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4, 2020
54 Views

“老道我捉鬼捉殭屍少說有上百,就憑你一個白眼殭屍?”殭屍最爲暴戾,安老道從沒想過靠嘴巴能說服他們,所以安老道早就拿好桃木劍,準備將眼前的殭屍滅掉。 手上桃木劍放在胸口位置,殭屍的手陡然收回,他們忌桃木,碰到只會讓自己受傷。所以他收爪,而是改成其他方式再進攻。

Written by
banner

兩人直接你進我退的戰鬥起來,安老道手中更是已經拿出墨斗線開始在四周佈局。

“你怎麼看?”俞蓉純問。她剛回來,對這些都不算熟悉,何況着殭屍一類的東西在俞蓉純的腦海也只是傳說一般的存在。如今面對,俞蓉純還真是無從下手。

“要收服他們必須要拿住門脈!可是他們……”宋德華也頭痛了。

改不是要擒賊先擒王吧……

宋德華自信還沒這個能力能對上殭屍們的頭目,這一點宋德華很清楚。

“今天,你碰上老道我,你也算是載到家了!”安老道跳開殭屍攻擊範圍,只見他原來站立的地面頓時被殭屍一拳頭打開一條裂縫。

“臭道士,你死期到了!”殭屍可不認爲自己載到家了,目前來講,佔了上風的是他,而不是這個臭道士。

“是嗎?!”安老道笑了笑,還真當他沒本事不成?那麼接下來……

“捆仙陣!”只見安老道話起,身子跳開,而原本一邊圍繞起來的墨斗線頓時開始向殭屍靠攏過去。

殭屍懼怕這東西,忙身子想向上跳去。上面是空的,自己跳出去就好,不然碰上那該死的墨斗線自己又要受傷了。

“天羅地網!”安老道輕笑,既然自己擺了陣,自然不會把上面遺忘。

殭屍跳上的身子頓時迎上了那從天而降的網狀墨斗線,頓時殭屍被那網狀網了個正着。這下他就沒有辦法掙扎,眼看着自己的身體上砰砰兩炸幾聲,身子更是踉蹌後退,嘴上發出嗚嗚聲。

“看你死不死!老道的墨斗線上用的是四十年的老黑狗血,夠你好受的!”安老道嘿嘿一笑,白眼殭屍是有些門道,但是比起他來,倒還是差了點。

“宋德華,你該不是想學這個吧?”俞蓉純看着,突然問宋德華。要收服這些東西恐怕只能學道了吧……

宋德華疑惑看了眼俞蓉純,不知道俞蓉純是怎麼想的。自己空手殺了的多少殭屍,只要夠強大,還用道術?不過實話說,現在宋德華還真的想想怎麼繼續才行。

“咻!”安老道桃木劍連連比劃,然後直接刺向那全身被縛的殭屍身體中!接着殭屍咆哮一聲化爲灰燼。

“走!”宋德華對着俞蓉純道,身子後退飛快馳去。

走在半途,果然遇見了高慕,此時她正疲憊的看着宋德華和俞蓉純,最後直接翻白眼表示她已經鬱悶無比。

回到住處的是時候免不了熱鬧一番,只是最苦惱的人是高慕,反正她是高興不起來。有種被拋棄的感覺,也許是因爲現在宋德華已經不再是過去和自己實力差不多的宋德華吧。

當兩個人的文化和處在的環境,乃至其他因素不同的時候,漸漸的就開始有了隔膜。當然,高慕指的是前不久宋德華和此時正被衆女圍繞的俞蓉純一起走一起回。

等到她竭力追過去的時候他們卻已經開始回去,那也就是說這一路自己千辛萬苦並且竭力追求,結果只得到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徒勞功。

