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1, 2020
122 Views

我也不想綵衣加在親人和我之間為難,所以我希望把從我手裡帶走綵衣的心思收一收!」任天嘯聞言看著墨奚程直接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你……」

「好,我可以不帶走綵衣,我只有一個要求,等到綵衣醒來后,希望你能帶綵衣回墨族一見!」墨奚程看著任天嘯許久,最後終於開口說道。

「好,只要綵衣蘇醒過來,我絕對會帶著她回墨族看望你和墨老的!」任天嘯看著墨奚程說道。

他深愛墨綵衣,自然不想斬殺墨族人,就算將來有一天逼不得已要殺墨景風,任天嘯也不打算讓墨綵衣知道的,何況現在對面的華晨風虎視眈眈盯著自己的綵衣,他也不想同時應付華族和墨族……

自然願意對墨族先讓步,收拾完了華族再說!

「好,記住你說的話,如果你對綵衣不利,我就是賠上整個墨族,也會跟你天機閣不死不休的!」墨奚程聞言看著任天嘯說道。

「放心,絕對不會有那一天的!」任天嘯笑著道。

墨奚程聞言沒有再說話,卻也沒有離開,任天嘯相信墨奚程的人品,不會出爾反爾,也就沒再理會墨奚程了,反而是視線落在對面華晨風的身上!

「華晨風,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了,我勸你還是滾回你的華族,再尋心愛之人吧!不要在綵衣身上浪費時間了……」任天嘯看著華晨風說道。

「任天嘯,我說過,綵衣是我的未婚妻,你這樣強娶我的未婚妻,是不是有些非君子所為了?」華晨風眯著眼睛問道。

「哈哈哈哈……你的未婚妻?你真的把綵衣當作未婚妻,你會抹掉綵衣的記憶?你會囚禁綵衣?就憑你也配說綵衣是你的未婚妻?真的是笑話!」任天嘯想到墨綵衣曾經被華晨風囚禁在身邊多年,心裡就忍不住憤怒。

雖然他早就算過,綵衣早晚會回到自己的身邊,沒有急於去尋找墨綵衣。但是想到自己的女人可能被華晨風染指過,還是讓身為男人的任天嘯怒不可解!

「我和綵衣的事情,和別人無關!」華晨風冷冷的說道。

「這話原封不動還給你,我和綵衣的事情,也和你無關,別堵在我天機閣門口不走,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任天嘯瞪著華晨風說道。

說完,任天嘯轉身就準備回去,不想再理會華晨風和華族的人了! 一雙繡花鞋就能賣四萬,這的確是出乎了我倆的意料。

我倆暗地一琢磨,覺着人家洪福全也實在不容易,山裏漢子實誠,不像那些老江湖,沒那麼多花花腸子,既然這繡花鞋能值四萬,落到我們手中,咱也就不跟人家繞彎子了。

錦繡嫡女之賴上攝政王 我說:“這麼着吧,我是按市場行情給你定價,而且我也是農村家庭出身,所以見了你有特別的親切感,別的不提,這鞋包括咱們跟你去辦事兒的費用,這鞋我兩萬塊給你收了,咱們幹這行也不容易,你若覺得合適,我現在就去給你取錢去。”

洪福全吃了一驚,“這,能值兩萬?”

我和吳安平當即有些摸不着頭腦,“你還嫌少了?你要知道,在這一帶成交的物件,基本都是古今中外的瓷器,有的價值連城,而成本特別高,我能開兩萬已經是天大的優惠了。”

他連忙擺手,“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這錢已經不少了,我就擔心你們說的那個什麼煞!”

吳安平笑着接過話去:“你這個有些複雜,一個弄不好就得出人命,錢你就先收着,至於後續怎麼辦咱們再商量,你看怎麼樣?”

