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8, 2020
43 Views

「只不過,隱匿在此處的黑天平會殘黨已經找到,所以我也就沒有再繼續身處暗中的必要了。」

Written by
banner

在伊恩看來,既然暗地裡的威脅已經消失,那麼與其再躲在暗處,倒不如光明正大地與之同行,這樣或許反而會減去許多的麻煩。

而暴露自己的身份,在這樣的關鍵時刻,為了博取信任也是必要之舉。

至於借用汗帕克斯的名義,他這麼做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想來那位大公閣下並不會怎麼介意。

「抱歉,失禮了,伊恩閣下。」

巴特利特在確認了卡片的真偽后鄭重地點了點頭,將卡片又遞還了回去。 神祕老公太溫柔 他並不懷疑伊恩是偷來或者搶來的證明,因為北域上城區的身份證明自有一套獨特的辨別方式。

「無妨。」伊恩收回了卡片,面露微笑。

除了在大公府的門前被擋下之外,這張卡片幾乎可說是百試百靈。雖然這其中的獨特原理伊恩至今不得而知,但是他卻知道或許凡人可能弄錯,但是能者卻絕對分辨地出來這身份卡片是否屬於自己。

當確認雙方處於友方陣營之後,巴特利特向著身後的諸人點了點頭,令其餘的幾人頓時便放下了戒備,露出了輕鬆的神情。

此時,我們朱莉小姐早已按耐不住看到「傳奇人物」的激動,幾個跨步間,毫無淑女形象地便竄到了伊恩的身側。在他深感詫異的同時,緊緊地抓住了他的手臂,雙眼之中滿是星星,望得伊恩一陣冷汗直冒,幾乎就想抽身而逃。

「伊恩先生,您真的就是守夜人嗎?」

「可不可以讓我看一下您的樣子?」

「之前,我的同學中到處都在傳您的消息,甚至還有人打算夜裡去下城區里遊盪,看看能不能遇到您呢!」

「啊,對了!您要麵包嗎,我這裡什麼口味的都有哦。」

…….(未完待續。) 望著這個在數分鐘前就僅僅抓住了自己手臂的少女,伊恩直覺的苦惱無比。

因為就在這短短的數分鐘里,這個少女就如同一隻永遠都不會疲倦的小黃鶯,嘰嘰喳喳地在他耳邊說個不停。讓他深刻體會到了,為什麼上一世一些知名人士在意外遭遇自己粉絲,且這位粉絲剛好是一位妙齡少女時竟然會選擇倉皇逃離。

調查團里的其餘幾人面露詭異。他們著實沒有想到,之前溫柔文靜的少女居然還會有如此「活潑開朗」的一面。而在他們當中,作為女性的貝琪則明顯是察覺到了伊恩此時無奈的情緒,捂住了嘴巴,側過頭去,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而良久過後,眼見著自己的孫女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克拉克大師終於是有些看不下去。這個漲紅著臉的老人重重咳嗽了幾聲,想要引起少女的注意,並隱晦地提醒她要保持淑女的矜持。

只可惜,我們的朱莉小姐此刻明顯是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對於自己爺爺的提示完全就沒有反應,看的老學者頓時就一陣氣急。

他漲紅著臉,咧了咧嘴,向著伊恩露出來一個尷尬且帶著歉意的笑容,使出了一個老人所不應該有的力氣,一把將自己的孫女自伊恩的身邊拖了開來,牢牢地擋在了自己身後,這才終於讓伊恩從長達數小時之久的噪音聲中被解放了出來。

哪怕明知老人看不到他兜帽下的眼睛,但是他仍舊心懷感激地望了老人一眼,並對老人不斷強調的那句「我孫女平時不是這樣兒的」點頭表達了自己相信對方的意思。

他當然知道,一個女孩在平時和在追星時那完全是兩種不同的存在。只是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少女會對「守夜人」產生憧憬?

