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70 Views

“靠,老子怎麼又忘了他們是一幫變態的神靈!”

Written by
banner

王昃罵了自己一句,然後說道:“那您老在這裏繼續挑選……呃……神器,我到處看看。”

其實王昃從一開始被扔上空中的時候,就注意到這裏有一個地方很奇怪。

也實在最中心的地方,那裏有一個很詭異的亮光。

現在走過去,仔細一陣翻找之後,發現就在那屍骸的腳下,有一個方形的有些破損的石板,而上面正是用古怪的文字寫着一些東西。

顯然就是一種碑文。

王昃伸手在上面抹了一下,卻沒有擦掉任何灰塵,看來就是‘自來舊’的東西。

左看右看,猛地腦袋一疼,好似長針灌腦。

來得快,去得更快,轉瞬那股疼痛又消失了。

而再次看向手中的碑文,他……竟然認識了!

‘大化天一決!’

“這是……”

王昃瞳孔猛地一縮。

就算他再笨,也知道這肯定是一種功法。

但具體是不是巨人的功法,亦或是其他什麼功法,他卻沒有辦法知道。

有些心虛的往女神大人的位置看了一眼,發現她還在往自己的懷裏塞東西,塞了幾樣,便有幾樣掉出去,然後繼續塞……好似……偷玉米的狗熊。

看得王昃只想笑。

回頭再次看向碑文,字字句句,果然是一種修煉方法,而且是那種奇怪的……體修。

並非是鍛鍊身體,更像是‘無上太一大自在玄妙功法’,讓整個身體的所有部位都成爲能量的匯聚地和分散地。

不過……相對於後者的‘猜測’居多,這篇‘大化天一決’簡直就是原版!

想來,後者也僅僅是根據某個人使用功法的特性,才‘猜想’出這樣一本功法的吧。

王昃快速的掃視了一遍,所有的內容便深深的刻印在他的腦子裏。

又將石板拿起來仔細觀看,並沒有發現任何夾層之類的東西,隨後他傻笑一聲,看來自己曾經的武俠小說確實是看多了。

拿着石板想了想,幾次都想將它擊碎,這樣才能確保這份功法只有他一人知道。

但……最終還是將石板藏在了骸骨之下,只要讓人看不出來就行。

單獨是得到這份功法,他來這‘所謂的寶藏’就算是賺了,更不用說那詭異的黑牆將他身體裏的青弘給召喚了出來。

只要有了青弘,御劍飛行啥的就不遙遠了。

也再也不用讓女神大人扔着他玩了。

深吸一口氣,王昃向着他最開始的目的地走去。

那個……能量消失的地方。

並非是居中,而是在偏右一點的角落中。

整個大廳中所有的能量,都匯聚到那裏。

走到一半,王昃猛地就是一驚!

因爲他瞬間想到了,這種場景是何等的似曾相識。

記得……在某個地方,他分明是看到龍族墓穴,而那裏……也是類似的一種陣法,也是類似的將力量都匯聚在一點,而那個陣法所做的事情……是封印‘世界’!

這些巨人族,明顯比那些神龍要強悍的多,起碼他們是更早的世界居民,而且是那種**已經化作了能量的存在,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講,比神靈還要高等。

那麼……他們這些能量,他們所處在的這個陣法,又是用來封印什麼的?

不不不。

王昃搖了搖頭,他不能先入爲主,因爲大威聖龍利用龍族屍骸封印‘世界’,就認爲所有的此類場景都是用來封印什麼的了。

也有可能……是單純的爲某些東西提供力量而已。

呼出那口氣,王昃繼續向前走着,突然間,彷彿是身體撞破了某種東西,好像是氣泡之類的東西。

王昃只覺得身體一輕,隨後眼前一亮,面前的世界竟然發生了細微的變化。

而最明顯的,就是在他的面前,那個能量所匯聚的一點,他竟然看到了宛如一層薄薄迷霧的……大屏電視!

因爲他清晰的看到,在一個起碼有三四米直徑的圓盤裏面,有三大種族的身影,尤其他看到了神王,正在某個地方不停的揮舞自己的雙手,並不能看出是在做什麼。

但他身後的那些神靈,卻都在地上收集着什麼,而且最主要的……是那些神靈的眼神。

眼神呆滯,空洞,明明睜着,卻好似什麼都沒有看,焦距發散。

他們……莫非是被控制了?!

或者說……他們到底在幹什麼?

正自懷疑,突然背後一震,一隻蒼白的手掌從他脖頸處緩緩的‘爬’了上來,輕輕的落在肩膀處,泛着那種妖豔的白色光芒。

王昃全身所有寒毛都炸了起來。

剛要叫喊……

“喂,你跑到這裏來幹什麼?我感覺這裏有一個小陣法……咦?你臉色怎麼這麼白?”

