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96 Views

“好了不說這些了,來給你看看我這次去美國弄回來的東西。”聶崢說完,拉開抽屜拿出一把手槍,槍膛比一般電視中看到的手槍要長,前面還加了消音裝置。

Written by
banner

他揚了揚就把手槍朝着我丟過來,我趕緊小心翼翼接住,“這槍裏沒子彈吧?”

“有,就算你現在開槍,外面也聽不到任何聲音,而且子彈非常小,穿過腦袋的威力卻比其他子彈還要厲害,我已經試過了,只要對着屍鬼的頭。”

他說着用手比了個手槍的姿勢對着我,然後,“砰!”

“屍鬼就死了?”

聶崢點點頭,我還一直以爲要暴力爆頭才行呢,沒想到這樣也行。

這手槍小巧精緻,我拿在手裏愛不釋手,“這東西還有多少,我們三天後有個計劃,也許能派上大用場。”

“什麼計劃,該不會我們想到一塊去了?我這麼急趕回來,也是聽到了冷哲凌和柳霜霜要結婚的消息。”聶崢臉上恢復了嚴肅。

“那看來我們想到一起去了,我們打算在他們結婚的時候動手。”

“我也是這麼想的,這武器是美國黑幫最討喜的暗殺工具,一槍爆頭之後創口只有筷頭大小,而且還不會流血,只要對準頭髮部位,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對方都是可行的,更何況我這次去僱傭兵軍團找了不少的狙擊手。”

“沒想到你想的這麼周全,柳霜霜身邊的冷哲凌是我們的人,你動手的時候可千萬不要傷到他了,多虧他的幫忙,婚禮應該會提前到兩天後,你這邊能來得及準備麼?”

“呵呵,時刻準備着!”聶崢說着站起來,“既然我們想到一起去了,那不如立即現在動身回去吧,路上咱們邊走邊商量。”

“也行,我那邊有酒店的佈局圖,我們回去再研究,把你那些僱傭兵聚集起來。”我跟着起身,可突然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趕緊拉着聶崢的手腕,“僱傭兵那邊,我們的身份沒暴露吧?”

“當然不會,那些人只認錢不認人,更專業的不會問除了任務之外的其他事情。”

“這樣就好。”我心頭還有點小小的震驚,沒想到傳說中冷血無情的僱傭兵真的存在,“把你實驗室研究出來的那個檢測屍鬼的電子儀器帶上一些,恐怕會用得着。”

“恩,已經批量生產出一些了。”聶崢說完帶着我朝實驗室走去。

已經快兩個月沒見了,大夥見到我都特別熱情,只是一聽說我們準備除掉屍鬼的時候,嶽婷臉上的笑意慢慢散去,就連整個實驗室都靜下來了。

我知道他們今天能聚集在這裏,都是爲了研究成爲屍鬼的血清,而我們卻要去殺他們做夢都想讓親人變成的屍鬼。

“你們別灰心,還記得之前被我丈夫不小心打死的小白麼,她現在已經成功復活成屍鬼了。”

小白可是大家都認識的,聽說小白成了屍鬼,所有人又燃起了希望。

“天啊,夢夢你怎麼做到的?”

“夢夢,是你做到的麼?”

一個個全都伸長着脖子等着我回答,我趕緊擺擺手,“不是我,是我們那邊的一個研究員,只是她已經死了,不過實驗室還在,我回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能用的數據,到時候發給你們。”呆序坑技。

“夢夢你帶我一起去吧,我一直負責這個項目,對數據很敏感,我去一定能發現什麼的!”嶽婷一把抓住我的手,激動的都快哭了。

我轉過頭看了看聶崢,他沒有拒絕。

看着所有人期待的視線,拒絕的話我怎麼也說不出口,只能點點頭。

晚飯過後我們就動身會l市了,回去換成了聶崢開車,我坐在副駕駛上,兩個孩子在後座一直嚴肅着臉色看我們,特別是齊玥,連車窗外的風景都不看了,一直嚴肅的注視着聶崢的一舉一動。

“我怎麼感覺這兩個孩子不怎麼友善?”

