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84 Views

「嘭!」

Written by
banner

趙存新撞擊到牆壁上面,鼻子流出兩道殷紅地鮮血,而整個人則是有些迷糊。

「啊!」

疼痛讓他忍不住叫了出來,雖然鼻子還沒有多大知覺,但是那種後背傳來的疼痛,已經讓他感覺自己的骨頭快要散架了。

「老大,這是?」

韋武雖然知道秦穆然對趙存新有意見,可是沒有想到秦穆然會動手啊,頓時有些意外。

「小五,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秦穆然看了眼韋武,便是將目光繼續移到了趙存新的身上。

趙存新對上了秦穆然的眼神,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因為害怕而豎起來了。

「什麼情況?」

守在門外的特種兵聽到裡面的動靜,立刻便是開門過來。

「快!快救我!這裡有人行兇!」

趙存新彷彿看到了希望,沖著那兩名特種兵嘶吼道。

「什麼?!」

當看到趙存新那一副狼狽的樣子以後,兩名特種兵也是感覺大事不好,便是要衝進來!

「給我門口守著,除非我發話,誰也不準進來!」

這個時候,韋武對著門口的兩人冷哼一聲,說道。

「啊?」

韋武的這一句話,直接便是將兩個正要動手的人給鎮住了。

這是個什麼情況啊?一個要求救,一個卻讓他們充耳不聞。

「是!」

不過韋武終究是他們的領導,所以聽到韋武的話以後,他們看了眼地上的趙存新,露出了一副自求多福的表情以後,便是重新退了出去,關上了門。

趙存新看到最後的希望,守護在門口的兩名特種兵也不管以後,這一刻,他的心都涼透了,他們都不管了,豈不是代表著自己死定了? 他要如果是簡單的話,那麼穆曉雲也就不會死得那麼快了,不會死得毫無還手之力了,最起碼,只要多給李肅一點時間,那麼李肅應該也快要想到生路了,但是,一切都來得太快了,李肅甚至是,想都沒有想到。

穆曉雲竟然就那麼的死掉了,第一張牌而已,才第一張牌而已,這抽中的速度,就已經讓李肅感到有點吃驚了。

但是,這個認爲肖和沒這麼簡單的人,他不是李肅,他而是鄭志平,鄭志平他的心機那還是要比李肅多得多,甚至可以說,一個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心機的,而一個則是經歷了這麼多次的任務,沒心機也學會變成有心機了。

不管怎麼說,肖和在鄭志平的心中,是已經被認定爲不簡單了,一個不簡單的新人,那麼,一個不簡單的新人,他到底能有多大的能耐,他能否比李肅、鄭志平等這些資深的任務參與者先找到生路呢,還是。

還是,這些資深的任務參與者到後面都會被他這一個新人所“害死”,或者說,所坑死,穆曉雲的死,相信大家絕對沒有這麼快就忘記,肖和他只是一個新人而已,而穆曉雲好歹也完成了幾次任務,但這次。

但這次,她甚至可以說是,還沒完全的反應過來,就死了,也許這只是巧合,也許這是因爲魔頭它那該死的遊戲規則,但是,有一點我們還是不能完全的忽略,那就是肖和他的記憶和他的手段,他沒有李肅那麼無私。

肖和“好奇”的再次將自己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這一次還是一樣的,搶了李肅的話,但李肅他並不會因爲肖和搶了自己的話和打斷自己的話而對肖和有什麼不滿,或者說是,覺得肖和沒禮貌,李肅他不會在意這些。

在任務世界裏,李肅他就只有一個要求,或者說是,他就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這一次進來多少任務參與者,那麼到時候任務結束,也就要回去多少任務參與者,對,沒錯,一個都不能死,一個也不能死。

這,就是李肅他唯一的願望,當然,這個願望它也是沒有那麼好實現的,一個都不死,怎麼可能,有這個可能嗎。

“嗯,我覺得這海里應該不止這一條大蟒蛇”,李肅說完之後,自己的心裏面也是非常的自責,如果說,這海里面不止這一條大蟒蛇的話,那麼自己之前想到的生路,也就不再是生路了,雖然說,之前想到的生路。

