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9, 2020
58 Views

頓時,一千道拳頭橫空出世,拳頭不斷融合,最後千拳歸一,凝聚成一個無比巨大的鐵拳。

Written by
banner

這道鐵拳遮天,其中蘊含著無窮的破壞力,就連虛空都無法支撐,開始崩裂!

可想而知,這一拳的破壞力有多麼的強大!

當然,這一切說來話長,其實也就是在一瞬間完成的而已。

遠處,王天涯看見千滅拳出世之後,都不由微微一愣,他驚人的發現,千滅拳所散發的破壞力,竟然一點也不弱於自己的雷電長槍。

而且,千滅拳跟雷電長槍一樣,蘊含著的都是純粹的力量,再無其他!

彷彿,雷電長槍和千滅拳存在於世,完全就是為了毀滅和破壞一般,沒有任何道理可講。

接下來,拳頭和雷電長槍碰撞在了一起。

轟隆——

巨大的風暴以拳頭和長槍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擴散,恐怖的破壞力,驚天地泣鬼神。

總裁的小萌妻 下方的海水被分割開來,出現一個深淵巨洞,整個蒼雲星都猛然顫抖,好似已經承受不住這種級別的戰鬥了,堪稱恐怖!

想必,這兩道純粹以破壞和毀滅為目的的攻擊手段,若是再由強大一點的人使出,那麼整個蒼雲星都會被其中的餘威給毀滅掉,這一點毫無疑問!

緊接著,一點光亮,拳頭和長槍相交的地方閃爍起來。

這道光,非常強烈,覆蓋住了一切。

整個蒼雲星都被照亮,好似化作了一個光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之中,什麼都沒有了,只有光!

頓時,蒼雲星各地爆發出大恐慌,就連大勢力中的一些大能都被驚動,急忙查看是怎麼回事。

還好的是,光亮只出現了一瞬間,便瞬間收縮,化為虛無。

拳頭和長槍也在一瞬間消失的無隱無蹤,方才的曠世大戰好像根本沒有發生一般,世界恢復了寧靜。

不過,王天涯和蘇白都是心驚不已,別人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他們卻真切的感知到了。

他們萬萬想不到,兩道純粹以破壞和毀滅而生的攻擊,碰撞在一起之後,竟然會爆發出如此恐怖的能量。

他們相信,若是他們身處能量中心的話,也一定抵擋不住,會被恐怖的能量所抹滅。

更為恐怖的是,龐大的恐怖能量,竟然將虛空炸出了一個宇宙蟲洞。

王天涯和蘇白方才都有一種要被蟲洞吞噬的感覺,還好蟲洞只存在了一瞬間便消失了,否則的話他們根本抵抗不了,會被蟲洞吸走,去到一個沒人去過的神秘地帶,也有可能會直接死亡。

值得一提的是,剛剛那龐大的恐怖能量,就是被蟲洞給吸走了,否則的胡估計蒼雲星的海水要在能量之下蒸發大半,蒼雲星也會變的千瘡百孔。

「不錯,雷電之神的力量,的確很可觀啊!」蘇白滿意的點頭,心中也大為興奮,他已經估算出,王天涯若是成長下去的話,恐怕要比一般的帝君都要恐怖上百倍不止!

這下,他對王天涯更加感興趣了,一定要將王天涯招攬到自己身邊,以後王天涯可是自己重登蓬萊界之主寶座的一大助力啊!

王天涯嘴角抽搐不停,不過當看見蘇白興奮的表情之後,再看了看蘇白看向自己灼熱的目光,他就一陣不寒而慄。

可是,他依舊硬著頭皮怒斥道:「看到了嗎?這就是我的真實力量,就算是你也奈何不了我,放了我三位弟弟,我們之間的所有恩怨一刀兩斷,從此之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本來,他還以為蘇白要拒絕,沒想到蘇白非常果斷的就答應了,說道:「王兄果然不是泛泛之輩,簡直就是同輩之中的翹楚,人中之龍啊,既然如此放了你的三位弟弟也無妨,就當做跟王兄結給善緣了,不過我對王兄卻著實感興趣,不如王兄就留在我身邊,我保證日後讓你成為蓬萊界中數一數二的帝君,如何?」

王天涯本來聽著蘇白說的前半句話,臉上都露出了笑容,認為蘇白還算個人物,知道什麼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可是當他聽到後半句,從跟他要結善緣開始,他就覺得不對了,一直聽到最後,他氣的瑟瑟發抖,滿臉通紅。

說到底,蘇白竟然還是想收他為奴僕!