“呵呵,他們一直都這樣,他們兩個曾經可都是差點要了我的命,你可要小心點,規矩些。”我只能尷尬的笑了,那兩個孩子肯定是怕聶崢把我給搶走了。

“這麼說來他們也是不可多得的戰鬥力,這次計劃你會讓他們去麼?”

“不會。”我斬釘截鐵。

“媽咪,我要去!!”兩個孩子幾乎是異口同聲說出來。

這一路上他們沒少偷聽我和聶崢說話,原來心裏早就準備一起去冒險了。

我從後視鏡裏嚴肅的看着兩人,“不是媽咪不讓你們去,是媽咪有更重要的事情吩咐你們去辦,除了你們媽咪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了,你們會幫媽咪的吧。”

猛然想起天傲之前讓頑戊去拿cd的事情,如果不讓他們去,他們肯定也會偷着去的,還不如把他們給支開。

一聽說只有他們兩個才能完成的任務,兩小屁孩對視一眼之後激動的看着我,“媽咪,什麼任務呀?”

“這個可是非常重要的任務,要暫時保密。”

“哇,好酷!”

已經成功把兩個孩子的注意力轉移了,我終於鬆了口氣,聶崢是發現我的用意了,在一旁憋笑道不行,我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要是敢揭穿的話,我和你沒完!

聶崢開車比較快,天黑的時候我們已經到基地了,聶崢把他的計劃一說,陳赫和鄧凱兩人齊齊上前和他擁抱一下,“英雄所見略同,我們來部署一下戰局吧。”

“你們先研究,我帶嶽婷去陳珂的實驗室看看。” 163 誤入危險

嶽婷沒有說話,只是期待的眼神出賣了她的內心,我也理解她救丈夫的心情。反正以後她如果那陳珂的研究去做害人的事,我絕對不會放過她。

“這就是陳珂的實驗室了,裏面的東西基本沒有動過,你看看有什麼有用的沒。” 婚情幾許:老婆,劫個婚 我一邊推開實驗室的大門,一邊說着。

嶽婷激動的點點頭,一進去就迫不及待的翻看陳珂的電腦,然後查看陳珂之前培育的病毒。

我本不想打擾她的興致,可有些話不得不說在前頭。

“嶽婷,我很理解你們那些人爲了救親人的苦心,可是屍鬼本不應該存在於世上。就連我也一樣,所以希望你不要把陳珂的研究泄露給任何人,不然下場可就會和陳珂一樣了。”

嶽婷對我的話並沒有多少震驚,看着我嚴肅的點了點頭,“你放心,除了救研究室那些朋友的家人,我不會把病毒用在任何人身上。”

“恩。你理解就好,這裏還有些陳珂研究的稀釋病毒的液體,你看看能不能繼續研究,沒準以後用得上。”

“好。”

“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我先出去和他們聊聊三天後的計劃。”說完我退出去,給她把房門掩好。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這個世上沒有一個屍鬼,可我自己都以屍鬼的身份苟活於世,還有什麼資格去要求別人呢。

等我回去的時候,聶崢他們已經商量好對策了,我一去就給我講解,由陳赫他們喬裝成屍鬼進去先解決掉劉氏高管,柳霜霜由冷哲凌和我共同對付,然後我們先行離開。剩下的交給傭兵集團處理。

“傭兵集團有多少人,檢測屍鬼的儀器夠麼,千萬不能亂殺無辜。”

聶崢擡起頭看着我,“夢夢小姐,請相信我的能力,這些不用你來教我,還是想想你自己如何對付冷哲凌吧,要是他用了計中計。你能殺掉他麼?”

“你也別小看我!”這個人一定是故意的,我黑着臉看着聶崢。

“好了,既然這樣,夢夢今晚想辦法和阿奴取得聯繫,看看他那邊有沒有冷哲凌傳來的信息,我去給朋友些打好招呼,婚禮當天他們就不用去了,直接我們冒名頂上。”陳赫說完穿着大衣出去了,去找他現實玩的比較好的世家子弟。

反正沒我什麼事了,我乾脆回房間準備聯繫阿奴,小白一看我回來了立即迎上來,“夢夢姐,你們商量的怎麼樣了,有沒有我什麼任務。”

小白是從海通過來的,面生,我打算讓她婚禮的時候混進去,和她說了我的想法之後她想也沒想就同意了。

“別答應的太早,你的技術實在是太差,還需要多加鍛鍊,這兩天多讓鄧凱教教你吧。”

