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9, 2020
78 Views

「啊!!!!伊耶絲!隊長!救我啊!」半空中,由於下降時產生的強烈勁風,貝斯特整個臉被吹的都變了形!他喊出來的話語剛出了嘴巴便被風給吹散了。

Written by
banner

不過,即便伊耶絲聽到,他也無可奈合!現在所有的人都身處半空,伊耶絲真心想要罵娘!有這樣子的?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拉了進來,直接從高空中給丟了出來!這是要害死人嗎?!

現在該怎麼辦?伊耶絲腦筋轉的飛起,再不想辦法,他非得摔死不可!雖然他身體強橫但也擋不住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來啊!

忽然,他注意到下方,竟然全是巨大的樹冠!只能透過間隙,看到些許地面!這讓他心中一喜,如此厚密的樹枝樹葉存在,足夠緩衝了!

不過以這麼快的速度衝下去!還是真刺激!

在伊耶絲思緒亂飛的時候,塞西莉亞身形早已幾個幽魅,閃爍到塞莉身旁,一把將其摟住,然後再次幽魅,出現在了地面上!不過由於身體上帶著衝擊力,出現在地面的塞西莉亞身形猛地一矮,身子陷入了土裡!不過有著神力的加持,這點衝擊力不算什麼。

看了眼平安無事的塞西莉亞,塞西莉亞鬆了口氣,然後從土裡出來,淡然的看了眼天空中的其他人,默默的坐到一旁休息。

「啊!!!」

「啊!!!」

隨著幾聲尖叫,驚聲尖叫的貝斯特、閉上眼睛等待衝擊的伊耶絲、眼睛閉著緊緊似乎恐高的黑鼠、頭朝下無畏栽下的鷹眼,紛紛如同下餃子一般,栽進了高大茂密的巨樹上!

「啊呸!」伊耶絲吐出嘴裡的樹葉和泥土,剛剛他在跌倒地面前穿越了無數層樹枝樹葉!雖然得這些的福,整個人並無大礙,但是卻是坑了一嘴泥!

其他人,無論是誰,全都一身灰撲撲的!模樣十分搞笑!

「咦?!貝斯特!貝斯特人呢?!」伊耶絲忽然發現,居然,沒有看到貝斯特,剛才他明明就在自己身後的!

「隊長!救我!」上方,傳來貝斯特帶著些許痛苦的哀嚎!

伊耶絲抬頭,之間一根巨大的樹榦上,貝斯特掛在那裡!伊耶絲看著都疼在心裡,貝斯特這模樣很顯然是一肚子撞在了樹榦上!嘖嘖!真疼!

待把貝斯特解救下來后,伊耶絲打量了周圍一圈,全是樹!這是伊耶絲迄今為止見過最大的森林!一顆顆巨樹最小都需要數人環保!大的更是誇張無比!

伊耶絲可以肯定這裡絕對不正常!這不是一般的地方!這麼多巨樹的存在!完全不科學!

「塞西莉亞,你能看出這裡是什麼地方嗎?秘境?還是其他什麼?」伊耶絲虛心問道。

塞西莉亞:「不知道」

三個字,簡單簡潔,伊耶絲看著她等待著解釋,結果…塞西莉亞完全沒有繼續說的意思。

好尷尬…

還好,塞莉出聲搭理伊耶絲了,「關於這些,我們確實不知道。」

然後,沒有瞭然后。

但是伊耶絲懂了,塞西莉亞也對此毫無頭緒! 得了,連塞西莉亞她們都看不出什麼,這下真的沒有頭緒了,伊耶絲左右張望了下周圍的巨樹,道:「我們還是先開始搜索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艾露莎他們應該就在這個地方,只是不知道他們的狀況如何…」

法蓮娜眉目間有著憂慮,她忽然跑到伊耶絲身旁道:「不如我們和在外面一樣,分散開來尋找吧,這樣效率高點。」

伊耶絲:「不行,這個地方我們一點都不了解,萬一有什麼危險的存在,很容易出事,我們還是一起行動比較安全。」

法蓮娜著急道:「可是這裡這麼大!等我們找過去要等到什麼時候?」

確實,剛才眾人從高空跌落下來時所看到那無邊巨樹的景象,這個地方不是一般的大。

伊耶絲打了個響指,微笑道:「這不是問題,黑鼠,怎麼樣?能夠發現目標嗎?」

在外面的時候,由於各種原因,使得黑鼠確認不了艾露莎的蹤跡,但是在這裡不同,如果艾露莎確實在這,那麼必然能夠找到!

法蓮娜看向黑鼠,她奇怪伊耶絲的意思,難不成這個個子小小,一條腿瘸了的猥瑣男子有什麼方法不成?

