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67 Views

夏林果對爸爸揮揮手就坐上了車,車子就這樣開走了,夏林果還開著窗探出頭來看著身後的爸爸…

Written by
banner

夏烈陽看著女兒一點點消失在視線里,女兒去出差了不知道為什麼他有點感動,有點著急,又有點欣慰。 智秀和尚連連點頭,道:“老爺子敬請放心,小僧一定老老實實的,不會有任何異心。”

拓拔野冷冷的道:“你最好別有什麼異心,這裏這幾個人,任何一個人擡手都能要了你的命。”

智秀和尚臉色立變,口中連連道:“是是,老爺子。小僧一定謹記。”

拓拔野這才向他點了點頭,慢慢走到那三生石前,此時此刻,這三生石已然只有兩塊。拓拔野看着最左邊那一塊上面雕刻有瑞獸馬鹿的石頭,然後右手在那石頭之上用力一拍。

熱力學主宰 一拍之後,身子隨即閃了開來。

只聽得又是轟然一聲大震,那瑞獸石頭爆裂開來,石屑紛飛,落了一地。

片刻之後,煙塵落地之後,只見那瑞獸石頭所在的地面之上赫然出現一個鹿頭,那鹿頭黑黝黝的看上去竟似鐵鑄的一般。

拓拔野走到那鐵鹿頭之前,看了看那鐵鹿頭,不由得微微皺起了眉頭。

我看着那鐵鹿頭,心中微微一動,想起拓跋星跟我說起的那拓跋人的瑞獸傳說,說起緣何會將這馬鹿視爲鮮卑人的瑞獸圖騰。

我心中喃喃道:“回頭鹿,回頭鹿。莫非——”心中一動,隨即走到那鐵鹿頭之前,沉聲對拓拔野道:“爺爺,我來試一試。”

拓拔野眼睛看着我,點了點頭,隨即讓開地方。

那天眼寺的小和尚智秀目光閃動,看着我,眼睛之中似乎有懷疑之色,似乎並不相信我能破解這三生石上面的機關。

李進也是目光炯炯的看着我,目光閃爍。

只有拓跋星的眼睛之中看向我的時候,是信任,是盈盈笑意,是一往情深。

我走到那鐵鹿頭之前,深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抓住那鐵鹿頭,心中暗道:“回頭鹿,鹿回頭,那自然是將這鐵鹿頭由東往西轉動。”心中如此想,手中使勁這麼用力一扳。

那鐵鹿頭果然扎扎響動,那一顆鐵鹿頭便即由東往西轉了半圈。

轉了這麼半圈之後,我急忙回頭向那拱形石門望去,只見那石門紋絲不動。

我的臉上立時火燒火燎的,沒想到想要在拓跋星的爺爺面前露一小臉,卻最終現一大眼。

我吶吶着正要說話,承認自己預測錯誤,誰想到就在我剛一張口之際,那拱形石門突然緩緩打了開來。

石門打開,一股陰風隨即從那石門裏面衝了出來。

我們五個人都是急忙閃在一旁,直到那拱形石門裏面的陰風宣泄出去以後,我們這才走到哪拱形石門之前。

拓拔野低聲道:“小五,想不到你們保駕營的徐家,竟然連我們嘎仙洞的機關也能夠破解,嘿嘿,我拓拔野佩服的很。”

我伸了伸舌頭,對拓拔野道:“老爺子,你可別寒磣我了,我這不過是瞎貓碰到死耗子了,這是誤打誤撞碰巧的,做不得準的。我剛纔只不過是想到那三生石上既然雕刻有鹿回頭的圖案,想必和這三生石下面的機關有關,所以這才冒險一試,想不到還真的被我碰到了,這也就是我的運氣好罷了。”

拓拔野笑道:“小五,不要太謙虛了,記住謙虛過分就是驕傲。我這麼一個寶貝孫女喜歡上你,你身上自然有你的優點,要不然我這個寶貝孫女,怎麼不喜歡別人?偏偏喜歡你呢。哈哈,你說是吧?小五。”

拓跋星的臉又紅了,低聲道:“爺爺——”意思是要拓拔野不要再說。

拓拔野笑道:“沒事的,傻丫頭,小五又不是外人。”

