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78 Views

“不……不是。”雲邈兒羞澀的否定道,神色帶着點哀傷和不情願,眼神不由的往軒轅影身上飛,帶着幾絲期待。

Written by
banner

護士泯了一下嘴,身爲兩個孩子的媽,她自然明白雲邈兒那眼神的意思,不由的飛了軒轅影一刀。這麼漂亮的姑娘喜歡他,他竟然還這麼無動於衷。

意外的遭到護士的仇視,軒轅影很無辜,他總覺得自己被雲邈兒暗算了。

“放心,我不會害你,說不定還能救你。”在護士走後,雲邈兒看了一眼囧囧的軒轅影,心情有些愉悅,面色卻恢復了平靜,放開抓住軒轅影的手,將筆記本蓋住,往後一靠放鬆了下來,淡淡的說道。

經過重生之前的一切,她自然知道軒轅影暗殺的到底是誰,那絕對不是普通人,如果那人死了,警察很有可能會來盤問他們,所以她得先串通好證詞,並做出很熟悉的假象,來個以假亂真,以備不時之需。

在護士走出去沒多久,房門又被打開了,走進來一名男孩,身後還跟着一個一手抱一大束玫瑰花,一手提着許多零食補品,身着高檔西裝的保鏢。 男孩長得十分好看,帶着十六七歲應該有的稚嫩,五官輪廓並不明顯,卻十分精緻,嘴角掛着笑容,如玉一般溫文爾雅。

“邈兒!我聽沐阿姨說你醒了。”男孩笑容滿面的走了進來,正準備從保鏢那裏拿過鮮花送給雲邈兒,卻在看到軒轅影的時候臉色一沉,道“這個男的是誰?”

在男孩走進來的時候,雲邈兒原本放鬆下來的身體突然緊繃了起來,放在被子上的手不自覺的握緊,一股滔天的恨意從內心深處涌起,她擡眼看了男孩一眼,就像是看到了不乾淨的齷蹉場面,厭惡的撇過頭。

柳玉宇。

“他是誰並不關你的事情。”雲邈兒冷冷道,甚至連面具都懶得帶。

雖然假意靠近柳玉宇,會減輕柳玉宇對自己的防備,復仇的時候會更加出其不意,也更容易得手,但云邈兒從來都不是隱忍的人,要讓她對柳玉宇巧言歡笑,那還不如讓她去死。

她現在看到他,就覺得噁心。

雲邈兒的厭惡,柳玉宇有些意外,雖然雲邈兒一直沒接受過他,但對他還算平易近人,如今這般,到底是怎麼回事?

“邈兒?你怎麼了?”柳玉宇把東西放在桌子上,然後跑到雲邈兒的身前,忐忑道,連站在邊上的軒轅影也不想理會了。

他一臉的無辜跟受傷,再配上那張帥氣的面容,如果是大街上,雲邈兒肯定會被無數女生飛眼刀子。

“沒事,你要沒事,可以走了。”雲邈兒深吸了一口氣,壓下幾乎要噴發出來的殺氣道。

她很想殺了他,可是現在不行,因爲柳玉宇是柳家大少,在她的實力不夠強大的時候殺了柳玉宇,會引起柳家追殺,引火上身連累家人。

柳玉宇也深吸了一口氣,面色有些難看,他壓下心裏的暴躁,柔聲的對着雲邈兒道“我過來是想跟你說,我已經查到三天前綁架你的三個混混和幕後主使了。”

雲邈兒垂下眼眸。

她也知道。

不過就是柳玉宇裏的幾朵爛桃花有一朵不太安分,想對她動手罷了。

“是林妍妍派人乾的。”柳玉宇看着雲邈兒認真期待的說道“我查了三天查出來的,邈兒,我會幫你解決林妍妍,即使她老爸是市長,我可以拉他們下臺,折磨的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用。”雲邈兒冷淡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會解決。”

