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65 Views

砰!

Written by
banner

沙虎脖子上現出一道血線,頭顱齊頸掉了下來,鮮血如同噴泉一般狂涌而出,噴了那副將一臉。

“這!”

只是一揮手就斬殺了一個歸真初期高手,這得是何等的神通?

衆人終於明白,沙禮傑並非是一個人,他最大的底牌就是面前的這位少年。

“還有誰?”

秦羿冷冷問道。

“你,你,你……?”

他的手指點向那些擁護沙虎的臣子,點一個,爆一個的頭,一時間,大殿成了死亡堂,而秦羿就是點名的死神。

眼看着又是幾個死在了他的手上,其他的人站不住了,紛紛跪地拜道:“我等願意擁護新王,新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沙禮傑滿意的看着底下衆人,得意笑了幾聲,擡手道:“各位,起來說話,從今天起沙茲王城就是我沙禮傑的天下,我保證只要你們忠心耿耿,就少不了好處。”

衆人又是一番贊謝。

待羣臣退下後,沙禮傑第一時間去兵營又斬殺了幾個禁衛軍的副統帥,換上了自己信任的人掌管這才徹底的放下心來。

重生綠茵教父 邪王的廢柴毒妃 “侯爺,如今我江山已經坐下來了,接下來該怎辦?”

沙禮傑備上了好酒好菜,在宮廷後院,設宴款待秦羿,席間問道。

“這問題簡單,你現在完全掌控了禁軍,大臣忠心與你,大軍聽命與你,你最擔心的是什麼?”

秦羿問道。

“是那十七個使者,這些人的兵力聚在一塊,足足有有五六萬人之多,今天他們可以包圍禁衛軍,明天就能包圍我的王宮,若不能除掉,如猛虎在側,我寢食難安。”

“我想好了,以後沙茲城只留侯爺的使館,餘者一併清除!”

“還請叔叔助我一臂之力。”

沙禮傑黯然懇求道。

“嗯,看來你是個聰明人。”

“眼下的局勢其實是個亂局,正所謂亂局破解,唯有快刀斬亂麻,就像我助你奪得王位一樣,你必須在他們措手不及的時候,將他們逐個擊破。”

“那些使官還都在你的手上吧。”

秦羿問道。

“都在地下城,我妹妹沙茉兒、姚廣正已經把他們全都軟禁了下來,按照您的吩咐,如今城中只剩下酆都城來的使者還在。”

“嗯,王城來的使者,我認識。”

“我現在就去找他調兵,同時出動你的三萬大軍,先傳那些使者的假令,令他們分別出城,到時候咱們的人在野外殲滅他們。”

“你先去準備,誰的勢力最大,就從誰開始,我要去野拔的使館,那裏還有四千善戰的夜叉,是時候派上用場了。”

秦羿笑道。

“好,我這就去安排,隨時聽候叔叔的指揮。”

沙禮傑深以爲然,趕緊去辦了。

秦羿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沙茲王朝除了三萬禁軍,真正厲害的就是這十七獄的使者,單憑黑三的夜叉一族,一旦來攻,這些人就會連成一氣,不可能打下來。

真正能徹底拔除這些勢力,唯有從內部崩盤瓦解。

而沙禮傑正式瓦解沙茲王朝的一把快刀!

秦羿拿着野拔的令牌,進入了夜叉族的使館,五千夜叉士兵眼看着王城內調兵頻繁,而他們卻接不到任何有關的命令,這不禁令他們坐立不安。

“誰是這裏的負責人?”秦羿問道。

“秦大人,我是!”

一個接近六丈夜叉的將領走了出來,朗聲道。

“很好,野拔城主與野先大人在沙茲內城的兵變中,不幸爲沙茲王所殺,如今我已經向你們求情,得到了返回蠻荒城的機會。”

“這裏很快就會陷入戰亂,從現在起,你們有一炷香的時間撤離。”

“時間來不及了,快走吧。”

秦羿拿出野拔的令牌,丟給了那個將領。

“什麼?”

“城主和長老死了?”

衆人失去了主心骨,頓時慌了神。

此刻外面兵馬頻繁走動,他們心更亂了,在秦羿的催促下,這位將領領着四千士氣衰沉的夜叉戰士連忙出城而去了。

秦羿並不需要關心城外會如何,他相信以黑三的本事,此刻早解放了全部族人,在路上等着這四千人了。

至於他是想殺,還是想降,並不是秦羿考慮的事。

他只知道,黑三將會率領他強大的族人如同幽靈一般,讓各獄的使館大軍飲恨在黑水河畔。

解決了這波勢力,秦羿片刻不停,直奔酆都城的使館。

使館極爲氣派,駐紮的是王城的正規黑家軍,訓練有素,有着嚴格的紀律,絕非其他使館流亡之徒組成的散勇能比的。

王城來的使者叫陳康!