王昃恨不能上去咬女神大人幾口,怒吼道:“拜託!走路能不能帶點動靜?出現的時候能不能先打聲招呼?還有……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好吧?!”

女神大人被他吼的一愣,頗爲委屈的說道:“人家剛剛明明喊過你了,你好久沒有回答,我纔過來看看你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明明是我關心……唔……你好大的狗膽!竟然敢吼你家主人我?是不是又欠修理了?!”

說到一半的時候,女神大人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弱’了,果斷的吼了回去,還舉起小拳頭在王昃頭上一陣敲。

王昃也只能哭喪着嘟囔道:“拜託,你已經開始修理了好吧……”

不過轉頭他就是一愣,趕忙問道:“女神大人吶,你身上怎麼會發光了?”

“發光?淨胡說,我又沒用光明神格的力……咦?真的在發光啊!”

女神大人邊說邊往自己身上瞅,真的看到有一層熒光在那裏飄忽着,渲染着女神大人真的好似要登天成仙一般。

王昃趕忙關心的問道:“身體沒什麼不適吧?”

“那倒沒有,不過這些光是哪來的?爲什麼你沒有?”

王昃皺了下眉頭,下意識的轉頭看了一眼那個圓盤,又問道:“那……那你來看這裏,能不能看到些什麼?”

他意識到了一些事情。

女神大人順着他的手指看了過來,卻搖了搖頭道:“沒有啊,什麼都沒有啊,怎麼了?那裏應該有什麼嗎?”

王昃眼睛一眯,沉聲道:“果然……” 聞知劉備在夏口登陸,江夏城的百姓出迎十里,列成歡迎隊伍,儼然不像是打了敗仗的殘軍,周瑜心裡發怵,幸好是敗了,要是劉備真的守住荊州加以時日,如此高的聲望,畢定為江東之禍害。

劉備勉強擠出餘生所有的微笑,他不希望留給百姓們垂頭喪氣的消極形象,突然目光掃處,看到一個人,頓時有意避開那人的目光,不是別人,正是荊州故主劉景升的大兒子劉琦,此時出現在劉備面前,真是件非常尷尬的事。

「長公子,你也來了!」劉備可以視之如無物,藉助眾人的身形巧妙的錯過,袁尚則不能,他主動走至近前,關切地打招呼。

「聽說你們回來了,我特意放下手裡的活過來看看,江夏的百姓熱情很高漲,說明他們對劉皇叔的執政很歡迎!」劉琦似乎已經從過去的陰影中解脫出來,做為一介平民,具有更加開闊的視野重新來審視人生,對於劉備的迴避,他並沒有介意。

「哎,前方打了敗仗,襄陽已失,聽他們說江陵也落入曹軍之手,百姓們的諒解,讓我們這些人更加慚愧,無顏面對江夏父老啊!」袁尚握著劉琦的雙手,說到底,不僅對不起百姓,更加對不起劉表一家。

「勝敗乃兵家常事,我相信你們,一定要抗爭到底,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再所不辭!」劉琦安慰道。

「嗯,那我先進城了,有空便來看你們!」見劉備等人走遠,袁尚只好先行辭別,以免誤了戰事的總結會議。

「好!」劉琦望著唯一與自己還保持聯繫的州府高層,露出欣慰的笑容,眼前這位同齡人,絕對不是個簡單的人,從他盡心照顧自己來看,必然是在為將來做準備,他的野心到底有多大,無人得知。

「公子!」「公子!」

當他抬頭時,才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他低估了親生父親的影響力,此時黃忠、魏延、王威恭敬地站立在自己跟前,他們原本應該昂頭望天安坐在高頭大馬上,現在卻為一個平民下馬低身,這是何等的禮遇,明顯是忠誠之心。

「還好,幾位將軍都安然無恙,我就不用再擔心下去了!」劉琦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這幾個人都是荊襄實力派,身先士卒不說,在軍隊底層的影響力遠勝蔡瑁張允。

「公子現在住在何處,一切可還好?」王威心裡暗喜,看來上次是誤會袁尚了,還以為他是劉備的走狗,會在路上秘密處訣了故主後裔,沒想到劉琦不僅安然無恙,精神氣也恢復如初,真是荊襄的大幸。

「城南近郊馬尾坡,諸將軍有空常來坐坐,我現在專研木工,正好有些自製小禮物送給大家!」說出這話的時候君臣之間未免有些感慨,原本應該坐在州牧府的大位上與天下諸候同列,沒想到淪落到干起技工的活。