“好了,很晚了,睡覺!”宋德華今晚有任務,所以直接先說着回去睡覺。

女人們也不理他,直接繼續聊着,女人就是愛熱鬧。也就唯獨高慕閒來無事跟在宋德華後面,默默無語。

從高慕跟來宋德華就已經知道,但宋德華卻沒說話,而是假裝不知。繼續走着,只不過原本是向房間走去的路卻改成去住處頂樓走去。

來到這裏可以吹晚風又可以看月亮的露天地方,宋德華直接坐下,用手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道“來吧,你的跟蹤術越來越差了呀。”

高慕臉上一紅道“誰跟你了,我只是剛巧要來這裏。”

“是拉,很巧。”宋德華笑道,接着仰頭。回來的日子有些紊亂,因爲很複雜,但有時候想想又似乎很簡單一般。維護和平?這個是宋德華想都沒想過的事情。

一直以來宋德華只把自己當成是一個活的精彩的人。恩怨分明,敢愛敢恨,當然,也喜歡過自己的生活,讓自己有個小圈子。低調,安靜。

可事實上現在變的讓人傷腦筋,反正宋德華也不知道怎麼解釋自己現在的存在。感覺即是普通人,卻有不像。

包括這個星球,這個世界,都在變着。道士,鬼魅,殭屍,鬥士,星獸……還有其他星球的存在。

當然這種外星人的存在早在宋德華的世界被證實過,只是沒想過那麼快就來了,而且是入侵。

電影經常有,但顯然,如今已經發展到現實,不再是未來會出現的事情。什麼蜘蛛俠,鋼鐵俠的也許真的存在。

但目前看來,只有宋德華一個人在支撐着這個平衡點。很可笑的感覺,一個原本可以安靜泡妞結婚生孩子的男人。

“怎麼了?”宋德華輕聲道,他知道高慕肯定是有心事,或者說從上午出去的時候高慕就已經開始在鬧情緒了。

估計是自己做錯什麼了,傷了她的心。在一切還是平靜之錢,高慕可是常伴宋德華的左右,和宋德華一起共進退,並且開心無比。

“我是不是現在變的很差?”高慕道,也學着宋德華的模樣仰頭看星星。這是她想知道的,也是現在解不開的結。

“怎麼這樣說自己?”宋德華看着高慕,心裏不知道她具體指什麼。當然,說出這句話的人證明心裏已經深深自卑。

或者說,宋德華自己那裏有沒照顧到她的意思,比喻被顧慮她的心情,顧慮她的感受。甚至讓她有種被拋棄的感覺。這些,都不是宋德華想看到或是自己身邊女人該得到的。

如宋德華所說,她回來,要給自己的女人們幸福。所以現在他是儘量在陪着她們。算是自己離開那段時間的彌補,也算是表達那麼久自己對他們的想念和思念。

高慕看着宋德華,接着把今天的事情和心裏的想法告訴了宋德華,因爲她心裏始終不舒服。這種感覺壓抑的她很難受。

“傻瓜,你只是因爲這樣?”宋德華苦笑。如果說自己過去有點小祕密,那麼現在的宋德華身上則是更多的祕密。因爲宋德華已經不再是屬於那個眼睛只有眼前的人。

而是放眼到星球或是各種在自己星球裏的三界論。一些常人無法相信的人或物。

“是呀,不然你以爲呢!”說完後高慕心裏舒服很多,當下輕鬆了許多,對着宋德華假裝生氣道。

“得得,怕你了。你想知道我們之間實力有什麼不同是不是? 嫁給全城首富后我飄了 想知道我是不是因爲把你當成包袱是不是?”宋德華起身,笑看着高慕。

“那接下來你想怎麼表示呢?”高慕知道宋德華想證實,所以也站了起來。

“來吧,美人,哥哥抱你去看哥哥執行任務。”宋德華笑道。宋德華有自己的任務,尋找那些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東西,然後消滅他。