聽到拓拔野所說的這兩句話,我的心裏也是暖洋洋的。我笑着對拓拔野道:“也許是我的臉皮厚吸引了星星吧。”

拓跋星白了我一眼,撇撇嘴道:“你聽過那個女孩子喜歡男人臉皮厚的。”

我和拓拔野都是哈哈一笑。

拓拔野笑道:“你還別說,當年你奶奶就是喜歡爺爺臉皮厚,後來這才嫁給了爺爺。看來,小五這是師從爺爺啊,以後肯定會得到爺爺的真傳的。”

我們幾個人正自低語之際,忽聽得那拱形石門裏面傳來一個幽幽的聲音道:“既然都已經來了,那就進來吧。”

這個人的聲音竟然和那活死人拓拔明一樣,不男不女半陰半陽,說不出的詭異。

我們都是心中一凜,互相望了望。那拓拔野哼了一聲,道:“這是我們嘎仙洞,我們還怕什麼?”一擺手,道:“我們進去。”隨即當先而入。

我和拓跋星,李進緊緊跟隨在那拓拔野的身後。那天眼寺的小和尚智秀,目光閃動一陣之後,隨即也跟了過來。只是距離我們有五六米之遙,竟是並不跟我們走在一起。

我們五人進到這拱形石門之後,擡眼望去,只見這拱形石門之後,又是一座圓形的洞窟,洞窟四周有一圈石臺環繞左右,那一條忘川河的河水從石臺一側的一個洞口之中流了出來,最終繞着這石臺轉了一圈,匯聚到了洞窟中央一個洞口之中。

那洞口甚大,忘川河的河水流到那洞口之際,隨即被洞口下面的一股巨大吸力,吸引着向下而去,河水在那洞口處匯聚成一個漩渦,漩渦之中偶爾有白骨從那河水之中流了下去。

那一個漩渦竟似吞噬靈魂的洞口一般,看得人目眩心馳。

在這漩渦的兩側,各自坐着一個黑衣人,一男一女,那女子長髮覆面,低垂着頭,看不清面目,那男子端端正正的坐着,眼觀鼻,鼻觀心,目光微閉。

適才的那一句話,竟然不知道是從這一男一女兩個人誰的口中發出來的。

拓拔野咳嗽一聲,邁步走到那石臺之前,沉聲道:“我們來了,兩位有何見教?”

那男子慢慢的擡起頭來,我們看到那男子的臉容之際,竟是心頭一震,原來這個男子的臉上竟是一半白皙如玉,另外半張臉孔之上卻是不知道被什麼人割得滿是疤痕,看上去異常可怖。

拓跋星低聲對我們道:“那個女子是一個禁婆,大家小心,那個男子估計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拓跋星說完這句話,那個男子一雙眼睛竟是向着拓跋星橫掃而來,那男子的眼神竟是如刀似劍一般,拓跋星竟是不敢直接面對,急忙轉過了頭。

我心中暗自一沉:“看來那男子的耳音極其靈敏,適才拓跋星的一番話,已經被那男子聽到耳朵之中,我可要擋在拓跋星的身前,可不能讓星星有什麼損傷。”

我身子一動,隨即擋在拓跋星的身前。

那男子一聲冷笑,慢慢道:“居然還憐香惜玉,你連自己都不能保,你還憐什麼香惜什麼玉?”

我正要開口說話,突然之間,只覺得自己腰上一緊,跟着自己便被身不由主的橫空拽了起來,閃電一般落到那黑衣男子的身前。

拓跋星一聲驚呼,嚇得花容失色。

那天眼寺的小和尚智秀也是臉上變色,急忙向後退出數步。

李進雙眉皺起,手中暗暗扣好了飛刀。

拓拔野一聲怒喝道:“將我的孫女婿還給我。”

那黑衣男子左手虛浮,懸在我的頭頂,低聲喝道:“你們要是上來的話,那就說不得,我現在就將這小子殺了。”

拓拔野那裏肯聽?邁着大步,便向那黑衣男子的身前衝了過去。廣盡扔圾。

那黑衣男子左手擡起,向着身前的一塊石頭,猛地一掌拍落。

那一塊大石頭足足有數十斤重,竟然被這黑衣人一掌拍的離開石壁,骨碌碌順着那忘川河的水道,流向那個漩渦之中,眨眼間被河水一衝,捲入了濤濤漩渦之中,影蹤不見。 吳長風午後高遠樹來太陽服飾找夏林果,可有人告訴他夏林果出差了,高遠樹有些失落,夏林果出差都沒告訴他,在夏林果心裡他的分量就這麼小嗎?

