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9, 2020
50 Views

在那裡,站著一個身著淡藍色衣衫,眉清目秀的男子,嘴角帶著一縷微笑,看起來好生瀟洒,不是秦無炎又是何人!

Written by
banner

偷偷將嘴角的鮮血擦掉之後,金瓶兒一臉平靜地說道:「我道是誰,原來是秦無炎,秦公子!」

秦無炎似乎沒有察覺到金瓶兒的小動作,微笑著說道:「金仙子,沒想到我們這麼有緣,居然在死澤內澤也能遇到。」

金瓶兒笑了笑,道:「秦公子所言極是,不知公子來到內澤后,可有發現?」

秦無炎搖了搖頭,他來到內澤也有一段時間了,異寶倒是沒有發現,不過卻被他發現了更重要的東西,那便是內澤里的毒物。

對於萬毒門的弟子來說,道行雖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毒物,他們便是藉助毒物提升自己的實力,死亡沼澤的內澤之中,毒物眾多,簡直是萬毒門弟子的天堂。

只不過,瘴氣之牆危險至極,普通的弟子根本進不來,自然也得不到這份機緣,他就不一樣了,在這裡收穫不小!

這些東西,他自然不會說給金瓶兒,畢竟雙方雖同是聖教之人,可卻屬於不同的勢力,如今長生堂已滅,聖教三大派閥成鼎立之勢,二者之間,反而是競爭的關係。

「金仙子,在下雖然沒有發現異寶,不過卻發現了正道弟子的痕迹,不知道金仙子有沒有興趣,去會一會他們?」

秦無炎得到毒物之後,信心倍增,在這片地方,他的實力將會得到不小的提升,畢竟四周的毒物,大部分都可以受到自己驅使,能夠殺敵。

金瓶兒皺了皺眉,眼下她受了不輕的傷,雖說和秦無炎一起也很危險,可總比遇到那些正道弟子好,到時候,對方來一句除魔衛道,她的處境可就岌岌可危了。

「也好,我也想見識一下那些正道弟子的道行!」

金瓶兒展顏一笑,宛若春風一般席捲秦無炎的心頭。

後者急忙運功平心靜氣,心下對於這個合歡派的傳人更加忌憚,對方若是一味的嫵媚也就算了,可有時候卻像一朵清水芙蓉,讓人不自覺便生出傾慕之情,實在恐怖。

「金仙子,那我們便走吧!」

秦無炎一邊笑著說道,一邊防備著對方突然出手,此間心計,唯有設身處地之人方可理解。 夜幕漸漸低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秦無炎和金瓶兒兩人來到了一處森林之中,這片森林古怪無比,有種種怪獸毒蟲,就連大樹上的枯枝,也能夠突然化做灰色毒蟲,張口咬來。

如此這般,倒是讓身為女子的金瓶兒眉頭緊皺,蟲子這種東西,即便是她,也不太喜歡。

反觀秦無炎,對這片地方極為喜愛,這些怪獸毒蟲,彷彿是天下最珍貴的寶物,讓他愛不釋手。

金瓶兒一邊行走,一邊療傷,同時防備著身旁的秦無炎,這片森林,簡直是對方的主戰場,他在這裡能夠發揮出的實力,恐怕遠勝從前,不得不防!