我估摸着他心裏跟我一樣對此都沒底氣,而且從這兒大老遠的跟人家跑到陝北去,也委實不妥,我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跑那麼遠的地方。

洪福全臉上浮現一抹無奈之色,奄奄的答應着:“那好吧,不過你們得儘快給我一個答覆,不然我睡覺都不踏實。”

我們作爲生意人,不管是賺死人的錢還是活人的,卻都有個原則,那就是不能太過,能幫上的我們肯定會幫,實在幫不了那就沒有辦法了。

而且按道理講,我們的錢取之有道,自跟吳安平入了這行,還從來沒有無故禍害他人的行爲,反倒是自己出力幫人解決了不少麻煩,光才這一點我就敢坦白承認,我們絕對是良心商販,做正經生意,拿正經錢財而已。

聊完了手中的繡花鞋,我們又跟洪福全開始天南海北的侃大山。

洪福全的老家在陝北一個名叫半坡村的小村子裏,具體的位置乃是靠黃河流域一帶的半坡溝,那裏非常偏遠。

改革開放後,那裏仍舊封建落後,據他所說,半坡溝方圓百里別的東西沒有,大山環繞,黃土高坡,很久以前還是一片規劃出來的陵園,裏面的古代陵墓多如牛毛。

早些年代,盜墓盛行,已是讓人給挖了不少,後由政府插手管制,把這股邪風給壓了下去。

本是計劃着把裏面已經發現的墓羣給集中發掘出來,奈何山中地勢險阻,很多儀器設備都運不進去,而且那時候科學不怎麼發達,考古的技術也相對落後,所以許多計劃都給擱淺了。

最後一直留到現在都沒動過土,幾十年後政府再想起這事兒,卻遇上山體滑坡把唯一的進山路給封了,於是一切就不了了之。

洪福全他們村子就在半坡溝一座龍陵大山之下,有時村民們出去勞作經常能挖到不少埋在地下的墳冢,可惜都不是什麼大墓,而且裏面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這一次發現那古墓也純屬運氣好而已。

白鬍子聽了在旁邊直點頭,他摸着花白鬍須道:“嗯,不瞞你說,我年輕的時候就去過那邊,不過不是半坡溝,而是靠近秦嶺這一帶,你應該知道的,秦嶺的墳墓到底有多少我就不多說了,舉個例子吧,一個山坡頭上就能找到七八座規模不一的墳墓,這還都是在明面上的,往秦嶺深處去找,或許更多,我記得不錯的話,往秦嶺過來一直到你們那裏,乃是一條龍脈,這在風水學上非常關鍵,古代的達官貴人喜歡挑山分水,看的是什麼?不就是地下龍脈嗎?”

他說的我大致能聽明白,洪福全道:“你說的不錯,咱們那附近的盜洞就跟篩子一樣,到處都是,都是以前那些盜墓賊留下來的。”

在聽到半坡溝附近古墓成羣時,我和吳安平心動了。

早年聽聞從那裏出土了不少文物古蹟,最早的可以追溯到晚唐時期,前一段時間報紙上刊登的明朝粉彩花瓶便是在陝北民間給挖掘出來的。

從民國開始,便有許多倒騰古玩明器的商戶前去收購販賣,後來幾乎都賺了大錢。

不過新中國成立以後地區受到了管轄,那些文物販子卻都銷聲匿跡了。

雖然明面上是倒騰得差不多了,但正如白鬍子所說,深處暗地裏還有許多沒有發掘,若是碰上一兩個運氣好的,冒險從裏面弄點東西出來,可都是價值連城啊,不過具體有什麼,這會兒誰都說不清楚,估摸着洪福全也只是聽說而已。

酒足飯飽,我看天色也已經不早,侃大山也侃得差不多了,白鬍子起身告了辭,臨走之前還特意叮囑了一遍那東西不要輕易示人。

我倆走南闖北多處自然懂那些門道,爲了答謝白鬍子此處相助,我悄悄塞給他八百塊錢,算作跑路費,白鬍子數着小錢,臉上頓時樂開了花,“你小子聰明,我就喜歡跟你這樣的人打交道,我就不多陪了,告辭!”