如果秦羿沒記錯,申令行就是外使大臣,專門負責掌管這一塊的,憑藉他跟申令行的關係,調動這批人是大有可能的。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到了王城使館,果然秦羿一亮出身份,陳康幾乎是無條件地支持,足足七千黑甲軍統一撥掉給秦羿指揮,如此一來再加上沙禮傑的三萬禁衛軍,三獄姚廣的五千兵馬,就擁有足足四萬多人了。

哪怕是直接對上外面的那些傢伙大幹一場,也不會吃多大虧。

點齊了人馬!

沙禮傑還是比較謹慎的,專程挑選了一個忠誠可靠的禁軍統領協助秦羿,但並沒有把實際的軍權完全的交出去。

地下奴隸交易市場,豪華的會賓樓內。

此刻四周被士兵圍的是水泄不通,大殿內,十幾個使者圍着大桌而坐,在大殿內數百個精銳士兵,虎視眈眈的看守着,氣氛異常的壓抑。

шшш ⊙ttκǎ n ⊙C○

“各位大人,命只有一條,時間到了,下令吧,你知道的,我們沙家人向來沒什麼耐心,別逼我動刀子。”

一身珍珠白修身錦服,腰懸玉佩,梳着沖天馬尾辮,容貌嫵媚之中夾着幾分英氣的少女玩弄着手中的翠綠色寶刀,柳眉一挑看着衆人道。

“公主,你憑什麼扣押我們,你別忘了,我們的人就在外面,要是他們聯合起來,你們沙茲王城怕是不夠分的吧。”

一個穿着金色錦袍的使者怒然喝道。

“這些都是廢話,我就一句話,你們的錢莊密碼石,還有調令,到底給不給?”

“給,你們可以活,不給,那就永遠留在這吧。”

沙茉兒森然冷笑道。

“小賤人,你太可氣了,我們在這王城駐紮合作了萬年,你居然敢勒索我們,你瘋了嗎?”

“回頭我等就聯名向沙毒請命,廢掉你的公主之位,後果你自負。”

另一個使者附和道。

“這麼說來,你們是不願意給了?”

沙茉兒明眸一寒,冷笑問道。

“你算什麼東西,要密碼石沒有,要命一條,我就不信你真敢動老子一根汗毛。”金袍使者怒喝道。

他是二獄海龍王敖光的本家使者,名叫敖永成,平素在沙茲城就是飛揚跋扈的角色,連沙毒都得讓他三分,自然是沒把沙茉兒放在眼裏。

“你這是在找死!”

沙茉兒雙目一寒,手中的翠玉小刀脫手飛了出去。

敖永成夷然不俱,雙手一推,一道藍色的波浪中穿出一條巨龍,張嘴一口叼住了寶刀。

“嗖!”

“我還以爲小賤人有多大的本事呢,原來也不過如此,各位大使,你我不如殺掉沙茉兒,去沙茲王宮找沙毒理論一番。”

敖永成振臂高呼。

然而,周圍的大使們,無一人迴應他,每個人的眼中充滿了惶恐。

“喂,你們倒是說……”

敖永成話沒說完,頓覺腦後驚起一股威風,很輕很細,若有若無一般。

緊接着,他便覺的心窩子一陣發涼,劇痛傳來,低頭一看,那原本被海龍吞噬的小刀,不知何時已經穿透了他的胸口。

“這怎麼可能,小賤人……你!”

敖永成緩緩轉過身,力量的流逝,讓他說話無比的困難。

“我最恨別人滿嘴污穢的男人了!”

“還有誰恨我這個小賤人的?”

沙茉兒手心一動,飛刀入手,一揮手敖永成的人頭就落了下來,穩穩的落在桌子上。

那張死不瞑目的面孔,如同催命符一般,令衆人無不是毛骨悚然。

“也許你們不知道公主的來頭,那就讓我介紹一下吧,公主是血海地煞宮宮主宇文傷的徒弟,地煞宮與天魔宗並稱爲地獄兩大魔宗,如果各位不想再嘗試一下公主的奪命飛刀,儘管可以提出異議。”

沙茉兒身邊的一個女侍衛凜然提醒道。

“地煞宮!”