讓他幫忙?她還想活久點呢。

都市之巔峰狂少 重生之前她躺在病牀上奄奄一息,林家在青市幾乎是一手遮天,根本不是她這種平民百姓能扳倒的,也就在這個時候,柳玉宇站了出來,以極大的聲勢將林家覆滅。

他本是柳家的天之驕子,一直被異能界的人所關注,不少異能家族的小姐都想嫁給他,如今這位低調的柳家大少不惜爲了一個女子大動干戈,自然引起不少關注,同時也讓雲邈兒的身份遭到了各方調查,也因此暴露了她的出生,被雲家得以知曉,帶回了雲家。

所以,她必須阻止柳玉宇,推遲雲家發現她的時間,至於林妍妍的這筆帳,她自然會親自算。

“爲什麼?”柳玉宇有些失落的看着雲邈兒,遲疑了一下,還是略有些驕傲的道“林家在青市擁有不小的地位,除了我,沒有人能幫你徹底擊垮他們。”

“那就不是你要管的事情了。”雲邈兒有些不耐煩揮了揮手道“我累了,你可以走了。” 柳玉宇抿着嘴,握緊的雙拳有些不自然的顫抖,站在柳玉宇身後的保鏢天龍知道,柳大少怒了。

他一心爲她,步步退讓,給她了最大的耐心,她卻毫不領情。

“那你好好休息吧。”柳玉宇沉聲道,然後狠狠颳了一眼軒轅影,轉身離開,天龍將東西放下,也匆匆忙忙的跟隨着柳玉宇跑了出去。

軒轅影站在那邊十分的無辜,不過就是站在雲邈兒牀邊,竟接連受到了兩個人的仇視,太冤枉了。

柳玉宇走出醫院後,猛地回身“啪”的一聲將巴掌甩向了跟在身後的天龍臉上,神色猙獰,眼眸暴躁“廢物!”

天龍像是早已習慣了柳玉宇的暴力,低着頭職業化的道“是!”

“去,叫地龍將小圓那個臭婊子送到我房間。”柳玉宇深沉的說道,語氣中帶着嗜血的殺機“還有,給我查查那個男人是誰!”

“是!”天龍點頭應道,他知道,今晚青市的柳家大院又會死一個人。

外面的柳玉宇已經氣的想殺人,病房內的雲邈兒纔剛剛平復內心的殺意,疲倦的閉上了眼睛,躺在了病牀上。

軒轅影坐在牀邊的軟椅上,看着雲邈兒,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你恨他?”

海賊之植物果實 剛剛柳玉宇過來,雲邈兒看着他的時候,深藏在眼底的恨意雖然被極力壓制,但卻逃不過他的眼睛。

因爲那樣的恨,他很熟悉。

那是一種親眼看到自己最親切的人被殺的仇恨,甚至可以說更爲濃烈。

“呵,如果不是因爲現在實力太低。”雲邈兒冷冷的笑了一聲,語氣裏是根本沒有掩飾的殺意“他根本就不會活着出這個病房。”

這充滿殺機的話讓軒轅影有些心驚,卻又生出了一絲同病相憐的心心相印,不由得想着,十歲那年,要不是他沒有任何反抗之力,那些殺了他家人的人,也不會活着走出軒轅家。

一時之間病房又陷入了沉靜,不一會的功夫,雲邈兒的呼吸已經變得微弱而均勻,看樣子像是睡着了,當然,雲邈兒並不是睡着了,而只是陷入了入定狀態,開始修煉靈氣,來爲軒轅影今晚的計劃備戰。

靈氣共有九層,每一層進入飽和狀態後就能突破下一層,若是能到達第六層,靈便能實質化,可能凝結靈分身,讓分身自主修煉。

現在雲邈兒的靈氣是第四層,軒轅影看着雲邈兒猶豫了一下,還是幫忙把放在桌子上的筆記本收到了牀頭,將桌子移走,握着雲邈兒那隻打點滴的手固定住,怕等等雲邈兒睡覺時亂動,將針管弄歪了。

卻不知道,剛剛雲邈兒在筆記本上寫的內容其實跟他有關。

或者說,跟重生之前追隨她多年,組織裏的下屬有關,雖然在重生之前,組織裏面的人算的上直屬親信的包括軒轅影只有四個人。

軒轅影、東方白、漠然、瘋子。

其他人都是他們四個走遍大江南北給她找的人,並不算是雲邈兒直接管轄的內部人員,但云邈兒依舊能記住他們的名字,並一個個記了下來。

並在軒轅影的名字後面寫了幾句話,其中一句便是:覺醒他的力量。 夜幕降臨,十六號凌晨一點。

“汪汪汪……汪汪。”

