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54 Views

孟超問秦巖:“這個是做什麼的?”

Written by
banner

秦巖說:“能讓你進入寒冰洞而不被凍死的。”

孟超激動的問:“我真的可以進去嗎?太好了。”此時孟超心情激動地已經不管秦巖的身份了,此時他只想見到公主。

秦巖除了滿足孟超的心願外,還希望孟超進入寒冰洞後能快速的找到公主。

他雖然見過公主兩面,但是現在讓他在很多的屍體中找一具對他來說是有一定困難的。

兩人進入寒冰洞以後開始找七公主,裏面放着大大小小很多的水晶棺,裏面的死人由於在極寒環境下,仍然保留着去世時的模樣。

孟超此時心情非常的激動,一直在找七公主的遺體。

突然一身粉色長裙的少女吸引了他的目光,秦巖順着孟超的目光看了過去,居然跟他見到的女孩子一模一樣,連穿着也一樣。

秦巖立馬飛身到了七公主的身邊,打開了水晶棺。

孟超過來制止秦巖說:“你幹什麼?你這樣做她在九泉之下不會安寧的。”

秦巖說:“我來不及跟你解釋,現在必須把她從寒冰洞抱走,看看還有沒有機會。”

孟超急忙問:“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說公主還沒有死?”

秦巖點了點頭,孟超把公主從水晶棺裏抱了出來,立馬抱着公主進入了結界。

此時的孟超完全不管極寒環境下僵硬冰冷的公主屍體會把他凍傷。

秦巖對孟超說:“你再抱着她你也會沒命的。”

孟超說:“能這麼抱着她就算是死我也願意。”

秦巖冷哼一聲說:“你把她放下我們照樣能出去,你這樣抱着她你反而出不去了?你不是想爲她報仇嗎?你要是死了誰給她報仇。”

孟超聽了秦巖的話對七公主說:“對不起公主,恕我不能抱着你了,只好把你放在地上了。”

兩人出了寒冰洞後,公主的屍體慢慢的褪去了寒冰開始變軟。

孟超看着公主的變化高興的問秦巖:“怎麼回事?公主的身體居然開始變軟了!”

秦巖說:“如果我沒有猜測的話,公主的死是被人把魂魄勾走了,然後又被人把沒有魂魄的屍體放在了寒冰洞。”

孟超雙手攥拳,手指頭的關節咔咔作響,孟超咬牙切齒的說:“果然是大公主做的,我一定要殺了大公主爲七公主報仇。”

秦巖說:“魚人世界的人都在傳大公主殺死了七公主,她們兩人不合又是全魚人世界都知道的事情,我覺得大公主不是兇手。”

孟超問:“你的意思是兇手另有其人?”

秦巖說:“現在我們要在7日內找到公主的魂魄,不然公主的屍體就會慢慢腐爛,她的魂魄再也不可能再進入她的身體內了。” 孟超說:“既然這樣,那我們還是把她送回寒冰洞吧。”

秦巖說:“不行,如果我們把她放在寒冰洞的話,她的魂魄就會一直被凍的瑟瑟發抖,這種感覺會讓她痛不欲生的。”

孟超問:“魚人世界這麼大,我們怎樣才能找到她的魂魄呢?”

秦巖說:“先不說了,我們現在需要找個安全的地方,把公主放在那裏,然後我們再想辦法找公主的魂魄。”

孟超說:“我有套別院離這裏不遠,別院裏有密室,把公主的肉身放在那裏絕對安全。”

秦巖說:“好的,我們現在就去你的別院。”

秦巖把公主的肉身放在了孟超的別院後,秦巖給公主的肉身做了結界,秦巖知道能把公主魂魄勾走的人肯定不簡單。

爲了防止此人找到公主,只有把公主籠罩在結界內了。

孟超說:“你想的真周到,謝謝你了!”

秦巖說:“你不用謝我,我也是有目的的。”

孟超問:“你有什麼目的?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秦巖說:“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們的,我救公主是真心的,她去找過我讓我趕緊來救她。”

孟超問:“公主去找過你?你跟她什麼關係?”

