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9, 2020
37 Views

在他經過一個拐角時,忽然覺得一股怪力將自己向後一拉。楊威一百多公斤的大漢,一身神力,在這股怪力之下竟是一點抵抗的餘地都沒有,一聲不吭便消失在了拐角之後。

Written by
banner

他附近的人群混亂不堪,人人都大聲囔囔著,只顧著自己,哪還有人發現隊列之中少了一個人?

楊威被拉到一處無人的角落之後,轉過頭一看,竟然是食人梟的面孔。原來便是這麼一個老傢伙一直躲在這裡埋伏自己!他剛才說話,食人梟搶先一步劈頭蓋臉向他大罵道:「你不要命了?跟著這群吃了豹子膽的一起衝出去?這裡的人是把你當傻子耍,讓你替他們衝鋒陷陣替他們賣命!你怎麼就是這麼蠢?」

楊威仍然憨憨問道:「外面究竟發生了什麼?這麼如臨大敵的。我看別的人都衝出去了,所以我也衝出去了……」

食人梟四下張望了一下,確定附近沒有人偷聽之後。他眯起了一雙小眼睛,在楊威耳邊輕輕說道:「我聽說……是這樹下黃泉海的東西成群結隊爬了上來,對這樹上之國進行攻城了!」

「攻城!?」楊威大吃了一驚,「這樹上之國可有幾萬人的規模,是什麼樣怪物,敢攻擊樹上之國?」

食人梟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大約是和我們以前遇到過的屍潮一個規模的。」他又拍了拍楊威的肩膀,「你管這些做什麼?他們打他們的,我們偷偷溜出去。等他們打得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我們找到呂烈,帶著他一起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繼續向上爬。讓這幫狗-日的,在我們的下方替我們阻擋怪物浪潮的進攻。我們後顧無憂地向上爬樹。」

食人梟顯然對自己的計劃十分滿意,越想越是得意,到最後竟然化作了洪亮的大笑聲。

楊威仍在猶豫:「這樣不太好吧。樹上之國遭此大難,我們竟然偷偷跑掉了……」

食人梟氣的是七竅生煙,重重拍了楊威的腦袋一巴掌:「你這個蠢蛋!你也不想想,他們是怎麼對我們,怎麼對你的?我們為什麼還要為他們賣命?」 南姝寧聽到君翊居然敢說他那是酒後吐真言本來都沒有生氣的南姝寧這下是真的生氣了:「這就是你道謝的態度?」

「我已經給你道謝了,你還想怎麼樣?南姝寧你不要無理取鬧。」對於君翊來說他覺得自己能拉下來面子親自上門道謝,況且昨天自己確實也沒有把南姝寧給怎麼樣了,她又何必如此得寸進尺呢。

南姝寧聽著君翊說她無理取鬧就急了:「你昨天說我凶,說我不像女人,今日居然還說我無理取鬧,好,君翊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就無理取鬧給你看。」說著南姝寧就把桌子上的東西給一把打掉,然後順勢去攻擊君翊。

君翊怎麼說也畢竟是習武之人,雖然面對著南姝寧這樣突如其來的攻擊毫無準備,但是還是本能的躲了過去。

南姝寧看著君翊躲過去就更生氣了,其實今天南姝寧堅持找君翊算賬,不過是因為昨日君翊說她不像女人,南姝寧自然是氣不過,想要給君翊要個說法,但是沒想到君翊不僅沒有向她道歉,反而說她無理取鬧,而且南姝寧覺得自己明明都已經生氣了,君翊居然還敢躲,南姝寧自然是氣不過的:「今日我倒要領教一下,人們口中武藝高強的翊王爺到底有什麼手段。」

君翊沒有說話,但是更沒有要低頭的意思,畢竟在君翊現在看來,南姝寧這個樣子就是無理取鬧。

躲在窗戶外面看著的桑榆眼看著南姝寧和君翊這兩個人又要打起來,趕緊出來勸架:「公主,王爺你們兩個有話好好說不要動手,這翊王府人多眼雜的,萬一被人看到的話影響多不好。」