之前想到的生路到現在來說,不算是死路,但基本上也差不多了,陳小詩此時此刻絕對是在劫難逃,想到這裏,李肅第一反應就是認真仔細的觀察着海里的動靜,就算是真的還有其它的大蟒蛇,那麼它們來之前。

也總得有點什麼動靜吧,多多少少會有點動靜吧,“陳小詩,你自己小心一點,海里面可能還有其它的大蟒蛇”,在輪船上的任務參與者問李肅的話,李肅倒沒有馬上回答他們,而是緊張的先提醒着陳小詩。

因爲李肅知道,在這個時候,說什麼話,對誰先說是最重要的,有些事情等下再說明也不遲,但也有些事情,如果沒有及時說的話,那麼搞不好會出人命,不過有時候,哪怕是及時說了,但要出人命的它還是要出人命。

就比如說現在,當李肅剛好說完要陳小詩自己小心一點之後,突然,在陳小詩四周不遠處的地方,同時出現了四條大水蟒,它們都是直接從水裏竄了出來,就和之前表演“飛蟒在天”是一樣的,可謂是讓人沒有一點心理準備。

陳小詩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她知道,自己肯定是活不了了,但求生的慾望還是讓她選擇了逃跑,只不過她並未成功逃掉,當她正準備逃走的時候,離她最近的一條大水蟒絲毫沒有一點憐香惜玉的意思。

張開它那血盆大口猛地一下,就直接將陳小詩整個人吞進了肚子,而此時站在輪船上面的衆人,看到了這一幕之後,無一不是感到毛骨悚然,冷汗淋漓,也就只有李肅和鄭志平二人稍微好那麼一點,但他們二人此時心裏也是。

也是非常害怕的,要如果說他們二人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害怕的話,那是不可能的,那是騙自己,騙別人的。

又死了一個,此時李肅的心情有點糟,他甚至是想現在就去和魔王決鬥,但是,李肅他也知道,自己現在肯定是鬥不過魔王的,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一定要將魔王打得魂飛魄散,像這樣的誓言,李肅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心中發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不是說李肅他不夠厲害,道法不夠高深,而是,魔王它實在是太厲害了,太神祕太詭異了,本來按道理說,在這個年代是不應該還有這樣的存在,但沒辦法,李肅等人,他們確確實實是遇到了。

這次同時出現的大水蟒一共有四條,那麼,只有一條是已經吃到人了,其它三條則是還沒有吃到,所以,這三條大水蟒好像沒有要走的意思,哦不,那條吃到人的大水蟒好像也沒有要走的意思,四條大水蟒現在。

四條大水蟒現在都在之前死了的那條大水蟒流出的血的附近遊走,雖然說,它們沒有把身體露出水面,但是,在輪船上面的任務參與者們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看到它們此時還在輪船附近沒有走遠。

奇怪,爲什麼這次大水蟒吃了人之後,都沒有打算要離開呢,到底是爲什麼,難道說,但如果它們都不離開的話,等下是誰下海,那麼誰就危險了,這都已經是相當於去送了,下海,直接死,並且立刻就會死。

在衆人的心裏,差不多都是這樣想的,看現在這情形,這次的任務果真是非常危險和恐怖的,十個人,一共分爲五組,每組兩個人,然後按照魔王設定的那個遊戲和遊戲規則來,那麼,基本上一輪遊戲下來。 兩名守護在門口的特種兵聽到韋武的話,退出了病房,順便還帶上了門。

此時,病房裡面,就剩下秦穆然,韋武,龍女,趙存新和其他的幾名跟班。

趙存新捂著鼻子,他感覺剛才秦穆然的一拳,自己的鼻樑骨怕是斷的厲害了。

「你……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你竟然敢動手!」

趙存新一邊捂著鼻子,一邊忍著疼,哆哆嗦嗦地呵斥著秦穆然。

敢在龍山療養院裡面動手的,他秦穆然,怕是第一個!