守夜人再怎麼說也不過是活躍於下城區的一介凡者,且在這期間伊恩半點都沒有表現出能引起能者注意的實力。而這個女孩生活著的可是能者遍地的上城區。身為一介遠超凡俗的能者,卻對凡者的劍手產生了憧憬,這簡直就像是一個成人對一個小孩產生了憧憬,荒謬得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實在是想不通這一點的伊恩只能搖搖頭,將之歸咎於大小姐無聊時的個人興趣。

在這一番插曲之後,時間已過正午,幾人在大廳中尋了一處地方坐了下來,在稍事休整,補充食物的同時,聊起了正事。

「對了,伊恩先生,您是怎麼找到他的?」巴特勒特指了指被眾人捆綁了起來,至今還在昏迷當中的羅倫斯問道:「之前,你們的聲音自天頂傳下來,但是我們卻沒能看到你們的身影。」

而聽到團長問出這個問題,其餘的幾人也不由湊了上來,顯然對於問題的答案極感興趣。

「在這座實驗所里有一個監控室。」

伊恩笑著為他們解答起來:「它可以監視實驗所里的各個大廳,控制各個通道口的開閉,並且自監控室到各個大廳之間有著某種……」說到這兒,伊恩略微斟酌了一下措辭,因為他不知道這個世界是否也有「廣播」這個詞,「……傳音裝置,可以將監控室中的聲音傳達到指定的大廳里。」

「源晶廣播!」克拉克大師一下子跳了起來,「這是『聆音』一直在研究著的源晶廣播,沒想到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聆音?」

「是的,聆音。」老學者點了點頭:「它是知識之城裡的一個小型組織,成員都是一群熱愛音樂的學者。早先我還呆在諾里森時曾聽說過他們有這樣的想法,只是沒想到居然最後會被黑天平會實現。」

「原來如此。」伊恩瞭然地點了點頭。

他發現這個世界此刻似乎正處在一個科技高速進步的時期。藉由源晶的無限能源,很多新興的事物正被不斷地開發出來,或許不久之後的某天,他或許可以在家裡看到類似上一世電視機那樣的玩意兒。當然,說不定現在就已經有了,只是還沒有被推廣開來也說不定。

「等等。」在克拉克大師插了幾句題外話后,巴特利特將話題轉了回來,「您剛才說他們可以控制通道口的開閉?」

被拉回神來的伊恩露出一絲笑容,在心中為巴特利特的警覺點了個贊。

「沒錯,他們在察覺到你們進入實驗所的時候,就封閉了一部分通往某些重要地點的通道,讓你們只能選擇往他們準備的通道行進。」

家有嬌妻:總裁難伺候 「那這麼說的話,我們會來到這裡豈不就是他們所安排好的。」巴特利特的臉色頓時變得極差。跟著對手準備的道路走,怎麼想最後的結局都不會太美妙。

「你說的不錯。」伊恩點了點頭,指向之前他們下來螺旋階梯,「這螺旋階梯中間的支柱里其實是一個升降平台,而這平台的能源供給早在之前就已經被徹底切斷。你覺得這說明了什麼?」

「他們想要放棄這條通道。」

「沒錯。」伊恩指了指被綁在一旁的傢伙,「上方的大廳由特殊的鋼鐵組成,這傢伙原本是想等確認了你們全部下來后徹底封閉上方的通道口,將你們永遠困在這裡。當然,或許還打算打開這座大廳的門戶。」

說著,伊恩又指向了分隔著這個空間以及外面魔群的透明晶體巨門,眾人隨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均是感到一陣不寒而慄。

向上回返的路徑被封死,而無窮無盡的惡魔又如潮湧而來。若是眾人真的收到了這份「貴重禮物」,那麼他們的結局不言而喻。

「只不過因為你們中途分成了兩路,讓他們打開了一部分通道,安排人手追殺回返的落單者,讓我發現了這實驗所的秘密,找到那個監控室的所在,這才最終破壞了他們的計劃。」

「這麼說來,我們不是還要感謝艾絲特?」朱莉小姐驚呼出聲,而其餘幾人也不由露出複雜神色。他們實在沒有想到,一個選擇了逃離的懦夫,最終卻間接地挽救了他們的生命。

「也許,這正是世事奇妙之處吧。」(未完待續。) 伊恩並不急於知道「人造天災」計劃失敗之後,那位傳聞中的「教授」又在這個地底洞窟里研究了些什麼。

因為半年前將北域整得一團糟的偽天災早已經告訴了他一切。

然而正當他將自己搜集到的資料交給那位克拉克大師解讀時,從這些殘損的資料里,他們居然又發現了新的東西。

那位教授先生在人形惡魔的身上找到了啟發,因此轉而研究起人類與惡魔融合的項目來。而且他似乎早已離開了這裡,將停滯了的「人造天災」計劃,交給了另一個被黑天平會中其他人稱之為「主人」的神秘人物。

只不過這位「主人」似乎一點都沒有將這個計劃繼續下去的意思,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指望能夠控制得了下面的那頭天災,甚至於是減少了沉睡藥劑的產量,希望這頭天災能在必要的時候醒過來。

至於讓這天災醒過來做什麼?

