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9, 2020
47 Views

不,他應該獲取到了,但最終還是失敗了,因為,從一開始夜白就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而這個錯誤,直到最後一刻,他都沒能意識到!

Written by
banner

雪麗施術的時候,解釋得很清楚,她的術是讓夜白與半年後的自己思想連通。從半年後獲取到了詛咒之法,那夜白在這半年內必須另外獲取一遍,才能讓這時空不出現矛盾。那麼,問題來了,夜白自半年後的自己身上,真的只獲取到了詛咒之法嗎?不!夜白還偷偷取巧,獲取了其他信息!沒錯,夜白取巧的方法很巧妙,有效的繞開了契約的反噬,但夜白卻忽略了,他這樣做是繞不開時空的。

也就是說,如果夜白想平安無事,想要時空不出現矛盾,那他在半年時間內,不但要重新獲取一遍詛咒之法,他還不得不另外再獲取一遍那些他取巧來的信息!夜白滅就滅在,自作聰明而又考慮不周上!

而夜白另外一個思慮不周的地方,就是阿九也失憶了。本來夜白以為,既定事實不會改變,那阿九的記憶作為數據的方式,也能算是既定事實。但雪麗當初也說的很清楚,存在的消失,是在世界線當中,把夜白的命運之光直接抽取出來。所以,消失的不是記憶,而是聯繫,與這整個世界的聯繫!要不然的話,夜白作為有名的人物,家譜上、各種文獻上都有他的事迹,就算他人的記憶沒了,那這世界上豈不是還應該流傳著他的傳說?至少野史應該有吧。進一步講,如果當**白給每一個親近之人都留一份文字說明,那他的存在豈不是就相當於沒有消失了?

這些當然都是不可能的,夜白與世界的聯繫都沒有了,所以人造人的阿九也失憶了。

不過,夜白當初的自作聰明,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有。就像他當年說的那樣,他要保證的,是就算失敗了,他還能沒事。如果說,夜白的失敗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那他最終的復活,也是他自己一手推動的!

「還有最後一個問題。這個世界上,從來沒聽說有過復活之術,你打算如何復活?」羅蘭沖夜白問道,「另外,如果你找天易明,是為了那個人偶的話,那你找阿瞑,又是為了什麼?她能幫你什麼?」

夜白伸出手指,

「想要復活,有三個關鍵:一、記憶;二、身體;三、靈魂。」說著,夜白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記憶在這裡。不過人造人的身體卻有一個硬傷,表面上看與正常人沒什麼兩樣,但人造人無法接融靈魂,人工智慧永遠都只能是人工智慧。相反,天艮山的人偶卻能夠生靈,是靈魂的容器,那個人偶才算是真正的身體!」

「所以,你找阿瞑是為了第三個關鍵點——靈魂?」羅蘭問道。

夜白卻是搖頭,

「不。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復活之術,也不可能會有復活之術。」

「啥?」羅蘭愣眼,這前後矛盾的說辭是幾個意思?前面解釋了那麼多又是為了什麼?這人工智慧不會是突然壞了吧? 「韓楊表面上是個心理醫生,實則,利用職業的便利,誘導抑鬱症患者自殺。」

喬小諾倒抽一口冷氣,「誘導患者自殺?」

「是,你沒聽錯。」一開始,楚城也不敢相信。

直到警察調查出的線索越多,找到的證據越充足,就容不得韓楊否認了。

「他給你開的葯,是他掉包過的葯,不能抑制你的病情,只會加重。」

在此之前,韓楊身上已經背負過兩條人命,為了躲避抓捕,他去整了容,完全換了一張臉。

遇到喬小諾,於是,她就成了他新的獵物。

這一次,他好像並不打算誘導她自殺,而是打算慢慢折磨她,再活-體-解剖……

他是反社會人格,極其冷血,好在發現得及時,被警方抓捕歸案之後,不日便開庭。

他所犯下的罪行,法律一定會嚴懲不貸!

兩人到達醫院的時候,陸眠還沒醒來,陸焰就在隔壁病房,他已經醒了。

喬小諾和楚城進了病房,陸焰情緒低落,看到兩人進來,略顯詫異,「姐,你們怎麼來了?」

「我聽說了,所以過來看看你和圓圓。」喬小諾在床畔坐下,心疼的看著陸焰這張青青紫紫的臉。

臉上尚且如此,不知道病號服之下的身體,又遭受了多少傷。

「我沒事。」陸焰故作輕鬆,「一點小傷而已,我皮糙肉厚的,這點傷過兩天就好了。不用擔心我。」

「那圓圓呢?」

話一出口,周遭的空氣,似乎都凝結成冰。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喬小諾不安地看向楚城,楚城摸摸她的腦袋,搖頭示意她沒事。