五聲狗叫聲砸深夜響起,讓一直坐在病牀邊上的軒轅影有了動作。

他拿出包裏的手槍裝上消音器別在腰間,然後背上揹包走到窗前,看了一眼熟睡的雲邈兒,轉身出了窗戶。

也就在這個時候,病牀上的雲邈兒睜開了眼睛。

軒轅影輕巧的來到隔壁窗戶邊上,正準備用器具將窗戶割破打開,卻發現窗戶竟然沒反鎖,這下省了開鎖的麻煩,他翻身進去,看了一眼病牀上熟睡的人,確認了對方的模樣,便拿起手槍對準那人就是一搶。

這次他接到的暗殺目標是青陽省省委書記王巖,本應該危機重重難度巨大,卻因爲僱傭他們的客戶不僅僅付了許多酬勞,還時不時的提供信息,所以讓他們的暗殺進行的很順利。

可是……這是不是太過順利了?

總裁老公,太粗魯 順利的讓軒轅影有一種不詳的預感,他收回槍支,走到窗前準備翻身回雲邈兒的病房。

他這樣就可以逃避醫院監控。

可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被打開,一個帶着眼睛的斯文男舉着槍對準軒轅影,道“別動,把槍放下!”

軒轅影側着身,斜看了門口男子一眼,放下槍,緩緩舉起手,神色莫測。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僱傭他們的人,正是眼前的斯文男黃書。

而黃書僱傭了他們,竟然還想反撲,來個黑吃黑?

軒轅影半眯着眼,冷冷的看着黃書,如果熟悉他的人看了,就知道,軒轅影怒了。

他不是沒發現門口站着人,但高官身邊有保鏢是很普遍的事情,卻不想竟是一柄架在他脖子上的刀!

真以爲他暗夜會是這麼好欺負的?!

黃書被軒轅影冰冷的目光一瞧,心中一跳,有些害怕,但他既然做了就沒有回頭的可能。

黃書是青陽省省長,卻要天天要要變着法子的去拍王巖的馬屁,還要被王巖挖苦,他贊成的東西王巖都反對,他反對的方案王巖都贊成,三年前他好不容易託關係將自己兒子安排到青市當市長,卻被王巖中途插腳,安排了他的女婿頂替了他兒子的位置,讓他恨不得想一口咬死王巖。

他早就受夠了王巖,便籌劃着要殺了王巖,但王巖的死絕對不是小事,他怕警方找不出兇手上頭不罷休,只好出此下冊。

買兇殺人的同時,他還要充當着發現兇手的人,來一個黑吃黑,順便賺了名聲,說不定還因此能頂替王巖的位置,當上省委書記。

爲了自己的前程,黃書紅了眼睛,喊道“要怪就怪你運氣不好,去死吧!”

“砰”的一聲槍聲響起。

黃書神色猙獰的看着軒轅影,彷彿看見了自己輝煌的未來。

只要這個殺手一死,就能死無對證!

軒轅影迅速往下一躺,抓住扔在地板上的槍準備反擊,可就在這個時候,空氣似乎動盪了一下,泛起淡淡漣漪,軒轅影整個人驀地消失在了原地,子彈飛空,射出了窗戶,落在外頭的大樹樹幹上。 “噓,別說話。”黑暗中,雲邈兒將食指壓在軒轅影的脣上,她微靠在他身上,小聲的提醒道。

軒轅影只覺得眼前驀地一黑,再看時四周景色已然變化,他此時背靠牆壁,面朝雲邈兒,以一種曖昧的姿態緊緊相互依偎在牆角黑暗裏。

怎麼回事?

