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83 Views

黎姿的表情瞬間就失落了

Written by
banner

她小心翼翼提着其實完全不會拖到地上的裙襬,抿了抿脣:“那,我去將衣服換掉……”

“回來,穿着吧。”

狄澈阻止她。

黎姿疑惑地看着他。

既然不好看,爲什麼要讓她穿着呢?

“換起來麻煩,浪費時間。”

狄澈這樣說,但是眼神,卻不住地在黎姿的身上,走了好幾個來回。

黎姿被狄澈看的後背一陣狄汗,總覺得他隨時都有可能變身了撲過來。

就因爲這樣忐忑不安地,等到狄澈都去和自己的屬下討論問題了,他那時不時瞥過來的目光,才讓黎姿有點明白過來。

似乎,他並沒有覺得自己穿成這樣不好吧?

只是……不太好意思說出來嗎?

狄澈也會有不太好意思的承認的事情?

黎姿用力搖頭,將這個念頭從自己腦海裏面搖出去。

這實在是,太瘋狂了!

等想明白了狄澈的彆扭以後,黎姿也不覺得方纔他那句狄冰冰的“一般”是什麼不好的回答了,反而是很開心地笑了起來。

狄澈瞥了她幾眼,也不知道黎姿突然腦子抽了什麼風,又笑得這般的開心起來。

他只是看了看她,然後就繼續去忙着關於時裝展的事情了。

這次的時裝展,是澈集團準備用來開拓國外的高端市場的是時裝展,因此狄澈本人對於這次的時裝展是非常重視的。

而時裝展上,澈集團將要展示的衣服,也統統都是保密的。

當然,這些黎姿並不知道。

狄澈在忙着工作上的事情,她其實也是有心想要幫忙的,可是,不管他們在說什麼,她都聽不懂,就算是想要幫忙,也沒有這個能力吧?

她只能小心翼翼地穿着自己那件複雜華麗的裙子,亦步亦趨地跟在狄澈的後面,認真地聽着他用自己聽不懂的語言,和那寫人交流起來。

就算是被狄澈自己評價爲“粗魯”的語言,他自己說起來的時候,也還是很帥很迷人的好不好!

黎姿現在心結全無,就顧着跟在狄澈的後面,不斷地花癡着他說話的語調,神態。

就在黎姿光顧着看狄澈的時候,突然工作室裏傳來了讚歎的是聲音。

黎姿忍不住就回頭,跟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就在她自己剛纔進門的地方,進來了一個女人,很瘦很瘦,看起來和竹竿差不多,而且因爲是歐洲人的血統,所以這個女人不僅是很瘦,而且還很高。

她踩着十二釐米的細高跟鞋走進來的時候,黎姿覺得,她幾乎要和狄澈差不多高了

狄澈那個時候正在和別人談話,似乎是他談話的對象說了什麼,狄澈才反應過來,回頭看了看這個女人。

女人上前,給了狄澈一個擁抱。

狄澈擡了擡眉毛,沒拒絕她。

“這是,克勞瑞絲。”

那人介紹着女人名字。

黎姿雖然聽不懂意大利語,不過她觀察一下週圍情況,倒也猜了個七八分。

克勞瑞絲跟所有的人熱情的打招呼,然後,進了更衣間,而懷裏抱着的,赫然就是黎姿身上穿的衣服。

除了尺碼,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黎姿忍不住伸手去拉狄澈:“那個,她穿的,也是這件衣服麼?”

“她?”狄澈的腦子裏還全部都是澈集團的未來發展方向等等事情,所以反應自然就慢了半拍,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你說的是克勞瑞絲嗎?”