因爲陝北離此地甚遠,即便是眼下交易成功洪福全一時半會兒也回不去,按照約定,我去銀行直接取了兩萬塊現金,遞給洪福全,順道還幫他找了一個賓館入駐。

當然這住宿費也是我們給包了,說白了他兩萬塊完全是純粹的利潤,若是有機會,搞不好連回去的路費我們都能給他報銷。

不過我們也不是慈善機構,要不是一早知道這雙繡花鞋值錢,我才懶得理他呢。

晚上回到家中,我把繡花鞋拿給楊薇看,並且說了今天的收穫,她卻有些失望,“啊,搞了大半天,你們就弄了一雙破鞋回來,而且還不怎麼幹淨。”

吳安平頓時不高興了,“你個小丫頭,頭髮長,見識短,你看這鞋上面繡的牡丹多講究啊,我們兩萬塊收了,還算便

宜了,幸虧對方不識貨,要是遇上個老油條,今兒個沒三萬基本拿不下。”

我卻尋思道:“那白鬍子會不會坑咱們啊,他剛纔說的那麼細緻,好像遠不止四萬來塊啊,而且這東西出自民間土墓,根本沒多大參考價值,萬一虧了咋辦?”

吳安平一擺手:“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兒,一雙鞋再好能值幾個錢啊?難道你沒聽出白鬍子剛纔的意思嗎? 全能金屬職業者 他指了條財路,就看咱們敢不敢動手去做了。”

我渾身驚了一下,這吳安平膽子可真夠大的,關於去陝北我最多隻能是想想便作罷了,莫非他還真想去?

他淡淡說道:“你小子是沒出過遠門,閱歷不多,那陝北是個什麼地方,自古以來,古墓成羣,從黃河一帶過來,一步一座墓,你難道沒聽說過八百里秦川文武聖地,三秦厚土風水深厚,那大山之內埋葬的好玩意兒可是數都數不過來,而且上天給咱們創造了機會,一場山體滑坡把路給堵了,這簡直是天助我也,怎麼着,咱們商量商量去探探路吧?”

我還沒開口呢,楊薇耳朵一尖便知道又要出遠門,她是個閒不住的人,聽到點風吹草動就動歪腦筋,當即問道:“你們這是要去哪兒?陝北?還是黃河?”

我一揮手,“現在地方還沒定,就是說說而已,對了上次那小桃不是給了一張藏寶地圖嗎,我隱約記得那上面的地方很是熟悉該不會跟咱們計劃去的地方是同一個方向吧。”

話說的當口,吳安平猛然想起當初的確是出了這麼件事兒,不過後來因爲發生了許多麻煩給逐漸淡忘了,兩人讓我一提醒皆是想起來了,我淡淡道:“咱們這一行是爲了維護陰陽秩序的職業,基本的職業操守還是得有,老吳,你以前不是不讓我們去盜墓的嗎?怎麼現在又反悔了?”

吳安平氣急敗壞的道:“你懂個屁,活人盜死人墳墓,壞了死人規矩,但死人的東西影響到活人性命,難道就是正確的嗎?”

這一番話讓我啞口無言,之前小桃留給我們的那地圖,一直都沒有機會細緻研究過,此番既然要遠出,何不趁此拿來看看,我說出了自己的建議。

他想了一會兒,也就同意了,小桃告訴我們,這地圖是一個大鬍子伯伯給她的,結果後來送來當作了酬謝。

地圖是羊皮紙做成的,捏在手裏有一絲油膩膩的感覺。

我們把圖給找了出來放在桌上,楊薇也湊過來看,圖上所畫非常細緻,山水分明,遠處一座大山,卻有一層濃霧遮掩,不知是畫圖者故意還是別的什麼原因,那座山的模樣就是看不清,這地方我們都沒去過所以只能憑藉着自己的經驗進行判斷。

吳安平的閱歷較爲豐富,他看了一會兒當即說道:“不會錯了,那條大河肯定就是黃河支流,位於黃河支流一帶,也許正是咱們剛纔商量着去的那個地方。”

