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02 Views

我看見蘭夢瑤這般摸樣,也是怒火一散,溫柔的拍了拍蘭夢瑤的後背,柔聲說道:“夢瑤,別怪師傅嚴厲,只是你是我的徒弟,我的關門弟子,我不想你出事。”

Written by
banner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看着蘭夢瑤那種委屈的模樣,心中只有想要保護,甚至連我的聲音和臉色都出現了從未有過的柔情和溫柔。

“師傅,我們待在這裏都有一兩分鐘了,是不是沒有事情了?”蘭夢瑤擡頭看着我問道。

我眉頭微皺,雖然周圍的確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也不像是有陷阱的樣子,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並沒有回答蘭夢瑤的話,而是仔細觀察着周圍。

“夢瑤,你還是先下去,我在這裏先看看,我總覺得不對勁,既然出了四象八卦陣,爲什麼進入了另外一個密室,絕對有貓膩,你去下面保護你師叔,萬一再出現像東門那種東西的話,也好有防備。”我說道。

蘭夢瑤很聽話,對着我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師傅,你要小心。”隨之,快速的向着師妹的方向而去。

由於之前,我已經查看過了周圍,所以我直接就觀察起臺上的桌子和那個金燦燦的座位。

桌位上的骨架,看起來,爲什麼是這麼的乾淨?難道他真的是這半神門的守護者?

“自傳半神,門滅留生。”我看着桌面上的字詞,不知不覺的就讀了出來。

“師傅,你說什麼?”也許是我說的有點大聲,在下面的蘭夢瑤都疑惑的問了起來。

我扭頭對着蘭夢瑤,微微皺眉,說道:“沒什麼,只是看到一些字詞,不知道爲什麼自己就念了出來。”

咚!

緊接着,一聲巨響,我心一顫,身子連忙一躍,衝到了蘭夢瑤、師妹等的身邊,害怕會突然出現一個怪東西,傷害她們。

但是,不一會兒,震動聲音慢慢的靜了下來,不一會兒,座位上面的骨架亮了起來,我快速的抽出了黑劍,而師妹背上的長劍居然在不斷的顫抖,我看得出來,是裏面的真靈畏懼着這個怪異的骨架。

“什麼人?已經百萬年了,終於又有人來這裏了。”隨之,骨架居然站了起來,對着我的方向說着話。

我一愣,這是什麼情況,百萬年都沒有來過人了?

“請問,前輩是?”我儘量顯得尊敬一點,我能夠深深的感受到,這個骨架很厲害,揮手之間就可以秒了我,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半神?

“小輩,你是怎麼來到這裏的?”骨架沒有眼珠,但是從他的問話,和身子的對視方向,很明顯就知道是在對我說話。

我愣了愣,連忙抱拳,身子微彎,一臉尊卑的說道:“前輩,我是偶然和我師妹得到了陰陽玉碎片,然後收集,不小心就弄出了這麼一個半神門。”

“哦?看來你們也是爲了我這身後的寶物而來的?”骨架身子一動不動,但是從語氣可以知道,他現在很不高興。

不過,骨架所說的寶物?是什麼意思?難道骨架的後面就有寶物?

但是,骨架的意思很明顯,想要寶物,留下命來,我笑了笑,這種時候,還是保住小命要緊,連忙對着骨架說道:“前輩,並不是,我們幾個只是好奇這背後是什麼,不小心便進來了,只是進來之後,本神門居然自動的關了,我們無奈,只好一步步的前進,回頭沒有可能,只有往前了。”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哦?聽你們的意思是,只是爲了見識?”骨架語氣十分冰冷,並不相信我的話語。

我連忙點頭,說道:“對不起,前輩,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

“哦?還求我?說來聽聽。”骨架聽見我這麼一說,坐回了位置,居然還翹着二郎腳,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看着我說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往前一步,說道:“前輩,我請求你,以我一命換來他們的平安,希望你能夠送他們出去。”

“師傅!”蘭夢瑤聽我這麼一說,眼淚一下子飈了出來,緊接着一把抱住了我的手臂,哭泣着說道。

就連毛毛也是汪汪叫了兩聲,甚至是小黑也是發出嗡嗡的響聲。

“哦?小夥子,你還有這種大無畏的精神?”骨架說道。

我並沒有多餘的表情,只是淡然的看着骨架說道:“我只想要他們活着,如果你能夠將他們送出去,我隨你處置,如果你要是無法做到,那我就算是死在這裏,也要讓他們出去!”

