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21 Views

這貨不如玉柱峯第二高手。我暗自比較。

Written by
banner

那雪巨人受創,自覺丟人,氣得嗚嗚怪叫,一個彈指間,竟然全身包裹上一層堅硬的冰甲。

“姑爺,這是冰雪巨人!雪巨人的第二種形態,力量和防禦都有加成。”一個靠近我的雲家子弟好心提醒我,不料一分心,就被雪巨人的拳頭轟碎了腦袋。

“我擦,剁了它!”雲家子弟羣情激奮,聚攏過去的人潮瞬間吞噬了那個打爆雲家子弟腦袋的雪巨人。

“惡魔,你的對手是我!”在我琢磨冰雪巨人時,這貨已經衝過來,雙手招數大開大合,生猛異常。

“他麼的,賣相倒不錯。”我呸一口,問婆雅,“這一身冰甲,整了不?”

“沒問題!”

由不得細聊,談話匆匆結束,我衝着進擊過來的冰雪巨人就是一招右抹劍,出招利落。

修羅臂上的骨刃,狠狠斬向冰雪巨人。

吱——

骨刃在冰甲上划過去,好像上學時撓玻璃黑板的聲音,聽得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一觸即分,分落兩旁。

但轉身之後,旋即撞到一起!

吱——吱——砰!

修羅臂出手七八下之後,那冰甲終於崩碎,最後一次,修羅臂上的骨刃削去了冰雪巨人半拉身子。

兩斷的屍體轟隆隆栽落山脊旁,隨後化成兩灘雪水,滾出一個圓珠子。

“去死吧惡魔!”那被我破去神靈之術的傢伙,眼見同伴死,紅着眼睛衝過來。

行陰針裏的婆雅哼了哼,真是找死。

我嗯了一聲,修羅臂出——

連續砍翻兩個冰雪巨人,剩下的那些再不敢上前,有幾個倒黴的,愣神工夫又被雲家子弟鑽了空子,咬死咬傷都有。

我又彎腰拾起這貨身體裏的白珠子,揣進懷裏。

“殺呀!”玉家守衛衝至虎背。

他麼的,這時候纔來,還不是存了心要看鷸蚌相爭。

身如青巖的玉家守衛防禦力不如冰雪巨人,所以在修羅臂的肆虐下,又是一路跟着飆血。

殺到後來,我和祖大樂、魔禮岢全身浴血。

只有老鳥那貨,只管躲起來傷人,毛乾淨的沒沾一絲血跡。

隨着我們幾個異軍突起,雲家子弟逐漸掌握了虎背之地的節奏。

“雪家兄弟,一起合力殺了這人類禍害!”玉家守衛裏有人急呼。

得到答覆,呼啦一下,附近三個冰雪巨人連同七八個玉家守衛一下子圍住我。

“殺了這惡魔!”

“宰了這禍害!”

衆妖大喊,亮起拳腳刀槍意欲相加。

“休傷我家老爺!” 重生之浴血女凰 魔禮岢大喝一聲,擠進包圍圈,凝聚出那柄陰氣之劍。

“小子,慢點殺,給爺爺留幾個!”祖大樂趕緊提劍相助。

“桀桀!”只有頭頂上的老烏鴉在他麼的撿樂子。

“雲家子弟,速速去救姑爺——”

梯雲峯與玉柱峯之間這段虎背之地,算徹底亂了!

也不知殺了多久,直到屍橫山脊填滿溝壑,彷彿又生生壘出一座山峯才止。

這一戰後,雲家子弟剩下的不足以前三成,且身上掛花的還有不少。

奪帥之劍 唯一慶幸的是,玉雪峯十幾個雪巨人只有三個滾下山脊逃走了,至於玉家,一個不剩,團滅!

“雲家子弟,你們的老家主還在白玉樓前戰鬥,還能動得就跟我來,殺他玉柱峯片甲不留!”我登高而呼,盡是響應者!

來不及清點,我就帶着一身血煞氣的雲家子弟重返玉柱峯上的隘口城關。

留下一批傷殘留守,其餘精壯繼續疾行。

這時,前方白玉樓傳出巨大的爆炸聲——

“姑爺,老家主他——”

“你帶隊跟進,”我衝說話的雲家子弟下命令,隨後就喊老鳥,“老烏鴉,過來帶我一程!”

————————

ps:感謝惜緣的和!最近人氣少啊,求各種關懷,啥都要! 雲召已經細若遊絲,在他身前,那四米多高的一身青巖的,就是玉倜儻那老白臉。

另一個大白胖子,全身沒有棱角的傢伙,真是那雪巨人。

你大爺的,二掐一!

我一把鬆開老鳥的腳,急衝衝跳下去。“老烏鴉,我引人,你救人!”