她還不知道黑鼠的能力,也就是鷹眼,應該在她面前使用過了,她才知曉。心情一直焦急緊張的她,根本沒有注意到黑鼠,就連伊耶絲等人是怎麼找到她的,她都沒有想起來去問。

黑鼠面色沉穩,全神貫注,將神力湧向鼻子,他那依舊微微泛紅的鼻子不斷抽動,使勁嗅著,片刻后,黑鼠忽然低喝道:「有了!」

法蓮娜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伊耶絲立馬道:「走!前面帶路!」

塞西莉亞一直沒有關注他們的對話,她和塞莉兩人在繞著周圍的巨樹查看著什麼,她還不時的朝巨樹蔓延神力,似乎在做什麼實驗。

直到伊耶絲他們行動起來,塞西莉亞和塞莉這才停止實驗,腳尖輕輕一點地面,縱身跟上。

貝斯特欲哭無淚,這一會地面,他肚子的疼痛還沒好呢,又要趕路了,都不給休息一下。唉!累!

一路上,寂靜無聲,偌大一個巨樹林,居然怎麼生物也沒有,這讓伊耶絲心中疑慮,這究竟是怎麼樣一個地方?

「有野果!」眼尖的伊耶絲忽然發現一些樹上居然長有果實,塊頭自然十足的大,一個個的起碼都有西瓜大小,與人一般的更是比比皆是。

法蓮娜面色一喜,有野果至少證明了艾露莎不會被餓死,而且能支持如此多樹木生長,至少水源也是不缺。

塞西莉亞與塞莉低語道:「發現沒有,這裡的這些樹木全身外面的普通品種」

塞默默點頭,她兩心中有了一些猜測,能夠強行改變規則,讓原本的物種發生如此巨大的改變的,能夠做到這點都地方不多。

排除掉不現實的可能,那麼結論只剩下一個,塞莉心中湧起擔憂,塞西莉亞則興趣大升。

「艾露莎!我帶食物回來了」可愛的聖光祭祀藹爾抱著一顆巨大的果實,整個人都被擋在果實後面。

艾露莎看了眼藹爾,笑道:「小心點,別被壓了」

藹爾聲音斷斷續續道:「沒關係,不會的…這次這個好像超大的蘋果,夠…我們吃幾天了。」

「砰」藹爾將超大果實扔到地上,整個人不住的喘氣,要不是有著神力加持,再來十個她也背不動這個巨大的果實。

「聖光啊!回應我的呼喚,出現吧,聖光之劍!」藹爾雙手合攏,漸漸拉開,一柄由聖光凝聚而成,聖潔璀璨的長劍緩緩出現。

聖光之劍,二階神術,一般多為聖光祭祀所用,由純粹聖光凝聚而成的聖光之劍不但鋒利無匹,還有一個好處,便是乾淨無污染,極為適合用來切食物。

「雅黑!」藹爾不斷的揮舞著長劍,幾個閃光之下,一塊巴掌大的果實被切了下來,藹爾捧著果實,蹲到艾露莎身旁道:「我先喂你吃點東西」

艾露莎身體難以動彈,手臂關節受損頗大,因此吃飯都是藹爾喂得,而餵食的這段時間,也是藹爾最為期待,最為欣喜的時候。

聖光在上,原諒我心中的不潔,藹爾心中禱告,她也喜歡艾露莎…

愛情來了,擋也擋不住,不知何時開始,藹爾就喜歡上了英姿颯爽的艾露莎,雖然明知道不對,雖然…哦,聖光啊!

「對了!還有歐文和納里!」藹爾忽然想起來還有兩個聖騎士在後面沒有吃東西,剛剛處於喂艾露莎吃東西的幸福之中,忘記了這回事!

艾露莎:「不必了,他們被我派出去了」

「啊?發生了什麼事情嗎?」藹爾道,剛剛她在專註於為艾露莎尋找美味可口的果實,完全沒有注意到異變。

艾露莎:「嗯,剛剛發生了點事情,我讓他們出去辦點事」

藹爾:「那要不要我也去幫忙…」

艾露莎搖搖頭:「他們夠了,這種事情交給他們這些戰鬥人員就好,而且要是你走了,誰來照顧我」

「嗯」藹爾臉上閃過一絲紅暈,聽到艾露莎需要她照顧,她心中十分高興。

艾露莎沒有注意到藹爾的表情,她抬頭望向天空,看著那阻擋著視線巨大樹冠,心中不由的希望,來的人最好是友非敵。

歐文和納里兩人順著艾露莎所說的方向一路前行,一路上有著不少野果,倒也不愁吃喝。

伊耶絲等人在黑鼠的帶領下逐步接近艾露莎所在之處,他們和歐文兩人相距已經不遠!