「都是末將等失職,讓長公子沒落至此,漢升深感慚愧!」黃忠不禁老淚縱橫,要不是當初劉表下令讓他們依附劉備,他老早便想領兵殺入襄陽,擁護劉琦上位了,也輪不到蔡瑁等人舉兵降曹,這一切也許都是天意,不是他們這種小人物能做得了主的。

「長公子,養好身體,以待天時!」魏延睜開微閉的眼睛,給劉琦加油鼓勁。

「謝謝大家,諸位的心意我心領了,只是現在,我已經無意於亂世的紛爭,只想靜下心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諸位將軍處在局中,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切莫逞強送命,魯莽行事!」劉琦的話一語雙關,凡是動點腦子的人自然能明白其中意思,三人點點頭,再次向他拱手道別,然後紛紛踏鞍上馬,隨隊而去。

劉琦又回想起方才劉備馬背上那個人的身影,也許在她的世界里早就沒有自己的位置,可是來自內心的悸動阻斷不了他的幻想,有些存在,也許並不是為你,可是又令人無法忽略。

江夏城原本便有駐紮二到三萬人的兵營,加入一些新兵也不算難事,袁尚所領的江東兵在突圍的時候遭到重創,僅餘下不到八百人,董襲將他們從盟軍的編製中清理出來,重歸建制。

士兵們稍作安頓,不至擾亂江夏郡的安穩局面,劉備來不及探望自己的妻兒,遂將所有參戰的人召集起來。

江夏郡府的議事大廳坐無虛席,周瑜與劉備並列上座,下面文武並沒有明顯的坐次,他們雜亂的坐著,袁尚則依靠在玄德的左側,孔明與徐庶曲膝跪坐在他後面,徐庶、伊籍、虞翻、孫乾等並成一排,張、關、趙、黃、魏一干武將齊聚在對面。

「諸位,時局艱難,戰事不利,今日倉促召大家前來沒有別的意思,曹賊襲取荊州,必然不會滿足於荊襄之地,他的胃口很大,當下該如何應對,我和周郎想聽聽大家的意見!」劉備變得非常謙虛,從坐次便能看出,能讓周瑜與大漢皇叔、諸候盟主並立而坐是極大的殊榮。

話音剛落,下面一片寂靜,還有人沉寂在死裡逃生的慶幸之中,更多的人是無法拋開迷霧,看清眼下的路該如何走下去,而武將們則認為,這是文官們的事,和他們這群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毫無相干,即使有什麼新路子,他們也不定能聽得進去,冷坐在一角的魏延便是這樣想的,所以他不敢吭聲。

病嬌王爺深深寵 見沒人說話,劉備一臉茫然,他望著低頭撫袖的軍師徐庶,希望對方能帶個好頭。

「此番襄陽失守,有一個問題非常嚴重,那便是我方潛伏著曹營的姦細!」徐庶抬起憤怒地臉龐,三根細須左右顫個不停,這一路跑來,他一直在深思這個問題。

此言一出,滿堂驚噓,周瑜側臉看了一眼袁尚身後的兩人,可是他嘴上並沒有說話,袁尚和劉備都是江東的賢婿,現在荊州已然覆滅,下一個必定是江東,若想自保,精誠團結是必須的,在徐庶沒有展示出充分的證據之前,含沙射影無端猜測只會讓局面更混亂。

「軍師,何出此言?」劉備轉過頭來,他能夠感受到對方的憤怒,不過,軍師在憤怒之前好像並沒有和他打聲招呼,應該是失敗來得太突然,做為荊襄保衛戰全盤布局者,未免情緒有點失控。

「江東傳來接應糧草的消息,計劃本該是萬無一失的,結果中了曹操的埋伏不說,糧草也被劫去大半,這裡面太過蹊蹺,讓人匪夷所思!」徐庶鳴桌而起,一向沉穩冷靜的人終於爆發了。 王昃忍不住開始思索,神靈和這些巨人有什麼區別吶?明明是一種傳承的關係。

而自己與巨人族又有什麼關係吶?或者說一個相同點。

女神大人身上的微光,肯定是剛纔那個既不可查的屏障造成的,而自己卻沒有絲毫的影響。

最主要的一點,是他可以得到那‘嘆息之牆’的好處,這就有點逆天了,但凡這種東西,不是本族的人怎麼可能得到?

仔細想了一會,王昃突然眼睛一亮。

他明白了,自己跟巨人族確實有一個相同點,那便是……身體。

他們都是身體化爲能量的存在,也就是說,這個防護屏障應該就是根據身體的能量來判斷的,畢竟它不可能有什麼‘智慧’。

得到了結論,王昃不禁‘大氣’了起來。

直接把這裏當成了自己的家,晃了一下屁股,低頭看了看神王的動向,發現他還是在那揮舞手臂,彷彿永遠不會停歇一樣。

他慢慢回憶戰爭女神對這寶藏的介紹,記得她說每一次都要進來一年多的時間,看來神王是需要做什麼,並且要一年才能做完。

那麼說來……精靈和龍族進來又是爲了什麼?單純的爲了祕寶而已?而這裏……真的就有祕寶的存在嗎?