高慕輕笑,宋德華的那句美人最好聽了。當下就直接身子一跳,被宋德華直接抱住。並且輕吻高慕的臉,讓高慕心裏開心了不少。

“抱緊了!”宋德華道,接着帶着深意看着高慕。

“怎麼了?”高慕感覺宋德華怪怪的,抱緊?難道宋德華想……可這是露天的地方,住處之上。這樣不少吧,等下被人看到什麼的……

沒等高慕繼續想下去,只見自己宋德華突然走到住處牆外,身子直接前傾。

“宋德華,你,你不是……啊!!”高慕正想說宋德華是不是想跳下去,結果宋德華已經抱着她向下墜落,引的高慕驚駭嗷叫,心想這下死定了。

可是和高慕想到不的同的是,他們沒有直接摔在地上,而是身子居然飛馳在半空之上。

只見宋德華抱着他,腳下輕點,身子居然就這樣漂到半空中,就如輕功一般,宋德華的身子矯健靈活,飄逸灑脫。

在高慕的耳邊只有呼呼的風聲,而宋德華則是專心看着前方,極速飛馳。身邊的樹木紛紛後退。

高慕不由自主的抱緊宋德華,在高慕想來,自己如做夢一般。小時候確實想過有那麼一天,可以有人抱着自己飛在半空,然後低頭俯視地面萬物。

而那個人一定是自己最愛的人,這樣這裏就可以抱緊點,再抱緊點。

就像現在一樣,居然美夢成真了一般。自己居然真的抱着自己心愛的男人飛馳在半空中。能感受到風,月亮,還有兩邊不斷後退的樹木。

“好了,別出聲。”

當感覺停下來的時候,宋德華低聲對着高慕道。在宋德華的前面有着宋德華今天要獵殺的人,或者說是鬥士,七級鬥士。

“怎麼了?”高慕落地俯下身子低聲道。說完順着宋德華的眼睛看去,只見一個青年和兩個美女在酒吧外閒聊而已。在這個都市這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她不知道爲什麼宋德華會很謹慎小心的樣子。 “嘿嘿,那個男的,你去對付的話,幾秒能拿下他?”宋德華笑道。高慕不是想知道自己和她現在的代溝在那裏?

那麼宋德華也不再隱瞞,把祕密讓高慕知道,那麼她就會了解自己,也就不再心裏有刺一般。

“十秒絕對可以!”眼前只是一個普通青年,手中有匕首,直接在他脖子上一抹,然後什麼事都沒了。殺人,永遠是一個合格殺手最拿手的好戲。

步步驚情:千金的謊言 “是嗎?”宋德華笑了,以高慕的身手對付一個普通青年確實如此。只是這個人……可不是那麼簡單呀。

“你不相信我?”高慕覺得宋德華一定是太久沒和自己共事,所以覺得自己一定是身手不行。所以纔會懷疑自己,質疑自己。

“美女,這個世界已經不是過去那樣了。有很多東西你不知道,也許你看起來普通的東西,實際上卻是能讓你付出生命的代價。”

宋德華道,當然,宋德華知道高慕肯定是不相信自己說的話。因爲高慕是殺手,一個殺手永遠都是那麼高傲,即便現在她成了自己的女人。

“你就騙我吧。我現在就出手,若是能在十秒殺了對方,今晚,開房!”高慕冷哼一聲,她纔不相信呢。

“當然可以!”宋德華笑了,今晚註定開不了房咯。

“哼!”高慕對着宋德華就是鄙視,這混蛋居然看不起自己?當初自己還要刺殺他呢!