“哈哈!小子,夠狂妄!我喜歡你這個魄力,只是你怎麼知道我能夠送你們出去?”骨架面對着我說道。

“因爲你是這裏存在的最後一個生物。”我冷靜的說道。

“生物?不不,我已經不算是人類了,我只不過是一縷魂魄而已,就算是我想要殺你,也是沒有這個本事,當然了,你的話讓我有些感觸,所以,我會讓你們都活着出去的。”骨架突然張着大嘴巴,模樣像是在哈哈大笑。

“前輩,真的能夠送我們出去嗎?”我大喜,不用死了。

骨架點了點頭,接着指着金燦燦的座位說道:“這後面有我找尋了百萬年的寶物,你可以去挑一件寶物走,就算是對你們的獎勵,百萬年之內的第一批人類。”

“前輩,寶物就算了,只是我很好奇,您在這裏存在了多久了?”對於這種事情,我可是好奇的很,當然了,寶物如果要了的話,有可能就中了骨架的陷阱。

“存在了多久?我想想啊,忘了……不過你確定真的不要寶物了?”骨架再次將寶物的事情提起。

我笑了笑,對着骨架抱拳說道:“前輩,寶物就算了,就算我們有命拿,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命用,前輩,請告訴我們出去的方法吧。”

“小夥子,面對利誘居然能夠穩住心神,難得一見,很好,今天我一定將一件寶物賜予你們。”骨架感覺很欣慰。

我嘴上笑了笑,但是心裏卻是不斷的在顫動,就算是拿了你的寶物,誰知道你會不會突然反水,將我殺了呢,不是自己的東西還是不要了。

“恩?玉軟劍居然有感應?”骨架突然身子一顫,將腦袋對準了蘭夢瑤。

“小姑娘,來,過來。”骨架突然對着蘭夢瑤招着手,聲音很溫和。

蘭夢瑤並沒有立馬過去,而是看着我,想要知道我的想法,雖然這個骨架脾氣古怪,但是也不會亂殺生吧,便對着蘭夢瑤點了點頭。

蘭夢瑤得到了我的同意,接着向着骨架的方向走去。

“小姑娘,你覺得這把劍如何?”這時候,骨架不知道從哪來變出來一把軟劍遞到了蘭夢瑤的面前。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我、我感覺它好像在呼喚我,怎麼會這樣,前輩。”蘭夢瑤臉色一變,一臉驚異的看着顫動的玉軟劍。

“小姑娘,沒有想到你居然是半神之體,以後這個位置我就可以放心的交給你了。”骨架突然大笑了起來。

什麼!半神之體?蘭夢瑤居然是半神之體?這是什麼情況?

我一陣驚異,蘭夢瑤也是面露苦色,向我投來求助的眼光。

我快速的走了上前,抱拳對着骨架說道:“前輩,您是不是搞錯了?爲什麼夢瑤會是半神之體,而且您說要讓她繼承你的位置,這是爲何?”

“我的肉體早已腐化,而我也早去了另外一個地方了,當然了,雖然只是一縷神識,守護這裏還是沒有問題的,要是沒有我說出來出去的方法,你們是沒有辦法出去的。”骨架居然做了做摸鬍子的動作,這看起來極其的詭異。

“師傅!我不想要留在這裏!”蘭夢瑤快速的衝到了我的身後,眼淚隨時都要飆出來一樣。

我一把護住蘭夢瑤,直視骨架。

骨架卻是甩手,斜身看着我說道:“小子,你難道想要帶走這個下一任半神門的守護者嗎?老夫可是不會答應的。”

“前輩,我們不要寶物,如果你想要留下夢瑤的話,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對於這個有點愛哭泣,但是關鍵時刻卻是極其的勇敢的關門可愛弟子,我是真的很喜歡。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護犢子是哪裏來的,或許是傳承蘇啓晨師傅老人家的吧。

