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10 Views

之後的日子,老爸送飯,晨曦和老媽悶在醫院裏。

Written by
banner

就那麼住了幾日晨曦就住不下去了,聽夏易說老媽的身體沒什麼大礙,晨曦就硬拉着老媽辦理了出院。

出院時還帶上了絲巾,估計還得帶數日了吧。

四月的天氣風和日麗,萬物復甦,小區裏也有了點綠色。

晨曦扶着老媽走到了錦繡花園,他們剛走到樓下,晨曦就看到了思琪,思琪沒化妝,也沒穿亮眼的衣服,晨曦還以爲認錯人了。

思琪這是怎麼了,幾日不見怎麼成這樣了?

晨曦把手中的東西遞給老爸,和思琪一同走出了小區。

“思琪,你這是怎麼了?”晨曦捋了捋被風吹起來的頭髮。

“晨曦,我該怎麼辦?他們家反對我們的婚姻!”思琪停住腳步不安的望向晨曦。

晨曦拉着思琪走進了附近的咖啡館,“進去細說,先彆着急。”

以前總是思琪幫她解憂,這次她一定要動用一切方法幫助思琪。

“他父母反對我們的婚姻,我又不想讓邵青爲難,晨曦我要不要打掉…”思琪含着眼淚摸了摸肚子。

“亂說什麼呢,先不提打不打的事兒,你說說邵青家爲什麼反對?哦,想起來了,邵青這麼年輕,他家肯定反對了,你們是不是沒提孩子的事兒。”

思琪手握着杯子暗着臉搖了搖頭。

“啊?他們家人知道你懷孕了?”

思琪低頭望着肚子點了點頭。

“太過分了,他們家知道你懷孕了爲什麼還要反對?之前邵青不是帶着你見過他的父母嗎,他們不是很喜歡你的嗎,怎麼要結婚了就反對了?”

“我爸公司遇到危機了…”

“啊?不會是因爲你爸公司的問題吧?這也太勢利眼了吧,思琪,這樣的家庭真的沒事嗎?”

晨曦真的爲思琪擔心,現實中的各種例子證明結婚不僅僅是兩個人的事情,是兩個家庭的事情!

這樣的家庭思琪嫁過去了會幸福嗎?

(四庫書) (四庫書)

思琪手握着咖啡杯望向一處直嘆氣。

“邵青是什麼態度?”晨曦很想知道,邵青的想法,在怎麼說很多時候男人的決定可以引起決定性的變化。

“他說,先斬後奏。”

奉子成婚不算先斬後奏嗎?還怎麼先斬後奏,晨曦反問道。“怎麼個先斬後奏?”

“他說,偷出戶口本直接去登記。”

邵青的意念還很堅定嗎,思琪果然沒看錯男人。

“思琪,你呢,打算怎樣?”

晨曦知道思琪一直想着嫁入豪門,開始這段戀情也是因爲邵青家的背景,可話又說過來,追思琪的男人條件比邵青好的有的是,思琪卻偏偏喜歡上了邵青。

他們兩人的戀情晨曦是一路看了過來,有眼目睹,期初兩人的目的都不純,可後來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直到最後兩個人眼裏根本容不下其他任何一個人。

這樣的一對兒要是走不到一起,神仙都要哭一回了。

一直以爲以思琪家的背景和邵青可以談婚論嫁,誰知趕上了她爸爸的公司經營不善,影響到了她的婚姻。

“我一直很討厭我爸爸,可現在忽然發現他的存在會影響到我的婚姻,你說多諷刺。”

思琪撫摸着杯口繼續說道。

“我去過我爸的公司,原來事情比想象的還複雜,我爸的公司不僅僅是經營不善,而且臨近了破產…”

“破產?”晨曦驚訝的重複道。

“嗯,就在那一刻我明白了,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是多麼的不堪一擊。”思琪直直的盯着杯中的咖啡。

“思琪…”晨曦真不知怎麼安慰思琪。

“今早我爸和我媽去辦離婚了…”

“啊?離婚?”

思琪點頭,晨曦繼續問道,“你爸媽是不是還不知道你懷裏寶寶的事兒?”