他發現自己竟然又回到了雲邈兒的病房內,面對的不是冰冷的子彈而是一個少女時,淡定如軒轅影也不經開始疑惑,身體下試一試的緊繃了起來,握着槍的手緊了一下,滿眼戒備的看向面前的少女。

黑暗中的雲邈兒讓軒轅影看不清容貌,但那雙漂亮的眼眸卻十分吸引人。

那是一雙沒有任何惡意的眸子,乾淨的讓軒轅影差點就不自覺的卸下滿身的戒備。

“按照我現在的實力,空間異能的瞬移只能一個月使用一次,剛剛我把這個用在你身上了,你要是不乖被他們發現了,我可就沒有辦法救你第二次了哦。”雲邈兒微微踮起腳尖,伸頭努力的將脣靠到軒轅影的耳邊,如哄小孩一般小聲說道。

重生之前她能那麼肆無忌憚的使用空間異能,來來去去瞬移那麼多次,完全是迴光返照術的趨勢下,燃燒生命力無限暴漲後的結果,現在的她的也就只能一個月使用三次空間異能的隧道穿梭和一次瞬移,至於靈魂異能,那就只能簡單的控制人的言行,時長五分鐘,相當於短時間的催眠,至於那些入夢、碎靈魂的必殺技,現在也只能想想了。

畢竟那些技能,她現在還無法駕馭,如果勉勵使用,很有可能會受到反噬,一旦受到反噬,輕則重傷昏迷,重則死於非命。

雲邈兒說這話只是想着提醒軒轅影乖一點,因爲她知道隔壁病房響起的槍聲足夠引起醫院內許多人的注意力,當他們看到黃書手持槍支站在王巖的病房,即使他們不做出相應的措施,一切都可以塵埃落定。

一切的辯解,在不爭的事實面前都是無力的,即使羣衆的眼睛有時候會騙人。

可此時她卻沒有想到,她的動作跟話語帶給軒轅影的衝擊力有多大。

軒轅影一生不近女色,想靠近他的女人很多,但能靠近他的女人卻沒一個,雖然重生之前雲邈兒總是很喜歡逗軒轅影,讓她一時改變不了原先對軒轅影的態度,但今生,沒有重生之前記憶的軒轅影,卻是第一次跟女人這麼親密的接觸。

他只覺得懷中的人異常的柔軟,少女的清香環繞鼻尖,因她在耳邊說話,呼出的熱氣在脖頸間流竄,讓他全身酥酥麻麻的,耳垂處竟微微有些泛紅。

但聽到雲邈兒的話後,他又開始警惕,因從小生在古老的家族裏,多多少少也解除過一些普通人接觸不到的勢力層面,他對異能者並不陌生,對雲邈兒的異能也不意外,但小時候的家族鉅變讓他從此封閉內心,從不讓人走進,也從不輕信於人,單單憑藉剛剛雲邈兒救他的舉動跟話語,根本無法擊碎他心中的千年寒冰。

“你的目的。”軒轅影面無表情的說道,雖然有些不情願,但軒轅影依舊放不下心中的戒備,語氣平淡根本瞧不見剛剛心猿意馬的慌亂,彷彿就在這一瞬間,他又恢復了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 雲邈兒的眼神暗了暗,十年時光的倒退,不僅讓雲邈兒重新擁有了一切,也讓她失去了一切。

不過,也好。

雲邈兒勉強的笑了笑,平復了一下剛剛軒轅影冷淡話語給她的傷感,纖長白皙的手輕輕的壓在了軒轅影的胸膛,在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時,也將自己與軒轅影拉開了一段距離,她退後了一步。

這退後的一步,剛好讓窗外的月光照在了她的身上,光與暗的分割,巧妙的讓他們兩人彷彿處在兩個世界,雲邈兒的臉上依舊帶着笑容,但與剛剛的相比,卻好像是少了點什麼。

懷中溫軟的突然缺失,讓軒轅影的心猛地一凸,像是有什麼東西順着雲邈兒的手掌向外滑走,讓他的心莫名的缺失了一塊。

一股熱流從他背脊延伸直充腦頂,讓他忍不住擡手抓住雲邈兒的手將她握住,可當他將手擡到一半的時候,雲邈兒已經收回壓在他胸膛的手,讓軒轅影一僵,躊躇半刻,還是放了下來。