楊薇眼裏是冒着精光,可我和吳安平兩人卻沉默了下來。

(本章完) 「任天嘯,沒有我,誰也不可能讓綵衣醒來,沒有我,綵衣必死無疑!」華晨風看到任天嘯要走,出聲說道。

「你說什麼?」任天嘯聞言轉身盯著華晨風問道。

「綵衣的毒,只有我能解,除了我再也沒有任何人能讓綵衣醒來!而且,綵衣只有待在我身邊,才是安全的,否則必死無疑!」華晨風看著任天嘯冷冷的威脅道。

「呵……你以為我會被你威脅?我天機閣人才輩出,區區一個你下的毒,真的以為我解不了?真的是笑話!」任天嘯聞言不怒反笑,說完縱身消失在原地。

壓根就沒有被華晨風威脅到,讓華晨風憤怒不已!

華晨風轉頭看了眼墨奚程道:「墨奚程,我說的都是真的,如果綵衣離開我身邊,要不了一年就必死無疑!難道你想看著你妹妹死在天機閣嗎?」

「呵呵……華晨風,你想利用我?我自然不希望綵衣有事了!可你不是口口聲聲說愛綵衣嗎?怎麼現在就不管她的死活了?是不是無法從天機閣救出綵衣,你就要看著綵衣死在天機閣?難道這就是你所謂的愛?

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寧願綵衣留在天機閣,因為我相信任天嘯真的愛綵衣,就會想盡一切辦法讓綵衣活下去,而不是為了自己的私慾看著綵衣去死!」墨奚程冷冷的看著華晨風說道。

說完直接帶著自己人轉身離去,只留下和鳳澈和華族的人還站在原地!華晨風瞪著墨奚程離開的背影,轉身看向天機閣院內,冷冷的說道:「我絕對不會讓綵衣留在天機閣的!」

說完讓華族人繼續守在華族外,華晨風自己轉身離開,回到華族!

——

墨族櫻花林

墨奚程帶著帝滄海,墨百里,和墨夜進來時,看到墨景風,墨九狸,墨湮三人都在裡面。

「九狸,剛才為什麼讓我離開啊?不是說要挑撥華族和天機閣開戰嗎?」墨奚程看著墨九狸問道。

「舅舅,你聽我說……」墨九狸把自己的打算說了一遍給墨奚程知道。

「這個辦法不錯,這樣確實能更好的解決任天嘯,天機閣這麼多年我們也摸不清楚對方的底細!這樣倒是也好,但是九狸墨彩蓮靠譜嗎?會不會露餡?」墨奚程擔心的問道。

「不會的,舅舅應該了解,墨彩蓮從來都不蠢!她既然愛上了任天嘯,那就會想盡一切辦法為自己開脫,而且以任天嘯對於娘親以前的了解,化解華晨風的一切太容易了!

所以,只能說只要是墨彩蓮不蠢,加上娘親曾經的盛名,和任天嘯對於娘親的痴戀,墨彩蓮絕對可以以假亂真的!」墨九狸笑著說道。

「九狸說的沒錯,墨彩蓮如果是笨蛋,就不可能在天機閣生存那麼久了!」墨景風也跟著說道。

墨奚程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

「爹,九狸,既然天機閣不需要我們動手,那麼接下來我們應該做什麼?」墨奚程聞言看著墨景風等人說道。 陝北民間有句不怎麼出名的諺語:“山中有墓,必定有路!”