「你特么在做夢,我王天涯怎會做人奴僕,今天你徹底惹怒我了,逼我使出我真正的力量,你就算是死了,也足以自豪了!」王天涯面目猙獰,怒吼一聲道:「千電萬雷以我為尊,聽我號召,任我差遣,雷神之怒,抹滅諸邪!」 原本,方才蘇白和王天涯之間所發生的碰撞,威力之大,已經將天空中的烏雲全部震散,蒼穹彷彿都被打出了一個窟窿,晴空萬里。

可是,在王天涯的一聲怒吼之下,忽然又有層層疊疊的烏雲聚集了過來。

而且,這一次聚集的烏雲,比上一次還要濃密厚重,彷彿一座座漆黑的巨山壓在天空中一般,給人一種恐怖的壓力,彷彿是天威一般,讓人喘不過氣。

甚至,就連下方翻湧不息的海浪,都平息了下來,整個海面靜的像是鏡面一般,完全被定住了,再也沒有半點波瀾。

轟隆——

忽然,就在這時,一道震耳欲聾的雷聲,猶如晴天霹靂一般,響徹八荒六合。

緊接著,一道足以將一座巨峰吞沒的雷電,從烏雲之中劈出,散發著濃郁的天威,瞬間便將王天涯給吞沒。

這一幕,看的蘇白心中一凝,他自問若是剛剛那一道閃電向自己劈過來的話,自己估計也只有躲的份。

其實,不是閃電的威力太大,是其中蘊含的天威太龐大了。

天威代表著什麼?蓬萊界的威嚴!在蓬萊界中,誰能挑戰蓬萊界的威嚴?跟蓬萊界做對,不就是找死嗎?

而且,更重要的是,天威是由蓬萊界的法則組成,整個蓬萊界也都是由蓬萊界的法則組成。

可以說,若是沒有法則,就沒有蓬萊界,更加沒有蘇白!

可想而知,天威是多麼的強大了,就算是強大到帝君級別的人物,在面對天威的時候,都得避而遠之,不敢與之正面對抗。

其中有兩點,第一點是天威中蘊含著法則,威力巨大,幾乎無人能敵,法則創造了蓬萊界和萬物,當然也能夠抹滅萬物,只要是蓬萊界中生存的萬物生靈,都能被法則所抹滅!

第二點是,就算自己擁有足夠的力量,將天威抵擋了,將法則抹滅了,卻依舊沒有完,畢竟這就代表自己要跟整個蓬萊界做對了,必定會永生永世遭到蓬萊界的排斥和針對,就連投胎轉世都無法擺脫。需知,若是被蓬萊界排斥針對了,那將會非常的麻煩,可能無法修鍊,永遠只能做一個普通人,甚至就算是普通人也會霉運連連,沒有還日子過。就算是帝君級別的人物,也會在冥冥之中得到懲罰,輕一點的無法再進一步成神,或者修為倒退,霉運連連。至於重一點的,也許會因為各種躲避不了的意外,凄慘的死去。

想想看,一個帝君級別的人物,一方霸主,震撼星空,統領一方星域,受億萬生靈敬仰,要誰生就讓誰生,要誰死誰就必須死,霸氣無比。可是,就因為他抹滅了法則,向蓬萊界發起了挑戰,導致他霉運連連,修為倒退不說,喝口水都能被嗆死,一代梟雄,居然被水嗆死了,得多凄慘啊!

未婚夫,我是重生的 故此,整個蓬萊界,幾乎沒有誰敢對天威不敬,除非一些超級大能,已經不受蓬萊界約束,可以打破蓬萊界,前往別的宇宙的存在。

可是,這樣的存在,在整個蓬萊界中,都鳳羽麟毛,極其稀少。

咔咔咔——

這時,閃電已經完全落下,徹底將王天涯包裹了起來。

緊接著,猙獰的閃電直接蔓延開來,覆蓋在海面之上。

剎那間,原本平靜的汪洋,在雷電的蔓延之下,彷彿化作了雷電大海,其中散發著濃郁的威壓,讓人不寒而慄,頭皮發麻。

關鍵是,在海綿之上,還有一個電人站立,他不斷的向蘇白走來,每走一步,虛空中都會傳來陣陣雷暴之音,和電弧摩擦的脆響,極其恐怖!

