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 2020
51 Views

跟夢裏一模一樣的場景,但是唯一不同的就是,這裏並沒有血蠱的蹤跡。

Written by
banner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聽見第一歡喜的聲音,“聖女?您怎麼在這裏?”

我猛地轉過腦袋,然後就看到一個穿着長裙子的女人一臉歡喜的朝着我走過來。

這是……大日部落的人?

我忍不住後退兩步,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她剛剛叫我什麼?聖女!

“你是誰?”我厲聲開口,雖說我跟第一聖女陳阿鸞長得十分相像,但是現在,陳阿鸞已經死了不知道有多少年了,這個人怎麼可能會將我認成陳阿鸞?

那女人一臉驚訝的看着我,朝着我靠近兩步,“我是阿言啊,聖女你怎麼不認識我了,前兩天我們才見了面的。”說着話,女人眼裏的疑惑越來越重。

前兩天!?

我只覺得自己的腦袋都快轉不過來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像自從我進來這個地方以後,整個人都覺得不對勁了。

就在這個時候,楚珂喝裴俊星也已經追了上來。

楚珂直接就都擋在了我的神奇贊,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女人看到楚珂以後,滿臉的震驚,登時怒道,“快出來,有外人闖部落!”

我腦袋疼的厲害,這裏並不是部落裏面,而是在出口的地方,所以這個地方鮮少會有外人來。我一路走過來,這個女人還是我第一個碰到的人影。

只不過……

想到這兒,我腦袋更加疼了,這裏並沒有人在,那我剛剛聽到了歡聲笑語是什麼?難道是幻覺嗎!

忍不住後退兩步,我驚恐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只覺得這一切當真就好像是發生在夢裏一樣,完全就超出了我的想象。

阿言喊的聲音很大,緊接着,一條長長的蟲子,就從阿言的身體裏面鑽了出來,警惕的盯着楚珂。

忍不住瞪大雙眼,這,這就是大日部落養蠱術的方法,從女人的身體裏面鑽出來的!

“阿言……”好半天我才找回自己的聲音,聲音乾澀的喚道。

阿言着急的看着我,“聖女,危險快過來,你難道忘記祖先留下的故事了嗎?”

聽着阿言的話,我心頭更加疑惑,但是也只能勉強的笑了笑,朝着阿言說,“阿言,他是我的朋友。”

雖然不知道這個叫阿言的女人爲什麼跟我叫聖女,但是隻要能夠穩住她,應該就安全許多了。我看了看四周,環境幽美,當真是世外桃源一樣的地方,看來當年第一聖女陳阿鸞的選擇沒有錯,這些養蠱術,還有這個大日部落,全都安全的留了下來。

阿言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聖女,你……”說着話,就恨恨的看了一眼楚珂,憤怒的道,“聖女,你難道要重蹈當年的覆轍嗎?” 孫宏遠的倚仗就這麼快被解決了,這是孫宏遠沒有想到的,連許志彬帶來的二流高手們都被以碾壓的姿態給解決了,龍鱗的實力到底有多麼的強?

「孫宏遠,現在,你該做出選擇了吧?」

秦穆然看著面色難看的孫宏遠問道。

「你們龍鱗不要欺人太甚!」

看到秦穆然他們一而再再而三地威逼過來,孫宏遠咬牙切齒地說道。

錯付之不悔不歸 「欺人太甚?當你們七星門的人想要調戲我小姨子的時候怎麼不說欺人太甚?當你們七星門欺負別人的時候,怎麼不說欺人太甚?你們現在說欺人太甚了,只不過是因為你們現在處於劣勢,真正的強者是不會說這麼多沒用的東西的!」

秦穆然冷哼一聲道。

「想要我七星門臣服,做夢!今天你們動了許家的人,許家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孫宏遠即便此時也不忘威脅秦穆然道。

