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1, 2020
99 Views

“憶兒,黎昕,你們來了,快過來坐。”

Written by
banner

蘇紫陌今天很開心,

起身招呼着他們坐。

慕容邵峯看了納蘭黎昕一眼,溫潤的眼眸裏很平靜,沒有任何的波瀾。

納蘭黎昕看着這樣的慕容邵峯,心止不住的痛了痛。

“姐姐,還有幾天就是大姐的婚期了,這幾天科將軍經常進宮找大姐,大姐也很忙,大哥也經常出去找撒姑娘去了,二姐也好忙,齊兒和櫟兒好像更忙,憶兒一個人最近好悶。”

納蘭憶有些抱怨的說道,好像大家最近都很忙。

“哎喲!憶兒,都是姐姐不好,忽略了咱們憶兒了。”

蘇紫陌跑過去,擁抱了一下納蘭憶。

納蘭憶被蘇紫陌這麼一抱,突然就心情大好!

“憶兒,不管每天有沒有人陪你玩,你都要抱着好的心態才行,生活呢?就像一面鏡子,你對它笑,它就對你笑,你對它哭,它就對你哭,當負面情緒侵入的時候,我們除了抱怨就什麼事情後做不了了,知道嗎?”

納蘭憶想了想,看着蘇紫陌說道:“姐姐,憶兒好像明白了,怨怒會燃起敵意,豁達便能從拾希望。”

“啊!”蘇紫陌一愣,憶兒的理解能力還真強。

“小舅舅,你說得對,有的時候把抱怨的心情化爲上進的力量,纔是真正聰明的人。”

“你們兩個小鬼說得都很對。”

婚途漫漫:阮少的替嫁新妻 夜輕寒對這他們豎了豎大拇指。

慕容邵峯也笑着點了點頭。

“櫟兒,我們去其它地方玩一下吧,你最近忙着修煉,我修煉遇到瓶頸期了,櫟兒你得幫幫我才行。”

“好!小舅舅,櫟兒樂意至極。”蘇櫟起身。

和納蘭憶一起出去。

只留下納黎昕,納蘭黎昕瞬間覺得不自在起來,她垂着頭,偶爾擡眸看一眼慕容邵峯。 夜輕寒很快發現了納蘭黎昕的眼神。

他奇怪的在兩人之間來回望了幾次。

不對,這兩人之間一定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陌陌,邵峯,我夜輕寒一介布衣,能得到你們兩個知心朋友,真是我夜輕寒高攀了。”

夜輕寒突然有些感嘆的說道。

“輕寒,你這樣說就見外了。”

慕容邵峯搖頭失笑,他什麼時候也會有這樣的想法了。

“哎喲!這句聽起來到是像句人話了,你什麼時候開始在意尊卑了。”

蘇紫陌譏諷的看着夜輕寒。

“難道我說得不對嗎?你們現在一個皇上,一個是公主了,而我夜輕寒只是一階不衣,要是沒有陌陌的支持,我連飯都吃不上了。”

“輕寒,真正的知己呢?不是身份和地位,是懂得,相知,就猶如一杯清茶,淡然中能沁入心田。”

蘇紫陌語重心長的說道,“來,嘗一口試一試。”

蘇紫陌倒了一杯茶水遞給夜輕寒。

“嘗什麼?”

夜輕寒疑惑的看了一眼蘇紫陌手中的茶水。

慕容邵峯一看,搖頭笑了笑。

“輕寒,你什麼時候腦袋變得這麼不靈光了。”

“嘗就嘗。”夜輕寒看了看他們,接過蘇紫陌口中的茶水一臉很享受的品嚐了一口。

“怎麼樣,啊?”

蘇紫陌擡眸,睜着大眼看着他。

“嗯……!我嚐到了這裏邊有一股濃濃的友情在裏邊。”

“這還差不多。”

蘇紫陌滿意的點了點頭。

“呵呵!”慕容邵峯忍不住笑了笑。

納蘭黎昕看着他們的互動,特別是看到慕容邵峯臉上的笑容,讓她覺得特別的諷刺,她在黎夏國的這一個月裏,她從來沒有見過他笑過,此刻他笑得這麼開心,她感覺自己就是多疑的,她在他們的話裏,插不進去一句話。

“姐姐,聽你們聊天可真有意思。”

納蘭黎昕羨慕的看着蘇紫陌,她做不到想蘇紫陌那樣的好爽與自然。

“黎昕妹妹,你要喜歡聊天就多過來坐一坐,熟悉我的人都是一個話嘮子。”