“咻”

高慕也不廢話,身子瞬間向外飛馳而去,速度極快。完全將自己的身子淹沒在黑夜中。她要繞到另一邊去,裝成路人出現在自己的目標前面才行。

“這傢伙……”宋德華笑看着高慕的身子重新出現在酒吧的對面。而高慕在那短短的時間內已經將自己原本的衣服拉聳起來,肚子露路,配着短褲卻是性感無比。

這樣的一個女人去酒吧很正常。高慕是殺手,所以她善於僞裝,沒人會想到一個過路人會對自己下殺手。僞裝有利於自己出手的機會和時間把握。

只是高慕還是犯了個錯,因爲她還沒了解敵人,沒了解自己的獵物。任何一個殺手在沒了解對方之前就出手,那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嘿,帥哥,借個火!”高慕來到目標面前,不知道從那裏拿出一跟香菸夾在手上,然後摸索幾下後轉身對着目標道。

“美女借火,那必須得給呀!”男人道,在這個星球他們很享受。因爲這裏有衆多美女,眼前又多了個美女,不知道今晚的有沒希望爽一把。

“美女,晚上有空沒?”男人見眼前的美女點好火插嘴問道。眼前有兩個女人願意和自己上牀了,他可不介意多一個這個身材火辣的美女和自己玩。

“三個?”高慕假裝來興趣,眼神看得意的看着宋德華的方向一眼,因爲獵物已經放鬆警惕,接下來就是高慕下手的時間了。

“對哇,三個才刺激呢。放心,我很厲害的,搞他三五個小時沒問題!”這個讓男人自豪,比起這個星球的男人,他纔是真正的男人。誰讓他是七級鬥士,厲害的象徵。

“真的呀?”高慕興趣濃厚,然後向着獵物走去。

“自然!我可不是一般的人呀!”對方得意,看高慕向他走去以爲高慕是聽到自己三五個小時的能力而心動,當下他張開雙手,讓好擁抱眼前的尤物。

“咻!”高慕出手了!

右手匕首出,寒光一閃,帶着凌厲無比的白光向着男人脖子上劃了過去。

可是沒有人倒下,也沒有想象的恐懼眼前。眼前的男人依舊站着,而且還得意的看着自己。

因爲匕首被他用兩個手指夾住,就這樣微笑看着高慕。

“怎,怎麼可能?!”高慕驚駭無比。自己的攻擊並不算弱,而且是全力攻擊,匕首更是危險無比。

可是眼前人的微笑和站着連動都沒動過的姿勢告訴高慕,對方是輕輕鬆鬆就夾住了匕首,並且不費絲毫力量的接住了。

原來這個人真的和宋德華說的那樣,自己看到的普通不爲過的東西卻是厲害無比……是自己低估對方了。

“美女,不想和我上牀你就明說嘛。你現在用刀子,我原本想放過你的,但現在看來,我只能霸王硬上弓了!”

男人輕笑,眼前女人身上的殺氣一出他就已經知道對方要殺自己,至於這個匕首和速度卻是不怎麼好看。起碼在他眼裏看來動作緩慢,一點威脅力都沒有。

“去死!”高慕也不是一般的女人,見匕首被夾,也抽不出。當下捨棄匕首,右腳踢出,然後雙手攻擊過去。

高慕已經用盡力量和以自己最凌厲的招式攻擊過去,但結果是無一不被眼前的男人躲開,而且他的臉上一直掛着微笑,那樣子依舊是那麼的輕鬆。

或着說眼前的男人根本就沒把他當一回事,而是在玩弄他一般。要把自己搞的筋疲力盡,讓後……

高慕想到這裏頓時想逃,高慕已經在他的眼裏看到了貪婪,所以她頓時察覺到了眼前男人的意圖。

“想跑?”男人看到高慕身子倒退,頓時大笑。一隻大手直接伸過去,即便高慕已經退出三米,但依舊被他一手拿住,接着被他摟的死死的。

男人的手更是順着高慕的脖子開始向下摸去,那混蛋是想現在就把自己上了!