隨著他的不斷走動,將他包裹住的雷電,也在發生改變。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王天涯!

而隨著王天涯的不斷走動,包裹著他的雷電也不斷的凝聚,最後化作成一副雷電戰甲披在身上,連接的下方的雷電汪洋,以及天空中的雷電蒼穹。

剎那間,整個世界彷彿都變了,這裡已經不是蒼雲星了,而是在一個雷電的世界當中,整個世界都是由雷電組成,空氣中只有真正雷暴電音,極其恐怖!

至於王天涯,面色冷靜,眉宇之間不怒自威,手握雷電長槍,周身更有一條條龐大的雷電蒼龍環繞,彷彿他掌管著法則,代表著天威,要審判世間的一切,抹滅忤逆自己的一切存在!

他,就是雷電神王!

剎那間,蘇白感覺壓力巨大,被王天涯盯著,彷彿世界就只剩下自己一人,被孤立起來了一般,整個蓬萊界都在排斥自己。

而且,陣陣天威不斷的在侵蝕著他的精神,讓他又一種要跪地膜拜的感覺!

「王天涯,不簡單!」蘇白一字一句緩緩的說道:「雷聲之怒,威力之大的確超過了我的想象!可是,也就僅此而已!想要以此將我滅殺,不可能!」

聞言,王天涯雙眼彷彿有雷電激射而出,聲如暴雷,吼道:「藐視天威,蔑視天罰,你這是大不敬,使得天地震怒,雷神掌管天地懲戒,抹滅一切妖孽逆徒,接受雷神的怒火,天威的審判吧,審判之槍!」

話音一落,王天涯虎軀一顫,緩緩舉起手中的雷電長槍,猛的甩出!

轟隆——

雷爆,電音,響徹世界每一個角落。

剎那間,不管是天上的天雷,還是海中的海雷,均是被審判之槍所牽動,無數雷電湧入其中。

原本只有手臂長短的審判之槍,瞬間膨脹,足足有千米長,宛如一道驚天神雷。

同時,審判之槍在被拋出去的瞬間,虛空便被撕裂,長槍沒入其中,同一時間蘇白面前的虛空也被撕裂,無盡雷電和威壓從中散發,長槍從中刺出!

從王天涯拋出審判之槍,一直到長槍出現在蘇白面前,說來話長,其實都發生在很短的時間內,甚至連一個呼吸的時間都沒有。

可想而知,長槍的速度有多麼的恐怖,堪稱瞬移!

其實,蘇白早就有所準備,在王天涯說話的時候,他就不斷後退,拉遠距離。

可是,審判之槍的速度還是太快了,遠遠出乎了蘇白的預料。

很明顯,這就是法則的力量,其中蘊含了蓬萊界的發著,威力無窮!

不得不說,在排除蘇白的情況下,王天涯堪稱同輩之中第一人,絕對沒有任何同輩是他的對手,除非對手跟他一樣也是神,或者是像蘇白這樣的存在。

重點是,王天涯隱藏的太深了,幾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實實力強大到了如此地步。

若是他在跟別人戰鬥的過程中,就算是南宮一,突然面對他的全力一擊,也只有被殺的份! 「神靈的力量,恐怖之處就在於,能夠有蓬萊界的加持,藉助了法則的力量,否則的話也就一般般!」蘇白喃喃自語道,看著已經到自己面前的審判之槍,沒有任何動作,只是心念一動。

頓時,金色的光芒在蘇白的身後綻放,蘇白整個人也被照耀成了金黃色,彷彿他就是一座金色雕塑一般,格外的璀璨。

於此同時,濃郁的陽氣同時爆發,百里之內的溫度,直線上升。

剎那間,蘇白彷彿化作了一顆太陽,甚至是比太陽的溫度還要恐怖,下方的海水不斷的被蒸發。

不一會,整個蒼雲星的海平面,就降低了足足一米。

休妻也撩人 可想而知,蘇白所散發的陽氣溫度有多麼恐怖,竟然將一個星球的海水,在短短的幾息時間之內,就蒸發了一米。

換做是別人的話,肯定不敢相信。

同時,還可以隱隱約約的看見,蘇白的肌肉和肌膚都在變化,肌肉變的更加結實,線條更加剛毅霸氣,肌膚卻變的更加光滑,就像是銅鐵一般,充滿了光澤。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那霸氣的肌肉和光滑的肌膚上,竟然有若隱若現的龍鱗浮現,隨後鱗片組件凝聚,化作一副戰甲,將他包裹在其中,看起來無堅不摧!