“黎昕沒有姐姐的口才好!黎昕去了星月國一月,從來沒有看到星月皇笑過一次,沒想到他和姐姐聊天,能聊的這麼開心。”

我的時空穿梭車 納蘭黎昕似是無心的說,其實她是故意說給蘇紫陌聽的,對於慕容邵峯,她並不打算放棄。

貴妃每天只想當鹹魚 蘇紫陌離她不遠,伸手安撫的拍拍她的肩:“你啊!也不能這樣想,女人不僅要長得漂亮,更要活的漂亮,我們不能自艾自怨,心裏想什麼就說什麼?這纔是人之本性嘛?”

蘇紫陌也是胡亂的瞎扯的,她明白她對邵峯的情,只是……。

納蘭黎昕咬着脣,想了一會兒,隨後點了點頭。

回頭,幾人又聊上了。

一粟宮裏,沐雲軒一直在蘇齊身後跟着他。

直到蘇齊安全的回到一粟宮,沐雲軒才停了下來,他深邃的眼眸微斂,俊臉上凝思着,齊兒今晚……不,不止今晚,這幾天晚上的舉止都有些奇怪。

“敬淮。”沐雲軒低沉的叫了一聲。

“聖主,晚上好!”

敬淮一出現就心情大好的學着蘇齊平時的樣子和沐雲軒打招呼!

“本座發現齊兒有些不對勁,今天晚上你眼睛都不能眨一下,齊兒一有情況,立刻稟報。”

啊!敬淮一聽,心裏大聲哀嚎,怎麼又是這樣的苦差事,這事情不是他最拿手的,是子默和錦程最拿手纔是,可是那兩人今天有事又離開了,敬淮心裏是這樣想的,可是嘴上沒敢有半句怨言。

“是,聖主。”

青楓不在,要是青楓在,這苦差事就輪到他頭上去了。

伺候二公子那個狡猾的小祖宗,他敬淮十有*是搞不定的。

沐雲軒交代好了,這才轉身回子陽宮去。

一回到子陽宮,看到幾人還在有說有笑的,沐雲軒深邃的眼眸裏一抹怒意快速的劃過,他今天有些累了,想早點休息,而且因爲慕容邵峯的到來,他還來不及問那一百七十八句話的故事。

隨走過去,毫不客氣的攆人。

“你們都回去,陌兒今天累了,需要早點休息。”

慕容邵峯一聽,抿了幾口茶,便放下茶盎。

“雲軒,時辰尚早,無妨……。”

“陌陌,時間過得真快,今晚只來得及敘敘舊,我在來的路上遇到了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等明天早上在與你說說。”

慕容邵峯起身,修長的身影籠罩在蘇紫陌身上。

“哎呀!我也回去睡你說的美容覺去。”

夜輕寒起身,用力的伸了一個懶腰,看着沐雲軒一臉臭臭的表情,他怎麼覺得突然開心起來了呢?這沐雲軒平時和他們在一起時,那是雷打不動,現在他才明白,只有他這個損友能讓他臉上的感情豐富起來。

“你最近很忙,明天出抽一個時辰的時間來,我也與你有話要說。”

“你們兩人還真是約好的啊!”

蘇紫陌沒好氣的瞪了他們兩人一眼。

兩人只是無聲的笑了笑。

“我們走了。”

夜輕寒故意輕聲的說道。

“嗯!”

“姐姐,黎昕也先走了。”

納蘭黎昕起身,她來,就是爲了見邵峯一眼。

“好!回去的路上小心。”

其實,蘇紫陌也注意到了納蘭黎昕的眼神。

只是看着邵峯無意納蘭黎昕,蘇紫陌真心替邵峯感到惋惜,黎昕也是一個不錯的人女孩子,心地善良,人也懂得分寸。

等他們都出去以後,沐雲軒一臉醋意的拉着蘇紫陌進了臥房坐到牀榻上。

“陌兒,你今晚又把我忘記了。”

那俊顏的表情,及其的委屈。

蘇紫陌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 “我說沐雲軒,你大半夜沒睡覺就開始說夢話了。”

“你也知道這是大半夜了。”

沐雲軒瞪了她一眼,開始親手爲她寬衣。

“你今天累了一天,應該早點休息纔是。”

“哈……。”蘇紫陌打了一個哈欠。

“雲軒,你不說還好,一說我到是有些犯困了。”

“困了就早點睡。”

沐雲軒將她扶到牀榻上,自己也脫了衣服尚了牀榻。

他大手一揮,房間裏的燭光全部熄滅。

而剛剛出了子陽宮的三人,卻各懷心思。

夜輕寒感覺有些氣氛不對勁。

笑了笑說道:“邵峯,我先回去休息了。”

說完,不等慕容邵峯迴答,身影已經遠去。

“邵峯,我……。”

納蘭黎昕咬着脣,緊張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郡主,天色已晚,郡主還是早些回去吧!”

