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67 Views

血水往上一衝,嘩嘩嘩的泄下。

Written by
banner

樹魂即將被大火吞噬的頭,火勢立即停止。

我頓時鬆了一口氣。

仇梅高興道:“老鬼,火勢停下來,你不會被燒掉了。”

樹魂變小,立即縮小成人高直立在我面前。

他會我低聲道:“多謝鬼後相助。”

我點頭:“不客氣。”

廟被毀,飛僵被砸死,凌幽和一衆殭屍將士像落湯雞一樣,站在南面牆底下。

突然,我覺得她表情不對。

她此時朝我陰惻惻的笑,恍如在笑我傻,笑我蠢。

爲什麼她會這個表情,此時她不應該是疲於奔命嗎?

一秒鐘後,廟宇轟的一聲,瞬間倒塌。

剩下幾根漆黑高大橫樑,屹立在廢墟里。

廢墟里還剩下一點星光,冒着黑煙。

然,我看見廢墟里浮現一雙雙紅色的詭異眼睛。

一點點的從廢墟廟裏靠近,他們搬開踩斷木塊,踩碎磚瓦,踩滅火星,從廟宇的那一端走進來。

“老鬼,殭屍,好多殭屍過來了,你不是說廟一毀,他們都進不來嗎?”

樹魂懊惱道:“我失算了,本以爲把廟宇破壞,殭屍將士不能進來,但是,南陰七大惡地的殭屍全部都過來。”

我問仇梅:“普通殭屍好對付嗎?”

仇梅搖頭,惆悵道:“他們不是普通殭屍,生前都十惡不赦的大惡人,此類殭屍智力低下,但最不要命的。這下難對付了。”

仇梅又問:“老鬼在,破廟後面還有多少殭屍啊?”

“不知!”

“估一下,到底是多少?”

“七大惡地,每一地殭屍少則幾萬,多則數不清。這些殭屍都想跑到北冥作亂,如今古廟一坍塌,他們更是有恃無恐。在這樣下去,這些高牆遲早有天會被他們推到。”

“那我們不是死定了?”仇梅尖叫道。

“所以,希望北冥鬼王早點過來救人。”

肚子裏的君凌,透着擔憂:“媽媽,我看見廟宇背後,成千上萬的殭屍密密麻麻往古廟這邊涌過來了。”

“寶寶乖,咋們不怕,一定會出去的。”

“媽媽,我想出母體幫你。”

我厲聲拒絕道:“不行,好好在肚子裏待着,聽話。”

那方,凌幽在我諷刺道:“哈,龍小幽,我真應該感謝你這兩個廢物朋友,把廟給毀了,要不然,今天我真殺不了你。”

她揮着刀尖,對着從廟裏出來衣衫襤褸,面黃肌瘦的殭屍,大聲喝:“那女人是凡人,你們只要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就能萬古不滅,飛神成仙。”

聽到萬古不滅,飛昇成仙。原本面容呆滯的殭屍,眼眸升起一股子嗜血的殺戮。

一個個灰暗的臉,張開巨大嘴巴,露出尖銳獠牙,獠牙下面還滴着血。

全部發了瘋般朝我衝過來。

仇梅和老鬼迅速把我護在身後。

“動手!”老鬼下令。

仇梅用紅綾,樹魂用樹幹,他們妄想把殭屍攔截。

這些殭屍太不要命了,不怕死般。

倒下了在站起來,斷胳膊斷腿,爬也要爬過來。

猩紅眼睛裏,只有我的血肉。

古廟廢墟後面,那些殭屍像食人蟻般,源源不斷的往這邊撲過來。

仇梅和樹魂抵擋了一波又一波,沒幾分鐘。

仇梅大喊道:“不行啊,老鬼,這樣我們會被活活的耗死。”

君凌在肚子裏焦急的對我說:“媽媽,讓我出去把。” “你給我老實的待在肚子裏,不要出來。”

我對君凌叱喝,我不能讓他冒一丁點風險,萬一從母體出來有風險,我要如何對面君無邪?

шωш ▪ttKan ▪C 〇

小院如同世界末日,那些殭屍如同喪屍,不斷的衝過來,沒完沒了。

地上躺着無數的殘肢斷臂,一層層的堆高,鋪滿地面。

樹魂和仇梅身上染滿鮮血。

更多不怕死的殭屍,從古廟廢墟串出來,發了瘋般撲過來,血腥的眼眸裏只有我的心,只有我的鮮血。

仇梅和樹魂一開始還能抵擋,一刻鐘後,疲憊逐漸顯露。

在這樣下去,他們當真會被耗死。

怎麼辦,我頓時心急如焚。

有些殭屍繞開仇梅和樹魂,從牆角兩邊夾擊過來。

仇梅用紅綾朝他們脖子一束,鬼氣一出,瞬間甩到高牆上。

趁機,凌幽和三四百殭屍將士出動了。

他們勢如破竹的朝我衝過來。

仇梅被近身的幾隻殭屍困住,樹妖被撲過來的無數殭屍,老老抱住樹幹,樹枝,樹腰……

他把掛在身上的殭屍,一個個甩出去。

可殭屍飛出去了,又有新的殭屍撲過來。

他們自顧無暇,料不到凌幽會尋這樣的時機殺過來。

我一步步的往後退,立即推到牆角邊,已無退路。

我單手捂着肚子,急紅了眼,急出了汗。

怎麼辦?

凌幽就像發了瘋般,從幾百殭屍將士中,一躍而起,踩上他們頭,直串過來。

她目光如虹,手握匕首,直直剜向我心窩處。

五米,三米,二米……

火光電石間,我執起手中唯一一張靈符,飛速往她臉上射去。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她的刀尖已經捅到我面前。

君凌大呼:“媽媽……危險!”