南姝寧一旦生起氣來,哪裡還怕什麼被人看見:「他都不怕我怕什麼,桑榆去把我的鞭子給我拿來。」南姝寧雖然和君翊之前也通過一次手,但是上次因為南姝寧耍賴用毒先發制人,所以他們兩個也沒有真正的過招。

當初南姝寧初入江湖,憑藉的就是她那一根長鞭在江湖立足的,如果此時桑榆真的去跟南姝寧拿鞭子的話,他們兩個這頓打恐怕就真的不是鬧著玩的了,桑榆自然不會跟著南姝寧一起胡鬧,她趕緊走向院子的門處:「那什麼公主,我就幫你們看著點院門,別讓別人過來看到。」

南姝寧看了看桑榆就知道這個鬼丫頭是在想什麼:「行,今天我就算是不用長鞭照樣打得過他。」

說完南姝寧就毫不客氣的對著君翊出了手,南姝寧這個人雖然說嚴格的來說算是一個假的江湖人,但是她的功夫那可全都是實打實的真功夫。

君翊雖然在之前就已經知道南姝寧的功夫不容小視,上次在梧桐山上南姝寧對付的也只是一些小嘍啰,看不出南姝寧有多厲害,所以現在南姝寧出手的時候,他還是比較驚訝的,雖然說這南姝寧是在宮外長大,也曾混跡於江湖,但她畢竟也是皇家的公主,一個女子又身份尊貴,能有這樣的功夫做實令人驚訝。

其實皇室之中像南姝寧這樣吵著要學武的公主自然也不在少數,只是他們之中大部分都只是學了一點皮毛就叫苦叫累的放棄了,這些養尊處優的公主們根本就堅持不下去。沒想到南姝寧居然這麼厲害,這樣想想的話,君翊倒是覺得南姝寧有點兒讓人佩服了。

君翊在想這些的時候,一個不留神,南姝寧的腳就踢過來一盆花。幸虧君翊反應快,不然的話那盆花恐怕就要砸在君怡的頭上了,不過好在君翊還是躲過去的,而此時正在看門的桑榆被嚇了一個大跳:「公主你們小心點,咱們院子里這些花花草草可都是我親自挑選的,你小心一點。」

雖然桑榆這樣說,但是南姝寧手中的動作並沒有輕多少,看著院子里被打翻的花花草草,桑榆真的是特別的慶幸,剛才自己沒有去給南姝寧去給她拿她的長鞭,不然的話,恐怕今天他們的院子都會被南姝寧給拆掉。

夙夜本來在院子里等著君翊,結果君翊長時間不回去夙夜就有些著急了,然後夙夜就趕緊過來找君翊,結果剛一進來就看到南姝寧和君翊正打的不可開交,夙夜小心翼翼的和桑榆躲在一起:「桑榆,這怎麼打起來了啊,你也不知道攔著點。」

桑榆一臉無奈的看著夙夜:「你行,那你去攔住他們兩個啊。」

夙夜看了看桑榆又看了看正打的熱鬧的兩個人,還是老老實實的和桑榆待在一起看這熱鬧了。

其實君翊在對南姝寧的時候,還是有點忍讓的,畢竟自己家的王妃,如果真的傷在自己手裡的話,傳出去恐怕也不好看,南姝寧看出了君翊對她的忍讓有些不太高興了:「君翊,如果你一直這樣扭扭捏捏的話,那可就沒什麼意思了,再說就算你現在讓著我,我也不會領你這份情的。」

君翊輕笑:「你不也沒有使出全力嗎?」但是君翊只守不攻已經有些吃力了。雖說南姝寧說君翊並沒有使出十分的力氣,但是君翊也看得出南姝寧雖說生氣,手中還是有輕重的,也沒有對自己使出殺招,其實這次交手君翊已經知道,南姝寧的功夫還真是挺厲害的。

君翊正有些分神的時候。南姝寧直接給了君翊一掌,君翊被南姝寧打的後退了一步,南姝寧停下自己的動作:「兩人對決,對對手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個道理翊王爺想必你應該比我清楚。」