疾馳之中的黑鼠忽然停了下來,沉聲道:「就在周圍,有陌生的氣息!應該是前面不遠處,他們正在迅速靠近!」

「戒備!貝斯特帶著路依靠後躲好!」伊耶絲一抬手,眾人提起精神,神力隨時待發。

「窸窣窸窣」一陣輕微的響聲傳來,伊耶絲等人全都多到附近的巨樹後面,歐文和納里還無從察覺,無論是等階還是其他,他們兩人都相差甚遠。

當歐文和納里剛從一個巨樹後面走出之時,什麼都還沒來得及準備,伊耶絲直接從旁邊的樹後面跳了出來,猛的一踹,直接將納里和歐文兩人踹飛! 「啊!」兩聲慘叫傳來,伊耶絲踢完之後,這才有功夫看他兩到底是誰!

「聖騎士?」伊耶絲一愣,他忽然想起來,法蓮娜所說,與艾露莎一同失蹤的還有幾人,咳嗽一聲,立馬轉身。

其餘人全都現身,伊耶絲走到法蓮娜身邊,有些尷尬道:「那啥,法蓮娜,好像是你們聖光神殿的人,你去瞅瞅。」

法蓮娜一喜,趕緊跑過去查看

「歐文!納里!是你們兩個!艾露莎大姐人呢!」法蓮娜一眼便認出了兩人,雖然她與這兩聖騎士不熟,但是見總是見過的,他們正是與艾露莎一個隊伍的人!

「哎喲,我的腰」歐文哀嚎道,伊耶絲那一腳可是極狠,歐文這一下撞擊在巨樹上,腰都快斷了。

納里也好不到哪去,他捂著手臂耷拉著,有著鮮血從繃帶處溢出,「我手斷了,剛恢復的手臂啊!疼死!」

兩人在痛呼的同時意識到襲擊者的實力強大,不由心道完蛋!

法蓮娜的驚呼,讓兩人精神一正,當他們抬頭看清法蓮娜的模樣時!頓時顧不得疼痛,驚喜道:「法蓮娜?!」

法蓮娜大名鼎鼎,一般聖光神殿的人都認識。

「法蓮娜!當心!附近有敵人!剛才我們就被偷襲了!」歐文忽然面色一變,趕緊提醒道。

「呃…其實…」法蓮娜眼神飄忽,有些小尷尬。

「當心!法蓮娜!」歐文忽然厲聲喝道,他看到伊耶絲出現在法蓮娜的背後!心中頓時緊張起來,掙扎的想要起來,但是老腰疼痛,根本起不來!

納里腰倒是沒問題,但是一條手臂折斷,恰好提著大劍的那隻手,他只能用完好的手臂向前一伸,一顆聖光球飛向伊耶絲!

伊耶絲隨手拍散那顆聖光球,道:「誤會,都是誤會,我不是壞人。」

法蓮娜趕緊解釋道:「他是我在外面的隊長伊耶絲!不是壞人,剛才只是誤會。」

納里和歐文面面相覷,兩人互相望了眼對方身上的傷勢,誤會?這個誤會下手有點重。

法蓮娜:「不說這些了,我先幫你們治療一下,在趕緊帶我去找艾露莎!」

法蓮娜的治療能力不必多說,當初還是二階的她,就被一名精通水系的操縱者看上,現在到了三階,用聖光治療術治療三階契約者十分簡單。

不過,納里的手斷了,這個不是一時間能夠恢復的,只能先作暫時處理,歐文運氣不錯,骨頭沒斷,撞傷而已,在法蓮娜的治療下很快便恢復了。

一處理好兩人的傷勢,法蓮娜就迫不及待催促他們帶路,黑鼠尋著氣味只能確定大致方向和位置以往都是鷹眼配合尋找具體方位,但是這裡巨樹茂密,完全阻擋了視野,使得鷹眼從高空中根本看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納里和歐文自然欣然允許,雖然伊耶絲的誤傷導致他們受了蠻重的傷,但是聖騎士不是小人!不會計較這些的!更何況伊耶絲他們也知道,傳聞中和法蓮娜不是那啥關係嗎?!看在法蓮娜的份上,也不能追究了是吧。

伊耶絲跟在後頭,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自己的魔導車又不見了!我靠!也不知道出去之後能不能回到原先的地方,回去之後魔導車還在不在!