這,就是蘇白運轉起九天聖龍訣第一重龍神金甲,所改變的狀態!

這個狀態的蘇白,極其恐怖,擁有龐大的陽氣,恐怖的溫度不說,力量也是直線上升,防禦力也極其恐怖,堪比真龍!

若是肉搏的話,蘇白這個狀態,堪稱無人能敵啊!

於此同時,就在蘇白披上龍神金甲的一瞬間,原本勢必要審判一切的審判之槍,也停頓了一下,被濃郁的陽氣給阻礙了。

天雷之中的陽氣,本來就是純陽之氣,至陽至剛,是世界上最為純陽的東西,能夠抹滅一切邪祟,任何妖物見到了都會害怕,並且被克制。

可重點是,按照蘇白的理解,天雷再如何純陽,都是陰間之物。

而蘇白自己所散發的陽氣,才是真正的陽氣,來自於陽間的陽氣。

所以兩者相較之下,還是蘇白的陽氣要恐怖一切,跟蘇白的陽氣比起來,天雷所散發出來的陽氣,其實就跟陰氣差不多,自然也會被克制。

此時此刻,時間彷彿被定格住了,審判之槍被陽氣所阻攔,蘇白和王天涯對立,互相審視著對方。

一方身披雷電戰袍,矗立在電閃雷鳴之中,天威赫赫!

一方身穿金龍戰甲,矗立在璀璨金光之中,陽氣衝天!

他們就像是兩尊天地之間至高無上的神明,在進行曠世大戰一般,驚世駭俗!

「這……」

王天涯面色略有些不自然,盯著身穿金龍戰甲的蘇白,顯得有些驚疑不定。

他萬萬沒有想到,蘇白竟然如此強大。

關鍵是,他現在已經展現出了自己的目前所能展現的最終形態,可以說他已經化作了雷電之神。

要直達,現在的他是一個真真正正的神明。

可是即便如此,他還是從蘇白的身上感覺到了壓力。

能讓神明都感覺到壓力,王天涯不敢想象蘇白有多麼的恐怖,這是他從未遇見過的情況。

而且,蘇白所綻放的陽氣實在是太強烈了,王天涯是神靈轉世,帶有很久遠的記憶,可是在他的記憶中,卻從未見過如此濃郁的陽氣。

在蘇白的陽氣面前,王天涯周身的雷電都有一種承受不住的感覺,他也有一種自己要被焚燒殆盡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他有些不寒而慄。

他畢竟是神靈,能夠讓神靈都有一種被焚燒的感覺出現,並且讓蘊含天威的雷電都招架不住,蘇白到底是誰?

這是王天涯內心深處的疑問,他相信蘇白絕對不簡單,居然擁有讓神靈感到危險,並且焚燒天威的能力。

其實,在第一時間,王天涯就在猜想,蘇白會不會跟自己一樣也是神靈轉世。

王天涯看來,蘇白知道的實在是太多了,特別是對於自然神靈,並且一下子就認出了自己就是雷電之神。

這換做是一個正常人,絕對不可能猜測得到,也絕對認不出王天涯就是雷電之神。

但是,這個猜想剛剛出現,就被王天涯給否定了。

他清楚,神與神之間,是有感應的,蘇白若也是神靈的話,王天涯絕對能夠在第一時間就感應到,就算蘇白隱藏的再好,他們接觸這麼久了,王天涯也能夠捕捉到一絲絲的蛛絲馬跡。

可是,蘇白身上根本就沒有一點神靈的氣息散發,所以他絕對不是神靈。

不是神靈,又知道如此之多,還擁有如此駭人的力量,當真是亘古未見啊!

王天涯不敢相信,蘇白若是成長起來,將會強大到什麼地步。

可是,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徹底將蘇白打敗,並且搞清楚蘇白的身份,否則他會感覺到不安。

「審判之槍,不可阻擋,抹殺萬物,審判眾生!」

一聲怒吼,從王天涯的口中爆發,頓時雷電大作,原本被阻礙的審判之槍,電光大放,又龐大了不少,其中蘊含的天威更濃。

剎那間,龐大的天威便將濃郁的陽氣所壓制,審判之槍再次恢復自由,撕裂虛空,向蘇白的胸膛狠狠刺去。

蘇白雙眼一凝,他已經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右手握拳,猛的打出。

大日神陽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