君翊看了看難得認真的南姝寧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南姝寧拍自己身上剛才沾染的塵土:「好了,這次的事就到這裡吧,給一個不出全力的人打架也確實是沒什麼意思,昨日你喝醉那事本公主大人有大量也就不跟你計較了。」

然後南姝寧轉身走向屋裡的方向:「行了,桑榆你找人把院子收拾一下,剛才打碎的東西你清點一下,明日再去買一些新的。銀子找他要。」說著南姝寧還朝自己身後指了指君翊。 那恐怖的骷髏太陽出現不到半個時辰,戰備的鐘聲響徹了整個樹上之國的天空。就連一向穩重的唐演都變了臉色:「不好,是黃泉海下的那些怪物又爬了上來,要攻城了。」

呂烈吃驚道:「這些怪物都是這麼大的排場么?出場之前,都弄個骷髏一般的玩意將太陽都給弄黑了。」

慕小白情急之下,小手一把抓住呂烈的大手:「蠢物!我們也是第一次見到骷髏太陽的出現!……總之先別說了,一零一大陸快要淪陷了,我們快到上層的大陸上去!」

三人一路疾行,匆匆離開了他們腳下的這片大陸。一路上呂烈見到無數人拖家帶口,臉色慘淡,都是不住向著高處的大陸遷徙。

巨大的人潮匯成了長龍,筆直地通向天際。

腳下,無數「嘻嘻」、「哈哈」像是潮水一般的聲音正不住向上湧來,像是另一股人潮一般,很快就要將這個世界淹沒。

幸好唐演身負北青宮長老身份,在緩慢向上遷移的人群之中被特地準備了一條暢通無阻的貴賓通道。跟著的呂烈和慕小白也沾光了,他們很快就超過了同行群眾的速度,來到了高層大陸。

與此同時,在整個樹上之國至高的八五七大陸。

所有北青宮長老都被緊急召集在了這裡,看著腳下可怕的場景——那是無數具腐爛、腫脹的屍體依附在下方的青銅壁上,正不斷向上爬著,還一邊發出了「嘻嘻」、「哈哈」沒有意義的笑聲。那笑聲令人寒蟬,聽久了竟有一種神志混亂的感覺。

活著的屍體們匯成了浩浩蕩蕩的黑色大海,許無言站在八五七大陸的大邊緣,試圖找到那片汪洋大海的邊緣。可是他失望了,在他目力所及的世界盡頭,無數殭屍正不斷翻湧而出,根本就是無邊無際。

「執法隊呢?千牛組呢?怎麼還沒有到位列陣!」

「黃泉海的怪物離一零一大陸還有多遠?我們的部隊什麼時候才能集結?他媽的,許無言?這個時候那傢伙在哪裡!?」

「該死的!偏生這個時候族長大人死了!以前都是他老人家坐鎮前線親自指揮的!」

「唐演呢?唐演長老又在哪裡?該不會此刻還在離前線最近的一零一大陸吧!」

彙集著樹上之國高層的八五七大陸上人聲鼎沸,不少長老急的直跺腳,喊得嗓子都要啞了。可見不要說呂烈了,就連在這樹上之國生活了幾十年的老人,都從未看見過如此聲勢浩大的黃泉海進攻。

「我在這!」聽到長老之中有人叫自己,剛剛到達八五七大陸的唐演急忙趕到。順帶著,和他一起的呂烈和慕小白也登陸了這樹上之國最高的大陸。

所有人仍在緊張地觀察著腳下的情景。

呂烈低下頭去一看:尼瑪,什麼黃泉海下的怪物,這就不是當初自己和黎遠、蘇文在一起時,那些一起襲擊過自己的殭屍么?你看看,連那「」嘻嘻哈哈」的叫聲都懶得換一下,這個巨樹世界的創造者未免也太懶了。

只不過這一次的殭屍出現數目比之上次更多、更加驚人。一眼望下去,估摸著少說也有十萬了吧。更不要提那些隱藏在深淵之下,還沒有爬出來的殭屍兄弟們了。

只不過另呂烈大為好奇的是這麼多數量的殭屍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他們第一次見到這些殭屍時,是那三個莫名其妙慘死在巨樹壁上的冒險家轉化而成的。可是看眼下這幅場景,少說十萬殭屍……這些,都是昔日死在巨樹上的冒險家慘死的?