“小子!你最好不要惹火上身,她是半神之體,命該如此,註定了要留在這裏守護!”骨架也是身子一震,氣場頓時開了起來。

雖然只是一縷神識,但是我能夠深深的感受到,本尊只是彈指間滅掉我。

我並沒有害怕,而是將黑劍放於胸前,一臉凌然的看着骨架說道:“對不起,恕我無法做到,既然夢瑤是我的弟子,我就要給她未來。” “這是你自找的!”骨架突然怒吼一聲,向着我的方向直接刺了過來。

速度很快,我快速的將黑劍擋了一下,緊接着快速的翻滾了一圈,避免讓蘭夢瑤受到傷害。

“小子!這個女子註定了是半神之體,那麼就該盡到她原本的責任!”骨架甩了甩手,氣憤的吼了起來。

三界主宰 我並沒有過多的去理會這些,快速的甩出兩張符咒,瞬間爆破,既然這個骨架只是一縷神識,那麼就應該很好解決,至於之後的找尋出去的方法,再說,想要從我王子良的身邊奪走弟子,做夢!

“小子!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我知道你現在在想什麼,我知道我現在只是一縷神識,但是之後,我會派東西來將蘭夢瑤給抓回來!如果第一次失敗了,那我就永無止境的搶奪!”骨架極其囂張的叫吼了起來。

我並沒有理會,而是再次從衣袖之中甩出兩張符咒,緊接着嘴裏唸唸有詞,快速的爆炸了起來,連環爆,接着,我縱身一躍,手訣一打,用黑劍劃破了我的手心,快速的用我的血液染上黑劍。

雖然,骨架只是一縷神識,但是我也不敢大意,畢竟是半神,而且存活了百萬年的老東西,一不小心,我的小命就沒了。

“小子!住手!”骨架也感受到了,我這一劍下去,絕對死翹翹。

但是,我並沒有停,而只是速度減緩,嘴裏冷聲說着“我管你是不是半神,也不想理會我的弟子是不是半神之體,但是想要從我的身邊奪走她,無論是誰,老子一樣滅了他!”

我話音一落,緊接着快速的揮劍而下,咔嚓,骨架的腦袋和身子分了家,我很明顯的而感受到,骨架的神識不見了。

“師傅!”蘭夢瑤衝了上來,幫我包紮着左手。

我擺了擺手,示意蘭夢瑤停止包紮,淡然的說道:“我沒事,這點小傷,我們還是趕緊找到出去的方法吧。”

“對不起……師傅,都是我害了你們。”蘭夢瑤說到這裏,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我連忙拍着蘭夢瑤的後背,說道:“夢瑤,你也別責怪自己,這不是你能夠決定的事情,你要做的事情,只要是對的,師傅絕對不阻攔,但是有人想要不遵從你的意見,強行留你在這裏,師傅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就算是師傅死了,也要化成厲鬼,將你奪回來。”

蘭夢瑤慢慢的擡起頭,擦了擦眼淚,看着我說道:“師傅,你對我真好。”

“傻丫頭。”我摸了摸蘭夢瑤的頭,笑着說道。

而這個時候,我發現師妹也已經醒了,有些疲憊的背靠着毛毛的背上,笑看着我。

我見師妹醒了,但是臉色蒼白,一個箭步衝了過去,來到師妹的面前,關心的問道:“師妹,你感覺怎麼樣?身體又沒有傷到?你可是使用精血過度了,以後不準使用了,隨時掉小命的事情。”

說着,我便責怪般的看着師妹。

師妹慢慢的坐了起來,呼了一口氣,笑着說道:“真是想不到,我們可愛的夢瑤居然是半神之體,不愧是名師出高徒啊。”

我輕輕的怕了拍師妹的後背,白了師妹一眼,說道:“師妹,先不說這些,我們還是先找一下出去的方向,你們都呆在這裏,我一個人去找,畢竟你受傷了,夢瑤實力又不夠,萬一遇到了緊急情況,我怕你們應付不來,所以就呆在這裏,什麼都別說了。”

我交代完,準備去尋找出口的時候,發現玉軟劍還留在臺上,準備彎腰去撿的時候,頓時一個光芒直接將把我給彈開了。

“我靠!這是什麼意思!”我被彈飛落地,感覺到自己的胸口一陣疼痛。

“師傅(子良),你怎麼樣了?”師妹有傷無法過來,但是蘭夢瑤卻是一隻小鳥一樣,直接衝了過來,關心的詢問着我。

我搖了搖頭,說道:“我沒事,只是這個該死的師妹玉軟劍,我居然無法觸碰,彷彿上面加了什麼封印一般,直接把我彈開了。”

蘭夢瑤愣了愣,接着看着我說道:“師傅,讓我試一試吧。”

我連忙抓住蘭夢瑤,說道:“不行,這個東西的反射很厲害,萬一你也被彈開傷到了怎麼辦?”