這一切不過是一瞬間,卻又仿若永恆。

“你救了我的命,所以我也要救你。”雲邈兒淡淡的笑道,語氣輕柔。

軒轅影瞳孔一縮,看着站在月光下的雲邈兒,她的笑意依舊明亮,但他卻彷彿看到了自己失去的東西,他張了張嘴想要解釋些什麼,卻又不知道應該解釋什麼。

莫名的情緒讓他幾乎想不透現在的他到底是怎麼了,爲什麼自從見到了雲邈兒,他會屢次失控。

他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氣,張口想要用一種柔和的話來結束這場對話,可向來拒人千里之外的他卻聽到自己冷冰冰的道“互不相欠。”

四個字,一個詞。

再簡單不過的結束語,成功拉遠了兩人的距離。

“你快乘亂走吧,警察應該很快就到了。”雲邈兒微微側身讓開。

軒轅影眼神暗了暗,躊躇了一下,卻什麼也沒說的從雲邈兒身邊插肩而過,直接朝着窗戶走去,正當他翻窗而出的時候,背後突然想起了雲邈兒的聲音。

“等等!”

軒轅影停了動作,轉頭看向雲邈兒,雲邈兒抿了抿脣,還是道“明天下午三點,華林路一個名叫靜的自助餐廳,你在那等我。”

雖然不知道雲邈兒到底爲什麼要約他,但軒轅影知道雲邈兒約他一定不只是單純的想吃個下午茶,一定還有什麼目的。

而這目的,可能蘊含殺機。

換做之前,軒轅影對這樣一個看似毫無價值還有危險的相約一向置之不理,但他現在卻點了頭“好。”

之後,他轉身逃出了醫院。

雲邈兒站在月光底下,看着窗外,這裏是三樓,她不是站在窗沿邊上,根本瞧不見翻牆而出跳落在地的軒轅影,只能看到外面被風吹動發出沙沙聲響的大樹,但她卻看了很久。

不知站了多久,門外因隔壁房間的兇殺案而聚集了好多人,顯得有些吵鬧,雲邈兒收回目光轉向門外,而後微微一笑,溫柔明媚。

她約軒轅影出來只是想給他激活異能,好讓他的實力變得更強,至於日後是否還讓軒轅影如重生之前那般追隨她,她已經沒那份心思了,她已經欠他太多。

“影,祝福你。” 當警察見到嬌弱如花蕾一般引人憐愛,還身負重傷的雲邈兒,立馬就將她從嫌疑人內劃掉,只問了她幾個問題後,便拍拍屁股走人去詢問下一個人。

而後,沐依雪便來到了醫院,雲邈兒躺在病牀上看着面色有些憔悴的沐依雪,抓緊了被子,緊接着又鬆開,道“媽,我想出院。”

“呃?爲什麼?”雲邈兒的話讓有些心不在焉的沐依雪擡起頭來,道“你的傷勢還很嚴重,最好還是待在醫院。”

“可是我怕……”雲邈兒露出一副害怕的模樣,抓住沐依雪的手,撒嬌道“昨晚上隔壁病房的人死了。”

醫院病死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沐依雪並沒有因此放在心上,而是耐心道“邈兒,乖,聽媽媽的話,留在醫院好不好,昨晚媽媽不在是媽媽的不是,媽媽從今以後晚上都陪在你身邊。”

昨晚,發生了很多事情。

除卻隔壁房間發生的那一場足夠警方忙乎的兇殺案,沐依雪也同樣經歷了一個不平常的一個晚上。

昨夜沐依雪幾乎一整晚都沒睡覺。

被客戶王小姐整的掉到了池子裏,自己的老闆不僅不安慰她,還狗腿的幫着王小姐罵了幾句,直到後來王小姐家中臨時有事放她一馬,她才溼漉漉的回到家中,身心十分疲憊,洗澡後已經凌晨四點多,她再也堅持不住睡着了,早晨六點準時起了牀,疲憊的沒有任何力氣的她爲了不讓自己的女兒擔心,匆匆忙忙的來到醫院,想看看女兒的狀況。