“嘿,那女人是我的!”正當高慕焦急無比的時候,宋德華從夜色中站了出來。而且身上穿着奇怪的服裝。

“七級鬥士?!”男人原本是要當場將這個彪悍的女人征服,讓他試試自己的三五個小時。可是明顯現在來了個和自己搶女人的自己人。

大唐醫王 “放開吧,你不放開她,我就出手了。”宋德華笑道,一般來講自己不會被他們當成是這個星球的人,只會把自己當成是他們的人。

然後呢?然後宋德華就成了搶女人的自己人。前面宋德華殺過不少鬥士,他們的第一反應都這樣。

不過宋德華倒是無所謂,是的,一般來講,在這個星球裏的人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力量。再說,那些被當成異類而去到星界的凌天他們只是炮灰而已。

所以沒人會知道宋德華的身份,即便他們去查也查不到。

“兄弟,都是自己人,爲什麼要爲了個女人和我出手呢?”七級鬥士覺得眼前的自己肯定是有什麼毛病。這個世界的女人那麼多,漂亮的也那麼多,爲什麼要和自己搶?

現在他自己天天都換不同的女人上牀,到現在爲止都一樣,每天都換着不同口味。因爲這個星球裏的女人太多了,多的自己一個人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上完呢。

“再不放,我出手了。” 影后馬甲掉光沒 宋德華也不廢話,身體四周已經開始慢慢出現白光,雙手更是集聚力量。

七級鬥士知道眼前的人是來真的,所以他放開了高慕。女人他從不缺,若是帶着個女人,要和眼前的自己人對上,確實有些棘手。

高慕站在一邊,竭力的平復自己的心情和剛剛因爲憤怒而有些顫抖的身子。接着他看到剛剛自己的獵物身上衣服居然也變了。

原本普通的襯衣瞬間變成了和宋德華一樣的長袍服裝。這讓高慕心裏萬分疑惑,同時心裏猜想,這些厲害的人和宋德華肯定有着什麼關係。

這也許就是自己感覺和宋德華有了隔膜的原因,因爲這完全就是兩個不同世界的存在。而且這種感覺能讓高慕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自大了……

在宋德華和自己原先的獵物身上,高慕都能感覺到一種強大的氣息。是的,讓高慕感到害怕的氣息,一種似乎爆發起來能山崩地裂一般的感覺。

“你這個該死的!我要先殺了你!”放開高慕後,七級鬥士猙獰道。

“試試?”宋德華收手,負手看着眼前的七級鬥士,若是對方知道自己隱藏了氣息,更是能殺死六級鬥士後還有沒有勇氣說這樣的話。

他們和人一樣,都有自大的和習以爲常的慣性心理。而宋德華則不同,做任何事都會非常謹慎小心。除非自己已經瞭解自己的敵人,那麼宋德華就會放手一戰。

就如現在一樣,宋德華負手而立。對發他,足夠了。

“咻!”七級鬥士攻擊了,身子陡然向飛馳過去,原本踩踏的地面突然多了幾到裂痕。

力量!這就是力量!高慕驚駭的看着這一幕,眼前的人果然不簡單,而且強大的離譜。

“轟!”

七級鬥士攻擊,但是被宋德華閃避開去。只是他的拳頭聲音依舊劃破了空氣,發出轟轟聲。

“轟!”

又是一擊,七級鬥士是全力攻擊,雙手而去,連續不斷。

“轟!”

“轟!”

……

招招全部力量攻擊過去,速度極快,而且殺心已起,一連十多招全部攻向宋德華。

宋德華依舊負手,一臉平靜,他在等待機會,在等着眼前七級鬥士換氣的時候,等他換氣時身子停頓的片刻。雖然時間很短,但是殺死這個七級鬥士,足夠了。 “德華……”高慕看的是心驚肉跳,一直擔心着宋德華。因爲那個男人的攻擊太恐怖了,剛剛他有一拳攻擊到牆壁上,牆壁直接破了個洞,至今還在灰塵滾滾。

這那裏是人在戰鬥,簡直就是怪物,機器人……不,比機器人還要厲害,因爲他的攻擊速度,和靈活絕對不是機器人能比的。

而更令高慕驚訝的是,宋德華,居然變的那麼強大!即便那個男人攻擊恐怖,速度快,可是宋德華卻是連碰都沒被對方碰一下,而且樣子是那麼的輕鬆自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