楚世娜也來找夏林果也是撲了個空,夏林果出差居然沒跟她說,她有一件好事要跟夏林果分享吶,誰知道夏林果竟然出差了!

楚世娜和高遠樹遇上了,楚世娜走上前問高遠樹是來找夏林果的嗎?高遠樹扭頭一笑,逃避楚世娜的問題,楚世娜拉著高遠樹的手,說:「這緣分吶可遇不可求,別錯過了。」

楚世娜說完就離開了,高遠樹站在原地看著楚世娜離開,緣分,他的緣分是夏林果嗎?還是自己一廂情願呢?

高遠樹叫上王思允和方櫟宇一起去酒吧,兩人接到了信息就只有王思允一個人去,方櫟宇有自己的事,他現在心情很亂,沒辦法管別的事。

王思允坐到高遠樹旁邊,他真的想知道高遠樹怎麼了,居然喝這麼多酒,他還沒到吶高遠樹就醉了。

「你這是怎麼了?」王思允問

高遠樹不理會繼續喝著酒,王思允搶過高遠樹手裡的酒瓶,他問高遠樹究竟怎麼了?喝這麼多酒。

「你有愛過一個人嗎?」高遠樹放下酒杯,低著頭問王思允。

這下王思允知道,高遠樹這樣是跟夏林果有關吧,但是他們之間怎麼了?鬧彆扭了嗎?

高遠樹冷笑,他說自己是不是很蠢,為什麼會喜歡上夏林果呢?夏林果心裡從來都沒有過他,或許她現在還很喜歡她的長風哥哥吧。

王思允還以為是什麼事,夏林果喜歡吳長風這誰都知道,現在她或許還喜歡吳長風,但她和吳長風沒有結果,她是不回去破壞吳長風和樊明妍的,高遠樹就為了這件事才喝這麼多酒嗎?

高遠樹一口飲下酒杯里的酒,他甩下杯子,說:「她去出差了,但沒告訴我,從別人嘴裡知道這件事我好失落,她沒告訴我!」

說完高遠樹就離開了酒吧,王思允就負責把高遠樹送回家,這是他的大哥,他會好好照顧高遠樹的,高遠樹喝得醉醺醺的王思允就只好把高遠樹送到別墅去,以免范央韻擔心。

王思允看著躺在床上的大哥,這個人唯一的缺點就是多情,以前的小雨也是,現在的夏林果也是。

早上高遠樹剛睜開眼睛就看到王思允赤裸著身體睡在他身邊,高遠樹嚇得大叫,他一腳把王思允踹下床,王思允一聲慘叫,他扶著腰站起來看著高遠樹。

「你怎麼在這?」高遠樹說

「昨晚你喝醉了,是我送你回來的,你還吐了我一身吶,你得陪我衣服。」王思允怒沖沖的說

自己好心送他回來,衣服被弄髒了不說,自己為了照顧他一夜沒睡,才眯一會兒就被一腳踹下床,王思允覺得氣氣的。

夏林果在外工作很積極,什麼事都親力親為,能自己解決的絕不麻煩別人,她的人際關係也處得很好,夏林果很喜歡跟他們一起工作。

自從聚會那一次吳長風就在沒理過樊明妍,樊明妍也沒找過吳長風,就連樊倩找上門來樊明妍也還是拒之不見,現在對她來說什麼都不重要了。

樊明妍一個人獨自喝著酒,張銘跑過來攔住她,喝酒傷身何況樊明妍還這麼年輕,別被酒給毀了。

樊明妍的酒杯被搶走了,她低下頭說:「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什麼喝酒傷身這些都無所謂!」

樊明妍不知道自己哪裡比夏林果差了,她對吳長風的感情不比夏林果少,為什麼吳長風就是不願看她一眼。

這一天吳正森要出院全家都去接他,吳長風和樊明妍都要裝作很恩愛的樣子,即便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現在不和。

回到家后吳長風把樊明妍晾在一邊,他扶著吳正森去房間休息,樊倩趁人不在就拉著樊明妍到後院去,樊倩問樊明妍這段時間究竟怎麼了?為什麼給她打電話她都不接,還有吳長風是不是已經知道她們的事?