轟地一聲,修羅臂擊碎白玉樓前的山路,蕩起無數石渣飛塵。

煙未消散時,我已經飛快衝出來。

轟地一下,撞向玉倜儻。

“人類,你就下去陪雲召老匹夫吧!”說完,青巖大手砸過來。

我靈活地避開攻擊,繞到玉倜儻身後,踢他腚。

而我身後,竟也突然一冷,還是靈魂層面上的冷。

想到身後一定是那個雪巨人出手,我果斷放棄玉倜儻那老白臉,飛快撲出去。

那玉倜儻和雪巨人在後面緊追。

這倆貨一個四米高,一個將近六米。跨一步都比我跑快,要不是我在跳下前綁上甲馬符,早就被捉住捏成了柿子餅。

可就算如此,我也沒把玉倜儻和雪巨人甩下多遠,尤其是更高的雪巨人,這貨就跟狗皮膏藥似的,緊貼我身後。

“人類,你是逃不掉的,無稽崖那晚,你劫持補天家的石三娘,已經上了補天老大的追殺單了,梯雲峯上這羣毛東西必死,你——也得死!”

說狠話間,這雪巨人一拳砸來,震得山一顫。

我心跳空了一拍,彷彿那一下跟着山峯一起顫抖沒了。

他孃的,這貨力量恐怕不在玉倜儻那老白臉之下。猛地我想到一個人,玉雪峯的老大,雪莽王。

道臧評價過這傢伙,表裏極其不一者,換句話說,就是粗狂的外貌之下,藏着一顆奸詐的心。

單論心眼兒,三個玉倜儻這種腦容量小的傢伙也趕不上半拉雪莽王。

“雪莽王,你手下都叫老子滅了,還不回家去看看?”我扭頭看一眼,繼續狂奔。

“你能破解雪崩之術?嘎嘎,本王算是遇到寶了!如此一來,我更不能放你不管了。”雪莽王這貨的速度真的又快了些。

我初入惡鬼級,單說一個玉倜儻也鬥不過,更別說這倆貨一起上,我只能儘量抻長距離,不是我和雪莽王的,而是雪莽王跟玉倜儻的。

全能少女被大佬寵壞了 這一路奔跑下去,我穿過第二個峯頭,來到第三個山峯下。

這是一座比白玉樓還要高大的樓宇。

突然兩堆石塊人立而起,變成人樣,舉着刀槍攔我。

“好膽的人,經過闖入青巖樓!找死!”

青巖樓,玉倜儻的住所!

這時候雪莽王哈哈笑道:“前頭的玉家守衛,捉住這小子,你們家主大大有賞!”

聽到有賞賜,那兩個暗哨守衛頓時抖擻精神,刀槍朝我琵琶骨戳來。

“跳樑小醜!”我呸一口,腳掌用地一蹬,身子騰空落在前戳的刀槍上,順勢往前帶出幾步,對着二妖腦袋各踹一腳,縫兒中如標槍墜地,而後也不停留,撒丫子狂奔。

“廢物,滾開!”

雪莽王的粗嗓門想起,隨後就聽兩聲哀嚎響起,顯然這倆貨也擋了雪莽王的路,恐怕被扇飛了。

一路上遇到明暗哨,我都不糾纏,卻偏又往人多的地方鑽。氣得那雪莽王連連出手。弄得玉柱峯雞飛狗跳。

再次見到關卡時,我才意識到我已經橫穿了玉柱峯,再往北,就是任三胖家的山頭——長白十六峯最高峯、白雲峯了。

這一處關卡,可以說是玉柱峯上屯兵最多的地方了。

暗哨見到我之後示警,關卡上的守衛開始嚴陣以待。

我擦,不比那五座峯頭上的老弱,這都是玉家精壯的守衛。所以我連忙祭出兩方城隍印。

呼呼兩道破風聲,那城隍印變得比磨盤還大!

砸死了幾個明暗哨之後,就往那關卡上的守衛頭上砸。

等我到關卡近前,還有守衛在,這一耽擱,就被雪莽王追上,腦後又生惡風。

我險險避開,雪莽王的拳頭竟然把關卡閘門拍裂。

無處可走,我也只好拐個彎竄出幾步,轉身面對雪莽王。

“雪莽王,你當爺爺怕你?”我眯起眼睛往前瞟,其實在望那玉倜儻的身影,還沒看到。

“本王管你怕不怕,反正你是一死,我跟你一個死人計較個屁!”

我不說話,繃緊的身子跟射箭一樣,把自己彈出去,直衝雪莽王撲。

“不自量力的蠢貨。”雪莽王變成第二形態冰雪巨人。

修羅臂這一次沒能再像以前似的在冰甲上留下痕跡。

行陰針裏的婆雅告訴我,這傢伙的冰甲太硬了,一向爭強鬥狠的婆雅也無奈了,她說除非她也晉升惡鬼級,否則傷不到雪莽王。

“咦?燕趙,韓千千呢?”