衆人一聽這名字,心頭已然涼了半截。

地煞宮宮主宇文傷是地獄頂尖級高手,在地獄中秦廣王是至尊,餘者還有四大高手次子,分別是天魔宗宗主陽衛天,地藏宗宗主靈普,天罡宗宗主歐陽雄、地煞宮宮主宇文傷。

秦羿等十七獄鬼王,由於大多數並未直接跟這四人交手,屬於廣王麾下十七王,並未直接列入地獄宗門排行榜。

而且他們並未與這四人交過手,他曾無意間闖入過天魔宗的總壇,一人獨鬥天魔宗少主歐陽凱與四大長老,最後殺掉了歐陽凱,擊斃一名長老離開了總壇。

但這並不能直接作爲推測陽衛天修爲的依據,因爲當時陽衛天早已經閉關,一直到現在都還沒能復出。

陽衛天一直被認爲是廣王之下的第一高手,有傳聞他與廣王在通天塔上一戰受了重傷,這才閉關不出。

從綰綰現身無生城來看,陽衛天離復出已經不遠了。

宇文傷排行第四,與陽衛天齊名,被稱爲血魔,修爲必然不低。

但據說十八獄的幽冥老鬼王曾跟宇文傷交過手,打了個四六分,略輸一籌,實際上秦羿知道,老鬼王那一戰元氣大傷,再也沒能恢復過來,否則十八獄也輪不到他一個諸侯稱王稱霸了。

由此看來,地獄十八王中,包括昔日巔峯時期的他,真正能與四大高手相比的鮮有其人。

謝無生或許算一個,只可惜這位掌控曼陀花的鬼王,無奈謝幕了。

“各位,籤吧,據我所知,你們的沙茲王沙毒已經走了,現在沙茲城的新王叫沙禮傑。”

“一朝天子一朝臣,變天是在所難免的了,簽了至少能活命,不籤那就是死路一條。”

姚廣在一旁悄然提醒道。

敖永成的人頭血都還沒涼,衆人無奈,紛紛交出隨身暗藏的密碼石,同時又下令調離大軍離城。

每個人心頭都是萬般不甘,這萬年來的生意全白做了,誰也沒想到會被沙茉兒一把割了羊毛。

“來人,立即去酆都錢莊兌出銀票,誰的要是對不上數,別怪本公主手下無情。”

沙茉兒打了個響指,立即有士兵去兌換錢票,另外的則去外面傳信。

這傳信也是有講究的,一波一波的傳,先是調出一批,然後再傳令下一批。

秦羿領着幾萬兵馬,在城外的荒漠之中開始了收割,每出來一批就殺一批。

不到天明十分,荒漠之中已經堆滿了屍體!

十幾撥人,幾萬具屍體,全都命喪荒野。

原本一個最讓秦羿頭疼的問題,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解決了。 接下來就是這三萬禁軍了。

秦羿想要的是一刀切,徹底毀滅整個沙茲王朝,由黑三統領黑水地獄,打造一個只屬於夜叉的世界。

眼下要解決的就是這三萬人了。

“大人,使者軍團悉數全殲,請作下一步的指示。”

禁軍統領沙文忠拱手請令。

能殲滅數萬人,這位統領已經是欣喜若狂,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宮向沙禮傑請功了。

“原地待命,一切等王城的指示。”

秦羿淡淡的拋下了一句。

魅劫天下 他的目光落在了遠處的蠻荒城,如果所料不差,黑三這會兒該舉全族數萬大軍來會合了。

“陳康,你的人先在回去的谷口埋伏,等我號令行事。”

秦羿看着天邊飄來的一朵黃色的陰雲,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侯爺放心,這幫人絕對回不了沙茲城。”

陳康欣然領命,表面上依然客氣的跟沙文忠打了聲招呼,這才領着大軍先行前去佈置了。

他帶走的這批人,除了酆都王城的黑家軍還有三獄姚廣的人,集合在一塊有一萬多人。

不過用這一萬人去硬撼沙文忠,顯然不是明智之舉。

所以,秦羿給沙文忠這三萬禁軍挑選了一座墳墓。

就在沙茲城外的黃沙嶺。

……

黑三面容無比的冷清,此刻他騎着戰馬,身後跟隨的是八千名夜叉族的勇士。

就在上午,他率領三千族人在謝斌的幫助下殺回了蠻荒城,由於大軍精銳被調走,再加上游氏一族的加入,蠻荒城的戰鬥半天就徹底解決了。

黑三親手斬殺了野火,解救了所有的遊氏族人,但他並沒有被仇恨衝昏頭腦,野氏族人除了死戰不降的外,餘者一律赦免了死罪。

畢竟遊野一家,都是夜遊神的後人。

平定了蠻荒城後,黑三立即按照秦羿的約定,在蠻荒城外伏擊了倉皇往回逃的野拔精銳部隊。

野拔一死,那些軍士士氣消沉,根本沒有做任何的抵抗,在黑三的怒火下,就選擇了投降。

黑三斬殺了幾個頭目後,直接將那四千軍士合併,片刻不停,直接趕往集合點,與秦羿相會。

“大人,大王的旨意到底到了沒有,弟兄們打了一天的仗,這天都快黑了,還想趕回去好好飽餐一頓呢。”

沙文忠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

秦羿看了一眼天象,淡然笑道:“既然沙將軍等不及了,那就班師回城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