樊明妍笑著,知道又怎樣,不知道又怎樣,不屬於她的東西就算佔有了也不開心。

看著樊明妍這幅頹廢的樣子,樊倩很生氣,就這麼點小事她就受不了了,早知道這樣她就不該幫樊明妍做這種事,現在還把自己搭進去了。

樊倩這樣推卸責任,樊明妍也無話可說,她已經不奢求什麼了,她沒有父母的疼愛,小小年紀吃了很多苦,她愛上了吳長風,現在吳長風卻不要她了,她早已心如死灰。

等吳長風和樊明妍回去之後,吳正森和吳浩傑在書房裡談一些事……

回到家吳長風把車停好,樊明妍坐在上面沒敢動。

「下車。」吳長風厲聲的說

樊明妍一愣,他甩下這兩個字就走了,也不等她,真的回不去了嗎?

夏林果出差不到幾天,高遠樹似乎有點想她,連續幾天見不到她總覺得少點什麼,早上,中午,晚上,高遠樹都在看著夏林果的照片,他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他總覺得夏林果會給自己打電話,可是幾天了,夏林果沒給自己打過電話,期盼每一次落空高遠樹都會像個孩子一樣安慰自己或許夏林果太忙了沒時間,即便這麼說他也總覺得心裡有種說不上的壓抑!

樊倩眼看著自己的計劃就這麼毀了,她很不甘心,於是……

周末吳長風待在書房裡,樊明妍待在院子里,樊明妍在房間里,吳長風就在院子里,兩個人誰都不想跟誰待在一個地方,樊明妍知道吳長風是在折磨她,他在報復自己。

忽然好幾個男人手持木棒闖進薛家,張銘看到這情況立馬跑進屋子,一個男人朝著吳長風走去,吳長風轉過身看到院子里的這些人,吳長風也看到他們手上拿的木棒,他也猜到這些人是幹嘛的了,薛家這個地勢比較偏僻,就算髮生什麼事也不會有人知道吧!

吳長風知道這些人的來歷,他故意裝作很懦弱,為了保自己的命他願意把所有的錢都給他們,然而他們並不買賬,這些人不是為錢而來的,他們是為了吳長風這個人來的。

樊明妍在房間里閑得無聊,她就走來走去走來走去,她走過窗戶邊看到幾個男人在院子里圍著吳長風,她突然想起樊倩說過要自己對付吳長風,這些人難道是姑姑找來的?樊明妍一片慌亂,她急忙跑出房間。

再確認過這個人就是吳長風時,一個男子就揮起手中的木棒打向吳長風,吳長風躲開,不就是打架嗎?這些人他會怕嗎?吳長風跟這些人動起了手,但吳長風只有一個人,對方卻有很多人,一不小心他就被打傷了,吳長風傷了腿他單膝跪下,歹徒揮起木棒打向吳長風,眼看著木棒要打中自己了,只見樊明妍出現在了自己面前,她替自己擋了這一棒,樊明妍倒在草地上,血流了一地…… ……

醫院病房裡吳長風在守著樊明妍,三天了她還是沒醒,吳長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著急,吳長風是因為她為了救自己而受傷才感到愧疚的嗎?因為這樣才著急嗎?

五天後樊明妍醒了,這可把吳長風激動壞了,她醒了!

樊明妍剛醒過來就拉著吳長風的手問吳長風有沒有事,吳長風微笑著說自己沒事,倒是她,她都已經在醫院裡躺了五天了,怎麼還有閑情去關心別人。

樊明妍捂著吳長風的手,她愛他,就算他心裡只有夏林果,可她也還是愛他,她知道她愛得有點過激,她愛的方法不對…

樊明妍求吳長風別冷落她,她很害怕,她真的知道自己做錯了,她不求吳長風再給她機會,如果可以她希望吳長風跟她離婚,這段時間她受夠了,與其這樣一輩子還不如離婚,她痛苦,吳長風也很痛苦吧!

