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30, 2020
53 Views

他的修爲比起大戰之前,還要遜色兩籌。

Written by
banner

以現在的狀態,別說單殺鞭王歐陽輝,就是再與雷老大對敵,也未必能贏!

這一次任務,他純屬是在賭命。

不過爲了父親,哪怕是龍潭虎穴,他也要闖上一闖。

半個小時後,唐驍月手握張弓,揹着箭袋走了進來,往牀上一扔。

“這已經是整個南方最好的弓箭了,你看看吧。”

秦羿接過弓,弓身剔透如白玉,上面刻有符文,流光浮現。

弦如冰絲,細而極緊。輕靈且具有強大的爆發力,顯然非是凡物。

箭支也是冷芒畢現,入手分量緊緻,顯然不是一般材料打造。

“杜三目?”秦羿的目光落在了弓身上的落款,頗爲驚訝。

杜三目是華夏建國老一輩的開國將軍,傳聞他天生三目,擅長神射,多次以弓殺敵,立下赫赫戰功。

關於這位老英雄傳說事蹟數不勝數,秦羿自幼便時常聽父親說起,是以極爲詳熟。

“沒錯,北有燕九天,南有杜三目。杜老坐鎮南方軍區多年,只是如今年歲已高,不爭於世。”

“他老人家卻是知道你的,這次聽聞你要出戰,親自把他的冰玄弓贈送給你了。看到了吧,首長們可是給足了誠意。”唐驍月滿臉羨慕道。

“有勞了。”秦羿手指輕輕一鉤弓弦,氣槽隱現,心中已然有數。

這是一把能發射氣箭的靈弓!

法器與丹藥一樣,也分七品,這把弓本身是入不了品的,但跟隨杜三目戎馬一生,殺敵無數,早已有了靈性,勉強可算是一品靈弓吧。

接下來,秦羿親手給箭支加持符法!指尖電光縈繞,符法隨着真氣注入,纖毫畢現。

打殲滅戰,不比一對一單挑,真氣一定要用在刀刃上。

這時候就很考驗個人的作戰經驗與基本功了,有鞭王歐陽輝在,秦羿自然不敢怠慢。

唐驍月盤腿坐在秦羿的對面,託着腮癡癡的看着秦羿。

他的神情是那麼的專注,就連抹汗的動作都是那麼的瀟灑……

籲!

一百支箭,開符完成。

秦羿手一拂,原本紫光閃爍的箭鋒,氣機盡隱,恢復如常。

秦羿背上箭囊,左手垮弓,瞪了唐驍月一眼,冷冷道:“唐小姐,看夠了就出發吧!”

唐驍月俏面一紅,撇了撇嘴,嗔道:“臉皮真厚,誰看你了!”