不到盞茶的功夫,兩人終於遠遠地見到了一堆火光。

「那裡便是正道弟子所在的地方,共有三人,看起來實力都不弱!」秦無炎看了一眼火堆,隨後對身旁的金瓶兒說道。

金瓶兒神色平靜地點了點頭,只是肩頭隱隱傳來的刺痛感,讓她感覺很不舒服,心中不由得想起來那個可惡的怪和尚。

此刻生火的三人,是青雲門的林驚羽、曾書書和焚香谷的李洵,後者是被秦無炎用毒蟲圍攻,碰巧遇到了兩人。

秦無炎覺得強攻不下,三人道行又是不低,只好選擇退去,誰知在退去的時候,碰巧遇到了金瓶兒,所以才有了此番的聯手。

生火的林驚羽等人,忽然感覺夜幕漆黑,黑暗的森林彷彿在遠方的寂靜里,無聲地咆哮著。

「我們小心一些!」

林驚羽沒來由地生出了一絲警惕,他和曾書書遇到李洵的時候,發現對方被魔教之人纏住,或許後者並沒有善罷甘休。

遠方,忽然傳來了輕微的,但是密密麻麻的「沙沙」聲音,彷彿百蟲夜行,雖然隔著黑暗看不真切,那聲音又似乎很是遙遠,但這等細細的聲音,聽起來竟有幾分讓人毛骨悚然。

「是魔教弟子控制的毒蟲!」

李洵猛然一驚,他之前便和對方交過手,明白這些毒蟲的厲害,急忙喊了一聲。

林驚羽和曾書書聞言一驚,站起身來后,警惕地打量著四周。

只見火光照耀下,周圍森林深邃的黑暗中,沙沙之聲大作,從四面八方圍了上來。

「魔教弟子,藏頭露尾算什麼英雄好漢!」

李洵大喝一聲,身前的九陽尺發出璀璨的白芒,映照出周圍不斷從黑暗中爬出來的怪物,都是螞蟻模樣的怪物,但這些東西每一隻都有常人小腿一般大小。

饒是林驚羽和曾書書道行頗高,此刻臉色也白了幾分,這些巨蟻密密麻麻,越來越多,看起來不下數萬隻,黑影在火光和九陽尺的白芒下晃動。

黑影伴隨著凄厲的風聲,讓人聞之心驚,在那悠遠的風聲里,彷彿還有一縷幽幽的笛聲,隨風飄蕩。

「李師兄,你的意思是,這些巨蟻,是魔教妖人搞的鬼?」

一旁的曾書書望著密密麻麻的巨蟻,臉色頓時煞白了起來,當下立刻問道。

李洵點了點頭,目光凌厲地向四周看去,道:「不錯,入夜的時候,我在這附近突然遇到一個陌生男子,喝問之下,那人立刻就翻臉動手,不知用了什麼邪門歪道,竟能夠馭使這些怪物!」

林驚羽和曾書書面色謹慎地望著那些巨蟻,如果真是李洵所說的這般,那這個魔教妖人,恐怕是萬毒門的弟子。

「這位正道大俠說的可真是有板有眼啊,不過我記得似乎是你先向我動手的吧?!」

這時候,黑暗中突然有人輕笑一聲,緊接著巨蟻分開,讓出一條道來,一男一女從黑暗中緩緩走了出來,正是萬毒門的秦無炎和合歡派的金瓶兒。

林驚羽見是兩人,有些疑惑地看了李洵一眼,道:「你們之前遇到的時候,也是兩個人嗎?」

李洵搖了搖頭,道:「我之前只碰見了這個男子,女子倒是沒有遇到,不過二者既然在一起,那女子肯定也是魔教妖人!」

「咯咯,好一句魔教妖人!」

金瓶兒聽到李洵的話,頓時冷笑一聲,朝著三人望去。

林驚羽三人看了一眼那女子,頓時一愣,只見那女子全身鵝黃衣裳,眉目含情,嘴角含笑,黑髮輕輕飄灑肩畔,一雙眼眸水盈盈的,一眼看去,竟似乎要沉浸其中,再也不願出來了。

林驚羽只不過看了兩眼,心中忽然便是一陣激蕩,只覺得這天地間,只剩下了這一個女子,真想與她一生廝守。

幸好他跟著祖祠的老者修鍊了十年,道行精進了不少,猛的驚醒過來,不由得驚了一下,隨後冷喝一聲,將曾書書和李洵也震醒過來。

李洵雙目微凝,他由於受了傷,所以道行受損,剛剛竟是著了那個魔女的道!

「你們究竟是何人?這身道行,恐怕在魔教妖人之中,也非籍籍無名之輩吧?!」林驚羽手中的斬龍劍發出道道碧光,神色謹慎地盯著秦無炎和金瓶兒。

秦無炎笑了笑,並未回答林驚羽這個問題,反而是揮動手中的笛子,那些巨蟻聞聲,紛紛躁動起來,朝著對面三人襲去。

看到這鋪天蓋地的巨蟻,哪怕是同一陣營的金瓶兒,也感覺有些頭皮發麻,想著倘若自己應對這些怪物,該怎麼做?