其意便如字面所說,只要是山中墳墓,必定有一條通往墓中的山路,當然這種說法有很多種,從我們所瞭解到的得知,當年把墳墓修建在深山老林之中,肯定有一條來往的道路,否則那麼大的工程不可能平空出現吧。

經過幾日暗中調查,結果與我們最開始所想象的一致,這下別說是吳安平,就連我都開始忍不住動心了。

以前盜墓賊猖獗,尤其是在陝西陝北一帶最多,雖然嚴重破壞了當地民風民俗,搞得民不聊生,但託那些盜墓賊的福,發現了以前不曾知曉過的古墓,由於當時技術有限,加上黃土高原一帶的地形複雜,所以能從中掘出來的寶貝只佔不到一半,剩下的一半現在都還埋在大山墳墓裏。

俗話說得好,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上一次經過吳秀梅的事情我就知道了,要想幹好事,得具備一定資本才行,想我們三人的那點積蓄不過短短一兩個月便搞沒了,這要是再碰上相同的麻煩該如何是好?

而且這靈異處理公司業績實在是慘不忍睹,原來還經常能碰上鬼魂到咱們面前哭訴,可現在卻連個影子都見不着,作爲陰陽兩道的維護者,卻連飯都吃不上,說出來都覺得有些丟面子,所以我們決定,不做就算了,既然要做那自然是要做最好的。

爲了更加了解陝北那邊的情況,以至於不讓咱們計劃落空,吳安平可謂是把洪福全給當成了朋友,幾日走訪,大部分時間都是待在他那個賓館內。

爲了從他口中套出更多有用的信息,他在這兒的一切花銷,我們都給包了,這老小子也實在狡猾,知道自己不用花錢,居然選擇要住最好的房間,一天的吃喝拉撒睡全部包攬下來就得將近一千塊左右,好在清潔公司那兒有了點資本,這點花銷倒還沒什麼。

這一天,我們吃過了午飯照常去找洪福全,知道他小子沒吃飯,順道還給捎了一隻烤鴨過去。

看着洪福全吃的滿嘴是油,我是一個勁的翻白眼,這也算是投資了,好容易等他吃完了,吳安平才問道:“老哥,咱們這兩天對你可是夠巴心的了,知道你一個人在外面混跡不容易,要是你遇上其他人,誰管你死活呢?”

洪福全也不是那種卸磨殺驢的白眼狼,知道我倆來此的目的,當即嘿嘿笑道:“你們對我好,我心裏明着呢,不就是想多聽聽半坡溝古墓的事情嗎?我雖然沒有文化,可是那兒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你們放心好了,我對半坡溝一帶熟悉得很,你們想問什麼儘管說吧。”

吳安平想了一下,眼眉一挑,“昨天我聽白鬍子透露說你們那邊黑兇多得很,而且糉子也多,這是真的嗎?”

黑兇指的是一些不乾淨的東西,至於糉子大家也都明白,就是說殭屍,這事兒是白鬍子說的,我們還有些懷疑,所

以就想來問問情況,若真是如此,那還得想辦法準備點東西才行啊。

說起殭屍那可就複雜了,一般的殭屍我們倒不怎麼害怕,最讓人頭痛的乃是屍煞,那玩意兒刀槍不入,而且來去如風,喜活人精氣,一旦遇上了,那是渾身長腿都跑不了。

對付屍煞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設圈套,埋下破魔陣法等它入套,但這風險也是極大,即便是一些道法天師都不敢隨意招惹,若我們遇上了,怕也只能掉頭就跑的份兒。

既然半坡溝的古墓那麼多,我想糉子什麼的也肯定有,尋常糉子只要不聞活人氣息就醒不過來,醒過來的那叫詐屍,然而詐屍的原因也很多,在此就不一一敘述了。

洪福全說道:“殭屍我是沒見過,不過咱們村子裏有人讓殭屍給咬死過,屍體腦袋給啃得稀巴爛,哎呀,那模樣忒慘了,後來都不敢土葬,直接一把火給燒了!”

吳安平點點頭,“嗯明智的做法,讓糉子咬死的人一般不能土葬,以防有屍變的危險,尋常陰物乃陰氣最重,五行之中,以土爲主,然兩者怕火,所以用火是最正確的做法。”

洪福全眼珠一轉,有些驚訝,“聽你們的意思,難不成是要準備跟我一起回去了?”