思琪繼續點頭。

晨曦真的不知道用什麼言語安慰思琪了,一夜間,父親的公司臨近破產,父母離婚,肚子裏還懷着孩子,孩子爸爸的家庭卻反對婚姻,這一連串的打擊,要是發生在她的身上可能都沒有出門的勇氣。

虧是思琪,就思琪這樣堅強的一人,纔有勇氣說出這些,思琪,一定要挺住。

爲了思琪晨曦決定幫她一忙。

晨曦沉默片刻看了看思琪的命數,好人有好報,估計思琪的前生做了不少好事吧,此生的命數那是相當的不錯。

“思琪,你相信我嗎?”晨曦帶着微笑問道。

“晨曦,我都這樣了,你還笑得出來?”思琪略微生氣了。

“思琪,你要是相信我,就按我說的做。”晨曦真心希望思琪能聽取她的建議。

思琪卻沒那麼當真,依然坐在一角低着頭髮愣。

“孩子不能打,只要不打掉孩子,你的苦難就會一一化解,相信我。”

思琪苦笑了,“就你會逗我笑,晨曦,愛死你了。”

晨曦,心想,思琪還真以爲她開玩笑了!這麼想,當成玩笑也情有可原,思琪憑什麼要信她,她又沒當巫女啊,算命的什麼人,思琪信了就怪了!

不管思琪信不信,她一定要防止思琪打掉肚子裏的孩子。

(四庫書) (四庫書)

桌上的手機震了好幾聲,思琪直接摁了靜音鍵,不知是她想的太多,還是動作變遲鈍,差一點就弄倒咖啡杯。

思琪擦拭着飛出來的咖啡污漬去了趟洗手間。

晨曦望着思琪的背影獨自坐在一角握緊了咖啡杯。

沒一會兒桌上的手機又一次震了起來,晨曦看到了屏幕上的“老公”兩字,急忙扭過頭看了眼洗手間的方向,決定接聽邵青的電話。

果不其然剛纔那無數個電話都是邵青打的,邵青正在四處尋找思琪。

晨曦又一次擅自拿主意把咖啡店的地址告訴了邵青。

等思琪來到座位時,晨曦沒提起接了邵青電話的事情,幫人幫到底,上次已經幫過一回,多幫一回也無所謂的,何況思琪是她最好的姐妹。

晨曦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更知道這樣做的後果。

思琪的命數裏,她肚子裏的兒子就是她的福星,會讓思琪名利雙收,即得到老公的疼愛,又會得到兒子的孝順,沒有什麼比這個更幸福的命數吧,所以晨曦豁出去了,這次一定要幫助思琪守護好她肚子裏的寶寶。

“思琪,有些人一生只能遇見一次,錯過了就不會再有了。”晨曦知道這話出自她的口有些欠缺說服力,可她還是要提醒思琪珍惜眼前的人。

“什麼意思?”思琪拖着腮幫子深深地呼出口氣。

“你比我更懂。”晨曦微微笑了。

“晨曦,你知道嗎,你的微笑會給人帶來不少力量,今天找你是對了,呼,做某些決定是需要勇氣的。”

思琪不會想着打掉孩子吧?

“思琪,你知道嗎,寶寶是上蒼賜給人類的最好的禮物,錯過了,就不好說還會不會再有了,所以給了就欣然接受,孩子會有自己的福氣。”

晨曦決定甭管思琪有沒有過這樣的想法都要打個預防針,免得思琪做出糊塗的決定。

“晨曦,我怎麼覺得從某一天開始你變成熟了,說的話一套一套的,啊,你是不是談戀愛了?”

思琪竟然興奮了起來。

晨曦無奈的搖了搖頭,“關心關心你的事情吧,我去下洗手間。”晨曦看到邵青走了進來,起了身。

思琪啊,別怪我,我也是爲了你好,晨曦回頭望着邵青和思琪的身影離開了咖啡廳。

走在路上吹着微風晨曦敲了敲鍵盤,“思琪,我先回去了,別忘了我永遠在你的這一邊。”

她能做的都做了,希望思琪能做出明智的決定,晨曦總覺得思琪一定會生下肚子裏的孩子,因爲思琪每次摸肚子時候,那眼神裏充滿着母愛,一個富有母愛的女人不會舍下肚子裏的寶寶,思琪不可能丟下肚子裏的孩子的,不會丟下!

