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03 Views

這個老人到底是誰!

Written by
banner

他爲什麼懂得這些?

“老人家,這裏並不是玩笑的時候了,如果你再搗亂,那我們只好先將你抓起來了。”安倩在這時候走了過來說道。

“小姑娘,有些事,你們不明白,有些話,也沒必要多說。”老人確實搖了搖頭,抱着嬰兒的亡魂,嘆了口氣。

這一幕自然只有我能夠看到,其他人,只能夠看到老人左手保持着抱的姿勢,但是手上卻沒有絲毫的東西。

“老人家,我敬你是長輩,所以不願意爲難你,也請你給我個面子,快點離開這裏。”安倩再次說道,而其他的警察已經蠢蠢欲動,似乎只要安倩一下令,就會動手把老人給抓了。

“今天是中元節。”老人說道。

我的心,卻一下子提了起來。

這個老人,到底是什麼人?

追夫守則 “安倩,就讓他看看吧,人已經死了,法醫也檢查過了,既然他執意要看,那就讓他看。”這時,之前跟安倩說話的警察走了過來說道。

“局長!”安倩看着他。

這名警察竟然是局長,安倩的頂頭上司!

也難怪他能夠直呼安倩的名字。

“有些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徐英華這一家死得太過詭異了。”局長說道。

安倩臉色微微一變,但很快又恢復了過來,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而局長的話也讓我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

這是個聰明人。

替嫁:暴王的寵妃 老人見沒有人阻攔自己的,又走到徐英華的妻子的屍體身邊。

一樣的動作,一樣的嘆息,我親眼看到了徐英華妻子的靈魂出現在了老人的旁邊。

接下來,又是徐英華的那個女人,或者說是二奶的靈魂,然後,便是徐英華的母親!

四個人,四條命,都出現了。

只是看上去還有點茫然,他們的靈魂,就像是一個剛剛出生的新生兒,和厲鬼很是不同。

“冤冤相報何時了,何必,何苦呢?”老人嘆了口氣,不再多言,只是慢慢的朝遠處走去,而那幾個魂魄則都跟着老人。

他到底是誰?

我心中滿是疑問。

又看了看自己左手上的胎記。

然而在這一刻,我突然感覺到,胎記竟然在發熱。

這是我以前從來沒有遇見過的。

不僅如此,我還有種感覺,這個胎記,在指引着我去找那個老人。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很想忍下這種感覺,但是卻如同決了堤的江水一般,讓我根本就沒辦法忍受,直接追了出去。

“哎!”安倩在這時候也看到了我,喊了一句。

然而這時候我哪有心思再留下來,手上的燥熱和躁動不安的感覺,讓我根本無法停下來。

“安警官,有空再說,我還有事!”我喊了一句,再次追向了老人。

“真是奇怪。”安倩嘀咕了一句,但也沒有再說什麼。

“老人家!”我喊道。

老人卻沒有停下,依然拄着柺杖往前走着。

“老人家,等一等!”我又加快了腳步,直接衝到了老人的跟前。

“年輕人,什麼事?”老人看着我。

“能不能讓我看一看您手上的那個胎記。”我問道。

“你怎麼知道我手上有胎記?”老人警惕的看着我。

“剛纔你在他們的屍體上招魂的時候,我就看到了。”我指了指老人身後,說道。

“你能夠看到他們?”老人看着我,眼中多了幾分震驚,“看你也不像是做我們這種事的人,你怎麼能夠看到他們?”

甜妻嫁到:大叔抱抱 “我不知道您說的這種事是什麼事,但是您手上的胎記對我很重要,您能不能讓我看看。”我又說道,心中也是十分的焦急。

如果老人手上的胎記,確實跟我的有幾分相似的話,那麼說不定,我就能夠知道我手上的這個胎記的來歷。

“看了對你沒好處,你確定要看?”老人問道。

“我確定!”我點了點頭。

老人看着我,沉默片刻,才擡起左手,攤開,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死死的盯着老人手中的胎記,而後又擡起自己的左手,跟老人的胎記對比了起來。

“**!是**!”我激動的喊道。

老人此時也死死的盯着我,“你手上的印記,是怎麼來的?”

