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92 Views

這個邏輯其實很簡單,警察玩家就算隱藏的再好,手機上也不可能一點線索也沒有,總會有一些蛛絲馬跡留給藍海辰查看。

Written by
banner

如果是真的沒有,藍海辰就基本可以判斷對方爲平民,排除嫌疑。

況且就算警察警惕性很高,真的什麼都沒有留在手機裏,藍海辰依舊有辦法查清對方的身份。

因爲如果警察長時間不回去,他的同伴一定會覺得奇怪。所以下意識的,對方就會打電話過來。而其餘玩家由於是孤家寡人,基本不會有這個待遇。

所以就算僅憑這點,藍海辰照樣可以查出誰是警察,根本不用擔心失敗。

而事實也跟藍海辰預想的一樣,就在剛纔藍海辰已經抓住了微波爐,在微波爐的手機裏,就有一開始跟陌生號碼通話的記錄!

而且就在剛纔,微波爐的備用手機也有電話打來,再次證明了藍海辰的猜測。

所以微波爐是警察,這一點絕對錯不了!

“這下我就得到答案了,下面就只剩下最後一個……”藍海辰冷笑着心想。

之前藍海辰與江雨煙都喜歡用一些比較含蓄的方法,畢竟是對付同一陣營的人,藍海辰不想下手這麼狠。

不過經歷了剛纔的事,想要繼續追查警察的身份,就必須狠下心來。所以藍海辰纔打算直接蠻幹,埋伏起來襲擊所有不在住處的玩家,藉此查出警察的身份。

“那麼接下來,讓我來看看這個微波爐到底是不是警察隊長!”藍海辰想着拿出手機,給白兔發了一條信息。

“我已經查出警察的身份,打電話給警察隊長,看看是不是他。”

雖然以警察隊長的性格,親自涉險的機率很低,但爲了以防萬一,藍海辰還是要確認一下。

白兔收到信息立刻撥打警察隊長的電話,再次跟警察隊長髮了一通牢騷。

“警察隊長還能接電話,他沒有親自來。”白兔回覆給藍海辰,並在心中將警察隊長罵了一萬遍。

看來這個警察隊長確實不能相信,時時刻刻都在跟你耍心眼,必須仔細提防。

“下一個就是他,一定會把他揪出來。”藍海辰回覆白兔,然後轉頭看向一旁被他襲擊的玩家們。

在遊戲區域的玩家總共有五名,現在除了汽水之外,紅臉、微波爐、河馬和大炮都已經被藍海辰偷襲並拖到這裏。

按理說藍海辰已經查清楚警察的身份,已經可以離開。畢竟待在這裏太久並不是個好想法,有被人發現的可能。

但在襲擊這些人的途中卻發生了一件事,讓藍海辰有些猶豫。

那是在襲擊大炮的時候,藍海辰得到大炮的手機,在裏面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內容。

那是一條信息,發信息的號碼很陌生,從來沒有見過。時間則是在兩點之後,住處的火剛剛被滅不久。

最主要的是信息裏的內容,讓藍海辰十分在意。

“住處發生火災,有人在搗鬼。”

就是這麼一條信息,裏面包含的內容卻十分豐富。

到底是誰給大炮發的信息?又是爲什麼發這條信息?同時大炮又是什麼身份,居然能收到這種內容?

這一切都值得仔細揣摩,畢竟大炮若只是一個平民,是不太可能收到這種信息的。

難道說這個女孩也有身份,而且是……殺手?!

藍海辰不得不往這方面想,畢竟這個解釋目前看來最爲合理。

藍海辰很想翻開大炮的聊天羣,看看裏面有沒有跟其他殺手聯絡的記錄。但很可惜,這個是保密的,除非大炮像小紅帽一樣自己打開。

不過無論如何,這個女孩的身份十分可疑,已經被藍海辰列入重點懷疑對象。

難道真有這麼好運,居然無意中找到一名殺手? ?)?h?q?L?v=?4?F?0?KEr??k?%?No?X?kUX又一次翻開大炮的手機,仔細查看其中每個部分。但裏面除了那條信息之外便什麼也沒有,十分乾淨。

“只有一條信息嗎?會不會太乾淨了些?”藍海辰自言自語到。

按理說如果大炮是殺手的話,電話裏應該還有別的通話記錄或者信息纔對。

就算沒有這些,也應該有同伴的號碼,存儲在通訊錄裏。這樣當同伴打來電話時,大炮才能知道是同伴不是嗎?