吳長風握住樊明妍的手,他不會離婚的,他永遠不會離婚。

「為什麼?我不想在受你折磨了,你不愛我,為什麼不跟我離婚,你還想折磨我到什麼時候?」樊明妍說

「一輩子吧,你讓我失去了我愛的女人,你就得一輩子陪著我。」吳長風說

陪著他,樊明妍不明白吳長風的意思。

吳長風站起來轉過身去,說:「林果出差那天給我發了條信息,她說不要折磨愛你的人,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會像她一樣這麼愛你,她還說你寧願用自己的尊嚴來賭我的一絲憐愛,酒店那一次!」

樊明妍愣愣看著吳長風,她低下頭,夏林果真這麼說嗎,她為什麼要撮合自己跟吳長風?她不愛吳長風了嗎?

「這幾天我想通了,我也明白了,我應該給你一次機會,或許除了你沒有誰會這麼愛我了,我也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吳長風說

這一刻樊明妍絲毫不顧及自己頭上的傷,她緊緊抱著吳長風,她謝謝吳長風給她這個機會,她從沒想過要離開吳長風,她謝謝吳長風能原諒她!

病房外的吳正森看到吳長風和樊明妍已經冰釋前嫌重歸於好了他很開心,他原本想如果再這樣下去他就要讓吳長風和樊明妍離婚,可沒想到他們和好了,不管發生了什麼只要吳長風幸福就行了,吳長風會幸福的。

夏烈陽翻出一張照片,這張照片困擾他多年了,他問自己要不要這麼做,如果做了後果會怎麼樣?楚世娜的事他又該怎麼做?

自從方櫟宇知道夏烈陽就是害死爸爸的事情后,媽媽就逼著自己去對付夏烈陽,對付太陽服飾,楊淑敏受不了方櫟宇跟夏烈陽有交集,夏烈陽可是他的仇人。

方櫟宇對著楊淑敏說爸爸的仇他會報,既然夏烈陽害死了爸爸,那他就得還,即使他和夏烈陽有交情,他也會替爸爸討回公道。

之後太陽服飾的一些合作天中集團都竭盡全力一一搶過來,可最後方櫟宇發現這些對太陽服飾絲毫沒什麼損失。

晚上方櫟宇一個人獨自在酒吧里喝酒,高遠樹發現方櫟宇最近不太對勁,他就跟著方櫟宇過來,果然他猜對了。

高遠樹坐在方櫟宇身邊,方櫟宇看了高遠樹一眼,高遠樹沒有阻止方櫟宇喝酒,他叫服務員拿一個酒杯給他,他陪著方櫟宇喝。

「你還喜歡夏林果嗎?」方櫟宇問

「什麼意思?難道你也喜歡上她了?」高遠樹半開玩笑的說

哼!他不會喜歡夏林果,他只是不希望高遠樹被騙了,夏烈陽這麼會做戲,他女兒又好到哪去。

「聽我的,趁你們還沒有什麼趕緊結束吧,我是為你好。」方櫟宇說

「是跟你最近一直搶太陽服飾的合作有關嗎?」高遠樹說

方櫟宇愣了一下,高遠樹是知道什麼嗎?如果知道了他是真的低估高遠樹了。

方櫟宇看著高遠樹,高遠樹扭頭過一邊去,方櫟宇覺得高遠樹在躲避吧!

「如果有一天要你在女人和兄弟之間做選擇,你選誰?」方櫟宇說

高遠樹沉默了,選誰? 從殺豬開始的逆襲 方櫟宇這麼問高遠樹更確定這件事了,只是他沒有證據證明罷了,面對方櫟宇的問題高遠樹開玩笑的說他會選擇女人吧,誰叫他重色輕友呢!

方櫟宇哈哈大笑,這種問題問高遠樹真的是白問,高遠樹從沒有認真回答過王思允和方櫟宇的問題,方櫟宇拿起酒一口飲盡。

高遠樹微微低下頭,方櫟宇從沒有這個樣子過,這件事是真的嗎?他要怎麼幫方櫟宇呢?會傷害到她嗎?