豪門迷情 這麼多冒險家?這合理嗎?

還未等呂烈從自己的幻想中反應過來,他低首望見,距離自己這一層下層的七九九大陸,將近一百個*著上身的彪形大漢,正緩緩拖拉著一尊高近十丈、長近百丈的赤紅色龍頭大炮出現在大陸中央。幾個為首的紅衣人一舉手上的長旗,那上百漢子立刻變陣,統一如一人。黑洞洞的炮膛慢慢掉過頭,對著了巨樹壁下方殭屍潮最密集的部分。

八五七大陸上圍觀的人群發出了一聲低低的呼聲,彷彿驚訝之中帶著一絲喜悅,又有一些擔憂。

見呂烈看得痴迷,慕小白主動為他解釋道:「千牛組一直是樹上之國負責開發各種新武器的科研部門,而這,便是根據諸神留下的文字的提示,千牛組十年前就開始研製的新武器,喚作『通天大炮』。傳說中通天大炮一旦開發成功,一炮能毀盡三千里巨樹,威力無窮……可是這些年千牛組一直囔囔著沒有經費,研製進程停滯不前。沒想到趕著今天居然成功了。」

慕小白身邊一個白衣老者聽到他們倆的談話,回過頭冷冷掃了她一眼:「還是不要抱太大希望了好,只是半成的試驗品而已。」

這八五七大陸上彙集的各個都是樹上之國各部門的高層,說不定眼前這個不起眼的老者便是千牛組哪個部門的帶頭人。慕小白不敢在大佬面前班門弄斧了,吐了吐粉紅色的小舌頭,不在言語了。

數十個士兵急匆匆搬來黑色的煤炭,不住往那大的驚人的大炮後部胡亂塞入。伴隨著黝黑的炮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通紅,呂烈知道,這傳說中一炮千里的通天大炮是要發射了。

愛情那些事 八五七大陸上所有人頓時一片寂靜。三百多雙眼睛全部死死盯住這通天大炮,期待著它的驚人表現。

與此同時,將希望寄托在這通天大炮上的不僅是八五七大陸上的高層,更是樹上之國各個大陸的平民。不斷向上遷移的人群甚至不知不覺停下了腳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七九九大陸上的這一門黑色炮口上。

「嘻嘻、哈哈、嘻嘻、哈哈……」

下方的狂笑聲們仍在不斷逼近,那肆虐的笑聲,人群之中一些身體不是很好的老人和婦人甚至蹲下了身子,噁心的開始嘔吐起來。而與之相對,上方的樹上之國全體人員一片肅靜,靜候著那一聲響徹天地的巨響的到來。

紅衣人變動手中的旗幟。

「預備——」

「開!——炮——!」 君翊一臉淡定的從桑榆和夙夜的旁邊經過,然後告訴桑榆:「找他要。」

夙夜一臉無奈,但是還是客氣的和桑榆招呼:「桑榆姑娘,明日需要什麼儘管找我。」

君翊還沒有醒來的時候君離已經坐在他的院子里和夙夜聊了好一會了。

聽完夙夜說了他不在的這幾日南姝寧和君的事情,君離一臉的驚訝:「可以啊,現在這進展聽迅速的,我七哥和七嫂距離真正在一起那是指日可待啊!」

夙夜也開心的點頭:「是吧,我也這樣覺得。」

他們兩個人正說的開心,睡醒了的君翊就從房間里走了出來:「你們兩個說什麼呢?這麼開心。」然後我坐在了院子里的桌子邊,君離一臉殷勤的給君翊倒了一杯茶:「七哥你醒了?」