一聽我提起鄧凱的名字,小白白皙的臉紅到了脖子根,咬着嘴脣點點頭。

“你去吧,他剛開完會也沒什麼事,我這裏暫時不用你幫忙。”

“那夢夢姐你早點休息,有本《茅山祕術》我先拿回房裏看了。”

“去吧。”

等小白離開之後,我凝神平氣打坐,明明心頭想着阿奴,可思緒總是鎖定在尤積身上,這還不要緊,最要緊的是我居然看見他了,他一下子就感覺到我了。

還記得他說過,我再監視他的話,會對我不客氣,我本想迅速收功逃走,沒想到他黑着臉用強勁的法力把我定住,我動彈不得。

“三哥,你別誤會,我不是監視你,是不小心闖進來的。”

尤積一臉鐵青,巨大的黑洞中只有他一個人,我不能看見他此時身在何處,周圍都有什麼,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是他身上濃郁的血腥味。

萌妃駕到:御王殿下的小嬌妻 “既然你來了,那就到坪山來吧,正好在二哥這邊遇到點麻煩。”

本來以爲他會盛怒,沒想到只說完這句他就把我的精神力給彈出來了,二哥那邊遇到了麻煩,難道是中了埋伏?

我趕緊起身悄悄去叩響了聶崢的房門,他還沒睡,打開門看着我滿臉疑惑。

“我現在要出去,想借你的槍一用。”沒時間客套了,我直接說明來意。

聰明如聶崢,當然能看出我此刻臉色不對,第一反應就是,“是不是天傲出什麼事了。”

“不是天傲,是天傲的哥哥,我得立即去坪山一趟。”

“我和你一起去吧!”聶崢轉身拿了外套就出來把房門關上,大長腿直接往大門走去,我趕緊把他追上。

“你不用去了,我自己去就行,今天晚上可能有點危險,你可千萬不能出事,不然僱傭兵那邊兩天後就沒辦法開展工作了。”

作死後我成了病嬌的小祖宗 “既然有危險,那我更不能讓你一個人去了!”

聶崢說完不等我反駁,徑直去把車開出來,打開車門對我吼道,“趕緊上來!”

唉算了,他既然決定了,我說什麼恐怕都沒用了。呆樂豆技。

車子開出之後,聶崢還是一臉凝重,忍不住問道,“坪山那邊可是屍鬼巢穴,你去那裏幹什麼?”如果是因爲天傲還說得過去,可因爲天傲的哥哥,好像不值得捨身犯險。

“三哥去那邊辦事,可我卻感覺到了濃郁的血腥味,怕他出什麼事了。”

“他不會是想憑一己之力就攻下坪山吧,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將屍其他幾個義子都在那裏。”

“你說的是真的麼?這麼說烈風也在那了?他不是跟着將屍去了首都麼?”我心頭突然傳來一股不祥的預感,難不成天傲估算有誤?

“應該是這樣的,探子來報,說上次烈風獵殺你失敗之後被將屍懲罰到重傷,留在基地養傷,暫時沒有被重用。”

“你開快點,如果烈風在三哥可能有危險!”

明明自己也會面臨更大的危險,可我卻一點都不怕,心頭反而小小的竊喜,沒有了烈風,天傲一個人對付將屍,勝算會多一些。

聶崢專心開車沒有再和我說話,坪山就位於這l市的交界處,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就到了山腳,到了這裏才發現,綿延方圓幾公里的坪山都被高高的圍牆砌起來了,從外面看不到裏面的景象,車更是開不進去了。

“下車,上山!”聶崢打開車門,下車就丟了一把槍給我。

他動作麻利的翻進去,我趕緊跟上,好在我們是屍鬼,一千多高度的山對我們來說沒有難度。

這裏曾經被開發成旅遊景點,我在網上看到過有關文件,對這裏的地貌還算熟悉。

後來因爲這裏實在偏遠,加上現在的公民早已經沒有以前的抗戰熱情,土坯堡壘並沒有吸引多少人,景點維持了不到兩年就關閉了,恐怕現在已經被柳氏買下。

在半山腰上我們就聞到了空氣中濃郁的血腥味,還有屍鬼腐爛後的味道,看來三哥是一路殺上去的,多虧了他,我和聶崢上山相當順利。

上山之後才發現,曾經的堡壘全都被鋼化加固,只是那些加固後的堡壘也已經變心了,有些甚至還開了口子,地上橫屍遍野,聶崢衝進屋子之後又迅速出來,對我搖搖頭,“裏面什麼都沒有。”

“三哥肯定在這附近,你等我一下!”