她並不想將工作上的不愉快帶給雲邈兒,只想要自己的女兒能夠快快樂樂的成長就夠了。

這是沐依雪爲人母后最直接的愛。

雲邈兒抿了抿嘴,垂下眼來,她不想讓沐依雪過度的操心,可是時間的腳步卻永遠也不會因她而停止,她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東西要準備,因爲一點小傷而浪費時間,她就覺得自己在浪費生命。

知道未來十年的事情,讓她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再過多的停留在原地,她要踏出她想要踏出的那一步,爲自己的媽媽,爲自己的朋友,撐起一片藍天,讓他們能在她的羽翼下快樂的生活下去。

“媽。”雲邈兒擡眼,看到沐依雪道“隔壁病房的人是被人殺死的,我昨晚還聽到槍聲。我們回家好不好。”

“什麼?”沐依雪嚇了一跳,明白剛剛雲邈兒說死了一個人並不是病死的,很有可能是槍殺致死。

“今天還有警察來我病房裏面問我問題,媽,我真的害怕,我們回家好不好。”雲邈兒緊咬着下脣,露出一副楚楚可憐的害怕模樣,抓着沐依雪哀求道。

“好,媽答應你。”沐依雪點頭道,然後摸着雲邈兒的頭,有些歉意的說道“都怪媽昨晚……”

“沒有的事情!”雲邈兒搖了搖頭,道“不管如何,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媽媽。”

沐依雪聽到雲邈兒的話,不自覺的笑了笑,雖然昨晚事情的讓她疲憊的想哭,但看到還有個乖巧的女兒在這,她頓時覺得昨晚的那些艱難其實並不算什麼,只要女兒過的好,她的生活就是美好的。

雲邈兒看着沐依雪出門辦離院手續的背影,心中自有一份藍圖慢慢呈現,只待出院那一刻開始施行,而青市的風雲,也將在這一刻掀起…… 下午兩點四十多分,華林路,靜的自助餐內。

一身黑衣的軒轅影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等待雲邈兒的到來。

軒轅影身穿黑衣黑褲,雖然樣式普通,但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男性荷爾蒙跟那張帥氣的臉龐給女性的殺傷力依舊顯著。

不過十多分鐘的時間,就有四名不要命的女人企圖靠近他想要跟他搭訕,但無一例外的都被他冰冷的眼神給凍死在了原地。

時間緩慢的行走,在軒轅影凍死了十幾個女性之後,牆上時鐘的指針終於指向三點,一名身着紅色裙子的女孩子也從門口走了進來。

那女孩美麗動人,一頭烏黑的長髮散開,落在白皙的肩膀上,緋紅色及膝長裙穿在身上,漂亮的v領設計露出精巧的鎖骨,這款裙子的料子很薄,緊緊的沿着身體曲線滑下來,勾勒出雲邈兒的腰身纖細臀部圓翹,稍一移動,裙襬泛起波浪,裙下白皙修長的美腿耀目生輝,直叫人移不開目光。再配上那雙細高跟水晶涼鞋,襯着腳踝盈盈可愛。

明明是那麼純潔明亮,卻又有令男人心血澎湃的妖嬈,站在那邊,就給人一種奪人心魄的驚豔,讓許多男人不由側目,也讓軒轅影的心一跳,緊接着微皺了一下眉頭。

那女孩正是雲邈兒,她一眼就看到坐在沙發等她的軒轅影,勾起脣角,一邊走向軒轅影一邊道“沒想到你來的這麼早。”

“傷勢怎麼樣?怎麼穿成這樣?”軒轅影有些不自在的道,按理說雲邈兒現在才十六歲,這身打扮雖然讓她十分成熟漂亮,但也太不符合她現在的年紀了。

“因爲啊……”雲邈兒看着軒轅影的表情,不自覺的生出一絲小調戲,道“等等我還想去一個未成年人沒辦法進去的場所,所以才穿的這麼成熟,怎麼樣?我好看吧?”

說着這話,雲邈兒在軒轅影的面前轉了一個圈,對他拋了一個媚眼,語氣中帶着一點撒嬌,讓四周望向雲邈兒的男士跟窺視軒轅影的女士都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雖然男神跟女神的結合是完美的,但也是要先傷了無數人的心後建立起來的結果。

“好看。”軒轅影臉色一紅,悶聲回答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