慕容邵峯沒有看納蘭黎昕,眸光漸深,看着不遠處,俊顏上漸漸變冷,跟在蘇紫陌面前完全變了一個人。

一看慕容邵峯的表情,納蘭黎昕眼中全是驚鄂,就連身子都忍不住的顫了顫。

“你就這麼討厭我,就那麼喜歡紫陌姐姐嗎?”

一聽,慕容邵峯全身瞬間散發出一股寒氣。

讓納蘭黎昕瞬間覺得不寒而慄。

慕容邵峯慢慢的回過頭來,帶着一股讓人驚滯的凌厲。

“這句話朕不希望在聽到,郡主請自重,以後要是沒事,請郡主不要隨意的出現在朕的面前。”

說完,慕容邵峯絕情的轉身離開。

納蘭黎昕怔怔的站在原地,眼淚不由自主的滑落。

“慕容邵峯,我對你的情不夠深,不夠真嗎?你爲什麼要這樣傷害我,爲什麼……?”

離開不久的又偷偷折回來的夜輕寒看到這一幕,努着嘴搖了搖頭,還真如他猜測的那樣。

夜黑沉又寂靜,偶爾能聽到幾聲狗叫聲和樹葉的晃動身。

正在睡夢中的蘇齊亥時一到,瞬間驚醒,他猛的起身,拉起袖口看了看,手臂上的紅線出有一絲絲疼痛,而且金蠱也是一動一動的,那個女人在召喚他。

蘇齊快速的探測了一下週圍,結束以後,蘇齊神情有些複雜,一粟宮周圍有人在暗中守着,是敬淮叔叔還有慕容叔叔的人。

不行,不能讓他們發現,否則自己的計劃就泡湯了。

蘇齊穿上衣服往窗邊走去,這裏是他早想好的出去的路,睡覺之前他提前把窗戶打開,出去的時候就不會弄出任何的動靜來。

蘇齊在心裏估算了一下自己和暗中的的距離,如果從這裏到一粟宮外,他一直使用迷蹤*的話,他們應該發現不了他,而且今晚風又又大。

想好了路線,蘇齊又檢查了一遍空間指環戒裏的東西,沒有落下什麼,蘇齊把枕頭放進被子裏,做成有人在被子裏的樣子。

做好這些,蘇齊才消失在自己的房間裏,小心翼翼的出了一粟宮以後,一路直奔宗親王府。

“咚咚……。”

房頂上傳來了聲響。

嬌蕪擡頭看了看,“族長,蘇齊來了。” “把門打開,讓他進來。”

庚桑瑤冷冽的下命令。

嬌蕪快速的打開房門,蘇齊目光呆滯,已經到了門口。

嬌蕪眼眸裏滿是疑惑,這蘇齊的速度可真快。

“主人。”

蘇齊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

一聽,庚桑瑤冷沉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笑意。

“看來還不錯,難得見到你有這樣乖巧的時候,可惜啊!你是蘇紫陌的孩子,你要是別人的孩子,本族長一定會將你據爲己有的。”

庚桑瑤忍不住在蘇齊滑嫩的小臉蛋上使勁擰了一下。

蘇齊雖然痛,卻一點都沒有表現出來,只是袖子下的小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這個噁心的女人,身上臭死了,同時他也明白,這個女人是在試探他。

從拍情景喜劇開始 “這細皮嫩肉的,手感可真好!”

看着蘇齊瞬間紅腫起來的臉頰,而蘇齊仍然目光呆滯,沒有任何異樣,庚桑瑤才徹底放下心來。

庚桑瑤滿意的勾了勾脣:“齊兒,告訴雲姨!你孃親和你爹爹現在是同睡一個房間嗎?”

嬌蕪在一邊聽着,快速的瞥了庚桑瑤一眼。

這樣害臊的事情,族長怎麼會問一個小孩子呢?

“回主人,是的,爹爹和孃親睡一張牀榻。”

氣死你,賤女人,心裏不由得迸發出一股強烈的殺意,只是現在不是時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