“克勞瑞絲?應該是吧。”

黎姿看着那女人進去的方向,點點頭。

她心中還想着,明明是有更衣間,爲什麼剛纔,自己是在那種地方換的衣服,而且爲了換個衣服,還被那樣了,狄澈簡直就是無恥之極。

不過這倒是黎姿冤枉了狄大總裁了。

克勞瑞絲那不是專用的更衣間,因爲冰不僅僅只有更衣一種用途而已。

哪裏還一個化妝間,有巨大的鏡子,還有一隻蹲在裏面的化妝師。

很厲害的化妝師,脾氣大多古怪。

比如給克勞瑞絲化妝的這個化妝師,就有習慣每次在給一個重要人物化妝之前,先去工作地點,然後對着空氣模擬化妝。

狄澈知道那化妝師的習慣,自然不會將黎姿弄進去。

所以,這樣說起來,還真的就是黎姿將狄澈給冤枉了。

黎姿心中腹誹這個不要臉的傢伙,但也不好就那麼在臉上表現出來。

只要腹誹一次,她就會不自覺地想起來,當狄澈的手指撫摸上自己的身體的時候那種感受,頓時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實在是……

“想什麼呢?”狄澈輕輕地拍了下一啊黎姿的頭,動作很是親暱,“那是模特。”

“模特?”黎姿被狄澈從方纔的思緒中拍了出來,臉上頓時就燒了起來,“啊,是不是在時裝展上走秀的那種模特?”

“沒錯,寶貝兒真是聰明。”

狄澈笑着在她的臉頰親了一口,嘴脣所接觸到的肌膚,又是一陣滾燙

黎姿彆扭地將臉轉開,因爲心情激盪,所以根本就沒有發現,狄澈已經很久沒有叫過她“姿”了。

他永遠都是帶着一點點戲謔的笑意,彷彿是逗弄一般地,拖着長長的,尾音上揚的調子“寶貝兒”。

“這種事情,一看就知道了。”

黎姿深吸口氣,還是沒忍住要擡手摸摸自己發燙的臉頰,“但是,她看起來……”

黎姿閉嘴,沒有將話說下去。

那個叫做克勞瑞絲的女人,其實並沒有多麼的好看。

如果非要讓黎姿來形容的話,應該只能讓人覺得……氣場很足吧?

因爲個子高挑,人又顯得異常的消瘦,而且骨架也大,怎麼看,都不太符合黎姿的審美,讓她覺得不是很協調。

她自己身上的這條裙子,雖說最後薄紗的裙襬部分,用的是西歐蓬裙的設計,但是初次意外,基本上都是各種各樣的中國古典元素,在這些元素的作用下,黎姿很難想象,一個這麼有壓迫感的女人,穿上那條裙子以後,會是什麼樣子的。

當然,很快,她就不用想了。

克勞瑞絲已經從裏面出來,的確是穿着一模一樣的衣服。

顯然,她剛進來的時候,並不知道自己今天試穿的是什麼衣服。

對於這麼隆重發佈會,基本上服裝都是需要保密的。

直到她走出來的時候,這個模特才發現,有個個子小小的東方面孔的女人,穿着和自己幾乎一模一樣的衣服。

她皺了皺眉頭,有些不太高興。

克勞瑞絲作爲頂級的名模,那也是非常有脾氣的,說好了是給她穿的衣服,到了別人的身上,自然心中會覺得非常得不爽吧?

“狄,這個精緻的東方娃娃是誰?”就算心裏非常的不痛快,克勞瑞絲還是帶着一臉禮貌而疏離的笑容,慢慢地走到了狄澈的身邊。

傲嬌世子妃:王爺跪下唱征服 她和緱明姿是朋友,也是看在緱明姿的份上,纔過來幫狄澈這個忙,專門騰出了時間過來走秀的。

只是來的時候,緱明姿也並沒有告訴她,這裏還多了一個這樣的女人的存在。

還和自己,穿着幾乎相同的衣服。

“我的妻子。”

狄澈用意大利語回答。

黎姿站在邊上,眨巴眼睛看着。

克勞瑞絲髮出歐洲人特有的,驚訝的感嘆:“哦,天哪,狄,我都不知道你居然結婚了,你的妻子居然不是緱,難道你們分手了嗎?”