「我當然知道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我不敢動手?」

秦穆然冷笑一聲,便是向著趙存新走去。

「這位同志,雖然剛才我們趙主任的話是有些不好聽,可是你也不能動手啊!大家都是文明人,你這動手,是什麼意思呢?」

一人見秦穆然要再次行兇,連忙上前呵斥道。

「文明人?不好意思,我不是文明人!去你麻的!」

秦穆然面帶微笑,便是給了那名出頭的人一頓臭罵,甚至還爆了粗口,完全不將他們放在眼裡。

「你……」

他們平常都虛偽慣了,什麼時候受到過這樣粗魯的侮辱,頓時氣得吹鬍子瞪眼的。

「我什麼我,我勸你最好現在給我讓開,要不然,後果自負!」

秦穆然冷笑一聲,警告道。

「我就不讓,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能夠無法無天了!」

那名醫生也是鐵了心的不讓秦穆然繼續無法無天下去,抬起胸,很是傲氣地說道。

「話我都說在前面了,你不讓,就不要怪我了!」

秦穆然見那人就是不讓,索性也不再跟他廢話,一手探出,直接便是扣住了那名醫生的喉嚨,同時五指微微發力,竟然是將那名醫生給硬生生地從地上提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

眾人瞪大了眼睛,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

要知道,這名醫生怎麼的也有一百四五十斤,可是秦穆然一隻手便是將他給拎了起來。

「咳咳……放…開…我!」

那名醫生臉色在一瞬間漲得通紅,只感覺自己的呼吸異常的困難,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真的敢出手啊!

「放開你!好的!」

秦穆然微微一笑,同時手臂一甩,將這名醫生給扔了出去。

「嘭!」

那名醫生被秦穆然甩到地上,整個人幾乎都被摔暈了過去。

「你們還有誰要阻攔我?」

秦穆然看著剩下的眾人,問道。

「……」

一片死寂,沒有敢再多說一句話,因為前車之鑒擺在那裡,他們可不想白白遭受無妄之災。

秦穆然看著這群人沒有要出來的意思,便是繼續向著趙存新走了過去。

趙存新看到秦穆然向著他走了過來,臉上更加的慌張了。

「你要幹什麼!」

趙存新有些驚恐地問道。

「我要幹什麼!趙主任,我想,你做了些什麼,比我心裡還要清楚吧?」

秦穆然冷笑一聲,頓時趙存新的心咯噔一下,他知道,完蛋了,事情暴露了。

「饒……饒命啊!我都是被逼的!真的,我都是被逼的啊!」

趙存新連忙求饒。

「呵呵!被逼的?你知道她是誰嗎?」

秦穆然指著龍女,說道。

「她不是龍小姐嗎?」

「沒錯,她是龍小姐,但是她更是我們國家優秀的特種兵!她是為了我們國家安定浴血奮戰的人!一個女人!一個堅韌不拔的女人!一個為了人民的幸福安全生活努力的女人!可是你呢?你做了些什麼?有病不好好醫治,還趁機下毒,不讓她活過來,你以為,你做的這些事情別人就不知道嗎?」

秦穆然有些憤怒地說道。

「老大!你說什麼!下毒?!」

不等趙存新說話,一旁正在照顧剛剛復甦的龍女的韋武便是暴躁了起來。

「嗯!龍女本來按照這裡的醫療手段是可以治療好的,剛才我在診脈的時候便是發現,有人在她的治療藥水裡面動了手腳,刻意不想讓龍女醒過來。」

秦穆然鄭重地說道,這也是剛才韋武想要讓趙存新等人離開,秦穆然留下他們的原因,就是怕他們跑了。

「老子廢了你們!」

在韋武的心裡,龍女的地位可是相當重要的,尤其是得知龍女遭受了這麼多的罪,不是因為傷勢,而是因為這群庸醫,心中的火氣就更加的大,一個健步,已然是攜帶著滔天地怒氣,來到了趙存新的面前。

「去死吧!」

韋武一拳含怒打了出去,趙存新也是感覺到韋武的憤怒,已經知道自己完蛋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一聲悶響。

卻是秦穆然一手攔住了含憤出手的韋武。

「老大,你放開我,我要殺了這個庸醫!」

韋武怒吼一聲道。

「小五,你冷靜一下,你這一拳下去,他可就死透了,未免也太便宜他了吧!」

秦穆然看了眼韋武,說道。

「對!老大你說的對,不能就這樣讓他輕易地死去,否則的話還真的就太便宜他了!」

韋武冷靜下來,收起拳頭,冷艷看著早就已經嚇尿的趙存新。

在他的眼中,不管如何,趙存新都得給這件事一個交代!