反正遲早得透露,我便點頭道:“不錯,但我們絕不是心血**,另外我們也不是去當什麼盜墓賊,倒騰墓中古玩,那都是損陰德的事兒,我們去陝北乃是另有目的,至於去幹什麼,你就不用多管了。”

問完了話,我們也不打算停留了,洪福全起身說:“我準備後天就走,看你們如何安排?”

“後天沒問題,咱們路上也好有個照應。”咱們三個一拍即合,把出行的日程給安排了下來。

出了賓館,吳安平對我道:“明天找下家把那該死的繡花鞋給處理了,我看那玩意兒太邪性,帶在身上總感覺不舒服。”

要找買家不是問題,古玩市場一抓一大把,那些來買賣古玩的,很少能碰上有幾個識貨的人,人家贗品都能賣出去,咱們手中的真品就更不愁了,但願那東西讓人帶回去不會要了對方性命。

不過吳安平卻告訴我沒有關係,鬼死後也是要分地界的,這鞋子讓洪福全給帶出了陝北老家,來到這麼遠的地方,早就失去了該有的靈性,就算有點問題那也不大,大不了直接告訴對方,讓別人找機會給開個光什麼的不就完了嗎?

照他的說法,鬼都是認地方的,剋死他鄉之人,魂卻要歸到家鄉便是如此,沒有哪一個鬼願意爲了一雙鞋子一路從自己墳墓追到這兒來吧。那也太扯淡了。

第二天,我們沒有像往常一樣到古玩市場擺攤,而是很快通過白鬍子的關係聯絡到了一位買家。

那是個生意人,說話也很客氣,另外有着白鬍子在場,本來只能賣個四五萬的東西,居然給擡出了八萬的價格,整整翻了一倍多啊,事後爲了表示

感謝,我們從中抽了一萬給白鬍子算作謝禮!

來回一折騰,不到一週的時間內便弄了六萬多的收入,咱們沒人分攤,都是兩萬有餘,如此暴利而且簡單的行業,讓我和吳安平不得不感嘆這機遇實在太重要了。

有了這一筆錢,出行費用完全夠了,準備了兩天,我們三人便隨着洪福全一道前往了陝北。

從那羊皮紙上的地圖來看,我們最終的目的地應該就是半坡溝,然而半坡溝很大,附近接連兩三個古縣,至於具體是哪兒還得到了在看。

此番雖然是去一些偏遠的地區,但好歹也算有人,並不是深山老林,況且楊薇半路上玩心大起,卻是在經過甘肅等地便下車玩了好幾天,由於洪福全着急趕回家去便沒有等我們,而是在山西便轉了車自己一路離去了。

他留了個電話號碼,說是如果我們到了半坡溝就跟他聯繫。

因爲楊薇的關係,本來只需三五天的路程,愣是磨蹭了整整七天才算抵達陝北延安,然而這還不是我們最初的目的地,出了延安又轉站抵達黃河附近,這一路上我們可謂是見識了祖國的大好河山,領略了壺口瀑布的雄偉。

就在我們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時,卻不幸聽到一個消息,前兩日接連暴雨,致使黃河水位暴漲,引發了水災,本來抵達臨近黃河的一個古縣渡河西區也就沒多遠了,現在漲了水,船隻都已經停泊,沒人願意冒風險強行渡河,無奈之下,我們只好臨時繞道,從古縣坐着長途汽車,到了一個叫謝子鎮的地方下了車。

司機告訴我們,這一帶的河水畢竟平緩,如果運氣好還能遇上船隻渡河,過了渡口到前面十里之外的碼頭最快也要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剛好可以住河店一晚,吳安平問道:“那到一個叫南寧古城的地方還有多遠?”