“沒有。”

彼岸之火 沒有開始,怎麼能說得上分手呢?狄澈回答得很簡短,但是心中,也的確是這樣想的。 克勞瑞絲從走出來以後,就毫不避諱地站到了黎姿的邊上。

明明女人都是很忌諱自己和別人“撞衫”這件事情的,但是因爲克勞瑞絲覺得自己是名模,衣服自然是要自己穿起來才能出韻味,所以非常的得意,根本就不覺得黎姿這種瘦小的樣子對自己有什麼威脅。

她的身高,對於黎姿來說,本來就是壓迫感十足,加上還很親密地靠到了狄澈的邊上,讓黎姿就不自覺,向後退了退。

黎姿看了看狄澈的樣子,雖然沒有滿臉的笑容,但也沒有直接將人給推開。

對於狄澈這樣的性格來說,只要不是直接將人給推開,那麼就很能夠說明問題了。

起碼,最單純的,他並不討厭她,一點兒都不討厭的樣子吧。

兩人還在那裏說着話,用的又是黎蔚根本就聽不懂的語言。

讓黎姿越發的覺得自己是多餘的。

她彷彿就這樣被兩個交談的人給排斥到了外面。

看着那個叫做克勞瑞絲的女人和狄澈聊天的樣子,同小心翼翼的提着裙襬的黎姿不一樣,她很大方地在聊天的過程中,加上了許多的手部的肢體語言,而那條裙子的裙襬,就那麼很自然地,垂在了她的身下。

精緻的半透明的紗,刷過她的腳背。

黎姿伸手扯了扯了狄澈的衣服。

“什麼事?”狄澈回頭看她。

“狄澈……”黎姿看見這樣的場景,心中本能的覺得不舒服,但是卻又不好自己說出來自己覺得不舒服,因爲她感覺自己根本就沒有這樣說的立場。

於是她只能咬了咬嘴脣,變成一副糾結得頗有些可愛的,欲言又止的樣子。

“有什麼事你就說。”

狄澈最不喜歡的就是黎姿這種想要書畫,但是又怯生生地忍回去的樣子,讓他各種的覺得自己心裏憋屈得慌,因此狄澈的表情也有些不太愉快起來,語調也狄淡了些

“……我們什麼時候回去?”黎姿被他的語氣一嚇,就將自己本來根本就不打算說出來的話,說了出來。

是的,她想回去了。

已經習慣了和狄澈兩個人呆在一起的黎姿,團覺得這樣的,這麼多人圍繞的生活,叫自己不適應起來。

也許在她的潛意識的夢鄉中,只要有自己和狄澈兩個人,就足夠了吧。

聽到這話,狄澈倒也不是特別的意外,他以爲是因爲自己方纔在那簾子後面,將黎姿給欺負得狠了,所以她纔會想走的,而不是其他的原因。

如果換個時間,狄澈當然就會直接讓黎姿回去的,但是現在,他正忙着和克勞瑞絲確認,三天後,時裝展上的衣服和順序啊,妝容啊,還有一些穿戴的細節等等問題,沒有時間陪着黎姿離開,因此只能問她:“怎麼就突然想到要回去了?”

狄澈沒有發火,卻這樣溫和的詢問她原因,再次讓黎姿感覺餓到那不真實的體貼樣子。

“我,我就是有點累了。”

黎姿只能這樣說。

角鬥吧,女神 “這裏有休息室,要不你先去那裏休息一下吧。”

狄澈用眼神示意剛纔一直站在一旁的小萬來處理一下這邊的事情。

小萬趕緊上前帶路:“黎小姐,請隨我來。”

黎姿的手指緊張地拽着裙襬的彩色薄紗:“那,狄澈,衣服,我換回去了哦。”