晨曦一人走在陽光下,擡頭望了望太陽,吸了吸清新的空氣。

天變暖了,地變綠了,豈不馬上要六月份了,六月份,高考!只有兩個月是不是,該開始準備了,這次決不能輸給秦月,決不能讓明主陪秦月一天。

讓一個男神去陪狐狸精,明顯是往墳墓裏送,晨曦搖了搖頭,想想都覺得可怕,不行不行,拼了老命也不能輸給上官嘉怡。

(四庫書) (四庫書)

晨曦鼓出幹勁兒加快步伐回了錦繡花園。

回到家才注意到,桌子上竟然放着一打資料,她有這種資料嗎,貌似沒有,那這些是什麼東東。

晨曦打開了最上面的筆記本,上面寫着陳思琪三個字。

對了思琪那次說過她做過不少習題,還說幫她找找筆記本什麼的,估計說的就是這些了。

可是,思琪什麼時候送過來的?

“剛回來的時候門前放着書籍,寫着轉交給晨曦,你爸就抱進來了。”老媽進屋解釋了一番。

果然是思琪,估計在樓下等她時已經來過她家,可這思琪也夠個性,剛剛在咖啡廳都沒提這事兒。

思琪就是這麼的酷,爲你做事情從不顯擺,默默地在背後爲你搞定一切。

“所以思琪,你也別怪我哦。”晨曦看着筆記本笑了。

有了這些資料,加上她現在的記憶力,考進貝京,打贏上官嘉怡小菜一碟了吧!

晨曦發現這一世其實挺好的,男女可以一同參加科舉,現在叫高考是不是。

世界早就該這樣,憑什麼只有男人蔘加科舉做大事,女人就要做賢內助?女人也是孩子她媽生的,就得公平競爭。

本來還愁着這一世做什麼,這麼一看有路是不是,考上大學找個工作不就可以養活自己和家人了,這麼看選工作一定得慎重,所以選專業必須重視起來,畢竟在人間的歲月不短,她可不想活的太累。

以前她學了什麼法律是不是,其實當法官酷酷的挺好的,可貌似不是她的菜。

她好像挺挺喜歡看小說的,要不以後當個寫書的作傢什麼的?不知道這個寫書能不能賺得到錢?她還想給老爸老媽換個河濱公館的房子呢,雖然目標有些高了點吧,可哪裏的夜景確實很吸引人。

對了她那會兒往網上傳過小說是不是,亡靈蕭靜怡的小說,這些日子連着發生太多事情都沒注意這事兒。

晨曦登錄網頁查看,差點嚇了她一跳,她的賬戶上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些錢!

原來寫書也能賺這麼多的啊,真是可惜了蕭靜怡,沒出名就死去,都花不到一分錢稿費。晨曦望着錢數那個羨慕啊,可那賬戶裏的錢再怎麼誘人也不是她的,她不能動,等她考完高考後應該能建立一個蕭靜怡助寫基金了吧。

寫書竟然賺這麼多,她要不要也要試一試啊。

雖然是頭腦一熱想出來的想法,可畢竟這些年看過的見過的也不少,應該可以嘗試的吧。要是真的喜歡寫書她還真可以考慮文學類的專業。

這麼一看重新考大學也不是什麼壞事,還能重新選專業,還能考貝京,現在的她可不是那個記不住數字而憂愁的小笨妹,一切都不是白日夢。

憑她的能力一定可以考得進貝京的吧,專業呢,她還是再慢慢想想好了。

高考高考,我來了。

晨曦拿出家裏的書籍開始了學習,老媽偶然間闖進過她的臥室,卻目瞪口呆着走了出去。

此後老媽的動作變慢了,變輕了,深怕打擾到閨女的學習。

這次她一定要創出奇蹟來。

(四庫書) (四庫書)

晨曦正埋頭苦讀時,靈蟲忽然現身,提醒晨曦魑靈的事兒。

晨曦這纔想起了明主,對,她說要保護明主的,一遇見思琪就把這事兒給忘了,不行,她不能待在這裏。

“蟲蟲,你知道該怎麼保護冥主嗎?”