君翊點了點頭:「你今日怎麼來得這麼早?」

「我這不是急著來見你嗎?」

「有什麼急得啊,你的信我已經收到了,事情也已經了解了反正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也不急在這一時,既然回來了,辛苦了這麼久,你怎麼不在家裡好好休息休息。」

君離笑的一臉開心:「刑部尚書那事確實現在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只能暫時擱置,但是我可聽說了,這幾日你這翊王府可是出奇的熱鬧。」

看著君離笑的臉都快開花了一臉無奈:「所以你不在家好好休息,一大早的起來就是為了來看個熱鬧嘛。」

君離一直都是活力滿滿的樣子:「那肯定的啊,我都這麼久沒有見到七哥了,那不得過來關心一下嘛。,」

「你這到底是來關心的,還是來看熱鬧的。」

「都是,都是。」

「行了,一會兒在我這兒吃個飯,你就趕緊回去休息吧,我這沒什麼熱鬧好看的,你別聽夙夜瞎說。」君翊知道,夙夜雖然說是自己的貼身侍衛但是其實夙夜和君離反而更像是兄弟,他們兩個就像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而左膀右臂之間自然也是沒什麼秘密可言的。

君離卻並沒有要讓君翊矇混過關的意思:「七哥,我可是聽說了,你是不是前幾日喝醉了?怎麼著我聽說好像還和我七嫂發生了點什麼?」

君翊聽著君離說的離譜然後看了看夙夜:「這事是你說告訴他?」

神祕總裁很不純 夙夜趕緊擺手:「王爺,不是我,我沒有這樣說。」再說了夙夜也不敢這樣說自己家主子啊。

君翊想著夙夜也不是這樣胡說八道的人,這樣的話那估計就是君離聽著夙夜說了一些那日的事情之後他自己又聯想了一些了:「行了,我和南姝寧我們兩個什麼都沒有發生,你別瞎說了啊。」

「那七哥,如果什麼都沒有發生的話,為什麼我七嫂會那麼生氣呢,我覺得我七嫂雖然說這平時的脾氣好像是大了一點,但是她也不是什麼不講道理的人,你要是沒有趁著你自己喝醉對我七嫂做什麼的話,那我七嫂會生氣?再說了我可聽說了,你們兩個這次已經不是動手的事了,我聽說好像還打起來了啊?」

君翊其實也是有一些心虛的,所以聽著君離這樣說,竟然一時半會也不知道怎麼反駁他了,只能威脅他:「真沒什麼事,你要是再胡說,上次你去南姝寧的院子里把她那套藥罐打翻,那事我就去告訴南姝寧。」以南姝寧那個脾氣,這要是被南姝寧知道了,不得把君離給打個半死。

君離立馬變慫:「好了好了,七哥我不說你了,不過七哥,我聽夙夜說七嫂的功夫好像比你差不了多少,這事是真的嗎?」

君翊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其實對於南姝寧的功夫君翊也是驚訝的。

君離聽到君翊這樣說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臟:「沒想到啊,七嫂居然這樣厲害,幸虧我當初沒有惹我七嫂,這要不然的話,七嫂不得一掌把我給拍死。」

「所以你以後說話注意點,要不然我可不管你。」

「七哥,你怎麼這樣,好歹我那麼關心你,你是不是親兄弟。」

「好了別鬧了,夙夜你去吩咐廚房就說君離今日來了,讓廚房準備一些君離喜歡吃的飯送過來。」

夙夜起身:「好。」

君離那個鬼樣子一臉得意:「七哥還是你對我好,你不知道我出去的這幾日吃的那都是什麼東西,難吃死了。」

吃飯的時候君離還問君翊:「七哥,刑部那事你現在什麼打算?」

君翊搖了搖頭:「現在線索已經斷了,況且證據不足,現在怕是動不了,不過你派人盯著點,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新的線索。」