我立即撿起一片樹葉,在上面劃下追魂符,法力一動,夾在我兩指之間的樹葉噗嗤一聲燃了起來,燒成灰燼往後山方向飄去。

聶崢和我相視一眼,下一秒齊齊飛身跟着樹葉追去。

很快就感覺到了強大的氣浪,連空氣彷彿都帶着濃烈的殺氣讓人不寒而慄,之前走得急,我下意識摸了摸外套的衣兜,只有一把金錢劍。

“三哥!!”

草包甜心:搞定冷情首席 落地之後我這纔看清楚,烈風被尤積和二哥莫扎邪周身散發出的黑色戾氣圍困在中間,只不過烈風也不甘示弱,更爲強大的戾氣把尤積和莫扎邪纏住,三人身上均有不同程度的傷痕。

二哥見我來了嫵媚一笑,“沒想到這個小丫頭還真敢來,看來我五弟真沒選錯人,只是那個男人是誰?”二哥把視線移到聶崢身上,立即拉下臉,狹長的瞳孔閃過移到嗜血的光芒。

莫扎邪我之前就見過,加上現在是非常時刻,我也沒和他客套了,趕緊解釋道,“二哥,他是天傲的朋友,不放心我一個人來。”

“哈哈哈,來得好,就算是冷天傲來了老子也不怕,以爲憑你們這些蝦兵蟹將就能將我打倒?簡直癡人說夢,老子今天就把你們來個一網打盡!”

說道最後他幾乎是暴吼出聲,下一秒雙手抓住兩股戾氣凝成的無形繩子,用蠻力把尤積和莫扎邪拽起來拋向空中,讓他們兩個重重的在空中撞擊一下,尤積傷勢比較嚴重,當場噴出一口黑血。

聶崢見此情景,立即飛身而起,逼出劍帶就朝着烈風射過去,在空中一陣亂繳,勢必要把烈風的腦袋給繳下來。

不知道是不是尤積和莫扎邪之前殺其他屍鬼損耗太多,兩個人加在一起的力量都不足以困住烈風,被他拖行在地上不斷躲閃着聶崢的劍帶。

“三哥你們放開他,在這樣下去會受傷的。”

“不行,這次絕對不能讓他他走,不然下次再抓他可就難了!”由積說完,一咬牙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164 橫豎都是灰飛煙滅

“三弟,你真是我的三弟麼,你居然和五弟一樣。居然敢背叛義父!”烈風說着又把惡狠狠的視線看向一旁艱難起身的莫扎邪,“還有你,連你也叛變!”

莫扎邪呸一口血水,笑的極其嫵媚,“老孃活的時間比王八還長,早就活膩了,這輩子就跟着兩個弟弟瘋狂一次又如何!”

他說完一手幻化出一把長矛,直接狠狠甩過去插穿烈風的胸腔。

可烈風是強大的惡鬼,這點傷根本不足以將他置於死地,我趕緊掏出兜裏的金錢劍。口唸祕訣將法術全數灌輸在金錢劍身上,大喝一聲,“刀討!”

下一秒,一把金色巨刃憑空出現,力拔千斤之勢狠狠砍在烈風肩上,將本就受傷的他砍的單膝跪在地上。

我想用之前對付天傲四姐的那一招來對付烈風,但這個男人蠻力極大。爲了保險,我立即使出蠶絲銀針,無形的三棱梭帶着絲線唰唰刺穿烈風的身體,又沒入他腳下的土地。將他牢牢釘在地上。

“五雷咒!”