「許家?呵呵,你覺得我要是害怕許家的話剛剛那個許志彬我會那麼對他嗎?再說了,在我的眼裡,許家算什麼!」

秦穆然絲毫不將許家放在眼裡。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臣服還是死亡!」

秦穆然向前踏出一步,頓時滾滾氣勢碾壓而去,形成的無形氣場,讓七星門一方氛圍有些壓抑。

「欺人太甚!你給我去死吧!」

被秦穆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孫宏遠徹底地怒了……

「找死!」

秦穆然目光一寒,《元龍訣》的心法迅速運轉,丹田之中的內勁傾瀉而出,順著經脈衝向了身體各處,秦穆然一步踏出,周圍形成一道無形的屏障,子彈帶著熱量打在這道無形的屏障上面,便是被攔截了下來。

秦穆然一聲令下,蓄勢待發的龍鱗精英們,一下子便是提著武器沖了上去。

「投降者不殺!」

劉嘯振臂一呼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龍鱗的進攻實在是太猛了,紛紛扔下手中武器,雙手舉起投降。

有一個,就有第二個,接著,群體的影響便是展現出來,更多的七星門的人加入到了投降的行列,其實不是他們貪生怕死,他們出來混的,跟誰不是跟,只是做這樣沒有必要的犧牲,沒有人願意,因為他們的身後並不是只有他們一個人,他們也有家人,也有顧忌。

「嘯哥,通知兄弟們,接受七星門的地盤,今晚我就要以雷霆之勢收編,不能給許家反應的機會!」

秦穆然看著身旁的劉嘯,說道。

「好!」

劉嘯點了點頭,便是帶著陳龍等人去安排了,至於七星門,現在已經潰不成軍,在白羽和狐狸這兩名大殺器的攻佔下,七星門的總部沒一會兒便是被清理好了。

「小白,將那個許志彬帶過來!」

秦穆然來到七星門總部的一個辦公室裡面,坐在椅子上,看著倒在自己腳下的許志彬,目光寒冷。

「許管家,知道我為什麼留你一命嗎?」

秦穆然冷笑地問道。

「不知道。」

許志彬冷靜地回道。

「呵呵,你當然不知道了,你既然是許家的管家,想必許子航做的一些事,你應該知曉吧!」

秦穆然饒有趣味地看著許志彬。

「你到底是誰?」

許志彬聽到秦穆然說出自家大少的名字,臉上露出一絲的震驚。

「我說你是不是薩比,我大哥都說了,自然是知道了,你要是不好好交代,今天有你好受的!」

就在這個時候,紀凌風也是走了過來,不爽地說道。

「紀家大少紀凌風?原來龍鱗的後面是紀家!」

許志彬如同發現新大陸一般地驚呼道,如果是紀家,那麼龍鱗的突然崛起就一切都說的通了。

「放屁,我紀家才不會像你們許家這麼不要臉,什麼臟事都做的出來,上得了檯面的許家來做,上不了檯面的,那些骯髒的勾當就用地下勢力來做,真無恥!」紀凌風很是不恥地罵道。

「小風,你沒必要多跟他多說什麼,你就坐這裡看看他們的大少想要做什麼!」

秦穆然笑了笑,便是讓紀凌風坐下了,至於花朵朵,秦穆然則是讓龍鱗的人送她走了,血腥的場面看到了,秦穆然不想她過多的接觸地下勢力的事情。

「行!我倒要看看許子航這個偽君子會做些什麼!」紀凌風笑了笑,然後便是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面看熱鬧。

「今天你最好老實交代許家和七星門的事情,否則的話,就別怪我對你用刑了!」秦穆然笑了笑,臉上露出了招牌人畜無害的笑容,但是這個笑容落在其他人的眼中怎麼看都覺得這是明晃晃的威脅呢! 我疑惑的眨了眨眼,然後徑直往前走了兩步,站在楚珂的面前,朝着阿言說,“阿言,他不會做危害部落的事情的。”

阿言臉上的表情更加憤怒,“難道你忘了當年第一聖女和那個男人楚成的事情了嗎?”

聽了阿言的話,我腦袋嗡的一聲炸開,第一聖女的事情已經成爲了歷史,也就是說,阿言並不是將我當成的陳阿鸞,那到底又是誰呢?