肚子裏一道鬼氣幻化而出,在我面前升起一道黑霧朦朧的結界。

凌幽刀尖對準我心臟位置,刀尖死死的抵在結界。

她想捅破結界,可手中刀刃無法刺破,只得一點一點的逼近。

三寸,兩寸,一寸。

刀刃越來越近!

她身邊血娃娃張開猙獰大口,露出原本的面目,齜着牙往結界上大口咬去。67.356

和凌幽一起奔過來的殭屍將士,好幾百人。

他們手執大刀長矛,凶神惡煞,目赤欲裂的朝我頭頂結界撲過來。

這麼多人,這麼殭屍都想要我的命。

我此時就像砧板上的肉,毫無抵抗能力。

我護着肚子,驚聲尖叫:“不……我的寶寶!”

結界一旦被打破,君凌肯定會受到重創,嚴重的會直接流產,胎死腹中。

這一刻,我太害怕了。

從來未有如此恐懼過。

我不是怕死。

我害怕失去君凌!

這是我和君無邪的孩子,他等待了一千多年纔有重生的機會。

汗水和淚水沿着我眼瞼從臉上滴落,我雙手捂着肚子,背靠圍牆,眼睛睜的很大。

如果不是背後的圍牆,我此刻根本站不住。

時間過了一秒、兩秒、三秒……

我沒有聽見結界破裂的聲音。

沒有悽慘的尖叫,沒有兵器碰撞,甚至連風聲都靜止了。

全世界都安靜了,靜的讓我無可適從!

“媽媽……”

肚子裏的君凌奶聲奶氣的說:“爸爸來了,他來救我們了。”

我聽見君凌的話,眼睛溼潤,眼眶紅紅的。

心裏的委屈和害怕情緒,一下涌了出來。

面前的殭屍,他們就像塔羅牌一樣,一個挨着一個,往後倒去。

倒在地下後,瞬間消失在我面前,猶如虛幻的影像。

殭屍完全消失不見。

張開血腥大嘴的鬼娃娃,眼眸露出恐慌。

它甚至來不及尖叫,一秒時間內,幻化成一道黑煙,消失在我面前。

我擡頭,眼睛看見君無邪的那一瞬間,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淌。

三米外,君無邪身如松竹矗立,龍袍上巨大黑龍在隱隱浮動,肩上黃金骷髏頭正對我。

黑色披風在身後飛卷着,被陰風吹的獵獵作響。

他身後的地上,是無數的殘肢斷臂。

他漆黑鳳眸灼灼注視我,眸底深深擔憂,冰雕玉砌的臉上,除了白還是白。

一秒後,他眸底漆黑瞬間轉換成猩紅,陰鶩眼眸露出毀天滅地的殺氣。

凌幽面上少有的恐懼,她同樣動彈不得。

君無邪單手掐住她的脖子,把她狠狠往古廟廢墟上一摔。

她像破敗的風箏,準確無誤的插在古廟廢墟的柱尖上。

“啊……”

她悽慘的尖叫。

那驚天慘叫聲,瀰漫整個血水覆蓋的小院。

木尖刺穿了她的肚子,血水順着柱尖往下落,樣子很悽慘。

她動騰了幾下,卻無法從漆黑柱尖上下來。

君無邪對仇梅說:“把她給我綁結實了。”

仇梅一聲應下:“是!”

仇梅雙手飛出紅綾。

紅綾束縛凌幽的四肢,困住她的脖子,吊着她的頭,讓她柱尖上動彈不得。

君無邪走到我面前,伸出修長節骨分明的手,輕拭我眼角的餘淚。

“爸爸……你在不來,你就看不見我和媽媽了。”

君凌軟萌的聲音在我肚子傳出,帶着幾分抱怨的意味。

我撫摸着肚子,眼淚水不曾停過。

我看君無邪,咬着脣的牙齒鬆開,哽咽道:“我知道他會來的,他不會放棄寶寶和媽媽,爸爸會來的。”

君無邪眼眸一顫,單手擡起我的頭,在我脣角邊印上一吻,立即把我擁入懷中:“讓你們娘倆受驚了,是爲夫不好。”

“沒事,我不怪你。”我含着淚說道。

這時,仇梅和樹魂對君無邪下跪道:“見過鬼王大人。”

君無邪放開我,轉過身。

我看了眼被無數紅綾捆在大柱尖上的凌幽。

她也在注視着我,君無邪把我擁入懷中的畫面,深深刺激着她。

她被捆着,死到臨頭,卻沒有開口求饒。

只是杏眼中恨和不甘,是如此的明顯。

君無邪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孤高淒冷的背影對着我。

凌幽見君無邪走過來,嘴角彌着淺笑。

她一張嘴,嘴裏的血水就溢了出來,沿着下巴往下落。

“殺我?呵,君無邪,你下的了手嗎?”

她的語氣淡定,沒有面對死亡的恐懼,而是篤定君無邪不會殺她。

君無邪沒有回話,我能看他身後披風凝聚如墨的鬼氣,越來越濃。 這是他動了殺心的前兆。

君無邪走上臺階,在凌幽面前站定。

我看不見君無邪什麼表情:“仇梅!”

仇梅會意,扶着我,往古廟廢墟上前行。

凌幽嘴角留着血,杏眸含着笑,對君無邪說:“一千五百年前,你和鳳子煜逼我跳下懸崖,你可曾記得。”

“一千五百年後,你又因爲這個女人殺我,君無邪,你當真下的了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