兩人出了屋,驅車前往作戰基地。

作戰基地,由整個大隊精挑的十五個特種兵,人人面塗重彩,全副衝鋒武裝,在機場肅面以待。

“張隊,唐驍月怎麼還不來,不會是怯場了吧?”說話之人,身高八尺有餘,面如重棗,太陽穴高高隆起,一呼一吸之間如風雷般隱約作響。

他正是獵鷹大隊的武術教官伍雲重,此人在武道界頗有名聲,精通‘奔雷手’絕技,兩手有風雷之威,乃是內煉後期高手。

軍中素來敬佩強者,伍雲重在軍中具有極高的威望,這也使得他極爲自負。

“人家是指揮員,聽說拿着軍區首長的指令,去東州會男朋友去了。我看大家也不用等了,時間一到就出發吧。”張斌冷笑道。

張斌是獵鷹二分隊的隊長,與唐驍月平級。

這次整個大隊選拔精英出戰,兼顧全局的指揮員人選,無疑是重中之重,也是獵鷹大隊日後最有希望晉升大隊長的候選人。

然而,上頭最終委派了修爲、資歷遠不如他的一分隊隊長唐驍月爲指揮員,他屈居副手。

是以,張斌心下極爲不滿。

“一個小白臉能有什麼本事?此次作戰任務艱險萬分,如此胡鬧,豈不是兒戲?真不知道上頭是怎麼想的。”伍雲重冷麪大喝道。

他是武道中人,又是特聘教官,是以說話毫無顧忌。

“報告!”黃耀東鐵面一寒,挺胸朗聲道。

“說!“張斌冷喝道。

“唐指揮請的不是小白臉,是絕世高手秦侯!”黃耀東正然道。

“絕世高手,哈哈!武道修煉難於上青天,罡煉之下,誰敢稱雄?”伍雲重大笑了起來。

“一個地下小混混而已,也敢稱絕世高手,胡說八道,給我退下去。”張斌呵斥道。

“報告,秦侯不是小混混,他是比長官你強百倍的天才。”黃耀東仍是不屈道。

他一生中從不服人,唯服秦羿。

秦羿就是明師,是他武道的信念,絕不容任何人侵犯。

“蒼鷹,軍人的天職是服從上級。我說他是垃圾,他就是垃圾。再敢造次,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張斌火大的很,拔出配槍頂在了黃耀東的太陽穴上。

“你就是打死我,蒼鷹也絕不會更改半個字!”

“唰唰!”

一分隊的隊員紛紛手摁在配槍上,一言不發,冷冷注視着張斌。

與此同時,二分隊的幾個士兵也是頂槍上膛,默默無聲的槓上了。

一二分隊平素就槓的厲害,其他分隊來的隊員知道他們之間的恩怨,也不敢插手,場面一時陷入了僵滯。

“張斌,幹嘛,都給我住手。”唐驍月走了過來,俏面一沉,大喝道。

張斌一臉不爽的撤下了手槍,手一揮,雙方盡皆收槍。

“唐指揮,你部下的兵夠狂的啊,居然敢衝撞上級!”張斌冷笑道。

“你侮辱秦侯,我絕不允許。”黃耀東望着閒步而來的秦羿,微喜道。

他知道有這個人在,這次任務定然能馬到功成。

“好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江東軍區特聘的作戰顧問秦侯先生。”唐驍月介紹道。

衆人都知道,軍區派唐驍月去請高手來助陣了。

但見秦羿穿着一身黑色勁裝,身材清瘦,眉眼秀氣,麪皮白淨,一副學生模樣。

與他們想象中威武、剛猛的強者,完全是天壤之別。

登時,隊員們好不失望。

“哈哈,這就是絕世高手,恕我眼拙,伍某真瞧不出來。”伍雲重大笑道。

“秦候?名頭倒是挺氣派。秦先生,請問你會射擊嗎?”張斌目光落在秦羿白皙的雙手上,譏諷問道。

“不會!”秦羿淡然道。

“啥,連槍都不會打,也敢上戰場?”

“唐驍月太過分了,想要邀功,提拔自己人,也沒必要找個廢物來充數吧!”

頓時衆士兵面有憤然之色。

“我再問你,你受過專業的作戰訓練嗎?你看得懂戰術,會用戰略裝備嗎?”張斌從腰間摘下一個軍用微型導航,扔給了秦羿。

秦羿看了一眼,遞了回去,搖頭冷然道:“不會!”

“什麼都不會,那你告訴我,你會什麼?”張斌得意道。

“我會殺人!”秦羿冷然笑道。 “殺人?好大的口氣,那我問你,你是內煉哪一期的修爲,有什麼殺人本事啊?”伍雲重繞着秦羿走了一圈,沒有感受到絲毫的內力波動,不禁冷笑發問。

“我不是內煉高手,殺人只在一念間。”秦羿負手傲然道。

火影之櫻花飛雪 “不是內煉高手,還不會使用武器。哼,這種吃乾飯的貨色,上了戰場也是送死啊。”伍雲重搖頭失望道。

“是啊,唐指揮,我勸你還是請這位秦先生回去吧,以免到時候傷心哦。”張斌打趣道。

哈哈!

衆人更是大笑了起來,一分隊的人盡皆羞愧,恨不得鑽地縫裏去。

他們的隊長,這請的是啥玩意?