陸焰懊惱的捂住腦袋,「是我沒有保護好我姐。」

「小滿,不是你的錯。別自責。」

隔壁病房,慕少璽徹夜守候。

凌遇深也守了一晚上,不過早上的時候接到電話,公司有急事,必須他親自去一趟。

他離開不久,陸眠就醒了。

睜開眼,聞到刺鼻的消毒水味,陸眠反而心安了。

這裡是醫院。

是安全的。

慕少璽趴在床畔睡著了,陸眠剛動一下,他就驚醒。

「圓圓,你醒了?」初醒的嗓音,有些沙啞。

他坐直身子,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還好溫度正常,醫生叮囑過,要隨時注意她的體溫。

「少璽哥哥……」陸眠目光有幾分獃滯,她開始向他身後的方向看去,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慕少璽薄唇微抿,知道她在找什麼,「他去公司了。」

他指的是誰,陸眠心下瞭然。

眼眶紅了一圈,陸眠突然很難過,「他……有沒有說什麼?」

「沒說什麼,但是守了你一晚上。」

心裡既期待他說些什麼,又害怕他會說些令她難過的話。

慕少璽告訴她,凌遇深沒說什麼,陸眠眼淚刷的一下就下來了。

曾經聽到過這樣一句話,女人的眼淚是珍珠,慕少璽以前不信,現在信了。

她的淚水,晶瑩剔透的從眼眶滑落,砸進被子里,迅速隱沒。

慕少璽很痛心,手伸了出去,用指腹輕柔地擦拭掉她的淚水。 「既然已經說了這麼多,那就不得不更改一下前面的說辭。一開始我就說過,這件事無法說明,為了方便你理解,我才說是復活。」夜白解釋道。

羅蘭愣了愣,

「所以,又不是復活了?」

「死了,那才叫復活。死亡,不僅代表身體的破碎,同時也代表靈魂的破碎,就算身體能復原,靈魂也不可能復原,所以理論上講,是不存在復活之術的。」夜白講道,「不過如果只是消失,而非死亡,那靈魂就有可能完整的找回來。」

羅蘭抓了抓頭,

「本來還有點明白了,你現在說的我越來越糊塗。既然人沒有死,那就是還存在於世界的某個角落吧。難道是被人囚禁了,所以你要用這種特殊的方法把人召喚過來?」

羅蘭的想法雖然天馬行空,但也合理。

「如果這樣更容易理解的話,你也可以這樣想。」夜白道。

羅蘭撇了撇嘴,可以這樣想,也就是說,還是不對吧。繞了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說了這麼多都說不清楚,這傢伙到底是不打算跟她說清楚,還是覺得她人太傻,無法解釋?

「那找阿瞑呢?找阿瞑是要幹什麼?」羅蘭再次問道,相比起其他,她還是更關心朋友一些。

「那是『復活』過後的事情了。」夜白回道。

找阿瞑,與「復活」一點關係都沒有。對夜白而言,重新聚集記憶、身體跟靈魂,那還不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復活」。要想恢復如初,還少不了一點,那就是重新與這個世界建立聯繫。阿瞑的能力就能夠幫夜白處置這樣的關係,雖然記憶不可能恢復,但卻能讓朋友再次變成朋友,哪怕只是虛假的手段,但對夜白自身來說,那就是真實的,如此足矣!

······

「找人,有兩種辦法。一是我們去找他,二是讓他來找我們。天易明,你應該也知道,居無定所,想法也天馬行空,今天在這,明天可能就在那,甚至離開了人類大陸也說不一定,以你的情報收集能力,這麼久都沒找到人,想必也知道其中的難處吧。」羅蘭說道。

「是的。至少相比之下,你更容易尋找一點。」夜白說道。

羅蘭一嘟嘴,

「說的好像我很不行一樣。」羅蘭不服氣。

「畢竟你有固定的喜好,還需要經濟來源,所以只要用心,就有跡可循。但天易明等人不同,行動沒有固定的軌跡,也沒有大概率出現的場合,就算偶然得到情報,趕過去人也不在了,還不知道他們下一站會在哪裡。」夜白解釋道。

「所以,想要找人,就不能我們去找他們,只能讓他們來找我們。」羅蘭總結道。

也虧得眼前的夜白是人造人,並沒有人類應有的情感,要不然的話,此時絕對會爆發的。不是羅蘭說的沒道理,而是她說這話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一個月了!這一個月,羅蘭帶著夜白到處找人,恩,姑且認為她真的是在找人吧。她明明知道這麼一個問題,卻還是犯傻,她像是那麼傻的人嗎?