秦巖說:“我現在也不知道?也許人的魂魄離體後前世的記憶就會出現,我跟她沒準以前認識,她就去找我了。”

孟超問:“那等今天公主來找你的時候,你問問她在哪裏?”

秦巖說:“她已經好久沒有出現了。”

孟超問:“她不出現是不是她的魂魄出什麼事情了?”

秦巖看了一眼公主說:“她魂魄沒事情的,她應該是被困住了。”如果公主的魂魄魂飛湮滅了以後,她的身體就不會變軟了。

孟超聽了秦巖的話放心了,他看着公主笑了笑,這麼多年終於可以近距離的見自己喜歡的女子了。

秦巖對孟超說:“這件事情你不要說出去,如果透漏出去估計你會有麻煩的。”

孟超說:“你放心吧,我不會透漏出去的,對了我怎麼稱呼你呢?”

秦巖說:“我叫王志,以後叫我王大哥吧。”秦巖喜歡這個名字,王者之志。

孟超說:“好的王大哥,那我們現在是在我的別院休息呢?還是回府上?”

秦巖說:“我有朋友還在客棧,我需要與他們匯合。”

孟超問:“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尋找公主的魂魄呢?”

秦巖說:“你現在只需要幫我留意一下那位蔣少爺,還有其他六位公主的蹤跡就好了。”

孟超說:“好的,有消息我立馬告訴你。”

秦巖回到客棧後,李天霸趕緊上前說:“主人,你去哪裏了?這麼晚纔回來,出事了。”

秦巖問:“出什麼事情了?這麼毛躁。”

李天霸把九窈公主跟周小雨被抓的事情告訴了秦巖。

秦巖聽完李天霸的敘述後,不慌不忙的走進房間,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李天霸不明白周小雨九窈公主被抓了,秦巖怎麼這麼淡定,一點都不擔心呢?

李天霸提醒道:“主人,她們兩人這麼久了還沒有出來一定是出事情了!主人難道不擔心嗎?”

秦巖看着李天霸不慌不忙的說:“當然擔心了。”

李天霸有點着急的說:“我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你着急呢?”

秦巖說:“能困住她們兩個人的人很少,她們沒有回來的原因無非兩種,第一種是她們兩人自己不回來,第二種是她們被高手控制住了,你都說了官府把她們兩人當清風營的叛亂分子抓了,但是到現在爲止官府都沒有向外公佈他們抓到了清風營的叛亂分子,你不覺得事情有蹊蹺嗎?”

李天霸說:“會有什麼蹊蹺呢?就算有高手控制住她們了,我們也得去救她們呀!”

秦巖說:“當然要去救人了,只是不能着急,現在還沒有她們兩個的消息,只能說明一點,官府的人知道了我們的存在,等着我們去自投羅網。”

李天霸急忙問:“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魚人世界肯定會知道我們不是魚人世界的人了,我們要是硬闖刑司部救人,就算人救出來了我們也暴露了。”

秦巖說:“我們外來的人比清風營的人還要嚴重,他們不抓住我們絕不會罷休的。”

李天霸說:“要不我自己一人去救她們,主人你就不要去了,省的把你暴露了。”

秦巖看着李天霸問:“她們兩人什麼實力你不清楚嗎?你去是想自投羅網嗎?”

李天霸有點不好意思的站在秦巖身邊不說話,小白知道自己的法力,此時根本就沒有他說話的機會。

詩詩對秦巖說:“恩人,刑司部只有那個司長法力高強,這個人在魚人世界是很有名氣的,我聽說他法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秦巖說:“這麼厲害的人,怎麼會甘心呆在刑司部呢?”秦巖有點疑惑,這樣高強的人應該是大將軍級別的人物。

詩詩搖了搖頭,表示她也不知道原因。

李天霸問:“主人,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秦巖說:“我們現在比較惹眼,沒準魚人世界的人已經盯上我們了。”

小白急忙問:“那怎麼辦?他們會不會把我們都抓起來呢?”