「咔嚓!」

韋武目光一寒,走上前,一腳踩在了趙存新的腳上,頓時耳邊便是傳來骨骼斷裂的聲響,緊接著便是看到趙存新疼的面部都扭曲在一起,臉色漲的通紅。

「趙存新,你最好給我老實交代怎麼回事,我對你已經沒有任何耐心了,你要是再不說出來,每隔十秒鐘,我便是廢你一個地方!這種感覺,想必,作為醫生的你應該還是聽清楚的!」

韋武的嘴角微微上揚,目光滿是冷冽,看起來有些滲人。

「我……」

趙存新忍著腿上傳來的疼痛,正在猶豫,可是下一秒,韋武的腳卻是踩在了他的手臂上面。

「咔嚓!」

又是一聲清脆的骨頭斷裂的聲響傳來,趙存新的一個手臂也是被韋武給震斷了。

「十秒過去,我說到做到!」

韋武冷哼一聲,此時他在趙存新的眼中就是一個魔鬼,這個殺伐果斷,這個毫不顧忌,真的是太可怕了! 要死一半的人,之後,魔王還有什麼陰謀詭計,死亡遊戲,現在還不知道,不過,估計這次任務到後面,能夠活下來的任務參與者絕對不會很多,能活下來一半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不,能夠活下來三到四個都不錯了。

就在大家心中又是緊張又是害怕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又來了,嗯,沒錯,它終於又來了,彷彿這一次它來得特慢一樣,但隨着它的到來,很快,就又要有一個任務參與者死亡了,真的是草菅人命啊。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也就只有兩組任務參與者還沒有進行遊戲了,那麼,到底是哪一組先進行,說是進行,實則是隻要哪一組先被選中了,那麼,也就意味着哪一組要有一個人先死了,海里那四條大水蟒可真的不是鬧着玩的。

“下面繼續進行抽選,本次抽中的是第四組,任務參與者立刻開始遊戲”,正當李有才、李小藍、趙藝還有薛美美四人都在自己心裏緊張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宣佈了答案,宣佈了接下來進行遊戲的人員。

第四組,那麼也就是趙藝和薛美美那一組,但其實不說,大家也都知道一定是薛美美那一組,因爲,此時薛美美不知道是害怕還是因爲什麼原因,她說:“我不玩,說什麼我都不玩”,在這個時候,有一個人的心裏。

他是這樣想的,要是如果自己可以代替薛美美進行這次遊戲的話,他心裏面是一百個願意,只可惜,它不會給自己這個機會,是輪到誰進行遊戲了,那麼它就一定是要這個任務參與者進行遊戲的,分組大概也就是因爲這個吧。

“美美,你不能不玩,不玩的話,有可能它會直接抹殺掉你”,李肅這個人不太會說話,但他現在說出來的話,儘管有些嚇人,但是,也有可能是真的,不玩,那麼下場肯定不會太好,它不會介意直接抹殺掉一名任務參與者。

“不玩,就是不玩”,李肅是已經勸了薛美美一次了,當然,李肅他也知道,不玩絕對不是生路,甚至還有可能直接就是一條死路,一條直接被抹殺的死路,此時趙藝已經在桌子旁等了薛美美很久了,不過估計薛美美如果再。

如果再不過來開始遊戲的話,那麼趙藝應該就安全了,而薛美美應該就要香消玉損了,當然,如果薛美美自己硬是要學李肅那種精神的話,那麼她是可以犧牲掉自己,然後去成全別人,不過,薛美美她好像還沒有這般的精神。