除了破壞和毀滅,誰都不會指望天災還能做其他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在他們交流情報的時候,那位倒霉的羅倫斯先生終於醒了過來,並在幾人做出推斷與猜測時不斷地發出冷嘲熱諷。

直到伊恩從巴特利特手中拿過他放在內袋裡的藥劑,打開瓶蓋,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並詳細地說出了這支藥劑的十餘種藥物成分后,他才頓時面色雪白,望向伊恩的眼神幾乎就如同見了鬼一般。

事實上,調查團的幾人同樣是滿臉的驚訝,僅憑一點點殘存的藥液居然就能夠判斷出藥劑的成分,這可是藥劑大師才能辦到的事情。而正當他們詢問伊恩是否是一位藥劑大師時,伊恩卻連忙搖起頭來,聲稱自己不過是個偏科的藥劑學徒。

雖然幾人看上去完全就不相信他的說辭,但是伊恩卻自認為自己並沒有欺騙他們。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僅僅只是一家藥劑店裡的小小「幫工」,雖然他的母親看似確實有點水平,且他自己也在耳語目染之下學會了許多藥劑的配製。但是,他可不覺得只能給藥劑店老闆打下手的自己會是什麼藥劑大師。

當然,他之所以做出這樣的判斷來,完全只是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伊蓮娜是個什麼樣的水平,且長這麼大壓根兒就沒見過其他藥劑師配製藥劑……

不過好在這插曲只發生了一小會兒,見他不願意承認,幾人就同時將目光轉向已經醒來的羅倫斯。

只不過,當眾人對羅倫斯進行逼問之際,這個之前冷嘲熱諷說個沒完的傢伙忽然就閉口不言了起來。

這使得伊恩最終做出了,當他們出去尋找天災之際,將這個傢伙綁著一起帶出去的決定。他相信,這麼做雖然會冒一點風險,但是,當生命受到強烈的威脅時,這個看似嘴硬,實則怕死的傢伙在怎麼都會露一點口風出來。

水晶大廳外的惡魔密度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因而想要出去尋找天災的蹤跡,其難度絕對堪比闖入深淵。

由於外面看似沒有飛行類惡魔的緣故,巴特利特提議讓羅森用浮空的心象帶大家出去,

然而這個計劃從一開始就出了點小問題。

伊恩心血來潮地讓羅森帶自己飛起來試試,結果實驗證明,他的心象果然會因為自己體內劍意的流轉而失去效力。

這讓伊恩一度非常地苦惱,他劍意的自行流轉依舊不受他控制,這在讓他免疫心象直接傷害的同時,卻又無法得到心象的輔助加持。

如果羅森的心象是直接作用於空氣,讓空氣托動他,那麼或許會產生效益,然而可惜的是他的心象直接作用於本體,被排他性極強的劍意直接隔離了出去。

當然,這並不算是太大的問題。對於伊恩而言,在這樣的魔群裡面穿梭早在一年前就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只不過,想要實施這個計劃,還要解決外界藏身點的問題。羅森不可能無時無刻都在天上飄著,而不落地。伊恩也不可能無休止地在這片魔海里拼殺穿梭,因此在大部隊出發之前,他們必須要先優先找好各個落腳的洞窟,以供臨時休息。

婚然不覺:忠犬教授寵妻忙 至於讓誰出去尋覓?

在幾人皺起眉頭之際,伊恩倒是當仁不讓地將這個任務接了下來:「我去吧。在這種環境里穿梭,我比你們所有人都要熟悉些。」

「這怎麼可以!」朱莉小姐驚呼一聲,身體前傾,使得伊恩幾乎以為她就要飛撲過來,暗地裡緊繃起身子,連忙做好躲閃的準備。

他對這位大小姐是真的怕了。

不過好在這個時候,這位少女的爺爺不動聲色地緊緊掐住了她的手臂,並且微笑著詢問道:「傳聞中『守夜人』乃是一位劍術大師,但是我想您應該已經是劍聖了吧,伊恩閣下?」

這個問題讓其他幾人渾身一震,頓時將目光都轉向了伊恩,眼神之中滿是不可思議。

伊恩可以理解他們這樣的舉動,當時雖然能者稱尊,但是這些劍中的聖賢畢竟還是可以跟上位者們扳扳腕子。而且劍聖實在太過稀少,當世公認擁有劍聖境界的也不過就只有皇家首席劍士埃爾維斯大師,以及伊恩的導師——當世第四位至強者黑之劍聖。

