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88 Views

人們聽到傑克的話,眼神漸漸變得堅定起來。

Written by
banner

不得不說,傑克是一個優秀的領導人,但是卻沒有人發現傑克說完這話後,便轉過頭去,似乎在躲避着衆人的目光。

“活下去?誰知道呢?這個操蛋的世界最後會變成什麼樣?我怎麼踏馬的可能知道?”

傑克心中暗道,神情有些沮喪。

忽然,就在這時,他看到前面出現了一片黑壓壓的行屍!

“全體戒備,準備迎戰!”傑克大喊一聲。

皮卡上的人們立刻行動起來,大漢們將手中的衝鋒槍上滿子彈,婦女們自發的蜷縮在一個角落,爲他們擠出空間。

很顯然,經過了這五天的戰鬥,他們已經知道怎麼和眼前的這些怪物戰鬥了。

然而當他們靠近行屍時,卻發現這些行屍似乎對他們根本沒有興趣,而是擠做一團,不斷地向着最中心撲去,似乎在搶奪着什麼東西。

“傑克,這情況有些詭異,我們是不是繞道?”一名大漢看着眼前這黑壓壓的幾百具行屍,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四周和大漢有着相同想法的人羣不再少數,大漢說罷,很多人都看向傑克。

傑克微微皺眉,大漢說的沒錯,眼前的情況是有些詭異。

這一路上他們遇到的行屍,大多是零零散散的,根本不可能有這麼龐大的集合羣。

因此這反而激起了傑克的好奇心,回道:“叫司機慢一些,我想要知道他們到底在爭奪什麼?”

人們皺了皺眉頭,感覺傑克有些冒險了。

不過就在此刻,忽然有些驚呼道:“上帝啊!那是一個人麼?”

傑克和衆人聽到驚呼聲,連忙向着行屍羣中望去,不由長大了嘴巴!

只見一個長着東方面孔的年輕人,手中拖着兩條沾滿血污的鐵鏈,而鐵鏈的另一頭各自拴着一個巨大的鐵鉤。

兩個鐵鉤在年輕人的手中如同風車般不斷地轉動着,而鐵鉤的每一次甩動都會帶走身前兩到三具行屍的腦袋。

不一會兒,原本還讓他們感到恐懼的行屍羣便已經被年輕人殺掉了一半,至於車上吃驚的衆人也漸漸反應了過來。

“這年輕人難道是魔鬼麼?竟然如此的厲害,這些恐怖的行屍在他的面前就像是紙糊的一樣啊!”

“魔鬼?不,他肯定是上帝派來拯救我們的,他是天使,是血天使!”

……

傑克聽到四周人們的爭論聲,微微皺眉。

作爲一個無神論者,他自然是不相信上帝和魔鬼的傳說,不過眼前年輕人的強悍卻讓他想到了另一種在部隊中的傳言。

據說在米國軍隊中有一隻神祕隊伍的存在,這支部隊通過科學手段改變他們的基因,從而讓他們獲得超乎常人的身體素質和神祕力量,簡稱基因戰士。

“莫非眼前的少年就是傳說中的基因戰士麼?”

想到這裏,傑克心中做出了一個決定:“全體人員準備,任務營救眼前的東方人!”

如果說之前衆人看到眼前龐大的行屍羣還有些顧慮,那麼現在看到年輕人屠殺的情景完全就是給他們打了一劑強心劑。

噠噠噠噠~

每個人扣動手中的衝鋒槍,槍口吞吐着火舌,子彈像是不要錢的撒出去。

行屍羣在年輕人和衝鋒槍的夾擊下,很快便全部消滅。

皮卡車完全停了下來,廣闊的平原上年輕人皺着眉頭看着皮卡上的這一夥人。

兩方人馬對視片刻後,傑克主動走下車,然後向着年青人走去:“嗨,朋友,你要加入我們的隊伍麼?”

……

趙小川坐在皮卡車上,視線隨着兩邊的景色不斷移動着,身旁自稱傑克的外國人咕嚕咕嚕向着自己說着話。

很可惜,那外國人註定是白費力氣,因爲趙小川根本不懂米國語言,還有此刻的他正在消化着腦海中多出來的記憶和回想着之前發生的事情。

“鬼城……終究還是沒有得到長生不死的魂術,難道說註定無法復活若曦麼?還有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第一世怎麼樣?牧童又在那裏?另外,夢中那名成爲第五世的老者是真的是輪迴者?真的已經和我的魂魄融爲一體了麼?”