林驚羽等人紛紛出手,三道光芒大作,將靠近他們的數只巨蟻擊殺。

可是這巨蟻實在太多,三人殺之不完,對面又有那個媚術驚人的女子存在,想要靠近拿著笛子的男子,恐怕也沒有那麼簡單。

「莫非,今天我們要栽在這裡不成?!」

曾書書一臉的苦瓜相,手中的軒轅劍發出璀璨的光芒,將左邊襲來的一隻巨蟻斬殺。

林驚羽眉頭微皺,這巨蟻真是殺之無盡,如果真的被困住,恐怕就回天乏術了。

「林師弟,我來助你!」

「李洵師兄,我來助你!」

「林施主,曾施主,貧僧來助你們!」

這時候,忽然響起三道聲音,林驚羽等人望去,見蕭逸才,燕虹和法善三人御空而來,落到了他們身旁,目光炯炯地望著對面的秦無炎和金瓶兒。 看見正道弟子又來三人,秦無炎和金瓶兒的臉色都不太好,尤其是看到天音寺的和尚。

和尚這兩個字,已經深深印在了兩人的腦海之中。

「該死的和尚!」

金瓶兒看到法善,便不由得想起不久前發生的事情,那個看起來慈眉善目的怪和尚,居然讓她自裁,真是可惡至極。

「這位女施主,你怎能如此詆毀我等!」

法善見金瓶兒低罵一句,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心道這魔教妖人果然不能以常理推斷,二者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對方便口吐臟言。

金瓶兒冷哼一聲,並沒有說話,她總不能說剛剛又碰到了那個奇怪的和尚吧,對方還一臉義正言辭地讓自己自裁…

秦無炎有些疑惑地看了金瓶兒一眼,也沒有想到對方在張亮那裡吃了個虧,差點就走不了,他對著法善冷笑道:「天音寺的和尚,今天,你休想離開這裡!」

皇上,本宮很會撩 法善很是不解,不明白這兩個魔教妖人,為何如此針對天音寺,莫非,自己的哪位師兄弟得罪了他們不成?

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即便是得罪了也無妨,天音寺身為正道三大派之一,除魔衛道也是本分。

蕭逸才望著密密麻麻的巨蟻,心中也是一驚,他看了一眼那個年輕男子,拱手道:「有如此馭使毒物本領的高人,閣下可是萬毒門毒神的高徒,秦無炎?!」

秦無炎笑了笑,神色平靜地看了一眼蕭逸才,道:「閣下好眼光,不知你是哪位前輩的高徒?」

邪王寵妃 蕭逸才淡然一笑,緩緩開口道:「在下青雲門通天峰道玄真人弟子,蕭逸才。」

秦無炎神色一凝,道玄真人的名字自然如雷貫耳,他十年前曾見過對方手持誅仙劍,擊退聖教眾人的駭人畫面,他的弟子,恐怕不是一般人。

稍後,蕭逸才將目光落到了金瓶兒的身上,頓時一愣。

林驚羽見狀,急忙開口說道:「蕭師兄,小心,這妖女的『媚心術』極為厲害!」

蕭逸才本就道行高深,再加上林驚羽的提醒,很快便恢復了過來,神色駭然地望著金瓶兒,拱手說道:「莫非,姑娘便是魔教合歡派門下,大名鼎鼎的『妙公子』,金瓶兒?!」

絕寵小嬌妻 金瓶兒嘴角噙笑,並沒有說話,倒是默認了自己的身份。

「阿彌陀佛,今日能夠領教魔教『毒公子』和『妙公子』的手段,小僧也算是不虛此行了!」這時候,法善打了一聲佛號,笑著對二人說道。

「閉嘴!」

秦無炎和金瓶兒同時說道,隨後對視了一眼,微微皺眉,不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

不知為何,兩人聽到『阿彌陀佛』這四個字,便不約而同地想起了一個人的身影,可以說,這聲佛號是他們最不想聽到的。

法善甚是詫異,他發現自己似乎沒有說話的餘地。

秦無炎左手翻轉,手中小小的黑色鐵笛徑直在半空中劃過,左手在笛上幾個空洞點了幾下,登時半空中響起低沉幽靜的聲音。

地下那些巨蟻再次得到了命令,紛紛騷動起來,朝著中間的六人圍了過去,張牙舞爪,甚是可怖。

蕭逸才看了一眼周圍的巨蟻,稍微思慮后,心中有了決定,他對幾人輕聲說道:「林師弟,曾師弟,燕師妹,你們三人暫時抵住這些巨蟻,我和李師兄,法善師弟一起攻向那秦無炎和金瓶兒,如何?」