但這些大炮的手機裏通通沒有,只有一條信息,其他的則乾乾淨淨,就像個平明一樣。

這是否說明大炮可能是無辜的?可能是有人想陷害她,故意發一條模糊不清的信息在她手機上,爲的就是迷惑看手機的人。

但仔細一想,這個推斷又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撐,只是一個猜想而已。

畢竟手機乾淨並不是證明身份的證據,或許大炮記憶特別好,根本不需要存儲同伴的號碼?或許這個女孩是特別謹慎的那種,費勁將所有同伴的號碼一一記在心裏?

這都有可能,就比如藍海辰,就已經將江雨煙的號碼盡數記下,手機裏也沒有江雨煙的任何號碼,十分乾淨。

就算大炮不像藍海辰這麼用心,可不可以將號碼記在其他手機上?這樣藍海辰照樣差不到,照樣可以讓本來的手機看起來十分乾淨。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如果真的有人陷害大炮,那這種陷害方法也實在太有針對性了一些。

對方怎麼知道藍海辰會襲擊大炮,並查看她的手機?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是根本做不到這點的不是嗎?

想到這裏藍海辰不由得看了看自己周圍,四周很安靜,沒有其他人的蹤跡。但藍海辰卻有些懷疑,是不是有人偷偷躲在暗處,看着自己的一舉一動。

“沒有這麼誇張吧,應該不會的……”

想到這裏藍海辰從包裏拿出夜視儀帶在頭上,這是他從進入螺旋森林起就備好的設備,價格不菲。只是由於這種夜視儀會發出光線,容易被人發現,藍海辰纔沒怎麼使用。

但現在藍海辰並沒有什麼顧及,他帶上夜視儀將周圍仔細查看一番,並未發現有人偷偷躲在周圍。

這個設備性能十分好,就算跟蹤的人看到藍海辰的反應再偷偷走開,應該也會被藍海辰發現。

也就是說,被跟蹤的機率其實很小。

“搞不清楚,完全搞不清楚啊……”藍海辰又看向昏迷中的大炮,不斷搖着頭說。

最後藍海辰乾脆不再待在這裏,將手機放回大炮身上,躲到遊戲區域其他地方,並聯系江雨煙將這裏的情況說明。

“你的意思是我們的行動可能被其他人知道了?”江雨煙聽後皺着眉頭說。

“只是有可能,並沒有最終確定,但即便如此我們也要謹慎一些。我當然也希望大炮就是殺手不是嗎? 久幽凌霄錄 這樣也省得麻煩。”藍海辰回答說。

“要不我們找個藉口,讓那些警察今晚驗一驗大炮。”江雨煙又想了想說。

“這個可以有,不過得找個好一些的藉口。否則那些警察可是會懷疑我們的,這有些危險。”藍海辰說。

“那你接下來想怎麼辦?”江雨煙問。

“我覺得如果真有人發現了我們的計劃,現在應該在時刻盯着我們,想確定我們真的在行動。

畢竟我們之前做的很隱祕,對方就算覺得是我們乾的,恐怕也只是一種猜測。大炮的事情也可能是對方在試探我們,是一個誘餌。

所以我暫時不想回去,就一直待在遊戲區域,裝作在決定躲藏的位置。這樣應該多少會給對方一些誤導。”藍海辰回答到。

“這能行嗎?只是一個推斷不是嗎?”江雨煙說。

“現在也只能想當然的推斷一下了,你等遊戲快開始的時候再過來吧,先休息一下,我就待在這裏。”藍海辰無奈的說。

“那好,你也多加小心,多注意這點。”江雨煙最後囑咐。

於是時間一點點過去,之後無論是遊戲區域還是大家的住處,都漸漸平靜下來。

如果說還有什麼波瀾出現,就是大炮等人被襲擊的事被衆人發現。

大炮等人醒來後立刻公開了這個消息,但問題是那時候不少人都已經離開住處在遊戲區域裏,整件事自然無法調查。

最生氣的依然是警察隊長,自己兩名同伴都被襲擊,讓警察隊長越來越擔心自己這邊的安危。

如果襲擊者真的是殺手,那豈不是說,現在己方只有一人還未暴露?警察隊長光是想想就覺得不寒而慄,但又無法着手調查。

就這樣時間很快到達零點,大家再次來到遊戲區域,開始第三晚的遊戲。

藍海辰躲在暗處看着手機上的時間,心中盤算着接下來的計劃。是順着大炮這條線索繼續調查,還是另尋他法?