但不管怎麼說,王昃可以肯定,自己現在身處的地方一定是‘中心’地帶。

而這裏有擁有近乎於無限的能量,從那些屍骸身上源源不斷的輸送過來。

這時要不趁機修煉一下……那不是傻嗎?

回頭看了一眼女神大人,王昃建議道:“那個……你看這裏靈氣充沛,您不要修煉一下嗎?”

“切,哪裏不能修煉?爲什麼非要在這裏?到了這寶藏之中,當然要儘可能的帶些東西出去了。”

“呃……”

“而且我們神靈也不用怎麼修煉啊,力量都是隨着時間慢慢增長的。”

“咿……”

“話說你爲什麼突然有這麼一問?”

“這……”

王昃撓了撓頭,被鬱悶的夠嗆。

不過這也解決了他的一個疑惑,爲啥神靈一個個整天都很閒的樣子,還一個勁找些樂子。

沒事做,無聊的。

王昃道:“那種使力的方法,就是那個想象力您不想嘗試一下嗎?起碼……創造出幾個功法也好啊。”

“功法?功法是什麼?”

女神大人疑惑的看着他。

“呃……”

王昃真的要瘋了。

就在幾年前,女神大人可是分明的告訴過他,自己衆神時代如何如何了得,還有億萬功法,隨便拿出來一個就夠王昃用的了。

可如今……竟然連功法都沒有?

王昃皺着眉頭掐了掐自己的臉頰,難道自己是在做夢?

靠!都他孃的幾個月了,現在掐,不嫌晚啊?!

晃了晃腦袋,王昃回憶起女神大人交給他的第一個功法,就是那個幾乎沒練過的東西,直接告訴給了女神大人。

“你看,這個吶……就是功法,你看看自己能不能修煉?”

女神大人聽完眼睛就是一亮,一把抓住王昃的肩膀說道:“世間真的有這種東西?有傳言說神王會用一種莫名的法決,可以更快的增長自己的修爲,我們還都以爲那是以訛傳訛,沒想到竟然真的有!”

這樣一說,倒是讓王昃愣了一下。

這就意味着神王是知道功法的,但他之下的所有神靈卻不知道,而就連那個破壞神也不過是練體修神,算不得什麼功法,而是一種成神的途徑而已。

但巨人族,這個傳言中是神靈先祖的存在,卻實實在在的是擁有功法的啊。

難道……

王昃晃了晃腦袋,即便心中已經有了猜測,但只要沒有辦法去解決的啊,他也只能裝作不知道了。

他哈哈一笑,說道:“是這樣啊,這僅僅是我們月亮宮殿裏面的一個簡單功法而已,沒想到竟能讓您這麼激動,真是……嘖嘖,神殿與我月亮宮殿,還是差得遠,差得遠吶!”

“哼!神奇。”

女神大人白了他一眼,卻是一臉興奮的跑到一旁,盤膝坐倒在地,將剛纔聽到的功法在自己體內演練了一遍。

那種與生俱來的雄厚力量突然彷彿有了生命一般,隨着女神大人的指揮在身體裏來回流動,更加有‘組織’,而且……急速的變強着。

其實這倒不是功法逆天,這真的只是一個簡單的很低級的功法。

但女神大人身上的能量本就是‘一盤散沙’,若要發揮的話,其實能被她使用的也不過三四成,而現在有了一個功法的介入,馬上就讓散沙集結了起來,力量自然增長的極快。

也就幾分鐘的時間,女神大人猛地揚起頭,秀髮在空中華美的轉了一圈,彷彿在空中映出一道金色彩虹。

她雙眼突然睜開,紅色的兩道光柱直衝屋頂。

全身爆發出一陣彷彿爆炸衝擊一樣的氣浪,直接把王昃掀翻在地,還推着他又轉了幾十圈才停下。

猛地一聲嬌呼,女神大人騰空而起,四肢張開,在空中形成一個‘大’字,叮噹之聲,身上盔甲盡數粉碎,露出迷死人根本沒懸念的完美酮體。

王昃剛要張嘴埋怨幾句,就呆呆的盯着那裏,怎麼都鬆不開。

要說……王昃也是個男人啊,姑且……咳咳……算是。

這兩個多月時間,一個完美的女神大人天天在身邊轉悠,一個小蘿莉還任由自己……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他能忍住就已經……咳咳……很讓熱懷疑他某種能力是否健全了。

如今再次看到女神大人身體,雖然這是曾經看過無數遍的,但……這時要‘年輕’很多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