“這是從小就伴隨着我的胎記。”我說道。

“這不可能!”老人搖頭,一把抓住我的手,臉上滿是不敢置信之色,“六道,竟然是六道,這不可能!”

“老人家,您知道這印記的來歷?”我又問道。

老人看着我,卻沒有回答我,“往生路。”

“斷了。”我不由自自的回答道。

“你竟然也知道!”老人震驚的看着我。

而此時的我心中也充滿了震驚,“您也知道?”

“跟我去一個地方!”老人沒有回答,一把拉住我,快步的往前走去。

我心中滿是疑問,但也沒有多問,就這樣跟着老人,一路往前走。

不知爲什麼,我竟然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甚至連走了哪些路都沒有記下來,腦中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

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出現在了一處陰暗的房間。

老人點燃了燭火,這才使我看到了裏面的景象。

這是一間祠堂,在我眼前的桌上擺滿了靈位。

重生之榮寵嫡妃 而最吸引我的是,在那些靈位的上頭,有着一張圖。

那張圖,正是我手上的那個印記。

我整個人都懵了,這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現在,你明白了麼?”老人看着我。

我搖了搖頭。

明白個鬼啊!

現在我心中更多的是不解和疑惑。

“這些靈位,每一位都是我的前輩,也都是和我有着一樣印記的人。”老人說道。

“這麼多?”我瞪大了雙眼。

“多麼?”老人搖了搖頭,“一代代,到如今,已經傳了四十三代,近乎是每五十年纔會出現下一代的新人。到了我這一代,如今已經五十四年了,我卻依然沒有找到我的傳人。”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我問道。

“剛纔你也看到了,我能夠招魂,能夠看到死者的靈魂,更能夠知道他們是怎麼死的。”老人說道。

“我的師父,也就是第四十二代告訴我。我們這一類人,叫做引魂師!”

“往生路斷了,人死不得轉生,便有了我們這些擁有轉生印記的人,成爲引魂師,來指引那些亡魂進入轉生,送他們重新投胎爲人。而我們每一代的印記都相同,只有一扇門,便是通往**的門。”

我只覺得有點發蒙。

引魂師?竟然還有這樣的存在?

“只是你,卻有六道門!”老人又看向我,雙眼死死的盯着我。 那如同看着一塊肥肉般的發亮的雙眼,如狼一般,直入我的心中,讓我心裏有點發毛。

“只是,這有什麼問題麼?”我有點心虛的問道。

老人的話並沒有讓我明白什麼,反而讓我更加的鬱悶了。

“有,問題很大!”老人肯定的點了點頭,同時走向放滿靈位的桌前,跪了下去,直接拜了三拜。

做完這一些,我便發現老人從桌下掏出了一個小盒子,小盒子通體紅色,一拿出來,我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讓我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

片刻之後,老人將盒子打開,裏面有一本古舊的小冊子,看上去佈滿了褶皺,應該已經存放了很久了。

“這裏面記載着我們引魂師着來歷,你看看,你就知道了。”老人將小冊子遞給了我。

我眉頭微皺,但還是接了過去,小心翼翼的將小冊子打開。

入門的,便是讓我熟悉的那六道門,和我手上的胎記一模一樣。

而第一句話,便讓我差點直接把這小冊子給丟出去。

“見此書,皆爲我引魂師一脈之人,若不是,三日內必死無疑。”

哎喲臥槽!

這什麼情況,這老人不是害我麼?

我連引魂師是什麼玩意都還不清楚,就讓我看這個?那我豈不是死定了?

想到這,我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看向老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說老人家,您這不是在玩我麼?這是你們引魂師的書,我又不是引魂師,看了那不是死定了?”

“年輕人就是心急,你再看看下面那一行。”老人淡淡的說道。

龍虎香江 我微微一愣。

還有字?

果然,我又在那句話下面,看到了一行縮小了不止一倍的小字,微眯着雙眼,這纔看清些的是什麼。

“如是引魂師一脈贈予此書,翻閱不死,切勿外傳。”

馬勒戈壁啊,嚇死我了。

這話讓我鬆了口氣,心中不由得撇了撇嘴,這不是坑人麼?