「如何讓他們來找我們?」夜白直接切入正題,過去已經是過去了,他沒必要在那些方面浪費時間。

「自然是要鬧出點動靜來了!」羅蘭拍板,「你也知道那群人是些什麼樣的傢伙,人類大陸的小打小鬧,甚至大打大鬧,都不一定能夠引起他們的注意。所以,一定要找一些又大,又特定的事來做才行!」

「那是什麼?」夜白問道。

「挑釁。」羅蘭回道。

「挑釁嗎。」夜白瞬間思考起了可能性,其實這種方法之前夜白也不是沒有考慮過,當然,不是要挑釁不知道在哪裡的天貴族,當時夜白是打算挑釁如日中天的夜家。可,這是行不通的,不管以前多麼親密,現在都沒有人認識夜白了,一旦挑釁成功,對方可能會相信夜白的天方夜譚嗎?甚至於不給夜白任何狡辯的機會就直接下殺手,至少當年的夜白就是這樣的行事作風。加上夜白沒有實力,不能保證自身的安全,所以他當初直接否決了這種方法。

而現在,羅蘭提議了類似的手段,目標則成了天貴族。

「有個問題。」夜白當即提出疑議,「據我了解,天易明不是那麼容易受挑釁之人。如果你不暴露自己,就算點名挑釁他,他也可能不會來。當然,完全有概率把其他天貴族引來,不過,好不好說話,就另當別論了。」

能夠吸引來的,必然是脾氣暴躁的,這樣的類型,基本都不會好說話。

「而如果你暴露自己的身份的話,我們又該如何應付那些找你麻煩的外來人?」夜白問道。

「這簡單啊。」羅蘭沒在意的說道,「只要我們放出話來,某時某刻在哪裡決戰,到時候我們不出場不就行了!」

「。。。。。。原來如此。」

人造人,在分析處理問題上,遠超常人,但在創新想象力方面,就有些過於平凡了。至少夜白,事先就沒能考慮到這種耍賴的可能性。

於是,夜白跟羅蘭開始忙碌了起來。

他們只有兩個人,但工作量卻是巨大的,關鍵還在於羅蘭必須隱藏行蹤,不能讓有心人摸索到他們的行跡。簡單來說,在這裡發了傳單后,到下一處就不能再發傳單了,因為那樣會被人摸索出移動痕迹來,繼而出現在他們前面守株待兔。

在這樣的前提下,要讓這件事傳遍大陸,可想而知,其難度有多大了。

「你就沒有朋友嗎?」

終於,夜白忍不住向羅蘭抱怨,不是他禁不起勞累,而是這樣做效率實在是太低了。而隨著關注的人越來越多,大網撈魚,不論走到任何一處,都有人打聽羅蘭的情報,夜白兩人已經越來越難以行動。這個時候,如果能有其他人,在其他地方幫忙散播消息,那就能轉移大眾的注意力,讓夜白兩人不至於壓得喘不過氣來。

「喂!你這傢伙會不會說話呀!不要忘了,可是我在幫你耶!要是惹怒了老娘,我隨時撒手不幹了。你說我這樣熱心,能得到什麼好處呀!」羅蘭不禁道。

「我為之前的話道歉。我只是想說,如果能有其他人幫忙的話,我們應該不至於這般寸步難行。」夜白道,他現在是一個朋友都沒有,所以只能指望羅蘭。

「不是我沒有朋友。」她羅蘭堂堂亞當族北方天王,可能會沒有朋友嗎?「只是,我一旦請他們出手,以後他們因為我的原因,也勢必會不斷的被人騷擾,我居無定所,無所謂,但那些傢伙可就不一樣了。」羅蘭解釋道,所以,這件事只能靠他們自己。幫夜白,是羅蘭自己的決定,把其他人也拖下水,那就不應該了。 「經你這麼一說,我倒是突然想起來了。」羅蘭敲頭。

「什麼?」夜白問道。

「可以找其他人來幫我們啊。」羅蘭道。

「可靠嗎?」夜白提出質疑,這個世界有錢就能請人,關鍵是可靠與否,要不然夜白也不會專門提羅蘭的朋友了。說權利,他們沒有,說錢財,他們也不多,以羅蘭在黑市中的賞金,出面找別人幫忙,絕對轉眼就會被出賣的。就算偶爾有可靠之人,那也只是個人而已,如今夜白他們所需要的,絕對不是幾個人的力量,至少也要一個組織。