思潮翻涌,一個個問題不斷在趙小川腦中浮現,不過他根本得不到答案。

就在這時,皮卡慢慢地停了下來,將趙小川從思考中驚醒。

然後他看到傑克一夥人中那些婦女從車上取出了一些鍋碗瓢盆,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好像已經許多天沒有吃過飯了。

趙小川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自從他成爲御鬼師後已經很久沒有嘗過飯的滋味了。

只不過此刻的他思緒萬千,也根本沒有任何胃口吃飯,反而有些讓他在意如何從牧童這裏獲得有關於這裏的信息,然後離開這裏。

“趙,我們要開飯了,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呢?”

正當趙小川思考時,傑克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說道。

趙小川微微一愣,擡頭看向傑克,他竟然聽懂傑克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不過這還不是讓他更驚訝的,更令他驚奇的是他眼前視線一花,發現自己眼前的傑克漸漸消失,然後一個巨大的漩渦呈現在了自己面前。

而在那巨大的漩渦中間,那口之前在鬼城中保護着他的青銅棺材正在其中不斷沉浮着。 杜邦特眉頭一皺,氣的差點兒要蹦起來。

「可惡的傢伙,還敢還手?都給我一起上,把這個垃圾給我丟下去……」

杜邦特怒吼道。

幾名大漢,立刻一擁而出,朝秦穆然圍攻過來。

秦穆然隨手一揮,桌上的高腳杯被快速打出去,直接擊中一名大漢的腦袋。

啊!

一聲慘叫,沖在最前面的大漢,滿頭血跡,直接倒地。

緊接著,一道身影快速起身,速度極快,沒人看清楚倒地發生了什麼。

只聽幾聲慘叫后,幾名西裝大漢,先後被從窗戶扔了出去,全部都丟在了樓下不可回收的垃圾桶里,將空蕩蕩的垃圾桶,填的滿滿當當。

……

一分鐘后。

華美西餐廳二樓,秦穆然面前,只剩下了杜邦特。

他臉色一沉,喉嚨一緊,神情極度緊張,他沒有想到,自己這次居然會遇到一個硬茬子。

「小子,算你狠,別以為自己有幾下子就可以猖狂,你等著,我們杜邦家族的人,是不會放過你的……」

杜邦特嘴硬說道。

秦穆然悠然坐下,取出一個嶄新的高腳杯,倒上半杯紅酒,神情不溫不火,喝了一口紅酒。

「好,我給你個機會,儘管打電話叫人,我就坐在這裡等著。」

秦穆然淡然說道。

杜邦特神情一愣,顯然,秦穆然的回答,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哇靠!

這麼狂的嗎?

居然敢讓自己叫人,還說就在這裡等著,這尼瑪是有多看不上杜邦家族?

杜邦特本來只是隨口說一句狠話,然後就準備拔腿開溜的,但是聽到秦穆然的話,他瞬間改變了注意。

「小子,這可是你說的,待會兒本少爺叫上人來,你可別後悔!」

杜邦特冷聲說道。

秦穆然一邊用刀叉切著牛排,一邊淡然回道:「在我陪格林小姐用完餐之前,你隨意叫人,我不介意。」

杜邦特二話不說,立刻掏出手機,直接撥通了家族電話。

「我是你們杜邦少爺,我現在在華美西餐廳,立刻帶上咱們家所有的保安打手,半小時內,務必趕到……」

杜邦特用命令的口吻對著電話喊道。

在他看來,對付一個人,只要有十幾個就足夠了,儘管秦穆然是個練家子,他讓自己家所有打手都過來,無非是想通過浩大的聲勢,將自己剛才丟掉的面子再找回來而已。

小子!

你不就是有幾下子嗎?

本少爺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能打,雖然杜邦家族內,沒有太多高手,但是人數卻也不少,在他看來,對付一個會點兒功夫的東方人,也用不到太厲害的高手,……

秦穆然親手切好一塊牛排,叉到格林睿芸餐盤中,並暖心一笑。

「親愛的,嘗嘗我親手為你的切好的牛排,趁熱吃,涼了就沒有味道了……」

秦穆然笑道。

格林睿芸不禁一笑,雖然他知道,秦穆然只是在配合自己演戲,為了讓杜邦特對自己死心,但她現在心裡,開始有些喜歡這種被秦穆然關切的感覺了。

不得不說,這麼優秀的男人,任哪個女人能受得了他的關心?