幾人對視了一眼,隨後點了點頭,現下也只能如此了。

緊接著,秦無炎和金瓶兒便見到那些正派弟子分成了兩隊,一隊抵抗巨蟻,一隊朝著他們攻去。

秦無炎冷笑一聲,袖中數道黑影飛過,朝著幾人沖了過去。

蕭逸才等人身上光芒大作,將那幾道黑影震飛,發現儘是一些蠍子,蜈蚣之類的劇毒之物。

不過,三人道行都很精深,這些毒物還阻止不了他們。

眼看就要攻到秦無炎身旁的時候,一道紫芒從旁邊瞬間飛出,散發著驚人的威勢,席捲三人。

「紫芒刃!」

蕭逸才心頭一凜,出聲提醒其餘二人後,急忙提起手中的七星寶劍,與金瓶兒的紫芒刃狠狠地碰在了一起。

紫芒刃倒飛出去,蕭逸才等人的身影也為之一頓。

「咯咯,不愧是道玄真人的弟子!」

金瓶兒發出一道銀鈴般的笑聲,讓三人為之一驚,紛紛運功,抵抗合歡派的『媚心術』。

緊接著,三人合力出手,化作三道光華,沖向了一旁的秦無炎。

秦無炎倒也不慌,左手控制妖笛,右手則出現了一把清光四射的匕首,正是萬毒門奇寶,神匕『斬相思』!

斬相思神匕與金瓶兒的紫芒刃一同,擋住了三人的攻擊,並且秦無炎趁機控制巨蟻,同時自己也和金瓶兒一起,朝著蕭逸才等人攻去。

眼看三人就要處於危險之中,一道佛號突然響起:「阿彌陀佛,秦施主,金施主,沒想到你們二人居然也在這裡,如此看來,貧僧和你們頗為有緣!」

聽到這一聲佛號,眾人表情不一。

法善一臉激動,蕭逸才鬆了一口氣,李洵神色陰沉,林驚羽表情複雜,曾書書有些興奮,燕虹微微一笑…至於秦無炎和金瓶兒,皆是眉頭狂皺,尤其是後者,銀牙緊咬,看起來相當生氣。

「這個可惡的怪和尚,真會挑時間!」

金瓶兒冷哼一聲,看了秦無炎一眼后,道:「秦公子,看來今日我們的合作取得不了什麼成效了,小女子就先告辭了!」

話音未落,她便馭起紫芒刃,朝著遠處遁去。

億萬老公霸上我 秦無炎苦笑一聲,本來正道這些人就夠難對付的了,他早已有了退意,如今那個傢伙還來了,真是倒霉至極,這些念頭在他腦海中一閃而過,緊接著他也不再停留,想要飛身離去。

這時候,一道藍光突襲而至,他急忙揮動手中的神匕斬相思抵擋,可是,在他另一側,一道冰冷的感覺湧來,生生在他右邊身子處撞了一下。

「鬼厲,法相和尚,你們的仇,來日再算!」

說完,他收起神匕斬相思,化作一道飛虹,迅速離開。

須臾之間,一道金光落到了眾人面前。

眾人凝目望去,正是聽見交手聲趕來的張亮,輪迴珠在他頭頂沉浮,散發著刺目的金光。

「阿彌陀佛,貧僧差點便來晚了!」

張亮打了一聲佛號,對著眾人微微一笑,尤其是看向一旁李洵的時候,笑意更濃。 李洵神色一冷,卻不敢再主動挑釁,畢竟上一次的教訓還歷歷在目,這個天音寺的法相和尚,道行著實驚人。

「師兄,你來的正是時候!」

一旁的法善有些激動地說道,進入內澤之後,他便和對方失去了聯繫,如今終於相遇了。

張亮微微一笑,對著法善點了點頭。

這時候,其餘幾人也紛紛來打招呼,只是林驚羽遠遠地看了張亮一眼,卻沒有開口的意思。

張亮自然知道這是為什麼,對方的心結還沒有打開,對天音寺極為憎惡,不說以禮相待,沒有大打出手已經很不錯了。

這十年來,林驚羽跟著萬劍一學習劍道,一身道行增強了不少,心境自然也有些變化,萬劍一淡然洒脫的性格,多多少少對他有些影響。

至於泛起的那道藍芒,自然是陸雪琪,不過對方見到鬼厲出手,便追著對方離開了。

死澤深處,忽然傳來了一聲如虎嘯龍吟般的巨響,眾人皆是一驚,神色駭然地望著遠處。

片刻之後,在那個遠方黑暗深處,忽的騰起一道璀璨耀眼的金色光芒,逐漸明亮,逐漸粗大,到後面竟是化作無比巨大的金色光柱,轟鳴聲中,直衝天際,刺入雲層之中,剎那間將天上地下照的明亮無比,到處都是金色光芒,雲是金雲,樹是金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