得了,又一堆錢沒了(可能),心疼。

艾露莎他們的位置距離伊耶絲掉下來的地方不是很遠,再加上其實他們已經趕了不少距離,因此接下來的路程沒用多久。

「就在那顆巨樹後面」歐文指著前方那棵直徑十幾米的巨樹說道。

一路走來,其實直徑十幾米也不是特別大,路上還蠻多的,伊耶絲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

伊耶絲此刻心中有點小小的壞主意,他想悄悄繞過去給艾露莎一個驚喜。

不過還是算了,他從歐文都嘴裡得知艾露莎傷勢頗重,萬一被他嚇出什麼毛病來,法蓮娜非得找他拚命不可。

當法蓮娜繞過大樹,看到艾露莎的一瞬間,她的眼睛濕潤了,雖然從歐文他們嘴中已經得知艾露莎還活著,但是受傷很重。

法蓮娜對此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看到一向強勢的艾露莎,此刻身上纏著繃帶,難以動彈的模樣,她就敢到一陣心疼。

「大姐!」法蓮娜呼喚一聲,咻的一下跑了過去。

聽到喊聲,艾露莎顯示一愣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轉頭一看,發現確實沒有聽錯后,激動無比!

「小娜!」艾露莎驚喜回應,隨即忽然面色一變,道:「你怎麼進來的?難不成也被神秘力量給吞噬進來的?」

艾露莎瞬間冷靜了下來,她都搞不清楚自己怎麼進來的,因此下意識的認為法蓮娜肯定也是被卷進來的,這下完蛋了,原本十七分殿就自己被困,現在又多了一個!

這使,伊耶絲他們也從樹後面走了出來,聖光祭祀藹爾立刻戒備。

伊耶絲:「不必緊張,是我的夥伴,還有你們的那兩位年輕騎士」

自法蓮娜出現后,藹爾心中就有些小小的失望,這意味她再也沒有與艾露莎獨處的機會了。

法蓮娜忽然轉頭對伊耶絲道:「五階神術捲軸給我一個」

從這句話中就可以看出,法蓮娜和伊耶絲是多麼的自來熟,五階捲軸要起來都不見不好意思的,不愧是法蓮娜。

伊耶絲沒有多問,手一翻,一個治療系的神術捲軸就出現手中,他直接扔個法蓮娜,「拿去!」

艾露莎驚訝道:「這是…」

法蓮娜:「聖塔利亞爺爺給他的捲軸,不用白不用」

伊耶絲想起當初法蓮娜自己受傷,還一直不讓他使用五階神術,而此刻給艾露莎她確實如此的大方,可以看出她們都感情之深。

以法蓮娜現在的實力,也解決不了艾露莎現在的問題,所以她才會問伊耶絲討要捲軸。

一個五階治療神術下去,艾露莎的身體狀況在不斷恢復,這是個範圍型神術,伊耶絲拍了拍兩名聖騎士讓他們也進去!

然後他轉頭對貝斯特道:「你不進去治療下肚子?」

貝斯特:「我皮糙肉厚,那點小傷不算什麼,而且我現在的恢復能力也特強!不用!」

「你這樣是追不到女孩子的」伊耶絲冷不丁冒出這麼一句話。

貝斯特大驚,趕緊追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伊耶絲:「哦,沒事,我隨便說說的,別當真」

貝斯特:「怎麼可能不當真,你告訴我你為什麼會突然冒出這句話來,難道我剛才哪裡做得不對嗎?」 喜貝斯特對於這方面很是傷心,沒辦法,他喜歡過兩個妹子,全都不喜歡他,如何讓他喜歡的妹子喜歡他,這是他心中極為困惑的問題。

伊耶絲搖頭,無論貝斯特怎麼問,他就是不知,實際上剛才他只是隨口一眼,開個玩笑,沒想到貝斯特這廝對此居然如此上心,你讓他個沒談過戀愛的人怎麼回答?!

難不成回答人格魅力?讓他期待下輩子?

在五階神術的治療下,艾露莎的傷勢迅速的恢復著,她體內殘存的五階能量終於消散一空,在一旁受到滋潤的納里和歐文兩人自是痊癒。他們的實力只有三階,五階神術對於他們而言是大材小用。

艾露莎捏緊拳頭,微微發力,身上神力一震,原本包紮著她傷口的綳得瞬間爆裂,感受著重新恢復了力量的身體,她心中這才踏實下來。

「謝了!」艾露莎對伊耶絲道了聲謝,這讓伊耶絲有些受寵若驚,這還是他第一次從艾露莎口中聽到好話。

一般都是,離我們法蓮娜遠點!臭男人!賊眉鼠眼!等等。

「對了,你們是怎麼進來的?難不成也是無意中被卷進來的?」艾露莎現在才有空問出心中的這個疑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