更何況,秦穆然還多次幫助過格林家族。

……

看著秦穆然和格林睿芸膩歪在一起,杜邦特不禁暗吃一嘴狗糧,敢怒不敢言。

他現在只要再多說一句話,隨時都會被秦穆然當垃圾扔到樓下垃圾桶里。

杜邦特目光鄙視一眼。

哼!

小子,等著,待會兒我們杜邦家來人了,本少爺再給你一筆筆的算賬!

……

半個小時后。

秦穆然陪格林睿芸,幾乎已經用餐完畢。

秦穆然輕拭嘴角,目光挪到杜邦特身上,目光有神,面帶笑意。

「你叫的人是堵車了嗎?」

「我已經吃完飯了,再不來的話,我就得走了,今晚我陪格林小姐,還要早點兒休息。」

秦穆然語氣別有深意地笑道。

他故意將最後一句話說的頗有深意,讓杜邦特想入非非,目光中充滿了羨慕嫉妒恨。

就在這個時候,餐廳外響起一陣急促的車笛聲。

秦穆然目光瞥了眼窗外。

三十餘輛車一字開來,將整個華美餐廳,圍堵的水泄不通,聲勢浩大。

車門打開。

黑壓壓一片西裝墨鏡打手,魚貫而出,將整個華美餐廳,里三層外三層,團團包圍了起來。

餐廳內,無關人員,紛紛驚恐萬分,逃離餐廳。

杜邦特踮起腳,看了眼窗外,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神情瞬間再次囂張起來。

「小子,我的人到了,哈哈……」

杜邦特得意笑道。

秦穆然沉默不語,他懶得理會像杜邦特這樣的蠢貨,總是自以為是,他比布朗家族和維特家族還要蠢。

見到秦穆然一聲不吭,杜邦特愈發猖獗。

他認為,秦穆然一聲不吭,可能是怕了他,已經嚇的說不出話來了。

畢竟,從窗外看去,杜邦家族足足有二百多打手。

幾分鐘后,在兩名大漢攙扶下,德威斯滿頭菜葉,滿臉淤青,被人攙扶了進來,身後跟著杜邦家打手。

……

「杜邦少爺,咱們杜邦家的人全部到齊了,一定要給這小子一點兒顏色看看……」

德威斯忍痛說道。

因為剛才垃圾桶里被人刨出來,渾身都散發著一股難聞的惡臭味道。

「小子,怎麼不說話了,現在知道害怕了嗎?」

「早點兒幹嘛去了?」

「小子,給你的機會,現在跪下給我們磕頭道歉,然後自己跳到樓下的垃圾桶里,否則的話,今晚讓你知道我們杜邦家族的厲害……」

德威斯得意說道,擺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架勢出來。

秦穆然悠然放下手中的高腳杯,微微側坐,將目光看向德威斯和杜邦特身上,冷冷一笑。

「啊呦,不可回收的垃圾,居然還能從垃圾桶里爬出來,真是有趣,哈哈……」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

杜邦特目光一冷。

「小子,外面可是有我們杜邦家族二百餘人的打手,你還敢這麼囂張,找死……」

杜邦特冷聲得意說道。

二百打手!

如此強大的實力,足以讓他有底氣說出這樣的話,甚至忘掉剛才的自己對秦穆然的恐懼。

秦穆然嘴角一揚,環視整個餐廳,二百餘人,已經佔滿了整個餐廳,他臉上露出几絲鄙夷的笑意。

「二百人,有點兒少,我允許你再多叫一些人來……」

話音落下。

杜邦特和德威斯,臉上都露出獃滯的目光,有些不知該如何反駁。

二百人,有點兒少?

居然還允許自己再多叫一些人來?

哇靠!

這小子狂的有點兒不像話呀! 看着眼前的青銅棺材,趙小川猶豫了片刻,向前走去。

他的手搭在青銅棺材上,一股冰冷的觸感在從棺材上傳出,不由讓他打了個哆嗦。

“你終於來了!”

幽幽的聲音響起,一股股黑霧從青銅棺材上飄出在空中顯化出一個人影。

趙小川后退一步,仔細地打量的對方片刻,最後將目光落在他肩頭的兩個巨大鐵鉤上,認出了對方的聲音。

“是你救了我?”趙小川問道。

他醒來後出現在一片大戈壁上,許多行屍包圍了他。

而他本身也變得非常虛弱,除了輪迴境強者的身體素質被保留了下來,身上甚至感受不到一絲鬼氣和輪迴之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