“不過如果要查驗大炮的話,恐怕殺手們會埋伏在大炮周圍。這樣就必須快些行動,讓已經暴露的紅臉去查驗。

否則一旦讓殺手先出手將紅臉幹掉,警察那邊就得冒更大的險纔可以,這就有些不值得。”藍海辰心想。

雖然那個警察隊長整天在算計自己,但關鍵時刻藍海辰還是不得不爲對方考慮。

“警察必須過了三點纔有驗人能力,希望那個紅臉這次靠譜一點,不要在這之前被殺手幹掉……”藍海辰暗暗心想。 落魄千金的借種計劃

時間一點點過去,就在遊戲開始大約半個小時之後,藍海辰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藍海辰見狀一驚連忙打開手機查看,發現手機裏已經多了一條信息。發信息的號碼很陌生,藍海辰從未見過,同時信息的內容也讓人十分詫異。

“今晚暫時不要行動,等我的消息。”

“不要行動,等我的消息?這到底什麼意思?”藍海辰皺眉看着信息,根本不明白其中的含義。

這信息到底是誰發來的?又爲什麼要這麼說?

“難道又是哪個傢伙的陰謀?這次又是爲了什麼……”藍海辰百思不得其解。

藍海辰思索了片刻,手機突然再次震動起來。藍海辰查看手機,發現這次居然是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剛來信息又來電話,一時間藍海辰都有種應付不來的感覺。不過當看到打來的號碼時,藍海辰又鬆了口氣。

是江雨煙。

“喂,怎麼了?”藍海辰接起電話問。

“信息,我收到了一條信息。”江雨煙直接說到,“內容很奇怪,這裏面肯定有什麼陰謀。”

“你也收到信息了?是不是說什麼不要行動,等消息?”藍海辰聽後一驚,連忙問到。

“是啊,你也收到了?‘今晚暫時不要行動,等我的消息’,你收到的也是這麼一句是吧?”江雨煙也問。

“沒想到連你也收到信息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藍海辰感覺自己越來越搞不清楚狀況,“時間呢,你是剛收到的嗎?”

“對,兩分鐘前剛收到的。”江雨煙回答說。

“兩分鐘……我收到的比你早一些。怎麼這次連時間都不一樣,真是奇了怪了!”藍海辰狠狠地說。

“你說這會不會是殺手的陰謀?”江雨煙問。

“有可能,但關鍵是他們這麼做有什麼目的?能得到什麼?”藍海辰說到。

之前兩晚都有這種信息出現,是因爲當時殺手與魔鬼都想聯繫上對方。但現在不同,魔鬼玩家已死,殺手已經沒有必要再發這種信息。

那這條信息是爲了什麼?

“先不說了,我再問問別人,你一定要小心,隱藏好自己。”藍海辰囑咐完掛掉電話,又打給白兔。

“喂,你收到信息了嗎?”藍海辰直接開口問。

“什麼信息?”白兔不明白的說。

“沒收到嗎?還是沒到時候……”藍海辰聽後說。

“解釋清楚。”白兔又說。

於是藍海辰將信息的事解釋給白兔。

“我沒有收到,不過這件事肯定不尋常。”白兔聽後說。

“是啊,你也多加小心,見機行事吧。”

藍海辰說着掛斷電話,又打給警察隊長。

“信息,收到了嗎?”藍海辰問。

“收到了,是你發的?”警察隊長回答說。

“怎麼可能,我們也收到了,而且時間也不大一樣。”藍海辰解釋說,“你是什麼時候收到的?”

警察隊長說出自己收到信息的時間,居然比藍海辰還要早一些。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條信息是發給所有人的?爲什麼要這麼做?”藍海辰說。

“我一開始還以爲是你發的,現在看來這件事很不簡單,我也去問問其他人,你等一下。”警察隊長說着掛斷電話。

沒過多久警察隊長髮來信息,說其他警察也收到了信息。

“看來信息確實是發給所有人的,難道在我們之中,還有人有別的身份?就像螺旋森林裏的情侶一樣?”藍海辰開始往隱藏身份上想。

“從目前來看,這似乎是合理的解釋。不過到底是什麼身份,勝利的條件又是什麼?”藍海辰自言自語的說,“但如果真的是隱藏身份,對方爲什麼要用這種信息聯絡?這會讓自己暴露,根本就是得不償失。”