秦巖說:“我們現在要統一口徑,如果我們被抓了,我們就說是從黑海游過來的,無意中到了魚人世界。”

小白跟李天霸點了點頭。

秦巖說:“你們在旅館呆着吧,我出去一下。”

李天霸問:“咱們現在不去救她們兩個?”

秦巖說:“我能感受到她們兩人的靈氣,她們沒事。”

秦巖此時非常的確定,周小雨跟九窈兩人現在非常的安全,他現在要做的就是了解下刑司部的結構,還有就是有關清風營的事情。

白洪此時已經在刑司部佈置了陣法機關,坐等秦巖等人自投羅網,九窈看着白洪做的一切卻無能爲力,她心裏不斷的祈禱希望秦巖不要來。

白洪法力全部鎮壓在了周小雨的身上,她現在雖然可以殺了白洪破了他的陣法,但是周小雨以後再也不會清醒過來了。

不過還好秦巖此時還沒有過來,如果秦巖來了以後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一邊是秦巖一邊是周小雨,這種抉擇她這輩子都不想做。 白洪來到九窈的身邊說:“原來你們也不是多重要的人,你們的同夥這麼晚了還不來救你們?”

九窈說:“我們根本沒有同夥,是你比較敏感而已,你還是解了我朋友的封印吧。”

白洪帶着詭異的笑容說:“你當我是三歲的小孩嗎?”

九窈笑了笑說:“你都忙活大半天了,我們可有同夥到來?”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有人來給白洪稟報:“白司長,有人夜闖天牢。”

白洪看了九窈一眼說:“你的同夥這不是來了嗎?”說完就走出了房間。

此時的九窈特別的擔心秦巖,九窈看着身邊沒有任何表情的周小雨說:“小雨,怎麼辦?秦巖救我們來了,白洪現在佈置了天羅地網在抓主人。”

九窈說完後周小雨還是一動不動的站着,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影后重生之星光再臨 九窈着急的不停地在房間內來回的踱步。

九窈心想:秦巖法力那麼高強,白洪的陣法肯定不會困住他的。

九窈向房間的門口走去,快到門口位置時,九窈發現房間已經做了結界,她根本就走不出去。

九窈心想:這個白洪果然厲害,這做結界的水平跟秦巖不分上下了。

白洪走到天牢後看到一羣白衣女子跟天牢的官兵正打的水深火熱。

白洪到了以後大喊:“都住手!”

官兵聽到白洪的喊話後立馬停止了打鬥跑到了白洪的身後,白洪本以爲會有大魚來上鉤,沒想到只是幾位普通的女子。

帶頭的女子大聲對白洪說:“把我們的人交出來!”

白洪饒有興趣的問:“我們這裏人太多了,不知道姑娘問的是哪一位呢?”

女子厲聲道:“今天上午你們抓的那兩位姑娘。”

白洪說:“你們跟她們兩位是一起的?”白洪明顯感覺現在來天牢的人是魚人世界的人。

白洪有些想不明白了,心想:難道那兩位是清風營的人?

女子說:“正是,今天我們來就是要救她們出去的。”

白洪笑着問:“你們難道就不怕,不但救不出她們兩人,你們自己都出不去嗎?”

刑司府授命抓捕清風營的人,現在好了她們親自送上門來了。

此時的白洪完全忘記了自己的法力已經大減了,他佈置的陣法也是在九窈跟周小雨的房間附近佈置的。

他總以爲周小雨跟九窈的同伴會根據對方的靈氣尋到她們,沒想到這些人只能找到天牢裏面來。

女子笑着說:“聽聞白司長法力高強,今天就讓我等試試白司長的神力吧。”

說完幾位女孩子一起向白洪發起了攻擊,白洪接了她們一掌後,頓時向後退了幾步。白洪心想:不好,法力還在封印內。

女子看到白洪的樣子後,也是一驚,這個白洪跟傳說中的怎麼不一樣呢?