高遠樹先送方櫟宇回家然後再回去,高遠樹剛進門就碰到了范央韻,因為那件事就算高遠樹回來了他還是沒辦法叫方櫟宇媽媽,高遠樹直接繞過方櫟宇回房間去了,方櫟宇轉身看高遠樹,兒子還是不肯原諒她。

高遠樹躺在床上,他想到了方櫟宇的事,方家跟夏家的關係高遠樹是知道一點,看方櫟宇的舉動這件事應該不小,如果真的像方櫟宇說的那樣,到時候他該幫誰?

吳長風帶著樊明妍到薛佳玉的墓前,初中那會兒媽媽沒了,這些年都是自己一個人過的,就連她吳長風都沒帶來過,今天他想告訴媽媽一件事,一件喜事。

吳長風跪在墓碑前,樊明妍也跪了下來,吳長風拉著樊明妍的手,他要告訴媽媽他結婚了,從今以後他不會是一個人,以後明妍會陪著他,他們會有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家。

樊明妍也對著薛佳玉的墓碑說自己回好好愛長風,以後不會在騙他,她會做他的好妻子,陪他一生一世。

吳長風站起來,他看著墓碑上的字,他不知道這麼做對不對,他知道自己心裡還放不下她,但是她曾對自己說過要珍惜眼前人,樊明妍對自己的付出他也看到了,他會試著愛上樊明妍,忘了夏林果!

夏烈陽打開抽屜,裡面都是夏林果出差前給他準備的葯,夏烈陽還留著幾天前的字條「記得吃藥」,這是女兒的心意,他會按時吃藥的。 一掌拍掉落石之後,那黑衣男子左手募地收了回來,依舊懸在我的頭頂,作勢欲發。而後一雙眼睛冷冷的看着拓拔野。

拓拔野只有停住腳步,因爲他知道,他只要再往前半步,這個黑衣男子就一定會一掌拍落,拍向我的腦袋。

農門富貴妻:重生媳婦有點辣 他可不相信我的腦袋有那石頭堅硬。

拓拔野慢慢退了回去。

那黑衣男子眼睛這才慢慢轉了回來,看向我,我動了動自己的身子,這才發覺自己周身已經被那黑衣男子用一種透明的極細極細的線,牢牢捆住,動彈不得。

那個男子竟然用這絲線將我從二十來米開外,一下子就拉了過來,拉到這黑衣男子的身前,這一份功力,真的是可敬可怖。

我駭然不已,但是在這黑衣男子的身前,卻是不願露出怯懦之意,我一張口,大聲罵道:“你這醜八怪,有種的殺死我。”說着,一口唾沫向着這黑衣男子的臉上吐了過去。

黑衣男子一側頭,我那口疾如飛箭一般的口水立時失了準頭,落在水中。

黑衣男子冷冷道:“小孩子長得挺好,就是脾氣暴了一些。”

我看着那黑衣男子,大聲罵道:“自然是比你這個醜八怪長得好。”隨即惡狠狠的瞪着那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右手抓起我,用力一擲,將我擲到他對面那一個禁婆的身前,而後對那禁婆道:“給我看住了這個小子,這小子要是要逃走的話,你就咬死他好了。”說罷,這個黑衣男子陰測測的看着我,眼中帶着一絲邪惡之意。

我心中駭然,擡起頭,只見那坐在我身旁的一直垂着頭的禁婆,慢慢擡起頭來,看着我,我看到這禁婆的眼神,心中寒意升起,原來這個禁婆的雙眼之中,竟是沒有瞳仁,兩隻眼睛之中的瞳孔放大,看上去空茫茫的,古怪之極,我心裏暗暗發慌,心道:“這個禁婆非人非鬼,只聽那黑衣人的話,可不知如何對付。”

那禁婆慢慢俯下身來,一顆腦袋幾乎湊到我的腦袋之前,而後那一雙詭異的沒有瞳仁的雙眼,死死的盯着我,看了有數秒鐘之久,忽地那禁婆露出滿口白森森的牙齒,向我咧嘴一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