精靈之短褲小子 在螺旋森林中,藍海辰和江雨煙費勁一切心思隱瞞自己的身份,到最後一刻才被蜜蛇察覺到,按理說這纔是正常的思路。

但從這條信息的情況來看,對方顯然沒有這個顧慮,這又不太符合隱藏身份的特點。

這時藍海辰又收到一條信息,是白兔發來的,表示自己已經收到信息,內容與藍海辰描述的一致。

“到底是誰,又是爲了什麼在暗中搗鬼?”藍海辰狠狠地說。

於此同時在另一邊,微波爐正在同警察隊長和紅臉通話。

“你們說這發信息的人會不會跟白天放火的是同一個?總感覺他們的行動思路很像,都讓人看不明白。”微波爐表示。

“現在還不能這麼下定論,畢竟什麼證據也沒有。總之你們多小心一點就是,這輪遊戲的玩家都不好對付,誰知道其中有什麼怪胎。”警察隊長聽後說。

“誰?!”這時微波爐突然一轉頭看向一旁的黑暗,警察隊長和紅臉聽後都嚇了一跳。

“怎麼了,什麼情況?”警察隊長問。

“我剛纔似乎感覺有人從我周圍經過,但卻什麼也沒發現。”微波爐奇怪的打量着周圍。

“你是不是太緊張了?也別疑神疑鬼的。”紅臉表示。

“應該是我看錯了吧,看來最近確實是太緊張了,有些草木皆兵。”微波爐嘆了口氣無奈的說。

“小心是沒有錯的,但也不要太過,否則會把自己整垮。” 豪門盛寵:方先生,套路深! 警察隊長也說。

與此同時,在微波爐躲藏的地點不遠處,一個黑影慢慢從黑暗中走出,盯着微波爐所在的位置。

“還真是很警惕啊,那個女人。”黑影眯起眼睛看着微波爐所在的位置說。

隨後黑影轉身離開,重新找到一處安全的位置,這纔拿出手機撥出電話。

“喂,隊長,已經確認另一名警察的身份了!”黑影開口說。

“很好,這麼說警察就是柳舒怡?”殺手隊長聽後冷笑一聲說。

“是的,就是她。隊長你猜測的沒錯,另一名警察果然在那四個人中。”黑影也笑着說。

“知道了,你先藏起來不要被發現,之後的事我會再通知。”殺手隊長點點頭表示,然後掛斷了電話。

“哼,真是有意思,看來我之前的猜測都是對的,這些傢伙之間果然有問題。”殺手隊長自言自語的說。

原來方纔那條信息就是殺手隊長髮出,目的正是測試微波爐等人的身份。

如果警察隊長知道真相,一定會十分吃驚。因爲目前爲止,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殺手隊長已經瞭解這麼多,能夠想出這種計劃查清微波爐的身份。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要知道雖然藍海辰和警察隊長之間一直在明爭暗鬥,但雙方一直都很謹慎,儘量不給殺手留下證據,讓對方抓到把柄。

他們誰也想不到,在這種情況下,殺手隊長竟然還可以想辦法抓到線索,一步步推行自己的計劃,並最終將微波爐找出。

殺手隊長究竟是怎麼抓到的線索,又是如何一步步找到微波爐身上?這一切其實都要從昨晚的遊戲開始。

其實從昨晚開始,殺手隊長就已經漸漸抓到一些蛛絲馬跡! 從昨晚掌握到魔鬼玩家和小紅帽的身份後,無論是藍海辰還是警察隊長,其實都已經將主要精力放到彼此身上,而不是殺手。

畢竟他們已經掌握兩名對手的身份,就算一晚殺一個也還早。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藍海辰和警察隊長更在意的都是對方接下來的表現,而不是殺手接下來的表現。

警察隊長一直在糾結藍海辰是否知道自己陷害他的事實,因此在得到有關“天使”的信息後,最先懷疑的並非這是殺手的陰謀,而是藍海辰的陰謀。

這從警察隊長派紅臉去試探藍海辰就能看出來,在那時的警察隊長心中,殺手暫時沒有太大的威脅。只要在第四晚結束之前找出新的殺手就好,就能保證一晚殺死一名殺手,這已經是很高的效率。

而藍海辰因爲再第二晚被警察隊長陷害,爲了自保不得不想辦法查清警察的身份,因此也將精力放在警察身上,全力與警察隊長博弈。

其結果就是藍海辰用盡手段獲得了微波爐的身份,但卻沒有足夠精力思考殺手這邊。

而這就給殺手可乘之機,讓殺手們有足夠時間思考,也有機會獲得更多的線索。

其實早在第二晚的時候,殺手隊長就已經抓到一些蛛絲馬跡,懷疑藍海辰與警察隊長之間並不和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