弄那麼小的一行,誰能夠注意到啊。

不過心裏鬱悶歸鬱悶,確認沒事了,我也就放心了,再次翻開了下一頁。

“引魂師者,達天地自然,溝通陰陽兩極,嚮往生,渡死者,功德無量,乃判官也。”

判官?

我雙眼微微眯了起來。

當初,自己剛知道自己手上這個印記的作用的時候,那個老人,告訴自己,自己是閻王。

而現在,這裏的引魂師卻是判官?

難不成,就是因爲手上的印記不同的原因?

“傳五百年前,往生路斷,鬼怪橫行,諸多判官轉世,攜往生道,超度亡靈於往生。”

我能夠看到的就只有兩句話,下面的,我發現我怎麼也打不開。

“現在你明白了麼?”老人看着我,臉上並沒有什麼意外之色,顯然是一開始就知道了。

“那個,還是不是很明白。”我撓了撓頭,這上面寫的好像跟我也沒有關係吧。

“我們引魂師一脈,第一代便是判官轉世,雖說不知是真是假,但是這本書,是我們的祖師爺傳下來的,祖師爺曾經說過,只要超度了足夠的亡魂,便能夠知道事情的真相。”老人說道。

我聞言,撇了撇嘴。

老人的話,聽上去實在是有點不可思議,就算是我知道往生路,也難以相信。

而且,這說來說去,好像還是跟我沒關係啊。

“就算是判官轉世,那跟我又有什麼關係?我雖然知道往生路,但也是因爲機緣巧合之下,遇到了一個死去的老人,他找我幫他,我才知道了這一事情的。”我說道。

“而且,我也不懂你們的什麼招魂,引魂的,我只知道,我能夠看到鬼物,能夠幫他們轉生,可是這好像跟你們引魂師也沒什麼關係吧?”

“這世界上有三類人能夠看到和我們類人不在一個次元的鬼物。”

“一類是得到的道士和尚,他們修煉多年,修煉出了法眼。”

“還有一類,是陰陽先生。他們和我們一樣,行走於陰陽之間,擁有陰陽眼,只是他們做的是驅鬼之事。”

“最後一類,便是我們引魂師一脈,我們做的是引路,超度,帶領亡魂走向往生。”

“三類人中,你不屬於一二類,那麼就是第三類。”

“雖然我不知道你爲什麼會有六道門的印記,但是我能夠肯定,你肯定跟我們引魂師一脈有關。”

“我身爲第四十三代引魂師,現在,我想收你爲徒,讓你成爲引魂師一脈第四十四代傳人,你可願意?”

“四十四代?”我雙眼一瞪,這數字可不好啊。

四這個數字可是一直以來都被我定爲不詳的,現在一下就來兩,那就更不好了。

四十四,死死死,這不是找虐麼?

“還是算了吧。”我搖了搖頭,“我也不懂你們那些東西,我只想做我能夠力所能及的事情,能夠幫助那些冤魂鬼物轉生自然好,如果不可以,那我也不想去逞強。”

“你錯了。”然而,老人卻搖頭說道。

“你現在也能夠幫助那些亡魂轉生沒錯,但是你並沒有正確的方法,每一次轉生,你都需要續接一次斷橋,成爲一次擺渡人,送他們到彼岸,才能夠使得他們轉生。”

“這樣做,只能夠讓你的陽氣不斷減弱,若是次數多了,你便會成爲一個陰人,對於陽氣相當的排斥,直至最後英年早逝。”

臥槽!

老人的話讓我差點叫出聲來。

那自己之前豈不是多管閒事了?

想想有那麼多亡魂等着自己去轉生,我心裏就拔涼拔涼的。

щшш •ttκǎ n •¢ o

老人的這個次數多了,到底是幾次?三次?四次?還是八次九次?

就算是幾十次,自己把自己給玩短命了,那也是作死啊。

“那我該怎麼辦?”我看着老人問道:“我才二十一歲啊,老婆都沒娶呢,我可不想短命啊。”

“很簡單,成爲我引魂師一脈第四十四代傳人,我教你引魂術,便能夠解決了。”老人看着我說道。

我聞言,看着老人,想要從老人的神情中看出什麼端倪來。

然而,很快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了,因爲老人此時樣子根本就看不出什麼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