我恨不得直拍腦門,暗罵自己腦子短路了。之前不敢用韓千千是怕偷襲失敗,如今三峯人馬都快死乾淨了,還擔心個屁!

想到這兒,我連忙接觸跟婆雅的鬼融,同時放出韓千千。

小鳳凰妞一出來,就被我拉在手裏,這會兒,還衝我翻白眼呢。

我可沒工夫搭理她,低聲道:“前面遇到雪巨人的老大,看你的了!”

不等小鳳凰妞說話,我便強行完成鬼融,時間緊迫啊。

小鳳凰妞在行陰針裏罵我蠻橫。

“別廢話,看看前面這大傢伙,幹掉了再扯淡!”

見我語氣嚴肅,小鳳凰妞也不再鬧。

轟地一下,我右臂生出冥火。

咦!

那本準備把我拿下的雪莽王一見冥火,頓時驚呼出聲,我瞧見這貨兩隻大眼珠流露出一絲忌憚。

“雪莽王,吃爺爺一拳頭!”冥火凝聚成巨大的拳頭打向雪莽王眉心。

雪莽王竟然下意識地後退一步。

他這一步可大,所以冥火拳頭擊空。

但這一步退縮,心中已經有了恐懼,所以雪莽王臉色兒難看下來,但這貨是個心思活泛的主,知道不能用武力進行絕對的治壓後,就開始動心思了,那嘰裏咕嚕亂轉的眼珠子說明一切。

恰就在這時,那落後的老白臉玉倜儻追了上來。

我耗不起了,就要召回城隍印,強行砸開閘門。

“小子,你他麼再罵一句!”雪莽王瞪眼珠子喊道。

“嗯?”

“你再罵我玉老弟是老絕戶,本王就跟你拼了!”

“不勞煩莽王動手,小弟定撕開他的嘴皮!”

我擦,這老貨竟然玩這麼一出! 玉倜儻早就把我當成害死玉大少的幫兇,如今雲召幾乎油盡燈枯,這老白臉就把仇恨全都轉移到我身上。

就算沒有雪莽王裝槍,玉倜儻也會放炮,只是添油加醋之後,這老傢伙更瘋了。

我問小鳳凰妞:韓千千,那雪莽王好像很怕你的冥火,但這個衝過來的瘋子,似乎啥也不怕。

我想知道韓千千有沒有辦法把玉倜儻的青巖妖身也給燒了。

韓千千這下也沒了底,只說試試吧。

這交談的工夫,玉倜儻那老白臉已經奔過來,青巖大手如同東北醃菜的大缸似的朝我頭頂砸下來。

這老傢伙還真不怕火?

見玉倜儻還是那麼瘋狂,我就猜測冥火對這老傢伙無效,但顧及一旁虎視眈眈的雪莽王,我又不敢解除鬼融。

我罵玉倜儻,老子跟你拼了!

玉倜儻呸一口,回罵,我擦,就憑你!

廢話沒有,我雙腳蹬地就要閃躲,打算迂迴一下,打他身後,卻突然發現自己的腳面被突兀出現的青巖凝固住。

我心中頓時一驚,這分明就是玉倜儻的把戲,可我怎麼沒察覺到?

玉倜儻的青巖大手將要拍到頭上。

也就這個時候,我突然聽見了一聲夜梟啼叫。

我聽得出來,是老鳥那傢伙在叫喚。

“老流氓,少他娘打他主意!”跟着一道喊聲傳出。

是雲召!

我心裏一喜,這老頭還活着!

“姑爺,老朽命不久矣,臨死前,就護你周全吧!”雲召隨後的一句話又把我拉回現實,敢情這老頭是迴光返照?

雪莽王怒哼一聲,“雲召老兒,你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還想憑弔着的一口氣救走這小子,真是做夢!”

雲召不理會雪莽王的刺激,狠狠撞向玉倜儻。

與此同時,老鳥俯衝下來,在我身前使用妖術黑夜。

那玉倜儻欺負雲召只吊一口氣,所以根本不重視,只揮出另一條手臂去抽雲召。

砰地一聲,老鳥的妖術被破,而後玉倜儻的這條青巖大手依舊砸下來。

老鳥接連放出妖術,最終只稍稍減緩拳頭砸下來的速度。

我趁機召回兩方城隍印,終於抵擋住片刻。這工夫,雲召也不知怎麼就避開了玉倜儻的攻擊,反而騎到了玉倜儻的脖頸兒上,隨後雙手如鉤,猛戳玉倜儻的眼睛。

“風流鬼,你這雙招子老子收走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