡頓時就笑了。

又幹嘛了?

“講?直接看一場電影總比說的好聽吧?”雲飛翔無奈的聳聳肩。

看電影?特麼的兩皇大戰的時候還有心思錄像,你們當這兩皇大戰多兒戲啊?

不過我想錯了這是自動記錄功能。

雲飛翔一招手,我們面前出現一個巨大的光幕。跟銀幕投映電影差不多,十幾米長,七八米高,還是高清的……特麼的,我真想搞回家看電影去,媽蛋,看片肯定是大大大……

咳咳。扯遠了。

銀幕中,雲飛翔和玉衡站在波瀾不驚的蔚藍色海面上,嗯,沒錯,是海面。不是那什麼高峯如雲的巔峯之戰的情形。

旁邊還有其他人,我粗略看了一下,白骨,還有唐小雷,魏強站在人皇身後,另外一個長得跟鍾馗凶神惡煞的傢伙站在玉衡身後。

聽劉小芳介紹說那就是東幽冥府鬼帝馮赤天。

不過這開場就不太對勁啊!

五方鬼帝只看到兩個,三大人王更是少了莫雷王,也對,莫雷王說了,他不參與這樣的戰鬥,但是其他人去哪了?白骨跟唐小雷站在一旁。不在人皇或者冥皇這邊,這兩人的立場也很怪異啊。

我沒有看到劉小芳,看來她真是沒有經歷這場兩皇大戰。

嗷!

龍吟聲響起,一股龍威轟然傳遞出來。我日,這不是記錄影像的嗎?這怎麼連龍威的氣勢都出來了,我體內怎麼說也是有了六條龍魂,但是當這一聲龍吟響起,連龍魂都沒見到,我體內的龍魂居然發出了陣陣臣服的龍吟聲,連我自己都差點被影響得跪在地上。

也得虧我是坐在地上的,不然真得跪了。

龍吟過後許久,兩人一條渾身泛着耀眼紫光的巨龍盤旋虛空之中,在兩人頭頂上盤旋,紫色光柱直接將人皇和玉衡給籠罩在其中。

紫光?紫微帝星,這有沒有什麼聯繫?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肯定就是帝龍之魂了!

霸氣盡顯,睥睨天下!

所到之處,無不臣服,叩首跪拜。

除了玉衡跟人皇之外,其他四人,均是凌空跪在了帝龍之魂下方,頭都沒辦法擡起來。

威啊!

帝龍一出,管你什麼人王,管你什麼鬼帝,全部匍匐跪拜!

“怎麼樣?真的要戰?”雲飛翔站在帝龍頭頂,揹負雙手,傲然而立,不過說這話的時候,我明顯感覺到雲飛翔聲音之中的苦澀。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能避免?塵世千年,足以改朝換代多少個輪迴了?也該到我們改朝換代的時候了。”玉衡語氣淡然,一如既往的冷冰冰模樣,殺意卻已經破體而出,凝聚成實質,一柄泛着紫色光芒的寶劍出現在玉衡手中。

我定睛一看!

我日!

那不是銀鎧邪煞所催動的那一把寶劍嗎?再一看,那紫光寶劍上的佩玉,光滑圓潤,紅光閃爍,煞氣沖天,這……特麼就是那銀鎧邪煞?

雲飛翔搖了搖頭,一招手,一道金光閃現,一條金色的小龍出現在手中,五指成爪,猛然一抓,金色小龍頓時化成了一柄金光閃爍的鬼頭刀。

我勒個x!

直接將金龍魂當做武器!

兩皇各顯神通,光是這一手都是讓別人望塵莫及啊。

“戰!不死亦不休!”雲飛翔爆喝一聲,天空風雲變色,烏雲滾滾,漆黑雷芒閃閃爍爍,因爲是烏雲,那漆黑的閃電如同一條條從烏雲之中伸出的怪物觸手一樣,不知道的還以爲這黑色雲團是什麼怪物呢。

“戰!你不死亦不休!”玉衡紫光長劍朝天一指,沖天紫光接連天地。

轟隆!

一陣劇烈的轟鳴聲,波瀾不驚的蔚藍海面,衝起一道道沖天的水柱,環繞玉衡身邊。

兩者還沒開戰,光是這氣勢已經壓得我喘不過氣來,臉色慘白,體內的龍魂更是悽慘,不過我算好的。劉小芳早就臉色慘白的退到一百多米開外了。

“我說飛翔,你能不能將那氣勢給關掉啊?媽蛋,記錄就記錄啊,記錄下來不會是給自己欣賞的吧?給別人欣賞,這不等於謀財害命嗎?”我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臉色慘白的看着雲飛翔。

“這是一個重要過程,你慢慢就會體悟到了。”雲飛翔聳了聳肩,沒有再理會我,並且一招手,一個金色圈圈出現在我坐的地上,日,畫地爲牢?

噗!

兩人終於開戰了,我卻忍受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去,要命啊,這兩皇要謀殺我啊!

仔細看了一下戰鬥周圍的情形,白骨,馮赤天,魏強都跑得沒影了,唯一留在周圍的,也就是唐小雷了,能夠撐住兩皇戰鬥的餘波,也算是厲害的牛人了。

黑色雷電漫天,瘋狂的轟擊下來,沖天水柱不斷衝擊着烏雲,相互之間開始龍爭虎鬥。

兩條睥睨天下的帝龍之魂開始糾纏在一起,野性,蠻橫,狂暴,簡單粗暴的廝殺成一團!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