現如今,在境界上伊恩雖然還差了那麼一點,但就實力而言,他與真正的劍聖卻也相差無幾。因此,面對這個問題,他微笑著點了點頭:「不錯。」

調查團的幾人頓時便驚呼出聲,朱莉小姐更是張大了嘴巴,滿臉地難以置信。只是在震驚過後,她眼中的小星星陡然便又多出來了幾顆,直看得伊恩渾身一顫。

不過克拉克大師沒有發現孫女的異狀,他只是緊接著繼續詢問道:「我曾在一本古籍里看到過,劍聖的視角異於常人,可以窺探到極其遙遠的距離,且視線範圍內的一切都清晰可見,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您的知識還真是淵博。」伊恩輕笑著點了點頭,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不是劍聖卻知道劍聖秘密的人。

「我只是偶爾喜歡看些雜學。」老人發出爽朗的笑聲,「那麼就要麻煩您了,伊恩閣下。」

「理當如此。」(未完待續。) 地底外界惡魔的密度比伊恩想象得還大。就在他們將大廳的巨門打開一條間隙之際,數只惡魔便就涌了進來。不,說湧入或許並不恰當,更恰當的說辭應該是被擠了進來。

發現了這一狀況的伊恩當即便沖了出去,長劍一旋,揮出劍氣來,將盤踞於門外的數十隻惡魔斬飛出去,摔落在了它們的同類上,使得門前空出一大塊區域來,這才趕緊讓身後的幾人乘此機會將大門又給關了起來。

而直到此刻,伊恩才發現,原來自己之前身處的通道柱,其外壁晶體與墜星高塔頂層的晶體竟然是類似的存在,都是內部向外看去透明,外部向內看去卻宛如普通的石柱。

只不過此時他可沒有這個時間繼續觀察下去。

發現了獵物的惡魔們早已發出了興奮之極的嘶吼,毫無憐憫地踩在倒伏同類的身體上,直接朝著伊恩奔襲了過來。

剛剛被湧入的惡魔嚇得險些尖叫出聲的朱莉小姐頓時心中一悸,滿臉蒼白。

外面的魔群就如同黑紅色的海水,淹沒吞噬一切。而此時就站在牆外的伊恩就如同投入了無邊海洋之中的小石子,怕是在頃刻之間就將被其無情地吞沒。

作為大學者的孫女,她曾經跟隨爺爺見到過上位能者的威能,而劍聖在她心目中無疑也是與上位者相差無幾的存在。但是即便如此,她也全然無法想象,有人能夠在這樣的魔潮中存活下來。

無需轉頭,從透明晶體的些許倒影中,她就已經看到自己的爺爺與其他幾人臉上同樣滿是蒼白與凝重。而被捆縛在地的羅倫斯早已露出了令她厭惡的嘲諷笑容,像是在嘲笑伊恩的不自量力。

她不知道伊恩此時心中是否比他們更加恐懼,只知道自己已經因為這密密麻麻的惡魔而心悸不已,緊緊閉上了眼睛,再不敢看外面的情形。

此時此刻,無數的惡魔已經擁擠著衝到伊恩的面前。它們合圍著,擠壓著,甚至於互相衝撞、攀爬著,似是餓了許久的瘋狗,拚命的排擠著周圍的同類,並且伸出爪子來,想要當先撕下一塊甜美的血肉。

然而面對這樣的一幕,伊恩此刻的心情卻無比平靜,盪不出半點漣漪。

如果他此時不是背對著眾人,那麼眾人一定可以看到,他的嘴角甚至上揚出了一個微小的弧度。

於他而言這樣的場面著實太過熟悉,熟悉到了幾乎已經麻木的地步。

因為煉獄荒原的深處幾乎每天都會上演這樣的場景,而他被菲兒丟到那種地方也早已經不是一次兩次……

隨著一聲別樣的慘呼響起,一場別出心裁的舞會正式拉開了帷幕。

最先伸到伊恩面前的爪子被一劍削飛了出去,隨即伊恩身形一擰,如同一條游魚般便擠進了魔群。

於是,整個魔群在這一刻開始就變得混亂了起來。

它們開始摸不著伊恩具體所在的方向,因為不同的判斷而互相衝撞在了一切。它們不停地探出鋒利的爪子,但是卻只因為同類的擁擠連獵物的衣角都觸碰不到。大型的惡魔開始踐踏起小型的惡魔,想要從它們的身上接近目標,而小型的惡魔同樣抱著類似的打算,爬上了大型惡魔的身軀。