我又是一聲大喝,之前尤積可是見過我用這招,我所用的法術均是茅山正宗,對鬼魂有很大的殺傷力,被五雷咒劈中不魂飛魄散也要重傷倒地。

天空中黑雲翻滾,五道刺眼的閃電就像是嘶吼的狂龍,帶着劃破空氣的聲音急竄而下。

烈風之前和我交過手,知道我的厲害,此刻也是慌了。蠻力想要掙脫,只可惜尤積和莫扎邪狠狠把他束縛住,情急之下他放開糾纏他們兩的雙手,突然手掌伸長,分別在尤積和莫扎邪身上積了一掌。

尤積全然沒想到他會置之死地而後生,等他起身的時候烈風已經化成一陣黑焰消散,迅速往山下方向逃竄。

莫扎邪傷勢較輕,飛身就想撲上去把烈風纏住和他來個同歸於盡。我趕緊用蠶絲銀針纏住他的腳把他硬生生的拉了回來。

“你幹什麼!!”莫扎邪怒吼一聲。

“二哥不可去,他跑步了的,我的五雷咒可是長眼睛了!”

我話音剛落,五雷咒轟隆隆穿過雲層就那樣劈下來,縱然烈風已經逃出數十米,五雷咒也是精準的劈在他身上,天黑的山林間響起慘絕人寰的慘叫。

“啊——”

“聶崢,我們上!”

我飛身而起,聶崢已經先一步用劍帶把烈風纏了個嚴嚴實實,電光火石還在他體力發揮效用,烈風恐怕已經腦袋空白了,我飛身過去直接將金錢劍刺入他的胸口。

“吼啊——”

這一次,烈風的慘叫更爲淒厲,連聲音都像是從甕中發出來的,帶着沙啞低沉的悶哼。

爲了將他置於死地,我拔出匕首對着他的心臟又是一刀,可能是疼痛讓他清醒,他突然轉過臉猩紅的瞳孔中流出血淚看着我,“該死的女人,我要殺了你!”

死到臨頭了還兇狠,我眼神一凝,大喝一聲,“刀討!”呆樂腸血。

下一秒,金錢劍變大,我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將變大的金錢劍從他胸腔處劈下去,烈風瞬間被劈成了兩半。

與此同時,我只感覺眼皮底下一道黑影直朝着我面門飛來,我趕緊躲開,不料黑焰直接穿過我的肩膀,我被強大的力道掀翻在地,連手中的金錢劍也丟了。

“夢夢!!”

聶崢大吼一聲,揚手就用束縛着烈風的劍帶把他攪成碎片,支離破碎的黑色身體漫天飛舞,就像是打翻了一盆黑雪,我看着那些黑色碎片慢慢變淡慢慢消散,終於如釋重負鬆了口氣。

“夢夢,你怎麼樣了!”

聶崢立即飛身過來將我扶進懷裏,脫下衣服就捂在我傷口處,白色外套瞬間就被鮮血染紅了。

如釋重負之後,才發現自己竟然在短時間內用了兩次刀討和五雷咒,之前對付天傲四姐之後法力透支還沒完全恢復,這次更是透支得一點不剩了,渾身就像是一隻泄了氣的皮球,完全沒有力氣。

“沒事,我是屍鬼,沒傷到腦袋死不了,我就是有點透支,你抱我回去。”

“好!”

聶崢眨了眨眼將眼瞼中的淚水憋了回去,抱着我飛身踩着樹梢回到剛纔尤積和莫扎邪激戰的地方,剛纔我們離開之後他們便迅速運功復原,等我們回來的時候,兩人都能站起來了。

莫扎邪一見我被聶崢抱着,眼底閃過一絲不悅,可能考慮到我的確損耗嚴重,那絲不悅很快就消除了。

“烈風怎麼樣了。”

“應該是魂飛魄散了,我的金錢劍可不是吃素的!”我本想露出勝利的微笑,可發現現在微笑變成了苦笑了。

尤積走到我跟前,爲我拂開貼在額頭的頭髮,發自內心的感謝說道,“夢夢謝謝你,今天要不是你,我和二哥不知要在這裏和烈風僵持多久。”

“該我謝謝你纔對,謝謝你把二哥勸說到了我們陣營,天傲看到的話,一定會很高興的。”我把感激的視線移到莫扎邪身上。

“以前我一直不明白天傲怎麼會喜歡上一個道士,現在算是明白了,他肯定知道只有你纔是我們的救贖吧,我身上的御鬼術也要麻煩你了。”莫扎邪說着朝我走過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