蘭夢瑤搖了搖頭,對着我微微一笑“師傅,你就相信我一次吧,我能夠感覺到,這個玉軟劍和我有一種感應。”

我想了想也是,畢竟蘭夢瑤可是半神之體,想要取走這裏面的一些東西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我對着蘭夢瑤點了點頭,接着細聲說道:“夢瑤,小心一點,注意別傷着了。”

蘭夢瑤對着我笑着點了點頭,接着蹲下身子,去撿那把玉軟劍。

叮!

突然,蘭夢瑤剛剛觸碰到的玉軟劍發出了亮光,緊接着蘭夢瑤的身子也是牽引着發出了亮光,我一愣,想要衝上去,將蘭夢瑤從亮光之中拉出來,但是沒有想到,毛毛一把衝了上來,咬住我的褲腿,不要我上前。

“毛毛,放開我!”我一陣大怒,毛毛這是要害死蘭夢瑤嗎?

毛毛卻是依舊不鬆口,咬住我褲腿的力道也是越來越大,我害怕蘭夢瑤會出事情,情急之下,直接撕扯開自己的褲子,正準備衝上去的時候,發現蘭夢瑤一下子飛到了空中,慢慢的玉軟劍中的一陣紅光飛入了蘭夢瑤的眉宇之中。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一陣驚異,完全想不出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情。

蘭夢瑤的變化實在是太奇怪了,我的雙目隨時開啓,也很清楚的感受到了蘭夢瑤的變化,身體強度在迅速的增強,這讓人很驚異。

毛毛見我並沒有上前,也停止了對我的撕扯,我靜靜的看着蘭夢瑤的改變,但是手中的黑劍卻是沒有離開過,一旦結束,我將去接住蘭夢瑤。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蘭夢瑤的光芒漸漸的弱了下來,我也已經準備好了。

咻!

一聲而過,我快速的衝到了蘭夢瑤下面,一把接住了蘭夢瑤,接着搭脈查看着蘭夢瑤的身體狀況,這一查不要緊,頓時嚇了我一身冷汗,蘭夢瑤的而的身體居然有八個氣旋在不斷的旋轉着。

這差點氣得我吐血,這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無奈,還好這是我的徒弟,我將蘭夢瑤輕輕的放在毛毛的背上,始終想不明白,這個玉軟劍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這麼厲害。

但是,仍由我怎麼想,依舊是無法想破,索性便將這件事情忘至腦後,開始尋找所謂的出口,但是尋找了久久,根本沒有在牆壁的六面找尋到按鈕之內的東西,我久久思考無果,只好開始在這個座位上找來找去,還有書桌上。

但是,依舊無果。

我只好無奈的坐在地上,等着蘭夢瑤的清醒。

……

似乎過了一天一夜,我都感覺自己的肚子快要扁了,餓的有些難受,只好原地打坐修養起來,不過蘭夢瑤昏迷了一天一夜了,依舊沒有醒過來的跡象,但是我時刻去探查蘭夢瑤的脈搏的時候,發現依舊是強有力,我沒有辦法,只好靜悄悄的和師妹等待。

過了一天一夜,師妹的傷勢也是好多了,能夠自行走路了。

“唔,好難受啊。”這時候,蘭夢瑤突然開口了,雙目緊閉,眉頭微皺,不斷的扭動着身子。

“夢瑤,你怎麼了?”我連忙坐到蘭夢瑤的身邊,關心的問候道。

蘭夢瑤卻是聽不見我的聲音,身子依舊是不斷的在扭動着,我摸着蘭夢瑤的手,能夠感覺到夢瑤的身體散發出的熱量極其的高,差不多要有五十度了吧!

蘭夢瑤這是要被燒死嗎?好好的一個乖徒弟,要是就這樣被髮燒給弄死了,多不值啊!

但是,周圍並沒有冰冷的東西,我有些着急,難道蘭夢瑤就要命隕於此?