是我自己搞錯了,還是眼前的阿言,根本就是在說謊?

我狐疑的看了楚珂一眼,面無表情。然後又轉過腦袋看了裴俊星一眼,裴俊星一直在皺着眉看着阿言。

但是阿言就好像是壓根沒有看到他一眼,我略微思索了一番,頓時明白過來,現在裴俊星是個鬼魂,所以阿言應該是看不到他的。

裴俊星像是察覺到了我的目光,轉過腦袋看向我說,“跟她走。”

楚珂自然是聽到了裴俊星的話,眸光頓時就落在了裴俊星的身上,看了他足足有十幾秒鐘,才朝着我點了點頭。

而阿言也沒有聽到裴俊星的話,仍舊還是緊緊的盯着楚珂。

再三向阿言保證楚珂並不會危害大日部落,阿言纔對楚珂的敵意少了一些。

然後我連忙讓阿言帶着我去找族長,阿言雖說十分的疑惑,但是也並沒有說什麼,直接帶着我們就進了部落。

我想的是,老寨主既然已經進來了,那麼永不了多長時間肯定就會有動作了,要趕緊通知族長,也要有個防備,別讓那個老東西鑽了空子。

不過,看來去之前的擔憂也是白費了,這個寨子裏面的養蠱術比那個老東西高明瞭不知道有多少倍,只要警惕一些,老寨主根本就不會得手的。

看了看阿言,我也算是徹底的鬆了一口氣。

很快就進了部落,裏面來來往往的很多人,但是能看見的,全都是女人,並沒有看到一個男人,她們看到我和楚珂的時候,先是向我問好,而且統一都叫我聖女,然後看向楚珂的目光時,全都充滿了敵意,有好幾個差點就動手了,我連忙攔了下來。

與此同時,我也明白了過來。看來阿言之前並沒有說謊,一個人說謊看起來還比較尋常,絕對不可能拉着一個部落的都人說謊,這中間,到底隱藏了什麼祕密?

不過……我看了看四周的女人,心裏突然就涌出一股不想的預感。

記得我之前在那個夢裏面,陳阿鸞那個時代,全都是以女人爲尊的,男人不過都是附屬品,而且毫無地位可言,所以纔出現了像是陳祥雲這種男人。

不過在那個時候,還是能看到男人出來的。怎麼現在……

我仔細的看了看四周,排除這個部落沒有男人的可能性,因爲路過的行人,不光只是女人,還有零星的幾個孩子。這些人就算是爲了部落能夠繁衍下去,也不可能將男人全都趕盡殺絕。

除非她們有像是女兒國一樣的神水,喝了就能生孩子的。

我忍俊不禁的搖了搖頭,不過這個更不可能了,這種神話中有的東西,怎麼可能會真的出現?

我心裏實在是疑惑的厲害,索性就問了出來,“阿言,怎麼這一路走過來,一個男人都沒有?”

阿言像是看怪物一樣看着我,驚呼道,“聖女,您怎麼了?難道將所有的東西都忘記了?”

我摸了摸鼻子,尷尬的笑了笑,“最近記性不是很好。”