「好,不過七哥,我覺得比起刑部,清瀾侯才更棘手,說起來這個陌王還真是難對付啊。」

君翊看了看君離:「如果那麼容易對付的話,那陌王也就不會在朝中縱橫這麼多年了,對了,我們既然可以查陌王,那陌王就可以查我們,君離你吩咐下去讓大家一定要小心一點。」

「放心吧七哥我心裡有分寸,對了七哥你那個側妃怎麼樣?。」說實話君離這個傢伙雖然是個堂堂的王爺但是也是確實是狗八卦的。

君翊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林亦雪也算是個美女又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而且性格也是特別溫柔,但是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對她除了心疼沒有什麼其他任何的想法:「挺好的。」

君離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哎,那七哥,那她要是和我七嫂比起來怎麼樣?」

君翊愣了一下,他也不知道怎麼說,這兩個人無論在什麼人眼裡那都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在很多人眼裡大概都會覺得林亦雪好像更好一樣,畢竟這樣溫柔可人的女人誰不會動心,哪像那個南姝寧,處處和自己作對,打起架來倒是一個可以頂林亦雪好幾個。

君離看著君翊一直再出神也不說話就敲了敲君翊:「七哥,你想什麼呢?」

君翊回過神來但是依然沒有回答君離的問題:「行了,你趕緊吃吧。」然後君翊就起身離開了。 巨大的轟鳴聲響徹了整個天地。呂烈感覺自己腳下的八五七大陸都在微微顫抖,遠處,置身於人群頂端的唐演回過頭向自己的方向大叫著什麼。可是呂烈只能看見他的口型在不斷變化,卻完全聽不清他在說什麼。

世界暫停陷入了一片靜寂。

待到炮火轟鳴聲散去,樹上之國的所有人放眼望去。青銅壁下方那聲勢壯觀的殭屍海中,空缺出了一大片扇形的漆黑的焦土。被那通天大炮波及到的地方,那些殭屍就連根毛都不剩地燒焦在空氣之中。

通天大炮,成功了。

這一炮下去,起碼一萬殭屍慘死於炮火之中。

「通天大炮……成功了……」

死寂的人群之中,不知誰先低低私語了一聲。

「成功了,竟然……」

「通天大炮,發射成功了……」

「有這般兵器,還怕什麼……」

「成功了,成功了……」

密集的人群之中,議論聲漸漸像是炸開了鍋一般。人們停下了腳步,人潮停止了向上遷移。低語變成了吶喊,無聲化作了聲勢。到最後,所有人都慷慨地大喊道:「通天大炮!通天大炮!通天大炮!」

那通天大炮在他們眼中變成了救世之物。有這般威力巨大的兵器在,又何懼這些可憎的殭屍?

一炮轟得天地開。十炮下去,別說這些殭屍潮了,這座巨樹都要被攔腰截斷了!

果然,科技才是王道啊!

在混亂狂熱的人潮之中,呂烈感覺自己就像是一片隨風飄舞的葉子一般。他緊緊抓住身邊的小蘿莉慕小白,害怕自己一個不留神,就讓小個子的她被混亂的人群踩踏擠死了。遠處的唐演又向是這裡的方向吶喊了幾句,見呂烈始終聽不清他說什麼。唐演有些失望,不再理會他們,轉過頭去和身邊幾個長老商議著什麼。

新妻入局 這場人和殭屍的戰爭仍然沒有結束。在八五七大陸的下方,更大的殭屍浪潮從深不可測的巨樹之下深淵中翻滾了上來,很快便覆滿了先前的空缺,浩浩蕩蕩向著樹上之國攀爬了上來。

這些殭屍無知無畏,根本不懼死亡。它們踩著同類的屍首,繼續著永不停止的前進。

沒有人知道它們形成的原因,也沒有人知道它們的目的,知道它們幕後主宰的意圖。

大陸上的人群又開始沸騰起來,有些大膽的傢伙爬到大陸邊緣。隨手撿起什麼東西就劈頭蓋臉向下丟去。而在八五七大陸下稍低一層的七九九大陸,那載滿了整個樹上之國希望的通天大炮又緩慢調轉了炮口,定格於殭屍潮第二密集的部分。

立於七九九大陸最前端的紅衣人在校準了方向之後,舉起手中的信號旗,大旗揮向天空:

「預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