簡直就是一個白癡書生,要知道這次任務可是S級,分分鐘都是要死人的啊。

找來這麼一渣貨,不拖後腿就不錯了,還怎麼力挽狂瀾。

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不是,秦侯是真有本事,大熊、黑豹,你們別……”黃耀東趕緊向隊友們解釋。

“夠了,任務緊急,立即出發!”唐驍月見秦羿隱有怒意,怕他炸毛,趕緊打住張斌,下令道。

衆人上了三輛軍用直升機,往南雲省邊境而去。

由於此次任務極其危險,再加上請來的又是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幫手,大家的心情都很低落。

機艙的氣氛有些沉悶。

“大熊,你在想啥呢?”黃耀東拍了拍身邊塊頭最魁梧,足足有兩米高的憨厚士兵,問道。

“想家,想俺娘。俺已經好幾年沒見着她了,也不知道這天寒地凍的,她老人家有口熱乎飯吃沒。”大熊雙眼一紅,喉頭哽咽道。

“大熊你放心吧,咱們娘有佛祖保佑呢,定能長命百歲。”一個士兵雙手合十,唸了句阿彌陀佛。

“狗子,你呢?”大熊又問旁邊黑瘦士兵。

“我想家裏婆娘了,上次打電話說有娃了,搞不好是個帶把的小子。”狗子咧着滿嘴雜亂的槽牙,憨厚笑道。

“好小子,你可是立了大功啊!以後咱們都有兒子了,我是他大爹!”大熊拍了拍胸口道。

“我是二爹!”

“三爹!”

……

幾人哈哈大笑了起來,壓抑的氣氛頓時緩解了許多。

“蒼鷹、黑豹、和尚,你仨呢?”狗子問道。

“灑,家就想娶個媳婦,至今連女人的手都沒摸過,也想嚐個鮮兒呢。”剛剛唸佛號的士兵脫掉帽子,撓了撓燙着疤點的大光頭,滿臉通紅道。

“你丫就是個六根不淨的假和尚,哈哈!”

衆人又是笑成了一團。

“黑豹,蒼鷹你倆呢?”大熊又問道。

“我沒什麼想的!”叫黑豹的士兵面無表情道。

“我,我想追求真正的武道,成爲一代宗師。”黃耀東看向秦羿,很沒有底氣道。

秦羿閉着雙目,靜氣養神。

“嗨,這位秦兄弟,你有啥想法呢,既然坐在了一塊,大夥就是兄弟,你也說說唄。”大熊在秦羿胸口上用力拍了一掌,問道。

秦羿睜開眼,不慍不惱。

相反,他很懷念這種感覺。

他彷彿回到了剛到地獄時,自己也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鬼兵,每次上戰場前,都會與戰友七嘴八舌的唸叨。

每一次出征帶着必死的信念而去,若是回來,便覺是撿回了一條命。

“我想怎麼才能帶你們活着回來!”秦羿淡淡道。

這次任務,敵人太過兇殘、強大,單一個鞭王歐陽輝就夠他吃一壺的了。

殺手、僱傭兵、武師三大勢力聯合,幾乎沒有任何死角,秦羿也沒有絕對的把握。

而且,大熊等人命宮盡皆死氣,乃是九死一生之相,這次怕是傷亡難免啊。

大熊等人啞然,其實誰都知道這次多半是有去無回了,但直面這個話題的時候,依然倍覺沉重。

“好,秦兄弟。你有沒有本事,都不論了。就衝你這句話,老子認你這個兄弟。”大熊爽朗笑道。

“沒錯,別的不敢說,你儘管把後背交給我們,保管挨不着冷槍。”狗子道。

“好!”秦羿點頭微笑。

飛機很快到了目的地。

妃你勿嗜 在一條湍急的溪流上空滯空停留。

唐驍月走進機艙,肅然道:“列位,我們已經到了騰山鎮的三裏溪,此地離目的地南霧村只有十里,大家準備奔赴戰場吧。”

“有沒有信心,攻破敵人,拿下此次任務。”

唐驍月冷喝道。

“有!”衆人齊聲大喝。

然後同時,伸出拳頭碰在了一起。

拳圈還缺了一角,秦羿想了想,終究是伸出了手,與衆人對碰了一下。

“走!”

士兵們沿着雲梯扶搖而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