阿言一副見了鬼的表情,半晌後才警惕的看了楚珂一眼,湊近我壓低聲音說,“聖女,你以後離這些臭男人遠一些,沒一個好東西。”說着,還警告的瞪了楚珂一眼。

我下意識的也看向楚珂,他耳朵多靈呢,雖說阿言說話聲音已經很小了,但還是被他聽了個清楚,臉登時就黑了個徹底,而裴俊星則是在旁邊都笑彎了腰。

我胡亂的點了點頭,然後阿言才告訴我說,男人在這裏,不過就是個傳宗接代的工具而已,一般都是在家裏看孩子,是不允許出門的。

我聽完驚訝的張大了嘴,這比幾百年前還更加變本加厲了,之前好歹那些男人還有人身自由能夠出門,結果現在完全就成了工具了。

看來當年陳祥雲的事情給部落的族民心目中影響不小,如果那些男人不出門的話,也就沒可能再認識其他人,更不會出門結夥對付女人。

那些人就像是個傻子一樣,一輩子都被關在屋子裏面,就連出去的權利都沒有。

這種感覺,想想真是可怕,我頭疼的看了楚珂一眼,發現楚珂的臉色更加陰沉了。

重生商女:妙手空間獵軍少 這簡直比古代的大家閨秀還要可怕啊,照這麼下去,那些男人中再次成長出來一個陳祥雲,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這個部落現在就好像是被分裂了一樣,部落裏面分成了男人和女人兩個隊伍,女子爲尊……

我嘆了口氣,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部落裏面這個傳統好像語法的變本加厲了呢。不知道外婆到底是不是這個部落的人呢?

但是那個食人花將這個包裹的這麼嚴密,外婆怎麼可能出的去呢?

一路走過來,那些人就好像看猴子一樣看着楚珂,楚珂的臉已經快要黑的跟鍋底一個顏色了,終於,阿言說到地方了。

我終於鬆了一口氣,讓阿言先去敲門。

“族長在家嗎?”

阿言敲了兩下門,緊接着,門吱呀一聲就被打開了,阿言渾身一震,震驚的開口,“聖女……”

我驚恐的瞪大雙眼,看着開門的那個女人……

楚珂面色也是一變,下意識的看了看我,狹長的眸子猛然眯起,猛地衝到我的面前,警惕的看着前面。

緊接着,是阿言驚恐的聲音,“怎麼有兩個聖女?”

沒錯,剛剛開門出來的那個女人,長得跟我一模一樣!如果不是她的動作表情,還是穿的衣服跟我不一樣,我還真的以爲自己是在照鏡子。

難怪當時阿言第一次見了我就跟我喊聖女,原來她叫的人並不是我,而是這個寨子裏面,有一個長得跟我一抹一樣的聖女!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凝結在了一起,渾身都在發冷。

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張巨大的網,嚴密的將我包裹在了裏面,層層疊疊的,勒的十分的緊,幾乎讓我喘不過氣來。

而站在最前面的,那個跟我一模一樣的女人,那個被稱之爲聖女的女人。

目光也落在了我的身上,緊緊的盯着我,一言不發。

好像過了有半個世紀那麼長,“聖女”突然之間厲喝一聲,“阿言,這幾個人是從哪裏來的?”

阿言就好像是突然之間反應過來一樣,猛地就竄到了聖女的旁邊,警惕的盯着我道,“你不是聖女,你到底是誰?”

我只覺得嗓子好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張了張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而站在我旁邊的裴俊星,也是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女人,臉上好似也沒有特別驚訝的表情。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半晌後,我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乾澀的就好像是金屬碰撞的聲音一樣,聽起來十分的難受。

“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聖女”的聲音聽起來十分的憤怒,緊緊的盯着我們,目光十分的警惕。

楚珂冷冷的盯着聖女,然後緊緊的握住我的雙手,湊到我的耳朵旁邊,用僅僅只有我們兩個聽得到的聲音低聲說,“你可有,雙胞胎姐妹?”

一瞬間,我就明白了楚珂話裏面的意思,原來楚珂是懷疑,眼前的這個聖女,跟我有血緣關係!

畢竟長得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實在是太奇怪了,如果說不是有血緣關係的話,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迷海紅鯉 我皺着眉頭思索了片刻,我媽當初就只生下了我一個人,而且當初外婆離開的時候,並沒有我,況且,大日部落在這麼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普通人壓根就沒辦法進來。

就算是我當真有雙胞胎姐妹,也不可能流落到這裏面來啊!況且在我記憶裏面,我爸媽就只生下了我一個孩子!

我擡頭看了看楚珂,緩緩的搖了搖頭,楚珂眉頭一擰,目光裏面也閃過幾分不解,張了張嘴剛要開口,然後我趕緊扯了扯他的袖子,朝着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說話。

楚珂看明白了我的意思,眸光掃了“聖女”一眼,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