它們開始變得焦急而暴躁,開始覺得身旁的同類是如此地礙手礙腳。而隨著某個「陰謀家」的刻意引導,一場自相殘殺的舞會便正式在這地底上演。

說實話,應對這種數量龐大,但質量不一的對手,伊恩著實可以說是得心應手。

這樣的對手確實強大,只要一旦被纏住,限制了行動的能力,就必然會被蜂擁而來的惡魔所吞沒。只可惜惡魔終究乃是混亂的生物,它們不懂得互相配合,也不會有什麼精確明晰的指揮,過於擁堵的隊形更是讓絕大多數惡魔的實力無法得到完全的發揮。這就給了伊恩可乘之機,讓他能夠在這樣的魔群里自由來去,攪動風雲。

曾經的經驗讓伊恩深知,在與成群惡魔作戰時,殺戮只是次要,而真正重要的乃是引導局勢。

通過找到或創造間隙,不斷地改變位置。以此調整不同惡魔的位置,並將它們的行動掌握在自己的手裡,最後間接指揮著這群擁堵不堪的對手,互相干涉,互相傷害。這才是真正面對成群惡魔的秘訣,遠比自己直接動手殺戮要高效地多。

因而,在巴特利特等人的眼前,神奇的一幕才會就此上演。

那道黑色身影明明於瞬息間就被魔群吞沒,但是那擁堵不堪的魔群似乎總是「願意」給他留出一個小小的間隙,讓他恰好可以在其中穿行,不斷地改變自己的位置。

這道身影出劍的次數並不多,也並不是每一劍都剛好可以殺死一個敵人。但是他的每一次出劍卻偏偏給人一種恰到好處的感覺,剛好阻礙了身周惡魔的行動,甚至於為自己創造了前進的空間。

為了能夠繼續觀察到這道身影,巴特利特等人跑上螺旋階梯,開始自上方向下俯瞰。而直到此時,他們才發現這身影雖然看似只是在不斷前進,但是他所做的卻還遠不只是如此。

他們發現,無論他走到哪裡,他身周所有的惡魔都會因為他的存在而變得混亂不堪。

原本目標統一的它們開始互相衝撞,互相踐踏,甚至於是互相殘殺。

此時此刻,巴特利特等人只覺得自己看到了神跡,而這個黑色的身影就如同是一位散播混亂的神祗。

他們中沒人能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這一切。

就表象而言,他確實就只是不快不慢的前行著,改換著自己的位置,並在偶爾心情好的時候隨手揮出一劍來,斬殺或者擊飛身前攔著路的惡魔而已。

可就是這樣看似平平無奇的舉動,卻偏偏將身周所有的惡魔攪成了一鍋爛粥。以至於惡魔因自相殘殺而傷亡的數量竟遠遠超過了他出劍殺戮惡魔的數量。

「難怪每一位劍聖都會成為傳奇。」

「劍之聖賢,確實名副其實。」(未完待續。) 「從這個地點再往下走一段路,我們應該就可以看到第一個震源的所在地了。」

伊恩指著地圖上被他標註了紅叉的區域,抬起頭來向眾人開始介紹了起來。就在片刻前,他完成了周邊地區的勘探,回返了水晶大廳,找了張紙將地底的路徑描繪了出來。

「這處路徑較直線行進比較遙遠,但是卻可以讓我們避過這片最大的魔群,周圍有許多被封堵的隧道,我們可以借它們建立防禦點。」

「你們可以先漂浮在地穴的天頂上,等到了目的地的隧道口后,我會清理出一片供你們降落的區域,而後可以藉由您的心象封閉通道口,以避免使得我們兩面受敵。」

「只不過,下面的隧道比我之前想象中的還要複雜,恐怕我們得在這裡呆上個幾天了。」

「沒有關係,我們已經和上面的幾人聯繫過了,艾絲特已經率先帶著藥劑和證物回返。」巴特利特點點頭回復道。

「那就好。」伊恩微笑起來,瞥了眼一旁萎靡著的羅倫斯:「我不在的時候有問出什麼來嗎?」

「這傢伙的嘴巴簡直和鴨子一樣硬。」聽到伊恩問起審訊的結果,巴特利特頓時就有些尷尬。對了一刀宰了對方,他們已經用遍了所有他們用的出來的方法,然而這個看似陰柔的傢伙卻仍舊一個字都不願意透露。

「那就把他帶上吧。」伊恩無所謂地點了點頭,對於這個結果他早有準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