“子良,你彆着急,既然夢瑤是半神之體,對於這樣的抵抗還是有的,我想應該是那把玉軟劍造成了夢瑤的昏迷和高燒。”師妹一把抓住我的手臂說道。

我漸漸的冷靜了下來,是啊,我太着急了,以至於不能夠冷靜的思考,我微微的皺眉頭,看着師妹說道:“師妹,你的意思是?”

“恩,我們可以觀察一下,隨時注意夢瑤的身體狀況,現在雖然身體不斷髮熱,但是身體機能卻是異常的好,甚至還有增加的趨勢。”師妹說道。

我點了點頭,嗯了一聲,也不再去多問。

……

又是一天一夜過去了,我和師妹一直沒有睡覺,但是睡意卻是不斷的襲來,這時候,蘭夢瑤突驚醒,發現我和師妹坐在她的身邊,疑惑的問道:“師傅,姐姐,你們怎麼在這裏坐着?師傅,你還沒有找到出去的方法嗎?”

“夢瑤,你醒了?你怎麼樣了?”我見蘭夢瑤一醒,有些着急的問道。

蘭夢瑤對着嘿嘿一笑,接着十分神祕的說道:“師傅,我變強了哦。”

“夢瑤,說清楚點。”我白了蘭夢瑤一眼,這個時候還賣關子。

“師傅,我的半身神識打開了,也就是說,我現在真正的擁有了半神之體了,只是實力還沒有跟上去而已。”蘭夢瑤十分的得意的看着我說道。 我一驚,這樣就成長的這麼厲害,不愧是半神之體啊。

“夢瑤,你現在的實力可是比師傅還要厲害了啊。”我大笑着說道。

蘭夢瑤小臉頓時一下子紅了起來,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低着頭,嬌顛一聲“師傅,你別取笑我了,你要是再取笑我,我就不做你的徒弟了。”

蘭夢瑤說到這裏,別過臉,一臉怒氣衝衝的模樣。

我也是無奈,拍了拍蘭夢瑤的肩膀,說道:“好了,也別再鬧下去了,我們現在最主要的事情還是要找出出口,不然再餓幾天,我們就得完蛋了。”

蘭夢瑤也明白,只不過現在並沒有去尋找什麼,而是徑直,向着玉軟劍的方向走去,緊接着,蘭夢瑤一把拿起玉軟劍。

突然,蘭夢瑤眉頭一皺,有些開心的對着我和師妹說道:“師傅,姐姐,我知道知道怎麼出去了!”

“你知道?”蘭夢瑤點了點頭,接着快速的揮舞着玉軟劍,我和師妹仔細一看,居然是花劍套法,我和師妹並沒有教過,難道蘭夢瑤自學成才?

不一會兒,一套花劍套法被蘭夢瑤給施展了出來,唯妙唯俏啊。

叮!

突然,一聲脆響,一道暗門從金燦燦的座位後面亮了出來。

“出口?”我和師妹對視一眼,有些疑惑的說道。

蘭夢瑤則是昂着頭,一臉得意的說道:“嘿嘿,師傅,我們快出去吧,你也不用懷疑,這是這把玉軟劍告訴我的。”

“它告訴你的?到底怎麼回事?”我疑惑的問道。

蘭夢瑤並沒有掩飾,老實的回答道:“師傅,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一觸碰到這把玉軟劍,就發現它好像有靈魂一般,然後它就讓我如此一般做,接着門便開了。”

我一愣,有靈魂一般?難不成……

“師妹,看來夢瑤是撿到寶了,這個玉軟劍是有靈魂的,也就是說,玉軟劍是有真靈存在的。”我面露喜色的說道。

師妹也是一驚,沒有想到這一次半神門,不僅將蘭夢瑤的半身神識給開啓了,而且還得到了一把玉軟劍,最重要的是裏面還存在着真靈。

當然了,師妹的長劍也是得到了一個真靈。

現在,就要屬於我的小黑之中的真靈最弱了,雖然有三隻,但是基本上兩個罐子鬼的能量已經被劉敏給吸乾淨了,當然了,還是能夠保住生命的。

對此,兩個罐子鬼也是敢怒不敢言。

“好了,既然門已經開了,我們就儘快出去吧。”我站了起來,將師妹背在我的背後,接着和蘭夢瑤等人走出了半神門。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