狄澈不置可否地點點頭,也不知道是同意了,還是沒有同意。

化妝師完成了工作以後離開了,而且其實休息室現在也沒有人,於是黎姿換好了衣服以後,就躺到牀上,閉上了眼睛。

她最近常常都在做夢,這一次也不例外,還是在做夢。

她能夠顧理解自己的夢中出現一個叫做狄澈的英俊瀟灑的男人,因爲那是她深愛的男人的。

但是,夢裏面那個,彷彿是包着皮的骷髏的女人,到底是爲什麼出現在了自己的夢裏。

那個名叫克勞瑞絲的女人,穿着自己設計的衣服,看起來卻完全沒有了衣服想要的,古典,優雅,謙和的韻味。

她一步步地向她走過來,的確就好像是一個活動的衣架一般。

僅僅是爲了展示衣服而存在而已,那個時候的黎姿還不知道,真正的模特,就是要單純地展示出衣服的存在就好了,卻那些其他的東西,的對於模特來說,都是多餘的。

“好可惜啊。”

在黎姿躺在休息室的牀上,迷迷糊糊的時候,她聽見裏面傳來了這樣的聲音,如果非要說的,黎姿大概只能辨認出來是小萬,還有她不認識的,大概是司機或者是傭人一類的角色。

反正不管是什麼類型的角色,肯定都是中國人,因爲他們說的都是中文來着

黎姿聽了那麼長時間外語,這個時候聽見了中文,自然就有些忍不住了,耳朵立刻就豎了起來,認真地聽着外面的兩人,到底是聊了一些什麼樣的內容。

非要說的,其實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內容吧,只是因爲聽見中文,就忍不住想要聽聽到底說了些什麼而已呢。

Wωω ⊕тTk ān ⊕Сo

“什麼好可惜?”另外i個聲音問着。

“黎小姐好可惜啊,那個衣服,不管怎樣,還是黎小姐穿着好看的吧?”

“那到是,還是她自己穿起來,纔有衣服的那種韻味呢。”

“就是啊,也不知道爲什麼,走出去走秀的,居然是那個模特。”

“也不知道那個模特是不是可信呢,這次狄總爲了這個時裝展的事情,話了不知道多少的心血,誰要是弄砸了,那肯定就等着被狄總抽筋剝皮吧。”

“肯定沒問題的,對吧,怎麼可能會弄砸呢?”另外一個人聲音估計是緊張了,語調有點顫抖的緊張乾笑了兩聲。

“好了,別說了,黎小姐還在裏面休息呢。”

小萬最後截住了對話,外面的聲音,沉寂了下去。

但是黎姿卻已經睡不着了。

一是她本來是剛剛睡醒的,方纔閉上眼睛之後,雖然不是特別的捆,但好歹也是休息過了,二是,她的腦子裏,不自覺地就一直重複着,剛纔兩人無意間聊天所透露出來的內容。

自己又不是專業的模特,其實根本就不用在意這種事情的惡霸?

可是,爲什麼會不小心就在意了起來呢?

大概只是因爲,衣服是自己設計的吧,是因爲,自己設計的衣服,就彷彿是自己的孩子一樣,總是希望,能夠給最好的,而克勞瑞絲,對於黎姿來說,的確和最好的選擇這樣的話,差距有點點大了。

所以黎姿在自己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的時候,就糾結了。

她睜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看了一會兒,終於還是躺不下去了,就站起來,離開了休息室,去找狄澈。

TFboys殿下專寵萌物 沒想到,剛回到自己之前離開的大廳,就看見克勞瑞絲穿着那件讓黎姿根本就覺得已經不屬於自己的漂亮請腦子,整個人幾乎都靠到了狄澈的懷裏。

她,她到底在做什麼!

黎姿一怔,下意識的本能反應是上去,將那個女人給拉開。

那是她的,是她的丈夫,不管是不是愛她,那都是她的丈夫,起碼現在,還是法律認可的。

克勞瑞絲整個人都貼了上去,到底是打的什麼樣的主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