「雖然如今這世上大多數人都不太可靠,但還是有口碑比較好的。」羅蘭說道。

「請得起嗎?」夜白髮問,通常信譽好的都不會便宜吧,只有封口費給足了,對方才會謹守秘密。

「放心,不存在貴不貴的,大家互相幫忙而已。你聽過子君閣嗎?他們在世界範圍收養了很多孤兒,只是發個傳單、散播個消息什麼的,對他們而言不算什麼。」羅蘭說道。

「子君閣嗎。」

子君閣夜白不可能不知道,包括現在子君閣的情況,夜白也非常清楚。在李軍賢的引導下,子君閣已經完全演變成了一個福利所,大部分的經濟來源都靠別人的救濟,而在接受別人幫忙的同時,子君閣也樂於助人。雖然他們能做的不是什麼大事,但貴在信譽好,同時散播範圍廣。只要幫助過子君閣,請求的又不是什麼害人之事,子君閣通常都會樂意出手。就像羅蘭說的那樣,根本不存在任何昂貴與便宜之分。

所以,找子君閣幫忙,對夜白兩人而言,確實是個方案,甚至是當年最佳選擇。

不過,就像前面說的那樣,子君閣能力有限,這就是個普通的民間組織,其中基本都是沒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甚至小孩,固然他們口風很嚴,不會出賣幫助過自己的朋友,但別人要是使用一些低賤的手段威逼強迫他們,那該怎麼辦?子君閣拿什麼去抵抗那些傢伙?李軍賢?拜託,如今四大帝國都不在了,一個小小的李軍賢又能起到什麼作用?

「不會連累他們嗎?」夜白道。

「你可不要太小看我們人類了!」羅蘭說道,「子君閣是福利組織,在整個人類大陸都享有非常高的聲譽。而想要找我麻煩的,基本都是外來人。你說要是這些外來人膽敢找上子君閣的麻煩,不會激起全人類的共同抵抗嗎?特別現在還出現了無數的元素軍隊,沒有一個外族膽敢跟全人類對立的。」

「原來如此,那我們就去找子君閣吧。」夜白點頭。

「哈哈,果然還是我聰明吧。」羅蘭笑道。

······

由於是要發動全大陸的子君閣人員來幫忙,所以這件事只能找子君閣當代閣主李軍賢才能做主,好在李軍賢的行蹤非常透明,是以夜白兩人很輕易就找到了他。

再次見到李軍賢,夜白還是有些觸動,雖說他是人造人,不會有感情,但如今的李軍賢跟他記憶里的形象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不但是氣質精神等內在改變,李軍賢的外形跟當年相比,就已經完全是兩個人了。如今的李軍賢,基本就是半個機器人!

「哈哈,這是當年被兩個元素種族給弄的。不過好在,最後保住了一命。我李軍賢怎麼也是跟元素種族戰鬥后活下來的了。」

李軍賢非常的樂觀,一點都不為自身遭遇感到悲痛。要知道他如今的情況遠沒他表現出來的那麼樂觀,人類大陸的科技水平還停留在一個比較初級的水準,李軍賢半個身子是機器,那就真的全是金屬製造出來的冰冷器械。不說行動不便,連接之處還很容易發炎病變。年輕時候或許還沒什麼,一上了年紀,估計就只能在病床上躺著過了。

「你為什麼不去嘗試元素化?」羅蘭不禁問道,李軍賢這樣的情況完全可以賭一把的,正好如今有這樣的機會,以後說不定就不會有了。

「元素化的成功率遠沒有官方宣傳的那麼高,萬一回不來了,子君閣怎麼辦?而且就算成功了,估計也不得不聽命行事,再無法像現在這般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李軍賢嘆道,隨即又振作起來,「等以後年紀大了,真走不動了,我把子君閣交給下一代,或許也會去嘗試一下吧。要是老天當真眷顧我,不讓我這麼早就走,那我就多干幾年!」

「我有辦法可以幫你。」夜白突然開口。

「哦?」

其實類似的話,李軍賢已經不知道聽過多少次,不過都是一些小偏方之類,起不到多大用,但別人的好意,總不能輕易拒絕吧。

「哦,對哦!」羅蘭也反應過來,「這傢伙是人造人,他應該可以幫你把身體修復的。」

夜白有些不喜,羅蘭這口無遮攔的傢伙,竟然直接把他的身份暴露了。

「當真?!」李軍賢眼睛一亮,這還真是意外之喜呢。這麼多年都沒抱過希望,沒想到無心插柳竟然成了,果然,好人有好報嗎!

「我可以一試。」夜白應下來。到此,請子君閣幫忙的事情基本已經不用談了。

「太好了!此恩此情,必將報答!」

······

閑暇時,

「聽說你是子君閣第十一代閣主?」夜白問道。

「對啊。別看子君閣現在只是個福利院,以前可是個了不起的組織呢,不比那些古老世家差。」李軍賢道。

「那第十代閣主是誰?」夜白問出了自己關心的問題。

「哈哈,這個啊,其實沒有第十代閣主。」李軍賢抓了抓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