就在這時從天牢裏又出來幾位白衣姑娘,在帶頭的女子耳邊嘀咕了幾句話以後,帶頭女子說:“我們的人沒在天牢,我們先撤人。”

說完幾人身邊到處充滿了白色的煙霧,迷的眼睛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

士兵眼見人都跑了,紛紛向外追去,白洪回到了九窈跟周小雨的房間。

白洪問九窈:“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九窈見白洪回來後有些驚訝,白洪毫髮無傷的回來了,這說明肯定不是秦巖來了,白洪現在的法力大減,如果跟秦巖交手的話不死也得重傷,那只有一種結果,那就是來的人不是秦巖。

不是秦巖那會是誰呢?不會真的是清風營的人吧,以爲自己人被抓了趕來救援了?

九窈不敢斷定是不是清風營的人,但是她能肯定的是去天牢的人不是秦巖。

九窈說:“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爲什麼還問我,我勸你現在趕緊把我朋友的封印解了,不然你以後絕對後悔!”

白洪說:“剛纔清風營的人來救你們了,你們還敢說刑司府冤枉你們嗎?”

九窈現在不明白清風營的人怎麼會來救她們,九窈說:“是不是你們抓了她們的人,她們纔會來天牢的。”

白洪說:“她們指名點姓的的說來救你們。”

九窈說:“她們不可能知道我們的名字!他們告訴你們我們兩人的名字了嗎?”

白洪有點尷尬說:“這個倒是沒有說,但是她們說了今天上午大街上抓的兩位姑娘。”

九窈說:“原來還有人能從鼎鼎大名的白司長手中跑掉。”

白洪問:“你怎麼知道她們跑了?”

九窈指着周小雨的頭說:“你的法力在這裏呢?我不用想都知道你沒抓住她們。”

白洪說:“我就不信沒人來救你們。”

九窈說:“不是清風營的來救我們了嗎?誰還會來救我們呢?我們兩人只是誤打誤撞進了魚人世界罷了,我們又不會做什麼壞的事情,你們抓我們兩人真的太不應該了,我跟她可是大大的好人。”說完九窈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白洪。

白洪猛然間跟九窈對視了幾秒鐘,白洪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不能就這麼把你們放了,清風營的人來過,我們必須要給上面一個交代。”

九窈一聽白洪的口氣有所好轉說:“我們可以不走,但是你能不能先把她的封印給解開,你也知道我們兩人的實力,我們兩人是自願進的刑司府,如果我們不願意,沒人能夠把我們弄進來,白司長你覺得呢。”

白洪覺得九窈說的話有道理,如果她們不主動來刑司府,那幾個官兵根本對她們兩人束手無策。

白洪把他的右手放到了周小雨的頭上,把周小雨頭上的封印解開了。

封印離開周小雨的那一刻,周小雨立馬清醒了,周小雨看着白洪生氣的問:“你對我做了什麼?”

白洪微笑着說:“姑娘那麼厲害,我不採取點措施,你們不得把刑司府拆了嗎?”

周小雨沒有理睬白洪,對九窈說:“現在什麼時辰了,我們在哪裏?”

九窈說:“已經晚上了,我們在刑司府的房間內!”

周小雨問白洪:“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們兩人都說了,我們兩人沒有同夥的。”

九窈說:“剛剛清風營的人殺進了天牢,想把我們救出去,但是我們一直在這裏。”

周小雨說:“我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清風營的人,他們救我們做什麼?”

白洪聽到她們兩人的對話後,感覺她們兩人不像是在說謊。 周小雨從清醒到現在爲止一直在提防着白洪,她可不想再大意被白洪鑽了空子。

九窈問:“你們抓我們兩人進來以爲我們是清風營的人,你現在已經排除我們是清風營的人了,趕緊放了我們吧。”

白洪說:“你們兩人根本不是我們樹魚人世界的人,在沒有排除你們是不是奸細之前你們不能走。”

九窈問:“你難道想二十四小時在這裏看着我們嗎?我們可是女的,你覺得你在這裏合適嗎?”

白洪說:“你們呆的房間,到處充滿了陣法,我自然不擔心你們會逃跑。”

九窈笑着說:“既然這樣,白司長還是趕緊回房間休息嗎?我們兩人折騰了一天想早點休息。”

白洪走後,周小雨問:“九窈,主人難道就沒有來救咱們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