看到薛美美一直不肯去開始遊戲,李肅只好又好聲好氣的勸着她,希望她不要再胡鬧了,現在真的不是胡鬧的時候,現在而是需要認真對待的時候,因爲,接下來有可能一不小心命就沒了,李肅此時真的是又着急又無奈。

遇到個這麼不知道輕重的女生,李肅他也真的是沒有辦法了,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多勸她,早點勸動她,然後就是希望她自己也能夠明白,這是在任務世界裏,而不是像平時一樣,想胡鬧就胡鬧,想怎麼就怎麼。

“任務參與者薛美美如果再不開始遊戲的話,一分鐘之後,直接抹殺”,“再次提示:任務參與者薛美美如果再不開始遊戲的話,一分鐘之後,直接抹殺”,本來李肅是好話都說盡了,但是也沒有一點用,誰知道。

誰知道,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一出現,薛美美就好像是馬上變了一個人一樣,隨後立刻就走到了桌上旁,看到這裏,只想說一句,還有這樣的操作,厲害了我的美,還有一點就是,薛美美這個人有點像那種人。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猜到,薛美美像哪種人,其實,薛美美她就是有點像那種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人,之前李肅是那樣的好聲好氣的勸她,結果沒有用,沒有一點用,但是,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出現了之後。

薛美美她馬上就變得是根本不需要人來勸她了,她自己都知道要去開始遊戲了,不知道這一點到底算不算是矯情。

看到薛美美突然走到了桌子旁,趙藝倒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開心,因爲,他的思想還沒有到那麼壞的地步,希望靠對方犯規然後保住自己的性命,公平遊戲,也是趙藝他心裏所想的,還有就是,對方是一個女孩子,那麼。

那麼,多多少少讓趙藝他心裏面有一點憐香惜玉的想法,雖然說,他沒有李肅那般,但是,趙藝他也還是先讓女孩子優先的,“女士優先”,看到薛美美走過來了,趙藝隨後對薛美美說道,生死存亡之際,趙藝他也沒有選擇。

聽到趙藝對自己說女士優先,薛美美她倒也沒有太在意,優先就優先,還說不準是誰先抽中呢,抱着這種態度,於是薛美美伸出手去拿起了她的第一張牌,而在這期間,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是一邊觀察着海里大水蟒的動靜。

一邊緊張的注意到趙藝和薛美美二人的遊戲,如果現在抽中的話,那麼真的可以說是,或者說,無疑就是下海送死,並且還是死無葬身之地的那一種,但沒辦法,趙藝和薛美美二人之中是絕對要有一個人死。

說到緊張和着急,那還是隻有李肅是最着急最緊張的,因爲,第一:他不想有任何人死掉,第二:他不希望薛美美死掉,而現在李肅看到海里的那幾條大水蟒,它們好像還是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那麼。

那麼,唯一的辦法就是,快點找到生路,沒錯,李肅他實在是很想快點找到生路,但是,生路到底是什麼,沒有人會來回答李肅的這個問題,一切,生路還是要靠李肅自己去找,但至於李肅他找不找得到,這個。

這個就要看李肅他自己的了,要想接下來不再有人死亡,那麼,找到生路是唯一解決問題的方法,要想讓自己喜歡的人活下去,李肅現在真的是需要快點了,雖然說,趙藝和薛美美二人已經輪流抽了幾張牌但還沒有抽中。 「趙主任,你還不說?」

秦穆然站在一旁,就這麼靜靜地看著趙存新,根本就沒有什麼動容的意思,因為韋武動手,已經很留情了,若是他的話,恐怕就得讓趙存新體驗一下什麼叫做千刀萬剮了。

「我…我說…」

此時的趙存新虛弱到了極致,手臂被廢,一條腿被廢,整個人疼的額頭上都不由自主滲出了冷汗來。

「誰讓你這麼乾的!」

秦穆然直入主題地問道。

能夠進入龍山療養院的醫生,那不光是醫術高超就能夠有資格進來的,進來的,那都得身家清白,政治清明,在組織審查的時候都是經過嚴格調查的,所以非朝廷內的人是沒有資格能夠調動他們的。

很顯然,結果就是只有一個,那就是是體制內的人做的好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