靈蟲差點沒笑出來,靈女要保護冥主?

冥主是什麼人物還需要靈女保護,他留下來可是爲了保護靈女,這靈女倒好,一心想着保護冥主,要麼說冥主大人會被靈女迷倒呢!

“蟲蟲,想什麼呢?”晨曦拽了拽靈蟲的尾巴。

靈蟲皺了皺眉,“沒想什麼,你去靈池附近待着吧,邪靈怕靈池,你在那邊應該很安全,免得我老得跟着你。”

蟲蟲真懶,自己不想跟着了就讓她去靈池。

“喂,我哪裏懶了。”靈蟲敲着尾巴發起了脾氣。

呀,又忘了蟲蟲能聽得到心聲的事兒。

“不懶不懶,蟲蟲最勤快。”晨曦壞壞的笑了笑。

靈蟲說靈池是吧,雖然一提到靈池,就想到那次驚險的經歷,可是她現在知道怎麼避開靈池,應該沒什麼的吧。

既然邪靈害怕靈池,那就回老別墅是最好的選擇了,正好她也要準備考試,老別墅附近沒有亡靈的打擾可以一心用功於學習。

這麼想,好像好些時間沒見到朱爺爺了,不知道朱爺爺身體怎麼樣了。

晨曦收起書包直接去了朱氏集團找明主。

明主正打算告訴晨曦下週開始就住在老別墅的事兒,誰知晨曦先提了出來,難得晨曦這麼主動,就不等下週了,當日就帶着行李一同搬了過去。

連着兩月晨曦住在老別墅幾乎沒怎麼出門,關在屋子裏苦讀功課。

雖然記憶力提高了,可畢竟要準備的科目不少,可是廢了她不少腦細胞。

要是沒和秦月打賭,她可能不必這麼折騰,考試的時候靈魂一出竅,逛一逛考場整理答案,或者抄一抄學習成績好的同學的答案就可以輕而易舉考進貝京。

可現在和她打賭的是上官嘉怡,傳說中比上官文浩智商還高的一人,上官文浩是什麼人,高考狀元,上官嘉怡比文浩還聰明,那豈不也是狀元級的程度,她要跟狀元級的比成績,能大意嗎,考場裏抄答案未必贏得過上官嘉怡,她必須靠自己。

爲了不犧牲明主,她必須拿下高考。

夜世界的事情暫時交給了貓頭鷹,貓頭鷹說找到魑靈的老屋就會聯繫她。

晨曦決定一心用在學習上,先把高考搞定再說。

日月交替,天氣逐漸變熱,終於迎來了高考日。

立夏剛過,天氣就熱了起來,高考那一日考生都期待能趕上個好天氣,老天還真給力,竟然下起了大雨。

這一日晨曦坐上明主的車出現在了考場。

上官文浩送上官嘉怡,明主送晨曦,四人就那麼在考場門口相遇了。

上官嘉怡穿着白色的連衣裙站在雨傘底下,對着晨曦微微一笑,這一笑讓晨曦起了一身雞皮,這狐狸精想幹什麼?

上官嘉怡不笑倒好,這一笑讓晨曦緊張了,秦月每次這麼笑時肯定沒什麼好事情。

(四庫書) (四庫書)

考場門外很是熱鬧,家長和考生密集在一處,除了鼓勵就是鼓勵。

雨無情的飄落,卻絲毫沒打溼考生的士氣。

晨曦望着上官文浩的臉,險些失態,過了這麼些時日她竟然還沒準備好怎麼面對他,事情貌似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上官文浩從書包裏拿出兩瓶奇怪包裝的飲料遞給了晨曦和上官嘉怡。

“這是尚未上市的金牌火牛,既可以補充體能,還能醒腦,我媽特意爲我準備了一箱,給你拿一瓶,這樣相對公平一些,免得我贏了,你到時怪到飲料上來怎麼辦。”上官嘉怡扇動着長長的睫毛俏皮的說道。

她是那麼小氣的人嗎,還會拿一瓶意料爲藉口,她把她當什麼了,飲料,可這飲料真的沒問題嗎?晨曦看着那瓶飲料猶豫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