重生食神學霸不軟萌 “不遠了,穿個河店就是,祝你們好運。”

雖然不太明白他最後一句話到底是幾個意思,但一聽到總算要到目的地了,心中難免有些激動。

可車子一走,我們三人就有些後悔了,四周荒山野嶺,連個鬼影子都沒有,三人行在路上,總覺得背後拔涼拔涼的,渾身不舒服,可世界上沒有後悔藥,早知道就不該這麼着急下車,直接讓司機給帶到稍遠一點的城鎮去也好啊。

天公不作美,偏偏這個時候還下起了小雨,灰濛濛的天空,烏雲漸聚,隔着老遠便聽到那黃河水,震耳發聵的聲音,順着道路走了一會兒,終於見到下面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港口,奈何港口的船全部都停了,四周也無人,也不知附近的居民去了什麼地方。

寬闊的河面,水聲如雷,滔天的河水激盪起千層浪花,其壯闊簡直令人歎爲觀止啊,此時昏暗的天空平地響起炸雷,驚了我們一跳,吳安平搖頭道:“這下可麻煩了,這是要下暴雨的前兆啊,要是不趕快想辦法渡河,等河水一漲,咱們幾個恐怕得淋一晚的雨!”

(本章完) 「舅舅,外公,爹,帝伯伯,我和娘親商量出來一個辦法,你們聽一下覺得如何……」墨九狸聞言,看著墨湮,墨景風,墨奚程和帝滄海等人,把自己和墨綵衣商量的事情說了一遍。

女配拒絕當炮灰 墨景風和墨奚程等人聞言一愣,沒有想到墨九狸和墨綵衣最後想到的是這樣的辦法!

墨湮本來是女兒控,找到妻子之後又變成了妻子控了,因此直接說道:「我同意!」

完全不去動腦思考,因為他覺得既然是妻子和女兒說的,絕對不會有錯的!

「九狸,我覺得辦法倒是可行,但是我怕出現意外,比如華族,並不一定能如我們所願,一舉殲滅,而且到時候我們詐死,能走的那麼輕鬆嗎?萬一後面……」墨景風有些擔心的說道。

「所以,我們需要一些準備工作!」墨九狸聞言神秘一笑的看著墨景風說道。

「需要做什麼?」墨景風聞言說道。

「舅舅,我需要你找幾個人,最好就是找那種墨族內的叛徒,體型和身高,要跟我,舅舅,外公,爹爹等人差不多的最好!」墨九狸看著墨奚程說道。

「九狸,你是想到時候用他們來代替我們嗎?」墨奚程聞言一愣的說道。

「沒錯,詐死不過是辦法,但是詐死絕對沒有真死來的好,而且還是魂飛魄散那種死,找墨族的人是因為對方身上本事就有我們墨血血脈,這樣才更容易以假亂真!」墨九狸說道。

「好,我知道了,我親自去找人!」墨奚程聞言眼神一亮的說道,這樣的話,就容易的多了!

「九狸,即便我們的替身找好了,但是我最擔心的還是華族! 我的絕美冷艷總裁 你看華晨風囚禁你娘親時,用了那些心思和手段,就應該知道華族不好對付!」墨奚程離開后,墨景風看著墨九狸說道。

「外公,我壓根就沒打算跟華族面對面的對決,報仇是重點,沒有必要虛張聲勢,讓全世界都知道華族被我們墨族所滅!」墨九狸看著墨景風等人說道。

「那你的意思啊?」墨景風聞言詫異的問道。

「我繼承娘親的除了陣法,還有醫術,而醫毒不分家!我厲害的不僅只有醫術,還有毒術!所以,我打算用毒,神不知鬼不覺得滅掉華族……」墨九狸眼神一冷的說道。

墨九狸如此選擇,是因為最近她有些心虛不寧,很擔心是不是寶寶和寧兒出事了,這種心虛不寧的感覺,很久都沒有發生過了,之前也就是每次寶寶毒發的時候才會發生,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又出現了……

所以,墨九狸想快一點解決華族的事情,離開九州天界!因此在跟墨綵衣商量之後,母女兩人都覺得用毒是最好的辦法……

「這樣也好,但是還是要提防華晨風父子才行!」墨景風聞言說道。

「外公,放心好了,我自有辦法!」墨九狸說道。

「那就好!」墨景風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